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6

從美國阿米什人的歷史,談中醫的前景

萬維讀者和合來稿︰這篇文章比較長。最關鍵,請一定要看到最後一段。

先說說阿米什人的歷史。

阿米什人(Amish)是美國和加拿大安大略省的一群基督新教再洗禮派門諾會信徒,以拒絕汽車及電力等現代設施,過著簡樸的生活而聞
名。阿米什是德裔瑞士移民後裔組成的傳統、嚴密的宗教組織,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他們不從軍,不接受社會福利,或接受任何形式的政
府幫助,許多人也不購買保險。大多數阿米什人在家說一種獨特的高地德語方言,又稱為賓夕法尼亞德語;而所有的「瑞士阿米什人」則說
一種阿勒曼尼語的方言(他們叫它「瑞士語」)。阿米什社區分成若干個團契。本條目主要介紹保守的、舊教條團契。新教條團契使用汽車
和電話,但是他們也自認是阿米什人。

2000年阿米什社區出版物公布的數字,美國的阿米什人口為198,000人;平
均每個家庭的兒童數為7人,人口增長迅速,並且不斷開拓新的定居點和耕地;舊信條社區
分布于21個州,主要居住在俄亥俄州、賓夕法尼亞州和印第安納州。

健康問題

阿米什社區為多種遺傳病所困擾。幾乎所有的阿米什人都是早期數百名拓荒者的後代,近親通婚的奠基者效應是阿米什人遺傳病的根源。有
些疾病甚為罕見、獨特和嚴重,致使阿米什兒童的死亡率非常高。阿米什人把這個困擾當做“上帝的旨意”來接受,他們拒絕婚前基因測
試,即使有孩子得了遺傳病也不進行基因診斷。然而,許多父母願意用現代技術手段治療孩子。

阿米什人逐漸重視跨族通婚。一個地區的遺傳病通常在其他地區會消失,從無血緣關系的社區選擇配偶可以避免遺傳病,例如,美國賓夕法
尼亞州與加拿大安大略省的阿米什社區之間。

由于不購買保險,阿米什人在美國很難接受醫療服務,美國沒有全民醫療服務系統。從1990年代中期始,美國一些醫院開闢特別項目來幫助
阿米什社區。

多數阿米什人不采取任何節育措施,包括安全期避孕法。

教育

阿米什人不讓子女接受初中以上的教育,認為到這個階段的基本知識就足夠應付阿米什人的生活方式。阿米什人幾乎沒幾個人上高中,讀大
學的就更罕見。許多阿米什社區開辦自己的學校,通常是一個大通房,教師也來自阿米什社區。在過去,阿米什人因為學校的事與外界發生
了大沖突。大部分的沖突已經解決,政府教育當局允許阿米什人以自己的方式教育孩子。某些州的法律禁止低于某個年齡的孩子輟學,即使
孩子已經初中畢業。變通的做法是,讓孩子不斷地重讀八年級,直到可以合法離校的年齡。

1972年,三個阿米什家庭拒絕送14歲和15歲的孩子上高中,被判處罰金5美元。威斯康辛州最高法院推翻了這個判決,裁定︰以“接受義務教
育”為由,違反憲法第一修正案的信仰自由條款,不具備正當性。聯邦最高法院維持了復審裁決。

阿米什人作為整體受到了現代世界的壓力。例如《童工法》,對阿米什人長期保持的生活方式是個威脅。阿米什兒童在年幼時(以21世紀的
標準)就被教導努力工作。孩子從事新的工作時,通常父母會監督以確保效率和安全。由父母來決定孩子能否從事危險的工作,與現代《童
工法》有抵觸。

與大眾的想法相反,阿米什人行使投票權,而且被全國性政黨視為潛力巨大的搖擺選民︰他們的和平主義和社會道義對左派政黨很有吸引
力,而他們的保守主義形象又符合右翼政黨的口味。他們奉行非暴力不抵抗,所以很少進行自衛。在戰爭時期,他們采取良心反戰立場。

如許多門諾會的人一樣,阿米什人不介入保險,而依靠教會和社區的支持。比如谷倉毀于火災或其他災害,整個社區會一起來修復,通常一
天內就完工。

1961年,美國稅務局宣布,鑒于阿米什人不接受政府的社會福利,而且出于宗教理由不接受保險,他們也無須繳納相關的稅項。1965年這一
政策正式寫入法律。某些團體和雇主也適用免交社會福利稅,然而法律規定他們必須供養年長和殘疾成員。阿米什人實際納稅比較重,特別
是房地產稅,因為他們很少接受政府服務。

●●●你們想知道阿米什人的現狀嗎?
●●●他們發財了!!!

因為,全美國,只有他們生產的農產品,是最可靠的健康食品(Organic
food)。因為,他們的生產方式,是最傳統的農業生產,
不使用任何化學東西。他們開辦的學校,教育人們怎樣進行傳統的農業,和食品加工。但是,只有阿米什人自己,最能掌握這些傳統的工
藝。

所以,新聞說,他們現在正在”不斷開拓新的定居點和購買新耕地”。

●●●阿米什人的故事,對中醫的前景有所啟發嗎?

萬維讀者網 2006-10-16

来加拿大探亲未买保险台湾女欠50万元医药费

 来加拿大探亲未买保险,旧疾复发住院 类似案例屡见不鲜 慈善团体吁外地人须买足医疗保险

  一名年轻台湾女子来温探亲期间时,未买保险,因红斑性狼疮復发入院治疗,病情一度危急,直到本周情况较稳定才搭机返台,但也积欠下约50万加元的庞大医药费。本地慈善团体人士呼吁说,类似案例屡见不鲜,外地人士来加探亲或旅游前,一定要斟酌本身健康情形,并买足医疗保险,以防万一。

  据了解,26岁的红斑性狼疮患者韦小姐去年来温,探访定居本地的阿姨,行前还曾征询过医师意见,指可以短期出国旅游,未料抵温不久,却因气候及自身因素,狼疮重新復发,送至温哥华总医院(VGH)抢救,长期住院治疗。

