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3

办理购买加拿大超级签证医疗保险的常见问题

超级签证医疗保险:为父母或祖父母办理超级签证而购买加拿大私人医疗保险

1、超级签证和普通签证相比什么好处?

目前以访问者身份进入加拿大有四种签证:单次入境签证(Single Visa)、多次入境签证( Mutiple Visa)、短暂逗留签证( Transit Visa)和超级签证( Super Visa):
Single Visa 允许你进入加拿大一次性的签证,通常是半年时间,可以延期。没有要求购买私人医疗保险。购买私人医疗保险属于志愿的。
Mutiple Visa允许你进入加拿大多次性的签证,通常签证是十年的时间段。每一进入加拿大可停留半年,也可以延期。个案审批。没有要求购买私人医疗保险。购买私人医疗保险属于志愿的。
Transit Visa 允许你进入加拿大一次性不超过48小时的签证,通常是去其他国家而经过加拿大。没有要求购买私人医疗保险。购买私人医疗保险属于志愿的。
SUPER VISA 允许你进入加拿大多次性的签证,通常签证是十年的时间段。每一进入加拿大可停留2年(24个月),也可以延期。个案审批。要求购买私人医疗保险。购买私人医疗保险是必须的。

我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到超级签证与其它签证相比,父母或祖父母不仅可以获得加拿大10年签证,而一次最长可以在加拿大居住两年,省却了多次往返签证一次最长可以在加停留半年的麻烦。

2、超级签证对医疗保险有哪些具体规定?
根据加拿大移民局(CIC)的有关规定,申请超级签证递交申请材料时必须同时提交购买私人医疗保险的证明,对该医疗保险又如下要求:
1)必须至少购买一年;
2)医疗保险的保额在10万加元以上;
3)医疗保险必须承保Health Care, Hospitalization and Repatriation;
4)必须是加拿大公司出具的医疗保险保单。

3、购买超级签证医疗保险后撤销保单
由于超级签证医疗保险是在递交签证申请前购买,但签证有可能成功,也有可能拒签,那么超级签证医疗保险仍然能退单。
您需要特别注意的是,有些公司出售超级签证医疗保险的保单不能够在申请签证被拒的情况下为您顺利退单。

4、购买超级签证医疗保险后更改保单生效日期
由于超级签证申请过程中有多个环节,比如申请签证、体检及购买机票等等,有时候我们没有办法把握,具体行程日期与当初购买保单时预计的出发日期(也就是保单生效期)极有可能不一致。更改保单生效日,不仅可以往后推延,也可以提前。

5、如果父母或祖父母持超级签证在加拿大呆不够一年能否申请退还保费
超级签证要求至少购买一年的医疗保险。但是父母来到加拿大后,由于各种原因,他们很有可能提前回国,在这种情况下,能否可以退还保费?由于父母来到加拿大后保单已经生效,全部退款是不可能的,因为保险公司已经开始为您的父母在加拿大支付医疗费用的赔偿提供承诺,承担风险。这是可以理解的。即使这样,还是有部分退还保费(Partial Refund)的机会的,条件是父母或祖父母在加拿大逗留期间没有发生过理赔,给我们提供父母或祖父母返程的机票复印件(电子机票即可),保险公司在剩余天数的保费扣除一定手续费(不同的公司不一样,有的公司是$40,有的公司是$25)后,就会将余额返还给您的。

如果父母在加拿大期间确有看病的医疗费用支出,而且预计父母会提前回国,您就需要权衡一下是申请理赔,还是选择自己承担这部分医疗费用,从而在父母提前回去的时候申请部分退还保费。

6、超级签证医疗保险是否很贵?
由于需要买保额10万且一年的医疗保险,保费肯定会比在其他签证自愿购买医疗保险的情况要贵。但我们需要具体分析一下。

其实70岁是使一个分水岭,69岁的人购买一年十万的医疗保险,每年2000加元就可以买得到,而且自动承保在生效日前120天稳定的慢性病(Stable Pre-existing Conditions )。当然,这个绝对数也不少,但与每天昂贵的3-4千加元的住院费用相比,与超级签证带来的好处相比,我想大部分人还是可以接受的。

对于70以上的申请人来讲,在承保稳定性慢病的情况下,最便宜也需要将近3270加元,如果年龄超过75岁就会更贵。这对于大部分人来讲确实不便宜。当然,您可以选择50或3000元的垫底费,50元垫底费情况下保费可以在原有基础上便宜5%,选择3000元垫底费可以得到30%的折扣。另外一个选择是权衡一下超级签证和普通签证,在普通签证的情况下,自愿购买医疗保险,也可以便宜一些。总的来说,并不是因为超级签证这一年龄段的人保费比较贵,而是因为这一年龄段的受保人自身的发生意外和疾病的机会增加所致。所以,在申请普通签证的情况下,也不要忘记给父母购买医疗保险。

2012-10-9 魁北克论坛

购买加拿大重大疾病保险前的注意事项

在加拿大,重大疾病保险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一方面癌症、心血管疾病等现代文明病的发病率越来越高,另一方面随着医疗科技水平的发展,发病后的存活率也越来越高,这使得许多人愈来愈重视发病以后康复期间的经济安排。以癌症为例,根据《Canada Cancer Statistics 2011》,加拿大目前女性一生会得癌症的比率为40%,男性为45%。而1997-2006年的资料则显示了癌症的死亡率在显著下降,许多种癌症的死亡率每年的下降都在2%以上(Page 4)。人寿保险是发生意外时对家人的爱心看顾,而重病保险则主要是为患病后的康复减轻自己和家人的经济负担,重要性并不亚于人寿保险,因此在家庭财务规划中越来越得到重视。

那么,在购买重大疾病保险前需要注意哪些事项呢?

重大疾病保险,又叫重病保险或危疾保险,英文是Critical Illness Insurance。总结我过去十几年的从业经验,在购买重大疾病医疗保险前,建议至少在以下几个方面有明确的理解。

第一是要明白重大疾病保险与医疗保险的不同。重大疾病保险是一旦医生确诊受保人患了受保范围内的疾病并达到了规定所要求的程度,就会得到一次性的全保额的赔偿。赔偿不需要纳税,保险公司也不限制其用途,因此与医疗保险的实报实销和必须是用于医疗费用开支完全不同。这又引出了许多人的另外一个问题:既然有了政府的医疗保险,为什么还要重病保险呢?这里我以我先生为例。他是7年前患过肠癌。生病以后的医治过程中,政府医疗保险保障了他绝大部分的医疗费用。但他在随后的手术化疗以及后来很长一段的康复期间内,都无法全职工作,因此他的收入明显减少了。另一方面他的开销却急剧增加,这包括他化疗中有一种在美国和英国已临床使用、可降低复发率8-12%左右的新药,在加拿大还不在政府医疗保险范围内而需要自费;化疗期间在家里需要服用的药属于处方药,政府医疗卡不保;他服用了7个月的中药,均需要自费。此外,用于营养品、饮食等方面的开支也明显增加。因此,重病保险的赔偿显然对我们经济上无忧无虑地去应付有很好的帮助。

第二点需要明白的是重大疾病保险与伤残保险的不同。重病保险赔偿是一次性全额赔偿,伤残保险则一般是按月按一定数额进行赔偿。另外,不少人拥有的伤残保险计划是属于要求完全伤残(total disability,即完全丧失工作能力),而且要求每间隔一定时间评估一次,因此赔偿要求较高。如我今年8月有一位客户,上班时突然倒地,送到医院确诊是心肌梗塞,做了心脏动脉搭桥手术,不到一个月回单位上班了。他得到了全额的重病保险赔偿,但没有获得任何伤残保险赔偿。再以我先生为例,他是三期肠癌,获得了重病保险赔偿,但无论是政府的CPP伤残保险还是我小女儿加入团体RESP计划时购买的伤残保险,他都没有达到赔偿标准。

第三点需要明白的是尽管重病的定义各保险公司基本上是采用的统一的标准定义,但赔偿所需要达到的条件不同保险公司的计划仍有可能不同。以癌症为例,最优惠、明确的计划规定是部分癌症一期就可按比率赔偿,而且赔偿额不影响以后赔偿的总额。如购买20万元的保险并规定某癌症一期就赔偿15%的话,则一旦确定患了一期该癌症,可获得3万元赔偿。如果该癌症以后转入更后期或患了其他符合赔偿条件的癌症,仍可获得20万元赔偿。多数公司没有类似的规定,按标准定义一次赔偿。另外,也还有部分公司则要求是“致命的”(life-threatening)癌症。因此,重病保险的赔偿条款规定并不像人寿保险的赔偿条件规定那样简单明确统一,购买时应更仔细留心了解其赔偿条款规定。

第四点是重大疾病保险各种组合种类较多。大致而言,按受保时间长短,可以分为定期计划和终身计划,定期计划有10年定期、20年定期、到75岁定期。按付款方式终身计划又可分有10年付清、15年付清、到65岁付清、和付终身等种类。按中途退保或到期未患病是否退款,75岁定期保险和各种终身重病保险中又有15年退保、65岁退保和到期退保等种类。此外,还有一种基本重病保险计划,提供癌症、中风、心脏病和冠状动脉搭桥四种最常见重病的保险。具体选择可以向比较熟悉重大疾病保险的经纪人咨询。

