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食

饮食

饮食和环境无疑是对我们患癌症等现代文明病也有很重要的影响的。否则,如果癌症等现代文明病只是缺乏运动,缺乏室外活动,只是熬夜以及汽车、空调等现代生活方式的影响所致的话,那么象目前中国农村的人患癌症的比例应该还很低才是。但事实上,从中国的资料看,尽管农村人患癌症的机率是比城市要低些,却也还是相当高的。

对我来说,改变饮食习惯是生活方式改变中相对最为容易的。在生癌症以前,我的饮食习惯相对大多数人来说,并不算不健康。尽管得的是肠癌,但我们家的饮食习惯并没有吃太多的肉,每天蔬菜水果也没有少吃。在我喜欢吃的食品中确实有些是不健康的,但对这些食品我并没有放纵自己吃得太多,因此对它们是否与我患肠癌有任何关系,我并不确定。这些食品包括:1)陈菜。如腐乳、辣椒酱等;2)生鱼片。3)熏肉。以前在国内是喜欢湖南的腊肉,出国后是喜欢西方人的各类熏肉;4)腊肠(Sausage)。如香肠,以及西方人的各类腊肠。所有这些,自我生病以来,除偶尔尝过腊肠外,其他的至今都没有碰过。我对这些食品现在的看法一是觉得制作方法不健康,二是尽管都是历史悠久的传统食物,但现代化的加工方法在其中加添了比传统上远远为多的添加剂,至少对象我这样的癌症病人,应该尽量回避。

我生病以来对饮食的取舍原则,是根据我反思生活的总原则和上一节所述的现代化对饮食改变的认识。这个饮食原则是:尽可能吃接近原本的加工改良较少的食物。用基督徒的话说,就是自然食物是神给我们的最好的防癌抗癌食品,越少人工加工越好。具体地说是杂粮糙粮蔬菜水果多吃,精米精面红肉等少吃;清蒸、水煮、沙拉多吃,调味料重的少吃,油炸、烧烤、快餐、听装食物、果脯、生鱼片等不吃;早晨多吃,晚上少吃,夜宵不吃。为了记忆方便,我们可以将这个原则简单记为:多-少,多-少-不,多-少-不。第一条是对食物种类而言,第二条是对烹调或加工方法而言,第三条是对吃东西的时间而言。

读者会很容易注意到,在第一条对食物种类中,少了"不"字。也即我不认为有哪些天然种类的食物是癌症病人不应该吃的。关键是我们怎样加工处理、怎样烹调,以及我们是吃多吃少和什么时间吃。当一些癌症病友邀我去分享时,时常会问我饮食上吃什么,不吃什么,是否吃肉类等问题。从互联网上我们也知道陈晓旭、乔布斯患癌症后曾素食。但我是基督徒,《圣经》里说:"凡活的动物都可以作你们的食物。这一切我都赐给你们,如同菜蔬一样"(创世记 9:3)。因此,我不忌食肉类,也不认为有什么天然食物是癌症病人不能吃的。只是在摄入量、烹调加工方式、调味料等方面改变较大。超市销售的深加工成品、半成品食物,如上一章中所述,我均完全地回避了。

如上一章现代文明对我们饮食的改变中所述,与过去传统相比,我们现代食物供应量,尤其是肉类供应量大多了,食品品质和味道下降了,食品中的添加剂急剧增加了。每次想到我们现代人在饮食习惯上对自己的伤害,我首先会想到牙齿。小时候在中国乡下时,正是文化大革命时,物质供应很紧张,城里人一个月一斤肉指标,农村人连这个标准也达不到。零食就更少了,大人三餐之外基本上不吃零食,小孩子吃得最多的零食是炒豌豆和炒薯片。那东西,硬得很,大人开玩笑说那零食是磨牙的。而且,那时的乡下,即使是成年人很多都只是偶尔刷牙,甚至从不刷牙。我那时只有几岁,站在屋外的台阶上刷牙,过往的路人常笑着说我:人样子都还没有,装模作样刷什么牙?但有趣的是,那些人,从小孩到大人,却很少患牙病的。我两个姑妈家的两个村子,加起来大概有四百来号人,我听说过的唯一一个患牙痛的人,是大姑妈家附近商店卖肉的老头。他是孤身一人,杀猪、卖肉、收钱都是他一人。大家可能是觉得他是吃肉最方便的人,因此开玩笑说他牙疼是肉吃多了。

