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旅居游

(2014.8.9-19)
对于旅游,大家流行的一是跟团游,如参加旅行团或Cruise游轮。二是自由行,一个人或几个好友相约而行,租个旅馆,早出晚归,自由自在地游玩,这也包括自驾游、露营游等。我和太太都是学地理出身,自然和人文景观看过的比较多,对走马观花的游玩总是提不起太多兴趣来。加之两个女儿以前年龄还小,走路太多也不方便,而露营除我而外,太太和两个女儿的血型都是蚊子极喜欢的那种,因此,自大女儿出生以来我们的出境旅游多是Cruise或太太他们公司的旅游性年会。

但从小至今,我们在不少城市生活过,觉得在不同文化下,象那里的普通民众一样地生活一段时光,是件最令人陶醉的事。除在中国住过的城市外,我们在英国牛津、夏威夷、美国威斯康星州Madison城,以及加拿大安省的几个城市生活过。本来同太太约好还要去澳大利亚和南非各住一年的,但随着大女儿出生,需要有个安定的家,于是就在多伦多定居了下来。

今年大女儿高中毕业。我和太太答应过她,她可以挑选一个她最想去的地方,我们全家一起去旅游。她最想去欧洲。而她中学是从Extended French program毕业,有四分之一以上课程是用法语学的,因此首选就是法国了。欧洲国家小,一般是选择一次就游好几个国家。但我们不喜欢走马观花,也觉得那样太累,于是决定就象普通法国人生活在那里一样,一直住在巴黎过普通的日常生活,不去其他地方了。我们定了12天,除去来回路上的时间,在巴黎住十晚。

要在一个地方有普通人住家的感觉,带有厨房歺厅的住房是必个不可少的。我们原准备租私人公寓,但在网上查阅得知巴黎有公寓式旅馆。这些旅馆除有带炉子、洗碗机、冰箱、锅碗瓢盆的厨房外,还比私人公寓有明显的优点。一是24小时有前台服务,不像私人公寓那样取钥匙和还钥匙常要跑老远的路,登记入住和离开的时间也受限制。二是服务员多能说英语,不像私人屋主那样一般只能讲法语。三是每天象其它旅馆一样有清洁服务,这就让人感到象是家庭请了钟点清洁工一样。另外,我们是通过Expedia.ca订的飞机票,通过他们订旅馆能给些折扣,比我们直接联系的那些私人公寓贵不了多少。

我们最后选择的是位于巴黎第5区Rue de l’Arbalète街34号(34 Rue de l’Arbalète, Paris, France)的Residence Villa Daubenton公寓旅馆。这是一条才六、七十米长的街,整条街的房子都象排屋那样连在一起,中间没有分隔。34号就是其中的一个电梯单元。共六层,一楼是管理人员用,二至六楼每层3个住房单元,所以共15个单元。但并不是每个单元都大到可以供家庭住。我们是一家四口,住在401单元。进门是厨房和餐厅,以及卫生间,左边是睡房,放着一张King床。尽管在临街一侧,因是很短的小街,晚上到也安静。右侧本是客厅带一个阳台,因我们需要另一个床铺,一张Queen沙发床已经打开在那里。单位的总面积估计在50平米左右。

Expedia.ca网站上说它是四星级的旅馆,旅馆门前的标牌上注明是三星。但它获得过2013年巴黎市政府的优质服务证书,也是巴黎市地图上标注的十九家旅馆之一。我们订购折扣后的价格,连税一起约每晚合300加元(200欧元),比没有折扣时每晚约便宜100加元。由于有厨房餐厅,两个睡房又相隔较远相互干扰很少,加之环境也干净和服务不错,我们一家的评价是比五星级都不得差。有趣的是,我们回来后去浏览hotels.com网站中的住户留言评价,一位住户说,他们一家在那里住了两次,第一次住的是503单元,非常满意。第二次住的401单元则差多了。而我们住的就是401单元,却仍这样满意,下次若有机会真想能住一住503。旅馆傍的路上是21路公车,我们多伦多家旁边也是21路;旅馆给我们的上网密码是647,那也是我们多伦多的电话区号之一;而401则是我们多伦多最主要的高速公路。这一切更让我们有一种在家的感觉。