有关加拿大各主要公司的重病保险计划详细资讯链接,可参考http://www.healthchinese.ca/CI/

来源:加拿大医疗资讯与服务网,作者简介:郭柳,经济学双学士, 特许金融规划师(CFP), 环球百万圆桌会会员(MDRT)。电话:416-298-2772。

谈谈加拿大的医疗技术水平和医疗服务水平

加拿大是西方工业七国之一,属于世界最发达国家之一。自1976年起,加拿大首脑参加“西方七国经济最高级会议”。2011年,加拿大人均GDP达到46215美元,实行全民免费医疗服务,是一个高福利国家。

加拿大的医学技术与研究水平也是世界一流的。在医学领域,加拿大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情况是:

1923年,弗雷德里克·格兰特·班廷(Frederick Grant Banting)、约翰·詹姆士·理察·麦克劳德(John James Richard Macleod),发现胰岛素。

1966年,哈金斯(Charles B. Huggins),首创激素治癌。

1981年,大卫·休伯尔(David H. Hubel),发现脑部视觉系统的信息处理。

2009年,杰克·绍斯塔克(Jack W. Szostak ),发现端粒和端粒酶如何保护染色体。

2011年,拉尔夫·斯坦曼(Ralph Steinman),发现树突状细胞和其在后天免疫中的作用。

只看看这些奖项,就不用罗列加拿大的其它医学成就了。就多伦多大学来讲,多大医学院及下属的十所世界级研究医院,包括:大学医学网络(UHN),贝克斯特医院(BayCrest),成瘾及精神健康研究中心(CAMH),西奈医院(Mount Sinai),儿童医院(Sick Kids),圣迈克尔医院(St. Michael’s),阳溪健康科学研究中心(Sunny brook),多伦多康复研究所(Toronto Rehabilitation)及妇女学院医院(Women’s College),构成了加拿大最大的医学及生命科学科研集群。在每年十余亿美元专项科研经费的支持下,其下属的数十间研究机构产生的科研成果无论在数量或质量上都处在世界前十位。

一句话:加拿大的医学技术与研究水平,的确是世界先进的国家之一。这也是很多华人移民加拿大的主要原因之一。

但是,加拿大的“医疗技术水平”和“医疗服务水平”是两码事。医疗技术水平一流,表明很多中国无法医治的疾病,在加拿大可能可以得到医治;北美的新药新技术,首先会从这里开始;加拿大医院的硬件设施,比如仪器设备、病房病床、急救呼叫、医疗备案、医疗类别、药品制剂、医疗规章等等,也是世界一流的。而医疗服务水平,则是很多华人感到不满意的地方。据悉,加拿大约有200万百姓找不到家庭医生。仅此一项,就可以看出加拿大的医疗服务水平并非最佳。

据悉,加拿大的医生在整个医疗服务制度下,大致可分为三个组别:

1,第一防线(Primary Care):家庭医生(Family Doctor或General Practitioner,简称GP,也叫全科医生)便是坚守这防线的支柱,除了应付日常健康问题外,还负起预防疾病的任务。

2,第二防线(Secondary Care):医生在学院毕业后,经过两年的基本实习培训,获得机会进修专科4至6年,又经过严格考试和审核后,才可获专科证书,正式成为“专家”(Specialist or Consultant)。由于他们在医学上某一科目学有专长,家庭医生如遇到棘手的个案,都乐意将病者转介到专科医生。专家们在诊治妥当后,却要将病者交回家庭医生,只可建议何时需要专科检查一次。专家医生因此常被病者视为医学界的精英份子。

3,第三防线(Tertiary Care):坚守这防线的专科医生,大多数都是医学院内的教授、讲师、研究员或某大医院的顾问及主任。主要工作除了教学育才之外,还肩负诊治奇难杂症及研究工作。因此,他们被行家视为医疗服务的“灵魂”。

下面就以多伦多大学的大学医学网络(UHN,包括多伦多总医院(Toronto General),玛格丽特公主医院(Princess Margaret),西多伦多医院(Toronto Western))为例,具体谈谈几个方面:

1,非危重病人占用急诊资源。加拿大的大医院都会有急诊室(ER),尤其是呼叫911之后。从这一点来看,似乎是急诊病人可以得到应有的急救。正是由于911急诊很方便以及全民免费医疗制度,造成一些非危重病人占用急诊资源,从而导致真正的急诊病人无法得到及时处理。

在加拿大看病,首先要通过家庭医生,分辨病情的类型和严重性,再决定介绍到具体的专科医生(Specialist)。急症室的医生(Emergency Physician)也是属于这第一关的“守门人”,但急症室的医生原本的职责是看更为严重的病情,所以,此专科医生的受训时间是5年而不是家庭医生的2年。由于多数病人都是在家庭医生办公时间之外寻医,很多急症室被迫要看许多原本可以在家庭医生诊所解决的问题,因此造成了整个医疗系统呆滞。

据多伦多内行人士介绍,为了照顾到急症病人的需要,急症室的看门护士(Triage Nurse)会因病情的严重性将病人规划为5级。政府有规定:每级的病人必须在一定的时间内接受诊断和治疗,以1级为生命危殆,需要马上治疗,这样逐渐递增,5级最轻。很多人以为排了队就是一个一个按顺序看,其实,一些后来居上的病人也可能在你前面看医生,因为他们的病情可能比你的严重,才会先排到看医生,所以越是轻微的毛病等待的时间就越长。所以,建议不要贪图方便而滥用急症室来看病,如果不是非常严重,还是看家庭医生或walk-in clinic比较好。

加拿大急症室的资源是有限的,虽然分级系统可以帮助严重的病人早些得到治疗,但是由于政府有限制:每个级别的病人都要在指定时间内见到医生,过多的4-5级病人还是会影响到医生看2-3级病人的时间和效率。

2,病人数量和语言,决定了诊断水平。俗话说“熟能生巧”。中国大医院的门诊医生,每天看病人都是100-200个,而且每半年轮换到病房工作(住院部医生),积累了大量工作经验。对于很多季节性的疾病,很容易做出初步判断。而加拿大的人口少,病人也就相对少,疑难杂症也少,医生的经验就显得相对不足,所以,大多数医生需要依赖检查结果,做出准确的判断。即使这样,在加拿大,仍有病情误诊的情况发生,当然,主要是在偏僻的小镇医院以及家庭医生诊所。

加拿大的医院与中国一样,实行按病人的数量收费(Fee for service),也就是说,看的病人越多收入就越高(中国的医院叫做门诊号计数工资,属于奖金的一部分)。急症室的医生往往都非常忙,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这一点,与中国的急诊医生差不多(我在一个故事里面有写)。其实,有些加拿大的急诊医生也不是那么负责,网络中有很多报道。当然,加拿大急诊病房的医疗设备很先进,很齐全,比中国强很多。

作者:kylelong

加拿大最常见的15种母语 国语未进前十

加拿大是全球著名的多元文化国家,华裔,印度裔,欧裔,亚裔和非裔的人口都十分可观。

跟据加拿大资料局数据显示,在加拿大以华裔语言为母语的人数高达53万人以上,如果统一计算起来则是加拿大国内除了英法两语以外母语人口最高的语言、但是,由于加拿大资料局将粤语和普通话/国语分开来计算,而华裔语言在排名中没有进入前10名。

以下是统计中,加拿大母语人数最多的15种语言。

1、英语

以该语言为母语的人数:17,882,775 

2、法语 French

以该语言为母语的人数:6,817,655

3、意大利语 Italian 

以该语言为母语的人数:455,040

4、德语 German

以该语言为母语的人数:450,570 

5、旁遮普语(印度北部语言)Panjabi (Punjabi)

以该语言为母语的人数:367,505

6、粤语 Cantonese

以该语言为母语的人数:361,450

7、西班牙文 Spanish

以该语言为母语的人数:345,345

8、阿拉伯语 Arabic

以该语言为母语的人数:261,640

9、菲律宾语 Tagalog (Pilipino, Filipino)

以该语言为母语的人数:235,620

10、葡萄牙语 Portuguese

以该语言为母语的人数:219,275

11、波兰文 Polish

以该语言为母语的人数:211,175

12、普通话/国语 Mandarin

以该语言为母语的人数:170,950

13、乌尔都语(巴基斯坦,印度西北方言)Urdu 

以该语言为母语的人数:145,805

14、越南语 Vietnamese

以该语言为母语的人数:141,625

15、乌克兰语 Ukrainian

以该语言为母语的人数:134,505

2012年10月18日  来源:太阳报

为加拿大医疗系统叫屈 医生效率低没水平是误解

很多从国内的朋友们来到加拿大都对加拿大医疗系统感到不满。在此处的博客中,多数人们一律觉得加国的医生没水平,效率不高,做出一个诊断要花费很长的时间,安排一个手术或专科门诊也要排很长的队。在此我希望为我们医疗界的同行辩护一下,好让大家理解我们的难处。

