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中国画家为传教士画的六幅圣经故事画

清末中国画家为传教士画的六幅圣经故事画

以下是一位美国商人最近在出售的六幅传统中国水墨画。


图一、中国画“耶稣吩咐拉撒路复活,自从坟墓出来(The Raising of Lazarus)”(圣经记载:约翰福音,第11章1-44节)。编号:20190604-1。


图二、中国画“摩西观看荆棘燃烧(中文标题遗失;Moses at the Burning Bush)”。(圣经记载:《出埃及记》第3章第1-15节)编号:20190614-1。


图三、中国画“耶稣承驴入都,皆曰和散拉”(Jesus Entering Jerusalem, 英文标题遗失)”。中国式城门上写着“耶路撒冷”。(圣经记载:马可福音,第11章第1-11节;约翰福音,第12章第12-15节;路加福音,第19章第28-44节)。编号:20190614-2。


图四、中国画“耶稣履海(Jesus Walking on the Water)”。(圣经记载:马太福音,第14章第22-34节; 马可福音,第6章第45–53节;约翰福音,第6章第15–21节)。编号:20190614-3。


图五、中国画“使雅鲁之女儿复活(Jairus’ Daughter Raised)”。画中间有破损。(圣经记载:马太福音,第9章第18-26节; 马可福音,第5章第21-43节;路加福音,第8章第40-56节)。编号:20190614-4。


图六、中国画“耶稣吩咐巴底买眼能看见(Blind Bartimaeus Receives His Sight, 英文标题遗失)”(圣经记载:马太福音,第20章第29-34节; 马可福音,第10章第46-52节;路加福音,第18章第35-43节)。编号:20190614-5。

画的最大特色是尽管是画的发生在中东和以色列的圣经中的事,但把所有的人和物都中国化了,人物都穿着中国古代的服装,甚至耶稣进耶路撒冷时的耶路撒冷城,也是典型的古代中国城市城门,城门上写着“耶路撒冷”。画家的署名和印是“燕山,小斋,徐任受公”。另外还有一枚印章,但很难辨认。燕山在今北京北部与河北省交界处。现代画家里有燕山派,但历史上似乎没有“燕山派”画家,可能画中只是表示地名。


图七、画的署名和印是“燕山,小斋,徐任受公”。

画是裱在较厚些的纸上。画的下方有英文标题,是画裱好后另写在纸上贴上去的。但有两幅的英文标题已经随画一起破损遗失。画在出售前是分别装在六个玻璃框内。玻璃框内的装饰板上有专门开的窗口以显示英文标题,因此可以判断这些玻璃框是专门为这些画而配制的,显示了原主人对这些画的精心保护。出售时为了邮寄方便,均从框内取出了。

但从画的裱纸上可以感觉到有显而易见的水平方向的卷起痕迹,加之多处的水平裂痕甚至撕裂遗失等,可以合理地判断画曾是长期卷筒的,很可能早期是中国式的带卷轴的挂画,带入美国后为了保护才拿掉卷轴,装入玻璃框内。而且可能早期不总是挂在墙上很少动它,或者一直卷筒存放着,而是可能出自某种需要而经常要打开挂起和卷好收上。加上有英文标题,我判断画可能曾是被一位传教士用于讲述圣经故事时的挂图。画家本人对圣经也有较深刻的理解,是基督徒或者是对圣经有较深了解的慕道友。


图八、画出售前是装在定制的玻璃框内,框内的装修版上有专门开的窗口显示画的英文标题。但玻璃框可能是画带入美国后配的,这之前它们很可能是中国式的卷轴挂画。

因此,我尝试向销售商人询问更多关于该画的历史。销售商叫Gary,住在美国威斯康星州的Milwaukee城。他是为一位已经住进养老院的90岁老人在销售,老人叫Theodore (Ted) Friedman。我把Gary七月三日的有关老人答复的回信附在下面,以便保留供将来参考。老人本有关于这些画的更多资料,他答应寻找,但不保证能找到。据老人回忆,画最早是一位美国美以美会(Methodist Episcopal)传教士在中国使用的。后来出售给一位美国军人,然后由这位美国军人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带入美国。但这个回忆有两个疑点,一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是文革前后,中国既没有传教士,也极少美国军人。二是传教士极少出售他们的这类物品,我至今还不知道有任何一个传教士这样做过。他们或者将这类物品在生时捐给了图书馆,或者死后他们的后代自然继承了这些物品,然后由后代或者捐出,或者出售,或者至今仍由后代保存着。

画的年份销售商说是1850-1899年。从画的纸张和画的中文标题使用的是文言文等判断,也可以确定其是属于晚清至民国初年。很期望那位已在养老院的老人能找到进一步的信息资料。

附录:
2019.7.3销售商Gary的回函:
Jim, I spoke to my friend, Ted, a couple of hours ago and asked him about the paintings. He said he is looking for some information he had about them, but he is not sure he can find it. However, he said he recalls that the paintings had come into this country from China in the 1960’s or 70’s, brought by a member of the US military who had acquired them from a Methodist Episcopal missionary who had used them in China. So, your inclinations were correct. Ted is looking for the materials but admits he might no longer have them. If more information shows up I will let you know. Be well. Be safe. Enjoy each day. Gary here.

Ref.: 20190604, 20190614

作者:方金琪 – 信望爱小屋。2019-7-05。
作者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作者和转自www.healthChinese.ca,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文章进行任何删改。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作者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