  韦女母亲随后赶来温哥华陪同爱女。由于韦女不具移民身份,医药费累积速度惊人,加上病患本人返台意愿强烈,他们原打算元月25日就要搭乘华航班机回台,却因体质未能适应,加上情绪紧张,班机还未起飞,为这趟航程准备的九罐氧气瓶已消耗掉一罐,只好重新送回VGH 。

  经过月余调养,韦女情况虽仍未完全稳定,经院方协助联繫,华航温哥华分公司在了解情况后,也与台北总公司情商,前天班机特别撤掉九个座位,让韦小姐能以担架上机,并在两名医护人员随行下,昨天平安抵台转送荣总,继续接受治疗。

  慈济加拿大分会人员在韦小姐住院期间不断定期探访,并从旁提供协助。该会人士指出,其实光是过去一年当中,该会受托协助的类似急难案例就有五件,其中普遍都有因保险不足或保险理赔处理纠纷问题,导致在本地欠下沉重医疗债务的情况。

  这位不愿具名的慈济人指出,去年有位老先生一年半前动过脑瘤手术,虽也是经过医师核准,随团由台来加游玩,未料才一下机,就得送至列治文医院救治,几天下来医药费已累计至数万元,由于负担沉重,老先生和亲人在旅行团回到温哥华后,即坚持随同搭机返台。

  这位慈济人指出,过去还有过其他老人家来温探亲时中风,或是旅游过程中心脏病猝发入院,甚至不幸往生的案例。但这些情况也不限于老人家,除了这位狼疮患者,去年还有位年轻台湾女子来温访友时,烟癮依然不断,加上气候变化,导致气喘復发,送医急救才捡回一条命。

  另外,前年也曾有位暑期来温游学的青少年不慎由四楼阳台坠下,送医抢救,除手脚骨断裂,还有脑震荡现象。虽然行前家人已为他购买保险,但其间由于证据取得等问题,台湾方面保险公司迟迟未理赔,最后是列治文警局一位华裔警官出面帮忙作证,才把问题解决。

  大温地区中、港、台移民众多,每年来温探亲和旅游的华裔旅客数以万计,除了夏天旺季外,圣诞节、农历新年和春假等假期,往来班机更是一位难求。

  这位慈济人提醒民众,如有亲友打算来加旅游或探访,务必提醒他们注意健康状况,即使行前已征询过医师,出游时仍要避免过于劳累,并且注意北国气候变化。

  另外,这位慈济人指出,无论是亲友来访,或民众自身出国旅游前,切记要购够相关医疗平安保险,保额也应考量到前往地区的医疗成本,否则一旦发生意外,健康受损之外,还要揹上庞大债务,就真正得不偿失。

  这位慈济人也表示,以前述这些案例而言,当中也有人虽已买保险,但保额不足以全额支付本地医药费用,也有要求理赔时,保险公司以各种理由推托,或是要求家属先自行付款,回台后才理赔等情况。民众在选购保险时,也应注意业者信誉。

来源:世界日报 2006-2

加拿大重大疾病保险问答

重大疾病保险是近十年逐渐在北美流行的一种个人健康保障计划,该计划所拥有的保障范围和功能,弥补了加拿大各省独立的医疗健康计划(如安省的OHIP)的不足,也是对加拿大医疗保障体系的补充和完善.不过,现实生活中许多人对此不太了解或多有疑虑,”重大疾病康复保险问答”希望能满足你渴望更多了解的需要.

什么是重大疾病康复保险?
简单的来讲,就是当投保人不幸被诊断出患有某种重大疾病后,通常在三十天之后即可得到保险公司的赔偿,如二十万的保险合同即可获得二十万的现金赔偿,无须交税.赔偿金由投保人自由安排并不与其它现有保障计划相冲突.目前各大公司的计划几乎包括了所有的重大疾病二十余种.
如: 癌症,中风,突发性心脏病,良性肿瘤,老人痴呆症,大动脉手术,障碍性平血症,细菌性脑膜炎,失明,昏迷,冠状动脉搭桥,失聪,更换心瓣,丧失独立生活能力,重要器官移植,多发性硬化症,运动神经症,职业HIV病毒感染,瘫痪,柏金孫症,严重烧伤,等等.

该计划最先是一位医生提议创立的而不是保险公司,为什么?
是的,疾病康复保险最早是由世界著名的胸外科医生Dr.Marlus Barnad提出的.他用他的技术挽救了无数患者的生命,却又亲眼目睹许多患者虽然死里逃生但因康复的过程和生命的延续耗尽毕生的积蓄或负债累累.认为应该有一种保险不只是收益人得利而是生存者(投保人)收益的保障.当今社会,一方面是各种重大疾病的层出不穷和防不胜防,另一方面由于医疗技术的进步和提高,使许多的重病患者经过医治后生命得以延长.重大疾病康复保险给重病患者康复期或生命的延长期提供了有效的经济支持.保证了生活水平不受影响.

有OHIP的保障还需要重大疾病保险吗?
这是很多人关心和疑虑的问题.是的,OHIP给我们提供了看病,住院和手术等的基本保障,但我们也知道,在加拿大住院的费用很高也很紧张,因此通常情况下是会很快叫患者出院的.更要清楚的是,一旦患重病后,通常都会丧失工作能力或被迫离开工作.康复期间更需要的是经济上的帮助,对此,OHIP无能为力.所以说重病保险是对OHIP的补充和完善.

听说重病保险的赔偿很严格,几乎就是”要死了”?
这同样是很多人担心和疑虑的问题.问题问的好就是太夸张了一点.实际上这是一个病重到什么程度保险公司才赔的问题.每家公司对所保疾病达到什么程度才赔都有明确的规定,医生和医院的诊断和鉴定是最重要的因素.其实,我们从该保险的创立就能明白,投保人所患的疾病肯定是达到了一定的程度,通常来说,肯定是影响到了日常的生活,如已不能在工作或已需他人照顾生活,这种情况下赔偿就会产生.反过来看,如果患者的重病程度并不严重,只是初期,治愈率很高,也不影响工作和生活,虽然没达到保险赔偿的程度,但应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看病不需要钱,OHIP给了我们很好的保障.人们真正担心的应该是重病后失去经济来源,影响生活的问题,也就是怎样保障也许是很长的一个”要死了”过程中的生活水平不受影响的问题.