这种情况在老一代人中,似乎不只我两个姑妈她们地方的人如此。后来读台湾作家萧萧回忆父亲的文章《父王》,特别写到了父亲的牙齿说:“他永远不能想象牙齿会痛,他说:‘骗人不识,不曾听过石头会痛的!’牙齿象石头那样坚硬,怎么会痛?到现在他还不知道什么叫牙痛——这一点,好象我的学问比他大。”(《我的父亲母亲(父)》,立绪文化编选,台北,2004)。作者是1947年出生,其父亲应该是1920年代或更早前出生的一代人,生活在台湾彰化乡村。

但在西方,我却发现与中国的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牙医诊所林立,看牙医成了家常便饭。尤其奇怪的是,我们自己在西方生活十多年后,也入乡随俗了!在中国时,我父亲三兄妹加上配偶、子女近二十人,只有小姑父一人偶尔有牙痛。父亲甚至曾说他年青时,牙齿能咬起一箩筐谷。一箩筐谷多重,我们那里乡下的标准箩筐,是五十斤左右。可是现在,我、我太太、两个女儿,一家全是经常喊牙痛。我在国内30年从没有过牙病,从未看过牙医。但在西方的这十几年,洗牙、拔牙、补牙、根管治疗,没有断过。至于太太和女儿们,就更糟糕了,不仅经常牙痛,甚至平时吃东西,也是这个太硬,那个太酸,另一个太冷。反正是牙齿受不了。女儿学校每学期还有人到学校来检查牙齿,发通知,提治疗建议。真象是全民运动。

我们现代人,连自己的牙齿都受不了我们的饮食习惯,受不了各类精致食物,受不了太多的肉和奶,难道我们的血管、我们的细胞就对我们的饮食没有意见?没有抗议?当然有。所以我们会得心脑血管病,会得癌症。这样一想,就一点不觉得奇怪了,一点不觉得自己得文明病是委屈了。也因此会明白在抗癌过程中调整我们的饮食习惯的重要性。

完全素食,不吃肉,我觉得有点矫枉过正。但如上一章现代文明对我们食品的影响一章中所述,现代化提供给我们的食物供应量,尤其是肉类的供应量急剧增加了。我们现代许多人一个月比过去的人一年吃的肉还要多出许多。我们这一代的中国人,尤其是我们这一代又来到了西方文明中生活的中国人,这种增加十分急剧。因此,我们要十分注意节制。肉再便宜,再好吃,也要注意量的节制,不可任由自己的欲望而行。我讲一个例子。是发生在医院化疗的时候。医院提供的饮食,早晨是一碗粥、一个鸡蛋和一片吐司(烤面包片)。我因不能喝牛奶,因此没有给我牛奶。除吐司总是烤糊了外,其他还基本上与我认为的癌症病人应该注意的饮食不太矛盾。但午餐、晚餐主食常是一大块肉(牛肉、猪肉或鸡肉),加上少量的土豆、胡萝卜或青豆等,以及一杯咖啡。那一块肉至少半磅,是非常好的瘦肉,份量超过了其他食物的总和。癌症病人以肉为主食,外加咖啡?这是在医院治疗癌症时医院提供的饮食?真是不可思议、不敢相信!

