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结:阿米什人的健康启示

中国在毛泽东时代说知识分子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臭老九。这已经过时了。在现代文明下,不仅知识分子如此,绝大多数城里人都是如此。而且特征更多了,包括:

· 肩不能挑;
· 手不能提;
· 脚不能走;
· 牙不能嚼;
· 皮肤不能晒;
· 身体不耐冷热。

现代化引起中国人生活方式的急剧变化是近几十年的事,而且随着高速的经济发展,生活方式仍处在急剧的变化之中。与西方人相比,尤其在中国南方,现在一般家庭还没有能力象美国、加拿大一样把冬天、夏天的室内温度调到一样水平,甚至把冬天和夏天的室内温度倒过来。因此,中国人在“身体不耐冷热“这点上目前暂时还比生活在北美的人好许多。

美国、加拿大现代化生活方式开始更早,从城里到乡下绝大多数人都早已在现代化生活方式之下,因此,现代文明病也就更早更广泛地在他们中流行。但令人高兴的是,美国、加拿大社会的多元化使得在高度现代化的社会里要基本保留着工业化前的传统生活方式仍有可能,而且还真的有这样一个白人群体——阿米什人(Amish)。这为我们研究现代化生活方式对健康的影响提供了一面十分难得的镜子,使我们能更好地警醒和认识现代化生活方式带给我们的一些误区。如下面讨论中将会提及的,阿米什人在如此现代化的国家能保持那么原始传统的生活方式,除了他们自己的执着外,政府同意在诸多法律规定方面对他们的豁免无疑也是极为重要。

加拿大阿米什人的主要居住区就在安省多伦多西北一个多小时车程的地方,我2007年还去那里游玩过。当知道他们过着拒绝汽车、拒绝使用电和电器的传统生活时,我曾尝试到网上去查询现代文明病在他们中发生的情况。在加拿大我们称他们为门诺派基督徒(Mennonite),我用这个名称查寻,加之没有“人肉”搜索的那种认真态度,因此,当时并没有读到多少有关的资讯。

2013年10月读到一篇关于美国阿米什人生活的文章。于是,我就尝试在网上搜索阿米什人与现代文明病关系的资讯。搜索的结果让我十分高兴。一是发现美国的阿米什人就是安大略省我们所说的门诺派基督徒(实际上他们应该是门诺派里的一个更保守的支派)。二是他们在美国的人口远多于安省,因此美国的网站中有关他们生活方式和健康的资讯较为丰富。三是他们的健康状况与我在这本书中所写的许多想法相互印证。有些甚至是现今的科学认识觉得不可思议的,但却与我在书中所坚持的看法一致。比如皮肤癌,尽管阿米什人是在太阳下劳作的农民,也拒绝使用防晒膏之类的现代化东西,但他们的皮肤癌发病率却十分低。这些发现促使我去详细查询了解他们的生活和健康,写成了这一节。尽管这节不是我九年来抗癌的直接体会,但它在很大程度上印证了我在这章前面对现代文明下我们生活方式的反思,因此我把它加添在这里,作为这一章的总结。因为不是来自我直接的抗癌体会,我尽可能详细地查阅相关的研究文献,因此引用的文献稍多。

我们先来看看阿米什人的生活方式和理念。

阿米什人不是一个民族或种族的概念,尽管他们主要是来自欧洲以德裔或瑞士德裔为主的白人。他们是16世纪早期激进宗教改革形成的基督教瑞士再洗礼教派后裔。门诺派的名字来自门诺·西蒙斯(Menno Simons,公元1496-1561年)。西蒙斯原是荷兰的罗马天主教教士,于1536年改宗为基督教新教的再洗礼派。他的影响后来逐步遍及整个瑞士。而阿米什运动则得名于瑞士门诺派领袖雅各·阿曼(Jacob Amman,公元1656-1730年)。阿曼认为当时的门诺派已经渐渐偏离了西蒙斯的教导,到1693年时,阿米什派正式从门诺派中分立出来[1]。

自十八世纪起,由于逃离宗教迫害等原因,一些阿米什人移居北美。目前美国、加拿大约有28万6千阿米什人[2]。居住在美国的31个州和加拿大的安省。但以宾夕法尼亚州、俄亥俄州和印第安纳州为最多,安省只有5千多人。他们是100-200个早期移民家庭的后裔。主要生活在乡村,但并不是遥远偏僻的乡村,一般离城市并不太远。