如果投保人身体健康,保险公司没有赔偿,能退保费吗?
肯定能退,只要你选择了无病退保费的计划,你所交的保费到合约到期是百分之百的退还给投保人或投保人指定的收益人.几乎所有大的保险公司都有无病退保费的计划.从退保的角度看,重病保险就好像是在零存整取,用利息给自己买了一个自己收益的保障计划,未雨绸缪,需时无忧,这也是保险的意义.

已患有其中一种重病还能买吗? 怎样选择计划?
如果已患有重病保险所保重病的其中任何一种,保险公司都会拒绝接受.
保险公司不同,其受保范围和具体赔偿条款也有所不同,根据投保人的需要和实际情况我们会帮助你选择一适合你的保障计划.

来源:网络

睡懒觉吃薯片零食 上海女性癌症发病率五年上升五倍

睡懒觉、吃薯片零食、日夜颠倒工作及狂欢等不良生活方式正成为女性健康的致命伤,据上海抗癌协会昨日公布统计显示,上海女性癌症发病率五年上升了近五倍。
上海“东方网”报导,上海抗癌协会理事长、肿瘤医院原院长刘邦令表示,目前名列本市女性发病率前几位的癌种是乳腺癌、胃癌、肠癌、肺癌,其发病率最近五年中呈三至五倍的速度上升。

他分析,女性追逐的时尚生活中有很多都是癌症的诱因:三餐不准时,零食不断,尤其是薯片等零嘴多吃易改变女性正常代谢规律引发癌症,而经常性的日夜颠倒工作和狂欢、睡懒觉、不运动等,再加上精神压力大,容易导致女性内分泌紊乱,诱发乳腺癌等。

此外,最近两年,原先低发的子宫颈癌发病率日益上升,并呈现出低龄化的趋势,上海年龄最小的宫颈癌患者只有二十岁。专家表示,由不洁性行为引发的包疹病毒感染是宫颈癌的主要诱因。

3/2/2006 大纪元

浙大36岁博导过劳死 知识分子寿命10年下降6岁

  编者按:又是一起让人惋惜的高校教师“过劳死”。何勇,这位年仅36岁的浙江大学数学系教授、博导,因“弥散性肝癌晚期”于8月5日与世长辞。家属与学校同事公认的死亡原因是过度劳累。

  通过早报记者的观察,我们想客观地告诉读者,这位令人尊敬的优秀年轻学者,他生前承担的是怎样繁重的工作,他的生命在“高期望值”的工作目标中,慢慢消逝。

  “他再也不用说‘忙工作’了。”何勇的夫人不时擦着红肿却已掉不出泪水的眼睛。连妻子晚饭后要求散步的小小心愿都未能满足的何勇走了,他回绝妻子的理由一直是“忙工作”。

  运筹学界的重大损失

  何勇带队的浙大数学系分支运筹学与控制科学目前已位列全国前列;他指导的本科学生两获亚洲高校仅有的国际数学建模竞赛特等奖,他带的第一个博士生谈之奕28岁就被评上副教授。何勇安徽安庆人,1985年,年仅16岁的他考入浙大,1989年被保送研究生并提前半年毕业。攻读在职博士时再度提前一年半毕业。留校任教后,他先后被破格提拔为副教授、教授,任浙大运筹学与控制科学研究所副所长,成为浙大数学系最年轻的博导。

  在他离去不久,浙大数学系为他建立的悼念网页上,国内外同行留言痛心表示,何勇教授的英年早逝是“我国运筹学界的重大损失”。

  工作考评是平均得分3倍

  何勇总是风风火火,精力充沛,一学年内他的工作考评是数学系平均考评得分的三倍。因此他的去世不仅外人想不到,“连他自己也想不到,所以他对自己身体很不在乎。”何勇的妻子哽咽着说。

  今年5月31日,一向身体无恙的何勇突然发烧不止,“但他一直认为没事”。6月9日以后,他还带领学生参加高考阅卷,此时他已发烧至38℃。“但他很能忍,总说工作忙因此不去医院看病”何妻说,“还是我给他去医院配的药”。后来何勇实在是挺不住了,去医院一检查却已患上不治之症,直到去世他都不知道自己的病情。

  弥留之际的何勇躺在病床上曾迷迷糊糊地说:“卸下我背上的书包”,“书包里有本书拿给我看。”他的同事张国川在纪念何勇的一篇文章里写道:他已经没有力量自己放下那沉重的书包,但他仍然渴望着里面的书籍。

  最了解丈夫的妻子却表示知精力充沛不是何勇的全部。“他经常一回家就喊累,然后总要躺在床上休息一会。”何勇的妻子说,过度的劳累让他很烦躁,几乎没有什么心情陪7岁的儿子玩耍。而晚饭后陪自己散步也成了妻子时时盼望却实现不了的心愿。

  多身份的学术带头人

  何勇的硕士生、博士生导师姚恩瑜表示,“作为带头人,他压力自然更大,这也是一种事业心、责任心的表现。何勇是浙大运筹学与控制科学研究所副所长,是运筹学科的带头人,他跟同事们拧成一根绳决心要把运筹学做成不仅仅是全国有名甚至是国际上有名的学科。除了所里的工作,他身上还有很多任务,诸如科研、教学、学术交流。他带了15个硕、博研究生,是全系带学生最多的导师之一。

  同事张国川及他带的博士生谈及何勇亦印象深刻:“能者多劳,领导总是予以重任,多给他布置任务,而何老师脾气好,往往都会接受。”就在何勇去世之时,他还承担着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排序问题的高性能算法”。

  知识分子平均寿命下降6岁

  另据上海社科院年初公布的“知识分子健康调查”显示在知识分子最集中的北京,知识分子的平均寿命从10年前的59岁降到了调查时期的53岁,这比1964年第二次全国人口普查时北京人均寿命75.85岁低了20多岁。

