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3

阿米什日记

1940年,大卫•奥格威曾经写下了下面的文字。

“他们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都被严格的宗教传统所支配,不准使用汽车,只用马车。不准用电,只用蜡烛和油灯照明,没有收音机、电视、电影院,也没有电话。”

“他们中的大部分人都以务农为生,另外一些不务农的,就做木匠、马具匠、马车匠、铁匠或家具匠。妇女们的衣服都是单色的棉布做的。她们一生只穿一次白色衣服,那就是在结婚那天。此后,白色衣服就被收到箱子里,直到死后才再一次穿它下葬。”

“已婚的男人们要一直蓄着长发与胡子。他们的外套都是黑的。上衣没有领子,也没有口袋。”

“小孩子的衣着完全是大人缩小的翻版,看起来就像是一群小玩偶。”

这位广告大师在去纽约创办奥美广告公司之前,生活在宾夕法尼亚州宾兰开斯特县的时候对身边的阿米什人有过上面的描述。

几十年过去了,我们有了计算机,机器人甚至是试管婴儿,而奥格威的文字仍然可以丝毫不差地描述阿米什人依然如昨的生活———没有电,没有汽车,更没有手机和网络。

全美创业成功率最高的阿米什人 阿米什女性

《证人》和《阿米什的恩典》
阿米什人是一群在18世纪中叶为了寻求宗教自由,从德国南方迁出的教徒,来到了美国的宾夕法尼亚州,离群索居,远离变迁。目前大约有30万的阿米什人生活在美国境内,还有一部分生活在加拿大境内。因为拒绝一切现代科技以维系传统的生活状态,他们一直刻意与外界保持着距离。

但是,阿米什人生活的神秘面纱并不能阻挡外界的关注。

一部上世纪80年代的好莱坞大片——《证人》(Witness)让人们对阿米什社会有了粗浅的了解。尽管现在看来它是部纯粹传统的警匪片,男主角哈里森福特凭借此片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获得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的提名。导演彼得·威尔,把故事安排到了阿米什人的生活中,证人则指向了一名阿米什小男孩儿,影片的不俗之处在于提出了两种文化与价值观的冲突与沟通,留给观众们思考到底什么是幸福的生活。

如果说《证人》侧重于介绍阿米什人的生活和文化传统,另外一部中文译名为《阿米什的恩典》(Amish Grace)的影片则探讨了阿米什人的信仰和内心世界。影片取材于2006年发生在宾夕法尼亚州兰开斯特县阿米什社区的一起震惊世界的校园枪击事件。当地送牛奶的卡车司机查尔斯·罗伯特(非阿米什人)持枪闯入学校,扣留了10名6到14岁的女学生,然后朝这些女生射击,并随后自杀,有5名女学生在此次事件中丧生。令世人同样震惊的是阿米什人对这起事件的反应。一名受害者的祖父到凶手的父亲家里去安慰他。牧师在代表凶手的家庭向外界发表讲话时说:“受害者的亲人向我们伸出了宽恕之手,这是活在当今社会的我们都需要的。我们在那个厨房里看见了上帝。”而被杀害的女生的父母,也邀请凶手的太太出席葬礼。

阿米什人所表现的宽恕和宽容令很多人难以理解。所以导演在电影里刻画了一幕:一位记者问受害者的家长:我不明白你是怎么去原谅一个没有表现出任何忏悔的人,我并不觉得这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宽恕。阿米什人回答道:宽恕来自开放的胸怀,它的产生不需要任何条件,不然就不是真正的宽恕。
全美创业成功率最高的阿米什人 洗好的衣服自然风干

阿米什人的一天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来到了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兰开斯特,走进了电影里描述的阿米什世界。

开始探寻之旅不久后,我就有了三个发现:第一,阿米什人多是身材修长,我们几乎没有见到一位特别肥胖的人,想必这与他们长期从事体力劳动和健康饮食有很大的关系;第二:女孩子们尽管都身着单调朴素的衣服,不施粉黛,却难掩白皙的皮肤和姣好的面容,估计与她们崇尚一种单纯和规律的生活方式息息相关;第三:尽管他们非常内向害羞,不愿意与外面的人做过多的交流,甚至常常是面无表情,但是目光中却透露着一种淡然和自信。

我在想,在现代文明高度发达的美国,在这个人们恨不得除了睡觉就是网络的时代,将一切现代科技拒之门外的阿米什人,他们的一天将会如何度过?

根据最新的公开出版物的叙述和我的观察,阿米什男人一般是早上五点起床,然后到谷仓喂饲养的动物们,将挤好的奶分装到罐子里然后送到附近的奶厂。接着是与家人们一起祈祷并早餐。接下来的一整天,他们都是在地里干活。
阿米什女人一般也都很早起来,帮着挤奶,然后准备早餐。通常在周一的时候,她要洗全家人的衣服,然后把衣服晾到室外自然风干。一整天她都会在花园或者厨房里面忙活着。如果有了小孩儿,她会帮孩子们准备上学,装好午餐等等。当然她还要熨衣服,洗碗,准备午餐晚餐等等。她要亲手制作做各种果酱,也要为全家人缝补衣服。周日,全家人要一起去教堂。他们早早起来,7:30就要赶赴教堂,要同教友们或邻居们在一起度过一天。周日或者平时的晚上他们也会走亲访友。

对话阿米什首领

这样的生活在外人的眼睛里看起来既简单淳朴,又单调乏味。我花费了很多心思,终于让一位蓄着长须头戴标志性平顶帽的当地“首领”和我聊聊。我不得不说,他是我最特殊的一位采访对象。如果读者们试图选择跳过本文的其他内容,只看接下来的这一部分,可能恐怕很难想象这是发生在两个成年人之间的对话。

“你们真的完全不使用电吗?”
“我们坚决不使用电,但是我们可以使用太阳能,例如用太阳能给电池充电,也使用蓄电池。很多外人看来的条条框框其实对于我们来说是保持传统文化所必须付出的代价。如果几十年前我们开始使用电的话,也许今天不会有这么多的阿米什人了。当我小的时候,也曾经问过我的父亲,为什么家里没有电,我父亲回答说要保持我们的文化传统。我当时想保持传统有什么大不了的啊。而今天我已经五十多岁了,我有了自己的孩子和孙子们,我开始希望他们能拥有我拥有的,保持传统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就异常重要。”

“你们为什么不开车?”
“我们不拥有汽车,也没有驾照。但是我们可以搭乘别人的汽车。至于我们为什么自己不开车,打个比方,如果今天我想去沃尔玛超市,我有两种选择,一种可能就是驾马车去,这要花上一个小时到超市,然后再花一个小时驾马车回来。或者我可以请非阿米什人的朋友开车送我到超市,他们会按照里程和等候的时间收费。上面两种方式去沃尔玛对于我来说都不太方便,所以猜猜结果怎么样,我不去了。如果我有车的话,有可能我今天要去沃尔玛,明天也要去,甚至后天也想去逛逛。所以没有车的话,我们就会在家里待上尽可能多的时间。”

“为什么阿米什女性的衣服上面没有纽扣?”
“女性的衣服上只可以用别针,不可以使用纽扣,因为纽扣对于她们来说也是一种装饰品,而她们要拒绝一切装饰品。”

“如果一个阿米什人选择离开社区,结果会怎么样?”
“首先他将失去阿米什教堂成员的资格。作为我来讲,我要给我的孩子们树立一个榜样。但是如果有一天我的孩子想要离开,我是不会完全拒绝和他来往的,不会把他完全隔离在我的世界之外,因为他们永远是我的孩子们。但是一般情况下,有人想离开,我们要好好和他谈一谈,以后做生意或者往来要格外谨慎。阿米什式的隔离其实是一种爱的方式,期待他们能够有一天回来。如果阿米什人选择和非阿米什人结婚,他们要离开教堂。有些人会选择永远的离开阿米什世界。”
全美创业成功率最高的阿米什人 奔驰的马车,永远的代步工具

“你们能够自由选择婚姻吗?”
“通常我们也会先约会一段时间。当然我们的结婚基于爱。但是我们一旦结婚就没有离婚的选择。不能选择离婚也许这在你们看来匪夷所思。年轻的阿米什人清清楚楚地知道这一点,所以当他们选择婚姻的时候,他们不是先结着,然后走一步看一步。就拿我本人来说,我的妻子是我的一部分。在我们的生活中,她在某些方面能比我更好地决策,而有些时候我能比她更好地决策。我和妻子没有婚姻的问题,当然我们也会遇到一些挑战。我想举个例子来解释我们对待婚姻的态度。你们每个人都有手机吧,如果你的手机没有电了,你会选择把它扔掉吗,我想不会而只是充电。这就是我们对待婚姻的态度,我们不是把它扔掉而是选择充电,选择去积极解决我们的问题。当然,我们也有婚姻咨询的专业人士。”

“你们让年轻人继续留在阿米什社会中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我不是未卜先知的人,我很难预测阿米什社会的明天会怎么样。最大的挑战对于我们来讲是现代科技。想一想,你们生活的环境发生了多大的改变。而我却对那一切一无所知。20年前曾经到访过的人今天再来的时候告诉我说我们也发生了变化。对于未来,我只是希望我们能够仍然凝聚在一起。”

“如果是现代科技是如此大的挑战的话,你们是否试着接受一部分?”
“如果换做是你,一旦接触了现代科技,会只满足于其中的一部分吗?”

