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看病难和医生节支

安省政府勉强对付了本省的教育系统,9月1日中小学平安开学,没有大事发生。新生们战战兢兢地走进新学校,新天地,老生们欢天喜地地回到学校,和同学老师再相会。虽然新民主党不合作,但保守党表示合作,因此自由党政府要求老师冻结工资和不得罢工的立法,应该无恙通过。从刚刚进行的两个选区补选来看,老麦得了一席,新民主党从保守党领地虎口拔牙得了另一席。可看做老麦的强硬举动,没有给他带来太大的损害。

但中小学教师,仅仅是省府需要对付的一方阵营。省府需要对付的另一个难对付的角色,是医生。医生们对自己的利益极为看重,在自由党当政下他们的收入直线上升,现在要求他们略微做出贡献时,便不肯答应,立刻兴讼较量。 其实加拿大的医疗系统,可以赞美的地方实在不多,安省也同样如此。种种问题,归根结底可以用看病难三个字来概括。 一个是日常看病难。加拿大实行家庭医生的体系,看起来每人有个医生,关照健康诸问题,何等理想。

但是,家庭医生少,病人多,平常预约一次就相当不容易。即使预约成功,准时前往,等待着的也往往是漫长的等待,有时半小时一小时都可能。 二是急诊看病难。据说如果真的是人之将死,院方的救治倒也迅速和不拖沓。但是一般的急诊,并不马上就要死掉的,那等起来的时间就很长。相信读者当中,凡有过看或陪看急诊的,都有体验。 三是专家预约难。如果得了家庭医生无法对付的疾病,必须另转专科医生时,又要捱一个长时间的等候。凡此种种等候难,使得病人丧失信心。 按说加拿大人口不算多,医疗系统投资大、医务系统强大,药品也货真价实,但老百姓却仍面临看病难的窘境,实在值得当局仔细反思一下。

以安省来看,医疗系统花费的金钱占到本省全部预算的42%。也就是医疗一个厅,几乎等于其他所有大小厅花费的总和。安省每年支付给2.5万名医生的费用是110亿元,平均每个医生的收入是将近45万元。当然医生的收入需要支付房租、聘请助手等的费用,但无论如何,这么巨额的金钱,搞到现在这样的看病难,实在是大有可改进之处。

据说,自从2003年以来,省府支付给医生的费用上涨了75%。涨幅之大,医务界应该心里有数。今年以来,安省卫生厅希望压缩一些专科医生的费用,却立刻受到安省医务协会的反弹。 近日传来比较好的消息是,虽然打起了官司,不过安省卫生厅和安省医务协会又重新开始坐下来进行谈判。而且,医务协会表示,医生们在如何提高医务系统效率、减少开支方面有一些好的设想。 其实,安省的医务界也许有必要按照西谚所谓“跳出盒子”来构想高效节支、解决看病难的问题。那就是现在已经在安省一些地方实施的医疗诊所。这类诊所当中,配备了医生、护士、营养师和社会工作人员。其实,就是变医生的个体户到小型医院。另外还增加了预防的功能。资源合理配置,纳税人、病人和医生都有好处。

2012-09-14
来源:星星生活
作者:余若扬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