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7

加拿大医疗体系的经验与教训

加拿大完善的医疗卫生保障是世界上最好的健康保险制度之一,大多数社区都有很好的医院、诊所或医师办公室。所有加拿大居民(公民和永久居民),在注册加拿大国家健康保险计划后都可以得到通常是免费的服务。

在工业化国家中,加拿大人口预期寿命最高,该国也是世界上婴儿死亡率最低的国家之一。本报刊登此文,以期给读者参考。

  四点经验可供借鉴

  加拿大全民医疗保障体系的发展和完善始于20世纪40年代末期,在此之前,加拿大和我国当前的情况类似:只有付得起钱的人才能享受医疗保健服务。1947年,位于加拿大中心地带的萨斯喀彻温省率先建立了医院就医保险制度,首开全民医疗保险制度先河。1957年联邦政府为鼓励所有省份都发展医院就医保险计划而制定了《医院保险与诊断服务法》,明确提出由省政府和联邦政府各分担一半的病情诊断费用和住院治疗费用。直至1960年,加拿大所有的省和地区都先后签订了公费医疗保险计划协议。此后萨斯喀彻温省又发起了《全面公费医疗保险计划》,该计划将私人医生也纳入公费医疗保险管理体系。1968年联邦政府的《医疗保健法》规定联邦政府与省以1:1的大致比例共同承担院外医疗服务费用。1972年加拿大各省和地区均已实现将私人医生门诊费用纳入公费医疗计划,至此加拿大形成了全国范围、全面公费医疗保障体系,该体系可分为公费资助的医疗卫生服务(如必要的公共和私人医疗服务)、私人或雇主付款的补充性医疗服务(如眼科和牙科诊疗)、公费和私人资金共同承担的某些服务(如处方药和家庭护理)、公共卫生体系等部分。

  经验之一:责任明确

  在多年的实践中,加拿大政府已经形成多层级治理结构。联邦政府在医疗卫生保健方面的主要职能包括两大方面,一是制定规则,诸如《加拿大卫生法》,与人口和公共卫生、促进公众健康及预防疾病、健康保护及其食品安全与营养、医药品、消费品和有害物品等管理相关的法规;二是利用财政转移支付机制消除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可及性差异,如一些经济欠发达地区可通过平衡拨款从联邦政府获得医疗卫生经费。此外联邦政府还着力推广医疗卫生研究及相应的信息工作。省一级地方政府则是在中央政府提供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的基础上,利用省内财政的转移支付机制,研究设立省级准基本医疗卫生服务,促进省内基本医疗服务的公平。加拿大医疗保健事业的经费主要依靠联邦政府与省政府征收的个人及企业所得税。有些省份还通过销售税、工资扣减额以及彩券收益等其他方式募集一些,但这些资金所占比例很小。医疗保健支出分为三个层次,即联邦政府、省和地区、市政府,其中省和地区政府支出所占的比重最大。绝大部分公共医疗卫生资金均来自省政府,安大略省更为突出,其公共医疗卫生支出由省和市政当局各承担一半。此外依据加拿大宪法规定,医疗保健工作也主要由省、地区政府管辖。

  各省、地区除了与联邦政府一起资助医疗保健工作外,主要负责管理和实施本省或地区的各项医疗保健工作,具体包括医院、私人医生和专科辅助性医疗服务;有些省与地区政府还负责提供不在卫生法范围内的补充医疗服务(如处方药品、家庭护理、医学仪器和设备等)。此外省、地区政府肩负的责任还包括:传染病控制、免疫、食品前期检测、健康教育、健康促进和疾病预防在内的公共健康计划的实施。

  经验之二:建立有效的多元协同机制近年来,加拿大医疗保健不断贴近基层,管理体制也出现了一些变化,如1997年出现区域性卫生理事会这一层次。区域理事会不和行政区相对应,只以自然区域为基础,一般包括几个行政区,主要职能有进行执法管理和部门协调,综合各方面意见,提出政策建议,直接根据省政府卫生部的计划向医院拨款,向独立行医者支付医疗费用,制定和实施区域性基层卫生发展计划和规划。此外,愈来愈发达的社区卫生组织也是整个医疗保健体系重要组成部分。社区卫生组织和行政区域也没有直接的对应关系,而是以地域面积、人口数量分布、人口结构等为基础。这些变化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官僚层级的刚性,使一些弱势群体、少数族裔(如新登陆的移民,其3个月后才能拿到全民公费医疗卡)、持不同政见的人也能获得及时全面的服务。

  经验之三:监管角色的扮演者——医师协会与非营利性社会组织由于医疗卫生服务存在高度的信息不对称、技术密集性等特点,使普通公众很难对其进行监督和评价,因此必须借助第三方的力量对此进行控制。在这一方面,加拿大的一些经验尤其值得称道。首先,医生主要由医师协会监管。在加拿大,绝大多数医生无论是单独行医还是合伙开业,都是私营行医性质,既不属于政府雇员,也不属于医院的合同工。他们的收入几乎全部来自给患者看病的费用,只有少数急诊医生属于政府雇员,由医院发放工资。如果没有有效的控制,情况将不容乐观。加拿大医生就业证书是由医师协会负责发放,医生获得从业证书后,就可从事相关的医疗卫生服务工作。以安大略省为例,该省医生就业证书由其内科医师与外科医师协会负责发放,并规定如果想在该省开业必须首先加入医师协会。医师协会具有认证、教育调查、纪律处分、质量担保(包括医生评估)、处理与患者的关系等多项功能。医师协会是独立的,它受理患者的投诉,每年对医生的职业水准进行评估。同时协会还积极参与政府决策,对一些相关的重要议题有权进行表决,如一个医生组织联盟提出了一份诊断扫描、癌症治疗、心血管疾病治疗、关节更换和白内障手术等五种疾病的等候时间标准,2005年医师协会就有270名代表对此议题的解决方案进行了投票。

  护士一般属于医院的雇员,其工资由医院与护士工会协商决定。各省护士必须在其所在省份的护士协会进行注册,护士协会依据护士工种的分类制定职业标准。护士协会与雇主、教育机构和政府合作,确保护士提高护理质量,保证消费者的权益。

  其次,积极导入社会化力量对医院进行监管。加拿大医疗卫生监管体系分三个层次:第一层次是联邦政府对各省、地区执行《加拿大卫生法》情况及保健经费使用情况的监管;第二个层次是各省政府对省内医院及其他有关卫生机构保健经费使用效益及卫生服务质量的监管;第三个层次是医院对医生服务质量的监管。加拿大95%以上的医院属于非营利性私营机构(有些类似中国民办非企业性质)。这些医院由社区管理委员会、志愿组织或市政府管理。医院的经费来自政府的医疗保健预算,各医院都有独立的决策机构(董事会),对其日常财务资源进行分配管理,但各医院的经费开支不得超过其委员会与所在省政府谈判所得的年度预算。医院对社区负责,而不是对省政府部门负责。不过省政府卫生部对各医院的运作实施监控,如果医院管理不当,卫生部有权进行警告和处罚,甚至接管医院。此外,加拿大还有一套完善的医疗卫生行业服务信用评估体系和医院经费使用效益评估体系,并由第三方(非营利性组织、研究机构)对医院进行衡量和排名。如安大略省医院评估是由在联邦政府层面的加拿大卫生信息研究所、安大略省医院协会、多伦多大学共同主持,并通过媒体公布。

  经验之四:家庭医生——医疗服务的“守门人”
在上世纪早期,加拿大大多数医生都是全科医生。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专科医生的数量迅速增长。1954年加拿大家庭医师协会(College of Family Physicians of Canada,CFPC)成立,当时60%的医生是全科医生。从60年代中期开始,全科医生(家庭医生)与专科医生各占50%。现在,90%的加拿大人都拥有家庭医生。

在加拿大,家庭医生是相对于专科医生而言的。一个人如果希望成为家庭医生,需要首先经过4年的本科学习(专业不受限制),毕业后再通过医科院校的考试,然后在医学院经过临床医学学习、专业培训和实习等阶段,时间为两年左右(如果想成为专科医生,时间则为4年左右)。学习结束并通过医师资格考试,同时被医师协会推荐,方能成为家庭医生。相对于专科医生而言,家庭医生具备相对全面的医疗知识,可以对患者的情况进行简单的判断和治疗,可起到病人分流、普及健康教育等作用。同时由于其薪酬比专科医生低很多,还起到医疗人力资源分类的作用。

  加拿大强调患者在就医过程中先看家庭医生,并由家庭医生依据具体情况决定是否需要进一步接受专科医生的检查和治疗。没有家庭医生的允许,除非出现意外伤害等急诊情况,患者无法接受专科医生的治疗。虽然该模式过于僵硬,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受到一些患者的抱怨;但是这种由家庭医生充当“守门人”的模式大大减少了小病大治的现象,同时缓解了高等级医院的工作压力,并经实践证明是一个行之有效的减少医疗资源浪费的模式。

  两点教训值得思考

  虽然加拿大现行的医疗卫生系统受到该国居民的普遍欢迎,但一些问题也日益严重,如候诊时间过长、资源浪费等现象。

教训之一卫生服务过度利用

  加拿大是世界仅有的明确禁止两类卫生保健体制存在的工业化国家。加国不允许补充性的私立保险购买被省政府保险所覆盖的卫生服务项目。因此对于加拿大居民而言,无论收入高低,都可以获得同等水平的卫生保健服务。在加拿大现行医疗卫生保健体系中患者可以选择医生并免费获得政府所规定的基本卫生服务,该制度最初设想使病人获得公平的医疗服务,但不得不承认免费服务不可避免地诱导和刺激了患者的服务需求。