阿米什人重視宗教的自由、和平、家族、团契、弟兄姐妹、跟世界分离、不可暴力,不去当兵,不参与政府的事(包括不接受政府的社会福利援助,但他们参与选举投票)。按照“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的圣经教导,过无抵抗的生活。很少进行自卫。在他们的社会里,团体精神比个人主义、协助比竞争、灵性比拥有的物质更有价值。他们反对拥有和使用枪支,反对参军。在战争时期,他们采取良心反战立场。这使得像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他们的处境较为尴尬。

他们在信仰上认为为儿童施洗没有意义,应该等儿童成年后自己决定自己的信仰。尽管有选择的自由,成年后选择脱离阿米什生活的阿米什人比率还是很低,约18%[3]。若成年后选择不加入教会,因而脱离社区,有些社区会主动闪避(shunning)脱离教会的人,但也有社区几乎不闪避,与脱离教会的人保持密切的家庭和社交联系。

阿米什人对现代科技和现代化生活方式的取舍,并不是出于身体健康的考虑,也不是以反对科技进步为目的,而是依据他们对是否会影响人谦卑和过不贪婪、不虚荣的简单生活来判断决定。如拒绝使用节省劳力的技术,是以免邻居彼此不相互关照和帮助;不使用电力,是以免造成购买显示身分地位的商品而竞争;不照相,以免造成个人或家庭的虚荣心;不能拥有汽车,但对出远门坐他人的汽车或坐公交车并不反对;不拥有电话又反对煲电话粥,但需要时可以使用公用电话;拒绝八年级以上的教育,特别是理论学习,认为那对日常的农场生活毫无帮助,只会引发个人或物质方面的野心等[1]。但对一些他们认为不会产生这些不良影响的科学技术,他们持开放接纳的态度。尤其是作为不接受政府福利救济的农民,稳定的生产收入十分重要。因此自上世纪六十年代大多数阿米什人社区就可以使用化学肥料和杀虫剂[4],有的部落可以种植转基因作物[5]。另外,至2007年约有80%的阿米什人家庭使用风力或太阳能电[3]。

阿米什人的生活方式并不是圣经的要求,而是依据他们自己制定的社区Ordnung(德语:条令)来规范。接不接受新事物由每一個”教區”(church district)自行決定。人们可以请求社区接纳技术。有的社区教会领袖定期召开会议审理这类请求。有的社区则可随时召开这样的会议。因为阿米什人象其他门诺派教会一样没有自上而下的治理系统,每个社区对可以接纳哪些技术有不同看法。这使各个阿米什社区,甚至同一社区内不同街区的条令都不完全相同。如有的社区完全不可以使用电和电器,有的则可以使用12瓦以下电器;有的不可以使用自行车,但有的又可以;有的完全不使用冰箱,有的可以使用丙烷(Propane)冰箱;有的只使用燃烧木材或煤的炉子取暖,有的则可以使用丙烷或天然气取暖。

阿米什人不领取政府救济,当遇到困难时是他们自己的社区和教会相互帮助。对现代医学的态度,不同的家庭、不同的社区均不一样。一般来说,他们并不反对现代医药和看医生,但较少选择高风险或昂贵的医疗治疗。也有些阿米什人社区更倾向选择一些传统的治疗方法。他们不参加政府医疗保险,也不购买商业医疗保险,当个人不能支付医疗费用时,是由他们的社区和教会支付。对于我们现代社会的许多预防疾病的疫苗,如儿童成长期间注射的各种疫苗,尽管他们不是所有社区都完全拒绝,但大多数是持拒绝态度。

上面简述了阿米什人的信仰与生活理念。现在让我们来看看他们的健康状况。

平均寿命和平均健康状况:

阿米什人的平均寿命与普通美国人和加拿大人并没有太大区别。但当以是否患有疾病、体力与心智功能是否健全、社会活动参与程度三项为指标来评判时,他们被认为有更为成功的老年生活[6]。他们老年时更少患病,更为活跃地能参与体力活动和社区活动。而加拿大普通民众,加拿大公共卫生署(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2010年的数据显示,叁分之二的65岁以上长者服用多种药物,有九成患有长期的慢性病。65岁至79岁的人中有25%甚至有四种或以上慢性病,这个比例在80岁以上长者中更上升到叁分之一[7]。

