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6

惊叹!盘点全世界最奢华的7大酒店

惊叹!盘点全世界最奢华的7大酒店
www.creaders.net | 2016-06-23 17:22:23 美国中文网 | 0条评论 | 查看/发表评论

每日邮报消息,Travel and lifestyle 杂志评选出了各全世界各个类型最好的酒店,下面来看看都有哪些。

1、 最好的顶层酒店:Faena Hotel Miami Beach,迈阿密
hotel1

2、 最好的精品酒店:G-Rough, 罗马
hotel2

3、 最好的时尚酒店:The Hoxton, 阿姆斯特丹
h3

4、 最好的庄园酒店:Ashford Castle, 爱尔兰
h4

5、 最适合家庭的酒店:Four Seasons Resort Hualalai,夏威夷
h5

6、 最好的旅行酒店:Singita Ebony Lodge, 南非
h6

7、 最好的商务酒店:The Knickerbocker Hotel, 纽约
h7

加拿大绝美小镇:告诉你26个理由一定不要去

加拿大绝美小镇:告诉你26个理由一定不要去

  位于加拿大新斯科舍省南岸的海滨小镇马宏湾(Mahone Bay)风景如画。

  小镇上的永久居民不到一千人,因为邻近省会城市哈里法克斯,经常有驾车而来的游客到此欣赏镇上的街景、漂亮的民居、渔民的悠乐生活,以及传统手工艺品等。

  然而这座小镇却这样告诉世人:这辈子一定、一定不要来。
  当然,这并不是他们的本意。该镇的官网信誉旦旦地列举出26条理由,告诫游客一定不要来,但是每一条理由下面,都放了一幅绝美的当地风景照,证明事实正相反。

  网上的宣传称:马宏湾是“很平常的地方”、“景色很平常”(实际镇上的景色很出名)、“沿海生活也很枯燥无味”(实际有出海扬帆竞舟的传统)、冬季下雪“令小镇完全不象一个奇妙的童话世界”。

  于5年前搬来马宏湾的Kara Turner说:“这就好比是对一个牙牙学语的小孩说,这饭菜太难吃了,他会立即张开嘴。 ”或许这样的广告宣传会产生奇效。目前马宏湾在Facebook上宣传贴子已经有数万个点击量。

  以下就是小镇给出的26个理由的其中几个:

  一个很平淡的地方。

20160627_14670808566735

  风景很平常。

20160627_14670808658622

  交通糟糕透了。

20160627_14670809038266

  工作和生活难以平衡。

20160627_14670809424490

  没有什么值得拍照。

20160627_14670809671354

  住在海边太无聊了。

20160627_14670809772657

  下雪也不会让这里变成童话世界。

20160627_14670809874052

  这样的风景如何让人放松?

20160627_14670810018567

2016-06-27 22:05:29 加国无忧

人可以“灵魂出窍”加拿大女大学生证实

  “灵魂”的存在一直是人类探索的迷,也是科学家一直以来想要通过研究证实的。加拿大渥太华的一名女学生自称可以自行“灵魂出窍”,许多人看后发现自己也曾有过类似经历。“灵魂离体”的状态一般是指一个人感受到身体飘起来并从上边俯视下边的“自己”,这种状态通常被科学家解释为与大脑有关的创伤、病变或药物引起的幻觉等等。不过,对于“灵魂离体”这种现象,仍有许多未解之谜有待科学领域去研究、探索。

  在自己身上“漂浮”
  与以往濒临死亡所体现出的灵魂离体案例有所不同。渥太华心理学教授克劳德?梅西耶(Claude Messier)透露,该女生是他的一个学生。她在上完他教的有关灵魂离体经历的课后提到,她能够根据自己的意愿达到灵魂离体的状态。

  这位24岁的女学生成了可以自行达到“灵魂出窍”的研究目标,梅西耶教授从大脑异常活动进行研究。他对女学生进行采访和使用磁共振成像观察她的大脑活动。

  女学生第一次发现她的这种“能力”是在幼儿园的午睡时间,她透露她会在自己的身上“漂浮”度过时间。

  梅西耶教授透露,从某点上女学生的大脑活动与精英运动员在生动地想像自己赢得比赛时的大脑活动有些相似,但是女学生的大脑活动都集中在一边,而运动员的大脑活动通常活跃于两边大脑。

