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动及生活方式改变

运动及生活方式改变

如第三章中所述,现代化以前的人,尤其生活在乡村的人,是极少为了身体健康而专门做什么运动的。我小时候在乡下,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个农民早晨或傍晚会特意去散步或跑步,当然更没有听说过健身房之类的东西。这并不是因为乡下愚昧落后,而是因为没有必要。我那时也基本上从未见过体态臃肿,缺乏运动的人。

为了身体健康而专门运动是我们现代人才开始需要的。现代化渴求的首先是电气化,机械化,就是要让人做事少用力气。再后来又有信息化,让很多人的工作就是坐在电脑或者操作机器前。久而久之,这才使我们现代人活动量越来越不够,需要专门去运动了。在第三章中我们说,中国在毛泽东时代,嘲笑知识分子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而今天不仅仅是知识分子才是这样,绝大多数城市人都是如此了。而且也不仅仅是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了,还有脚不能走(远路),牙不能嚼(稍硬的食物),皮肤不能晒,身体不耐冷热。也这才使我们现代社会越来越强调运动锻炼。

中国现代社会还存在明显的城乡差别,所以癌症发病率也存在显著的城乡差异,城市癌症发病率显著高于农村。一些人认为这是城市生活压力太大所致。这话有点让人觉得不着边际。靠天吃饭的农民生活压力更小?缺医少药,生活还相对贫困的乡下生活压力更小?为微薄的劳动报酬远离家乡和亲人,过着被城里人不平等对待的农民工生活压力更小?我没有做过研究,但总觉这种观点有点饱汉不知饿汉饥的味道。如果真是那样,我们为什么还要搞城市化?难道是为了让更多人得癌症?

实际上,明白了上一章所讲的癌症是文明病,就一点也不难理解为什么城里人比乡下人更易患癌症——原因就是城里人比乡下人文明程度更"高"。因为文明程度更高,所以城里人体力活动更少,垃圾食品吃得更多,歌舞升平或加班干活的夜生活让生活更不规律,……。所以,防癌抗癌必须要有生活方式的改变。医药当然也重要,但医药是治标。要想有不适合癌症生长的身体环境,要想癌症不复发,改变生活方式必不可少。

还是回到对运动的讨论上来。运动对预防癌症等现代文明病,甚至对癌症患者的康复和降低癌症复发、转移风险的作用,已经有大量的研究报道,我这里就不去讨论了,读者可以自己去互联网上查阅,或者将运动可以帮助抗癌认定为一个事实而接受,而直接进入下一步思考。

一些朋友常问我做些什么运动。我的要求很简单,大约平均每天做30分钟有氧运动。也就是户外运动。冬天是散步,夏天花样比较多一些,最常做的是每天至少在前庭后院的花园里、太阳底下干一个小时以上的活。散步的运动强度够不够?是否一定需要像体育运动那样高强度的运动?我的想法是散步速度快些,感觉呼吸有点加快或稍微有点出汗就行,一是中年了,并不适合剧烈的运动。二是手术化疗后,剧烈的运动过分疲倦。

我不是个有体育运动天赋的人,太复杂的运动做不好,也记不住。因此,除了散步外,我是尽可能参与做生活中需要用些力气做的事。如室内、室外种花,打理草坪等,我生病前是尽可能从简,但生病以后我在这些方面开始用心去做,花的时间多了很多,把这些作为了生活的一部分。我们中国人比较重实惠,希望我们做的每一件事或者在名誉地位的事业上,或者在经济收入上有所收获,因此不像白人那样愿花时间打理花园、草坪等。但我生病以后花更多时间在这些方面时,才发觉这就象消遣、旅行度假一样,实在是一种生活享受。人是需要消闲享受的,旅游是一时的享受,而让自己身边生长着许多美丽的花草,尤其是自己用心栽培出来的,是一种每天的令人心旷神怡的陶醉。

太极拳、气功、瑜珈,或其他种类的运动,我的思想里都平等对待,不认为某种运动会对抗癌比其他运动好。我们缺乏的是运动,而不是只缺乏了某种运动或针对身体某些部位的运动。因此坚持了运动就好,没有必要必须是做某种类型的运动。因此,我的原则是选择对自己简单易学、易行的去做。我生病以来做过的最复杂的运动是简化24式太极拳。这是因为我在大学上体育课时学过,当我化疗三天在医院连散步也做不到时,我就试着找了一张录像光盘想跟着再学。让我高兴的是,大脑对这类运动也有些机械记忆,光盘看了几次就很快回忆起来了,因此化疗在医院其他运动都不好做时,我就是在医院每天还没有开门的时候找个空旷点的地方打太极拳。另外还有在中学时常做的广播体操,每次散步时,我也常走到路边草坪上做一次。这个操年轻时做得太多了,不用太多的回忆就想起来了。

另外还有一个简单的运动我十分喜爱,就是深呼吸运动。具体做法就是,先尽最大可能地用鼻吸气,然后尽可能久地屏住呼吸,同时想像那吸入的氧气到达了指尖、脚尖及身体的每一个部位。直到屏不住了的时候,用口慢慢吐气,也是尽可能久,同时想像随那吐出的气身体各部位的包括癌细胞在内的所以废物也都被带了出来。有好几个理由让我喜欢这个运动。一是简单方便,随时随地可以做,不受任何环境和条件限制。二是让身体感到很舒服,尤其是夜晚在室外花园、树林或公园中,负氧离子含量高的空气中的深呼吸。三是晚上躺在床上做时,是我至今觉得对我最有效的催眠方法。四是思想上感觉这个运动同用力气干活时:屏住呼吸>做>吐气这一过程几乎一模一样,很适合缺乏体力劳动的我们现代人。