首先先说说急诊室。去过急症室的朋友们,包括本人在内,都能够体会排队4-6小时看病的痛苦。排到了看了医生一面,做个化验单拍个片什么的又要等2-3小时,等结果出来了,拿个处方或是药又是1-2小时。正所谓时间就是金钱,看一次病算起来就花掉了大半天,也难怪人们诸多抱怨。这其中的时间究竟都花在哪儿了呢? 我想这是广大读者们最关心的问题。

加国的急症和入院系统和国内不同。所谓效率低、排队时间长的原因是多元化的,其中包括医生对患者比例低、急症床位少、住院病床短缺、养老院床位短缺致使底危病人占用高危病床、急症医生作为入院的’守门人’需要看过多病人、还有就是民众普遍舍弃家庭医生去急症室寻求’快速答案’造成的非完善资分配及利用,在这里我会一一解释。

先从加国急症室的系统说起。由于加国是公费医疗,为了避免群众急病乱投医,这里的医疗系统是关卡型的。凡是要看病的人,首先要通过第一关,也就是家庭医生(family doctor或general practitioner,简称GP),来分辨病情的类型和严重性,再决定介绍到下一关的专科医生。急症室的医生(emergency physician)也是属于这第一关的‘守门人’,但急症室的医生原本的职责是看更为严重的病情,所以此专科医生的受训时间是5年而不是家庭医生的2年。很不幸的是,由于多数病人都是再家庭医生办公时间之外寻医,很多急症室被迫要看许多原本可以在家庭医生诊所解决的问题,因此造成了系统待滞。为了照顾到急症病人的需要,急症室的看门护士(triage nurse)会因病情的严重性将病人规划为5级。政府有规定每级的病人必须在一定的时间内接受诊断和治疗,以1级为生命危殆需要马上治疗,这样逐渐递增。很多人以为排了队就是一个一个地看,见到有些后来的人走在了前头感到不满,在这里澄清一下,后来居上的病人多数是因为病情比你的严重才会先排到看医生,所以越是轻微的毛病等的时间就越长。在此我呼吁广大读者,希望你们不要贪图方便而滥用急症室来看病,如果不是非常严重的还是看家庭医生或walk-in clinic比较好。要知道,急症室的资源是有限的,虽然分级系统可以帮助严重的病人早些得到治疗,但是由于政府有限制每个级别的病人都要在指定时间内见到医生,过多的4-5级病人还是会影响到医生看2-3级病人的时间和效率。我想大家都不想在病情严重的时候被那些没什么大事、本可以在家庭医生那里解决的人们拖后腿影响到自身的安危和就诊的速度吧?

据我所知,国内目前还没有急症医生这项专科。在中国,进了急症室好像就直接由相对的专科医生会诊然后做出相应的治疗。在加拿大,由于医生短缺,急症科医生在初级诊断和治疗上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基本上只要不需要入院的病人都就地解决,这样保证了专科医生们可以更好的专注自己的工作不受过多会诊的干扰,但同时也增加了急症医生的工作量,延长了看病的时间。

有部分人认为加国的急症室医生效率低,和国内没法比,觉得是加国的医生懒惰,经验不足,所以需要过于依赖仪器方能做出准确的判断。其实这么说是欠缺公平的。

首先,这里的医生是按病人的数量收费(fee for service),也就是说,看的病人越多收入就越高。在我的经验和观察看,急症室的医生往往都非常忙,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护士至少还有指定的休息时间break time可以放下手头的工作交给另一名护士顶替,而医生没有替身)。急症室的中锋期基本上在办公时间,而高峰期一般在下午3点到晚上11点左右,只有晚上12点到凌晨5点才是低峰期,可以喘口气。一般高峰期有3-4名医生,中锋2名,低峰时有时只有一名,所以他们的工作量之凡大可想而知。急症科医生压力非常大,加上是三班倒,一个礼拜有可能在三个不同的时间段上班,所以十分辛苦,因此他们的工作时间相对比较短,以8小时为一个shift,加上交接班和收尾等工作要再加1-2小时。这行的医生多为年轻体壮的,为的是可以保持效率、速度、头脑敏捷,才能够扛得住这样的压力。他们看一名病人,从看病例、问话、身体检查、从头到尾一般平均只需十来分钟,简单的甚至只要几分钟,并没有像人们想象的那么慢,只是如果要接骨,缝合什么的就要加很多时间,那也是没办法的(我有一次为病人脸上缝了几十针,耗了两个多小时,为的就是把皮肤伤口对准不要歪斜导致破相)。

再说有的读者评价说加国的医生没经验所以才需要倚靠仪器和化验来做出诊断,不像国内医生可以凭经验诊断。我在这里需要提出三个解释,那就是:1)病人相对少,且多种族多元化,所以单凭经验往往不可靠;2)做出适当的检查是对病人负责的表现,这里不比中国人口多,对待生命(个人看法)十分严肃,医疗质量也控制的比较严格;3)急症室的病人只来一次,没有follow-up,所以医生每天都面临着要就地做出准确判断,以免病人回家后因为自己的疏忽而出事,所以行事格外小心,如履薄冰。

第一点很好解释,在中国,你每天都对同样的人看类似的病例,久而久之你的效率会提高。殊不知,与中国不同的是,加拿大是个多元化的国家,这里的种族繁多,不同的种族会有不同疾病的概率,不可以千篇一律笼统概括,这是作为医生的难处和挑战。当然,有些日常疾病跨越族裔,可以凭经验判断,自然另当别论,医生也往往凭经验处理,只是很多这样的病例不需要到急症室求医,在家庭医生诊所就可以解决。有人说,生了病如果可以分辨要紧不要紧那还需要医生干嘛?我个人以为,如果得了急症需要实时求医又没有诊所可去,那么可以去急症室,让有经验的看门护士(triage nurse)判断是否紧急,如果不然那么等的时间长也是必然的,至少这样说明你的情况并不严重。如果不是突发病,那么我建议最好是尽早看家庭医生,一来可以避免阻塞急症室,二来也可以尽早治疗免得病情恶化。我个人观察,许多国内来的病人都不看家庭医生,怕寻医麻烦,身体有问题时就忍着(中国人忍的能力真的不一般),往往把病情拖到很严重时才入院治疗。

再说到做检查。其实加国的医生是为了对病人负责才做这些检查。首先,这里是公费医疗,所以我们从医学院起就要学习如何节省资源,不是必要的检查一律不要做。相信多数人都知道,中国的医院是盈利制,很多收费都是病人自己掏的腰包。医院的病人多,做的检查多,尤其是高科技的扫瞄等,医院的收入就越高,反而是医生的诊费相对较低,靠的是医院的分红和药商赞助补贴收入。现如今中国有的家庭为了治病到处借钱,倾家荡产。我个人在国内实习经验就发现很多检查在加拿大属于二线,在国内都被当成一线那样的普遍使用。在加拿大,医院的医生所订的检查都是有记录的,过多的检查会被审计,发现滥用是会被处分的。

2012-11-20  加国无忧

未来十年加拿大将成中国留学生首选 3大原因

作为世界上最热门的留学目的国之一,从2000年以来世界学子赴加拿大留学数量持续快速增长。特别是加拿大在中国设立签证中心以来,加拿大留学受到了越来越多国内学子和家庭的高度认可。有业内机构预测,未来十年中国留学生赴加留学总量或将赶超英美,成为中国优秀学子首选的留学国家。

专家分析,中国学子青睐加拿大留学,主要基于以下三个原因:

首先是因为加拿大是一个移民强国,每6个加拿大人中就有一个是国外移民,这使加拿大成为一个极具包容性的国家,可以充分为留学生提供和谐安全的学习环境,而这是国内留学家庭极为看重的。很多家长认为,出国成才是第二位的,第一位是孩子可以处于安全、愉快的学习环境之中。

其次,加拿大大学在世界名列前茅,92所公立大学提供了国际生高质量的教育服务,在近期美国新闻周刊的评选中,加拿大公民教育质量超越美国名列第二位;在今年泰晤士报和美国QS世界大学排名中,加拿大十分之一的大学都进入了世界顶尖大学排名两百强,强大的教育能力,同样是国内留学家庭看重加拿大留学的关键因素。

最后,加拿大留学成本相对适中,在加拿大学习每年的各种费用大约是1.6万-2万加元左右,折合后是10万-15万人民币,而且学生在校期间还有很多校方认可的勤工俭学机会,留学成本相对其他顶尖留学国家还是较低的。

加拿大家园网  2012-12-27

加拿大对留学生加强监管 简化校外工作规定

鉴于与国际留学生有关的诈骗不法行为在加拿大层出不穷,联邦公民与移民部已经协同加拿大边境服务局,针对《移民与难民保护法》中有关留学生的条款进行修改,以加强规管,挽救加拿大留学机制的声望。 联邦移民部昨天公布了新的移民法修订草案,以接受公众的质询和反馈。总的来看,该草案对目前存在的留学生监管法规的修改既有进一步加强监管的内容,也有对申请人有利的政策放宽。

第一个其具体修改内容,是留学申请人一定要去一所由省级教育厅认定的、有接纳国际留学生资格的学校或教育机构学习,方可申请留学签证。但此条件不适用于那些以访问签证入境,在加拿大学习少于6个月的申请人。该类申请人无需申请学生签证。 学校只是「签证工厂」 据移民部披露,目前的法律并没有对留学生所学习的教育机构作出要求,因而导致留学生们所接受教育的学校教学质素参差不齐,有很多根本没有起码的资质,且无法提供其所承诺的课程。更有甚者,有些所谓留学机构根本是「签证工厂(Visa Mills)」,是以留学的幌子,为那些想来加拿大工作居留的人办理学生签证。