  梅西耶教授认为单一的研究有不足的地方,这次的研究可能意味着还有更多人拥有相同的能力,但是就像这位女学生,以为每个人都一样可以做到,所以没有跟别人提起。他补充,发现这种能力可能会像当初在较广大的群众中发现通感的存在一样。此外,这些特别的能力可能普遍存在于小孩或婴儿中,但却随着长大而渐渐消失。

Claude Messier
  9成社会有“灵魂离体”说法

  苏格兰阿伯丁大学(University of Aberdeen)的克鲁卡尔医生(Dr. Crookall)先后出版过九本有关“灵魂离体经历”书籍。在他的一项涉及380名牛津大学学生的问卷调查显示,有34%的学生有过“离体”的经历。另一项涉及902名成人的研究则显示有8%的人有过“离体”经历。

  根据一项涉及44个非西方社会的研究,只有其中三个社会是不相信有“灵魂离体”的现象,而全球488个社会有近9成社会基本都有一些有关“灵魂离体”的传统说法。这些数据可以证明“灵魂离体”的现象对人们来说并不陌生,只是科学研究始终没有真正揭开其神秘面纱。

  “灵魂”真实存在

  在英美各国,科学家研究了很多濒死体验的临床案例。并将 “灵魂”定义为以某种形式存在的能量场。

  英国医生山姆?帕尼尔是世界上第一个用科学实验证明“灵魂”真实存在的人。他的实验设计是这样的:如果病人死后“灵魂”能漂起来,还能看到自己的身体,看到医生们在抢救他的身体,看到天花板上的灯,那么如果在天花板的下方放一块板,板的上面放一些小物体(只有山姆自己知道是什么物体,别人不知道),那么“灵魂”就应该能看到这些小物体。如果这个病人能被抢救过来,能够说出板上的小物体是什么,那么就能区分出“灵魂”到底是虚无飘渺的想像呢,还是一个客观存在的实体。

  山姆对100多个病人进行了研究,发现其中有很多被抢救过来的病人醒来后能说出自己“灵魂”离体时看到的景象,特别是板上的小物体,说的全都对。山姆的实验获得了成功。

  “离体”实验案例

  早在1968年,加州大学心理学教授查尔斯?挞特博士(Dr. Charles T. Tart)以其濒死经验和“离体”实验闻名。从挞特博士刊登在当年《美国社会精神研究杂志》(Journal of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的一项研究中可以找到具体的“灵魂离体”案例。一名时常出现“离体”症状的年轻女性Z小姐在睡眠实验室中度过了四个晚上。据报告显示,她在四晚中分别出现了几次不完整的和两次完整的“离体”经历。这个案例中值得一提的是,Z小姐能够“离开”物质身体,并读取距离身体有一段相当距离的五个数字,并成功地在醒后将五个数字正确无误地告诉研究者。

  Z小姐与挞特博士谈话时透露,在晚上睡觉时她总会“醒来”一两次,并总会发现自己贴近天花板下漂浮着,这种状态大约持续几秒钟至半分钟左右。她通常会看见自己睡在床上,然后她又回到睡眠中。这种经历在她人生中每星期都会发生几次,而小时候也没有察觉有什么不妥,更没想过要和别人提起。至到青春期,Z小姐几次向同龄朋友提起却发现他们觉得这种经历非常奇异,于是她再也没有提过。

  这项研究的重点在于这名女子能够“离体”移动到能看到纸张中数据的位置并读取数据,而要一次就猜中五个数据的几率是1比59000。

  “元神”的神游

  有着五千年悠久历史的中华文化是个半神文化,旨在于返本归真的修炼(佛家和道家等)也一直延续至今。在修炼界,人们普遍把西方人所说的“灵魂”称为“元神”,认为真正主宰人身体的是“元神”。而这个“元神”是可以离体的,但如果“他”或“她”离体不回来了,那这个人的肉身就死了。在神话故事中,把“元神”离体去了什么地方又返回肉身,称为“神游”。

加拿大都市报 2014-04-21

数据造假,来源不明 加拿大制药业惊心黑幕

数据造假,来源不明 加拿大制药业惊心黑幕

  移民来加拿大的华人,多是为了追求更高品质的环境、教育、医疗条件等等,其中最为首要的,自然是健康问题。国内铺天盖地而来的药品安全问题让人恐慌,可投入枫叶国的怀抱就一定安全无虞了么?殊不知,加国制药业也是黑幕重重,说不清道不明……