旅馆附近走路约5-6分钟有地铁,10分钟左右有家乐福超市,4分钟左右有条小商业街,有餐馆、小超市、小商店、咖啡厅之类的。小区总的来说相当的安静和干净。我们后来才听说,巴黎第5区和埃菲尔铁塔附近区是巴黎房价最贵的地方,每平方米的价格高达1万欧元左右。旅馆离巴黎大多数的旅游景点也不算太远。距先贤祠 (万神祠,Le pantheon ) 1.1公里;卢森堡宫及公园( jardin du luxembourg)1.1公里;植物园(Jardin des Plantes)1.6公里;巴黎圣母院(Notre Dame Cathedral)1.8公里;卢浮宫(musee du louvre)3.8公里;埃菲尔铁塔(la tour eiffel)4.8公里;凯旋门(l’arc de triomple)6.4公里。卢森堡宫前有非常漂亮的花园,有许多活动的单人椅,周六还常有免费的音乐合唱表演。傍晚一家人坐在夕阳下,或听音乐演唱,或看日出,或闲聊,真是十分的侠意享受,所以我们一家十天有三个傍晚去了哪里,真的是流连忘返。

好啦,下面就简单介绍一下我们这十天是怎样度过的。

第一天(星期六):家乐福超市(Carrefour Market)。

飞机中午12点到。我们是在网上找了一家华人司机接我们到旅馆。出租车网站介绍从戴高乐机场到城里的费用,根据交通状况大致在40至80欧元。华人司机是固定50欧元。这天是星期六,交通不会拥挤,但找个华人司机一路可以聊聊。我们的飞机到时,司机也已经在机场附近,并没有让我们等待。机场有Wifi,我们同司机微信联系。下午两点不到到了旅馆,安顿后就去家乐福买做晚饭需要的东西。在超市里最大的感受是红酒便宜,最低价的是1.75欧元一瓶(750ml),大部分是4-6欧元一瓶,当然也有三、四十欧元一瓶的,以后的十天每天傍晚回到“家”我都要来一满杯红酒,大女儿常陪我来一小杯。第二个感受是牛奶、鸡蛋、Cheese,Butter比加拿大便宜。第一次要买的东西比较多,加之想尝一尝的东西不少,我们在家乐福超市来回跑了两次。东西买齐了,在家做饭吃。太太做了七道菜,加上红酒和女儿们说在多伦多很贵的几种饮料,全家高兴极了。

我们的工作电话是Bell公司的。但有另一个常用于传真的电话是网络电话。我们把Bell电话转到网络电话上,把网络电话带出来,这样我们在旅馆就可以像在多伦多一样接听电话了。饭后看电视、洗漱、回复邮件、接听工作电话,一切都有条不紊同在家里一样。

day1-kitchen-lynn-small
旅馆房间内的厨房。

Day1-hotel-small
身后边的房子为旅馆,34 Rue de l’Arbalète, Paris, France

第二天(星期日):植物园-塞纳河-巴士底广场-巴士底露天市场。
(Jardin des Plantes – Saine – Bastille – Marché Bastille)

小女儿几次听她的老师说起巴士底露天市场,老师说他周日常到那里买海鲜。我们也觉得到一个地方,逛一逛当地最典型的农贸市场,既能了解当地生活又能享享口福。露天市场周四是小开(商户较少),周日是大开。这天是周日,我们的首选肯定是巴士底露天市场而不是罗浮宫或老佛爷了。露天市场离我们“家”才三公里路,我们决定步行去,沿途还可以游览植物园,走塞纳河边。回来时决定不走原路,是走的巴黎圣母院所在的河心岛东端的那座桥回来的。

这天的最大感受是植物园和塞纳河边很美,而更让我们惊叹的是巴士底露天市场的好几种水果特便宜:几种法国葡萄最低价是1欧元1公斤;无花果1至1.5欧元一公斤;一种味道极好的当地小李子1欧元一公斤;西红柿1至1.5欧元一公斤。而且大概是因不需要长途运输,这些水果是很熟了才采择下来的,因此味道比我们多伦多那长途运输和催熟的水果要好许多。太太一边尝一边说:“这就是我小时候在湘西吃的那水果味道”,女儿们则是说:“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李子”。按公斤计地买,我们满载而归。