“你们有什么娱乐活动?”
“人们总是提问我这个问题,尽管没有电视,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没有I这I那,我们还是有自己消遣的方式。孩子们喜欢读书,钓鱼,拥抱大自然的活动。”

“你们为什么不可以拍照?”
“我们希望能一直保持谦虚的美德。小孩子从小就要培养他们不要自傲自负。如果你给一个小孩儿拍了照,他的母亲会把它挂在墙上,每个人过来都会称赞一番,长此以往,小孩子会不自觉地洋洋得意。”

“为什么阿米什人不接受初中以上的教育?”
“教育是现代社会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是我们认为八年级就已经够用了,到这个阶段的基本知识就足够应付阿米什人的生活方式。毕业之后,我们都是通过实践来继续学习的。几乎很少有阿米什人上高中,读大学的就更罕见。现代化的教育会使得我们背离传统。比如说一个阿米什青年想成为医生,他必须离开家庭和社区,去上高中,去上大学。大概人生中的19-26岁要在学校里度过。如果是那样,你认为他们还会回来继续阿米什生活吗?如果没有电和电脑,如何成为医生?通常情况下如果年轻人们去上了大学,他们会离开阿米什社会。”

“听说你们不去医院,也不给孩子们接种疫苗?”
“我们没有医疗保险。我们有一个共同的基金——阿米什救助,大家互相帮忙用来救助阿米什人。是否接种疫苗是个人的自由选择。我给我的孩子们打了各种疫苗,但是我不知道有多少比例的阿米什家庭给孩子们打了疫苗。”

“你们有投票权吗?关心谁是美国总统吗?”
“我们也关心政治,也有投票权,希望拥有一个坚强稳固的国家。因为我们也是公民,关心华盛顿所发生的一切。我个人更支持共和党,而不是民主党。”

“你们最大的满足感和成就感来自于哪里?”
“现在很多人都对传统不屑一顾。总是在问为什么这样,为什么那样。但是对于我们来说,传统是至关重要的东西。我们也会出去旅行,但是从来不会选择乘坐飞机,否则可以飞去任何想去的地方。我们也有非阿米什人的朋友,我们也会到他们家里做客吃饭,尽管并不常常。

今天我和你交流的原因,是希望让你知道事实。我们这些规则并非出自圣经,是我们自己制定的,和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的。我从来没有过丝毫的疑惑。这种选择没有好坏对错之分。我的父辈从来没有强迫我成为一个阿米什人,要知道强迫往往会适得其反。

有些人来到这里,喜欢上这里的恬静和自然,于是心血来潮说想要永远留下来。事实上,你们所有人都可以成为阿米什人,但是你不能有电,没有汽车、手机、电脑、没有这,也没有那,你还会选择做阿米什人嘛?我在这种文化中长大,这是我自己做出的选择和承诺,这是我想要的生活,这并不能使我比其他人更好。

我们的满足感并不来自于物质享受,拥有各种你们眼中的奢侈品等等。如果我花了五万美金买了一辆好的马车,我的满足感只是来自于那个时刻。因为接下来,我会想拥有更好的马车。来源于物质的满足感是无止境的。

我们是基督徒,就像世界上任何其他地方的基督徒一样。我作为一个阿米什人,最大的成就和满足感来自于所有的家庭成员聚在一起,每一个人都很快乐。”

来源:新浪博客,作者:孙超

加拿大重大疾病保单暗藏玄机 患癌后拒赔100万

据《多伦多星报》报道,普罗文萨诺(Franco Provenzano)在购买了$100万重大疾病保险后,在一次例行体检中查出罹患甲状腺癌,但是他的保险公司却拒绝进行赔付。

但是当普罗文萨诺因此对大西人寿保险公司(Great-West Life Assurance )提出控告时,却被法院驳回,即便是次体检是在无意中发现他患癌。

这都是因为在普罗文萨诺的保单上有一行小字,上面写着:该保单不覆盖在购买保险90天内经检查或测试发现的疾病。由普罗文萨诺是在购买保险后70天查出癌症,因此大西人寿保险公司理所当然地拒赔。

在购买重大疾病保险后,如果你罹患了保单上列举出的一些威胁生命的疾病,例如癌症、心脏病或中风等,保险公司会进行一次性付款,并且对这笔钱的用途没有限制。

在2011年6月10日,49岁的普罗文萨诺购买了重大疾病保险,因为他的父亲和其他一些男性近亲都在年纪轻轻的时候就死于心脏病。该保单一直保到他65岁,每年的保险费为$19,006元。

这份保单中也包括对任何形式癌症的标准免责条款,那就是如果投保人在保单发出日期后的90天内,出现此后导致癌症确诊的“迹象、症状或检查”,保险公司可以拒赔。

但是普罗文萨诺在其保单免责期到期20天前,去进行了每年一次的体检,体检项目包括对他的颈静脉进行超声波检查,以排除心脏病。但是在这次检查中,扫描显示他有甲状腺结节,而这些结节有可能是恶性肿瘤。

于是普罗文萨诺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进行了更多的检查,包括切片检查。在六个月后,他被确诊罹患乳头状甲状腺癌。但是当他向大西人寿保险公司申请重大疾病理赔时,却遭到拒绝,普罗文萨诺因此对大西人寿保险公司提起起诉。

普罗文萨诺的律师称,因为普罗文萨诺当初的颈部超声波检查并未筛查癌症,因此其结果最初与癌症无关,并不应该由此触发免责条款。

但是安省高等法院法官基亚佩塔(Victoria Chiappetta)对此并不认同,他做出了有利于保险公司的裁决,并下令普罗文萨诺支付$15,000元法庭费用。

目前,普罗文萨诺的甲状腺肿瘤已被成功摘除。按照保单的条款,普罗文萨诺可以选择要求退还已经支付的$19,006元保险费,或是继续投保这份不覆盖癌症,但却覆盖心脏病等其他疾病的保单。普罗文萨诺最终选择了退还保费。

多伦多Megacorp保险机构(Megacorp Insurance Agencies)总裁吉尔伯特(Dick Gilbert)称,90天癌症免责期是大多数保单中的标准条款。当有人接受了重大疾病保险保单后,吉尔伯特都会提醒他们将所有例行体检都安排到90天以后。

这一裁决也提醒人们在签订保单时,务必要仔细查看和充分了解每条条款和免责规定。

2013年10月15日 来源: 大中网

加拿大首位华裔女部长 出生于贫困农家

  加拿大首位华裔女部长黄陈小萍出生于香港新界贫困农家,从小家中一贫如洗,必须自食其力,以奖学金加上打工完成学业;当有了一份师范学院的教职铁饭碗,32岁时却毅然放下一切,与面临失明、已移民加拿大多年的男友结婚;为了一圆年轻时无法完成的大学梦,一到加拿大就申请入读卑诗大学,45岁时拿到卑诗大学博士学位;2008年,历经两次败选,前后抗战八年,她终于反败为胜,攻顶国会,成为政治「菜鸟」,那年她正好60岁。

  从新界农村走到加拿大国会,她花了一甲子。这位祖母级的国会菜鸟没有成为迷失在政治森林的小白兔,总理哈珀委任她为联邦多元文化秘书,她总是以便给的口才、清晰的思路,笑容满面、神采飞扬地穿梭于全国不同族裔的社团活动。2012年,黄陈小萍再度高票连任,让哈珀无法忽略这位超人气国会议员,于是让她更上一层楼,委任为联邦长者事务国务部长,黄陈小萍当时64岁,终于拿下「加拿大首位华裔女部长」的桂冠。
  桂冠,代表著以过人的功绩获得荣耀;桂冠,也象徵著因胜利赢来了尊敬。「以功绩获得荣耀,让胜利赢来尊敬」,对于小时一贫如洗,一生习惯以多于别人双倍的勤奋好让日子顺利的她,有一种特殊的况味。

  这个况味一路伴随她从新界到温哥华,再从温哥华到渥太华。一路有风有雨,她说:「我从不畏惧。」有时颠踬难行,她说:「我吞不下那口气。」更不时在转角处遇见挫败,她会昂首说:「走著瞧,我要用功绩(merit)赢回尊敬。」黄陈小萍手无寸铁、个头不高,却以无畏无惧的勇气奋力攀峰,堪称移民典范、政坛传奇。

  ◆凭功绩获尊敬我会赢

  问:如何从贫困的农村走出来,奠定人生的基石?