在这里还要特别提到的是生三文鱼片。我认识的几位患胃癌的人,都很喜欢吃生鱼片。有一位是大连人,海边长大,对许多生海鲜都是兴趣盎然。我自己生病以前也挺喜欢生鱼片。尽管没有十分经常地吃,但同太太去餐馆,只要有可能,我就会挑一家有生鱼片的。我当然没有证据说我的肠癌就是与吃生鱼片有关,但自我生病以来我确实是把生鱼片看作最不健康的食物之一。尽管我以前是那么喜欢吃,但自我生病改变饮食习惯以来,一丁点也没有再尝过。有时朋友们解释说他们是在怎样可靠的店里买来的,经过了怎样的处理。但我不为所动。

癌症病人一方面要很警惕自己的饮食,现代文明下有许多陷阱,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吃下有害我们身体健康的东西。但另一方面,又不能让这些事实影响我们的心情,要轻松豁达地去对待。毕竟愉快的心情在同癌症抗争中也十分重要。因此,在饮食改变上我主要把精力集中在自己能做到的事上,不去抱怨那些生产加工商。对那些我认为不健康的加工食品,不抱怨,但尽最大努力回避。惹不起,躲得起。对鱼也是这样。以前我是中国人的习惯,喜欢超市的活鱼。后来明白活鱼一般都是人工池养的,常都用了抗生素和激素饲料,我就改吃深海鱼。但也有些躲也躲不了的。如农药和保鲜剂等,有时我们不知道哪些蔬菜水果使用了这些东西。还有肉类,要想总买到没有用过激素和抗生素喂养的,也是件难以做到的事。好在把自己能做到的坚持做到,基本上就能算是非常健康的饮食习惯了。对自己难以控制的,期望政府多做些努力,但需要吃的我还是没有忧虑地吃了。

上面的讨论是针对我们现代文明正常情况下对饮食的疏忽和错误。但还有一种非正常的情况,就是奸商生产的有害甚至有毒食品。尽管现代文明可能为这些奸商的造假提供了物质基础,但这类事情的发生应该说是我们人的罪性所致,而不是现代文明的错。因此,预防这类食品最好的办法就是要有智慧,有对人罪性的警醒。这里我说一个例子。我生病以后常有朋友来看我,送中国产的燕窝。我尝了一瓶后对太太说:我以后不会吃了,这东西同银耳汤的味道一模一样,《圣经》说人性是罪性的,对这味道和外表都与银耳无法分辨的东西,我不相信我们人类不会有人去造假。太太说,银耳吃了也不坏呀。我说银耳是不坏,但这水里糖太多了。

几个月以后,也就是2005年5月30日,新时代电视新闻报道,是通过卫星从香港传到多伦多来的,说台湾台北市卫生局检查市场上12种瓶装燕窝,结果发现7种根本不含任何燕窝成分。是猪皮。专家说猪皮炸后是黄色,因此这些猪皮“燕窝“应该还用二氧化硫或双氧水漂白过。市场上的干燕窝,也没有是用真正的燕窝制成的,是用海藻、树脂、或鱼肉制成。没有想到,我还把人的罪性想轻了,他们是用的比银耳更差的猪皮。这还是较少食品问题报道的台湾,中国大陆产品的结果怎样?不敢想象。

关于饮食另一点很需要注意的就是怎样对待自己的一些饮食偏好。毫无疑问,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饮食喜好。我的经验是对自己的所有喜好,均用以上的饮食原则一一审查。不健康的立即停止,不太健康的要节制。这里举一个我自己的例子。

我是湖南人,从小喜欢吃米饭,而且饭量还不小。小时候在家乡,若家里某顿饭是吃饺子、面条之类的,不管吃多少,吃完后我一定要来一碗米饭,否则总觉得肚子不饱。出国后日本米、泰国米,选择多,味道好,因此更喜欢米饭。每天平均约六碗米饭,中午和晚上各三碗。太太笑我是饭桶。朋友们当然不这么说,就说我是饭大王。朋友家请客,若请了我,总是要特别留意多准备些米饭的。