由于阿米什人是从十八世纪100至200个家庭繁衍下来,近亲繁衍问题相对较为严重,因此发生一些先天性基因性疾病的比率较其他人群高,也使他们的婴儿死亡率更高,影响了他们平均寿命的数字[1]。他们自己也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而注意与相隔较远的阿米什社区通婚。而且随着人口基数的增大,情况应该会逐步走向正常。当只考虑30岁以上的成年人时,研究者针对宾州Lancaster 县的阿米什人的研究发现,阿米什人男性比其他白人更长寿,女性则相近[8]。该研究也跟踪统计了2002年1月1日至2004年12月31日该地区25岁以上的阿米什人的医院出院记录。发现与美国其他白人相比,每万人的住院就诊率,除因怀孕、临产及相关并发症(complications of labor and pregnancy)住院的要高4倍左右外,其他疾病的住院就诊率要低三至十倍。其中血液循环系统疾病住院就诊率约低七倍左右;内分泌、营养、代谢和免疫系统方面疾病男性就诊率约低十倍,女性更低;而精神方面的疾病,男性只是十分之一,女性则低三十分之一以上。尽管阿米什人尽可能少求医的意愿可能对上述数字有一定影响,但他们尽可能避免求医更多是反应在较小的疾病上。因此,这个数据的差异很可能还是主要反应了因生活方式的不同而形成的健康状况不同[8]。

癌症:

阿米什人多是最早18世纪100至200个发起者家庭的后裔,近亲婚姻比率较高,基因相关疾病发病率较高。现代科学相信基因对癌症发病率有重要影响,因此,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科学研究者在对阿米什人癌症发病率进行研究前,从科学理论出发相信阿米什人的癌症发病率会比普通人群更高。但八年的调查研究却吃惊地得到相反的结论,阿米什人的癌症发病率比美国全国的发病率低44%,比俄亥俄州低40%。其中与抽烟相关的癌症,阿米什成年人的患癌率比俄亥俄州成年人要低63%,非抽烟相关的癌症要低28%。尤其是子宫颈癌(cervical )、 喉癌(laryngeal)、肺癌、口腔和咽喉癌(oral cavity/pharyngeal)、黑色素瘤(melanoma)、乳腺癌、前列腺癌、大肠癌,与美国和俄亥俄州比,都显著偏低[9][10] 。

肥胖症及糖尿病、高血脂、高血压:

美国田纳西大学和密执根大学的DAVID R. BASSETT, JR.等2004年对安大略省18至75岁阿米什人进行抽样研究,以身高体重指数(Body Mass Index,又稱身体质量指数,简称BMI)超过25为体重超重,阿米什男性超重比率是25%,女性为27%。以身高体重指数超过30为肥胖症的标准,阿米什人患肥胖症的男性是0%,女性是9%。研究样本中男性略多,加权平均后,男女平均超重人口是26%,肥胖症人口是4%[11]。但同期安大略省18岁以上平均人口中超重人口是58.6%,肥胖症人口是23%[12]。美国被认为是所有工业化国家中肥胖人口比率最高的[13],在BASSETT文章中引用的数据是肥胖症人口为30.9%,超重人口占64.5%。

阿米什人不仅成人的肥胖率显著偏低,儿童的肥胖率也比非阿米什人要显著偏低。2007年针对安大略省南部6-18岁阿米什儿童的研究表明,其体重超重的只占7.2%,肥胖的只占1.4%。而美国和加拿大儿童平均约有25%超重。美国患肥胖症的儿童,男孩约为6.5-9.5%,女孩约为6.6-11.7%[14],都显著高过阿米什儿童。

肥胖症少导致与肥胖症密切相关的一些其他疾病的发病率也就相对较少。如第二型糖尿病、高血脂症、高血压、心血管疾病等在阿米什人中发生率都更为偏低[11、15]。BASSETT的调查显示,阿米什人中在服用降血脂药的人比率为3.7%,而非阿米什白人在服用降血脂药的比率为22.9%;阿米什人中在服用降血压药的人比率为6.2%,而非阿米什白人在服用降血压药的比率为22.5%。