另外,新法律对于留学生也提出了要求,要保持留学生资格就要能提供一直在学的证明,如缴交学费的收据和成绩单等,否则加拿大边境服务处可以对该留学生下达遣返令。 在现行的法律下,一旦留学生抵达加拿大后,其是否真正到学校报到和上课,都不受政府的监管,因而造成了有些学生是拿着留学签证在加拿大打工,而且一些中介机构也以留学的名义误导申请人,其实是为低技能的劳动力市场输入劳工。在2006年,加拿大边境服务局进行的几百个与留学诈骗有关的个案研究中,就发现有些持学生签证者涉及有组织犯罪活动,包括卖淫、贩毒和走私枪支等。 简化校外工作规定 在以上强化监管措施推出的同时,对于合法留学生在校外打工的规定则有所简化。即凡是在省府认定的教育机构学习的全职留学生,不必再如目前规定的需等6个月后再行申请校外工作许可,而是可以立即自动获得校外兼职(每周不超过20小时)的许可。这样就省去了另行申请、另行缴费的麻烦,移民部也省去了签发留学生工作许可的程序。

此外,对于那些已经身在加拿大的临时居民,新法律规定他们可以在加拿大境内直接申请学习许可,当中包括上学前班、小学和中学及预科等。 目前该修订草案还在征求公众意见阶段,联邦移民部冀望新的法律在2014年1月起实施。有关该法案的详细修订内容,可在联邦政府网站和媒体Canada Gazette查询,公众咨询期有45天。

星岛日报  2012-12-29

我在加拿大看急诊 兼谈加拿大医疗体系的常见误区

俗话说:“有什么别有病,没什么别没钱!”你看,我们国内看病和挣钱早已密不可分了,得病就意味着散财。

那么,加拿大的医疗体制是一种什么情况呢?

引言 加拿大的医疗是天堂还是地狱?

国内的媒体在报道美国和加拿大医疗体系的时候,非常不客观,也可以说不负责。在一个出国留学考试的主流网站上面,触目惊心的全用这样的文章标题,看了比恐怖小说还可怕,我贴给同志们看看吧:

(美国)我在美国生儿子:缝针用的居然是订书钉 (160)(2007-6-12)

(加拿大)澳洲夫妇游加妻早产 卖楼还数十万住院费 (185)(2007-6-8)

(加拿大)中国医生加拿大看病的遭遇 (137)(2007-6-7)

(加拿大)人手不够 身怀死胎妇女竟得不到治疗 (198)(2007-5-4)

(加拿大)病人看病须先登记 医疗队名额有限 (多伦多)(214)(2007-4-12)

(加拿大)加拿大的穷人们:连最低生活保障也得不到 (1553)(2006-5-25)

(美国)北美医疗保险很贵 大多数移民买不起 (268)(2007-3-28)

(美国)留学美国就医忌省钱 (449)(2007-2-9)

(加拿大)一位中国医生在加拿大看病的遭遇 (452)(2007-3-23)

(温哥华)华人移民生活感慨:在加拿大可病不得 (1684)(2006-4-6)

(加拿大)加国全民医疗是免费的吗?羊毛出在羊身上 (1055)(2006-2-21)

…….

看了以后,真是想不通:美国和加拿大都快赶上人间地狱了,那怎么还有那么多人往地狱里面奔呢?

 

不由得令我想起前几天看的一个笑话,感受颇深:

晚饭后,母亲和女儿一块儿洗碗盘,父亲和儿子在客厅看电视。突然,厨房里传来打破盘子的响声,然后一片沉寂。儿子望着他父亲,说道:“一定是妈妈打破的。”

“你怎么知道?”

“因为她没有骂人。”

虽然这是一个挺不好笑的笑话,但是从里面我看出来一个问题:我们向来习惯以不同的标准来看人看己,结果往往是责人以严,待己以宽。

国内媒体报道加拿大医疗的时候,往往都是从病人等待时间长和医生水平低入手对加国的医保体系加以抨击,让广大群众以为到了加拿大就跟进了鬼门关一样。美国则更差,据病人投票结果,美国的医疗保健全球最差,且开支最高。而报道我们中国自己的医疗体系的时候,则换了另一种口气,说中国大医院里的医生见多识广,水平绝对比美国和加拿大的医生高,只要你有钱,治疗绝对不会延误,等等等等。

好,说得好,但是,没钱怎么办?… … 这时候大家就闭嘴不谈了。

Faint,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没钱!

国内媒体惯于表扬自己、批评别人,因此那也算不得数;可是加拿大自己的媒体呢?仍然是一片口诛笔伐。也怪,加拿大政府好像从来不会担心自己会被民众的唾沫星子淹死一样,甭管民众怎么骂,人家也不急,也不解释,态度倒挺好,可就是不改进。

来到加拿大一年,听过看过不少关于加国医疗的报道,大都是负面报道,听的人都心虚。像我们这样从大陆来的移民其实都是被国内那些太多太多的利好消息惯坏了,以致听不得一点负面报道,好像有一点批评,就要对这个系统失去了信心似的。当然我也相信有些报道确实是真有其事的,但是如果总是这么负面宣传的话,很容易让大家对加拿大的医疗体系产生不信任感,这其实对我们移民来说,真是挺闹心的一件事,害得很多人有病也不敢去医院了。能挺就挺,能熬就熬,最终受害的还是自己。

加拿大的医疗一定有他正面的地方,但是除了铺天盖地的抨击和责问,似乎从来没有人表扬过它的优越之处,对于一个排名“最适宜人类安居的国家”前列的发达国家来说,医疗体系这么差,在逻辑上有些说不过去。我觉得这一点上,加拿大当局应该向我们国内的宣传机构学习。你看国内的宣传多鼓舞人心呀,每天新闻联播里面都是一派歌舞升平、繁荣昌盛的盛世欢歌,在邢大姐和罗大哥他们的嘴里,好像就从没有失败的时候,只听说过“从成功到成功”这样的逻辑不通的句子。即使是已经被事实证明彻底失败了的国内医改,也用似是而非的一句“基本上不成功”遮掩过去,是呀,上下一心藏着掖着,实在藏不住了稍微带一笔。正如某些领导讲话:“用心是良苦的,工作是负责的,结果虽然是不太好的,但是,改革嘛,要允许失败”。说得对,生活就象拉屎,往往很努力了,可放出来的只是个屁。真话说多了,捅出漏子来,那可是一大批乌纱帽要落地的。这样的宣传也有好处,至少让大家心里舒坦。这叫什么来着?对了,精神按摩。

打住打住,再说就要有愤青的嫌疑了,毕竟我也是党培养了这么多年的革命干部。既然已经身在国外,还是回到加拿大自己的医疗体系里面来吧。俗话说,百闻不如一见,我也不在这里发表什么主观见解了,我把6月初我家领导大人生病去医院的前前后后发生的一切客观记叙下来,供大家参考,加拿大的医疗是天堂也好,是地狱也好,大家自己去判断好了。

我在加拿大看急诊

我们夫妻俩是典型的中国人,我们中国人得了小毛小病,就爱自己扛着,抗不过去了才去看医生。在加拿大这里这么做是极其不明智的。即便只是小小的不舒服,哪怕就是个头痛脑热,伤风咳嗽,也应该去家庭医生处看看。就算不去看病,至少应该找一个家庭医生备用才是。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道理?如果没有家庭医生,等到病痛突降的时候,很容易措手不及的。

在这一点上我们就犯了一个错误:一直以为自己还年轻,身强体壮,不会得病的。这不,来了快两年了,一直没有找过家庭医生。结果……,唉!

大家别急,且听我慢慢分解。

那是2007年6月13日,一个很普通的周三,早上7点,我家领导大人捂着肚子把我叫醒,说是要我叫救护车。

这要从前一天晚上开始讲起,她从前一天晚饭以后,肚子就有点发胀,感觉胃不舒服。开始是以为吃了牛肉不消化,一定是缺乏胃动力,于是服侍她吃了一片马叮啉,就睡了。当时我也没有在意,因为她以前也犯过同样的毛病。但是,这次不同以往,她疼了一个晚上,夜里又怕打扰我休息,一直忍着,一晚上都没有睡着。到了早上实在忍不住了才叫醒我,弓着腰,在床上难受的蜷成了一个“问号”,昨晚吃的东西已经全都吐了,看样子可怜坏了。

我当时也有点发蒙,一边帮她按摩胃部,大脑一边快速思考应该采取何种对策。因为自从来了多伦多,我俩一直没有找过家庭医生,也没有去过任何诊所。换句话说,我们没有任何在加拿大看病的经历,而且心里面一直翻腾着那些所谓“过来人”写的可怕的就医经历。现在心里面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上网查看附近有没有诊所,就是所谓的Walk-in-Clinic,因为觉得去那里看病也比去那种会活活等死人的急诊(ER)强!上网一查才发现,离我们最近的Clinic也要9:00开门呢,领导可能挺不住这两个小时;第二个选择是打电话叫911,据说有生命危险情况下才能叫救护车,像这种胃疼的毛病应该不属于有生命危险的情况吧?何况这种非急诊情况呼叫911是需要很高费用的。

慌乱中我不知所措了,怎么办?干脆,找个有经验的人问问吧,我能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我家的房东,早上7:00就把人家从被窝里面叫起来似乎不大礼貌,但是人命关天,顾不了那么多了,我需要多一个人帮助我分担一下,至少帮我出一下主意也好呀。于是上楼叫醒了房东。一问才知道,敢情我们房东来了5年了,也没有生过病,更没有去过医院急诊室。除了认识去医院的路之外,也不比我多知道多少。听了我们的情况,他也束手无策,唯一能做的就是打电话给国内他的当中医大夫的母亲。唉,人倒是挺热情,可是远水也解不了近渴不是?同屋的其他房客也找不到对症的药。你说我遇上的怎么全是健康人呢?(太不厚道了,人家健康还不好吗?)