23_16435EE9_2.jpg

  药品实验数据弄虚作假

  加拿大广播公司记者凯莉·克劳(Kelly Crowe)报道说,多达几十个外国制药公司被加拿大、美国和欧盟国家的药物监管部门发现伪造药品试验数据。

  在一次多国药监部门开展的常规检查行动中,执法人员在某海外制药公司发现了被藏起的几页重要数据,但电脑记录已经被删除,制药公司还伪造了人体血液化验数据,而他们目所能及的这些,仅仅是冰山一角。这样的数据造假,在跨国医药制造行业已经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甚至成为了不公开的行业共识。

  国际制药公司的弄虚作假行为对加拿大人的健康影响很大,因为加拿大每年消耗的药品中有80%是从外国进口的。这个进口比例在美国是50%。

  加拿大卫生部药品质检部门的负责人Etienne Ouimett指出,药品实验数据的可靠性是一个越来越严重的问题。

  虚假数据并不一定意味着药物是危险的,但如果没有可靠的数据,我们无法确保并相信药物的安全性。

  “当你不能相信某药物包含了它应当包含的有效成分且分量正好时,如果该成分分量太少,它可能无效;如果分量太大,它很有可能很危险。”加利福尼亚州医药产业顾问芭芭拉·昂格(Barbara Unger)解释道。

  大门紧闭的储藏室

  去年美国药品监管局(FDA)曾对一个印度制药公司进行检查,公司雇员在看到督察员的当下,就立刻携带一个U盘离开了现场。十五分钟后,经理携带另一个一模一样的U盘回到公司接受检查。“但已经无法判断是否与之前是同一个U盘,即使是同一个,是否被删除了重要信息也不得而知”,督察员汇报说。

  另一个典型案例,是去年6月,一家中国制药公司拒绝让意大利的督察员检查制药配料和成品药,理由是它们“被放置在一个非官方和不可控的地方”。更有甚者,该公司强行关闭了储藏室的门。督察员由此得出结论,该公司的制药材料处于“质量保证体系”之外,且有伪造数据的极大可能。

  今年2月,在印度塔拉普尔(Tarapur)一个制药公司的垃圾堆中,法国督察员发现了一些被丢弃的抗生素原始数据。这家公司早前宣布他们生产出了一种有效的家用抗生素,然而事实上,他们购买的是中国某制药公司禁止在欧盟销售的药物。

  印度制药业问题严重波及加拿大

  今年4月份,美国药品监管局和世界卫生组织的药检专家发现,印度班加罗尔的一个私营药品研发公司赛穆勒(Semler)故意更换血液样本,修改和伪造药品实验数据,以让其用新方法制造的品牌药品的疗效看起来与原来的品牌药品一样好,而且,这种在药品研发中对实验数据弄虚作假的做法在印度制药界是常见的事情。

  加拿大卫生部已经证实,有一家加国本地医药公司马肯(Marcan)正是进口了赛穆勒公司的药品并沿用了对方的假数据。被进口的药品证实为莫西沙星(Moxifloxacin),是一种用于治疗鼻窦炎、支气管炎、肺炎等细菌感染病症的抗生素。

  目前,在加拿大药品市场上,有五个不同品牌药品在销售马肯公司的莫西沙星。不过,即使查到了某公司的某种药品实验数据虚假,想要根据一颗小小的药片去追踪整个制药业的产业制造链,其难度无异于是蚂蚁走迷宫。

  加拿大和美国的药品监管部门正在采取措施打击这种在药品实验数据方面弄虚作假的制药公司。加拿大卫生部除了禁止几十种外国制药公司的药品进入加拿大市场之外,还把另外二十多个成品药和半成品药制药公司列入需要加强监管的问题公司的名单上。

  神秘的制药业

  “我们知道我们的衬衫产自哪里,知道我们的鞋子产自哪里,却不知道与我们生命健康息息相关的药物产自哪里。”来自制药业网站PharmaCompass的梅塔(Behrat Mehta)表示忧虑。

  虽然各方做出各种努力,试图保证用药安全,但想要找出哪些药物被控制被隔离,又有哪些药物仍然在售卖、被谁售卖,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药品制造信息这类的细节,从来不会提供给加拿大公司。加拿大卫生部虽然列举了一些数据跟踪的样本,但这份清单并没有包括所有的药品,表述也非常不完整。

  整个制药产业制造链处于保密状态,只有企业内部清楚,且加拿大卫生部拒绝解除保护。这种让人恼火的结果,究其原因,是全球供应链的日益复杂化。

  专家们指出,几个知名国际制药巨头公司越来越多得把制药原料的生产、半成品药的制造、药品的临床试验等合同外包给印度、中国等许多国家的私营制药公司,再加上以商业秘密为理由不公布药品的哪个程序是在哪个国家完成的,这使得对药品质量的检查和监管成为很困难的工作。