生病以前我只把这当成是一个饮食喜好,从来没有想过对身体有什么好坏影响。生病以后才去思考了解现代文明对大米的影响和我这个习惯是对身体有益还是有害。按传统的理来说,大米应该是很有益健康的。我们南方人至少过去两千多年,祖祖辈辈主食就是大米,直到我大姑妈,她都经常说:米是最养人的!但在我这一代人中,现代化对米进行了十分显著的改造。记得大概在读小学三、四年级以前,我们湘北的乡下还是种一季水稻,把稻谷变成米也还主要是用叫砥臼或碾米槽那样的非机械性的东西。后来就改种双季稻,也有了电动打米机。双季稻的生长期短了,当然比单季稻的米味道也就差了,尤其是晚稻,农民都不喜欢吃,拿去交公粮。但打米机是很受欢迎的。不仅省时省力,碎米更少,而且对谷壳、米皮除的更干净,让米的口感更好了。这之后我就离开了乡下,我对米的处理认识直至我生病的时候大致也就停留在这里了。后来知道有了杂交米,听家族在乡下的人说那味道更差些。

生病以后去了解,才知道现代文明对大米的处理,除了农民自己吃的外,早已不是停留在打米机的粗加工阶段了。打好的米还要经过“色选”、“抛光”等精加工工序处理。有的还不止处理一个回合,而是三抛三选。稻谷由外及里本来由稻壳、果皮和种皮、糊粉层、胚和胚乳组成。除淀粉以外,稻谷中60%以上的营养素都集中在胚和皮层中。抛光之后主要就剩下胚乳。甚至连胚乳也碾掉了几层,只剩下老百姓俗称的米核,除了淀粉外其他营养成分所剩无几。这样处理过的米卖相好,价格高,保质期长,而且可以选择更现代化大米加工机器,每天的加工量也是传统小机器的几十倍。代价就是除了淀粉外,几乎没有什么营养剩下了。

以下是加工程度不同的米的营养、口感和识别。

糙米:是只去掉稻壳,果壳还未完全脱掉,由胚以及果皮、种皮、糊粉层和胚乳组成的米。它虽然包括了全部营养素,但是口感类似米糠,粗糙,难以下咽。
粗加工米:经过传统工艺一次脱壳,但不经过三抛三选或双抛双选,可能有些米头是淡黄色的不完全的颗粒,不美。但尽可能保留了大米的营养元素,口感适中。
精米(抛光大米):脱壳之后还经过色选、抛光等处理的米。抛选次数越多,米越晶莹剔透、光鲜亮丽。与传统粗加工大米比,精米的淘米水清爽、干净,粗加工的淘米水颜色很白,要淘3-4遍仍然很白。另外,手在传统粗加工米中插入,会有干爽的感觉,米粉会粘在手上。

家里的其他人都不喜欢吃糙米,不能每次都煮两锅饭。粗加工米又很难买到,因此,我生病以来家里仍是煮精米饭。但我减少了吃米饭,而是以吃更多杂粮、蔬菜、玉米面等来代替。因此,生病以后我从每天大约六碗米饭很快减到平均一碗都不到了。 尤其是后来看到一些文字说,精米、精面吃多了容易形成酸性体质,而酸性体质又被认为是有利癌细胞生长的体质环境时,我就再也没有回到以前那么喜欢吃大米的境况上去了。

有一些朋友说,几十年的饮食习惯和嗜好很难改变。我原也这样认为。但有一件事很快改变的我这种看法。我在化疗时,吃的是医院的饭菜。西方人的饭菜,油盐很少。每次化疗三天,尽管提供有最好的猪、牛或鸡肉,但当时真的是感觉没油没盐,咽不下去。让我吃惊的是,三天后回到家里,头一、两天却又觉得家里什么菜都太咸了。开始我还误以为是太太放多了盐。后来几次化疗后回家感觉都是这样,我知道了是住院的医院饮食引起的改变。每次住院才三天而已,就能产生这么大的改变。因此,后来我相信,任何饮食习惯,只要自己想通了想改,就一定可以很快改变,完全不会像戒烟瘾、赌瘾那样难受。

