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文明改变了我们什么:冷暖气

冷暖气:

这里我分两部分来讨论。先看看我们现代文明人对使用冷暖气的观念,然后才讨论冷暖气对我们身体的影响。
我总觉得冬天北美的出租公寓,把我们现代人的奢侈无度与罪性暴露得淋漓尽致。我2006年10月15日,是星期日,下午教会崇拜后去一位朋友家,他是租住的公寓。窗户均已打开,但室内温度仍至少在摄氏25度以上。他父亲在这里探亲,住了三个月。我询问他是否习惯这里的生活,他居然用了近十五分钟的时间抱怨室内暖气温度的过高,让他最不适应,怀念在中国暖气较低、午夜关暖气、早晨6点开暖气的日子。

我在美国时也曾有三年住公寓的经历。是在北部的威斯康星州,冬天室外的温度很低。但室内暖气高得白天我们也得常把宿舍的窗户开着。即使如此,房间里的温度仍高得穿短袖T恤,光脚或只穿袜子。由于温度太高,室内空气异常干燥,每天拿一个容积约两公升的盆,泼至少两次水在房间的墙上和没有地毯处的地上,每次一盆。就是这样,仍干得鼻孔内每天是血疙瘩。大女儿出生时,我们就住在那公寓。坐月子不敢常开窗,加之刚出生的婴儿,手脚要包裹才睡得比较安稳,尽管我们用的是只比布略厚的方巾包裹她,仍很快就热得口腔上腭长了一个很大的火泡。医生建议把母奶挤到奶瓶,放入冰箱,给她喝冰凉的奶。从那以后她就一直要喝冰箱刚拿出来的凉奶。一岁前是母奶,以后就是牛奶,直到十岁常闹肚子疼,就再也不喝牛奶了。现在我才意识到这个在现代文明指导下的医生的建议,怎样伤害了我女儿的身体。

美国和加拿大,人口只占世界的5%左右,却用掉了世界30%左右的能源。怎么用掉的?不要以为是工业发达,主要用于生产了。工业的能源消费仅占30%左右。交通和建筑物内用能源分别约占30%和40%。交通用的能源中相当大的部分又是被私人汽车用掉的。因此,我们的房子和汽车消耗了这个社会一半以上的能源。在这个奢侈浪费中,以出租公寓最为典型和离谱。北美私人住宅冬天室内温度本来就很高了,而出租公寓的还要高至少3-4度。为什么会这样?公寓楼多为整栋统一供暖,取暖费包在房租里了。房客是在用不要自己另外掏腰包付费的暖气,温度不高得穿短袖,光赤脚,就可能有人会抱怨。也可能个别的人真的是身体已经不能耐一点冷热了。而房屋管理公司则是怕抱怨,怕麻烦,情愿温度高得让人嘴里无话可说。我就深有体会。我有一栋出租的房子,控制温度白天比我自己住的房高2度,晚上高4度,但仍有时会遇到租客的各种问题和误解。这种时候,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调高温度。