  此外,医院支付方式是采取年度总额预算制度,省政府根据资金支出的评价来控制医院成本,这也使医院在利益驱动下,让一些不需要为其提供较多服务或高技术的患者住院,以达到尽可能利用床位的目的;同时不愿意医生将需要较多服务的短期住院患者收治住院,这类患者经急性期治疗后通常需要较多的服务或高技术服务,他们在住院期间的日均费用高于政府向医院提供的平均费用。一些初级保健医生的支付方式是按服务项目付费的,服务价格是由省卫生部门与省医师协会商定的,这在客观上诱导医生采用价格较高的服务项目。如一名儿童的耳朵发生了感染,可以用抗生素治疗,也可以进行外科插管治疗,由于医生采用外科治疗可以获得更多的收入,利益驱使可能导致医生选择外科治疗方法。

  教训之二候诊时间过长

  由于加拿大医生服务价格是省医师协会与省政府的协商而确定的,因此加拿大医生几乎不存在价格竞争。在缺乏价格竞争机制的环境中,如果卫生服务供给不足时,就可能出现患者排队现象,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加拿大医护人员局部短缺的问题一直无法解决,这是政府政策的直接结果。1990年代各省政府为减少医疗费用,采取了减少医学院入学人数的策略,使医生人数下降。尽管加国政府近年来改弦易辙,增加卫生保健支出和医学院学生人数,但是医疗器材和护理人员不足等现象仍为人诟病;由于美国医护人员收入明显较高,也造成加国医师外流至美国;此外,专业方面的吸引力以及个人生活方式的影响也促使医生更愿意在城市工作,这也导致农村地区候诊时间更长。其次,占床现象的存在使排队现象进一步严重。加拿大医院的设备购买需要得到省政府的批准,因此非教学医院就很难及时得到高、新技术设备。这一规定一方面使那些需要高新技术检查的患者不得不忍受漫长的等待,甚至面临死亡,于是患者不得不到其他国家寻求卫生服务。加拿大Fraser Institute的最新调查报告指出,患者就医的等候时数(从家庭医师或一般诊所转诊介绍给专科医师,再到实际接受医院开刀治疗的时间)平均为17.7周,跟10年前比起来,患者必须多花90%的时间等候治疗,其中等待时间最长的是整形手术,需要32.2周,最短的是化学放射性治疗,需要6.1周。文/周向红

中国医药报:2007年10月09日

加拿大的医疗保健体制到底好不好?

衡量一个国家健康指数的重要标志是公民的平均期望寿命和新婴儿死亡率。根据世界年鉴的估计,2006年,加拿大的平均期望寿命为80.22岁,处于全球226个国家中的第12位,而美国的人均期望寿命以77.85岁排在第48位,中国则排在了第107位(平均72.58岁);另外,加拿大新生儿的死亡率为4.69/1000,美国为6.43/1000,而中国的新生儿死亡率则高达23.12/1000。WHO和其他资料的数字也都显示,加拿大的生活质量和健康指数都优于其他发达国家,这不仅说明加拿大具有良好的社会、经济和生存环境,也与其健全的全民医保制度有着密切的联系。虽然,加拿大的医疗体制举世瞩目,但生活在加拿大的居民,也无时不受着加拿大步履维艰的医疗服务的困扰,看病难,手术难的问题,已经成为加拿大人在选举中表现出来最期待解决的头等问题。 本文将就加拿大的医疗保健体制的利与弊进去全方位的评析。

加拿大的医疗保健体制,实际是一个全民参与的公共集资系统,也可以说是一个由10个省份与3个地区医疗保险计划组成的连锁体系。加拿大的医疗保健体系所强调的是以人为本的医疗保障理念,它完全以患者病情为诊治出发点,而不考虑其经济能力。在加拿大居住的全体公民和永久性居民,在全民医疗保健体系的保障之下,可以无忧无虑的生活和工作,体现了全体公民人人平等与权力一致的价值观。

加拿大医疗保健体制的运作形式

加拿大的医疗保健体系是一个典型的“单一保险人制度”,即每个人都由各省/地区的一个保险计划承担,而每个“省/地区医疗计划”则在每个省/地区起着医疗保健服务的单一保险人的作用。它的保险资金来自联邦、省/地区的税收,如个人和公司所得税、销售税、工资税,以及其他收入。然后联邦政府再通过“加拿大卫生转账计划”向省/地区的政府提供现金和转账税收以支持其卫生保健事业。各个省/地区政府对医疗保健系统的资金加以管理,为工作或居住在该省/地区的加拿大永久居民或公民提供全面综合并且是免费的住院治疗和医生服务。而且,保险具有终生效用并且是完全随居住地而转移,不受雇用关系的制约。另外,各省/地区医疗计划所保险的项目,不允许私人保险的加入,杜绝了私人医疗服务与公共卫生保健服务的竞争,保证了医务工作者能够专心致志地为广大患者服务。

加拿大卫生法案

“加拿大卫生法案”是1984年联邦政府通过的加拿大卫生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一项法案。它的通过将加拿大的全民医保水平提高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加拿大卫生法案”是加拿大卫生保健体系的基石,它为加拿大永久居民或公民享受全民免费医疗提供了法律依据。法案的制定主要是针对当时各省/地区出现的私人医疗服务不断涌现,而对公共医疗体制构成威胁的情况下制定的,其目的是建立各省/地区接收联邦资助标准。

如果各省/地区要获得加拿大联邦政府的医疗资助,各地政府管理部门必需符合5个标准,即公共管理、综合性、普遍性、轻便性,以及可达性。公共管理指的是整个的医疗制度要在非盈利的基础上由公共当局管理和操作。综合性是指医疗保险计划必须涵盖医院、行医人员或牙医所提供的全部服务。普遍性是指计划涵盖所有的合格居民。轻便性指一省/地区居民的医疗保险计划在其暂时离开该省/地区后仍然由所居住的新省/地区承担。轻便性也包括该居民在国外居住时的急诊情形下的医疗花费,但不包括去国外寻求医疗服务的费用。可达性则指医疗服务的全民性质,不附加任何直接或间接的条件。不存在年龄、生活方式、健康状况等任何歧视。

全民免费医疗的服务范围

全民免费医疗的服务范围包括医生服务、医院服务和住院期间的牙科外科手术等。医生服务包括行医人员的医疗服务,如家庭医生的初级医疗服务和专科医生的进一步诊治服务;医院服务包括必要的门诊和住院服务,如看病、护理、化验、放射和其他诊断过程;住院则包括住院期间的药物、手术费、麻醉以及必要的设备供应和住院期间的饮食;外科牙医手术服务是指在医院内必需的牙科手术(如创伤)。医院外的药物治疗、牙医治疗、眼科治疗、按摩、脊椎指压治疗等不属于公共医疗范围,这只能自己掏腰包通过私人医疗保险获得报销。急救车的住院和出院服务、美容方面的整形手术、私人要求的护理安排、非医疗所需的透视或其他服务、电视电话、变性手术、隆胸、针灸按摩、心理分析等不在医疗保险范围内。

医疗保健服务的分级管理

加拿大的医疗服务分为二级,患者病情处于不同阶段,接受的服务内容不同。

初级医疗保健:一般来讲,如果加拿大人不是在急症情况下,应首先寻求初级医疗机构行医的专业医务人员的救助,这些专业医务人员大多数是独立开业行医、具有全科医学知识的家庭医生;有些家庭医生则在社区的医疗中心、医院、初级医疗保健或医院附属的门诊工作;还有的则是在个人诊所、医院、社区中心等不同地点分时间工作。他们们构成了加拿大的初级医疗保健系统的基础。总得来说,加拿大的初级保健担负着双重功能。首先,它为患者提供了初次医疗保健的直接服务,从而减缓了患者对医院的压力;第二,它协调着患者的医疗保健服务的持续性并使患者获得更专业化服务的平稳过渡。初级保健服务所包括的内容有常见疾病和伤害的预防与治疗、基本的急诊服务、推荐患者进行更进一步治疗的转诊介绍和协调,如医院、专家治疗、初级心理保健、舒缓治疗以及临终护理、保健宣传、健康儿童的发展、初级孕妇的护理以及康复服务。

二级医疗服务:除非患者病情紧急而可以直接获得医院的紧急救助外,一般只有初级医疗对患者病情无法诊治的情况下,家庭医生才会将患者推荐到专科医生那里接受进一步治疗。没有初级专业医务人员的推荐,患者无法直接获得专科医生的服务。二级服务还包括由专业化的护士护理、家庭服务和成人日托。这些机构还可以提供:为不能自理人群提供短期护理,精神健康及戒瘾服务,康复治疗,危机处理服务,以及需要在医院长期治疗的服务。

补充医疗服务:在公共基金医疗体制没有包含的服务以外,各个省/地区会对特殊人群(如老年人、儿童、社会援助受益人)提供特殊服务。这些额外的服务通常包括处方药、牙科保健、眼睛护理、医疗用具及器械(假肢、轮椅等),以及康复服务(职业病的治疗、语言校正、听力校正等)。另外还有路上急救服务、空运急救服务、捐献器官或骨髓/干细胞等的医疗补偿。总得来说,补充医疗服务的内容因省/地区的不同而有所差异。有的省/地区对急救车使用按家庭到医院收费而从医院转向另一个医院则不收费,而有的省/地区则对65岁以上老人一律不收急救费。