这天是太太的生日。回到“家”里我主动要求做生日晚饭。我们做了八个菜,有酒,有女儿们最喜欢的饮料,我和女儿们一起祝她们妈妈生日快乐,十分的愉快。我们每天早餐和午餐是认真做的,中餐则是由大女儿负责做的三明治。吃了两天了,对巴黎居民的食物开始有点感受了。这两天的感受是,大概是法国国家小没有太多长途运输以及欧盟对转基因的人工化产品限制比较紧的缘故,他们的牛奶、鸡蛋、猪肉、牛肉、Cheese和本地产水果味道比多伦多的要好许多。女儿她们在多伦多不吃牛肉,但在巴黎却不停地说,牛肉很香。Cheese的味道与多伦多差别如此之大以至大女说她回多伦多最想带回去的是Cheese。多伦多的鸡蛋比较“稀”,蛋黄是标准的黄色,巴黎的鸡蛋则明显比较“稠”,蛋黄偏红。煎鸡蛋时也有明显的区别,多伦多的鸡蛋要煎较长时间蛋黄才完全硬,因此常常是蛋白煎糊了蛋黄才完全好,但巴黎的鸡蛋蛋黄则容易熟许多,不会要煎到蛋白糊蛋黄才熟。

很长时间我们都认为多伦多吃的东西,与西方各国家的城市比是既丰富,又便宜。但这次巴黎行让我们感受到一些大众化的日常食物,法国比多伦多更价廉物美。巴黎比多伦多贵得最多的是海鲜。

day2-garden073-small  在植物园。

day2-market-963

在露天市场。

 

第三天(星期一):凯旋门-香榭丽舍街-爱丽舍宫-大小皇宫-亚利山大三世桥-协和广场。
(Arc de Triomphe – Ave des Champs Elysees – Palais de L’elysees – Grand Palais –
Pont Alexandre III – Place de la Concorde)

太太和女儿们等不及想购物了。来巴黎之前听说香榭丽舍街是世界名牌店最集中的大街,今天就决定去逛香榭丽舍街了。我们先坐地铁到凯旋门,然后从这里往回走。巴黎的地铁由好多条线路辐射状向外,换乘很方便,但与多伦多不同的是同一次车票用于了坐地铁就不能用于坐地面的公车了,让有时候想坐坐地面上的车看看市景受到限制。无论是在凯旋门、香榭丽舍街,还是后来在罗浮宫、埃菲尔塔、凡尔赛宫,最大的感受就是游人太多,就像以前在国内上海南京路上的那种感觉。有时甚至觉得这巴黎应该搞个游客配额制度,控制一下人数。太太她们逛店时,我就坐在外面看来往游人。亚洲面孔的比率不算高,而且若他们开口讲话,一般是日本或韩国口音,或者中国香港人。中国大陆口音的不多。我想这可能是因为大陆出来的多是旅游团,所以在这街上“自由行”的中国大陆游客比较少。

太太她们很快就发现香榭丽舍街上名店虽然很多,但价格很贵。有一位朋友托我们看一款法国产的香水,北美卖32加元一瓶,在这法国的名牌店里居然要29欧元(1欧元约1.5加元)。即使退税也还是比加拿大贵许多。后来在老佛爷店发现只有欧洲生产的包比加拿大便宜些。同巴黎当地生活的人聊及,才知道那些地方都是挣游客钱的地方。尽管名牌店不打折扣出售商品,但巴黎本地人有会员卡,每年有好几次优惠供应,所以本地人不会去香榭丽舍街或老佛爷。

day3-Arc-137  在凯旋门

day3-Champs Elysees small
在香榭丽舍街

day3-locks-small

第四天(星期二):小老佛爷-军校-战神广场-埃菲尔塔-夏乐宫
Galleries Lafayette – Ecole Militaire – Champ de Mars – Tour Eiffel – Palais de Chaillot

从我们住的地方去埃菲尔塔4.8公里,中间经过Galleries Lafayette、军校和战神广场,我们决定走路去,坐地铁回。我们到的比较早,Galleries Lafayette还比较少人,太太和女儿们逛了两层楼就喊没意思要走了,所以我现在也说不清Galleries Lafayette的商店究竟有什么样的特色。埃菲尔塔下的人流象蒙拉丽莎展厅的人一样多得水泄不通。上塔的排队分两种,一种自己走楼梯上,一种是坐电梯上。下来都可以坐电梯。坐电梯上估计至少要排两个小时以上的队。太太不想上,我和女儿们就决定走楼梯,但也排了近50分钟的队。但这种排队等待得到的回报还是很令人高兴,站在塔上鸟瞰塞纳河和巴黎城,真的是非常的漂亮。女儿她们要求还来埃菲尔塔看一次夜景。

