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十九世纪的精美新约圣经

一本十九世纪的精美新约圣经

出生在新中国、成长在新中国的我,原以为1949年前没有找到共产主义信仰的中国人都是些没有信仰没有追求的可怜人。后来把零星的历史拼在一起,慢慢发现那时的人也是有精神追求的,而且追求得与我们如此不同,以致常让我感慨:同一片国土,不同的时间可以养育出如此不同的人民,有着完全不同的精神追求和面貌。

这个不同就是1949年前基督教在中国的深刻而广泛的影响。

比如说大学,我们今天最著名大学是清华、北大,但那时最著名的是燕京、金陵、圣约翰、岭南。那些大学象英国的牛津、剑桥,美国的哈佛、耶鲁一样,有着深刻的基督教背景,由基督徒的募捐,基督教会的筹备管理而建立起来,也象牛津、哈佛一样曾拥有国际一流的声誉。圣约翰大学当时就是被称为“东方的哈佛”的,林语堂、张爱玲、邹韬奋、顾维钧、宋子文、荣毅仁、刘鸿生、贝聿铭、施肇基等都曾是它的学生。金陵大学的毕业生,仅互动百科中列出的后来成了中国两院院士的就有31人,还有在美国、法国成为院士的。教员中赛珍珠曾获过诺贝尔文学奖。赛珍珠尽管是白人,但她父母是传教士,1934年她42岁以前离开中国的年数屈指可数,教育和成长多在中国,远比杨振宁获奖前同美国的关系更为密切。至于燕京大学,据说1979年邓小平访问美国的代表团21位成员当中,就有7位毕业于燕京。甚至那些由基督徒个人捐资建的校舍,因也坚持揉入了中国的传统文化而今也多已成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话不说远了,还是回到我最近看到的一本新约圣经上来。

1
图一、这是一本印于光绪21年(1895)的新约全书。上海点石斋印。

2a
图二、书很小,宽7厘米,长9厘米。放在一个雕刻精致的专门小木盒内。

3a
图三、书的前后封面也均是雕刻精美的木板封面。封面和木盒的精工细雕让人能感受到设计者和工人内心的虔诚。

4a
图四、封面和纸张是通过一种当时可能十分罕见的绒毛布装订的。

5a
图五、纸张很白很薄,因此尽管书很小,但包括前后的木板封面,厚度也仅2厘米。让人感受到那时的上海印刷工艺、纸张和装订水平均相当的高超。

看着这些照片,我的遐想不着边际,也许正是这样的信仰与文化氛围,这样的敬畏与精细,才孕育了后来的冰心、林语堂、曹禺、老舍、王明道、林昭……。

Ref: 20170816-1

作者:方金琪 – 信望爱小屋。2019-6-26.
作者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作者和转自www.healthChinese.ca,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文章进行任何删改。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作者书面许可。

Lynn Liu Guo 郭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