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5

2014年五万多加拿大人前往海外就医

菲沙学会(Fraser Institute)17日公布的一份报告“Leaving Canada for Medical Care 2015”显示,2014年加拿大有约5万2513加拿大人前往海外接受非紧急医疗治疗,海外就医人数比上年上涨26%。

菲沙学会高级医疗政策研究员、报告共同执笔巴鲁(Bacchus Barua)指出,这些数据可能并非完全精确的,但说明了一个事实,越来越多加人认为本国医疗不足以满足他们的需求。

这项报告采用的是早前研究加国看病等候时间报告的数据,数据显示,内科病人到海外求医人数最高,达6559人,包括结肠镜检查、胃镜检查、血管照影检查等。此外,报告还显示,神经外科是境外就医最多的一种,占了境外就医人数的2.6%。

不过目前并没有任何确切数据解释为何加人选择境外就医,可能的原因有:有些疾病因为缺乏相关医疗资源而将病人送出国治疗,有些病人因为担忧本国医疗水平而选择境外就医,还有些可能因为本国看病等候时间太长而去海外求医。

巴鲁表示,2014年加拿大病人看过专科医生后等候必要治疗的时间长达10周,这一时间远比医生认为正常等候时间的3周长了许多。面对这么长的等候时间,加拿大人最终选择出国就医就不难理解了。

谦逊礼貌友善 加拿大人引以为傲的丰盛资源

每年八月,我家都会进行一项美国家庭的传统活动: 自驾游。 通常我们都是一路向北。加拿大或许并非最具异国情调的目的地,但异域风情有时候总被夸大。加拿大是我们友好邻邦,不仅气候舒适宜人,最重要的是,加拿大居民礼貌、友善、待人热情。

一到达边境关口,我们就感受到了加拿大人的友好。 美国边境的边防人员比较粗鲁,不苟言笑,而加拿大那边恰恰相反,即使在盘问带入境的酒的数量时,他们也始终彬彬有礼。
有一年,在入境时我们才注意到9岁女儿的护照过期了,可他们还是很友好地让我们入境。无论是服务员、酒店职员还是路人,大家都非常友好,乐于助人,整个旅途都能感受到这种友好的氛围。

加拿大式的友善不带美式友善的那种强加于人的味道(祝您愉快!不然就……!),是纯粹的,而且到处都是。 友善之于加拿大,就像石油之于沙特阿拉伯,充溢丰盛,遍地流淌。我觉得其他国家现在应该从加拿大进口一些友善了。(在最近一份由游客评选的排行榜上,法国、俄罗斯以及英国位居粗鲁国家排行榜前列)。

研究人员尚未对加拿大式友善展开实证研究,但有些分析发现,他们大量使用诸如“有可能”“不错”等较委婉的“缓冲词”,这或许表明他们一直都在避免冒犯别人。 “对不起”是加拿大人最常用的词。他们时刻将“抱歉”挂在嘴边,对任何人、为任何事都会道歉。

“我会向撞到的树木道歉,”迈克尔▪维尔皮 (Michael Valpy)坦言。他是一名记者兼作家,他注意到其他市民也会这样做。 多伦多和蒙特利尔的交通情况可能比较糟糕,但“即使在交通最拥堵时,你也几乎从来听不到汽车鸣笛声,”多伦多大学新闻学教授杰夫瑞▪德沃尔金 (Jeffrey Dvorkin) 表示。 在加拿大,鸣笛被认为是很过分的蛮横。而且,加拿大的凶杀率很低,他表示,部分原因是人们认为“杀人实在太野蛮”。

加拿大的新闻里随处可见报道身边的好人好事的文章。 例如,《国家邮报》曾报道,在埃德蒙顿,法律系学生德里克▪穆雷 (Derek Murray)的汽车前灯一直亮着。

当他回到车上时,发现电池电量耗尽,有人在挡风玻璃上留下字条。 “我注意到你离开时,车灯还亮着,”字条上写着, “汽车电池可能不够用,汽车无法发动。 我在栅栏上留有蓝色电源延长线……栅栏边的硬纸板箱里有电池充电器。” 字条上还详细解释了如何启动汽车。“祝你好运。”字条最后写道。

在安大略省,一个小偷不仅归还了自己偷盗的物品,还写了封道歉信,随信附上50加元。“我的歉意难以言表,”小偷在信里写道,“恳请原谅我这个曾经伤害你们的陌生人。”