如上一章所述,我们人有惰性,本能上有回避让人会累的体力活的天性。当我认识到现代文明已经让我们太缺乏体力劳动,不利于我们的健康时,我开始不放过身边任何体力劳动的机会。如我化疗期间,正是加拿大的冬天。加拿大东半年本来就多雪,铲雪是个不轻的活。加之那年冬天比正常年份更多雪,因此太太多次建议雇人铲雪。但我却觉得那是个难得的室外运动机会,坚持自己要做。我化疗结束后的第二年,我们家换地板,把原来的地毯换掉。买了七、八十包地板。送货的只有一人,我陪他一起做。他在车上把木板搬到车后面,我搬到房子大门内的厅内。他是位白人,身强体壮,加之他在车箱内搬的距离要短些,我为了不让汽车后面被阻塞,小跑着步伐,停下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一包木板大约六、七十磅,搬在手上还要注意好平衡,我手术是大肠拿掉了一半,许多年后睡觉都还只能右侧着睡,否则,肠子就象是悬空吊着一样不舒服。所以,这趟活干下来,不仅上衣汗湿了,连内裤也湿透了,喉干舌燥。我没有告诉那白人我是一年多前刚有过肠癌手术和化疗的人,怕他觉得要我帮了他而难为情。但让我意外的是,那天晚上我睡觉睡得特别沉,感觉舒服极了。从那以后,有熟人搬家,我总是反复叮嘱要叫我。但朋友们还是极少愿叫我这个癌症病人帮忙,除非我自己打听到了搬家的时间自己跑过去。

加拿大房子大,冬天室外又很冷,因此一些人就买跑步机等在家里做运动,或者开车去邻近的社区健身中心做室内运动。但如在上一章中所说,室内空气即使非常干净,也不如室外的氧离子丰富的空气那样沁人心脾。尤其是北美现代化的办公楼、旅馆、社区中心的键身房,都是长年门窗紧闭的。因此,我极少在室内运动,有时在室内做了也不算在我当天的运动时间内。但中国许多城市空气常污源严重,我不知道是否室外运动更合适一些。

对大多数人而言,做运动最难的不是运动的难度或强度,而是难于持之以恒。我也不例外。如上一章应付惰性中所讲,我的办法之一就是把我的运动计划告诉家里人,让他们监督我。他们会提醒我说:嘿,你今天忘记出门散步了。这个办法肯定不只我在用。离我们家不远是一个公园,每天早晨一些华裔老头、老太在那里边散步边聊天。女儿们的房间窗户朝向公园那一侧,常抱怨说:他们一大早就邀在一起,好吵。他们高声讲话当然不对,但仔细想想,他们邀在一起还是有道理的,正是那种相邀使他们能每天坚持,不能懒惰、忘记。

第二个办法就是把运动尽可能与每天要做的事结合在一起,这样就不容易忘记和回避。我生病后的许多年就是把散步同送女儿她们上学连在一起做,不仅要求自己走路而不是开车送她们上学,而且,送完她们后再顺便在公园再走一、两圈,这样就很好地坚持下来了。现在女儿她们上学不用走路送了,我每天的运动也坚持得不太好了。这时,我是一方面在生活中尽可能多安排些要运动和用体力做的事,如种花、剪草、铲雪、装修和维修房子等,另一方面也确实是在想买条每天需要带出去溜溜的狗。去年夏天我把我们家一楼厅、厨房、厕所的地砖、厨柜、墙壁等亲自动手来了一个全面重新装修。朋友们说不相信这是一个患过癌症的人能干的。而对我,我相信若我没有患过癌症,没有对我们现代人需要更多体力劳动的反思,我肯定不会去做这种"粗活"。

即使是旅游度假,我也不放过任何室外运动的机会。生病以来我最喜欢的消闲之一就是露营。如附录露营一文中所述,露营时能在自然之中远足、游泳、划船、钓鱼、呼吸森林与湖水之中那负氧离子含量极高的空气,我觉得对任何一种现代文明病患者都是极好的疗养。

加强运动当然只是改变我们生活方式的一个方面。其他如上一章中所述的被现代文明改变了的生活方式的每一方面,我都尽可能地改变,尽可能地接近原本的自然生活方式。如不熬夜,夏天尽可能少用空调,尽可能多在户外活动,冬天暖气不调得太高,去走路十分钟内能到的地方决不开车,适当多晒晒早晚的太阳,等等。除熬夜外,这些倒是都比较容易坚持的。

我生病以后头七、八年内是晚上九点半到十点之间上床睡觉,我觉得这是癌症病人应该坚持的。之后,我逐渐地晚了约一小时,十点半到十一点去睡觉。我想,即使对一个身体健康的人,晚于十一点睡觉就应该算是熬夜了。现代人有太多的夜生活,家人、朋友等身边的人也可能多习惯晚睡,因此,坚持不熬夜不仅要有毅力,还要有家人和朋友的理解配合。但无论如何,这是必须去做的。我相信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研究会证明熬夜对人的身体伤害极大。

 

作者:方金琪 加拿大中文医疗保险资讯网 http://www.healthChinese.ca
作者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作者和转自www.healthChinese.ca,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文章进行任何删改。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作者书面许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