  答:我生长在新界的农村,爸爸有一个小农场,养鸭子、卖鸭苗,很多时候过生活很不简单。但是很喜欢念书,也能念,功课很好。

  小学有贫童助学金,上学免学费;到了中学,虽然成绩好,有奖学金,但是只能付学费,不够买书,要自己赚钱。所以15岁开始当家教,初中教小学、高中教初中、师范时教高中。

  曾经差点念不了书。初中毕业,考上英语中学,成绩是全香港前150名以内,拿到全额学费奖学金,但是英文中学买课本很贵的,家里没钱买,考虑不让我念了。

  我的老师知道了,来和爸爸谈,她说,妳的女儿功课顶尖,这么好,课本大家一起想办法。所以中学时期,每次开学前,和爸爸到处跑,买旧书,买不到就借的。

  中学功课还是很好,可以念大学预科,但是这次家里真的不让我念了,让我帮忙经济,因为妹妹念中学了,弟弟也开始念书。我决定去考师范,可是师范要满17岁才能报考,当时只有16岁多,就先去私立中学教英文,一年后考上师范。

  师范以第一名毕业,因为成绩优异,分发到公立中学教书。我很感谢我的小学老师,后来也做了好老师,也因为教书表现好,拿到British Council仅有的两个全额奖学金,到英国里兹大学念专门培训英文老师的文凭(diploma),拿到文凭后,回到师范当英文老师。

  我觉得教育很重要,扶贫最重要的就是教育。不是我不能念大学,是家里要我出来做事帮助弟妹念书,可是我一直没有放弃,到了加拿大第一件事就是到UBC(卑诗大学)申请念大学,因为成绩好,学校让我从大三开始念,白天念书,晚上去温哥华社区学院教书,周末再到先生家里开的餐厅工作。大学念完,又继续念硕士和博士。

  有人说我是工作狂,可是好像也不是,从小就这样,因为我习惯了。

  问:作为移民,甚么原因促使您放下安定的工作,在年过50参选,且跳过地方选举,直冲国会?

  答:移民初期也遇到一些事情,例如开车超速,我请警察开我罚单,警察却回答我:「去找妳的老大哥来。」也有一次,路上开车时被人拦下来,看我是亚裔妇女,很凶的骂我。我在香港的经历,也有许多不被承认,还好里兹大学的文凭是英国系统,靠著那张文凭我才能去社区大学教书。

  这些事情发生的当时,心想:「让我们走著瞧,我会赢。」也决定要帮助新移民妇女,尤其那些英文不好的,所以我又抽空去中侨、中华文化中心和卑诗移民服务中心当义工。

  多年后发现只是在华裔社区这样不够,必须走出去。当我拿到卑诗大学博士学位后,成立了跨族裔的卑诗女企业家协会,希望能帮助移民妇女打进主流社会。

  我也受林思齐影响很大,当时他是卑诗省省督,虽然不是民选的,但是在政治上有很大的影响力,他鼓励我们华裔要从不同的领域走出来进入主流,他强调我们是主流的一部分,我们服务所有的族裔不只是华裔,我们的目标是服务全国。

  他给我很大的启示,我已在社区做了很多事情,但是发现很多事情是渥太华在做决定,所以我没有经过市和省,直接参选联邦议员。

  问:童年和青少年时期与贫穷奋战、新移民适应环境,然后是两次败选,什么力量支持您屡败屡战,让人生逆转胜?

  答:2000年在温哥华威士京选区代表加拿大联盟(联邦保守党前身),以新人首次参选,后来3000票落选;之后因为工作关系搬到列治文,2004年又代表列治文,毕竟在列治文知名度还是低,也输了3000多票。2006年考虑提前退休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朋友问我要不要考虑再出来参选,2007年加拿大联盟与保守党合并,我就决定参选,通过八个月的提名,代表保守党2008年参选国会议员,这次以超过8000票反败为胜。

  我不是一个有钱人,或是大企业,八年之间,从输3000多票到赢8000多票,有了一个大跃进,有很多华裔和非华裔的人帮我,有的从2000年一路支持我,因为认为我是一个信得过的人,是一个透明的人,You get what you see,不会说谎,不会藏事情,不会包装,很真诚,能做到就说好。即使到现在,我的服务处的态度仍然是能做的我就帮,我做不到的就告诉你可以找什么渠道。

  问:您有害怕过,或是经历挫折吗?

  我的人生到现在都很奇妙,从来没有害怕过,小时候因为家里穷,童年太辛苦了,也认为没有任何事情是当然的,要好好看重生命所拥有的,包括人家对你的支持和尊重。

  对于挫折,或是不受尊重,那口气会很难嚥下,但也激发我「会以光荣的功绩(merit)赢得所有的尊敬」的想法和力量。我常常说:「面子是人家给的,里子是自己雕的,要正正经经,赢得别人的尊敬」,还是有一点读书人的傲骨。

  问:您是32岁才来加拿大的第一代移民,在60岁那年成为加拿大首位华裔女部长,您希望为社会留下甚么资产?

  答:我不敢说我可以留下甚么「资产」,但是,我希望以我的经验鼓舞、启发所有女性,因为现在还是不够,加拿大目前超过50%的人口是女性,但女性参政的不多,华裔妇女更不多,希望我能做为一个启动,鼓励更多的女性。

  ◆一生相守「从没后悔过」

  黄陈小萍说:「人们以为我是女强人,其实我很尊重先生,更是他的头号粉丝。」结缡33载,开朗热情的她,难得语带腼腆地向记者告白:「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问:为了自中学萌芽的爱情而移民,才有了现在加拿大的「部长黄陈小萍」,请谈一下这段感情的始末?

  答:我先生在1975年移民,当时我已经在香港师范学院当讲师,他是我中学高一班的「师兄」,我很看重这段感情,这份感情很深。

  他非常聪明,很活跃,从小就很吸引我。他的朋友和我的朋友是一对,他们出去约会时我们就作陪客,我们两个当时都很锐利,见面都是吵嘴的,所以中学时候都在斗嘴。

  他也是苦学生,毕业后,以五年的时间存钱念大学,在香港中文大学主修音乐系副修中文系,我也常去中文大学看他,当时那个时代不太是现在的「谈恋爱」,而是「谈得来」。

  1975年他和家人移民温哥华,离开香港的时候虽然两人还没有谈到这么深,但是在他移民后的四年我们持续通信,在书信中无所不谈。我也奇怪:他为何一直不说明白。

  1979年他邀我到加拿大来,提到他的眼睛以后会失明,他说妳不需要立刻回答我,妳想一想。我听了很震惊,这时才知道原来是因为眼睛关系,所以他一直不愿说明白,我很认真的考虑,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决定。

  考虑后,我告诉他:「我愿意承担,我愿意陪你一同走这个路,面对挑战。」回香港之前,我们订下来,约定一年后结婚,到1980年到加拿大和他结婚,这一年我们每天一封信,直到我登陆那一天才停下来,我们要追回失去的日子。

  人家以为我是女强人,其实不是。我很尊重我先生,在中国传统来说我们是互补,不能说谁高谁低,我们互相照顾一生一世。

  我们有很多事情和话题可以讲,从哲学到世界大事,虽然他眼睛不好,但是也念到硕士,他绝顶聪明,求知若渴,虽然现在只看得到一些光影,但是没有停止过学习。今年我们结婚满33年了,对于当年的决定,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问:先生对您踏入加拿大政坛的影响?

  答:他念香港中文大学时,70年代香港有保钓运动和中文合法化,他很积极参与,由于我在公立学校教书,不能参加政治活动,但是我背后支持他。

  从政也是他鼓励我的,没有他的支持我根本不会出来,他都说不要担心他。别人是女的支持男的,我的家是他在支持我。他很独立,还做饭给我吃,我去买菜,买回来让他放,他就知道放在冰箱哪里,用电炉和微波炉煮菜。他还告诉我:「2015年妳若要选,我还是支持妳。」

  问:除了政治,两人还有未完成的梦想吗?

  答:梦想就是,我很喜欢读书,退休的时候,看我想看的书,还有读书给我先生听,我就是他的眼睛。

  我们会去他喜欢、要去的地方,每到一个地方用录音笔录下我的观察,回来后他就写成游记,朋友都知道他会写游记,真的很厉害,我仍然仰慕他,就是他的头号粉丝。

  我也希望两人能做共同的事情,像是扶贫,帮助真正有需要的人。我们的例子也很适合写书,帮助家有失明的人如何生活。我也可能写回忆录,将自己的一生记录下来。

  ◆美加高龄化 重新定义老人

  问:美加都是高龄化社会,老人问题日益严重。您主管加国老人部两年,请谈谈两国面对哪些老人问题?

  答:加拿大和美国同样面对人口老化的问题,不过美国人口增加比较快,而加拿大人口根本不够,因此挑战性更高。

  共有的老人问题不少,包括健康、住房、就业等等;目前受虐问题很受关注,主要分三方面:身体凌虐、精神虐待和经济欺凌(含诈骗)。美国估计每年有200万老人受到某一程度的虐待,而且仍有很多没有报案。

  加拿大大概有4%~10%(471万)老人受到某种程度的虐待,今年1月13日通过全国性的「长者保护法(Protecting Senior Act),要是发现虐待老人,或是精神不好,易受攻击的如患老人失智症的,特别重罚。

  问:加拿大和美国老人政策的异同?