让我惊讶的是,让阿米什人保持低肥胖症率的主要原因,并不是我们现代文明十分强调的饮食结构,而是他们的活动量。如下所列,阿米什人典型的一天早、中、晚三餐的饮食,高脂肪、高热量的肉类、奶制品和巧克力等甚为丰富。研究者认为按阿米什人的一日三餐饮食习惯,普通运动量的人吃一周很少体重不会增加[11]。

早餐:典型的早餐包括一叠煎饼加糖浆,炒蛋,腊肠,薯饼,面包,黄油,馅饼(typically includes a stack of pancakes with syrup, scrambled eggs, sausages, hash browns, bread, butter and pie)。
午餐:玉米饼卷莎拉加土豆片、牛肉末、碎芝士、豆类、罐装桃肉(a taco salad with potato crisps, ground beef, shredded cheese, beans and canned peaches)。
晚餐:牛肉,肉汁,土豆,面包,黄油,更多肉汁,最后是巧克力馅饼(beef, gravy, potatoes, bread and butter, more gravy, followed by chocolate pie)。

由于不使用大多数省力的现代化工具和每日从事农业体力劳动,阿米什人的体力活动量远大于我们现代化的城里人。以步行为例,研究者让阿米什人戴上步数计(Pedometers )记录到他们男人平均每天要走18,425步,妇女平均每天走14,196 步,而研究者在12个发达国家的2000个非阿米什人的记录却只有阿米什人的六分之一。[11]

哮喘和过敏症:

我们现代生活方式下健康的另一个特征就是哮喘病和过敏症越来越多。这点我感受很深。女儿们读小学时,学校常发给我们家长送通知,要我们不要让小孩带学校有人过敏的食物到学校。记忆中有花生、果仁、甚至鸡蛋。一些小孩还按医生规定随身带有抗过敏的药,以备急用。美国国家健康研究所1988至1994年对6至59岁居民的全国性调查表明超过一半的人至少患有一种过敏症,这比1976至1980年的调查结果高两至五倍[16]。

Mark Holbreich博士对美国印第安纳州的阿米什儿童、瑞士裔(其阿米什人主要来自瑞士)农村儿童、以及各行各业的瑞士裔儿童的研究表明他们患有哮喘的比率分别是5%,6.8%,和11.2%。患过敏症的比率分别是7%,25%,和44%。现代医学解释不了这种差异的原因。Holbreich猜想也许是阿米什儿童喝更多的未加工牛奶(raw milk)和更早暴露在各种过敏物质中,以及不像城里儿童那样过分干净而是常光脚在野地、在牲畜之中等原因导致他们的免疫系统更能习惯那些过敏物质所致[16]。

Holbreich的家就在印第安纳州,同两个阿米什家庭有着长期而密切的关系。他说他家的生活与他们常去的两个阿米什家庭的生活差异之大,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在他自己的家里,每天早晨要把小孩从床上拽起来,警告他们如果不吃早饭就没法在学校有个愉快的一天。放学把他们接回家时,要想法拒绝他们路上经常会提出的去买快餐的要求。全家一起晚餐时,总是有电话、电视或其他各类的事干扰不断。而在阿米什家庭,上学年龄的小孩早晨6点就起床在仓房(barn)了。他们帮着喂牛犊和做其他与家畜相关的杂活。7点祷告吃早饭,然后骑自行车或坐马车去学校。下午4点放学回家,再次喂牛犊和做照看其它年幼家畜等杂活,稍大些的小孩还会帮助挤牛奶。家庭晚餐是没有电话打扰、没有电视,只有一家人的交谈。晚餐之后,孩子们会外出去玩,然后回家睡觉。周末除了不用上学外,其他没有太多变化,孩子们从来不会抱怨做各种杂活[17]。