患者不承担因患病而带来的经济风险

按照加拿大卫生法案中的可达性原则,患者可以自由选择医生、医院以及其他服务设施。患者在医疗保险支付范围内,也不需自负任何费用。各省/地区的医疗机构和行医人员不得滥收医疗服务费以及向患者额外收费。如医生向患者索要门诊费用,即被视为滥收服务费,如果医生对患者在医院内使用了必要设备而收费则被视为向患者额外收费。滥收服务费和额外收费都被视为阻碍患者寻医的障碍,是对卫生法案可达性的干扰和破坏。如果任何省份/地区的医院或医生对公费保险计划规定的医疗项目征收服务费或额外医疗费,联邦政府将依法对该省/地区课以罚款,其违法所得也将从联邦政府向该省/地区的拨款中按一加元对一加元的比率扣除,即如果该省/地区的行医者向患者滥收医疗服务费或额外收费,加拿大联邦政府在下一年财政年度的转账拨款中,就扣除相同数量的资金作为处罚。

加拿大医生的管理

加拿大的医生,不管是私人开业的,还是受雇于医院或隶属于医院的,都接受医师协会的行业管理。医师学会向有资格行医的医师发放行医执照,并对其行医行为进行考核。另外,各个医生专业协会负责对医生的继续教育以及针对专科疾病制定治疗标准。行医的医生可以选择不参加医疗保险计划。如果医生选择不参加医疗保险计划,其行医开支就不受省/地区医疗保险计划的核销,而接受其诊治的患者也不得将诊治开支从地方医疗保险中报销。在全国范围来讲,除了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和魁北克省等少数几个省有个别医生脱离了加拿大医疗保险计划外,基本没有医生选择脱离加拿大的医疗保险计划,如萨斯喀切温省就没有一个医生选择脱离加拿大的医疗保险计划。

医生行医的收入形式

私人行医人员的收入主要是通过省/地区医师协会与省和地区政府协调达成的按服务收费表获得。如萨斯喀彻温省的全科医生对患者进行一次全面检查的费用为53加元,对患者进行全面咨询的费用为60加元;一次心脏病的全面评估检查费为56加元;如果是向其他专家推荐,则收取70加元。而安大略省的家庭医生的一次诊费为56.10加元,一次冠状动脉的修复手术为895.55加元。诊所、社区医疗中心和几人一组的行医人员的行医报酬则是通过交替支付表,如工资或混合支付方式(即按服务收费加激励因素)获得。以加拿大最大的省份安大略省为例,49%的医生是完全靠按服务收费;其他医生则是按人头费、工资和特殊支付以及奖金获取报酬。护士和其他专业人员的工资支付则是通过其工会与其雇主之间达成的协议来获得。由省/地区政府向医生支付的服务费有收入总额的限制。如安大略省规定对外科等复杂的治疗,以每日400加元封顶;对非紧急情况的治疗,每日200加元封顶;对透析治疗,有每次210加元的封顶。另外,全科医生和专科医生的费用均以45.5万加元封顶,超出部分医生只能得到66.7%的补偿。魁北克省按季度进行费用支付,对超过封顶线的全科医生,医疗保险部门仅提供75%的费用补偿。魁北克的医生由于受魁北克独立运动等政治因素的影响,其医生工资的额度也比全国低,全国医生的平均工资为34.3万加元,而魁北克医生的人均年收入为23.3万加元。

加拿大的医院

加拿大的服务设施包括私人机构、非盈利医院(如大学附属医院)或政府开办的医疗机构(如退伍军人疗养院)。1990年,加拿大共有1232所不同形式的医院,其中公立医院占87.58%、联邦医院占7.87%、私立医院占4.55%。医院的资金是通过与省/地区的卫生部或地区性卫生当局或委员会的协商谈判而获得。各个省份/地区在向公立医院拨款时,考量的方法不同,拨款的资金也大不一样。其中主要考量的因素包括:资金转账是基于医院的总配置,历年来人口增长情况和成本上涨因素,以及患者对服务的需求。安大略省在衡量拨款时考虑6个因素:总的余额、资金流动比率、患者相对住院时间、相对急性病的停留时间、重新住院的相对危险和诊治总量。

药品费用的支付

加拿大的药物保险所包括的内容在全国公共地区有很大不同。各省/地区基本都包括对低收入家庭和老人等弱势人群的援助,对其他人群的计划就各有所异。魁北克省、安大略省、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曼尼托巴省和萨斯喀彻温省有对所有居民提供最低保险的药物计划。如魁北克省政府强制性要求公民每年购买一定药物数量的药物保险,保险金从每年的纳税中直接扣除。加拿大国家医疗保险对药品费用的支付政策是:急诊和住院的药品费用由国家医疗保险全部支付;另外,65岁以上的老年人和一些享受政府福利的穷人,国家医疗保险对其有特殊的减免政策。如在新斯科舍省,老年人只需支付33%的药费,当全年总支付药费达到390元时,就完全免交药费。一般患者的药费,或者自负,或者由其参加的补充私立保险(如药品保险等)支付。

政府的职能

加拿大的医疗保健制度主要由加拿大宪法制定。宪法划分了联邦、省和地区政府的权力和职能。省与地区政府在实施保健和其他社会服务方面具有最多的责任。联邦政府在对特殊群体的保健方面有直接服务。

联邦政府

联邦政府的职责包括以“加拿大卫生法案”为准绳建立和管理国家的卫生体制的原则;在财政上支持省与地区保健体制的运作;并且还包括直接向特定人群提供初级和外加服务;为预防疾病、促进健康和教育公众提供直接的医疗计划;卫生保护(食品安全和营养,药物制剂的规章,医疗器械,消费者产品和有害物管理产品),以及为卫生研究和卫生信息的活动提供基金。

联邦政府通过“加拿大卫生转账计划”向省和地区的政府提供现金和转账税收以支持其卫生保健体制。为保证公共集资的花费,联邦政府也支付经济不发达的省份和地区同等的资金以支持其卫生事业的发展。

有相对数量的加拿大特殊群体直接从加拿大联邦政府获得卫生资助。这些特殊群体包括:居住在保护区的印第安人,因纽特人,加拿大部队服务人员,皇家骑警,有资格的退伍军人,联邦监狱里的犯人和难民。

联邦政府也负责指导医疗保护的规定(如制药公司的规定,食品与药品的装置等),消费者安全,基本检测与预防,并为卫生发展和卫生研究提供支持。此外,联邦政府也管理着与医疗相关的税收措施(如医疗费用、丧失劳动能力、护理和体弱者的免税额),公共机构的卫生服务扣税额,以及自雇私人医疗保险费的减税额。

联邦政府在各个省/地区设有监督机构以监督地方政府对“加拿大卫生法案”的执行情况。如在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和魁北克等省,MRI和CT诊断属于加拿大卫生法案规定的范围之内,但由于医院内设备紧张,所以私人诊断设备应运而生。为此,联邦政府与地方政府通力合作,仅2005年3月一个月,联邦政府就因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滥征收患者服务费和向患者额外收费而从其“加拿大卫生转账计划”中扣除了72 000多加元的罚款。杜绝了私人医疗诊断设备的出现。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仅在1992~1993和1994~1995年就因滥收患者服务费和额外收费而被扣除了200多万加元。

省与地区政府

省与地区的政府管理并为加拿大的医疗保健服务提供大多数服务。每个省/地区的医疗保险计划包括了必要的免费住院和医生服务,患者不存在支付任何需要扣除的部分、共同支付或花费限制。省/地区的这些服务都是在联邦现金与税收转账计划的支持下运行的。

省与地区政府的卫生保健职能包括管理其卫生保险项目,计划、支付并评估医院的医护质量、医生质量、联合医疗护理和处方药治疗,以及卫生专业人员与省/地区政府出诊治疗等的谈判价格。大多数省与地区政府为特定人群(老人和低收入居民)提供补充津贴,其中包括加拿大医疗法案中不包含的非住院处方药、急救开销和助听、视力保护和牙科护理。有三个省份,即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亚伯塔省和安大略省对居民收取健康保险,但没有支付健康保险的人并不意味着他们不能获得必需的医疗保健服务。如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医疗保险计划是强制性的,每个月的医疗服务计划的保险金为每人54加元,每个家庭为108加元。

加拿大的医疗保健制度增强了加拿大的国际竞争力

由加拿大公共基金建立起来的健康保健制度是一个动态变化系统,它经历了40多年的改革,并在不断适应医疗体系和社会变化中自我完善。特别是在1984年,联邦政府通过了“加拿大卫生法案”,这可以说是加拿大卫生史上的一个里程碑,它将加拿大的全民医保水平提高到了一个新阶段。加拿大人自己资助了自己的医疗保健体系。在加拿大的所有社会政策中,医疗保健制度是最值得他们自我称道的制度。他们把全民医保看作是加拿大生活的核心,是提高加拿大居民生活质量的根本。研究显示,公共集资建立起来的医保体制为加拿大提供了许多可观的经济效益。另外,公共集资将保健服务的费用分摊到每个加拿大人身上。从而使患者个人负担减轻,因此加拿大医疗保健体制具有免费使用,风险分担,全民覆盖和良好的开支控制的优势。加拿大的劳力开支也由于医疗保健体制而降低。雇主在雇用雇员时不用考虑保险费用,使雇人的成本和工资支付降低,可以说,加拿大的全民保健服务为加拿大在国家市场的竞争能力注入了崭新的活力。
在竞争中求发展,在发展中求完善

尽管加拿大的医疗体制中也存在着一些弊端,但加拿大的医疗体制是在40多年的动态变化中不断的完善并获得了充分地发展。随着社会发展和人们对医疗需求的增加,加拿大政府也在积极采取措施解决医疗服务体系中存在的问题。