  答:加拿大有一个独立的长者事务国务部,并设国务部长(Minister of State for Seniors)。美国则是在联邦卫生福利部(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下设老人事务局(The Administration on Aging),由老人事务助理部长(the Assistant Secretary for Aging)负责。这位老人事务助理部长葛林里(Kathy Greenlee)今年6月4日和我一同受邀去联合国发表打击虐老报告。

  另外,两国政治制度不同,美国制定了「老人法」《Older American Act》属于国家法令,涵盖遗产规画、医疗保健、监护照顾、防老人虐待及诈欺等。一些美国中央管的事情,在加拿大依宪法规定则落到省市,例如长者医疗、住房,都是中央拨款,实际由省操作。

  加拿大很特别的,推出了「长者新视野计画」(New Horizon for Seniors Program),以社区为单位,不只是打击和防止老人受虐,还包括推动老人做义工、参与社会,和帮助老人、鼓励长者在社区保持活跃,每年有4300万元预算,超过1万2200个项目得到资助。

  加拿大在长者事务上居领导地位,也因为许多专家在世界各地做了很多推动工作,促使联合国将6月14日定为国际反虐老日(World Elder Abuse Awareness Day),并在当天举行世界性会议。

  问:过去两年的任期改变了什么?创造了什么?

  答:2011年上任半年后,有了不同的开展。我认为退休老人最重要的几个重点:居住、医疗和活动力,治标和治本就是「如何成为健康老人」。

  我认为教育和资讯透明非常重要,透过网路、211电话、印刷和各种活动,将资讯传播出去。我们建立了加拿大第一个老人资讯网「seniors.gc.ca」,。三级政府的资讯都有,像是一个加拿大老人福利和政策的大地图,上网看一目瞭然。

  我也创造了全国跑透透的纪录,我以社区为基础,过去一年跑了超过200次,偏远的原住民社区也去,希望了解乡村和都市在老人资源上的差异。

  问:您希望为老人带来什么改变?

  答:我工作的核心精神就是希望带来「不同」。「老人」是加拿大人口成长最快的族群,60岁到64岁和百岁人口增加最快,我认为应该重新定义「老人」。

  现代的「老人」可分为「新长者」(neo-senior)、「年轻长者」(junior-senior)、「资深长者」(senior-senior),60岁应该有40岁的思维、70岁是50岁的思维、80岁则是60岁的思维。我以三个口号呼吁现代长者:掌握资讯、积极参与、保持活力(Stay Informed、Stay Engaged、Stay Active),即使到了85岁,也有能力做健康活跃的老人。

  ◆黄陈小萍小档案

  1948 出生于香港新界农家

  1968 香港师范学院第一名毕业;中学任教

  1973 英国里兹大学深造获英语教学文凭

  1974 任教香港师范学院

  1980 移民加拿大,与黄以诺结婚;进卑诗大学深造;任教温哥华社区学院

  1986 获卑大商业英语硕士

  1993 获卑大博士学位(中小企业创业与研究)

  1997 任教昆特兰学院

  2000 代表加拿大联盟(保守党前身)参选国会议员落败;任电台时事评论员

  2004 代表保守党参选国会议员落败

  2008 代表保守党当选国会议员;任联邦多元文化国会秘书

  2011 代表保守党连任国会议员;任联邦长者事务国务部长

  人生三座右铭:

  不要受人服侍,乃要服侍人(马太福音)

  超我的服务(扶轮社)

  行有不得,反求诸己(记者韩尚平、吕惠萍/温哥华专访)

世界日报 2013-11-25

对加拿大教育系统 留学生满意度很高

  加拿大国际教育局(Canadian Bureau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ion,CBIE)2013年关于加拿大国际教育情况的报告指出,加拿大国际留学生数量增长迅速,留学生对加国教育系统及加国社会态度,满意度都很高。

  根据CBIE最新报告「一个学习的世界:加拿大2013国际教育的成就与潜力」(A World of Learning: Canada’s Performance and Potential in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2013)指出,2011年,加拿大占全球国际留学生总量的5%,成为最受欢迎的留学目的地第七位。自2001年,国际留学生人数上涨94%,总数在2012年超过26万5000人。留学生中,约55%在加国接受大学教育。
  中国留学生占30%,在2012年仍居加拿大留学生来源国之冠,比印度、南韩及沙乌地阿拉伯三地加起来的总数还多,相比2011年,人数上涨20%。

  报告还指出,将加拿大作为留学首选的人也大幅增加。2013年的报告,调查了25所大学及学院的1509位国际留学生,仅有20%表示,除了加拿大还有申请其他国家学校。这一数字,比2012年的45%大幅下降。

  报告还调查了学生对加拿大的看法,77%的学生称加拿大的「宽容性和不歧视」对他们选择加拿大起了重要甚至关键性作用。76%认为,一旦了解加拿大人,就会发现,他们十分友善。91%对在加拿大的学习生涯表示满意或十分满意,96%认为加拿大是十分值得推荐的留学目的地。

  歧视也是该报告调查的重点之一。根据学生调查显示,来自教授的种族歧视为15%,来自工作人员的为17%,来自其他学生的为23%,来自社区的为25%。而文化与信仰歧视方面,来自教授的为13%,来自工作人员的为15%,来自其他学生与社区的均为21%。

  此外,留学生带给加拿大的经济效益,也十分可观。该报告指出,2010年,留学生在加拿大花费就高达77亿元,每年为政府创收4亿4500万元,创造8万1000个工作岗位。

世界日报 2013-11-25

哈佛研究︰每天吃果仁,死亡率降20%

 美國哈佛大學一項長達30年的研究發現,每天吃果仁的人,死于心髒病及癌癥的風險分別可降低29%及11%。研究員建議,人們在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之余,不妨多吃果仁。

  這項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雜志》上的研究,結合1980年至2010年間對近7.7萬名女護士及1986年至2010年間對4.2萬多名男醫生的飲食等調查數據,分析了吃果仁與死亡率之間的關系。
  負責該研究的哈佛大學醫學院講師鮑英表示,與不吃果仁的人相比,每周吃7次以上的人死亡率低20%,每周吃5到6次的低15%,每周吃2到4次的低13%,每周吃1次的低11%。若按照疾病類型分,每周吃果仁5次以上的人心髒病死亡率低29%,癌癥死亡率低11%。

  哈佛報告指出,果仁含有對健康有利的不飽和脂肪酸,亦含有可降低膽固醇的礦物質和營養物質。此前一些研究發現,吃果仁會使患心髒病、糖尿病、結腸癌、膽結石等疾病的風險降低,也有助降低膽固醇水平與炎癥。不過,鮑英強調,這不代表吃果仁就可以不運動,人們仍需保持低脂飲食,多吃蔬果和多做運動。

2013-11-21 14:09:12 新華社

安大略省健康保险计划(OHIP)

安大略省的居民必须有OHIP健康卡,以表明他或她有权享有的医疗保健服务由OHIP医疗保险卡支付。 安省健康部OHIP涵盖了广泛的医疗保险服务,但是,它不支付非医疗必需的服务,如整容手术。

要申请安省OHIP健康卡,你必须亲自去ServiceOntario中心办理。

您可在网上查找您附近的一个ServiceOntario服务中心
安大略省卫生福利覆盖整个加拿大。 您正在访问的省份或地区,通常账单安省卫生及长期护理直接对医院和医生的服务。 在魁北克,你可能要支付医生服务,然后提交您的付款收据地方部办公室。

见OHIP的详细信息,以及离您最近的ServiceOntario中心 ,也可浏览健康卡服务的问题与解答页面

资格:
安大略省居民获省级资助的健康保险(OHIP)。 通常情况下,获安省健康保险,你必须:

是加拿大公民,永久居民或是符合OHIP 安大略省健康保险法规定的受保条件的新来人士;
在安大略省是实际居住,在任何12个月期间的153天;
在安大略省建立定居后,随后在第一个183天内至少有153天在本省内居住;
安大略省是您的主要居住地。
OHIP保险通常自居住在安大略省起三个月后生效。 安省卫生部鼓励新来人士和返回的居民在这三个月OHIP等待期间购买私人医疗保险。

您可在ServiceOntario网站上:

在线更新您的地址
查找的ServiceOntario办事中心

您每次看病就医时都必须提供您的健康卡,因此看病时必须随身携带。

欲了解更多信息
请电话ServiceOntario, 信息查询:1-866-532-3161
多伦多电话:416-314-5518
TTY 1-800-387-5559
多伦多TTY 416-327-4282
工作时间:上午8:30 – 下午5:00

来源:加拿大医疗保险资讯与服务网, healthchinese.ca,2013

国内餐馆不能说的8个秘密:千万别点这些菜

在这个忙碌的社会,越来越多人选择远离充满油烟的厨房,在餐馆里解决“口腹之欲”,特别是现在冬天要来到了,很多朋友都喜欢到饭店吃火锅喝啤酒,我也喜欢去吃的畅快喝的爽快。可是,食物光鲜的外表下,又隐藏着哪些不能说的秘密?下面我为大家一一揭开。

  
秘密一:滋补汤基本没营养

  “说现在餐馆里的滋补汤九成九都是假的,一点儿也不夸张。”中国烹饪大师、中国烹饪协会名厨专业委员会委员、北京烹饪协会副秘书长石万荣表示,别看菜单上写着天麻、当归、乳鸽、甲鱼等补品,再配上少则58元、68元,多则几百元的高价,里面却基本没营养。

  其实,现在市面上名目繁多的汤都是先用最便宜的大棒骨熬制成汤底,再加入事先煮好的猪蹄、乳鸽,出锅前加入 党参、当归等气味重的中药来掩盖猪骨的腥味。

  此外,有些店家力推的熬制几天的汤其中也有许多问题,因为从营养学角度来说,汤煲得太久反而营养尽失,汤中的脂肪和嘌呤含量也会大大增加,所以人气美食提醒大家,在餐馆就餐时,不妨点现做的西湖牛肉羹、豆腐汤、西红柿鸡蛋汤等家常汤。若是宴请,也可以点银耳羹等,反而更健康。

  秘密二:活鱼活虾走过场死鱼死虾全上桌

  一桌菜里,最提档次的就是鱼虾等海鲜。点餐后,总有服务员拿网兜捞出一条活蹦乱跳的鱼,让顾客过目。可是,真正上桌的,还是你看到的那条鱼吗?