  “这些医药公司们可能今天从美国买一些原料,明天从法国买一些原料,后天又转向瑞士的制造商,最后在另一个国家包装出成品。这一切,都取决于谁提供更好的服务。” Etienne Ouimett如是说。

  来自达尔豪斯大学(Dalhousie University)的卫生政策研究学者马修·赫尔德表示,这样的情况意味着加拿大的制药公司成为全球性企业,“真正了解这些药物的生产后,我们就知道这里面的风险有多大”。

  虽然这些不可靠的进口药品还没有在加拿大造成严重问题,但2008年有19位美国人被怀疑由于使用了用来自中国的原料制造的防血凝药品而死亡,另有几百人由于使用了这批药品而发生严重健康问题。

2016-06-21 23:22:51 加西周末

加国女子采蘑菇历险 遇狼借熊脱身

加国女子采蘑菇历险 遇狼借熊脱身

  外国人提起加拿大,第一个印象就是“北方国家”。但实际上,加拿大本土真正的北方,大部分加拿大人从未去过。那里的生活对他们来说,也是非常具有异域风情的。比如说,西北地区居民乔安妮.巴纳比上个星期的经历:出门采蘑菇,却遇到狼,缠斗一夜后诱熊杀狼,得以脱身。她向CBC北方记者站的Katherine Barton讲述了这次历险记。

  上个星期五,巴纳比和一个朋友结伴去史密斯堡城外采羊肚菌。那里有一片被山火烧过的树林,正是这种美味但不容易采到的野生蘑菇最喜欢生长的地方。她们原本的计划是去一两个小时,把带去的桶装满了就回来。

  在树林里,两人忙着找蘑菇,很快就走散了。但是巴纳比的狗Joey忠心耿耿地陪着她,那里离公路也不太远,因此她不以为意。采满一桶后,她带着狗转身朝停车场的方向走。就在这时,她听到身后传来一声低吼。
  那是一头黑狼,“很高大,非常非常瘦,它的腿分开,毛竖起,露出牙齿,一面发出低声的咆哮。”

  它没有在Joey的进攻下后退,但是由于身体衰弱,似乎也不想同时对付一人一狗。它挡住去路,不停地走动,逼着巴纳比朝停车场的反方向走,同时试图把她和狗分开。巴纳比说,过了一会儿她才明白,狼是在跟她打消耗战。

  十二个小时的缠斗

  这头狼虽然看上去年老体弱,但是却非常顽强,绝不肯放弃眼看可以吃到嘴里的食物。巴纳比和Joey在它的逼迫和追逐下越走离公路越远。巴纳比又饥又渴,两腿酸痛,却丝毫不敢松懈。入夜后,大群的蚊子也开始进攻。“我快要被它们叮得发疯了。”

  凌晨4点半左右,远处传来动物的叫声。巴纳比很快听出这是一只母熊和走散的幼熊在遥相呼应。正在哺育幼仔的母熊格外凶猛,所有的野外生存指南都会警告人们远离幼熊,以免激怒母熊。但是看到一线生机的巴纳比决定冒险利用母熊的攻击性。她带着Joey朝着传来幼熊叫声的方向走,希望尾随在后的狼被母熊看作威胁。

  这个危险的计谋奏效了。巴纳比走了大约20分钟后,“我听到后面发出很大的碰撞声。熊妈妈扑向了狼,也可能是狼扑向了熊妈妈,总之它们打起来了。我听见狼发出尖叫,熊妈妈在咆哮,还有撕咬打斗的声音。我赶紧趁机逃掉。”

  跑到一个湖边,看见水,人和狗都精神大振。巴纳比说,她带着一个空啤酒罐,本来觉得没扔掉它挺傻,现在派上了大用场。她用它舀起湖水,喝了一罐又一罐,觉得自己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了。

  但是蚊子仍然凶猛。北方森林里的蚊子军团是可以咬死人的。“我开始祈祷,开始和那些我爱的人说话。我告诉他们我是多么爱他们。……这给了我力量。我决心要重新见到他们。”

  星期六上午,当巴纳比和Joey终于走到公路上时,她远远就看见搜救人员的车停在路边。对方也看见了她。一辆警车立刻开过来迎接她。跳下车来的警官和加拿大公园管理局的工作人员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有无数的问题要问她。“但是他们却没想到给我带个驱蚊喷雾器!”被蚊子叮了一夜的巴纳比叹道。

