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明改变了我们什么:汽车和步行

汽车和步行:

现代化文明对我改变最大的第三个因素,是汽车。八十年代在中国大学里学英文,有一篇课文叫“America on Wheel”(汽车上的美国)。当时体会不深。到了西方后才发现那不仅是意味西方国家的汽车运输业发达,不仅是说人们出远门时交通方便,而更是对每个人每日生活的形容:跨出家门,就钻进汽车门。

现代人已经不只是把汽车当成一个交通工具了,甚至还有一份特别的情感。我周围的朋友对汽车的这份情感,大致可分为三种类型。一种大家叫爱车型,就是喜欢高档 车,喜欢新车。实际上叫喜新厌旧型更合适。第二种是真正的爱车型,把车当成了第二个太太。愿花很多时间去维护它,车内也收拾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第三种就象我自己,把自己的车当成是老朋友。我要是出远门连续开了几个小时的车,回到家关车库门前,常不由自主地拍拍车身,对它说一声:辛苦了。我不象喜新厌旧型那样喜欢换车,当时都是一个93年的佳美了,又不象第二种人那样把车内收拾得整齐干净,因此太太大概觉得不舒服了,几次建议我换车。我嘴巴没有说,但心理在想:七、八年朝夕相处,能说换就换吗(这章的初稿完成于2006年。2011年我们的佳美车报废了。但直到两年后的今天,我们全家都仍时常怀念它)?此外,还有第四种类型,不过在我的朋友中没有听说过有这种人,就是飙车族。喜欢开着车那种风驰电掣的感觉,冒着生命危险也在所不惜。

实际上,即使是生病后的今天,我仍觉得汽车是个很好的东西,带给了我们许多的方便,节省了许多时间,扩大了活动空间。问题不是汽车的错,而是汽车提供的方便与我们人的一个坏本性结合后产生的错。这个坏本性是什么呢?就是我们人罪性中的惰性。这种惰性使我们有了自己的车以后,出门光想开车,脚只愿踏油门,不愿走路了。

我就是这样。我是2000年买车的,到2004年生病的四年多里,出门超过200米 我就没有是走去的。四年没有穿坏过一双鞋。尤其是皮鞋,穿着它就只要从家门走进车库,再下车后走入室内,穿了四年,鞋底还象新的一样。我很要好的一家邻居,住在同一条街,走路四分钟就到了,但四年里,我去他们家居然没有一次是走去的。自我们家出门穿过公园,走路六、七分钟就是一个购物中心和超市。开车要绕半圈,也要三、四分钟。在那四年里,我也没有一次是走路去那超市的。生病后我改变生活方式,去那超市再也不开车了,每次穿过那公园,有温和的阳光,有新鲜的空气,觉得好舒服、好感恩。

女儿们的学校也在公园边上,从我们家走路五分钟就到了。但我生病前送女儿上学,极少是走路的。我们开车去学校。女儿的学校把每周三定为WALKING TO SCHOOL DAY(步行上学日)。每次女儿们提醒我,我的答复都是:爸爸这么忙,那有时间WALKING TO SCHOOL?! 或因匆忙,或因学校附近的好几个入口街道都不可停车,我四年拿到的三张与车有关的罚款单,都与送女儿们上学有关。我现在极少再开车送她们上学,我们一起走路去。不仅享受着阳光、公园的新鲜空气,而且我们边走边聊天、交流思想,一切是那么美好。与开车送她们上学时的那种忙乱、紧张形成鲜明对比。我有时在想, 我们现代人为什么要等到生了癌症后,才懂得该怎样生活?

小时候在乡下,最佩服山里人走路,挑一担东西,爬山越岭,比我们空手走路还快几乎一倍。我住在大姑妈家时,到父亲工作的地方,要走一个半小时;到大故父工作的地方,要走两个半小时;到小姑妈家,则要走近三个小时。没有车,有时甚至大道也没有,只有乡间小道。我从懂事开始直到初中二年级,就跟大人们在这些路 上走来走去,留下了很多的记忆。后来在城里,在大学,如上所述,每天在宿舍、食堂、教师之间还是得靠双脚走来走去,但走远路的机会就很少了。印象里走路最 久、最远的机会是太太要我陪太逛街。每次一、两个小时走下来,真的好累,已经不如小的时候了。尤其在南京,我们常从南京大学南园后门出发,到新街口、中山东路、 太平南路,到夫子庙,再由中山南路回来,沿途商店不断,逛到家时累得趴下。

到北美以后,我曾最开心的是再也不怕陪太太逛街了。一是这里的商业中心多是点状分布的MALL,很少延绵不断的商业街,太太逛街的兴趣大减了。二是再大的MALL也空间有限,不用走很多路了。三是MALL里到处是椅子,太太进商店,我就拿本书坐在外面,多舒服。尤其是有车以后,更加不怕了,从家到MALL的这段路都不用我走几步了。心想还是北美现代化程度高,设计合理,生活舒适。但我生病以后才意识到,正是这种现代化,把我唯一的走远路的机会也给剥夺了。

我们正常的日常生活中,每天身体活动最为频繁的部位无疑是手和脚。奇妙的是,我们身体的结构,联系我们人体五脏六俯的12正经经脉,也全部或起于或止于手脚。尤其是脚,既为足三阴经(脾、肝、肾)之始,又是足三阳经(胃、胆、膀胱)之终,与五脏六腑的关系密切。加上奇经八脉,近20条经脉都汇集在脚上。中医称人有“四根”——耳根、鼻根、乳根和脚根,而其中以脚根为四根之本。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都证实,人体内脏各器官,都能在脚底找到一个固定的反射区。在左右脚底把各反射区的器官画出来,恰巧是一个缩小的人形。这大概是神创造我们的时候,知道人体需要经常的运动,因此把我们的五脏六俯同活动最频繁的手脚联系了起来。但是我们现代人,在现代化、机械化发展下,连手脚活动也越来越少了,变得手不能提,脚不愿走了。这能不伤害我们的身体吗?

汽车对我们身体的另一个影响是呼吸的空气。这点我还要在下面再讨论。我现在仍然喜欢汽车,对我的汽车的感情没有变化。但我也立下了一个规矩:十分钟走路(单程)能到的地方,决不开车。这不仅针对我,也包括我不会开车的家人—-太太和小孩,一视同仁。如果某天体力活动不够,时间也还充裕,则提高为二十分钟,但这点就只能要求我自己,不能要求太太和小孩了。

作者:方金琪 加拿大中文医疗保险资讯网 http://www.healthChinese.ca
作者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作者和转自www.healthChinese.ca,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文章进行任何删改。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作者书面许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