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在中国父亲被文化大革命送到干校后,我到乡下跟大姑妈住在一起的一些经历。我是从城里来的,尽管在乡下住了好些年,但与那些家本来就在农村的小孩仍有些不同。一是我不用必须帮助家里干农活杂事,早晨总是比那些家本来就在乡下的小孩起来得要晚。二是即使天气暖和我也常穿着鞋袜,不象那些农村小朋友常光着脚在泥里、水里玩。有时候他们在泥里、水里玩时,我站在岸边看。大姑妈每次看到这情景总是很生气地把叫到家里骂道:你像当干部一样,穿着鞋袜站在那里,把人家的小孩指挥在泥里、水里滚,就不怕其他大人骂你的娘吗?其实我并没有指挥他们,只是有时候我懒得脱鞋袜加入他们,而且鞋袜衣服搞脏了回家会挨骂,因此很多时候是只看没有加入。第三是那时是文化大革命期间,即使我们湘北鱼米之乡,食物供应也不是很丰富。但父亲的工资没有停发,因此我和大姑妈经济上比那些农村朋友还是要宽裕。加之大姑妈做饭菜比较精细,我们吃的比那些农村朋友要好。但问题是,我总比同村的那些农村孩子要瘦弱,他们长得很结实,皮肤黑里透红,我却显得很白瘦。这让大姑妈很纳闷,常说我是:吃的糯米头子,长得像干瘦猴子。她是用我们的家乡话说的,很押韵顺口,意思就是说我同那些农村孩子比,吃的是更好、更精细,但身体长得却更差。现在城里的孩子高脂肪、高热量的食物很多,长得像“干瘦猴子”的很少了,一般是又白又胖,但我很少见到长得像小时候在乡下我的那些小朋友那样结实的。

精神疾病、忧郁症、自闭症:

研究人员对宾夕法尼亚州中部的阿米什妇女的抽样研究认为阿米什妇女较少精神疾病,较少压力,较少忧郁症,较少家庭暴力和性别歧视,社区相互扶持程度相对更高[18]。上面的讨论中也曾提及研究者针对宾州Lancaster 县的阿米什人的住院记录研究发现,在精神方面的疾病,男性只是十分之一,女性则只有三十七分之一左右。尽管阿米什人较低的求医意愿可能对这一数字有所影响,但如此大的差别无疑也反应了他们在发病率上的差异[8]。精神健康状况的另一个反应是自杀率。我查阅到的较可靠的资料是Lancaster 县阿米什人1980年的自杀率为每十万人五点五人,而当时美国社区的平均自杀率是每十万人十二点五人[1]。离婚率阿米什人更是低至0.5%[19],这也是远远低于美国社会平均人口的离婚率。当然,阿米什人的基督教信仰一般的情况下不主张离婚,因此,我们不能以他们离婚率作为他们生活更为愉快满足的指标。但是考虑到美国其他基督徒的离婚率与美国普通人口的离婚率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时,不能不说阿米什人的超低离婚率仍然令人印象深刻。
阿米什儿童的自闭症发生率也极低。对此的讨论还有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故事,以致现在英文版的维基百科中还有一个专门的词条Amish anomaly (阿米什异常)[20]。事件起因于美国合众国际社(United Press International)的专栏作家Dan Olmsted。他宣称他搜寻了宾夕法尼亚州Lancaster 县阿米什人社区,只发现了三个自闭症病例,而且三个病例中有两个是接种过疫苗的。因此,Olmsted认为阿米什人自闭症极低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较少人接种疫苗。

Olmsted的观点引起了一些学者的批评。一是认为Lancaster阿米什人接种疫苗并不少见,没有理由认为他们的低自闭症发病率是与不接种疫苗有关。二是2006年那里发现了9例自闭症,相当于每5000人中有一例,并不象Olmsted所说的那么低[20]。

导致我们现代社会自闭症高的具体原因是什么?我不知道。但这个原因与我们现代化文明有关,应该是毫无疑问的。阿米什人中的自闭症发生率即使是5000分之一,也远远低于美国社会自闭症的平均发生率。2006年美国平均约每110个儿童中就有一个患有自闭症[21]。另一方面,自闭症发生率本身随时间的变化也显示了与我们现代文明的密切关系。据美国自闭症协会的数据,美国自闭症发生率在以10-17%的年率增长[22]。1970年代美国儿童患自闭症的是万分之一;1995年是千分之一;1999年是500分之一;2002年是150分之一;2004年是125分之一;2006年是110分之一;2008年上升到每88名儿童中就有一名自闭症患者[21]。