  其实在很多餐馆,那几条活蹦乱跳的鱼就是展示品,上桌的都是死鱼死虾。因为在一般的餐馆,海鲜类的流水量并不会太大,但是又必须有鲜活的撑门面,那些剩下的死鱼,就被不知不觉换上了饭桌。

  其实,这些活鱼活虾其实很容易辨认。一般来说,鱼眼突出、鱼肉有弹性、表皮完整的大多是鲜鱼。有些鲜鱼在蒸制过程中肉会裂开,这也是新鲜的标志。鲜虾的尾巴是张开的,头是黑色的,一眼就可以辨认。

  总体来说,想吃新鲜的海鲜,最好选择专卖海鲜的酒楼或人流量大的餐馆,在这些地方水产品流动快,吃到不新鲜的概率要低。

  秘密三:海鲜卖的全是水

  说起现在餐馆卖海鲜短斤缺两的问题,许多销 售商都是直言不讳:一般来说,买一斤能给够八两就不错了。有些不地道的餐馆,说是一斤其实也就五六两。

  其实,海鲜的利润并不像大家想的那样高,据记者了解,酒楼卖388元一斤的龙虾,很可能进货价就要200多元,再加上租金和人工成本,卖388都未必有得赚,所以只能在秤上做文章。300多一斤的龙虾,短一两就是30多,而且,这部分可都是纯利润。

  宴请时点海鲜是为了档次,一般人也不好意思计较分量,而餐馆就是抓 住消费者的这种心理,才敢堂而皇之地短斤缺两。自家人如果想吃海鲜,可以点按个收费的,比如扇贝、大虾等,价钱比较透 明。

  如果有条件,还是自己买回家做比较好,毕竟去水产批发市场可以挑到鲜活的,而且可以自己带个弹簧秤,保证分量。

  秘密四:“秀色”并不“可餐”

  自己在家炒肉时,无论厨艺多好,牛肉炒后就是褐色的,猪里嵴就是灰白色的。这是因为,加热后,肉中的“血红素”被氧化,就会变成褐色或浅灰褐色。可为什么一些餐馆中的肉菜颜色鲜艳呢?

  据记者了解,许多餐馆中的肉使用了发色剂—亚硝酸盐。根据国 家标准规定,亚硝酸盐可用于火腿肠等熟食制品中,但对于餐馆用来炒菜并没有限制。

  因此,餐馆在炒肉菜前,会对肉制品“润色”,这样炒出来的肉质鲜 嫩,颜色也很好看。

  有一些餐馆制 作的“三黄鸡”也会加入色素,让肉看起来更黄。还有一些凉菜,像海带、海白菜、贡菜等,也是加了相应的合成色素,看上去更加新鲜漂亮。

  在这里给大家支一招,就是出去吃饭您切记:厨师做出的菜可能比你做的好吃,但食物的颜色是我们无法改变。

  如果你点的菜肴过于鲜亮,那就很可能是“化妆”过的。现在很多菜谱都带图片,那些看起来过于鲜艳的菜,还是少点为妙。

  秘密五:瓶装饮料最合算

  很多人觉得:平时五六块钱的饮料一进餐馆,身价至少得涨到10块钱,点起来有点亏。其实并不是这样,可乐、橙汁等饮料的价格,大家在超市都能看到。虽说到餐馆里涨了价,但其实是最划算的。餐馆的真正暴利来自于鲜榨果汁,这些都是香精勾兑出来的。

  一个半个水果,加上增稠剂、果味香精,再倒入纯净水,放入榨汁机搅匀,就是以假乱真的鲜榨果汁。

  而在餐馆里,点瓶装饮料是性价比最高的。出于健康考虑,还可以点零热量的茶水。

  秘密六:周一的菜最不新鲜

  如果你认为星期一的餐馆不那么挤,是个绝佳的上馆子时间,那就大错特错了。

  美国餐饮作家弗朗西斯指出:“星期一去馆子,你吃到的可能是周末的残羹剩饭。”一般的餐馆,周末的菜会比较新鲜,店家为了应对人流高峰,餐馆都会有充足的储备,但是,再精巧的计算也会有些许偏差,所以这就意味着星期一上馆子时,食材已经放了至少两天。

  如果周一下馆子的话,建议大家尽量选择那些每天24 小 时营业的餐馆,因为他们的客人总是很多,必须每天进货,就不存在这些问题了。

  此外,提醒大家也别在餐馆打烊前去用餐,这时厨师一般都会应付了事,而且厨房已经进入清洗消毒阶段,你的食物接 触到清洁剂、洗涤剂的几率会大大增加。

  秘密七:最暴利的菜是土豆丝

  很多人认为餐馆里海鲜最暴利,这就完全错了。往往越便宜的菜,比如炒土豆丝之类的,利润空间最大。卖10元一盘的醋熘土豆丝,成本1元都不到。

  其实,据专 业食客计算过:其实中等价位的菜,是性价比最高的。

  秘密八:材料越复杂的菜,可能越不新鲜

  餐馆处理不新鲜的原料有两个办法,一是加重口味,用红烧、酱焖等做法,掩盖不新鲜的口感和气味;二是和其他原料放在一起,甚至把主菜变成配菜。

  比如炒肉丝一般要用新鲜的肉,但肉末豆腐里的肉就未必了。还有些海鲜煲、素什锦之类的菜,因为原料复杂,里面也常常隐藏着几种不新鲜的原料,消费者往往难以发觉。

  所以如果大家下馆子,可以选择多点些“简单”的菜。如果原料只有一两种,不超过三种,那么其中就很难混入不新鲜的了。

2013-11-15 南都网

加拿大报税指南:来加拿大探亲父母能为我们省税多少?

每年都有大量的父母来加拿大探亲,他们一般持有探亲签证,在加拿大的身份是访问者(Visitor)。经常有朋友问及探亲父母能不能够帮助省税。对于这一问题,不能一概而论可以或不可以, 把它分为两个问题会让我们更为清楚:1)探亲父母具备什么样的条件可以帮助我们省税?2)探亲父母可以从哪些方面帮助我们省税?

探亲父母为我们省税的条件

既然是税务的问题,首先,要明了加拿大纳税人的分类。按照加拿大税收的有关法律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税务居民(residents for tax purposes), 另一类是非税务居民(Non-residents for tax purposes)。由这两类还可衍生出另外两类:视同税务居民(deemed residents for tax purposes)和视同非税务居民(deemed non-residents for tax purposes)。

既然父母持有的是访问签证,从法律意义上来说肯定是属于非税务居民,没有纳税人的地位,帮助我们省税就无从谈起。但是, 加拿大税法有规定,如果非税务居民一年内在加拿大逗留的时间超过183天,那么,就可以视同税务居民(deemed residents for tax purposes),就可以享有在税法上税务居民的义务和权利。也就是说,虽然父母是非税务居民,如果一年在加访问的时间超过183天,自然就有了视同税务居民(deemed residents for tax purposes)的法律地位,也就具备了为我们减轻税务负担的条件。

如何利用父母探亲来省税 (TAX RETURN)

父母探亲可以带来税上的优惠。对于符合条件的人,父母来探亲可以带来上千元的联邦税节省。 按IRS 的规定:在一年内,如果父母在美停留时间超过183天, 子女在报税时可将父母做为DEPENDENT,从而可以抵免 $2700/人的税。

具体做法:

父母要到当地 IRS 填写 W-7表格, 以申请 ITIN 号 (Individual Taxpayer Identification Number )。具体材料为父母的护照(移民文件),子女的身份证明 绿卡, H签证等。 填表后1-2个月, 移民局即可将 ITIN 寄到。 年终子女在填税表时,将 父母列为DEPENDENT,并输入 ITIN 号,即可得到联邦税的减免。

注意事项:

1)符合条件: 当事人应确定自己的身份是否满足条件, 请 到 http://www.irs.gov/ 查找关于 W-7 (W-7 表上有一定 的信息)的有关规定。也可以打电话给 IRS。 各人条件不同, 例如:即使是同一签证身份,自己父母与岳父母,在学习期间还是在PRACTICE TRAINING 期间, 来美时间少于五年或超过五年,情况都有不同。

2)停留时间问题: 如探亲签证延续困难, 或父母不得不在半年内回国。同志们可以避免在每年的二月份入关(二月份只有28天)以保证半年内有 183天。如7,8月份在美国就定保 183天。