我生病后的两年时常看香港传过来的新时代电视新闻。2005年时,先是有市民游行抗议电厂的一些改革措施,担心那会导致电费上涨。后来又看到另一则报道,说香港被英国经济学人杂志评为夏天时的世界冷都。那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香港的许多建筑物内,夏天是世界上空调温度最冷的。许多地方只有摄氏18、19度,甚至只有16度。北美办公楼等地方夏天的空调温度已经低得我起鸡皮疙瘩,已经远远低于出租公寓的冬天室温了,但居然仍不够世界冷都的资格。我只在香港转过飞机,想象不出冷都该是什么样的感觉。电视里是说夏天出门去商业大厦等地方,要带件夹衣。我想那大概有点象我岳母在加拿大探亲时夏天我们去超市的情景。每次我们进超市时,很喜欢逛商店的她情愿选择坐在车里等我们,因为在超市里她常冷得嘴唇发乌。2006年时,电视里说香港政府规定所有政府办公楼,空调温度不准低于26度,商业场所则建议空调温度不要低于23度。但没有商业单位做到了。记者就去采访一家卡拉OK厅,问他们为什么不照政府的建议做。得到的回答是,周围其他地方都在23度以下,他们调到23度以上,顾客会认为他们吝啬,生意没法做了。
这就是我们现代人!按我们人性自由选择不用自己直接掏腰包时,或者商业单位为了迎合人的本性时,我们不仅要用冷暖气抵御酷暑和寒冷,甚至还要把冬天、夏天室内温度颠倒起来过!我们一边在抱怨电费太贵、天然气费太贵、汽油价格太高,一方面却任由自己人性的选择,不愿有半点节制。我们现代人谈论起自己家里暖气时,有谁不是以开得越早、越高为自豪,为慷慨的?中国有句古话,叫富贵不能淫。这个“淫”不仅指情色上,也包括物质上的奢侈和无度。这是一种美好的理想和期望。现实中我们现代文明下的人,有谁富足(还不要说富贵)而不淫的?没有。只有程度的差别。这包括我自己。
现在来看看冷暖气对我们身体的影响。这方面的深入研究应该说还很少,如空调病、空调综合症以及我们以下的讨论多是直观可见的,但对我们身体深层次的影响仍较少研究。例外的例子如我们现在知道了冷暖气房的空气负氧离子含量很低、正电离子含量很高,这点我们将在呼吸空气一节中讨论。还有如体力活动一节中的讨论,我们也知道了夏天的热原本在我们人体的排毒过程中有重要作用。但冬天的低温对我们的体质和健康有什么影响呢?还很少研究。我是学地理的,只知道在现代化文明前,热带是世界上人均寿命和文明程度最低的地区之一。为什么这样,没有看到过研究报道。
我这里就讨论一些直观可见的冷暖气影响的例子。首先来看看流感。我小时候在中国乡下,对有人患感冒并不陌生,但对一批人同时感冒,却是记忆中没有过的。那时候在小学读书,是乡下人最为集中的地方,但班上很少有人感冒不上学,更不用说两人以上同时感冒了。我在乡下的几年,就从来没有感冒过。后来在县城情况也变化不太大。我是七十年代末在省城上大学二年级时才有了记忆中的第一次感冒,开始听到有人说春天是流感季节。
现在在加拿大多伦多,如果有人问我有什么最象中国文革时搞群众运动一样热闹。我会说是预防流感。每年流感季节来到时,电视、家庭医生、学校都会呼吁大家打流感预防针;图书馆、社区中心、医院等许多地方贴有不同地区免费打流感预防针的时间与地点安排;不同地区的购物中心、社区中心等地方常可见到等待打针的长队。这时大家见面的话题,也常与感冒、感冒预防有关。好不热闹。现在是十月了,今年的“运动”又要开始了,用“flu, toronto”两个词到google.com去查一下,可以看到政府、大学、医院、报社、电视台各类网站的抗流感专页。今天是24日,在市政府的toronto.ca网站已经有一篇日期25日的文章,标题是“米勒市长帮助抗流感”(Mayor Miller Helps Beat the Flu), 说市政府已同意今年流感季节从25日起在市内图书馆、社区中心、购物中心、政府服务中心等地方设立65个流感预防针注射所,呼吁包括六个月以上儿童在内的所有人,都注射预防针。尽管如此,绝大部分人每年还是会至少感冒一次。我女儿在学校,有时居然班上三分之一以上的学生因感冒不能上学。加拿大每年死于流感的人数是1500。是SARS死亡人数的几十倍,怪不得这么重视。
为什么会这样?根源就在暖气。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把多伦多的流感季节与中国的对比,然后去想一下,用不着做太复杂的研究。现在的中国我不知道,八十年代时在中国南方,大家说的流感季节是温度开始回升、万物开始复苏的春天。但在多伦多是什么时候,是每年的十一月到大约第二年的四月,这也正是我们暖气开放的时间。这本来是寒冷的冬半年,是自然状态下对包括细菌在内的万物生长都不利的季节。但我们温暖的室温不仅有利于病毒的繁殖,而且每个人一天二十四小时几乎每分钟都生活在这样的室内,相互交叉感染。有一次,有位朋友打电话给我,说冬天了,厨房居然还有很多蜢子虫,该怎么办。我一问知道他把室温控制在23度,于是说:你把温度调低些,一定会好。这是肉眼看得见的飞虫,肉眼看不见的细菌呢?冬天变成了流感季节就是最好的回答。
冬天过高的室内温度对流感还有一个促发机制。中医保健中强调冬天“寒头暖足”,这尤其是对预防感冒,十分重要。但过高的室内温度,却使我们现代人冬天的生活环境和方式刚好相反,是“暖头寒足”。这点我们等会再详细讨论。