  新闻链接:高知分子“过劳死”频发

  萧亮中,男,中国社科院边疆史地研究中心学者。终年32岁。据《南方周末》报道,1月5日凌晨萧亮中在睡梦中突然与世长辞。击倒这位年轻人的,是过度的劳累和生活压力,以及他内心郁积着的焦虑。

  焦连伟,男,清华大学电机与应用电子技术系讲师,终年36岁。据《新京报》报道,1月22日晚焦连伟突然发病去世。亲属及同事认为,这或许与他长期的超负荷工作、心理和生活压力过大有关。

  高文焕,男,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教授,终年46岁。1月26日中午,高文焕因肺腺癌不治去世。医生诊断认为,繁重的工作压力使他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

  早报驻浙江记者徐文钊

2005年08月09日 温州新闻网

现代文明病──直肠癌

癌症是人类杀手。近年来直肠癌已在癌症排行榜中跃居第2,这是一种不能再被忽视的文明病。

无论是从政者、商家、白领阶级或者蓝领阶级,饮食缺乏节制、营养欠均衡,都可能患上直肠癌。

研究报告指出,肉食比例较高的国家罹患结肠直肠癌的机率特别高,多食海鲜类的地中海国家罹患肠癌的比率较低。直肠癌占所有男性癌症病例的4.9%,在女性中直肠癌症占1.81%。

直肠癌是一种文明病。直到今日,仍然没有一种方法能够百分之百地预防癌症。这种快速蔓延的文明病即便在现代医学发达的国家中也束手无策。但是,饮食习惯是仅次于吸烟的致癌因素。所以可以由饮食习惯的改变来预防癌症。

影响直肠癌的成因有多种,包括∶

(一)环境因素∶经济落后国家的罹患率普遍比发达国家低。但上层社会人士罹患率比下层人士高。这是因为上流社会人士的饮食习惯偏向高脂低纤维,这是罹患直肠癌的主要因素。

(二)饮食因素∶脂肪与胆固醇。高脂肪的饮食,尤其是动物的脂肪,被证实会提高直肠癌的罹患率。

蔬菜及纤维素∶蔬菜水果富含各种防癌的成份,如维它命、矿物质、纤维、胡萝卜素与天然抗氧化物质,对防癌有很大的功效。因此建议每天服用5种蔬果,并多食各种五谷。

啤酒:饮啤酒量愈多,罹患直肠癌机率愈高。

钙:钙可与肠道中之胆酸、脂肪酸结合而使之成为不可吸收之钙盐,从而减少致癌机会。

硒:硒为一抗氧化剂,可帮助去除氧游离基。调查发现,血中硒浓度低者,其直肠癌之发生率为血中硒浓度高者之五倍。直肠癌病人血中,头发中硒含量也较正常为低。

维生素A,C,D,E:此类维生素在动物实验中可减少因化学物引发的直肠癌。

饮水:统计发现饮用加氯处理之自来水可能会增加直肠癌之罹患率。而水中加氟会干扰硒元素的吸收,亦会增加罹患率。

(三)基因与遗传∶直肠癌病人的直系亲人亲属,得直肠癌及腺瘤的机会比正常人高数倍。

(四)其他癌症的影响:曾得过甲状腺癌,乳癌,卵巢癌或子宫内膜癌者罹直肠癌机会也增高,这与内分泌素有关。

直肠癌病变的信号

(一)排便习惯改变,腹泻与便秘交替发生。

(二)粪便有黏液、形状改变或成泥水。

(三)粪便颜色改变、混杂着血液。

(四)频频排便,排便时常有疼痛或异常感。

(五)长期下腹部不舒服,如腹痛、腹鸣或腹部隐隐作痛。

(六)腹部可触摸到肿块。

(七)原因不明的贫血。

防癌的简单策略

以下的方法可以有效地降低我们患癌的机率∶

1天中吃5种以上的蔬果:长期吃蔬菜能将患癌机会减少50%或更高。多吃菠菜青花菜,远离大肠癌。

喝茶:茶,不管是那一种茶,都是天然植物,含有多种抗氧化物。茶可以达到比维它命E强20倍的抗氧化效果。这是因为氧化所造成的细胞修补压力是老化与癌症之祸首。

限制肉类摄取:通常高脂肪饮食的人体重比较高,也比较不喜欢吃蔬果,得到癌症机会比一般人要高。所以美国癌症学会建议人们选择低脂的食物,尤其要限制动物性的脂肪。

节制酒精:酒精明显增加癌症发生的机会,如果您同时又抽烟,则两种危险因子会相乘相加制造更高的危险,尤其是口腔与鼻胭癌,并且增加妇女乳癌发生的机会。

多吃豆类食物:各种豆类食物(如豆浆、豆腐)都含有高量的天然抗癌物质,并可以预防停经妇女的症状与骨质疏松症。

运动:运动可以控制体重,并可以减少各种癌症的发生。运动可以增加肠胃的蠕动并缩短有害物质在肠道的时间,因此可以防止肠道癌症。每周3次以上的运动,每次运动30分钟以上,癌症远离你。

戒烟:一般人很容易将结肠直肠癌和痔疮混淆,医学界也常有将结肠直肠癌误诊为痔疮的案例。虽然绝大多数粪便中带血是痔疮引起,但是结肠直肠癌也可能与痔疮同时存在。其临床症状相当多且最易令人混淆及忽略,所以如果能定期接受大肠直肠肛门筛检,会尽可能避免误诊机率。

对于癌症,至今仍没有一种真正有效的、能将癌症根冶的医疗方法。所以,要远离癌症,还是预防为主。(綦春霞)

来源: 网络

美国杂志推荐十大长寿良方 生活态度决定寿命

昨天美国杂志刊登文章,向世人推荐了十大长寿良方。该杂志引用一位美国名人的话说:“我不求不朽,而希望不亡。”

人是否长寿,在很大程度上取决这个人的生活态度。人们对事物的思考方式,能够决定此人生命的长短。来自2002年明尼苏达州梅奥医疗所的研究报告说,有乐观精神的人比较容易避免在50岁前早亡。他们的生活质量也比总是悲观的人要好得多。

杂志举出了十项想长寿的人应采取的生活方式:

避免过度睡眠;
乐观向上;
保持良好的性生活;
养只宠物;
增加运动;
有足够的钱;
戒烟;
遇事冷静;
多食用抗氧化食品;
娶(嫁)个合适你的人。

来源: 网络

癌症是人类的忠实朋友,以友为敌乃是天大冤案

癌症是人类的忠实朋友,以友为敌乃是天大冤案

—–人类可以轻松和平地告别癌症

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认识和看待癌症,也许是解决癌症难题的唯一出路。是以癌症为敌,还是认友为友。视癌症为恶魔并严加消灭可能是天下第一号冤案。

人类不应对癌细胞、癌肿瘤斩尽杀绝、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不应采取杀、烧、毒诸项敌视性的对抗对策。相反,不要冤枉癌变机制是保护身体的自然法则的体现,以友善肯定和平和的心态取避让与因势利导、和平共处的原则。

有一种假说值得我们重视和思考,并加以探索。即癌(细胞突变)产生的机制是身体自救的一种本能,细胞在局部甚至较大范围的基因突变、激增是对体内超量毒素、超过正常范围的酸化的正常反应。癌细胞以几何级数增长是为了以异常速度吸收、收集体内毒素、酸性物质,并加以尽可能的集中和封闭(表现为肿块、肿物),这样就避免了血液的严重毒化而产生急速致命的败血症(出处待查核实)。当然,这种非常机制经过努力,形成最初的少量的(一个或数个)癌肿瘤,向生命系统、向宿主发出多种警讯、信号而得不到回应,体内环境得不到相应的断毒、排毒治理,好营养得不到补充,有毒有害不利健康的“垃圾食物”、药物还是源源不断地倾倒进来,毒化、酸化成为全身性,遍及血液、遍及全系统,包括了淋巴系统。癌细胞作为吸收毒素和酸性物质的尖兵,当然布满全身或某个局部(通常是腹部、消化系统或呼吸系统)。这时人们不考究和追查体内的毒素和酸化来源,不反省为什么好端端的细胞会突变为癌细胞,反而如临大敌,给癌定罪,罪名是恶性肿瘤,是癌扩散、转移、晚期癌(属于不治之症、“绝症”)。

在此,大胆提出一个全新的观点:癌症患者的死亡实际上是死于体内的超量毒素和体质的极度酸化(所有毒素均为酸性物质),死于因毒素和酸化而丧失正常功能、衰败的各主要器官和系统,如肝无法有效地解毒、肾无法过滤血液中的毒素,肺无法净化血液,呼出毒气,吸进新鲜氧气,大肠无法蠕动收缩、排出已高度腐败的毒化粪便、胰脏无法分泌各种生化酶、淋巴系统无法生产各种免疫细胞—实际上淋巴腺、淋巴管、淋巴液已失去免疫、防卫功能,骨骼无法造出健康的血液和各种血球、免疫细胞。骨骼内部也被毒素、癌化物(组织)所占据(名称就是所谓的骨癌)。人们放过了真正的元凶—-毒素和酸化,反而把癌细胞、癌组织这些吸收毒素收拢毒素的无名英雄、为主人奋勇献身的小卒当成扼杀生命的罪魁祸首。癌在这里是毒素的替罪羔羊,视癌为恶魔乃是天大的冤案。

在此列举出支持上述假说的佐证。

医学研究人员对其它原因死亡的人进行尸体解剖,发现很多人体内有癌,但并不是致死的原因,这说明人与癌可以长期和平共存。

老年人,因为长期接触或暴露于有毒素的环境里,体内积累的毒素过多,随著免疫力的转弱,机体的衰败,趋向于生癌但自己不知道,也不影响生活和健康,只是带癌生存,而且可以活得很久。

已经确诊的癌症患者,在完全改变饮食、生活方式后,原有的癌停止生长,甚至癌块变小、肿物消失。说明毒素被清除,酸性体质被改变以后,癌肿瘤没有继续存在的必要,会自动退出历史舞台。

雷久南博士曾经指导一位肠癌的患者利用生机饮食、食疗原则和排毒原理康复和痊愈。治疗期间她和患者观察到患者的排泄物中有黑色绒毛球状物(估计是癌本体分解、解体后的形态)。实行严格生食的众多癌症患者也能够不治而愈、不药而愈(见于北卡莱罗纳州Geroge Malkmus主持的荣主乐园的实践者)。个案有台湾梅襄阳医师(肝癌),德州的Ray Kent(大肠癌,生食和禁食)等。其他实行生机饮食并辅以其它健康方法的癌症患者,可以见到被分解、清除的毒素(也可以理解为癌组织的残骸)被排出体外。这说明只要积极给予正确的适当的条件,癌肿物本能是趋向于转化、分解,并离开宿主,并非不可转逆。

作为吸收毒素的另一种表现,我们也观察到癌普遍发生于体质酸化的人身上。并且哪个部位呈更强的酸性,哪个部位被酸性物质腐蚀弱化最严重,癌就首发于哪个部位。癌转移、扩散,也是因为身体由一部位的酸化波及或者是出现在多个部位乃至全身的酸化。(胃液在胃的不同部位有不同的酸性属正常情形,而身体酸化、内分泌失去平衡,胃液倒流则是病态。)

多年来的观察和大量的治疗实例告诉我们,越是恶补所谓的营养,越是加大、强化化疗药物的剂量和强度,越无法从根本上和全局上控制癌肿瘤的增大(癌体暂时缩小后短期内又更强烈地复发、增大),也无法制止癌的扩散和转移(一处癌块被割除后其它部位或多种器官又生成新的病灶). 这是因为患者、患者家属、医疗人员一直在不停地向癌患者身内倾倒或灌注含有毒素、产生毒素、属于酸性的物质、属于酸性、具毒性的药物。手术的切除和因此而造成的伤害,也伴随著更多的酸性物质和其因代谢产生的毒素(比如因手术需要而施用的麻醉剂、杀菌抗菌药物以及其后使用的镇定剂、止痛剂等)。这样做加剧了体质的酸化和毒素的浓度与总量,为癌肿瘤的复发、进一步发展、扩散铺垫了道路。表现为随著治疗措施的深入,患者病情持续加重、恶化,使医病双方左右为难。陷入癌越治越大,越治越多,越治病情越恶化和险恶的尴尬局面。