突然我想起来我的一个在多伦多的同学,他家里有老人,肯定免不了去医院看病,应该有这种看病的经历。赶紧打电话过去,把人家从被窝里叫醒(你看我这也太扰民了!),人家立刻就给出了正确的选择:不用叫911,直接开车把人送到医院急诊室。你看,要不怎么个人移民加拿大条件说“旁观者清”呢,我净着急了,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个简单的好办法呢?这不,正好我们房东也认识去距离最近的医院急诊室的路,啥也不说了,上网给老板发邮件请一天的假,拉上房东,赶紧套车走人吧!

你说急不急人,半道上又忘了拿健康卡,得,掉头回去再拿一趟,这节骨眼儿上车子又熄火,TNND,怎么事儿全赶到一起去了呢?你看,还没等我抱怨,我家领导这边又吐了。真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乱成一锅粥了。

这里写的也乱,乱就乱点吧。

简短结说,最后安全把病人送到医院急诊室,时间8:30左右,地点:密西沙加市最大的医院,Credit Valley Hospital。

话接上文,我安全把病人送到医院急诊室,时间8:30左右,地点:密西沙加市最大的医院,Credit Valley Hospital。

大概有人看不明白了,“密西沙加”是什么东西?阿广不是住在多伦多吗,这个需要解释一下。欧美的城市概念和国内的城市概念完全不一样,中国的城市和城市之间有着很明显的城市界限,比如说,大片的农田,丘陵,荒地,草场,把城市隔成一个个单独的个体;可是在北美,城市和城市都是紧密相连的,如果你要是开车沿着大路一直走,从两边的街景来看,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已经跨越了好几个城市。我所居住的这片地区,也就是国内所说的多伦多,这里实际上叫大多伦多区(Great Toronto Area),实际上是由若干个小城市联合组成,比如Markham,Richmond Hill,North York,Scarborough,Toronto,Etobicoke,Brampton,Mississauga……,其实真正的多伦多,只是安大略湖边那一小片方圆几平方公里的不大的downtown城区,那里大楼高耸、经济发达、人口稠密、车水马龙,历来是这边区域的代表城市。别看Downtown人来人往、繁华热闹,其实真正居住在Toronto downtown的人并不多,住在那里的大多是穷人和临时居住一下的流动人口,绝大多数人们都是居住在多伦多旁边的邻接城市。

在欧美,人们习惯上以最繁华热闹、最具标志性的那个城市前面加一个Great来代表这一大区域,于是,以上提到的那一大堆城市就被统称为Great Toronto Area,简称GTA。别看每个小城市都不大,可是他们加起来,面积可就大了去了,已经超过了像北京、上海,香港这样的中国大城市,当然,这只是从面积上来说,如果从人口上来说,整个GTA的人口加起来只不过300万而已,仅仅相当于北京人口的三分之一而已。

至于Mississauga,也翻译成密西沙加市,虽然属于GTA,其实从面积上来讲,大于GTA里面其他所有的其他城市(据说是加拿大第六大城市),人们习惯上把它单独看作为一个单独的城市,独立于多伦多。这回明白了吧,密市和多市是两个紧紧相邻的城市,但是同属于GTA。

又跑题了,我们赶紧回到正题:话说我们顺利到达医院,我赶紧把领导扶到急诊候诊处的椅子上坐下,然后把领导的健康卡交给接待人员,我和房东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等待前台叫我们。抬头四望,这个急诊室环境不错:候诊区域比较宽敞,许多section都在一起(不像国内某些大医院,楼上楼下跑断腿),椅子上坐了不少愁眉苦脸的病人,还有几个病人,看上去明显等候了一夜,盖着大毯子,躺在躺椅上。唉呦,看这架式,长时间等候估计是免不了的了。

急诊的接待人员是一个西人妇女,大概40岁左右的样子,面无表情,收了我们的健康卡之后,也不叫我们,也不说下一步该干什么,不紧不慢地在电脑上敲着什么,过了5分钟,我有点着急,走到她的身边,想问问什么时候轮到我们,难道大姐您就看不见我家领导正在忍着病痛吗?还没等我张嘴,她倒先问我了:“What can I do for you? sir”,这话问的没水平,你还以为自己好看,帅哥来找你约会怎么的?长个包子样,就别怨狗跟着(这话好像把我自己也给绕进去了)。我立马回答:“找抽呀,赶紧想想辙呀!你丫没看见我家元首正在痛苦之中?” 当然,这是我心里说的,嘴上还得透着那么和气,谁让咱是文明人呢?“Can you give me a plastic bag, My wife is throwing up?” 旁边一个和善的西人老头立马就拿了一个大塑料袋给我。我接着问我想问的真正问题:“By the way, When will my wife be checked?”旁边那位大姐面无表情的扫了我一眼,乍一看跟一个“白板”似的:“Don’t worry, I will read her name later, you just wait there.” 好吧,只好接着等了。

又过了10分钟,“白板”终于轻启朱唇,开始叫我家夫人的名字了。我就像三伏天见到了冰棍一样,赶紧搀着领导做到她的旁边。别看对我态度不怎么样,“白板”对我家夫人倒是很耐心的,也有点笑模样了,先量量体温,不高,简单问问症状,领导如实陈述……。

这时候外面进来两个孩子,小一点的那个不知道撞到哪里了,脑袋上一直在流血,“白板”赶紧站起来,撇下我俩,把小姑娘送到紧急包扎处去了。说到这里我又要感慨一把了,西人看急诊不是按照先来后到的,而是谁紧急先看谁,心脏病优先程度第一,休克昏厥也要靠前,流血外伤应该也是优先处理的。但也不是说没有生命危险的就一定要等很长时间。规定上写了:如果在候诊时候发生任何不适,赶紧叫护士,会得到优先照顾的。所以,到这里看病要懂得“会叫的孩子有奶吃”这个真理。你一定要让医务人员了解你是多么多么多么的痛苦、你是多么多么多么的紧急才成。否则丫们不把你当回事!你看那些在候诊室里睡了一个晚上的同志们,都是那些傻了吧唧、怕给医生护士填堵、宁可自己难受也要保持风度的家伙,让他等他就老老实实的等,一声不吭,还有的同志在椅子上竟然就能睡着,真是服了他们。

话扯远了,我家领导倒是一直没有消停,哼哼哈哈的,也不用装,她的痛苦倒是她的真实反应。

过了一会儿,“白板”回来了,继续问领导病情。其实像她这样的前台接待,受过基本的护理训练,她就是判断病人的病情是否紧急的第一道关口,有些人不属于急诊,就会被直接打发回家。所以一定要让她明白你是最紧急的才成。可惜这个“白板”见多识广,我家领导的呻吟并没有打动她,当然也没有绿色通道给我们。只见她在电脑上面敲敲打打一番之后,就让我们去挂号登记然后去见护士。这个过程倒没有多久,两三分钟后,我们就见到了护士。一个娃娃脸,一个苦瓜脸,都是白人,她们把我们家领导的病案收到一个夹子里面,指一指外面的候诊椅。我立刻就明白了:传说中的等候开始了。

椅子还挺好,可以立起来让你坐着,也可以放平了让你躺着,软软呵呵的,如果出去野营,带着这么一个装备倒不错……可惜我夫人现在没有一点兴致思考野营的事情,人家正难受着呢。即使躺在椅子上,也不能令病痛减少分毫。不过这时候的她,已经不像刚进来的时候那么难受了,没进医院的时候生理和心理同时难受,现在至少进了医院,虽然等待需要一段时间,但是心算是彻底放下来了,至少不会没有人管了。

我们房东看见我们顺利挂上了号,也就放心离去了。说句题外话,我们房东大哥人真是不错,这次多亏了他。

书接正文,过了一会儿,那个娃娃脸护士领我们进去了,太好了,终于开始看病了,也不像传说中需要等那么长时间嘛!里面的病床是那种可以调节升降的专业病床,排了一排,病床之间都用帘子隔着,她带我们进入一个布帘隔间,开始问诊,她的态度很和蔼亲切,笑容可掬,让病人体会到春天般的温暖,问诊之后,抽了一大管血,分量还挺多,都够做一盘菜吃了。然后她给我们一个塑料杯子,要进行尿样检测。然后,娃娃脸欢送我们出去继续等候。TNND,我以为已经开始看病了那,闹了半天就是发个尿杯子!Faint。继续等吧,传说中的等待还没完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一个小时,二个小时,还是没有动静。