  教训

  事情过去了好几天,巴纳比仍然在后悔自己不带枪就进林子的莽撞。她说,希望别人不要再犯这个“巨大的错误”。

  试想,如果她当时手里有枪的话,“这事很快就解决了,”哪至于被狼和蚊子追杀一夜。

2016-06-16 22:43:38 加拿大国际广播电台

为何近年移民加拿大的中国移民越来越少了

为何近年来移民加拿大的中国人越来越少了

  近年来申请暨获得加拿大移民的中国人比例有下降的趋势。

  加拿大联邦移民部日前公布数据显示,去年共24.8万人获得签发永久居民(Permanent Resident)身份,比五年前减少约11%,其中家庭团聚及经济移民均下降,而华人聚集地卑诗省和安大略省去年新移民也显著减少。

  像是在过去的10年里,有着西岸大城市温哥华、维多利亚的卑诗省,海外移民减少了22%,统计显示主要原因是来自中国的移民申请大幅减少,这种现象也在加拿大全国范围内发生。

  据《温哥华太阳报》报导,在过去10年间,中国新移民占卑诗省的新移民比例从先前的30%下降至目前的17%。来自中国的新移民已下降到与印度的人数相当,仅稍领先菲律宾。这三个国家共占卑诗省所有新移民人数的一半。

  研究中国和加拿大西海岸间移民的BC大学历史学Henry 余教授认为,虽然来自中国的新移民下降但这并不意味着卑诗省的中国人减少了,很可能是因为拥有加拿大永久居留权的优势和利益有所下降,所以人们想成为永久居民的意愿也随之降低。
  余教授也指出,加拿大前保守党政府对中国人来加国推出的10年超级签证对移民申请减少影响也很深远。联邦政府2011年推出这个新政策,就是为了解决申请父母永久居民的积案过多;而超级签证的有效期为10年,允许父母和祖父母来加拿大拜访子女,一次入境就可延长至两年时间。

  而加拿大资深律师林主光也认为” 第一、加拿大联邦政府移民政策大大的修改,投资移民暂时是停了下来,接着省提名移民政策也暂停下来;借口是数量太大不够人手来处理,所以处理案件大大减少。第二就是入籍的时候他们把程度提高,要做移民的时候有几个类别都有英文的需求。第三个因素是我发现有很多家庭呢,他们老婆和孩子在这里定居之后,老公也不想在这里作居民,因为作居民的话全世界的收入都要报,所以他们让老婆孩子住在这裹,他们继续在其他地方赚钱,不需报税。”

  确实不是永久居民一样可在加拿大置产,而一旦成为了永久居民却还得报税缴税,徒增麻烦。当然还有其它因素导致中国新移民人数下降,那就是不同国家的移民顾问服务侧重点不相同。菲律宾和印度的移民顾问考虑的是如何能以合理的价格,帮助更多的人申请移民;而长久以来很多中国移民顾问却只专注于投资移民,因为从一个投资移民身上就能赚取到大笔的佣金,但目前加拿大除了魁北克省五月底刚刚重启投资移民,其他省都还是暂停状况,更让中国移民数量减少。

(来源:2016-06-12 09:59:12 张伟 自由亚洲电台)

持加拿大超级签证的中国父母转移民成功人数倍增

持加拿大超级签证的中国父母转移民成功人数倍增

image

  移民部实施超级签证(Super Visa)以来,先持超级签证访加的中国父母及祖父母、后来转为申请永久居民并成功的人数增加了一倍。移民部对本报提供的统计显示,2012年持超级签证后来取得永久居民身分的中国父母及祖父母有142人,此后每年增加,至2015年已有282名持有超级签证的父母及祖父母取得永久居民身分。

  中国移民和移民律师们普遍认为,该数字说明超级签证始终无法取代移民身分,原因是持有超级签证的父母需要自己购买保险,签证亦有到期的时候,许多中国父母仍会设法申请移民,如此才能不受居留时间的限制,且得到医疗服务等永久居民才有的保障。

  超级签证措施于2011年12月开始实施,就在实施超级签证前一个月,移民部突然宣布冻结受理父母及祖父母新的申请,只是会继续审理旧申请。当时移民部说推出超级签证的目的,是预期很多父母申请超级签证之后,就不再有申请移民的需要,藉此减缓海外父母对申请移民的需求。