癌是收集体内毒素的功臣的进一步佐证

有一种通俗的说法,落后国家的人得癌多在身体的上部,发达国家的人得癌多在身体的下部(肠道、生殖系统的子宫、前列腺等器官)。落后地区居民因环境污染、食品卫生落后、食品不洁、吃发霉食物、腌制食物、烟熏食物、过冷过烫食物,对消化道上端各部位造成刺激和损伤,因此癌多发于鼻咽、喉管、食道、胃这些生命系统的入口处、前端。发达国家地区居民,因食品卫生、食品法律管理规范化,环境保护立法执法成熟,而食物加工精细精制,食物保鲜保管水平高,但是滥用食品添加剂,饮食结构中动物蛋白质、脂肪、糖类(热量)过高,食物过于丰富美味诱人,难免过食、多食、贪食、狂食,很多人因而身体过度酸化,产生的代谢物积滞于消化系统和生殖系统。癌的发生则在于身体下部,或者是消化道的末端,或者是生殖系统(乳房、子宫、子宫颈、卵巢、输卵管等部位)。表现为大肠癌、直肠癌,肝癌、肾脏癌、前列腺癌等。上述这些癌的多发部位和毒素的来源与产生方式、路径途径有密切关系。

无论是在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癌作为人体内吸收收集毒素的收集袋,其特点是首先起于生命系统中不致立刻置人于死地的部位或者器官。最典型的是集中于乳房、肠道,其次是肝、胃肾。至于关乎性命悠关的胰脏、癌症发病机率很低。供应全身血液、并且是循环系统的枢纽的心脏,则几乎不生癌(有医学专家指出心脏得癌极为罕见)。至于身体免疫重地的淋巴系统,作为收集毒素的癌总是原发于其它部位,只有在毒素太多身体已无法应付的情况下,癌才向淋巴节、淋巴腺转移。同样,大脑是神经中枢的统帅地,是人的生命系统的中心指挥部,又掌管著内分泌系统调节激素、主管五官和五种感觉,事关重大,癌把脑部作为收集毒素的中心也是极为稀少的比率(参看欧美各国的各种部位癌发病率,可以看出其大致的分布情况)。

这和毒素的分布、毒素产生的原因也是契和的、相对应的。这就表现为所谓的癌症晚期,患者全身细胞大部分已变异为癌细胞,全身完全彻底酸中毒,全部系统、所有的主要器官和组织均衰竭,生命的时钟提前转到尽头,生命之火、能量之光即将熄灭。这时再高明的医生,再高超的先进技术,再强力的特效药,再高级再丰富的营养都于事无补。此时任何治疗、补救措施都为时已晚,成兵败如山倒、杯水车薪之势,即回天乏术,病人往往气若游丝,水米难进。不难设想,此时,或稍早些时,无论是切割癌体,放射烧烤,还是用化学药物毒杀,所面对的是即将全部癌化的整个生命系统,倘若割除下一个人的所有生命部件,这个人的生命终将不复存在;倘若毒杀死所有的细胞、用放射线照射烧焦全身的每一寸机体,结局是一样的(当然这是极言之的说法)。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引发我们思考,治癌一开始就是在和时间赛跑,在打一个清毒断毒的时间差。首先我们不能虐待自己,不要把事情搞得太糟糕,非等到大势已去,才匆匆上阵。防患于未然不能仅仅是一句空话。是对抗还是顺应大自然的生命法则,是扬汤止沸、剜肉补疮、削足适履,还是釜底抽薪、朔本追源、筑坝断流,这是两大不同途径之间的一场对生命的抉择,也是对人类对生命智慧的大考验。是非成败系于一念之差。狭路相逢勇者胜的信条对癌症并不起作用。这里应当是狭路相逢智者生。

近年来许多人提出酸性体质是一切疾病的根源。由此引申和推广,我们的目光锁定在癌症这一古老又新异的疾病和酸化体质、毒素的关系上。日本某医学机构曾对几百位在医院接受治疗的癌症患者进行身体酸碱度的测定检查,研究人员惊奇地发现大约90%以上的患者身体呈酸性这启示我们对于人类的身体来说,酸性物质是毒素。无论是在某个部位或某个系统,或是全身体质的酸化,酸化状态使机体组织中毒,处于衰弱、功能低下状态,癌症就首先在那里建立吸收毒素的收集中心(暂且如此命名)。血液的酸化中毒,导致或者骨骼,或者是血液系统成为癌症对付毒素的场所,表现为骨癌、血癌(白血病)。无论是造血功能的一部分、支撑全身保护内脏和组织的屏障的骨骼,还是作为生命之源的血液,都是生命的重地和禁区,其酸化、毒化的发生非同小可,生命系统动用癌的机制来制约毒化乃是生命最严重、最后的一次机会(危机或转机)。这也是为什么在医疗中骨癌、白血病(血癌)具有很大难度的原因。有的医生说癌症是个大血包。实际上癌症是个毒囊更为切合实际吧。癌症又像那马蜂窝,不要轻易搅翻它,以免马蜂炸窝,变异细胞辛辛苦苦收集的毒素如同洪水般泛滥四溢不可收拾。

注意到所有的毒素都是酸性物质,绝大部分西药导致身体的酸化。从这一意义来讲,预防癌症、治愈癌症的根本法则、终极原则,其实就是由一味追求单纯的事后对抗剿杀改为事先预防身体酸化以及如何改变、转化生命系统中的局部酸化或整体酸化这一本质的战略转移。那么,险象环生、捉摸不定、难以预测、费用昂贵且没有把握的早期发现癌症、进行早期治疗企图消灭癌症的艰难复杂、冒极大风险的诊断治疗过程,就转变为简单明了、性质单一(积极提早预防)、安全可靠(不必用药或动刀)、毫无风险可言的防止身体酸化、避免毒素入口入身的先发制人、事先预防的“家庭作业”。那就是非对抗性的顺势、和平如大禹治水的疏导之策。做好了可以收水到渠成、万无一失、万事大吉之效。具体的措施就是提倡纯净素食,生机饮食,节制饮食的少食以及适当禁食。积极运动,起居有时,善于舒解紧张和压力的正面心态,这些促进和维持身体呈碱性状态的根本措施。所以,防癌、治癌的棘手工作就变成“防止酸化”、“避免毒素伤害”和“变酸性体质为碱性体质”的顺应自然规律的轻松日常生活。于是结论就是:全民预防酸中毒应是人类摆脱和解决癌症世纪难题,最终赢得人类与癌症之战的关键所在和决胜手。

