Category Archives: Missionary

My papers on historical missionary records.

容闳不是中国的第一个留美学生,早期传教士打开中国封闭大门的另一种尝试

可是,图一的信是写于1823年,当时容闳都还没有出生。这时候就有中国人在美国读书?这引起了我的极大好奇。信中的外国传道学校(Foreign Mission School)是由美国海外传道会(The American Board of Commissioners for Foreign Missions, ABCFM)于1817年创办[8, p.4]。而美国海外传道会则是由威廉姆斯学院(Williams College)的新毕业学生于1810年创建的民间组织, 阅读全文 Read more [...]

李璧,一位抗日时期放不下中国病人而摆上了自己性命的传教医生

抗日战争在1938年底时,长江以北多已沦陷,武汉三镇也已失守,九江、南昌处于危险之中。信一是李璧Dr. Walter Libby夫妇共同署名的,写于庐山,信的开头是“亲爱的朋友们”,写给他们在美国的朋友们。信中说过去六个星期以来,除了电台新闻之外,他们同外界完全没有了直接的联系,直到写信这天下午一位军舰 阅读全文 Read more [...]

1934和1988年,两幅中国人送给传教士父子的字画挂轴

回到图一字画上来。接受字画中祝贺的施更生大夫夫妇是谁呢?在那个年代让中国人如此感激的医生,基本上都是传教士。因此,我用关键词“施更生,传教士”到网上查阅,立即就看到了一篇标题为“施更生,一位白求恩似的英雄”的博客文章[1]。通过这篇文章得知施更生的英文名字叫Casper C.Skinsnes,这样我就可以通过英文查阅到有关他的更详细资料了。 阅读全文 Read more [...]

一张北京协和医学院创立时的明信片和一个传教士家族

一张北京协和医学院创立时的明信片和一个传教士家族 图一、一张1906年5月10日邮寄的明信片。 图一是一张1906年5月10日北京寄往通州的邮资明信片。明信片背面的文字翻译是: 伦敦传道会,北京,1906年5月10日 Biggin先生友善地提议就印刷我们医学院简介的事同您会面。简介将是一半英文、一半中文的小册子。Biggin先生现在已经在着手准备。您可以给我寄一个样品和要印刷1000本的估价吗?您真挚的皮尔。 明信片正面的是收信人地址:通州(今通县)美国传道会H 阅读全文 Read more [...]

1852年宁波方言《地理书》——传教士把现代科学介绍进入中国的一个实例

图一是1852年用拼音方式写的宁波话的地理书(Di-li Shü)。这是第一卷和第二卷的第一版。是中国传统的线装本。据哈佛大学的介绍,该书共有四卷[1]。参考文献[2]说,由于声母简化和元音音位变化,160多年来宁波话也产生了巨大的变化,现代宁波人读起来也会感到费力。看来该书即使只从宁波话的语言历史记载角度看,也是十分宝贵的。 阅读全文 Read more [...]

一本苗文赞美诗——传教士柏格理

一本苗文赞美诗——传教士柏格理 图一是一本美国明尼苏达州商人出售的柏格理苗文文字的基督教赞美诗。柏格理苗文(又称滇东北老苗文、石门坎苗文、框式苗文)是1905年由英国卫理公会传教士柏格理在苗族基督徒杨雅各、汉族基督徒李司提反等协助下发明的为滇东北贵州的苗语方言创立的拼音文字[1]。中文资料说柏格理苗文是以苗族服饰上的某些花纹、图案和罗马拼音字母共同组成苗族文字[2]。柏格理本人的回忆说他是受卫理公会传教士和语言学家雅各-伊万(James 阅读全文 Read more [...]

1914年福建松溪县知事林同灏悼念传教士苾隆悌的诗

图一是1914年福建松溪县知事(1919年后称县长)林同灏吊唁传教士苾隆悌过世写的词和书法。书法纸张较大,约宽62英寸(157厘米),高37英寸(94厘米)。书法是林同灏自己书写的。与那个时代的人相比,他可能不算有超高的书法水平。但工整的字迹和亲自的书写,让人能感知到他对亡友的敬意。 阅读全文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