  不过,移民部提供给本报的数据却显示,不少先用超级签证访加的中国父母,最后都仍有提出申请移民。在2012年,持有超级签证后来申请永久居民获准的中国父母及祖父母有142人;2013年有189人;2014年有203人;2015年增加至282人,人数已是2012年的一倍。
  移民律师李广田指出,超级签证较一般探亲签证的好处是10年有效期,每次进出最长可停留两年,实际停留时间每次入境时由加拿大边境服务局(CBSA)官员决定。

  李广田接着说,在另一方面,持超级签证的父母每次需要购买保险,光是这一点,已无法与有永久居民身分的父母、可享受政府医疗服务可以相比。

  至于已有超级签证的父母未来申请父母移民,是否有优势?两者之间有无关联?移民部发言人拉里维尔(Remi Lariviere)指出,这两种申请之间并无直接关联,申请父母移民的人士,并不需要曾经持有超级签证。

  移民律师王仁铎也说,超级签证与父母移民之间的关联不直接,以父母需要缴交的体检文件为例,文件有效期只有一年,且有关的财务证明也有时间限制,已在超级签证申请使用过的材料,一般已无法在申请父母移民时用。

  李广田补充,移民官审查父母移民申请时,并不要求父母从前是否曾入境加拿大,主要审查父母亲的健康、有无犯罪纪录,及是否曾在禁止入境的黑名单中。

  上海移民陈女士的父母在超级签证实施前,已申请过多次探亲签证来温哥华与她团聚。她说,超级签证要求申请人收入的部分,其实已与申请父母移民的要求接近,所以在考虑之后,她还是叫父母别申请超级签证,而是直接申请移民。

  陈女士解释,虽然申请父母移民的程序较繁琐,但如果能够为父母取得永久身分,取得医疗保险方面的保障,最终仍是值得。

2016-06-15 09:25:13 明报

在加拿大扶摔倒的老人会不会被讹?有法律

在加拿大扶摔倒的老人会不会被讹?有法律

  曾经轰动一时的彭宇案、许云鹤案、四川讹人老太等新闻,让中国人的神经越绷越紧。遇到老人跌倒,你扶还是不扶?不扶,对不起自己的良心;扶了,怕被反咬一口,伤心又伤钱。但是在加拿大,很少会听说热心人帮助摔倒受伤的老人却被人讹诈的事,其原因在于,加拿大有比较完善的医疗救助和保险体系,以及专门的保护好心人、鼓励见义勇为的法律——《好撒玛利亚人法》(Good Samaritan Act)。

  帮助做好事的人的法律

  “好撒马利亚人”这一称谓源自圣经,是基督教文化中一个着名成语和口头语,意为好心人、见义勇为者,在英美法上被用于指称无义务而帮助处于危难者的人。

  在耶稣的时代,撒玛利亚人居住在以色列北部,不相信上帝,崇拜偶像,与异族通婚,于是当时的犹太人和撒玛利亚人互相敌视、互不交往长达数百年。

  在《圣经·路加福音》十章25至37节,耶稣基督讲了一则寓言:一个犹太人被强盗打劫,受了重伤,躺在路边。犹太人的祭司和利未人(以色列人的一支)路过,但不闻不问。惟有一个撒玛利亚人路过,不顾隔阂照应他,在需要离开时还自己出钱把犹太人送进旅店。这就是《好撒玛利亚人法》的来源。

  在美国和加拿大,《好撒玛利亚人法》是给伤者、病人的自愿救助者免除责任的法律,使人做好事时没有后顾之忧,从而鼓励旁观者对伤病人士施以帮助,减少路过的人对提供协助犹豫不决的情况。

  《好撒玛利亚人法》(GOOD SAMARITAN ACT)

  BC省有自己的《好撒玛利亚人法》,该法本身的内容非常少,只有3条:

  提供紧急援助的人,除非造成了重大过失,否则不承担责任

  在导致疾病、受伤甚至神志不清的事故或紧急事件中,对生病、受伤或是不省人事的人实施紧急医疗服务救助的人,不承担因为医疗服务或援助造成的伤害或死亡的赔偿责任,除非此人有重大过失。