父母可以从哪几个方面帮助我们省税

在报税的时候,将来访父母作为Dependant填在税表中,如果父母年龄超过65岁,每人可以有$4,402的Caregiver Amount ,可以有Non-refundable Credit $660.30。如果两个老人年龄都超过65岁,仅此一项就可以帮助我们退回$1320,还是很可观的。

如果给父母购买有医疗保险,可以将保费作为Dependant的医疗费用进行申报,这样同样可以给我们Non-refundable Credit。具体退税金额会根据申报医疗费用的不同而变化。

另外一方面,如果能够帮助父母申请到加拿大的临时税号ITN,父母单独进行报税,HST的退税可达到$1000。当然,目前申请临时税号是不容易的,首先需要到申请SIN卡的部门,要求出具一封不具备申请SIN卡号码的资格的信函;然后,在CRA的网站上下载T1261表格,填写后和信函一起寄到CRA要求的地址。

2012年父母帮助我们省税的成功经历

父母二人持有超级签证2012年在加拿大居住了满满一年,我们在报税的时候将他们作为Dependant进行申报,由于他们均在70岁以上,有Caregiver Amount$8.804.00, 并且把为他们购买的医疗保险保费合计$7,143.00作为医疗费用进行申报。

2013年6月下旬,收到税务居的复查信函(查阅附件中该信的复印件),要Schedule 5、父母的签证复印件、和我们共同居住的日期证明以及他们的收入情况等信息。我们及时答复了复查函,并提供了要求的相关证明。2013年7月中下旬, CRA回函(文章最后附件),经过审查,认为我们的申报符合要求。

如果没有在报税时将父母作为Dependants进行申报,我们家庭2012年退回来的税就会少3500多元。

实际上,有很多的报税人没有意识到如何利用父母探亲来合理的为自己的家庭争取更多的退税。

2013-10-10    来源:Yorkbbs

叶友文:做一个真正的美国人

  引子

  我是客家人,有风霜飘泊的传统。小时听村里老人说:男儿志在四方!长大后读《诗经.公刘》,为公刘率祖先干戈戚扬大迁徙感动;读历史,又为周文王周武王挺进中原,建立青铜时代伟大的中华文明所吸引。那时高音喇叭天天“青山处处埋忠骨”,“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自己”,让我骨子里生成一种感觉:不管走到哪里,我就是我,不在意国不国籍问题,直到两年前一个夹塞不成跟我闹翻脸的伊朗人逼我思考这个问题。

  一个广交会的早晨,我在大堂换汇。一位想夹塞被我阻止的伊朗人恼羞成怒把我的美国护照当靶子,当众嚷嚷说我明明是中国人,怎么会是美国人,这岂不背叛自己的民族、自己的国家,恬不知耻云云;直到我换完汇往外走仍喋喋不休。我停下来问他,“如果我不是美国人,谁是美国人?”朋友大卫也援引美国经典插一句,“任何人都可以是美国人。”可他除了像吞了精神胜利丸似地亢奋重复“你是中国人,不是美国人!”终不可理喻。

  人生难免遇到小人。像他这样为掩饰小不德就要祭出民族国家大旗遮羞的人我从小到大祖国上下常见,本不稀罕。只是他提的问题横竖不去,逼我想:我为什么是一个美国人?应该不应该做一个美国人?敢不敢做一个真正的美国人?如何做华裔美国人?

  一. 我为什么是美国人?

  我能成为美国人首先要感激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而我从中国籍变成美国籍则是一个臣民到公民的历程。

  18岁时曾听一个故事,说一个归国华侨受迫害不得不再度离开中国,过罗湖桥回望五星红旗热泪滚滚,心里喊:“亲爱的祖国我不得不再次离开您!”那时我已辍学务农四年,一天挣不到8分钱,有一回还饿得胃痛在田埂上打滚。听说外面的世界能吃饱,就不明白那华侨想矫什么情,想当怎样一个爱国的叛国者?高音喇叭天天教诲国外的花花世界很险恶,可我想,如果能让我这个“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出去走一遭,我就是上当受骗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如果我那时出国成为美国人,如今还想贴个“爱国”标签,我可以说句场面响亮的话:“那是叫四人帮逼的!”信不信由你!

  但我不是那时出的国。我是中国已经拨乱反正,已经改革开放,已经有人当万元户,自己也蒙改革之惠上了大学,读了研究生,当了大学老师之后才出的国。初衷跟很多人一样:学成是要海归的。

  可我终究没有回去并成为美国公民,除了自己笨,学业未了和随大流的世俗原因,还有以下几个原因:

  (1)自我放逐

  我78年上大学时跟同时代人一样仍受文革影响,热衷政治,以为政治是改造中国的根本,直到读研究生应该从此只做学问了仍思路不改。

  一天在宿舍里跟几个研究生同学热谈社改,读现代文学的王小姐在一旁听了很久,然后说,“中国百年中政权换了一个又一个,统治方式,特别是思想统治方式根本没有变化。你们一谈社改就谈政治运动,政权更替有什么意义?”这话印在我的脑子里,成为几年后我在南加大礼堂对南加州中港台大专院校联合大会演讲思路的出发点。在演讲里,我强调百年中国革命急功近利,揠苗助长,每一场政治革命的结果都换汤不换药,反而把社会中积蓄起来的人民力量催毁干净。

  在接下来的另一场演讲里,我分析世界历史中民主社会的形成和商业社会发展的关系,意识到任何没有自身利益的代表,不管其本意如何真善美,要实际代表全民利益不可能。替天行道不可能让人民获得权力。民主是利益互相妥协的产物,唯有商业社会的立约,履约和护约成为社会日常生活的基本部分时,一个社会才能在普遍的不同利益集团的冲突与妥协中形成民主和法制的基础。推翻专制政权容易,没有基础想建立民主社会万难。从此从心底里认同中共1981年《关于建国以来党的历史若干问题的决议》,搁置意识形态争议,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策略。以自己的才疏学浅,蔫愤寡谋,回国只会添乱,所以我决定不回中国,放弃进一步的学业,到一家玩具进出口公司当经理,每年从中国进口大批玩具,在那里办了绿卡。后来自己成立公司,从中国进口纺织器材,带技术员回中国帮工厂改造技术,并在尔后十几年为众多前进中国的公司翻译了很多文件。在谋生的同时把它们当做参与中国商业社会建设的劳动。想法是很阿Q的臣民思想。

  (2)两个孩子

  我的两个孩子在90年代中后期出生。他们还很小我就常一人带他们“回”中国。对孩子来说,他们是去中国,回美国,一头是家;对我则是回中国和回美国,两头不是客。出门一本中国护照两本美国护照,对孩子是美国公民这件事没特别的感觉,直到有一天,我带老大去看一个叫罗夫的客户并一起吃午饭。

  罗夫曾在美军服役,冷战年代常随机运输导弹到欧洲部署。一次飞机失事,后背受伤,退役后到他现在的公司当总经理,干了几十年,本周退休,所以今天见他感觉他比平常激动。我们吃完饭出来,餐馆门前挂着一面美国国旗,刚好刮风,星条旗猎猎作响。罗夫跟我的儿子说,“来,对国旗宣个誓。”六岁的儿子利索地宣起誓来。完了罗夫问他,“你明白你刚才说的话吗?”儿子点点头。罗夫接着问,“那这面旗子代表什么?”儿子说,“它代表我们的国家。”罗夫一把把儿子抱了起来,说,“你明白让我很为你骄傲。”儿子的一句“our country”突然让我意识到一个自己一直没在意的事实:不管我以什么理由以什么方式来到美国并在美国如何思想和生活,我们的孩子在这里出生,我们的家在这里扎了根,无论我们怎么要求孩子保留和继承中国的语言文化,他们将在这个国家成长,生活;他们和他们的后代将世代与这个国家荣辱与共。

  (3)为出入自由

  接下来,我的业务可能需要我常去墨西哥和欧洲,为避免签证,进出自由,我便申请加入美国籍。借公民考试,我认真补起美国历史课来。在众多精彩的美国历史开拓故事中,有一件早期发生的事让我吃惊。

  1682年4月9日,在经历了两个月的沿河探险之后,法国探险家雷乃.罗伯特和他的随员来到密西西比河与墨西哥湾的交汇处。在那里,他往地上插了一个十字架,并给十字架披上外衣,然后以上帝和法国国王的名义宣布所有与密西西比河流有关的山川湖泊支流海域港口乃至居民统统归法国所有,凭他这个简单荒唐的举动,法国获得了北美大陆的一半土地,并得到当时扩张中的所有西方国家的承认。由此让我联想到同期在中国发生的有关出国移民的事。

  在同时期的明清两朝,皇帝和官员禁止中国人到海外经商和定居。1603年马尼拉的中国人遭大屠杀,明朝官员却谴责所有到海外定居的华侨是愧对祖坟的逆子,不值得陛下关心。1712年清朝皇帝下令禁止中国人外迁;1717年敕令准许已出国的中国人返国定居而不予惩处;1729更敕令规定中国人返回日期,逾期不得返回。

  两相比较让我惶恐滩头说惶恐。我加快了申请步伐,让自己成为美国公民。

  二. 应该不应该做一个美国人?