再来看看人体温度适应能力的衰退。我在中国时,一直生活在长江以南,岳阳、长沙、株洲和南京。夏天没有冷气,冬天没有暖气。在我们家乡,冬天有相当一段日子室内温度在摄氏0-5度左右。在乡下时,偶尔还有家里的水缸内结冰的时候。夏天则至少有1-2个星期在38度以上。我不知道为什么国内评的三大火炉城市有南京而没有长沙。在长沙读大学的时候,我们夏天经常热得在宿舍里只穿一条三角裤,脖子上围条湿毛巾。后来太太在紧邻株洲的株洲工作,所以我们每年暑假是呆在南京避暑。那样的日子我们不仅过来了,而且还是很健康地生活过来的。现在在多伦多,我生病后克制了一些,但冬天我们室内的温度白天仍有19度,夏天很少用冷气,室内温度实际上也很少超过28度。但只要温度在17度以下,全家就都会喊冷,只要在26度以上,就一定会喊热得不行了。身体的温度适应能力已经只有十几度了。回中国探亲,夏天不敢回去,尽管那时小孩都放了暑假;冬天也不敢回去,觉得冷得受不了。太太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不知道那时在中国是怎么过来的,真是退化了。我知道我们这还算不错的。在我认识的不少人中,是室内温度低于20度就抱怨冷,高于26度就抱怨热,适应范围只有几度了。有一位朋友有一年2月回福建探亲,回来后居然被冻得满手是冻疮。伴随这种适应能力的变化,我们的体质有什么变化?真值得我们研究。
第三点要讨论的,是冬天高暖气室温下的生活环境和生活方式与中医“寒头暖足”保健原则的对立。先来看看“寒头”。我是直到最近才知道这个说法,但感性上的认识却在生病后不久就有了。我生病以前家里冬天的室内温度白天晚上都是21度。生病以后,我开始调整自己晚睡的习惯。由于长年的晚睡习惯,开始早睡时很难入睡,很难有较深的睡眠。后来慢慢发现晚上室内温度低一点,觉得呼吸的空气清凉时,睡眠会更沉、更香。因此,我生病后不久家里冬天的室温就控制在白天19度,晚上17度。这个过程还让我们有一个意外的收获。两个女儿以前晚上睡觉有时会鼻子出血,尤其是冬天,枕头和床单上弄得大片血迹。我一直觉得可能是冬天室内空气太干燥和她们睡着后用手指挖了鼻孔所致,采取各种措施都没有太多效果。但当调低晚上睡觉时的温度后,意外地发现她们的鼻子出血基本好了。尽管偶尔鼻孔里仍有一点血,但两年多再也没有较多地出过血。
现在才知道,我的这些感性认识,中医在理论上早就总结出来了。认为头为诸阳之会,不宜高温,否则,不但对健康不利,甚至会导致疾病。甚至在中医治病中,也遵循头部宜寒不宜热的原則,溫针、艾灸等温性治疗只用於肢体和关节,头面部忌用。“寒头暖足”被认为既是中医泻实补虚的治疗准则,也是重要的养生保健原则。长沙马王堆出土的两千多年前的帛书《脉法》就说:“圣人寒头暖足,治病者取有余而补不足也”。中医专家甚至建议,根据「寒头」原则,冬天坚持用冷水洗脸,既可增強抗寒能力,又能有效预防感冒。科学研究也发现,让头部溫度低一些可尽快进入梦乡,有助於安眠。与我的感性认识那么的吻合。可是,现代西方文明,冬天室内温度多在二十多度,又很少室外活动。因此除非自己特别注意,否则“寒头”的环境是不会有了。
再来看看“暖足”。我们中国人理论上应该是都知道脚保暖对健康的重要性的。一方面,如上所述,中医保健原则里早就强调“寒头暖足”,知道与“头为诸阳之会”相反,足部為阴气重地。《內經》就说:“阴並于下,则足寒。” 《備急千金要方》则说:“每年农历八月一日后,即微火暖足。”下肢最易受寒邪入侵,應注意足的保暖。“上病取下,百病治足”。现代中医也十分强调脚保暖对加强人体的血液循环和新陈代谢,加速体内有毒、有害物质排除的重要性。甚至有学者把足称为人的“第二心脏”。六十年代,我大姑妈的女儿结婚多年未能有小孩,看了很多医生都没有效果。后来有一位中医给她看病,说要治疗她的不孕,先要治疗她双脚发冷,并给她说了一个比如:撒在冷水田里的稻子,怎么可能发牙呢?我不知道那位医生具体的推理和判断,反正他是把那不孕症治好了。
另一方面,我们中国传统大众文化里,也很强调脚的保暖。我从小就常听大人说:寒从脚起。因此,冬天不仅将我们的脚穿得很暖和,而且每天睡觉前一定要洗个热水脚。民间历代相传的一个养生歌谣说:“春天洗脚,升阳固脱;夏天洗脚,暑湿可去;秋天洗脚,肺润肠濡;冬天洗脚,丹田温灼” 。中国改革开放后,就有个西方听都没有听说过的新行业。就是“足浴”。包括洗脚、泡脚、足部按摩等。赵本山还有个关于泡脚的家喻户晓的小品。有的地方卫生部门,如上海市卫生局卫生监督所还为该行业设有《上海市足浴场所卫生标准》(记者仇逸,新华网,2006-04-25)。
但到了西方以后,我把这一切都忘到九霄云外了。在西方冬天温暖的暖气室温下,我逐渐形成了在家里只穿袜不穿鞋的习惯,不管是夏天还是冬天。我曾经是那么陶醉在西方化的现代生活方式之中:室内暖和得冬天也不用穿鞋,地面干净得穿雪白的袜子进卫生间也不用顾忌。我也习惯了不再洗脚,生病前卫生间甚至连可用于洗脚的盆都没有。来得及就洗个淋浴。太晚了?脱下袜子就睡觉。我知道在北美这种习惯的人不少。前不久有位朋友家来了一家租客。是夫妻俩带三个小孩,最小的才一岁。他们到后一边要房东开高暖气,一边则是全家没有一人在家穿鞋子。房东找来了五双拖鞋给他们。他们把鞋放到墙角,回答说:我们从美国过来,没有在家里穿鞋的习惯。我在医院化疗住院时,那也是冬天,却居然有病人光着脚、推着输液机在医院地上来回散步!
冬天室内的温度达20多度,空气温度确实是很暖和。但对我们的脚,若不穿鞋,走在地面上一定还是凉。因为地面温度应该比空气温度更低,就算也有20多度,仍比穿鞋保暖时与人体体温接近的温度低很多。因此当我们习惯冬天室内高暖气温度和不穿鞋时,我们不仅没有“寒头暖足”,而且刚好反过来了,每天是“暖头寒足”。我现在认为,这个习惯是在晚睡、缺少阳光、泛用汽车之后,第四个对我生病前的身体伤害最大的因素。尤其是考虑到我们家二楼当时是地毯,那是化纤的,是正电离子很高的地面,更觉得如此。但这个习惯与我后来得癌症是否有关系?我不能证明,因为我不知道我畏寒与癌症之间,哪个是因,哪个是果。因此这里只把我相关的病情发展列在下面,供大家自己去判断。