从埃菲尔塔过塞纳河就是夏乐宫了。走完夏乐宫,太太就要求回家。时间还比较早,本来还计划去看看附近不远的巴尔扎克故居。后来才知道吉美博物馆(Musée Guimet)就在夏乐宫附近。没有去吉美博物馆是我这次游巴黎的唯一遗憾,那是号称西方最大的亚洲博物馆。

在埃菲尔塔附近还有一件事记忆深刻。那就是上厕所。巴黎市内尽管游客十分之多,但厕所很少,而且多数厕所要排队和付钱。在埃菲尔塔附近时太太想去洗手间,问了好几个人终于找到了一个,排着长队。太太排队,我们就拿着她的背包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休息。她好不容易排到了,却发现要付钱,她的钱在我们拿着的背包里,心急火燎地跑来找到我们取了钱再去排队。我心想,这里现在自由行的中国大陆游客还不多,将来多了的时候,应该是最有理由让小孩随地大小便的,到那时这巴黎也许会领教厉害,搞更多不收费厕所来解决大家的需要。

day4-eiffel-chelsea-small

 

day4-on-tower-small

第五天(星期三):罗浮宫(Musse du Louvre)。

走了两天路,太太走不动了,要在家休息,我带女儿三人去逛罗浮宫,在这里度过了一整天。罗浮宫的游人之多真的是要用水泄不通来形容。尤其在蒙拉丽莎展厅。女儿们最想看的是蒙拉丽莎。她们花了20多分钟才挤到前排照蒙拉丽莎照片。我最想看的是维纳斯和中国文物,但很遗憾亚洲展厅东西极少。我问服务人员,她建议我去Musee Cernuschi(赛努奇博物馆)。

day5-louve-924

 

day5-louve-small

第六天(星期四):拉雪兹神父公墓-巴士底露天市场-雨果故居-旅馆附近小街
(Cimetiere du Pere Lachaise – Marché Bastille-maison de victro hugo-Near by Hotel

今天是星期四,巴士底露天市场小开,我们上次买的东西也吃得差不多,今天一致决定再去一次巴士底露天市场,但仍要与旅游相结合,不能走上次的沿途景点。因此,我们决定先坐地铁去游拉雪兹神父公墓,然后,从公墓走路到露天市场很近,雨果故居就在露天市场附近,从那里再坐车回来,一切符合太太和女儿们不能再走太多路的条件。

巴黎的公墓很有特色,而拉雪兹神父公墓又有巴尔扎克和肖邦的墓。在公墓进门的地方树立着一张公墓地图。像城市住宅一样,公墓内交织着许多带路名的路,墓就在路旁的两侧。墓园也像城市一样有分区,一共有97个区。尽管分的已经比较详细了,但在墓园里要找到一个人的墓还是需要时间和耐心,主要是因为尽管有街名,但没有门牌号,而且还有小道。墓园地图对一些游人常会感兴趣寻找的名人墓用编号标出来了,肖邦是11号在56区,巴尔扎克是97号在48区。墓园让我有许多感受。首先是觉得西方近代人的平等不仅表现在生的时候,死了也一样,无论是巴尔扎克的墓还是肖邦的墓,与周围的墓比较是一样的普通平凡。我原以为他们作为名人,他们的墓该是与众不同,让人一眼就能认出的。当花了好些时间把他们从众普通墓中分辨出来时,我确实有些吃惊。肖邦墓因为有没谢的鲜花,在古老的墓群中还多少有点显眼,而巴尔扎克墓我们找了好长时间,太太和女儿们几次喊我放弃寻找,若不是我有分外执着的坚持精神,一定会前功尽弃地离开。二是感叹法国人的艺术气质,不仅让这墓地能成为游览之地,而且通过那宁静(闹市中的宁静)和成荫的古树带给人一种与游览其他景点所没有的森严肃穆的感受。加上头顶不时的乌鸦叫声,太太和女儿们都不愿在里面照相留影。我很惊讶这处于闹市的古墓园仍接受新墓葬。我们游览时,正有一个葬礼在举行,而在墓园里我们也看到了一位1955年中国大陆出生,早几年过世(2008年?我记不太清了)的人的墓。我在想那人可能也象我一样是中国改革开放后才出来的,是不是因病去世的呢?我对太太说,我若是住在法国,过世后最希望的是安葬在这样的墓园里。不是想留名千古,而是觉得这样的安葬最有尊严,最不孤独,又有宁静。我甚至觉得即使天安门广场和拉雪兹神父公墓让我选择,我也会毫不犹豫选择后者。

day6-chapel-939

在肖邦墓

day6-balzac-953

在巴尔扎克墓

巴士底露天市场下午两点关门。我们赶在这之前在那里又买了以公斤计的李子、葡萄、无花果和西红柿。女儿她们也又排队买了他们上次赞不绝口的一种煎饼。不可能带着这么多东西逛雨果故居,太太要我们把东西留下,她就在市场附近等我们,以便我带女儿们轻装去游览雨果故居。