当然任何事务都有个限度问题。癌作为处理酸化物质和毒素的一种特殊机制,其能力并不是无限的。在毒素无限制地、源源不断地进入或产生的条件下,癌体本身不得不分泌出另一类自身的代谢物(也是一种毒素)。这时排毒、清毒的工作就有双重的加倍的负担:不但要清除原有体内的毒素,还要为导泄毒素收集器派生的新的毒素提供出路。可见开启所有的排毒管道全力排污就显得至关重要、性命悠关:皮肤排毒、淋巴排毒、呼吸排毒、情绪排毒、洗肠排毒和粪便排毒。特别要利用以禁食来尽快排除宿便,驱除卸下最具毒性的物质。这时的断食排毒就负有极为重要的、扭转全局的责任。增加常规营养反而是次要的任务。

因此从吸收身体的毒素到自身也产生毒素,这个空间和时间是有限的。解决癌症难题的关键最后还是回到停止向生命系统放毒投毒这个主题上来了。停止毒素进入生命系统、扭转人体酸化,同时也要竭尽全力消除体内原有的毒素,使身体由偏酸性向偏碱性转化,必须双管齐下,不可偏废任何一个方面。如果身体已经呈现酸化,已经有毒化症的人还不痛下决心,改弦更张,做一番脱胎换骨的健康、生命大转变,那么生命大自然的法则最终将行使其力量,把一个全身充满毒素的个体作为垃圾返回大自然中。

想起了一个古老而又通俗的比喻

民间有一个比喻来形容某种愚蠢的作法,那是一种既想得到利益,又不愿意付出代价的心态,就是“又要马儿跑得好,又要马儿不吃草”。这是一个典型的悖论,马儿只有吃饱了青草才能跑得快,不吃草就跑不动。然而有人又要它跑又不给草,结局一定是马饿死、累死、吐血而死。这就是今天人类细胞的处境。更有甚者,人们不但不给这匹骏马草料,而且使用致其衰败的假货(垃圾食物)糊弄它,然后对于疲惫不堪、焦头烂额的马儿再鞭棍齐下,最后马儿就是在饥饿、伤痛、衰竭中含冤而死。可以设想人正如一个细胞的缩影。癌症患者到最后关头也是濒临绝境,渴望生命却求生无望,惧怕死亡欲求从痛苦和恐惧解脱,欲死不能也不忍,全身衰竭,疼痛无比,虽然饥饿难忍却是水米难进。处境十分悲惨、令人哀叹。人既想得到生命的好处享受健康的益处,又不愿为维护生命和健康付出应有的代价,结果就在不情愿和痛苦中提早失去生命。

人类还是不完全了解细胞。细胞的基因密码实际上是智慧中的智慧,是生命基础的大脑。是生命自然法则赋予人类的最高智慧之所在。人以其肤浅的聪明去解读和判断生命的最高智慧,有时会犯下巨大的错误。细胞发生突变而成为癌,决不是随意、任意、不可理解和理喻的无规律性的混乱意外。凡事必有原因。正常细胞的癌变癌化,其根本原因是细胞已经无路可走,陷入绝境,变异、突变是细胞向生命智慧中心发出的最后一次呼救信号。也是生命系统的最后通牒令。此时一招棋错,会导致满盘皆输。这样的例子,在世界各地不知被重复了多少次。大方向错了,纵然有再先进的医学技术,再高明的医生和医术,也不过是南辕北辙而已。

这样看来希冀以对抗性立场来赢得人类对癌症的战争,可以说是异想天开、天方夜谭。

为癌症起个新名:堪责(忍受非难和责备)

人类为癌症所困扰、与之进行顽强对抗已经有几千年了。以敌对对抗为原则的化疗、放疗的强制性、激烈的进攻、剿杀手法,也已经跨越两个世纪。这期间,不知有多少鲜血和生命填补进了对抗治癌的无底深渊,有去无回。若坚持在这条路上走下去,不知人类还要为此付出怎样的牺牲和代价,浪费多少时间和资源。生命自然法则的执行者,忍辱负重的基因变异的机制,蒙冤受屈。而生命自然法则的真正的破坏者,毒杀残害生命的真正元凶—-毒素和制造酸性体质的首恶—–不良饮食习惯和不良生活方式,却依然逍遥法外,我行我素。这真是天大的讽刺,历史的悲剧。

生物学研究告诉我们,人的基因有两种抑制因子:启动癌化的因子和抑制癌化的因子。当抑制癌化的的因子失去效用,癌变的因子就被启动激活。这就是说,人的细胞本来有两套行动系统:走向生命的脚步和走向灭亡的脚步。当生命的脚步被捆绑和阻拦时,灭亡的脚步就迈向黑暗和绝境。那么,是谁捆住了人类细胞面向生命的脚步?又是谁为灭亡的脚步打开了方便之门?不正是人类自己的自作聪明和贪图享受,作茧自缚,使自己不幸堕入苦难的旋涡中吗?