中间,我出去外面的Tim Hortons买了一块领导最爱吃的小点心,顺便倒了一杯温水,本想伺候我家老佛爷进膳。可是,现在这个时候,点心和大便在她的眼里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了,别说吃了,连看一眼都反胃。于是这些美味就全都便宜我自己了,吃的我直打饱嗝,整个一个没心没肺是吧?她只是喝了一点水,估计后来也都吐出去了。

不得不说,医院的服务还是不错的,前台接待的那个大叔还进来问问大家要不要毯子,尤其是我家领导这样一直在闷哼的“重病号”,特别引人怜爱。我利用他的同情心,趁机要了两床毛毯。毛毯摸上去热热乎乎的,似乎刚从烘干机里面拿出来,感觉很温暖。(其实毛毯这样的免费设施你可以随时去前台领,送毯上门倒是很少见。)

再看这些和我们一同候诊的病人,什么颜色的皮肤都有,有一个印巴妇女可怜兮兮地蜷缩在沙发上,没有人陪。当然绝大多数都是有家属陪同的,我们旁边的一个20岁左右的小姑娘也是吐的很厉害,哇哇的,感觉比我家领导还严重,陪她来的是一个和他母亲那么大年龄的西人妇女,后来女孩子的亲妈赶过来才知道那是她的老师。我们对面还有一个20多岁的女孩陪着她奶奶来看病,看样子像是东欧的移民,她奶奶面容很慈祥,看上去脸色也不太好,但是没有发出任何呻吟,只是安静地坐在那里,偶尔看看我们,很关切的样子,也不知道她自己的病情如何。

我家领导有些疼的受不了了,让我去跟护士说说,能不能给开一点止疼片什么的缓解一下。我于是上前转达我们领导的意思,那个苦瓜脸护士说现在不能开,因为现在就吃止疼片不利于医生进行病情检查。看来这个护士是属琉璃球的,死心眼儿。没办法,人家就是不给。而且人家说的也有道理,咱也不能硬抢不是,接着等吧!

11:30,那个娃娃脸护士终于领我们进去了。从8:30-11:30,整整3个小时。幸亏不是急病,但是疼你三个小时你试试,也不好受呀!

你还别说,加拿大医疗体制里面最受人诟病的就是等待时间过长,一旦你熬过了等待时间,剩下的就是热心的服务和细心的照顾了,这点咱不能不客观评价。服务态度那是真好!我家领导换上宽松舒适的病号服,在病床上躺下,我可以在旁边坐着陪护,她的身上盖着几床毛毯,一点也不冷,然后一个看上去跟我年龄相仿的英俊的男医生进来了,戴个眼镜,文质彬彬,大方帅气,和我有一拼,(不是吹牛,见到我以后你会突然发现,原来帅也可以这样具体呀?话又说回来,帅…有什么用…还不是一样被卒吃掉!)他先简单问了一下情况,然后在我家领导的胃部触诊了几下,这里疼不疼,那里疼不疼,然后思考了一下就出去了。过了一会儿,一个护士进来了,把点滴瓶挂上,我估计是葡萄糖,插好点滴,调节好流速,就让我家领导躺着休息了(后来护士又进来换了一袋吗啡用来止痛)。说来也怪,不知道是药力作用还是心理作用,疼痛已经不是那么难忍了,领导歇着歇着就睡着了,睡得这个香呀!也难怪,折腾了一晚上没有睡觉,也该困了。

大约躺了一个半小时,一个护士MM推着一个轮椅过来,唤醒我家领导。这时候,领导也缓过乏了,她就跟残疾人一样缓慢爬上轮椅,护士帮忙架好点滴设备,然后护士亲自推着轮椅,穿越急诊区,径直推到医院里面的B超室门口,然后B超检验师出来把轮椅推进去。国内医院哪能享受这待遇呀?疼?疼死谁管你呀?告诉你一个地方自己跑去吧,楼上楼下的,非得跑细了腿不可,咱还不算那些迷路跑丢了的情况。

人家没让我跟进B超室去看,我只得一个人在B超室外面走廊的休息长椅上等她。这时候,那对东欧的祖孙俩也来了,坐在我旁边的长椅上。她们也是等待B超来的,估计病情不如我太太看着那么重,也没有点滴,也没有轮椅伺候。小姑娘跟我说她奶奶不会说英文,但是老太太非常关心我家领导的病情,让她孙女问问我检查结果怎么样了。因为这几个小时我家夫人的一举一动,他们在对面看的可是一清二楚。感叹呀,别看老太太病的不一定比我家夫人轻,病痛也不一定比我家夫人少,但是还能想到关心其他素不相识的病人,令我颇为感动。我跟她们说,感谢世界人民对我家领导的关心和爱护,我家夫人已经好多了,不用惦记云云。当然,我一直在旁边任劳任怨地照顾她,这种英勇举动,也遭到了老夫人的表扬,我在这里也稍微骄傲自满一下……

咦,这都半个小时了,我家夫人怎么还不出来?国内B超一下也就是5分钟左右的事儿,难道有什么意外情况?不会是病情严重直接推进手术室了吧?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熟悉的轮椅出现在B超室门口,可算出来了,我赶紧上前接驾。一问才知道,敢情人家B超室的医生很负责任,超的非常仔细,一厘米一厘米的前进,肚子那么小地一片区域整整超了半个小时。这时候那对东欧祖孙俩也走过来了,我赶紧给我家领导介绍了一下那个老太太,领导强撑病体和老太太寒暄了一阵,那意思就是感谢东欧人民对她的关心,并且让老太太向东欧人民带个好。

这时候过来一个男护士推起轮椅,送我夫人回到诊疗室,我想推人家也不给,非要自己推,这种敬业精神令我深深地感动了一把。这时候领导的病痛明显好转了一些,点滴也快滴完了,在诊疗室里面重新躺了下来,等候医生的结果。

过了10分钟,刚才那个帅帅的男医生领着另一个漂亮女医生进来了,两人一起再次问了一遍病情,好嘛,问多少遍了,都快赶上祥林嫂了,于是我们只得又跟他们二位叨咕了一遍,这二位医生随后出去商量了几分钟。男医生进来了,手一摊,做愧疚状:“不好意思,我们仔细的检查了您的血样,尿样,B超结果,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但是可以排除胃和胆的问题,它们看上去都非常好,没有结石,也没有穿孔,阑尾炎也没有发现,因此,我们觉得没有必要给您做手术。我们不知道您到底是因为什么引起的疼痛,你们今天可以先回去,如果发现疼痛继续恶化,请随时回来找我。”

啊!什么毛病也没有?我没有听错吧?合着我们这一天在这里逗你们玩来着?

医生看见我迷惘的表情,以为我没有听清楚,于是又重复了一遍。最后对我说:“可能是肠胃流感(Flu),最近类似发病的人很多,不用担心!”

我一想也有可能,我家领导自从6月份开始学习生活以来,食不甘味,寝不安枕,压力太大,突然改变的生活节奏极有可能引发一系列生理上的不适。好吧,走就走吧,反正领导也感觉好多了。可是难道连药也不给开一点吗?至少给一点止疼的好不好。这个医生还真不错,在我的要求下给我开了一瓶止疼药。估计我要是不说话,人家压根不给你药。在中国看病习惯了,没有药就觉得不踏实。

护士们的态度都很好,自从进了急诊,我家领导就被升级成Honey的待遇了(而我,则还是sir),这也是令我感觉很开心的地方,体现出一种人文关怀,看人家对待病人那态度,真是像春天一般温暖。不由得想起曾经看过的一篇国内孕妇的生产日记,生的时候疼的实在受不了了,喊护士,护士来一句:“嚷嚷什么,嚷嚷什么,哪有生孩子不疼的?就你叫的跟《玉堂春》似的?” 瞧瞧咱国内的护士多有文化,丫还是一个票友呢!