从故居出来,我们从巴士底广场坐地铁很快就回“家”了。酒足饭饱吃过晚饭后,就在旅馆附近的小街和商店里逛。附近的小街无论是建筑还是小店都有着典型的法国特色,所以我们晚饭前后也常在附近逛,这早已不是第一次了。

第七天(星期五)枫丹白露宫-巴比松-凡尔赛宫
Fontaine bleau – Barbizon – Verseilles

枫丹白露和巴比松离我们住的地方60公里,凡尔赛宫将近19公里,尽管都有火车可以到达,为了简单和节省时间,决定雇那接机的华人司机开车接送我们。一天八小时,180欧元。枫丹白露很漂亮,但没有了介绍中的中国文物展览馆。在巴比松尽管司机只是开车带我们在那里逛了一圈,但领略了法国乡下小镇的美,让人真的有种在那里买栋房子住下来的冲动。但在凡尔赛宫却是十分的失望。排长队,跟着拥挤的人流走一趟,拍张照片都摆脱不开人群,也没有什么东西可看。我不知道那里面的东西是不是当时法国需要钱时都拍卖完了,还是现在搬到其他地方了,反正是除了建筑屋的宏伟外没有多少其他东西可看。后面的花园需要另外购票,我们觉得那花园比我们“家”附近免费的卢森堡花园漂亮不了多少,尤其是不象卢森堡花园那样有许多活动椅子可以搬到自己认为最合适的地方坐下来欣赏夕阳。我们很快就结束了凡尔赛宫的游览,比原定的时间短了几乎一个小时。

day7-bleau-1001

day7-verseilles-1160

第八天(星期六):分头行动:太太和女儿们在老佛爷购物;我则是赛努奇博物馆-Monceau公园-爱丽舍宫-大小皇宫- 亚利山大三世桥-塞纳河-万神庙-卢森堡花园
Lafayette; Musee Seenuschi – Parc de Monceau – Palais de L’elysees – Grand Palais – Pont Alexandre III – Pantheon – jardin du luxembourg

太太和女儿她们想购物,而我又觉得走路还没有过瘾,很想在巴黎的大街小巷逛一天。于是我们就分头行动。我们一起坐地铁出门,在老佛爷她们下车,我继续坐到赛努奇博物馆,从那里开始往回“家”的方向逛。赛努奇博物馆是西方国家的六大亚洲博物馆之一。但逛完之后挺失望。不仅馆藏不多,而且中国文物没有自元朝以后的任何文物。我后来同送我们到机场的华人司机聊及,他说以前中国文物比较多的是罗浮宫,现在可能是怕太多的中国游客看到不高兴收起来了。我开始也这么想,但现在发现我漏掉了吉美博物馆没有看,不能武断地下结论。

这天的天气是我到巴黎后最好的,阳光明媚,气温大概二十三、四度。逛完赛努奇博物馆就情不自禁地进了旁边的Monceau公园。公园很大,附近居民在里面散步、看书、晒太阳。我也在里面散步晒太阳呆了近一个小时,就开始向爱丽舍宫走去。爱丽舍宫后面可以随意照相,但在协和广场一侧的前面,我刚照了一张照片,就被一个警卫把我叫过去,看过照片之后要我删除。

因为阳光的明媚温暖,塞内河也比我们前两次来时显得更美。我在河边一会散步、晒太阳,一会坐下来欣赏风景、观察来往的行人,真是让人流连忘返,希望时光慢些流逝。我看到那些一家人一个在给其他的照相或者一对情侣一个在给另一个照相时,我总是有种冲动想去帮他们照个他们的全家或两口子的合影。有趣的是,我前几天问人是否需要我帮他们照合影时,回答总是高兴和感谢,但这天问过两次,得到的却是严肃和斩钉截铁的拒绝。我明白过来了,前两天我是同太太和女儿们在一起,是个慈爱的丈夫和父亲,但今天我是一个人在游荡,被人猜疑可能不坏好意。没有办法,这就是我们现代的城市生活,一小撮不怀好意的人弄得大家随时都要保持警惕。我这一天后来再也没有问人要不要我帮他们照合影了,只管自己玩自己的。