1. 积极进行医疗体制方面的改革:为了缓解患者看病难、求医难的状况,加拿大的各个政党在竞选中都把改革医疗制度作为他们取信于民的重要竞选纲领。2005年的一项统计显示,在魁北克行医的人员中,希望脱离公共医疗体制的医生已经升至60%,说明未来几年大批医生脱离公共医疗保险体制而寻求为患者提供公共医疗保险计划涵盖的私人服务已经成为大势所趋。2005年6月,加拿大最高法院判决魁北克政府阻止私人医疗保险对加拿大公共医疗保险涵盖的医疗服务项目再保险的禁令违反了加拿大人权宪法,这一历史性的判决为更多的私人行医业主脱离加拿大医疗保险计划而开展与公共医疗进行竞争开了绿灯。未来的发展,只有引入竞争机制,消除国家体制一家独大的局面,才是加快加拿大医疗体制改革,缓解医患关系的重要途径。有的专家学者也建议加拿大政府取消医生向患者合理收取额外服务费、鼓励医生收取患者使用费、取消报账封顶、取消诊治量的限制、允许在加拿大以外国家的医生在加拿大行医等的限制。与此同时,加拿大的各级政府在完善体制、加速改革方面也进行了一系列地举措。

2. 增加医疗投资,制定长期发展规划并增加对卫生事业的投资力度,以设计出未来几年卫生事业可持续发展和行之有效的发展规划:2006年加拿大总的医疗投资比上一年增加了4.2%。各个省份也增加了对卫生事业的投资,萨斯卡彻温省在2004-2005年度向卫生行业投资了27亿加元,比上一年增加了6.9%的投资比例。在制定发展规划方面,各级政府制定了包括专家咨询范围、健康教育、继续教育、家庭访问、管理功能的改进的发展规划,也涉及人口安全及健康的监控、初级护理、社区和医院护理管理的改进,慢性病的管理、家庭护理、临终护理等。

3. 建立医疗服务组织,覆盖整个的居民社区:比如在魁北克,省政府投资建立了可以为居民提供7天、24小时健康服务组织。可以与社区服务中心、其他的健康网络提供诸如健康咨询、评估、病情管理和家庭随访服务。在2003-2004年两年这样的医疗服务组就从21个发展到103个。安大略省也准备在2007-2008年建立150个家庭卫生组织以加强全民的保健。另外,各省建立健全患者登记系统,可以帮助外科手术的诊断、设备安排和手术等待时间。建立免费、保密的电话网络服务系统。

4. 完善等候患者表的管理:魁北克将个医院等待治疗患者的名单登到其政府网站上,其目的就是要督促医院为患者的等待时间控制在一个合理的时间,从而使医院和患者都能够获得适当的、可靠的以及最新的医院活动和各类服务等待时间的最新信息。大不列颠省的医疗管理部门制定出手术等待时间的最长期限,50%的选择性手术(比如膝关节置换手术、髋骨置换手术、白内障手术、血管成形术等)的等待时间必须在1个月完成。政府也扩大了急症室的投资规模,使急症患者看病难的问题获得缓解。4年前,蒙特利尔的急诊病房的候诊达250%,许多的患者不得不躺在担架上,在走廊里候医,如今,ER的超负荷诊治仍然是个重要的问题,但候诊情况有所改变,急症候诊时间缩减为130%左右。

5. 新的技术的应用也为医疗服务的改善注入了新的活力:许多省份建立电子患者档案,以减少患者在不同家庭医生或者不同医疗机构看病时的档案的混乱和不完整情况。在治疗方面,采取新的治疗技术,使治疗周期大大缩短,比如白内障曾经都是住院才可以完成的手术,现在,这已经是门诊就可以完成的手术,短程疗法对于某些前列腺癌和乳腺癌来说,已经比传统的放射治疗有更好的疗效和更小的花费。

6. 为医生提供全面的激励措施:曼尼托巴省为了防止医生外流,采取增加医生按服务收费比率的鼓励措施。在2002年到2004年的3年期间,“统一收费表”中规定的医生服务费的幅度增加了9%。另外,有的省份还制定法律,减少医生的外流。比如安大略省通过的一项法案(Bill8),强迫那些想选择脱离加拿大医疗保险计划的医生向其患者支付安省医疗保险计划(OHIP)支付给他们的报酬,这样就消除了医生想脱离安省的财政激励。

7. 扩大偏远地区患者的就医方便:为医疗专家向偏远地区提供受教育的便利条件。萨斯喀彻温省为每一个在地区中心建立个人行医诊所超过18个月以上的医生提供1万元的资金援助。为在农村建立个人诊所18个月以上的医生提供1.8万元的资金援助。魁北克省对在城市地区新开业的医生,省政府对医生的补偿为提供服务价格的70%;反之,对在某些农村地区新开业的医生,则给予120%的补偿。曼尼托巴省采取给医学院学生贷款的办法,如接受贷款的学生毕业后在农村行医四年,则可免予偿还贷款。在安大略省,对服务提供不足的社区或地区的医生服务取消费用封顶线。

以上这一系列的改革措施的出台和实施,为加拿大的医疗制度的改革注入了新的活力。最信数据显示,尽管南下美国的医生在收入方面获得了比加拿大医生更多的利益,但其生活质量却远不如在加拿大的医生生活的质量高。他们的高收入都被昂贵的子女教养和远离市区的交通费给消耗掉。另外,那里的医生都是自雇型,根本没有医疗保障,以及退休保障。所以加拿大的医生在美国工作的满意承担不如加拿大医生的满意程度高,因此,自2004年起,加拿大出现了回流医生的数量自1969年起第一次超过医生流失数量。说明综合质量,加拿大的远优于象美国这样的发达国家。

加拿大的医疗制度,究竟是好还是不好,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制度。它很难用一个准确的尺子去评价优与劣。不同的国家,社会制度不同,综合国力不一样。即便是西方发达国家,尽管在国民平均生产总值方面相近,但所采取的医疗保健制度也大不相同。美国采取的是国民独立购买私人医疗保险的政策,欧洲许多国家采取的是公共医疗保险与私人保险并存的制度,而加拿大则采取了公共医疗保险独立存在的情况。加拿大所采取的单一保险人制度,是根据自己的综合国力而为居住在加拿大的公民能提供出最大的卫生保障。尽管加拿大的医疗体制在发展过程中,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和弊端,但正如我们开篇前言所谈,加拿大的医疗保健制度所产生的加拿大居民平均寿命和婴儿死亡率这些硬性指标,都说明加拿大的医疗保健制度具有其他国家无法比拟的优势和活力。加拿大,以其良好的社会制度和生存环境,为每一个生活在加拿大的公民和居民的生活工作提供了一个民主、平等、自由和充满了人性化的幸福家园。

来源:网络

加拿大人为什么需要重大疾病保险?

  “免费医疗”为加拿大居民所津津乐道。以安省居民为例, 一旦患上重大疾病, 只要持有保健卡,看病时即可免除诊金、住院费、化验费及X光检查等基本费用,只需自付高于普通病房的医院服务费、私人护理费及出院时带回家的处方药物等相对于基本费用来说是可有可无或是微不足道的费用。生活在这样的国家里,有什么理由要购买重大疾病保险呢?实际情况是, 越来越多的人在考虑这样做。统计资料表明, 约有百分之五十的贷款买房者购买了重大疾病保险。原因何在?
  其一,加拿大的免费公共健保系统在十余年后或许将不复存在。2005年7月1日国庆节发表在加拿大最大的英文报纸《多伦多星报》上题为‘Canada in 2020: A Changed Nation’的社论中提出过这个预言。该文将这一结论归因为“这一免费医疗系统已经完全不能让每个人享受许多新的科学治疗方法, 在一个人口老化的社会,人们都要求得到这些新的科学治疗服务。”(原文:It simply may not be able to cover the many possible treatments made available by science and demanded by an aging population.)
  有统计资料预测, 在2016年左右,迅速增加的退休人数将不断超过劳动力市场上新人的数量。人口的老化意味着重大疾病的发病率将明显提高, 政府用于公共医疗的费用将日益吃紧。因此这样的预言并非空穴来风。《多伦多星报》的社论还预言今后将会是公共健保系统和私人健保系统并存的双轨制。由此看来, 我们真的应该考虑在风雨有可能到来之前, 为自己准备一把雨伞。
  其二,重大疾病的患病率逐年上升。根据目前的预测,加拿大大约每4人中有1人有机会在其一生中患上某种心脏病,大约 3人中有1人有机会在其一生中患上癌症。据统计,目前每年约有5万人患上中风,每天有超过2500人被诊断出患有癌症!老年人口增加固然是其中一个原因, 但不是唯一的原因。生活节奏加快, 化学用品泛滥, 生活环境恶化, 这些才是促使大病发病率上升、患者年轻化的主要原因。
  劳工环境联合会(Labor Environmental Alliance Society)的董事Mitchell Anderson发表过一篇题为《什么诱发癌症》(What’s Causing Cancer)的文章, 将居高不下的患癌率归咎于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大量化学制品污染了自然环境。文章列举了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例子。2000年, 一条已经死亡的虎鲸在南温哥华冲上岸。这条虎鲸体内含有大量的有毒化学成份, 以至联邦政府曾考虑将它运到有害物处理中心去焚化。人类同虎鲸一样, 处于食物链的顶端, 化学制品使我们的生活来得更方便, 但它们同时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进入我们的身体内,并可能在免疫力较弱的时候诱致重病。如此看来, “有备无患”才是较为稳妥的应对方法。
  其三,一旦被诊断患上了重大疾病, 并非象想象的那样任何人都可以立即得到免费的治疗。安省居民如离开安省超过212天将不再受OHIP的保障。