有人则认为吃自己喜爱的东西也是人生的一大快乐,不愿放弃这个快乐。尤其是在疾病带来的痛苦已经够多了的时候。但我的经验时,正常食物中,人真正有瘾不能戒掉的东西,如果有的话,也十分少见,不去吃那些好吃但不健康的东西,并不会给人带来多大的痛苦,不需要多大的毅力就能做到。这是第一。人对一些食物的偏好,往往是因为过去生活中经常吃而形成了习惯,当你因某些原因而放弃过去的偏好,尝试新的东西时,很快会在新的食品中也找到自己的偏好。新的偏好同样会给你带来快乐,甚至更大的快乐。这是第二。对于第二点,我自己就有不少经历。比如,我是湖南人,在湖南时很喜欢吃辣椒,每顿要有辣椒才觉得过瘾。后来去南京,学校食堂有辣椒的菜很少,但盐水鸭经常有。慢慢地不能吃太辣的菜了,但喜欢上了盐水鸭。后来又出国,盐水鸭又吃不到了,但很快喜欢上了西方人的各类腊肠。比如啤酒煮德国肠,味道真的是很美的。生病以后腊肠之类的不吃了,以健康食物为主。

习惯之后从健康食物中能不能获得饮食的快乐?当然会。说个例子。我生病以前吃稀饭,喜欢精白米稀饭,或白米加白糯米熬的稀饭。生病以来改为小米、薏米、高粱、黑糯米、绿豆、枸杞稀饭,有时也加些红豆、荞麦、大麦之类的。哪种更好吃?反正我是更喜欢上了我现在的"八宝稀饭",觉得以前不知道熬这种稀饭太亏了。第三点,如果上面两条都还不能说服你放弃不健康的饮食偏好,那就只好请你再去读这书上一章中的"好享乐性"那一节了。聪明人为了更长远、更大的快乐,要能放弃一时的口腹之乐。

最后,也许应该说说自我生病以来是否有什么特别的食谱。如上所述,符合我上面原则的东西我都吃。因此,无论在家里还是外出做客,我并不需要特别为我准备什么。坐在桌子上一看,一般都能有几样符合我的原则的。至少淡炒的蔬菜会有吧。所以,我从不要求特别为我准备,也就实在没有什么专门的食谱。我生病以来,家里人上餐馆,也都是去自助餐馆,太太和女儿们拿她们喜欢吃的,我吃我认为健康的。

但有一样自我生病九年来天天都吃的,就是我的早餐食谱。我早晨起来后,觉得最舒服的做法是,先喝杯温白开水,然后外出散散步,再回家做早餐。我的早餐是八宝粥+红薯+半听营养奶。具体做法是,八宝粥的配料上面说过了,我是用慢炖锅的低档,晚上睡觉前煮上,早晨起来就熬好了,而且还是热的。但我偷懒,一次煮两顿的,所以有一天早晨的粥是要加热的。如果忘了做,没有八宝粥了,就用燕麦片代替来做粥。粥做好后,加入蒸熟过的红薯。我一般都是一次蒸4-5个早晨要吃的红薯,放在冰箱里,一般不会坏。有人说隔夜的食物吃了不好,但这点我还没有想通。现代化以前,人们不仅吃了隔夜的食物,而且还是没有冰箱保存的。所以我是认为只要没坏就可以吃。这也是为了方便简单。把红薯和粥搅拌好后,再加入半听营养奶。偶尔也加个鸡蛋在里面。这就是我九年来的早餐,百吃不腻。我都很纳闷,小时候在中国乡下吃红薯,很快就吃腻了,但这早餐我不仅不腻,还十分的享受,从来没有想过要改变。加拿大市场上红薯种类多,紫的,黄的,桔的,洪都拉斯的,牙买加的,日本的(但没有小时候在中国见过的白肉的),轮着来。我早晨不喜欢吃水果,觉得水果太凉,早晨吃了胃不舒服。因此,水果我都是白天吃,尤其是半下午的时候。

其它还有什么食谱呢?没有什么特别的了。我建议读者订出自己的饮食原则后坚持按原则去做就行了,不要去追求特别的食谱。曾经听说国内人相信绿豆有特别的保健功能,就把绿豆都买光了。我是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作者:方金琪 加拿大中文医疗保险资讯网 http://www.healthChinese.ca
作者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作者和转自www.healthChinese.ca,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文章进行任何删改。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作者书面许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