  例外

  本法案的第一节不适用于以下情况:提供救助的人,本身就有救助的职责,或是救助者能得到报酬。

  医疗法与护理法与本法冲突的解决方式

  医疗法The Health Care(得到同意)及护理设施法Care Facility(入院救助)的法律条文不影响本法。

  这一条的意思是说,在生命危急时刻提供帮助,不用承担其他法律要求他履行的程序,如动手术之前必须得到病人或家属的同意否则就违法。

  美国的第一部《好撒玛利亚人法》是1959年在加利福利亚州推出的,之后各州都出台了自己的《好撒玛利亚人法》。美国甚至在1996年颁布了《好撒玛利亚人食品捐赠法》,该法豁免了捐赠人对捐赠食品引起损害的责任,鼓励人们捐赠食品给需要的人。

  在加拿大,各省都有自己的《好撒玛利亚人法》,例如安大略省、BC省都有《好撒玛利亚人法案》,阿尔伯塔省则使用《紧急医疗救助法案》,新斯科舍省制定了《志愿服务法案》。

  法律界定:什么行为符合《好撒玛利亚人法》?

  《好撒玛利亚人法》给予我们帮助他人而不受到牵连的权利,但是,帮助他人也有前提。

  一般来说,如果一个受伤的人已经失去了意识,好心人可以认为他默许自己为他提供帮助。但如果伤者仍有意识,可以回应,救助者需要先得到他的许可,然后再提供帮助。对于没有监护人的儿童,则可以默认得到了救助许可。

  以《好撒玛利亚人法》的名义提供帮助,通常还要满足两个条件:

  1、必须在出现紧急情况的现场提供帮助;

  2、如果救助者有其他动机,如得到了相关治疗费用或报酬,则该法不再适用。

  重大过失要承担责任 什么是重大过失?

  帮助人要量力而行,任何《好撒玛利亚人法》都有一条底线,那就是有重大过失的人,即使是好心帮忙,也要承担责任,以免出现不懂装懂反而害人的情况。

  在法律中,重大过失的定义是:“警惕和谨慎的程度小于当时情况下普通人的谨慎程度”。换句话说,无论救助者做了什么或是没有做什么而导致被救助者受伤、伤残或是死亡,只要救助者的行为没有出现严重的疏忽,不算是“重大过失”,救助者无需为此负责。

  加拿大最高法院指出,重大过失的意思是造成了“很大(Very Great)的疏忽”,每个案件都要在法庭上向陪审团提供所有的参考证据后,由主审法官做出决定。

  1981年,安大略的法院提供了一个标志性的案例,判决指出,伤者不能因为实行心肺复苏时折断的肋骨控告别人。

  只要援助者在同样的训练水平、于同样情况下作出合理的反应,法律上他不需对受害者的伤残、死亡或毁容负责。

  但是,冒着很大的危险当场实行不必要的手术会给救助者带来麻烦,因为即使“救助的标准放宽到一定的程度,法院也理解在紧急状态下,人无法做到十全十美,但救援人员一定要理智,权衡他们的行为的风险。”

  法律是否强制要求路人提供帮助?

  加拿大大多数省都规定,过路的人没有义务对紧急伤病者提供援助。

  只有魁北克省的《义务法案》要求只要不危及自己或第三方的安全,路人必须对处于危险状态的伤者提供帮助,否则就是违法,不过魁省也是唯一一个会以省府的名义补偿实施救助的人所造成的损失或伤害的省份。

  另外,肇事者则与路人不同,他有义务对伤者提供帮助——大多数加拿大省份和地区的立法机构要求车祸相关人士提供“一切可能的援助”。

  如果你经过了急救训练,自然要对伤者伸出援手,但是,对于没有救助经验的人来说,当一个“好撒玛利亚人”,为他人提供帮助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难。

  一位警察写道,《好撒玛利亚人法》鼓励人们帮助受伤的人,并让人们无需为救助过程中的意外负责。如果你没有接受过急救训练,在遇到交通事故的时候,尽量用最少的必须行为来保护生命,并寻求他人的帮助。如果你身边没有医生和护士,自己又不懂急救,可以打电话报警后继续与911保持联系,听取专家的指导意见,尽自己的所能,救人于危难之中。

2016-06-12 18:59:46 加西周末

加拿大最适宜居住城市

加拿大最适宜居住城市

  温哥华港湾(BCbay.com)综合报道:提到全球宜居城市,温哥华每年总能傲娇地排入前五名,然而加拿大人可不这么看——最近加拿大一份杂志对全加大中小219个城市做了个宜居排名,认为温哥华或多伦多统统不合格,两座城市难兄难弟,分别名列44及43名!