  “免费医疗”为加拿大居民所津津乐道。以安省居民为例, 一旦患上重大疾病, 只要持有保健卡,看病时即可免除诊金、住院费、化验费及X光检查等基本费用,只需自付高于普通病房的医院服务费、私人护理费及出院时带回家的处方药物等相对于基本费用来说是可有可无或是微不足道的费用。生活在这样的国家里,有什么理由要购买重大疾病保险呢?实际情况是, 越来越多的人在考虑这样做。统计资料表明, 约有百分之五十的贷款买房者购买了重大疾病保险。原因何在?
  其一,加拿大的免费公共健保系统在十余年后或许将不复存在。2005年7月1日国庆节发表在加拿大最大的英文报纸《多伦多星报》上题为‘Canada in 2020: A Changed Nation’的社论中提出过这个预言。该文将这一结论归因为“这一免费医疗系统已经完全不能让每个人享受许多新的科学治疗方法, 在一个人口老化的社会,人们都要求得到这些新的科学治疗服务。”(原文:It simply may not be able to cover the many possible treatments made available by science and demanded by an aging population.)
  有统计资料预测, 在2016年左右,迅速增加的退休人数将不断超过劳动力市场上新人的数量。人口的老化意味着重大疾病的发病率将明显提高, 政府用于公共医疗的费用将日益吃紧。因此这样的预言并非空穴来风。《多伦多星报》的社论还预言今后将会是公共健保系统和私人健保系统并存的双轨制。由此看来, 我们真的应该考虑在风雨有可能到来之前, 为自己准备一把雨伞。
  其二,重大疾病的患病率逐年上升。根据目前的预测,加拿大大约每4人中有1人有机会在其一生中患上某种心脏病,大约 3人中有1人有机会在其一生中患上癌症。据统计,目前每年约有5万人患上中风,每天有超过2500人被诊断出患有癌症!老年人口增加固然是其中一个原因, 但不是唯一的原因。生活节奏加快, 化学用品泛滥, 生活环境恶化, 这些才是促使大病发病率上升、患者年轻化的主要原因。
  劳工环境联合会(Labor Environmental Alliance Society)的董事Mitchell Anderson发表过一篇题为《什么诱发癌症》(What’s Causing Cancer)的文章, 将居高不下的患癌率归咎于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大量化学制品污染了自然环境。文章列举了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例子。2000年, 一条已经死亡的虎鲸在南温哥华冲上岸。这条虎鲸体内含有大量的有毒化学成份, 以至联邦政府曾考虑将它运到有害物处理中心去焚化。人类同虎鲸一样, 处于食物链的顶端, 化学制品使我们的生活来得更方便, 但它们同时在我们不知情的情况下进入我们的身体内,并可能在免疫力较弱的时候诱致重病。如此看来, “有备无患”才是较为稳妥的应对方法。
  其三,一旦被诊断患上了重大疾病, 并非象想象的那样任何人都可以立即得到免费的治疗。安省居民如离开安省超过212天将不再受OHIP的保障, 返回安省后, 需要重新经过三个月的等候期。此外,许多手术必须排队等候。2001年的统计数据表明, 在安省, 治疗重大疾病的平均等候期达到13.9周, 大大超出了合理的范围。由于公共健保系统的费用越来越紧张, 不断移居国外的医生数量超过了回流的数量, 以及婴儿潮一代的老龄化使得病人越来越多等因素的影响, 治疗等候期还在不断增长。某些手术虽然不用排队,但治疗和康复有可能造成较大的经济损失,如果坚持继续工作,可能导致旧病恶化或引致新病。此时如果从保险公司得到一笔赔付,患者可以直接奔赴不用等候的先进的医疗地点而去(大型保险公司会免费提供全世界最好的医疗资讯),并且停止工作,静心康复。
  让我们设想一下,假如患者动用注册退休储蓄计划(RRSP)内的存款或者从金融机构贷款去治疗康复会是什么样的情况。以美国明尼苏达州罗彻斯特(ROCHESTER)的一个叫Mayo的诊所为例, 做一个心脏冠状动脉(搭桥)手术,住院5-7天,目前的费用是10万元左右;做一个肾移植手术,住院2-4周,要花费25万-35万元左右。即使是最简单的乳房切除手术或前列腺手术,住院2-3天, 也要花费2.5万-5万元左右。出院后还要准备一些护理、 调养或是增设器械等的费用。
  当然,中国移民如果回中国大陆做手术,费用会便宜一些。假设患者总共需要10万加元,如果从RRSP中取款,按照规定须作为当年的收入纳税。当年获得10万元净款,其边际税率是最高的,按40%计算,共需取出166,667元。说不定存入时所抵的税还没有这么多,现在却要按最高的边际税率交税,很吃亏。倘若这笔钱每年能有6%的回报,20年后将变成534,523元。却因为一次手术, 化为乌有。
  如果向金融机构贷款治病,由于贷款人已患重大疾病, 还款风险较高,金融机构即使愿意贷款,一般也会收取很高的利息, 通常是基本利率加上4%。非常贵。对于生意人、证券投资人或是贷款买房的人来说, 有可能会被迫卖掉生意、证券或房产去治病疗养。假如生病的时间不巧, 并不适合出售这些资产,其损失多少只有天知道了。
  让我们再来看一看,购买重大疾病保险都有哪些好处。以加拿大该险种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一家保险公司为例。一位40岁身体健康不抽烟的先生,每月付款91.20 元,或每年付款1013.28元(含75元policy fee),就可获得5万元免税的保险。(10万元保险每月147.49 元)受保疾病包括癌症、心脏冠状动脉(搭桥)手术、突发性心脏病、中风、老年痴呆症、大动脉手术、良性脑肿瘤、失明、昏迷、失聪、心瓣置换、肾衰竭、断肢、丧失说话能力、主要器官移植、轮候主要器官移植、运动神经疾病、多发性硬化、因工受伤引致丧失免疫力病毒(HIV)、瘫痪、柏金逊病和严重烧伤等二十二种。
  保险公司并可免费为患者提供康复护理计划, 通过著名的Best Doctor Inc., 提供优秀专科医生名单,评估病况,确定病症,找寻医治该种疾病的最佳医生或医疗设施所在, 安排交通、住宿甚至翻译服务。保单直至被保人75岁时终止, 期间如果没有索赔, 被保人可于第15年起随时终止保单,同时百分之百取回已交保费(不含policy fee)。若按年付,65岁时可取回23,457元用于养老。如果该先生暂时经济较为拮据,可以选择无返还保费功能的险种,每月付30元左右,保5万元,10年之内不变价,并可在今后经济条件好的时候转成有还款功能的险种。相对于从RRSP取款,向金融机构贷款或是出售生意、 证券、房产来说,孰优孰劣, 无须赘言。
  日益上升的重大疾病发病率威胁着我们的健康,所幸的是当今发达的科技使得许多大病都能治愈。健康无价宝,平安最重要。不断上升的索赔率使得保险公司有调高保费的倾向。因此,适时地制订一个重大疾病保险计划, 真的很有必要。需要注意的是,千万不能等到生了病或是感觉快生病了再去投保。保险公司对体检不合格的申请人有权加价或拒保, 并且在保单生效后90天内诊断出的癌症,或有症状导致今后确诊为癌症的也不在受保之列。

来源:加拿大无忧

美国研究发现亚裔癌症规律 移民早做检查

据美国癌症协会(American Cancer Society)2007年7月11日公布的一项研究报告指出,美国亚裔人士,包括土生土长的亚裔人士以及新移民,都有十分鲜明的癌症病患规律。该报告是根据2000年至2002年在加州五种亚裔人士(中国、越南、韩国、日本以及菲律宾)的癌症病例报告所统计出来的结果。

据报告指出,移民来到美国已经很长时间的亚裔人士最有可能患上的癌症与美国当地人士十分类似,例如乳癌或大肠癌,但患病率仍然比白种人低许多。专家认为,由于长期居住美国的移民开始适应美国人的生活习惯性或饮食规律(如缺乏运动、喝酒、吃肥胖食品等导致肥胖),他们的癌症患病率大大上涨。

相比之下,新移民所患的癌症通常与各自祖国最普遍的癌症比较类似,如胃癌或肝癌等。在亚洲的发展中国家,大多数这一类癌症都由于细菌感染或病毒感染造成(如B型肝炎)。而在美国,由于更加完善的医疗与疫苗系统,这类癌症则比较少见。许多婴儿在出生后立即就被注以各种疫苗。因此,报告的第一作者麦克瑞肯(Melissa McCracken)认为,医生应该特意向新移民告知疫苗的重要性,鼓励新移民也接受疫苗。

麦克瑞肯表示:“我对不同亚裔人士癌症病患率的规律感到非常惊讶。”报告的其他主要发现包括越南男士患肝癌病率比白种人士多出七倍;韩国裔人士患胃癌病率比白种人高出五至七倍。在世界上,报告指出,80%以上的癌症病患率发生在发展中国家,其中55%以上发生在中国。

另外,美国食品的高科技处理等也减少了许多癌症的病患率。例如,随着冰箱的普及,美国胃癌病患率大大下降。在韩国与日本,大量含有硝酸盐与亚硝酸盐的食品均导致高胃癌病患率。在许多发展中国家,人们所面对的环境影响也是引起癌症的因素。例如,中国女性患肺癌机率很高,专家认为也许是因为中国女性在家中煮饭长时间吸入重油烟所导致。当然,中国日益恶化的环境和空气污染也对此产生负面影响。

菲律宾女性患乳癌机率也比其他亚裔人士高,日本裔人士患大肠、胃、摄护腺以及乳癌机率比其他亚裔人士都高。专家相信以上两个族裔的癌症问题都与肥胖有直接联系,因为据统计有33.5%的菲律宾女性、52.5%的日本男性以及28.3%的日本女性超重。