后面就没有什么特殊的了,送领导回家,伺候领导睡觉,我去抓药,整个看病过程就这么结束了。

最后的费用一算,吓我一跳,不是高的离谱,而是低的离谱:

看病(诊疗,B超,点滴,药品,护理):免费

药钱:13加币,公司报销11,我自己掏2元。

医院的停车费:12元。

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觉得我们今天所接受的这种规格的治疗服务,在国内只能提供给老干部那样的特权阶层,普通老百姓要是按照这个规格来接受治疗,没有千八百根本下不来。

当然,今天我家领导这个病要是发生在中国,最有可能的流程就是:自己强撑着打的去医院,然后排队挂号,自己走到内科,医生给让你去B超一下,先是化验血象,接着验血验尿,必要的话打个点滴什么的,然后给你一大堆消炎药,总共下来,至少500多(这数目还是在只用医保用药的情况下,要是自费药,也许上千也有可能)。报销?笑话!年轻人一年总共得不了几次病,年医药费低于一定数值全都自费。嫌贵?可以,甭去医院化验打点滴,自己去药店,跟药店值班的二把刀大夫说一说病情,然后大夫给你开一大堆据说是“特别有效”的胃药。然后你就回家挨个儿试去吧,谁知道有效没有。

不说了,每次说起来都是一脑门子浆糊,且让我们拭目以待中国的医改能改成什么样儿吧!最好不要逼得我们不得不去崇洋媚外就好。

跑题了,跑题了,我们继续说我们的事儿吧。后来事实证明,医生说得没错,果然是肠胃感冒,夫人第二天就没什么事了,估计心理安慰也起了一定作用,饭也能吃一点儿了,觉也能睡踏实了,只是腹内还有一些隐隐作痛,第二天又坚持去上课了。实在没有办法,她的学习太紧张,根本没有时间休息。后来又过几天,就彻底好了,止疼药基本没有吃。

以上就是我们在加拿大第一次看病的全部经历,除了病痛和等待时候的感觉不怎么好意外,其它的一切带给我们的印象还是很好的。

加拿大医疗体系的常见的误区

最后给大家列举一些关于加拿大医疗体系的常见的误区,以避免大家对加拿大的医疗制度产生偏见和歧义:

误区1:加拿大医院拖延太厉害,真要是得了大毛病,等不起赶紧回国。

回答:这也难怪,人命关天,医生无法按照先来后到的顺序来抢救,如果你突发心脏病,这里的医生一定不会拖延你的。你的候诊时间长短其实和当天在医院看病的等待人数,以及其他病人的病情严重程度有关,这是一个随机概率。你以为在中国医院就不用等吗,当然,有钱的不用等,没钱的要让有钱的先看。你觉得这样就合理是吗?

误区2:这边的医生诊断全凭检验仪器和测量数值。

回答:这个不假,难道也有错吗?难道凭经验和估计就一定更好是吗?俺们中国的医生向来讲究“望闻问切”,通常水平水平越高的医生,借助的工具越少。不信你看人家扁鹊,遥遥看蔡桓公一眼,就知道他的病有多重了,这的确跟医生的经验和水平有很大的关系。所以在中国,人们都迷信所谓的“专家门诊”,为了能看上专家门诊,宁肯排一晚上队,或者托关系走后门找号贩子也要找专家。可是占绝大多数的普通医生该怎么办?他们水平不如专家,如果也是靠猜和蒙来给病人看病的话,那该多么可怕,所以病人不相信他们也是正常的,专家被热捧也是理所当然的,大医院人满为患也是没有办法解决的;而在西方,医生的水平高低和科学技术的水平高低直接相关,先进的科学仪器自然会帮助你诊断。而且病人自己的描述也很重要,医生初诊一般不会定论,需要做一系列化验,借助各种仪器来判断病因。开药方的时候则更是“吝啬”,一般都是病人要求开或者必须要开的时候才给你开,大家从我上面描述的亲身体验中也能看出来这一点。这也造成了西方的医生在国人眼中“水平”不高的假象。关于这一点,我后面还会继续深入分析。

跑一下题,这让我想起来中餐和西餐的差别,大家知道,中餐水平的高低,直接取决于当家厨师(也就是我们所说的大师傅)的水平高低,同样是“天外天家常菜”,不同的馆子味道做的也不一样。还比如多伦多的水煮鱼,自打来到多伦多,我们曾经吃过4家华人餐馆的水煮鱼,每家味道都不同。即使是同一家,不同的日子去吃,其味道还是有差异的;而西餐则不同,你看麦当劳,全世界的巨无霸汉堡都是一个味道,新徒弟作出来的和老师傅作出来的味道也一样。为什么会产生这种现象?不就是因为西方把做菜也量度化,制度化,流程化了吗?拿一个红烧肉来举例子,放酱油的时候中国的菜谱一定会写“放少许酱油…” 经验丰富的厨师和经验不丰富的厨师放的量绝对不一样,这就显示出水平的差异了,而外国的菜谱一定会写“放XX牌子的酱油10克”,给你量化了,这样就排除掉了这种个人经验的因素,自然新老厨师做出来的菜味道就没有差别。

医术也是这个道理,西方从没有“专家门诊”这样的字眼,大家都是凭借科技仪器来诊断,也就是排除掉了医生的个人的经验主义和个人英雄主义因素。如果不考虑敬业精神这些人为因素,你就会发现西人的医生的水平都差不多,只要仪器一样先进,在大小医院就诊没有什么本质的差别。

误区3:加拿大的医生没见过什么大病,医术不高。也就相当于国内门诊护士的水平。中国大医院里的医生见多视广,水平绝对比这儿的医生高,只要你有钱,治疗绝对不会延误。关键时刻还得靠祖国啊!

回答:我的确听过很多人这么说,听说曾经有一个需要心脏手术的华人移民,西方大夫开了两次不成功,回国一刀就好,国内医生自豪地说他开死的比西方开过的还多,听后不知是笑还是哭好。但是我个人认为“加拿大医生水平差”的说法纯粹是没有根据的,据我所知,这边大多数的医生都是从早忙到晚,每天都要面对各种病人,甚至有因为过度劳累而去世的,凭什么就说他们见过的病少,水平不行?你知道吗,这边的医生想获得一个行医执照得需要经过多少年的培训和教育吗?淘汰率是相当地高。中国有这么严格吗?为什么很多中国的医生来到北美以后无法继续从事医生的职业(即使你是名院的主任医师)?这不是因为种族歧视,而是由于这边对生命的尊重和医生职业考核制度的严格把关。

至于医术不高的问题,我就问一下,现代医药技术是起源于西方还是东方?要说中医水平,中国肯定世界第一,无可辩驳;可是要说到西医水平,要是再给我们中国的医生脸上贴金就有些勉强了吧。这跟爱不爱国没有关系,实事求是而已。

其实哪里都有好医生也有不好的医生,最反感拿一两个例子就随便否定整个国家的医生水平。

中国的确有很多好的医生,加拿大也一样有很多好医生,但是实际情况是,很多人总喜欢拿中国的经验丰富的老医生来跟加拿大的新医生比。然后否定加拿大医疗水平。这个我很反感。中国的医疗制度和这里完全不同,没有什么可比性。医生的敬业精神倒是可以拿来比一比,看看谁收病人的红包就明白了。我可不是给我们祖国的医药事业抹黑,目前中国医疗体系的基本现状就是:“医生像商人,没钱别生病,有病找药店,存药慢慢吃。”对了,加上一条,“没有医保和寿险的,天黑后不要见义勇为。”

加拿大和中国在医疗方面差别背后

通过以上三个方面的讨论,大家一定已经了解了不少关于加拿大医疗的概况,以及加拿大和中国在医疗方面的差别。其实可以看出来,这种差别的形成,除了政策因素之外,背后还有一些深层次的东西在里面。如果你仔细思考一下,就会发现,这其实是一种由于东西方文化差异而带来的医患关系的差异而已。

在我们中国,医生是绝对的主权阶层,知识的权威,患者及家属基本上唯命是从。说得严重一些,医生决定病患的生死,患者在治疗期间的权利根本得不到尊重,包括知情权和选择权。而在西方世界,患者是主体,医生是顾问。加拿大更是这样,一条铁律叫“principle of doing no harm”(无害原则)。医生可以提若干建议,病人说了才算,病人自己才是老大,医生不能替病人做决定,即使是病人家属,若无病人的书面同意,不可越俎代庖替病人拿主意,通常连询问病情或者病历都不可以,隐私也。

谈到对病人权利的尊重,这方面国内还差得很远,这让我想起来以前在国内电影里面经常看到的一幕,在国内的产科医院里面遇到危险情况,接生大夫匆匆跑来问病人家属:“保大人还是保孩子?”。这其实是一个明显侵犯病人生存权的问题,到底谁有权决定大人和孩子谁可以死谁可以不死?是产妇的老公吗?万一产妇和老公的关系不好,她老公是不是可以在这个时候判处她的死刑呢?不可理解呀。在西方,孕妇的生存权一定会大于未出世的孩子,根本不需要问。

还有一个例子可以反映出这种文化差异:这边的医生也难免有诊断不出来结果的时候,可是,这边的医生很老实,诊断不出来的时候,他会老老实实告诉你:他们做了什么诊断,结果如何,可以排除什么,让你心里有底,然后留下电话,让你随时可以回来找他复诊。如果换成国内的医生,如果碰上诊断不出的时候,一定不会说他不知道,会随便给你一个结果,还不告诉你是自己猜的,让你相信他的权威,然后给你开一大堆很贵很贵的药来收取提成。这已经不是医术问题了,而是医德问题。

当然,我为加拿大医疗体制辩护一下并不是否定中国的医疗制度,加拿大的体制也不是说完美无缺,否则的话,前总理马丁自己为什么还要用体制外的私人医保呢?这不是带头不自信吗?中国的医疗文化也有其长处:西医对病常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中国医生对病痛的看法则是全局性的(这并非中医专利,印度医学也这么看),看病讲究阴阳平衡。在这一点上,中医不愧是世界医疗宝库里面的一颗明珠。西医现在也开始以全局观念来看病了,只不过刚刚起步而已。况且中国目前还在医疗改革,最终改成什么样儿尚不清楚。希望能越改越好,毕竟我们的亲朋老人都在国内。