从上述的讨论中可以感受到,除了因为从一个较小的人群繁殖起来而使他们患有一些先天基因性疾病的比率更高外,阿米什人无论是肉体的健康还是精神的健康均要好过我们这些生活在现代化城市里的人。这使我有时候在思考我们比阿米什人究竟更多拥有哪些有益于我们自己的东西?我们拥有电、电脑、电视、互联网,这使我们可以很快知道世界各地发生的事。我们拥有汽车、电话、手机,这使我们活动的范围更大,同周围的人联系更方便。但这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愉快、更好的健康吗?使我们与邻里、朋友之间的关系更紧密,更相互扶持了吗?与阿米什相比,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若阿米什人即使保持他们的基督教信仰,但或多或少放弃他们的传统生活方式,结果会是怎样呢?会对他们的健康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呢?这是一个我十分感兴趣的问题。但目前能查到的研究文献并不多。我看到的唯一可以说有关的文章是美国印第安纳州Bethel学院(Bethel College)的Deborah R. Gillum等发表的[23]。Gillum等对北印第安纳州的一家主要健康诊所两年内18岁以上阿米什病患的资料随机抽取了200份(105名男性,95名女性)进行分析。他们的主要目的是研究阿米什人心血管病发生率的情况,因此他们将分析结果与2009年美国心脏协会(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AHA)公布的白人心血管病发病率进行了对比。

Gillum发现他们抽样选取的200人的职业是,男性中小商人占40%,制造业雇员33.3%,农业人员16.2%,建筑业人员9.5%,神职人员2.9%。女性中是家庭妇女占74.7%,小商人15.8%,建筑业人员5.3%,农业1.1%,教师2.1%。这与我们上面讨论中提及的俄亥俄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加拿大安省的阿米什人以农业劳动为主,有显著的不同。

在健康状况方面,Gillum他们的发现是,那里阿米什男性和女性的心血管发病率均高于普通白人,比率分别为38.1%比37.2%和44.2%比35%。高血脂症发生率也更高,男女与普通白人比较分别是22.9%比16.1%和24.2%比18.2%。肥胖症和超重的比率,男性是73.7%,女性是100%。Gillum还发现,那里的阿米什人忧郁症和焦虑症患者的比率也远远高于其他美国乡村人。忧郁症男女发生率与普通美国乡村人的比率是19%比6.1%和22.1比6.1%,焦虑症男女发生率与普通乡村美国人的比率是11.4%比3.6%和14.7比6.6%。Gillum认为那里的阿米什人在因心血管疾病而广泛地使用维生素、草药和处方药。另外,Gillum认为印第安纳州北部的阿米什人是需要用家里的现金支付昂贵的医药费,这也与其他地区阿米什人有十分强而紧密的相互支持,对昂贵和家庭难以支付的医药费是他们的社区和教会支付的有明显不同。

Gillum和他的团队没有详细讨论为什么印第安纳州北部的阿米什人的健康状况与其他学者对其他地区的阿米什人的研究结果有如此之大的区别。但他们还是指出,印第安纳州北部的阿米什人离开农业生产后,其活动量比其他地区的阿米什人显著减少了。而对其异常高的忧郁症和焦虑症,Gillum猜测也许是因为他们的资料收集在2008年,随后的金融危机使印第安纳州北部成为全国最高失业率地区之一,也许是担心失业所致。但这种解释还是令人怀疑,因为2008年的金融危机起因于金融业和房地产业而突然爆发,2008年之前的两年其他行业的工人是否就已经因金融危机有了如此之大的忧虑,应该仔细研究后才能下结论。

如果Gillum对印第安纳北部阿米什人健康状况的研究结果是可信的,这结果将带给我们一个令人深思的提示,就是如果阿米什人离开他们传统的高强度的农业生产活动进入工业、商业等现代化行业就业后,他们可能也会陷入现代文明病急剧增加的厄运,甚至可能会因为他们的准备更不充分和知识更为贫乏等原因而问题更为严重。如他们那高热量、高脂肪的三餐,当他们是高活动量、不用现代化机械的农业人口时,问题不大,但当他们改行为小商人、家庭主妇时若还维持那种传统的饮食习惯,带来的结果可能很糟糕。

但正如Gillum他们自己所说,他们的研究还是非常初步的,我们还不能依此得出更多的结论。我现在还不能确定的,一是他们从健康诊所资料的抽样对整个当地阿米什社区有多大的代表性?如Gillum说他们的样本中的阿米什女性100%肥胖或超重,但如果依此认定印第安纳北部18岁以上的阿米什人女性都是肥胖或超重,应该是一个错误的结论。二是Gillum样本中反映的阿米什男性和女性的职业分布状况,与当地阿米什人的实际职业分布有多大的异同?比如样本中的农业人口男性是16.2%,女性是农业1.1%,这也是当地实际的农业人口比率吗?为什么女性农业人口比男性低那么多?如果这个样本并没有准确地反映出当地阿米什人的职业分布?那原因是什么?是不是有的职业的现代文明病的发病率要低或者要高些?总之,这些都期待着今后的进一步研究。