最后,专家指出,许多癌症如子宫颈癌、乳癌以及大肠癌虽然能够轻易查出并诊治,许多新移民由于缺少这方面教育与认识,或因为语言不通,缺少保险等因素而使问题加重。报告最后敦促医生鼓励新移民提早做身体检查。报告可在网址:http://CAonline.AmCancerSoc.org 取阅。

加拿大探亲老人生活:“三福”与“三要”

我们两位老人移民加拿大的目的是为了团聚,一来彼此有个照应,二来与孩子尽享天伦之乐。因为受中华传统文化的影响,子女很孝顺,这使我深深感到与子女住在一起实在是我们两位老人的福气。

一是口福。在移民来加的几年中,我女儿女婿每逢休息日、节假日、过生日等总是开车载我们去各类餐馆尝鲜。中餐当然是我们的首选,品尝台湾、香港的美味佳肴、吃有名的粤菜和喜爱的上海菜、还有法国大餐,享受法国女郎的热情招待、日本料理、越南面、韩国菜、自助餐等等,尽情享用一番后,我们对女儿女婿乐滋滋地说:“在饮食文化方面我们真是大开了眼界。”

二是玩福。在阳光明媚、风和日丽的周末,全家大小开着自己的车去首都渥太华参观世界著名的郁金香花展、宏伟的国会山庄、具有历史意义的总统府、美丽的里多河 畔,还有幸看到了国庆节在里多河彩船游行的盛大场面。彩船游行还是我们第一次看到,当晚真是兴奋得睡不着觉。后来又驱车前往蒙特利尔市,参观了冬季奥运会场馆、世界著名的大教堂,看到了同性恋游行,这又是我们俩有生以来头一次看到。十月的多伦多正值观赏枫叶的好时光,选择一个晴空万里的好天气,全家开车到枫叶展览区,尽情观赏世界最美、最壮观的枫叶带,同时还收集了各种各样的枫叶,粘贴成一本小册子,准备带回中国与亲朋好友分享。世界著名的尼亚加拉大瀑布是我们不定期要去游玩的地方,在夏天还可以乘游船到瀑布前沿享受暴风骤雨、惊涛骇浪的刺激。

这个世界太美好了!我情不自禁发出的感叹。大瀑布的对面就是美国,这是我俩一直都很想去旅游的地方,当女儿女婿知道我们这一心情后,就为我们办好了签证及5日游的车票,将我们送上了美国5日游的大班车,大班车驶过彩虹桥进入美国地界。当晚到达波士顿,我们先后参观了华盛顿、纽约这些城市的主要景点,如哈佛大学、白宫、自由女神像、联合国总部、“911”遗址等。虽是走马观花,但足以证明美国是一个强大、民主、富裕的国家。

三是情福。亲情是用金钱买不到的,是血缘关系中奔放出来的一种特有情感。每年母亲节,女儿女婿总是根据我们的需要送些礼物。今年女儿看到她母亲静脉曲张很严 重,走路不太方便,就特意定制了一双价格昂贵的皮鞋。去年父亲节,女儿问我缺啥,我说想要把剃须刀。女儿女婿就特意买了一把价值100多加元的名牌剃须刀送给我。平时去看医生、拍片子、验血、作超声波等一些体检项目,都是女婿开车,女儿陪着。这些亲情所体现出来的行动真叫我和老伴从睡梦中都会笑醒。其实玩福、口福也都是情福的一种体现,它才是源泉,我们一定要好好的保护和珍惜。
如何来保护和珍惜呢?我认为一是要互相尊重。作为年纪大的长辈,要自觉消除残余的封建思想意识;作为下一辈,不要以为自己长大了,就把长辈的话一概靠边站。 如果不互相尊重,凡事就没办法想到一起,对事情也很难取得共识,那么和谐快乐的生活就是一句空话了。我听说有这么一件事,父亲要儿子回国发展,儿子却认为好不容易出国,且现在工作也不错,于是暂不想回国。父亲知道后大发雷霆,大骂儿子不听话,直至发展到父子之间大闹一场。这就严重伤害了父子之间的感情,只 有坐下来本着互相尊重的原则,心平气和的促膝谈心,从中双方取得共识,才能把事情处理好。

二是要互相谅解。做到互相尊重后还必须在具体问题上做到互相谅解。试想:长期与儿女住在一起,双方难免会有一些不愉快的事,甚至会磕磕碰碰,这就需要双方心平气和的、理智的处理好。比如子女碰到不愉快的事,或者在单位工作压力大,心情不好,往往就会面孔难看,说话生硬。这时作为长辈就不应该计较,而是要体谅晚辈。想到他们独自奔向举目无亲的异国他乡,承受了读书、找工作、谋生等重重压力与困境,移民朋友人人有本难念的经,多去想想这些就会体谅儿女,这时如果送上一杯茶、一盘水果,或者一客点心,既缓和了他们的心情,又避免了不愉快的发生。此时决不要忍不住气,引起争吵而影响感情,甚至产生不应有的裂痕。还有 就是人老话多,老年人日常生活中比较罗嗦,甚至有时也会发发无名火,作为子女不要动不动就批评指责,而是要耐心交谈、关爱、解释、让步,使老人有温暖感。

三是要互相爱护。互相尊重和体谅都出自互相爱护。有了互相爱护这个大前提,就会共同来热爱这个家庭,共同建设它。我听到有人讲了这么一件事,一位父亲在报纸上看到一则广告,想去治病,儿子当然要开车送去,可是光是车程就需要花费两个小时。经过治疗虽然疗效甚佳,但是父亲考虑到这么远去治病不仅影响儿子的工 作、正常休息,而且会让儿子疲于奔波,于是这个父亲毅然决定舍远求近的就医,这就是亲情的伟大之处。

与子女住在一起,享受“三福”,就必须要做到“三要”。只有这样才能把家庭建设成美满和谐的幸福家庭。

2007年7月18日 07:35 来源:地产周刊 作者:汤洪元(原题:幸福的要素)

美国专家:CT扫描危害有如核爆辐射

随着医学技术的发展,最近几年来美国人开始流行用接受电脑断层扫描(CT扫描)的方法以希望能及早发现身体内部的各种肿瘤。但近日,美国的一些X光专家警告说,CT扫描发现早期肿瘤的效果并不好,而接受这种检查的人们患上癌症的危险性并不比暴露在核爆炸辐射区的危险性小。

  据信息时报报道,根据这些X光专家的介绍,不少人体内的各种器官上都会有一些类似于肿瘤的小肿块,但这些小肿块的存在并不影响人们的健康。然而当人们接受扫描发现小肿块后,大多选择动手术清除。不过实际上并不能对改善健康起关键作用。

  与此同时,当人们接受全身电脑断层扫描时,他们的身体就直接受到了放射性物质的辐射,电脑断层扫描的辐射量大小相当于人们位于日本广岛和长崎原子弹爆炸中心2.5公里处接受的的辐射量大小。从数字上来说,人们每接受一次全身电脑断层扫描,他们的身体将会增加0.08%的致癌比率,相当于1200人当中就有一人不幸致癌。

  电子计算机断层扫描是检查方便,迅速、无痛的一种新的医学检查方法。现已成为一种很流行的医学辅助诊断手段。 

来源: 阿波罗新闻网 2007-05-17

35歲資深女編輯胃癌去世 震動中國網友

  鼠尾草,迎風搖曳于地中海的一種香草。它被一位來自陝西蒲城的中國女子作為網名,以博客的形式記錄時尚中人眼里的世界。如今,鼠尾草的博客還在,但它的主人———一位時尚雜志的資深編輯、一位年輕的母親,卻因罹患癌癥而辭世。

  華商報報道,德國之聲這樣評述︰鼠尾草,代表著中國社會透支生命的一代,在急速發展的社會里,耗盡生命的火焰,在疾病的打擊下,粉碎了浮華的幻象。

 

陽光明亮。黑色的大理石墓碑上,她還在微笑。粉色的毛茸茸的披肩,襯著她清秀的、略帶疲憊的容顏。

  原小強用抹布輕輕地擦拭著姐姐墓碑上的浮塵。這是5月14日,10天前,姐姐的骨灰從北京運回西安,安葬在城東南的墓地。那一天,姐夫和8歲的小外甥,在墓前放下350朵扎成心型的粉色玫瑰,久久不忍離去。錄音機里反復吟唱的,是她生前博客的背景音樂———《蓮花處處開》。

  原小娟,網名鼠尾草,陝西蒲城人。1972年生,2007年4月18日因癌癥離世。她的死,在中國博客世界引起震動,數萬網友登錄她的博客寄哀思,至今不絕。

  “中國的網絡世界中,從此少了一株迎風搖曳的鼠尾草。”德國之聲電台如此報道這位曾獲全球“最佳中文博客獎”的女子的死訊。參考消息全文做了轉載。文中說道︰“這絕不止是一位時尚才女的仙逝故事,鼠尾草,代表著中國社會追星逐月、透支生命的一代,在急速發展的上行社會里,耗盡生命的火焰,並在一場疾病的打擊下,粉碎了浮華的幻象。”

  看遍人間繁華

  煙花般絢麗,無休止的忙碌

  “我在時間的盡頭做了一個快樂的盜賊,但是沒有偷走普羅旺斯的一米陽光,卻把我的心留在了普羅旺斯明亮、空曠、晴朗、開闊的天空。”———摘自原小娟《普羅旺斯寫真集》 這些詩意的句子,如今被刻在原小娟的墓碑上。“短暫人生,燦若煙花”是丈夫為她撰寫的墓志銘題目。墓碑上,還刻著她的博客地址。“姐姐可能是唯一把博客地址留在墓碑上的人了。”原小強說。