好了,说完了。希望以上文字能对在加拿大奋斗的移民朋友们有一些启迪。

作者: 佚名  日期:2011-06-23, 来源:网络

加拿大观赏北极光旅游指南

北极光为自然界中最为壮观且美丽的天然现象,它是由于太阳光焰(又称太阳风,即电子或其它放射粒子)与地球大气层的相互作用,通过地球磁场由巨大的电子云团产生明亮艳丽的绿色弧光在夜空中交相辉映,有时会伴随着红色或粉红色的边线。有时甚至让人觉得能触摸得到,其实是远在距地球50英里之遥的大气层之上。
北极光的产生,是由太阳风(电子或其他放射粒子)与地球大气层产生交互作用后形成的光线,尽管有时看起来像在头顶飞舞,但其实远在距离地球50英里的大气层上。地球的极光圈带位于纬度60度至75度之间,北纬57度的加拿大亚伯达省麦克暮瑞堡(Fort McMurray)刚好在极光圈带最南端,气候较暖、夜空晴朗、光害较低,拥有观赏极光的最佳条件,每年9月至4月、每晚11点到凌晨2点的观赏季节,总是吸引世界各地的旅人前来逐梦。
据了解,极光是由于太阳带电粒子冲撞大气层,通过地球磁场由巨大的电子云团产生明亮的光线在夜空中交相辉映而形成的。根据游客的经验,捕捉北极光的最佳时间分别是21:00后,23:30前后以及凌晨,70%~90%的游客能看到极光发生。
位于加拿大北部艾伯塔省,落基山下的麦克莫瑞堡,由于其正好位于“北极光盖”的最南端,气候较为暖和,夜空晴朗,成为加拿大观赏北极光的圣地。每年的9月到次年4月,吸引了世界各地的游人前往追逐迷人的梦想。加拿大的印第安原住民相信,这些夜空中流动着的炫彩精灵,会给有幸目睹的人们带去治愈的力量。
而在麦克莫瑞堡空旷的乡间专门设置了欣赏极光的小木屋,让你静待一场与极光的美丽邂逅。北极光尚未出现的间隔,你可观看幻灯片放映,甚至走进丛林,跟大伙来一场过瘾的火箭发射比赛。
最佳观赏极光地点:
观赏地点:黄刀市最有名,另外还有亚伯达省北部的麦克暮瑞堡、史密斯堡、曼尼托巴省的丘吉尔等。
时间:极光观赏季节为12月至3月底,因为是自然现象,并不是每天都会出现,所以至少要等3天,在黄刀市等3天,见到极光的机会高达98%。
观赏极光旅游小贴士:
1、衣着装备:防滑防水保暖的雪鞋与衣帽、防晒物品、太阳眼镜、游泳衣。
2、加拿大的冬天很冷,很多人冬天想看北极光又怕冻,那最好选择八月到九月去看到北极光,当时黄刀镇正是入秋,没有下雪,你可以到郊外观看(不能在镇上),所以不用等待到十二月后才欣赏,八月低就可以欣赏到迷人的北极光。
3、天气冻(可能零下三十度)又不想错过北极之旅:这个不用担心黄刀镇有很多本地的旅行团有租借雪鞋和羽绒大衣服务(还要CANADA GOOSE!很多荷里活大明星穿过),就不用费钱添置新衣,而且回国后又用不上!
而且黄刀镇所有室内地方都有暖气,所以只须要一件穿在外面的大衣已足够!(真是怕冻的,买一点暖包也可以)
4、到黄刀镇的最佳时间
8月和9月就可以看北极光,那时还未下雪就不可能玩到狗拉车和冰上电单车(Snowmobile)的活动。
10月和11月,就开始下雪了,可作北极光,狗拉车和冰上电单车(SKIDOO)的活动,但还不可以冰上钓鱼,因雪还不够厚!
12月和1月所有活动都可作了.但是天气最冻,可能到零下三十多度!不过也是很好的体验.
2月有雪雕的欣赏,虽然没有中国的那么大型但费用全免,也是不错的选择.
3月和4月,那里有一个狗拉车比赛,会有不同地方的车队会来到黄刀镇作赛,如果不想自己玩狗拉车,也可以免费到场欣赏别人作赛,又可和他们拍照留念.

2012-08-15 来源网站:yorkbbs

在加拿大购买重病保险(Critical Illness Insurance) 的必要性

生活在加拿大,相信大家对政府提供的医疗保险计划都比较熟悉,但重病保险却往往被我们忽略。TD道明理财的一项调查显示,有近2/3(65%)的加拿大人没有购买重病保险,但是有近半的加拿大人最终会患有癌症,有大约一千六百万的加拿大人患有心血管疾病,或遭遇过中风。很多人没有意识到重病保险的重要性,如果缺乏对医疗保险的关注和了解,甚至可能都没有关注过这一保险类型。很多人也许认为政府提供的医疗保险足以应付大多数疾病,只要拥有医保卡,就可以基本免除各种看病、住院和治疗的费用。而事实并非如此,重病保险其实比很多人想象的重要。今天我们就来为大家介绍一下,这项被许多人忽略了的重病保险。
甚么是重病保险
重病保险为受保人提供的是现金保险,在受保人被确诊患有受保范围内的任何一种疾病后,大约30天,就可获得一次性全额发放的免税保金。而受保人可以根据自己意愿去使用这笔款金,不仅可用来支付医疗费或儿童抚养费,甚至可以支付贷款和账单。不同保险机构保障的重病类型有所不同,但基本上包括了心脏病、癌症、多发性硬化症、老年痴呆症、失明以及中风。
为甚么需要重病保险
很多人会认为,即使患病,自己参与的政府医疗保险计划足以支付大部分开销。但问题在于,政府的医疗保险所保障的是普通的药物和医疗费用。假设这样一种情况,一位患了癌症的病人,普通的化疗和药物费用可以用政府的医疗保险支付,但是有种疗效更好的新药,还没有被列入医保范围内,想要使用就必须自己支付药费。或者患者急需接受化疗,如果在本地医院等候,要排队数周,而自费去其他城市或者美国就诊,可以节约宝贵的时间。此时此刻,重病保险就派上大用场了,患者可以用它来支付这些费用。此外,设想万一因重病不能工作,伴侣因为照顾病人,耽误了工作,以及大病初愈, 在家静休,或是使用中药和其他营养品调养身体的阶段,所有因病造成的额外开销和损失,重病保险金都可以为家庭提供相当可观的弥补。简单来说,政府医疗保险是针对疾病,而重病保险则可以在投保人面对重病带来的经济压力和生活负担时, 助您一臂之力。
此外,重病保险与我们一般所知的伤残保险和人寿保险也是不同的。大多数伤残
保险的赔偿要求是完全伤残,即完全失去工作能力。因此,遭遇重大疾病的人,如果病愈后依旧能够上班工作,基本是得不到伤残保险赔偿的。而人寿保险,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以防万一,为家人购买的;重病保险则是为了自己和家人在遭遇重大疾病创伤后,能够尽快恢复生活质量。
重病保险购买须知
创意坊
想要购买重病保险,可以通过两种途径。一种是通过银行,在申请按揭贷款的时候,同时购买重病保险。另一种是通过保险公司。
第一种方式,相当于在银行购买贷款的保险,当您患病的时候,通过保险获得的赔偿金可用于支付贷款。以此类方式购买保险,会比在保险公司购买要便宜一些,但是赔偿金也相对少一些。
在银行购买重病保险的另一个小缺陷,就是银行提供的重病保险基本上只包括了心脏病、中风、以及癌症。这些条目虽然已经涵盖了大约80%的重病保险申请, 但是保险公司通常会为其他20多种病征提供保险,包括多发性硬化症、肾功能衰竭、失明、瘫痪和老年痴呆症等。
申请重病保险的时候,如果是与其他贷款保险,或团体保险计划一同进行,其申请过程就比较简单,也许只是回答一些书面的问题。如果是作为个人申请购买,
情况就会比较复杂,有可能牵涉到验血等各种医疗检查。若检查出患有重病保险病例中的任何一种,都会为购买保险带来麻烦。但是保险最重要的是双方都守诚信, 如果在购买时,隐瞒了自己已有疾病,很可能会为以后的申请理赔带来麻烦,甚至导致合同无效。如果是在购买保险后数月,被诊断患有重大疾病,保险公司通常是要进行详细调查后,才决定是否发放补偿金。
如果您打算购买重病保险,自然是宜早不宜迟。因为购买者的年龄和保费息息相关。年近50的人在购买重病保险时,保费可能会是30岁购买者的3-4倍。很多人会关心,如果从未提出过理赔申请,最后是否可以获得退款。重病保险是可以随时退保的,但前提是购买保险时选择签署退保条款。
按照受保时间、付款方式和退款计划,重病保险有很多不同的组合种类。不同的保险公司,保障的疾病类型、病重程度以及赔款政策等等,都有所差别,在购买前要先看清合同的条款,选择更适合自己和家人的保险。大家可以通过各类保险公司获得相关信息。
希望大家都能根据自身的需求,为自己和家人构建一个完善的医疗保障,充分享受加拿大的医疗福利,过着健康而安定的生活。

《加西周末》2012年1月28日第120期 作者:Alice Zhao (原标题: 重病保险(Critical Illness Insurance) 您忽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