最后要讨论的一个问题,与肉体健康没有直接的关系,但与心理健康有关,反映了我们现代文明下人的一种精神状态。这就是2012年美国发行的两部电影,一部叫《阿米什黑手党》(Amish Mafia),另一部叫《冲出阿米什》(Breaking Amish)。我们人的罪性之一是喜欢刺激和猎奇,尤其是我们男性。比如看电影,我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战斗篇,再后来就是功夫片和警匪片。西方长大的小孩还多一个恐怖片。我得癌症后,书和资料上建议不看或少看警匪、功夫、恐怖之类的影片,认为那不利于情绪稳定平和,不利于休息和康复。因此,尤其是化疗那段时间,我只看香港的搞笑片,看的时候不动脑筋,只跟着笑,看完之后,电视机一关,睡觉。

但毫无疑问,警匪片还是我们现代社会许多人的喜爱。另一方面,阿米什人是一个不接触外界尤其是不接受新闻媒体采访的社会,外界对他们知之甚少,充满神秘感。把阿米什的神秘感与警匪片的刺激感加在一起,一定是叫座的影片。阿米什人不拥有枪?任何情况下不使用暴力?没有关系,他们还有另一个特点,不管外界怎样描写他们,哪怕是对他们的造谣毁谤,他们都不会去申辩,去澄清,更不会去起诉。

《阿米什黑手党》是美国搜索频道(Discovery Channel)2012年12月开始初映的电视系列剧。是说宾西法尼亚州Lancaster的阿米什人不相信警察当局,而是付保护费让自己社区的一些人当Fixer(修理者)去维护社区次序。影片中的主人公和他的三个助手就是这样的职业Fixers,他们高于法律之上,采用近乎黑手党的手法保护社区的安全。涉及的问题更包括贩毒、嫖娼、功夫打斗等我们现代文明下的热门娱乐话题,但在阿米什社区被认为是极其罕见的(如果有的话)。搜索频道宣称是探索各个领域真相的电视频道,他们对《阿米什黑手党》的广告宣传也是说是纪实性(documentary)的,说影片反映的是阿米什社区长期存在的、阿米什教会不愿承认的真实问题。尽管影片中有小字注明”recreated”(重新创作),但对影片中哪些是纪实的事实,哪些是创作演出的并没有交代,加之还有一名律师经常出镜证实事件的真实性,这就引起了对影片真实性的讨论。

阿米什人一如既往,不对关于他们的报道发表任何意见,不管那报道是正面还是负面,是真还是假。但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Lancaster当地电视、研究阿米什人的学者和教授、Lancaster地区的前检察官和现任法官、以及许多在那里长大或对那里有所了解的民众还是打抱不平,批评影片的故事是假的。一位研究包括阿米什人在内的再洗礼派生活方式的教授甚至称影片是“欺诈性的谎言”(fraudulent lie)[24、25、26]。

随着时间的过去,慢慢也发现影片中更多细节的不真实。如影片中说的交保护费的商店说从没有交过保护费,影片中显示的阿米什通缉犯照片被证实是非阿米什人等[26、27]。最幽默的是Lancaster市警察局的反应。影片中把市警察局错误地说成是并不存在的县警察局,市警察局就在他们的书脸账号张贴了一个通知:“名称澄清:我们是Lancaster市警察局。我们已经服务Lancaster市超过两百年了。如果你想按一部虚构的电视剧说的那样想找Lancaster县警察局,你可能要去其它地方寻找”[27]。

新闻媒体也采访了那影片中的律师和搜索频道的发言人[26]。律师宣称影片是真实的,说他手头就有阿米什人毒品交易被起诉的材料。当问他Lancaster当地人、警察、检察官以及学者的感受为什么与影片中所说的差别那么大时,他认为是由于阿米什人不报案,警察不知道。但警察、检察官不知道,没有起诉的犯罪,律师怎么会有起诉材料的?而且,搜索频道的发言人说电影中的演员都是尊重官方纪录的,既然是官方纪录,为什么警察和检察官却没有看到过?