  對喜愛她的網友來說,曾經,鼠尾草這個名字代表的是富足的靈性與精彩的生活。身為時尚集團《美食與美酒》雜志的編輯部主任,生前的娟子,游走于葡萄酒與美食的世界,看遍人間繁華。在托斯卡那的艷陽下品嘗紅酒,在西西里島上體驗美味傳說……2006年上半年,她就去了兩趟意大利、一趟東京,工作與愛好奇妙地組合成她搖曳多姿的生活。

  《普羅旺斯寫真集———鼠尾草的法國味道》,是她生前的第一本書,也是最後一本。

  這本裝幀精致的書,封面是大片紫色的薰衣草,這正是普羅旺斯這個法國小鎮的名片。2005年夏,原小娟受邀去普羅旺斯采訪,途中,她與《永遠的普羅旺斯》的作者彼得梅爾共進午餐,帶領讀者一起去葡萄莊園中體驗原汁原味的法國美食,品鑒頂級的法國大餐……此行她留下了大量精美的照片與文字,在自己的博客上發表。也正因為這些文字,使得她獲選新浪博客的最佳私人日志一等獎,並獲得德國之聲的全球“最佳中文博客獎”。

  生活中的娟子善良、溫情,她有一個8歲的調皮可愛的兒子,丈夫項立剛是她大學時的學長,曾是《通信世界》雜志總編,事業有成,對她很是呵護。

  但絢麗的事業背後,是無休止的忙碌,家庭生活也不可避免地受到影響。正如她後來在《病床日記》中寫到的一樣,除了高強度的出國訪問,在國內出差更是像坐出租車一樣,總是今天去明天回來。2006年的上半年,有兩次,她和丈夫同時出差,把孩子留給保姆長達一周。有時,兩個人同時在天上交叉而過。“從意大利回來,在機場,只能讓家人接我的行李回家,我卻要趕下一班飛機去上海……”

病床日記

  “我的花花世界變得輕飄起來”

  當我的病床前開滿鮮花,上帝告訴我,他少一個花藝師。 我問上帝︰“您喝葡萄酒嗎?”上帝說︰“你的文字吸引了我,讓我想想……”———摘自原小娟博客《病床日記》

  2005年,原小娟調任時尚集團新創刊的《美食與美酒》雜志任編輯部主任。這本新刊的面世,讓她付出了很多的心血。講究完美的她,許多文章都要親自寫,工作量比以往陡然增加,超負荷的工作運轉,嚴重地損耗了她的身體。“那段時間,我的工作量,是一個普通編輯的三倍以上。”她在日記中這樣回顧。

  2007年3月,原小娟的《普羅旺斯寫真集》出版,她的生命卻已到了最後一程。

  她被確診為胃癌三期,是在2006年的7月。醫生告訴她,因為發現太晚,治愈率最高只有30%。一直對自己充滿自信的娟子,希望自己成為上天眷顧的那30%。在最初的震驚與悲傷過去之後,為了眾多關注和喜愛她的網友,她把筆記本電腦帶到醫院,開始在博客上用“一指禪”寫《病床日記》,反思自己的生活。“面對可能相遇的死神,我開始重新思考自己的生活方式,那些被人羨慕的生活有太多虛妄的假象,讓我不能去面對自己心靈的真實……我要重新開始自己的生活,在我的康復之旅上重新完全自我地自由生活。這樣的思考如果不是這樣的疾病,可能我一輩子都無法想通。”

  她很善良,不願給別人帶來傷感。從第一篇《我要去和上帝握手,請上帝給我時間》開始,在博客的每一頁上,她都會貼上一幅精彩的照片。大多數時候,照片上是美麗的花朵,包括她在醫院窗台上做的花藝。

  病床日記有40多篇。繁華散去,她用文字記錄死神對生命的威脅,以及對生活的反思。她開始發現日常生活中,容易被忽視的美與細節。“清晨的腳步終于可以不用匆忙,人變得自由而輕靈,在水邊呼吸清涼的空氣,陽光灑落在草坪上,讓生命中的一切憂傷都離我而去吧!”

  在日記的首頁,娟子這樣寫道︰“在我開始寫病床日記的時候,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寫完它,上帝用這樣的方式讓我反省我那被人羨慕的生活,那就讓我的反省給大家一些啟發吧!”

  2007年3月5日,娟子寫下了她生命中的絕筆《腫瘤呼叫轉移》︰

  “我的命運還在風雨中飄搖,上天不知道要給我怎樣的痛才肯給我一線生機,此刻我的美食、美酒、花花世界都變得輕得要飄起來,我寧可這些東西都不曾屬于過我。路邊的殘雪還未化盡,這個冬天最冷的兩天的寒風吹得我有些木然,看著樓下草地上兒子昨天堆的小丑雪人,我對自己說︰這一次,堅強是我唯一的選擇!”

  生命換浮華

  “承擔的壓力已超出我的極限”

  在禁區之內養病的日子里,才發現生活應該是這樣,我們太多地去追求那些違背自然規則的事情,以為自己生存的空間沒有禁區,其實正在慢慢積累疾病的因素。———摘自鼠尾草《病床日記》

  2007年3月6日,因為化療後癌細胞轉移,原小娟第二次住院。兩天後,她的母親心髒病突發去世。此前,她一直不知道女兒患了胃癌住院的消息。料理完母親的喪事,原小強赴北京照顧姐姐。母親去世的消息,同樣也沒有告訴娟子。40天後,娟子也走了。

  “一個多月內,這個家中最重要的兩個女人都沒有了。”原小強說。他追憶著過去的溫暖歲月︰“姐姐回家的時間不多,每當她回來,我們一家人圍坐在一起,總有說不完的話。如今,媽媽和姐姐都走了,這個家,已經沒有了……”

  在病床日記《自己種下的病因》中,娟子把自己的病因歸結為三點︰“睡眠嚴重不足;沒有善待自己的胃;工作的緊張與壓力。”

  除了長時間的睡眠不足之外,因為從事的工作常常要品嘗美酒美食,同時因為懼怕發胖,她往往是饑一頓飽一頓,時間長了,胃部成了身體最脆弱的環節。

丈夫討說法

  “為中國勞動者打一場官司”

  “作為舒展經濟騰飛羽翼、追星逐月的中國新銳一代,原小娟在其短暫的人生中經歷了從貧乏到豐盛,從迷茫到自信的上行震蕩期,透支自己的生命激情燃放了一場絢麗的煙火。 ”———摘自德國之聲報道《中國白領用生命換浮華》

  事實上,原小娟的奮斗歷程與生活狀況,正是中國新銳一代的代表。

  生于陝西,長于青海的原小娟,父母有三個孩子,她排行老二。上個世紀90年代,她考進中國人民大學中文系,畢業後被分配到中學當老師,丈夫則在出版社工作。學校的工作是清閑的,但生活總缺點什麼,2000年,她與朋友一起創辦《婚禮》雜志,從此,開始進入了精彩而壓力巨大的媒體圈。

  2003年,她到了著名的時尚集團,先後任《時尚先生》編輯部主任、《美食與美酒》雜志編輯部主任。作為別人眼中優雅的白領麗人、時尚才女,她在追星逐月中,終于完全忽視了自己的身體健康與能承擔的壓力極限。

  “如果能夠重新回到過去,如果能預知今日的結果,我們寧願選擇不要出來,讓她繼續在學校。至少我們不會付出這生命的代價。”項立剛說。

  在妻子去世之前,項立剛就已辭職在家照顧妻子。如今,他每天還在續寫著妻子的博客,他不想讓妻子生前精心耕耘的園地荒蕪。

  項立剛同時還在準備一場官司,他要將妻子生前的東家———時尚集團告上法庭。“我要為中國的勞動者打這場官司。”他說。

  2007年1月,在被確診為癌癥半年之後,病床上的原小娟接到單位通知,稱鑒于她的身體原因,時尚不再與她續簽合同。此前,她與時尚一年一簽的合同是11月份到期,合同期滿後,時尚只給了她3個月的治療期。

  “她一直渴望著能重返心愛的工作單位,作為單位的一名中層,時尚對她這樣絕情的做法,讓她非常傷心。”項立剛說。在《我要和時尚打的這場官司》一文中,他表明自己的目的︰“希望通過起訴,使鼠尾草的事件能警醒大家珍愛生命,愛惜自己,並推動法律的完善,保護更多勞動者在面對病患時得到基本的保障。”

  針對網友的質疑,時尚集團則發表聲明稱︰對原小娟因病去世,“深為悲痛”,但“集團的做法是符合勞動法的,也完全可以經受司法審查”,稱原小娟的勞動合同到期後,雜志社還依據勞動法順延了她的合同期及醫療期,並支付了醫療補助金。

  同時,時尚集團表示“將開始重新審視員工的工作方式”,因為“光鮮炫目的時尚圈以及業內通行的彈性工作時間,助長了很多人不夠健康的作息時間,以及面對浮華與名利,對自己過多的工作加碼”。

  項立剛則認為,時尚顯然缺乏反思自身企業文化的誠意。“在這個社會的轉型期,已經到了為勞動者建立一個保障體系的時候了,已經到了勞動者付出應該得到合理回報的時候了……時尚需要為它的文化和管理理念付出代價。”項立剛說。

  沒人能放下

  七成以上白領成“過勞模”

  這是一個急速運行的社會,人人都要爭取“上流”。努力並富有效率地工作,為資本創造價值,也為自己積累生活的財富。但又有誰會關心那些辛勤工作的白領所承擔的壓力與焦慮呢?

