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8

传教士的付出:一封传教士写于旅途的信

传教士的付出:一封传教士写于旅途的信 亲爱的托马斯医生: 昨天,我从一张纽约报纸剪报上读到你美丽的传教士妻子去世的消息时,我几乎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起初,我拒绝相信它。但名字、地点和所有其他的信息都证实了悲伤的事实。当然,我们对具体情况一无所知。剪报是理查德顿小姐的母亲寄给她的。她们是在Hanson 阅读全文 Read more [...]

中学生给老师的信:一位参与黄河花园口堵口工程的传教士

中学生给老师的信:一位参与黄河花园口堵口工程的传教士 民国政府为了阻止日军西犯,曾在1938年6月9日炸开了位于郑州市北黄河南岸的花园口黄河大堤,造成全河夺流。抗日战争胜利后,在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的协助下,黄河花园口堵口工程于1946年3月1日开工,1947年3月15日合龙,至5月工程全部完成。这在当时是一个巨大工程,民国政府专门为此成立了花园口堵口复堤工程局,参与的民工多达5万余人。工程多次受挫和改变计划,共耗资390亿元(法币)。 下面是一封郑州碧沙岗私立圣德中学的学生写给受联合国派遣在为黄河堵口工程工作的范铭德牧师的信。一位中学生是怎样认识这位从国外来的联合国“官员”的呢?我们先来看看信的内容如下: 主内的范牧师道鉴: 因了您的公事繁忙,所以学生几度要拜见您的心总被“不必打扰”拒绝了。虽然如此,但是为您的工作代祷的工夫至终没有间断。诚然是您的工作太伟大了,今日沿河几千百万生灵在你工作中。工作效率就是生命延续的判断。你和你的同工者努力的热诚会将“黄河百害”这句不科学不近代化的话变成“黄河万利”。今后您的功名要随着涛涛水声被发扬而广大起来。千百万棵的内心深处是印着您们功名的勋碑!但愿你藉着祷告,永远抱着“神圣服务”的热诚继续的工作着——直到您成功的一天。 暑假我回到彰德一次曾住了月余。为了家庭问题本不愿再返回圣德求学。无奈念及明年行将毕业,又不愿为山九仞功亏一篑,所以于九月一日再度返郑。 本期学费增至三万六千,书籍费五万元,制服费三万元,伙食费以目前物价计算共需十三万,连零用计算本期约需二十五、六万元。除伙食一则由本教会负责外,其余均需自给。唉,诚一笔大款耳。然吾辈信忠主名的人只有靠着祷告解决。仲民弟因为经济关系不来郑州读书了,现在安阳高中据说还可走读,那就可让我的父亲少微肩头轻点了! 黄河工程进行到什么程度?约计何时完工?希函告之。 你的学生刘仲翰 九月十五日(1946年) 圣德中学毕业班学生刘仲翰写给曾经的老师、传教士、联合国善后救济总署官员范铭德牧师的信。 因是用的学校正式信封,我原以为写信人是圣德中学的一位教师,但信函的内容表明他是一位毕业班(初中或高中毕业)学生。据百度百科,圣德中学是今郑州五中,前身是冯玉祥1939年创办的“国际救济会难童学校“中学部,1944年因抗日战争曾一度迁往陕西凤翔县王堡村,抗战胜利后1946年2月才又迁回郑州。信封上的邮票发行于1945年12月,1947年春堵口工程已经结束,因此可以断定信是写于1946年的9月15日。 那这位范铭德牧师是谁呢?在查寻之前我曾猜想他是一位在做牧师的中国人,因为他要能阅读这手写的中文信函。但仔细查考得知他的英文名字叫Donald 阅读全文 Read more [...]

美国不参与日本侵略委员会:一封林语堂给赛珍珠的信

这是一封1940年林语堂给赛珍珠的信,邀请赛珍珠参与和资助美国不参与日本侵略委员会(ACNPJA)。为信作中文翻译时,我眼中常充满泪水。信中不仅充满对中国人民的爱,也能感受到那个年代成长的一名中国学者的理性、温良、和人道主义精神(对日本人民也充满了关切)。而林语堂的成长与教育经历以及ACNPJA强烈的传教士背景,又让人感受到圣经要基督徒坚持公义和爱邻舍的劝勉。 阅读全文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