  我已经是美国公民,再谈应该不应该似乎很荒唐。其实不然。波士顿马拉松赛跑爆炸案嫌犯焦哈尔是刚入籍不久的美国公民,不少恐怖分子嫌犯也是归化的美国公民。华尔街日报曾追问过这些人,说他们既然宣誓对美国效忠然后成为美国公民,为什么却仇视美国并犯下攻击美国的罪行。他们的回答是,他们宣了誓,但不等于就要效忠美国,心里觉得其实不应该成为美国人。在我认识的华人同胞中,有些人在美国骂美国,在中国骂中国,走哪儿骂哪儿,好像是做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的人都是不应该的。我还发现有不少从大陆出来归化成美国公民的人在祖国日益强大面前生出某种后悔或内疚感来,所以我觉得这时谈谈应该不应该其实是很应该的。

  我小儿子高中9年级时14岁,上演讲课选了外交政策答辩项目,经常研究各国政策。一天,他回家跟我谈到中国的一胎化政策,继而谈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谈着谈着,他突然对我说,“邓小平,他给了我生命!”一向倔强的他眼里竟然含着泪水。他显然是一方面感激邓小平的改革开放,一方面在申诉他的生命权力。我曾撰文提到过中国政府的计划生育是中国在人类控制人口方面作出的巨大牺牲。可牺牲毕竟是牺牲,而且是政府替天行道,百姓买单。我跟儿子坦承自己对这件事很矛盾。他拿出一本书,书名是 Policy Paradox《政策的矛盾》,说,“你也别纠结,这世界本来充满矛盾。”那天儿子申诉他的生命权力为我的“应该”做了一个解释。

  常人说“应该”通常有两种含义:第一是合道义,第二是合算。

  就道义而言,作为炎黄子孙应该不应该成为美国人?如果站在臣民的立场,你就万不应该,就像明朝官员说的,到海外定居放弃祖国国籍而加入外国籍是愧对祖坟,数典忘祖的事;但如果站在公民的立场,应该不应该取决于你,做什么选择是你的权利,因为任何人都有与生俱来不可剥夺的生存、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权利。

  如果论合算,单纯讲物质利益、享受自然和社会的人文环境,保持中国公民持绿卡跟美国公民没有差别,但如果你不是寄居,而是想成为社会的一员,拥有权利争取自身或自身族裔或集团的政治权益,在美国社会有自己的声音,尽一个社会成员应尽的责任,你就应该成为美国人。只有成为美国人,你才能投票,才能任公职,才有资格当陪审员为美国社会的公正和公平尽一份力量。

  长住美国却保持中国护照持绿卡就如处在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林波状态,犹如二等公民,即使你心怀祖国,或想关心华人自身族裔的权益,你不是公民就没有政治权利可以让你在这方面有所作为。我的小儿子今年16岁。他今年暑期开始做一项研究,调查华人第一代移民的身份认同(到底认同自己是中国人还是美国人)。为此他在 UCLA 请教一位教授。教授跟他说,如果你想做移民研究并想把报告发表,你最好做更吸引人的题目。于是他从国际关系的角度想当然地想调查华裔美国人在美国的游说团体及该团体的未来发展,以为华人跟以色列人一样可以影响美国对中国的政策,因为他觉得中国经济的发展被外界夸大,造成美国人对中国经济发展的误解,同时还觉得美国在中国周边国家部署了很多导弹,华人应该有游说团体影响国会加深对中国的了解,避免两国关系紧张,擦枪走火,但初步调查结果让他大失所望,只好放弃。他得出结论:不仅第一代华裔美国人不可能有,就是第二代第三代都不可能有影响国会的游说团体,因为大多数第一代华裔美国人只关心自己的孩子,只希望孩子当医生,工程师,离政治越远越好。不管他的说法是否幼稚或是否正确,有一点不难论证:你想在美国发挥自己的政治影响争取自己以及自己族裔的权益,你首先应该成为一个美国人。

  三. 敢不敢做一个真正的美国人?

  入美国籍做一个美国人不存在敢不敢的问题。你可以做积极的美国人,也可以做消极的美国人;你可以做一个一边吃政府救济一边骂政府的美国人,甚至做一个吃里扒外身在曹营心在汉的美国人;但如果你想做一个真正的美国人,在美国当家做主,你必须有理想,有勇气,有责任心,敢于自主。

  什么叫真正的美国人我们无法在意识形态找到统一答案。美国作家亨利.詹姆斯说,“做一个美国人是一个复杂的宿命。”美国是实用主义国家,可富兰克林.罗斯福说,“因为我是个理想主义者,所以我知道我是美国人。”杜鲁门说,“作为美国人你从哪里来不重要,重要的你有一个信念,即人人生来自由、平等,并有权得到平等的机会。”

  Scholastic 网站有一栏专门刊登“做美国人意味着什么?”有一组是10岁到12岁儿童的答案。在他们的答案里,最普遍的字眼就是“自由。”其中我最喜欢的是威州10岁小孩尼尔的答案,他说“做美国人对我来说意味着自由和公平,同时我还觉得是一个很大的责任。”( To be an American for me means freedom and justice. I also think being an American is a big responsibility.)

  我问我家老大,什么是美国人?他说,“做一个美国人意味着你可以在法律的保护下,在没有压迫、没有歧视的情况下做一个真实的自己。”

  我觉得做一个真正的美国人,首先要敢于承担最基本的公民义务:纳税、投票和当陪审员。在这三项基本义务中,我跟大多数华裔美国人一样,在纳税方面表现较好,在投票和当陪审员,特别是当陪审员方面表现较差。说轻一点儿,这就等于在社会中白出钱,没声音;说重一点儿就是自己作为大陆来的移民,习惯于没有权利,当这些用生命换来的权利送到跟前时,却觉得是个负担。我成为公民之后的第一次大选没参加投票。我的大儿子问我为什么没去,我说里边没有我喜欢的候选人,而且对地方候选人和各项提案都不了解。第二次投票我参加了,因为我的老大跟我说,你以前没去投票的理由都不是理由,如果你不投票,你就没有权利批评政府。如果你不了解候选人,不了解提案,你就应该提前去了解。他郑重地说,“这是你的权利也是你的义务啊,爸爸!”在陪审员方面,我头几年也是能推就推,后来还是接受了小儿子的批评才开始积极参加。他也跟他哥哥一样,批评我说,“如果你不参加陪审团,你就不要抱怨社会不公平。”

  其次,要敢于改变在精神上依赖祖国的习惯,培养自我做主的精神。第一代移民保持祖国传统和关心祖国文化是自然的,但如果我们想做真正的美国人,把美国当家,我们就应该减少精神上对祖国的依赖。早期的华人在美国势单力薄,当年的社会比现在要残酷和不公平得多,而且他们文化不高,语言不通,社会地位普遍低下,所有一直有一种矛盾的生活观念。他们一方面因祖国落后来到美国谋生,另一方面却在精神上十分依赖家乡和祖国。从早期的移民故事到我日常听新老华侨谈话,经常有“祖国强大国外华人才有地位”这句话。作为新一代的华裔美国人,我们必须有勇气放弃“祖国强大海外华人才有地位”的子民思想,而应该在自己的思想上找到跟自己实际生活中独立打拼行为相符的自主观念。美国黑人并没有黑人的祖国帮助他们提高地位,是他们自己不懈的斗争和奉献,他们的甘愿坐牢,和平行军和集会为他们从最低的奴隶阶层开始直到赢得平等和当家做主的权利。他们在美国人口比例中仅占13%,但他们已经实现黑人孩子当总统的梦想。美国黑人在政界、文艺和体育界举足轻重,硕果累累。他们的成就影响和改变了世界对黑人的认识和态度,是他们为他们的祖国而不是他们的祖国为他们提高了黑人在全世界的地位。

  第三,敢于承认自己不完美,宽容不同的观念和事物。中国的传统为人如孔子说的,要日三省其身;后来打倒孔子不兴了,又有诸如严格要求自己等等的教条,要求高到是凡人都做不到,最后只好上上下下说一套做一套,粮食产量最高的县饿死的人最多这样的怪事常见。在美国,你可以从乌托邦的严格要求中解放出来,因为美国上上下下都强调是人都会犯错。人人都会犯错,人无完人的观念是美国多民族能融合相处,作为国家能够原谅历史宿敌,化敌为友向前看,能在整个二十世纪领导和维护世界和平的基础。中国作为文明古国,好的教条很多,但常常是好得出奇却恶到极致,其中之一就是对待曾经当过俘虏的自己人极端残忍的蔑视态度和非人性的道德处置,罔顾他们作出的重大牺牲和屈辱,把他们视为有碍自己完美脸面的奇耻大辱。而在美国,俘虏是英雄,是受人尊敬的斗士。林肯在美国南北战争结束时对南方投降官兵作为父母兄弟的尊敬,1973年尼克松把越南释放的美军俘虏请到白宫敬颂英雄,都是人类文明史上处理人际关系的伟大范例。我们只有承认自己不完美,原谅自己的弱点,才能懂得真正尊重别人,才能宽容地让所有的人做真实的自己。