  “沒有人能放下。如果要維持體面的生活,必須不斷地透支自己。”33歲的孟飛說。他是一家大公司的銷售主管。

  “勞模”曾經是時代的褒義詞,褒揚那些為了工作兢兢業業、加班加點的勞動者。然而,今天,勞模一詞已不能涵蓋眾多中國勞動者的生存狀況,2007年,“過勞模”一詞應運而生。

  “過勞模”是指那些平均每天工作10小時以上、基本沒有休息日、睡眠不足、三餐不定的工作者。在今天的許多行業,“過勞模”大量存在。據北京師範大學對上海等四個大城市的調查,有七成以上的白領成為“過勞模”。這個調查表明,“中國勞動者普遍承擔著過勞危害”。

  34歲的何群是原小娟曾經的同事、相交多年的好朋友。她們曾一起做過中學老師,先後離開學校,進入媒體界。2002年,在原小娟即將進入時尚時,何群辭職離開了時尚。“在這樣的雜志里,機會與壓力是共存的,它的平台當然不錯,能提供給人很多非常好的發展機會,並發揮自己的潛力,但壓力太大了”。

  在何群的印象中,原小娟非常敬業。“她如果把自己當作普通編輯,會輕松很多。但她不會,因為她太熱愛自己的這份工作,太熱愛美食與美酒了。強烈的責任心總使她超出自己應有的工作量。她想實現自己‘辦一份中國最好的美食雜志’的夢想”。

  何群還認為,大企業中,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其實很疏遠,人們很難在工作環境中找到自己的朋友,大家都相對獨立。有時人際關系的壓力也是很大的。“我在不舒心的時候,會選擇離開,而小娟不會,她會忍受。她的性格比較開朗豁達,總是為自己熱愛的事業考慮”。

  “其實,如果不是出了這樣的事,大家都會覺得她的做法非常正確,她那麼努力敬業,是值得肯定的。我也一直非常敬佩她這一點。但現在,我會想,其實有時真的沒必要太執著。畢竟,不是所有的問題我們自己都能克服。”何群說。

  然而,要真正“放下”談何容易?生存的壓力、對機遇的追求,不斷刺激著人們去追逐夢想。“在北京這樣的大城市,買一套房子,一生的奮斗都不夠啊。”孟飛感嘆。

  2006年,《新周刊》和某門戶網站做了一個“中國人壓力測試報告”,報告中說,中國白領工作強度堪稱世界第一,中國老板全球最累,並指出,那些社會積極分子似乎普遍染上了“工作第一、生活第二”的成功焦慮癥。“拼命加班”正成為職場“潛規則”,“朝九晚五”變成“朝九晚無”。而這,在很大程度上損毀了中國先鋒階層的身心健康。

  因病返貧

  窮人富人間差距不過是一場病

  “一位朋友跟我說過︰窮人和富人的差距就是一場病的距離,似乎很有道理,在疾病面前的確窮人和富人要忍受一樣的痛苦。雖然我也不是窮人,也算不上富人,但是在這個重大的疾病找到我的頭上時,第一個會考慮的問題就

  是醫療費用的問題。”———摘自原小娟《病床日記》

  世界還在一如既往地運轉,當一個又一個生命非正常地離去,正折射出一個絢麗世界的陰影———近年來,癌癥患者人群的平均年齡越來越年輕。年輕的新銳一代,比之他們的父輩,正在過早地受到癌癥的威脅。年輕人承受著過重的工作壓力,忽視了自身的身體狀況,長期休息不足導致抵抗力下降,被認為是腫瘤低齡化的原因之一。

  而新銳一代,面臨疾病的威脅時,要承擔比他們的父輩更大的金錢壓力。

  原小娟曾慶幸于自己所在的時尚集團有完善的醫保,但因為醫保有限制的範圍,而她選擇了新的治療方案,所以不能報銷。在最終選擇的新方案中,一次48小時的化療費用是12000元,而這樣的化療要進行四到六次。幸虧她在6年前第一次辭職時,曾買過一份保險,大約能得到九萬元的賠付。

  但就是這樣,為了給她治病。他們還是賣掉了一套在原單位擁有的房子。

  事實上,在中國,並不是所有的企業都建立了完備的醫療保障制度,這意味著一旦勞動者遇到重大疾病,昂貴的醫療費用只能自己承擔。而對生活尚不富足的中國人來說,保險意識更是缺少。

  “對一個拼命工作的白領人士來說,一年的收入可能在十多萬,但如果疾病到來,很可能就會使他一無所有。多年來,因病返貧的,不光是那些貧困的農村家庭,即使對收入相對很高的白領來說,這樣的風險也同樣存在著。”社會學研究者李青這樣說。

  如何讓勞動者有能力應對這樣的風險?這不是個人問題。倡導健康的生活方式,健全和完善勞動者的保障體制,讓中國的勞動力資源不要面臨掠奪式的開發,將是未來中國人力資源面臨的非常重要的課題。

萬維讀者網 2007-05-25

每天用電腦超過4小時易得癌癥

醫學報告指出每天使用計算機4-6小時,三年後得到癌癥的機率比正常人多26%。

  中午睡覺時要記得關計算機!

  你是否常覺得頭重重的或記憶力帥退呢?

  

趴著睡覺的時候要記的把計算機關機,不只是把屏幕關掉而已,因為只把屏幕關掉是無法杜絕輻射線的,而且我們都是趴著睡,頭直接對著計算機,哪天得了老人痴呆癥或腦瘤就來不及了!輻射線真的很可怕的!!小心啊~健康重于一切!
  計算機族的殺手——胸廓出口癥

  常坐在計算機桌前的你,是否一坐就是好幾個小時而且坐姿不正確,總感到莫名肩頸疼痛,甚至于無心工作?現在請你作個小測驗,請你將你的頭向左側方向望去,然後將你的頭45度朝下慢慢彎下去,動作做到這里,你的脖子頸肩是否感到不正常的酸痛?對假使你有上述癥狀,你可要小心了,因為你很可能得到現代計算機文明病“胸廓出口癥候群”的受害者。

  殺手原來是“計算機”

  計算機一族的您或許常納悶為何常常感到腰酸背痛,身體抵抗力越來越弱,精神常常無法集中,您絕無法想象原因出在“計算機”,電腦所散發出的輻射電波往往為人們所忽視,依國際MPRⅡ防輻射安全規定,在50cm距離內必需ㄑ25V/m的輻射曝露量,但您知道計算機的輻射量是多少嗎?

  告訴您

  Ⅰ、鍵盤1000V/m,

  Ⅱ、鼠標450V/m,

  Ⅲ、屏幕218V/m,

  Ⅳ、主機170V/m,

  Ⅴ、Notebook2500V/m,

  輻射電磁波對人體的八大傷害

  1.細胞癌化促進作用,

  2.荷爾蒙不正常,

  3.鈣離子激烈流失,

  4.痴呆癥的引發,

  5.異常妊娠異常生產,

  6.高血壓心髒病,

  7.電磁波過敏癥,

  8.自殺者的增加。………….

2007-07-16 奇虎論壇

从侯耀文病逝看知识分子英年早逝

这个世界每天都在演绎着生生死死的故事,无论是达官显贵,还是平民百姓,都无法逃避死亡。只是有人活得长些,有人活得短些,正常的寿终是生命的本然,而英年早逝则带来太多的遗憾。

23日下午,侯耀文先生突发疾病而病逝。按年龄他还没有过花甲之年,应属英年早逝。耀文先生是我国著名的相声作家、表演艺术家,曾获得中国十大笑星的称号。自小受父亲侯宝林大师的熏陶,深得相声艺术的真谛。登台四十多年,深受群众喜爱。我对他的《财迷丈人》、《糖醋活鱼》、《见义勇为》等作品尤其喜爱,至今记忆犹新。我喜欢他的艺术,但以前从来没有写过关于他的一篇文章。倒是今年元月给他哥哥侯耀华写过一篇《侯耀华:屈膝一跪堪比黄金!》,在读者中影响很大,在我的博客里一天的点击竟达65万人次。

作为一个观众,我们是有福的,看到过他高超的艺术表演。但他的英年早逝,无论是对观众,还是对他自己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遗憾。本来他的艺术生涯可以是很长的。再说像他这样的人并不多。我这样说,是因为他更多的是生活中的演员,却又是艺术界的好人。

一个人总是要死的,再多的财富,人死后也带不走。有些财富虽然不能带走,随着时间却会消失,而有一种财富却会随时间延续,甚至发扬光大,这就是精神财富。有人说艺术应是永远的,耀文先生留给我们的艺术是永远的。

这几年英年早逝的艺人实在太多,比如高秀敏、傅彪、高枫……

以上这些英年早逝的著名艺人,应该说是我国优秀的知识分子。其实近年来,我国知识分子英年早逝的越来越多。比如科技界、教育界的知识分子,只不过他们的早逝不像侯耀文、高秀敏这些明星一样引人注目,但他们对社会的贡献同样是巨大的。

生命凋谢,痛不自言。一个国家有那么多的知识分子身患疾病,一个国家有那么多的栋梁人才英年早逝,其中的原因虽很复杂,但有些原因具有普遍性,那就是这些知识分子自我保健意识不强;生活方式不尽科学合理;“开夜车”见怪不怪,双休日形同虚设,超负荷工作精神压力大。当然,也与我们的社会对他们的身体健康关注甚少有关。当他们干起工作连轴转的时候,有多少人在劝他们休息呢?英年早逝的人多,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损失是巨大的。更何况这些人都是国家的栋梁之才。(洪巧俊)

2007年06月25日  来源:光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