还有一个让我纳闷的是那些演员。那律师和发言人说他们都是阿米什人。那律师甚至都不认为那些人是演员,而称他们是有天赋的人(talent,天才),是不要付工资义务演出的。阿米什人是依据信仰和生活理念,而不是种族或出身来划分的。照相都是阿米什人严格禁止的,这些人居然又演电影又称自己是阿米什人,在自己的信仰上都是如此自相矛盾,却要观众相信他们会尊重事实、尊重“官方记录”。其中有一个演员,叫Alan Beiler,既是其中的明星演员,也是这部电影以及我后面要提及的另一部电影《冲出阿米什》的制片经理。他是一个出生在纽约的黑人,年幼时母亲带他移居到宾州阿米什人居住区,后来一家阿米什人领养了他。《阿米什黑手党》开播没有几个月,他就因用已吊销的车牌驾驶、高速公路逃逸拒捕和拥有毒品而被判刑。拍电影、开车、吸毒、高速公路逃逸,这分明是我们现代城市文明的一部分,我真看不出他身上有一点阿米什人信仰和生活理念的痕迹。

《阿米什黑手党》让我想起《功夫熊猫》。熊猫当然不会功夫。但熊猫和功夫两个都是吸引我们现代人眼球的东西,把它们糅合在一起,既满足了我们的感官需求,又能给制片人带来丰厚的益处。美国有一个网站,叫snopes.com,专门对各类传说等进行调查和真假评判。2013年8月它给《阿米什黑手党》做出了评判——“假的”[25]。

《冲出阿米什》也是电视连续剧。第一期的12集是从2012年9月上映。是说四个阿米什青年和一个在阿米什家庭长大的门诺派青年决定离开阿米什社区到纽约去闯荡。本来若是把它当故事片来看,没有太大问题。但制片商偏把它说成是实况电视(reality TV),说这几个青年是初次离开阿米什社区,同意让他们跟拍。电视开播不久,人们通过互联网等不同途径找到了许多证据,不仅证明这几个青年在拍片之前早已离开了阿米什社区,最长的已经离开十四年,而且他们几乎每个人都还有黑暗的过去。包括性乱、危险驾驶、酗酒、家暴、离婚等。五个人有两个有过被捕的记录。一个已经是有三个孩子的单身妈妈。还有两个人,电视剧里说他们是在去纽约的路上才认识的,但被网友揭出他们之前不仅认识,而且还是情侣,还有一个一岁多的那女演员说属于她从前的一个不愿承认让她怀孕了的男人的婴儿[28、29]。

阿米什人尊重信仰选择的自由,成年的子女有权选择不受洗,离开阿米什社区去过现代化生活。但让我纳闷的是,为什么进入我们现代文明的社区就要变得性乱、离婚、酗酒、危险驾驶,要有警察来监管?是我们的社会有问题还是只是那些人个人的问题?为什么引领我们社会娱乐和大众文化的好莱坞、明星总有些人在挑战基本的道德底线?

为什么?似乎也不难找到答案。《冲出阿米什》成了那家电视台三年来最高收视率的节目,而《阿米什黑手党》不仅有破记录的收视率,还被评为2013年最抢新闻的节目[30]。争论越多,新闻越多;新闻越多,观众越多。最后演员得到了名,制片商得到了利,观众得到了感官的刺激和满足。热热闹闹,皆大欢喜。这不也是我们现代文明如饥似渴追求吗?!

我们现代的文明讲究个性的解放。但按《圣经》的说法,我们的本性是罪性的,任由我们的本性引导,无论是我们个人还是我们组成的社会都会陷在罪性里。现实是不是这样?我看是。这包括生病前的我。我们现代文明下的人,太看重金钱,太看重名气和成功,太看重自己感觉的快乐,以至于把道德的修养、宁静的生活、甚至身体的健康都放在了次要的位置。现代文明病是生活方式病,而生活方式的选择有社会的原因也有个人的原因,而且更多在于我们个人。因此,面对文明病改变生活方式时,首先需要我们改变生活的态度。真正的阿米什生活这面镜子从肉体健康和精神健康两个方面都在照出我们现代文明的问题所在。

作者:方金琪 加拿大中文医疗保险资讯网 http://www.healthChinese.ca
作者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作者和转自www.healthChinese.ca,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文章进行任何删改。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作者书面许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