解铃人还须系铃人。何时我们觉醒并且为癌正名,何时我们就有了告别癌症的希望。

期盼这一天早日到来

来源: 网络

惊人结论:过量喝牛奶会促使癌细胞生长

美国康奈尔大学终身教授、被誉为“世界营养学界爱因斯坦”的柯林·坎贝尔教授,在一项历时27年的系列动物实验中,得出了一个石破天惊的结论。坎贝尔教授的主要观点,日前在《中国健康调查报告》中被披露。
  柯林·坎贝尔博士:美国康奈尔大学终身教授,1982年,他为美国国家科学院撰写的报告《膳食、营养与癌症》发表后,震惊了全美国。接着,他又组织了膳食与疾病发病率的大规模调查研究。这次研究被《纽约时报》称为“世界流行病学研究的巅峰之作”。
  阅读提示:美国康奈尔大学终身教授柯林·坎贝尔主持的一项长达27年的动物实验表明,占牛奶蛋白87%的酪蛋白可以促发癌症。此外,牛奶还会引发心脏病、糖尿病、骨质疏松症等慢性病。安全的蛋白质则来自植物,包括小麦和豆类——这类蛋白质即使摄入量很高,也不会诱发癌症。因此他发出呼吁,中国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传统饮食结构才是健康的,应该控制牛奶和肉制品的摄入。
  “大鼠实验”得出惊人结论
  坎贝尔教授围绕这一研究成果进行的一系列动物实验,前后开展了27年,其中最重要的是“大鼠实验”。黄曲霉素是一种高致癌物,坎贝尔教授让实验老鼠全部接触同等剂量的黄曲霉素,在体内产生肿瘤病灶细胞。然后,他用含不同蛋白质的饲料喂养大鼠。一组大鼠的饲料中含20%的谷蛋白(植物蛋白),一组大鼠的饲料中含20%的酪蛋白(动物蛋白,牛奶中87%的蛋白质都是酪蛋白)。
  经过一段时间后,吃饲料中含20%谷蛋白的大鼠,体内肿瘤病灶细胞没有什么增加;吃饲料中含20%酪蛋白的大鼠,体内肿瘤病灶细胞则呈斜线显著上升。这一实验最重要的发现是:当摄入的酪蛋白水平达到或者超过大鼠生长所需要的正常水平时,就会促进癌的发生。
  实验证明:低蛋白膳食(植物蛋白)能抑制黄曲霉毒素诱发癌症,而且,即使癌症已经发生,低蛋白膳食也能显著地遏制癌症病情的恶化。而高蛋白膳食(动物蛋白)则能对黄曲霉毒素诱发癌症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事实上,膳食蛋白质对癌症的影响是非常显著的,只需要调整蛋白质的摄入量,就可以激活或者抑制癌症的发生和发展。
  坎贝尔进一步指出,占牛奶蛋白组成的87%的酪蛋白可以促进各阶段的癌症。安全的蛋白质则来自植物,包括小麦和豆类——这类蛋白质即使摄入量很高,也不会诱发癌症。坎贝尔由此得出了植物蛋白和动物蛋白(牛奶蛋白)优劣判断的惊人结论:“有大量的研究表明,所谓低品质的植物蛋白,尽管用于合成新蛋白质的速度比较慢,但是很稳定,这种蛋白才是最健康的蛋白,也是身体最需要的蛋白。和动物来源的蛋白质相比,植物蛋白缓慢,但是能稳定地赢得‘健康比赛’的胜利。”

我们家的牛奶很新鲜的……
  《今日美国》的头版文章
  我们常常以“外国人喝的是牛奶,吃饭以肉食为主”来作为西方人普遍强壮的原因。然而,坎贝尔却对中国的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传统饮食结构非常推崇,认为这才是科学的、健康的。
  1990年6月6日,美国著名报纸《今日美国》在头版醒目位置刊登了一篇题为《健康生活,东方优于西方》的文章。文章认为,中国人的饮食结构是合理正确的,美国人应效仿东方饮食习惯,控制牛奶和肉制品的摄入。
  文章之所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就是根据坎贝尔教授在中国的研究。1983至1989年,在坎贝尔教授的组织下,美国康奈尔大学、英国牛津大学、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现为中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以及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研究所等多家权威机构合作,在中国24个省区市的69个县开展了3次关于膳食、生活方式和疾病死亡率的流行病学研究。研究发现,中国的肥胖者比美国少得多,患心脏病、直肠癌和乳腺癌的比率也比美国少得多,就是因为中国人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传统饮食结构。《中国健康调查报告》一书中,很大一部分就是在这一研究结果的基础上写成的。
  “这部分关于中国健康调查的内容还获得了中国卫生部的科技进步一等奖。”流行病学和健康管理专家、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校长助理黄建始教授介绍,他认为《中国健康调查报告》一书“可靠、可信、可读、可用”。
  慢性病背后的“牛奶因素”
  随着中国经济的迅猛发展,国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牛奶在许多家庭迅速地普及,乃至成为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元素之一,同时,中国的慢性病发病率也开始上升。但极少有人考虑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联。
  2003年12月12日,距离《今日美国》的头版文章刊出13年之后,坎贝尔博士在上海举办的东方科技论坛第38次学术研讨会上再次对东西方的饮食结构和生活方式做了比较。
  坎贝尔教授在题为《东方营养学的未来及西方营养模式的启迪》的报告中指出,中国人不要重复西方国家在饮食结构不合理方面所付出的代价,特别是美国快餐所引起营养不平衡所导致的肥胖症。坎贝尔认为,中国人普遍地、大量地饮用牛奶,使动物蛋白质摄入大为增加,也给不断发展的经济带来负面影响,具体表现为营养过剩引起肥胖,继而使心脏病、中风、高血压等疾病的发病率增加,由此导致公共和个人医疗开支逐年递增。
  坎贝尔指出,摄入少量的动物蛋白是安全的,但如果过量,癌细胞就会被高蛋白“催发”,导致迅速扩散。有些科学家不相信这一结果,做了类似的实验后发现,确实如此。“那么,我的良好健康处方就是:吃以植物性食物为主的膳食会给健康带来多种益处;吃以动物性食物为主的膳食会给你的身体带来意料不到的危险,此类食品包括奶制品、肉类和鸡蛋。”坎贝尔教授说。
  黄建始教授认为:“肉、蛋、奶等动物源性蛋白吃得太多会带来许多健康问题,如肥胖等。但并不等于说人们就不能吃肉、不能喝奶,完全素食。关键是要适当,要平衡,不要过多,任何东西过了都不好。健康膳食一定要遵循如下要求:营养充分、饮食平衡、热量控制、比例适度、种类多样。”

来源:看中国 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