  位列第一的,是加拿大首都渥太华,挨下来的Burlington、 Oakville、St. Albert和Boucherville估计很多大温居民压根都不知道在哪里。

  根据统计,温哥华每个家庭年均收入为61455加元,但需要不吃不喝11.73年才能卖得起一套房。买不起那就先租着?更不划算!房租收入得占到家庭税前收入的22.9%!在高昂的房价面前,温哥华综合各项指标和其它城市差了好大一截。

  举例来说,论房价,全国城市最便宜的是Bathurst,那里的平均房价为 $108,846,而温哥华呢?恐怕得多加一个零才行吧,house是想都别想了。
  而全加拿大退休人士最宜居的城市是魁北克的 Rimouski,那里有相当低的物业税,博物馆、高尔夫球场比比皆是……

  多元文化最能吸引移民?别以为待在温哥华的好多移民只会讲母语就是多元文化哦,这方面还是渥太华占了先,那里技术创新、政府工作以及文化生活多样性力压温哥华。

  全国最适合养育孩子的地方还是在魁北克,是魁北克小城 Blainville。那里托儿最高花费每日仅需区区 $8,而温哥华的妈妈们都得盘算一下把孩子放day care再去工作是不是划算。

  最富的城市?总算轮到BC了,但也不是温哥华,而是西温(West Vancouver),那里平均每个家庭的净资产高达$350万;不过论家庭最高收入,则是阿省的 Wood Buffalo,那里的家庭中位收入为 $191,631。温哥华人民呢?家庭净资产85.8万,也就是说,除了套房子,基本就不剩下什么资产了。

  全国人口增长速度最快的城市?那也轮不上温哥华啊,而是阿省的 Okotoks,2011-2016年年增长率为3.63%,目前人口已达30,267。温哥华的房子涨涨涨,总有人嚷嚷着是因为移民多,可人口一年不过增长1.11%……

  还有,加拿大对骑车人士最友好的城市是卑诗省的维多利亚(Victoria),那里 6.15%的人口骑自行车上班,省了好多汽油费、车保险以及浪费在上下班路上的宝贵时间。

  说了这么多,你还会想住在温哥华吗?

2016-06-08 15:50:49 温哥华港湾

外派回中国工作 华裔还是丢了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

外派回中国工作 华裔还是丢了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

  一名华人移民,被加拿大的公司聘为全职雇员,并外派至中国工作,却因居住加国时间不足被剥夺永久居民资格。他遂向联邦法院申请司法覆核,也遭驳回。这起案件再度证明,永久居民若希望以公司外派形式保留枫叶卡,要十分小心。

  据联邦法院披露的消息,中国公民简某曾于2002年与加拿大公民结婚,获得加拿大永久居民身分。其后妻子去世,他又与一名中国女子结婚,并开始在中国生活。

  在2012年,身在中国的简某与位于BC省烈治文的一间米行签署工作合同,担任业务协调员(Business Coordinator)。那是一个全职的岗位。

  2014年,身在中国的简某向加拿大驻华大使馆申请枫叶卡延期,并附上了自己的工作合同。

  大使馆官员经过调查发现,在过去的五年里面,简某只在加拿大待了185天,远远低于“五年内住满730天”的居住义务。虽然简某声称,他是被加拿大的公司“外派”回中国工作的,但是无法提供明确的工作任务记录。此外,他从未在加国工作过,连签约时人也在中国,这些都不符合外派规定。

  基于以上理由,大使馆官员裁定简某因“未能满足居住义务”,而丧失永久居民身分。

  简某遂向移民局的上诉部门(IAD)上诉,但是遭驳回,于是又向联邦法院申请司法覆核。

  联邦法院的法官经过审理,驳回了简某的申请。法官表示,移民部为永久居民设定居住义务,其宗旨是促进他们融入加拿大的社会,可是简某获得身份已有10年,他的生活重心仍然在中国。此外,他也不同意简某符合本国企业外派境外的全职员工规定,例如他没有同公司保持紧密的联系,而且他的职位也并非“临时外派”,当结束任务后就会回到加拿大。

  本地移民专家表示,简某的案例再度提醒,永久居民若希望以公司外派形式保留枫叶卡,要十分小心。

  虽然加拿大移民法律规定,“被加拿大企业外派驻于海外之全职员工,或派驻在海外之加拿大官方全职公务人员,均视为已履行居住义务”,但是移民部为了防止这一条款被滥用,审查的非常严格。即便确实是被公司外派至海外的永久居民,一旦被移民官怀疑居留意愿不足,或生活重心不在加拿大,如不能满足居住义务(五年内住满730天),就可能被取消枫叶卡。

2016-06-08 15:49:34 加国无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