  第四, 敢于证明自己,创造美国华人自己的文化。

  中国两千年中央集权的历史有摧毁和压制文化的传统,从秦始皇焚书坑儒到明清文字狱再到文化大革命,一脉相承。中国的哲学在战国之后两千年几乎流派一片空白。中国文学千年来总是在躲躲闪闪中喘息生存。

  拜改革开放之赐,我们来到美国。如今美国的华人数量越来越多,整个亚裔已占美国人口5%强。历史给我们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看我们敢不敢超越祖先的民族观念,少隔洋顾盼,多关注自身?敢不敢检验我们在失去“陛下的关心”,“堕落于西方资产阶级腐朽没落的社会”之后是什么德行?是否能不脏不乱不差?是否不再是一盘散沙?是否真喜欢民主,有民主的意识并在生活中履行公民责任做国家主人,还是只不过是杯弓蛇影叶公好龙?我们应该在性格上敢于跟中国20世纪前后的改革党人和革命党人那样,以顽强的意志追求自己的理想,在思想上则要敢于跟美国制度奠基人一样始终站在自己和人民的利益一边。我们将以自己就是真正的美国人的态度与任何其它族裔美国人平等相处,同时学会以民主的方式团结和组织自己的族裔同胞,在我们美国的土地上创造出不同于大陆、台湾和香港的美国华人社会和文化,为我们美国的繁荣,为美国华人及其子孙的福祉,为打造新型的华人文化努力劳作。

  四. 如何做一个华裔美国人?

  我因阶级成份的关系,初中毕业后辍学务农,从14岁到22岁,把最青春的年华留给了家乡的土地。因为年轻,我的双手一年四季长泡,长了破,破了长,勤奋劳作,忙得手上的老茧都长不起来。我们生产队有64亩水田,二十多亩旱地,每个角落都有我的汗水,所以对家乡和祖国的感情可以说是非一般人可比,但我很庆幸自己来到美国并成为美国公民,因为对我来说,只有来到美国才真正有机会了解中国,了解世界。

  撒切尔夫人有句名言,“欧洲是历史的产物,美国是理想的产物。”如果把世界跟美国比较,我们可以说世界上除了美国都是历史的产物。历史的惯性是惊人的,这就是为什么百日维新时皇帝发了2百多个改革诏书却一事无成。今天的中国已经改革开放,历史已经前进,但传统的力量强大,进程一定曲折。我们应该有充分的耐心,不再揠苗助长。我们在美国的华人如果真关心祖国就需要先建设好我们自己,打造美国华人社区内的民主,民主精神和民主妥协形式以及民主的组织与管理形式,有智慧有耐心地帮助和影响中国社会的发展。只以狭隘的民族主义情绪叫唤,诅咒,放狠话或鼓动国民、民族和国家之间的矛盾和冲突都是在开倒车,帮倒忙。

  现代民族国家是近一两百年从西方开始流行的概念,它是历史的产物。如同历史上的所有产物一样,它有发生就会有消亡。客家人、中国人、美国人首先是人。作为人,我希望民族国家作为历史现象尽早消亡,而美国在民族相融方面的伟大成就让我们看到了实现这种梦想的希望。民族国家产生和实践的初衷是为了对民族国家的人民提供保护和给予尊重,但民族国家不应该是堡垒和领地,更不应该是监狱。我们反对一切以民族国家的名义加深民族之间的隔阂,反对以人民的名义压迫人民。民族国家应该是人民劳作的田地,人民休养生息的花园,不同族裔和文化的迎客村。我们最应该记住的首先是人,而不是X国人。

  作为华裔,我们有物尽其用,量入为出的优良传统。目前以美国领先的世界经济是以消费刺激生产的模式。这种模式在全球化过程中变得越来越艰难。其最大的弊端就是浪费资源,过渡消费和破坏环境。这种模式在欧美都有人反对。苹果公司的创始人乔布斯当初就曾亲身尝试原始共产主义的生活。只是目前无论是社会主义,极权主义还是其他主义都未能找到一种既有生产效率,又有消费效力的经济模式,只好让位于这种可怕的消费刺激生产模式。这也许正是我们华裔美国人可以利用自己的传统在这块自由的土地上创造新模式作出贡献的领域。

  我的小儿子暑期在 UCLA 上一门《世界政治》课。他告诉我,世界政治跟国际政治的不同是世界政治包括了许多非政府的国际组织,如红十字会和国际和平组织,他们在做许多政府做不了的事。因为这门课,他决定了他日后的目标,要研究国际关系和世界政治。他和我有一个共同的梦想,就是利用现代通信在西方政治的三权分立结构中增加一个虚拟分权机构,人民直接监督权利的机构。这个机构将动员民众的力量,时刻关注和监督政府的决策和落实,时刻关注揭露财团投机操纵行为。在这个堆满大规模杀伤武器的世界里,我们不能把命运交给少数按着核武器按钮的人的手上,人民必须成为拆除引信的主要力量;在这个贫富容易越来越悬殊的社会里,我们不能单纯依赖政府跟在恶性事件后面拙劣地修补条款,人民必须自己平衡财富。为此,他为这个机构起了个名字,叫做“民府,”并注册了网站。我期待两年后他上大学时我们一起开始实践这个梦想。

  《侏罗纪公园》的作者迈可.克莱顿说,人类的习惯是等到事情无可挽回时才着急。他希望将来人类的墓志铭不会是“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我们作为人其实知道自己想干什么:我们想和平地活到天荒地老。只是我们说得太多,做得太少。

来源: 万维读者网博客 作者: 叶友文本(http://blog.creaders.net/zhengwen2013/user_blog_diary.php?did=161841)

医疗改革失败的核心

在我眼里,近二十年的中国医改是失败的。而失败的最主要原因是医改本身,改错了方向。自从把公立医院推向了市场,医院从一个社会服务角色,变成了赚钱工具,医患关系的日益恶化就注定了。

我说,日益恶化,并非空穴来风。

其实,医患关系,是一个非常古老的问题,估计扁鹊和蔡桓公就有过。近三十年前,我刚大学毕业,一进医院,就有过这种培训,讲医患关系的难处和重要性。后来的临床实践中,这也是一个经常讲,时时讲的话题。

可现在,这么一个老生长谈,为什么变成了痛心疾首,变得世人皆恶?

我想,核心是信任二字。

以前,有一句老话,方向盘,听诊器和猪肉佬。语出讥俏,但也透着无奈。那年头,这些都是让人求的,都是让人送烟,送酒,送红包的。

但,那时的送礼,大多是出于人情,求人办事,递人茶水,也是一种礼尚往来。谁难保不求谁。且,多数人收了礼,还是办事的。就像医生,收了红包,还是要专心致志帮人看好的。病人对此,也少有疑意。故,有报怨,但没有恨。

近些年,社会发生了巨大变化。病人变得不信任医生了。医院和医生也变得不那么让人信任。而这种不信任,根源于钱。国家投入少了,医院自负赢亏,科室为了保奖金,医生为了增收入,这一连串钱的运转,使百姓成了最终的承受者和买单者。本来,可开可不开的药,开了;本来,可做可不做的检查,做了。医生在诊治时,不再一心一意地把病人治好,而是一心二用,把病治了,把钱也捞了。故,不少医者落笔时,相同疗效的药,就选贵的,选回扣多的,想着反正都是治疗,病人不就多掏点儿钱吗。可就是这心灵里退下的一小步,导致了病人荷包中缩水了一大步,也就有了大药单满天飞。处方,摇身一变成了搜刮工具,这如何能让病人相信白大褂的医者仁心。

不相信,就会猜忌,就会质疑。寻问,得不到答案,就会不满。不满,有人就会以拳头,刀子,斧头相向。

医患关系,说穿了是人的关系,哪儿也有,西方一样。但,就我所知,西方各国,大多数纠纷依旧停留在诊疗是否得当层面上,很少涉及到钱。一来,医生有相对宽裕的收入,没必要为一点儿小钱去煞费苦心;二来,医生想算计,也算计不着。医和药,是绝对分家的,各走各的阳关道,独木桥。想用处方捞钱,也没人给你。更重要的一点儿是,国外的医学委员会不是菩萨,不是吃素的。他们知道,人性犯贱。不严加整治,就会有人挺而走险。故,一旦犯到他们手里,医生分分钟有被警告,停职,甚至吊销执照的可能。执照可是医生的命根子。小处不慎,因小失大,十几年的心血,一朝付之东流,这不用太聪明也能掰得清。

医生,不拨拉算盘珠子,也就一心一用。病人是聪明的,口上不说,但心里明镜。他们知道谁一心一意为自己好,谁又三心二意。面对一心为自己好的人,万一出了一点儿岔子,病人也会适当理解,愿意沟通,不会太出格去闹。

他们也明白刀下几种。

题外话:我相信各国政府医改的初衷都是好的,都在探索新路,又省钱,又办事。但无论中国的推向市场,还是奥巴马的全民医保,都不会有好结果。前者,是政府出钱太少,百姓负担不起;后者,是政府出钱太多,国家透支不起。不知谁有好主意?

来源: 万维读者网博客 作者: 苏牧草(http://blog.creaders.net/sumu/user_blog_diary.php?did=165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