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死一生去看病 —- 侃侃醫療質量

這是05年寫的。

——————————-

中醫、西醫誰好、誰壞,是個人就能談個子午卯酉的,辯個沒完沒了,爭個沒頭沒尾。現在我是沒脾氣跳入這泥坑了,只問個簡單的問題︰在西醫進入中國之前,那是咱中醫一統天下,按現在時髦的數語叫百分之百的醫療市場佔有率,可現時的中醫在醫療市場佔有率是百分之幾?往中藥里加西藥,美其名曰中西醫結合,可咋說也不提氣呀,而且藥檢局也明文禁止的呀。咱中醫要是個爺們兒,給咱個死話兒,五年還是十年吧,咱也爭回個百分之幾的市場佔有率,那時任誰也不能說咱中醫沒用、沒發展,您說是吧。除此以外,您就是說破天兒,也就是紅口白牙地在那兒忽悠。

既然大伙兒都有時間,您也听我忽悠點兒別的。也甭管他中醫、西醫誰有效,打個比方,咱都認他好,有效。可這也不能擔保看對大夫治好咱的病,萬一這藥下多了或是治了點不該治的或是該治的沒給治,咱這小命也懸得乎。這里邊還有個醫療質量的問題吶。

這問題,老早就有人扎過針兒。馬克。吐溫在《哈克。貝利芬歷險記》里就教導過我們︰“。。。霍勃遜牧師和羅賓遜醫生正在鎮子的另一頭合演他們的拿手好戲去了,我的意思是說,醫生正為一個病人發送到另一個世界,牧師就做指路人。。。”

說實在的,甭看咱和咱太太都學過醫,對醫院里的貓膩兒也門兒清,但也還是絕對信任咱大夫、醫院,就沒想也不願想醫療差錯(醫療質量)跟我們也有關系,關系還很近。尤其是咱太太,不幸轉行學了法律,更是認死理兒,幾次都是只要醫生電話上說不需要給抗生素不需要去醫院,寶貝女兒發燒多長時間也是硬抗著按時給點兒退燒藥。直到咱忍不住女兒的折騰吵過架編個理由去看病,才控制住中耳炎保住耳膜沒穿孔。多說幾句,雖然我老板是一家美國排行前五名醫院呼吸科的主任,他女兒小時候也沒保住耳膜,追悔沒及。

不光咱,就是大多數人也不把醫療質量當個問題。看看美國的法律,大貨車司機連續十六小時駕駛後就不許上路開車(國內好象也有類似的法律規定),民航飛行員二十二小時沒有睡覺也不許開飛機。可一個醫生連續36小時在醫院值班後,還照樣可以開藥、開醫囑、上手術台動手術和實施其它任何治療。。。就是說,醫生不論多麼疲勞,只要自己不提就可以接著“治病救人”,沒人管、也沒有相關的法律規定。對司機和飛行員疲勞駕駛的法律規定,地球人都知道是為了公共安全,一出事就是幾條到上百條生命,和巨額經濟損失。醫生疲勞工作,出了醫療差錯,一次也就是一條生命,經濟損失比車禍、民航事故小得多。誰操那閑心干嘛。

可很少有人想想,司機和飛行員是一個或幾個人對著機器的操作。機器是死的,相對容易管理和控制。可人是活的,對付起來麻煩大了去了。看病可是人對人的活動,經常是幾十個人參與和多個環節。發生醫療差錯的數量可以遠遠超過車禍和民航事故的總和。直到六年前,美國科學院所屬的醫學研究所(Institute of Medicine of the National Academies)才發表了這個領域里的第一個研究報告(To Err Is Human: Building a Safer Health System,http://www.nap.edu/openbook.php?isbn=0309068371)。這個研究的結果可以說是令人震驚的,每年美國因醫療差錯致命(或者說是醫療職業殺人)的總人數接近十萬人。在美國人的各種死因(除疾病外)里排在第一位,超過了各種車禍、民航事故生命損失的總和,是美國因槍支致死人數總數的三倍以上。如果把醫療差錯當作一個病因看待,自1999年開始研究以來,醫療差錯的年死亡率在所有疾病的死亡率中一直排在第四至六位,死亡率排名頭兩位的一般是心血管病或腫瘤。

國內的情況如何?真不知道。由于醫療差錯這個題目和我當年在國內講課的內容相關,經常就有意無意地隨時做些調查,對象包括衛生部的官員、醫院的管理人員、醫生、醫學院的教授學生或不搞醫的任何人。第一個問題總是,你知道國內有醫療差錯的統計數據嗎?答案非常明確,沒有,也不可能有可靠的數據。接著咱就介紹美國的數據,然後問︰“和美國相比,你認為中國發生醫療差錯的比率比美國高還是低?” 答案非常統一,比美國高的多。有意思的是,絕大多數人承認國內發生醫療差錯的比率可能很高,但很少有人相信會發生自己、親友或熟悉的人身上(倒霉的總是別人)。直到幾個月前,偶爾遇到了國內某大腫瘤醫院在我們這里進修醫院管理的官員,談得很投機,就拋出了同樣的問題。她劈頭一句︰“你別和我談這個問題。。。”穩定了一會兒情緒,她才告訴我她的父親因癌癥在她們醫院治療,她上下都打點到了,同事也都非常照顧,可還是一個環節沒看住,老人因醫療差錯去世了。

去年我老丈人住院化療,醫生說他常年抽煙引起肺水腫、心髒也不太好,就先調理心髒功能再上化療。過了幾星期心髒功能沒見改進,我那衛生員出身的二把刀岳母大夫看著不對頭,直接找了科主任。科主任過來一看,立刻停藥,同時更換了主管醫生。過後,岳母連咨詢帶自查資料發現,如果當時不停藥她就守寡了。

想想吧,咱去醫院看病時差不多就只有半條命了,再加上死亡率排在第四至六位的醫療差錯,基本上命就不在自己手里了。有什麼辦法?沒辦法,保持革命的樂觀主義精神吧,至少對自己的病有點兒好處。醫療質量的問題屬于“錢不是萬能的”範疇。遠的不說,網易CEO孫德棣先生就是小手術失敗的悲劇。因我所在學校的名氣,常有東南亞的億萬富翁要給學校投資,想用學校的品牌在國內建專科醫院。今年十月份剛會過這樣一家,從新加坡起家,現在家族大部分生意都在國內。交談中得知老太太去年心髒病發作,在上海一家醫院有過極其痛苦的經歷,所以這家族想在上海建一心髒病專科醫院,為自己同時也為賺錢。

美國這里的情形也差不了多少。我們這兒的附屬醫院在世界上也屬前幾名的,我們老板又是呼吸科的主任,曾被提名為院長候選人被他自己辭掉了。就這樣,我們組里的同事在醫院做結腸息肉手術,老板打過招呼,手術順利。但術後兩天因並發癥再次入院,給了靜脈抗凝血藥就沒人管了,一下給了七個小時的抗凝血藥,差點兒因傷口出血把命給送掉了。

来源:万维博客,作者:夕曦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