加拿大人不仅礼貌友好,而且非常谦虚,做了好事也不留名。2014 年10月,一名持枪者袭击了加拿大国会大厦。议会警卫凯文▪威克斯 (Kevin Vickers) 反应敏捷,沉着地用他平时放在办公室的手枪向暴徒射击。而当加拿大的新闻媒体报道赞扬威克斯的英雄事迹时,受到赞颂的是他的谦逊,而非高超的枪法或过人的胆识。(加拿大人以他们的谦虚为傲,且没人觉得这种矛盾有什么不妥。)

如何解释这种谦逊友善呢? 蒙特利尔作家塔拉斯▪格雷斯科 (Taras Grescoe) 认为,加拿大人的友善根植于生存必须。“虽然我们的领土面积位居世界第二,但我们人口稀少,”他说,“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为了生存,或者只是保持心理正常,大家就必须互相照应。你看,街上这位老太太,还有公交车站那个在零下五度的天气忘戴围巾的少年。所以说,我们通常都愿意向他人提供帮助,而不是攻击挑衅。”

另一个解释源自“碎片理论”。 该理论最先由美国学者路易斯▪哈慈 (Louis Hartz) 提出。它认为,美国、加拿大等前殖民地社会是它们移居新大陆时逃离的欧洲社会的“零星碎片”,客观上,这些新兴国家可以说“冻结”在某个时代节点。因此,加拿大传承了英国保守派的一些特点;跟激进的美国开国元勋们拥抱接纳的那一套相比,加拿大更显恭顺、“友善”。
但并非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好事。 维尔皮认为加拿大人的友善是一种防御机制,这种心理“来源于自卑和尴尬,因为意识到自己衣服不合身、发型糟糕、庸庸碌碌而产生的那种尴尬和自卑。”

但在这个友好国度,有时却因大家都过于友好而产生问题。 最近从尼泊尔移居加拿大的作家曼都舍里▪塔帕 (Manjushree Thapa)回忆起在影院观影时的一次经历。放映过程中银幕逐渐暗下来,

最后变成一片漆黑,因为放映灯烧坏了。但始终无人说话。

最终她被激怒了,让旁边的加拿大朋友去告知影院经理。她的朋友很不情愿地这么做了。“礼貌会让这里的人沉默,”她说。
但总体来说,她将会度过友好愉快的每一天。我也一样。

生活的道路已充满坎坷,艰辛难行。我们何不以更加友好谦逊的态度来对待生活呢?

礼貌友善是尊重他人的最好方式,尤其是对待陌生人。礼貌如同润滑剂一般,减少冲突,让社会更加和谐。
而且我认为,如果我们都向加拿大人学习一些礼貌友好之道,世界将会更美好。

幸运的是,加拿大人的友善有传染性,可以感染他人。在一年一度的北上之旅中,我发现自己变得温和,更多地使用礼貌用语,向他人表达“感谢”之情。或许我有点矫枉过正,反而让礼貌变得油腔滑调。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只能以真正的加拿大方式,致以歉意。

埃里克·魏纳(Eric Weiner), BBC, 2015年 8月 12日

对我行之有效的一种呼吸催眠方法

下面这篇文章来自网络。我当时患癌症化疗时副反应之一就是失眠。我谢绝了医生给我安眠药的建议,自己尝试各种催眠方法。下面这就是对我最有效的呼吸催眠方法。我是从书上看来的,这文章说是哈佛医生说的。不管是谁说的,有失眠的朋友不妨试一试。补充一点我的经验,就是不要太计较4、7、8秒的精确,吸到不能再吸;憋到憋不住了;呼到觉得全身各部位的废气都呼出来了,就可以接着做下一次。整个过程都是缓慢自然地进行。

*****
哈佛医生教你60秒立马睡着 2015-08-27 22:04:31 汉方养生

不知你有没有失眠的困扰,虽然小编没有这问题,但偶尔一次的失眠就真的很痛苦。

睡不着就算了还怎么躺都不舒服,真不知道那些常常失眠的人是怎么度过每个夜晚的…而且我真心觉得数羊根本没用,比起数羊我听一些舒眠的音乐还比较能睡的着。

最近一位哈佛大学毕业的医生安德鲁(Andrew Weil)就分享了一个名为「4-7-8呼吸法」的帮助睡眠方法,不需要药物或设备,只要照着这个方法做,你就能在60秒内入睡啰!
方法很简单,只要利用鼻子吸气4秒,憋气7秒,最后再呼气8秒,做3次循环后你就能感受到睡意,一开始做能不熟没睡意,但只要坚持一天做2次,持续6-8周习惯之后,之后就能迅速的再60秒内安稳入睡啦!

这招主要是来自于古印度的呼吸调节方法,透过深深的吸气吐气让更多的氧气进入肺部并在里面流动,使交感神经放松,有助于减轻压力,让人真正的平静下来并放松身体好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