1999年冬:自己买了房子,开始习惯性冬天在室内不穿鞋;
2001年冬:偶尔觉得从胃和喉咙有冷气往口里涌,唱歌觉得喉咙痛和提不上气。因此几次谢绝了参加教会诗班的邀请。
2002年冬:经常觉得从胃和喉咙有冷气往口里涌,因此总想咳嗽,就象想把胃里的寒气都咳出来才舒服一样。到2003年2-4月,这种咳嗽已很经常,常按捺不住。那时正是SARS时期,对咳嗽很忌讳,因此印象特别深。
2003年7月:开始腹痛。
2003年冬:脚和腹部十分畏寒,在室内不仅恢复穿鞋,而且需要越来越厚的鞋。睡觉时脚和腹部需要另加盖一床被。到2004年春开始使用热水袋暖脚和腹部。
2004年8月:癌症确诊。

后来看到一个报道,说研究表明,脚与上呼吸道粘膜之间存在着密切的神经联系,脚掌受凉可反向地引起呼吸道粘膜内的毛细血管收缩,纤毛摆动减慢,从而导致机体的抗病能力明显减弱,积压各种病菌,病毒就会乘虚而入,并大量繁殖,使人伤风感冒或引起咽喉炎,气管炎等。但我患的是肠癌,不知道脚长期受寒,是否对肠道也有类似影响。

作者:方金琪 加拿大中文医疗保险资讯网 http://www.healthChinese.ca
作者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作者和转自www.healthChinese.ca,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文章进行任何删改。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作者书面许可。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