从塞纳河,我避开大街,走那些极有特色的小巷来到了卢森堡花园。上次我们只是从门前走过,没有走进花园太多。这时已近傍晚,夕阳、彩霞、花园的鲜花相映得十分美丽。这天是星期六,花园的东侧树下有一个亭子,有一个合唱团在那里演唱。我搬来一把椅子,要了一张节目单,坐在亭前的夕阳下欣赏起来。演唱团还有两个演唱者“混”在我们亭下的观众中,左右各一个,不时地配合台上来些独唱,此起彼伏,抑扬顿挫。这是超过我们住过的所有最高档宾馆的享受,真让人觉得仿佛是在参加一个贵族的宴会。而所有这些却是免费的。真是羡慕那住在这附近的巴黎居民,他们太会享受了。

回到“家”已经七点过了,太太她们都已回来,也给我津津乐道地讲述她们一天的购物经历。似乎只有欧洲产的名牌包和德国产的鞋比加拿大便宜,所以他们除此而外没有买其它的东西。

day8-luxembough-Music1512-small

 

day8-luxembough-flower1504

第九天(星期日):巴黎圣母院-圣礼拜堂-卢森堡花园-荣军院-埃菲尔塔夜景。
(Notre Dame Cathedral – Sainte Chapelle – Palais du Luxembourg – hotel des invalides – Tour Eiffel night)

今天是星期天,作为基督徒,我们应该去教堂。我们是信基督徒教新教,还从没有去过天主教堂,今天我们决定去天主教的巴黎圣母院做礼拜。基督教新教和天主教有同也有异。同的地方是都认同圣经、耶稣和神的救恩,彼此不认为对方是异端。不同的地方也很明显,最大的如对耶稣生母的看待,新教认为她只是被选择将耶稣降生的普通母亲,但天主教封她为圣母,也应被敬拜,这从“圣母院”的名称就反映出来了,另外,天主教把神职人员尤其是神父放在一个比较特殊,而新教的牧师与普通人无异。我们一是初来乍到不知道附近的新教教堂在那里,二是觉得即使在天主教堂里怎样敬拜神关键取决于自己的心,三也是想有一次在天主教堂礼拜的经历,更何况是著名的巴黎圣母院。

day9-dome-outside1616

我们是参加的八点半开始的敬拜,后来才知道圣母院星期日接连有好几次敬拜,是为了给游客看,还是因为敬拜的人多分散人流的需要,我不知道。离开圣母院,我们走圣礼拜堂,又到卢森堡花园玩了一圈回到家里才中午刚过。吃过午饭,睡了个午觉。

午睡起来,我们准备晚上去看埃菲尔塔夜景了。太太走累了,想在家休息,我同两个女儿出发。去埃菲尔塔看夜景之前,我们准备先顺路去看荣军院的拿破仑棺木,因为那附近的其他景点我们多看过了,明天不准备往那个方向去了。我们以为到荣军院只是看看拿破仑等人的棺木,一个小时足够了。到后才发现那里的军事博物馆也内容相当的丰富,尤其是两个女儿在学世界历史。可惜我们的时间不够,荣军院7PM关门,我们只看了荣事博物馆的第一次世界大战部分。塞纳河和埃菲尔塔的灯要9PM过天黑以后才开,我和女儿们先在荣军院前的草坪上晒太阳聊天。太阳落山后我们就到亚力山大桥和罗浮宫之间的塞纳河边散步。我们想先看这边塞纳河上的夜景,因此没有马上过到埃菲尔塔那边去。在塞纳河边散步时发现有星期日的古董市场正在收摊,我们很遗憾事先不知道,否则一定会逛逛这些古董摊。后来坐在河边实在无聊了,我和女儿们就来猜塞纳河的灯几点开始亮。后来是大女儿猜的时间最接近,快九点十五分钟时灯亮起来了。灯亮后,我们先在亚力山大桥这边玩了一会,接着就往埃菲尔塔那边走去。

day9-labolon1977  拿破仑棺

day9-cannon2035-small  军事博物馆

在埃菲尔塔那里,人比白天似乎还多。塔上灯亮起来确实十分漂亮,两个女儿用手机、相机不停地照像,后来又跑到去夏乐宫方向的那个桥上往埃菲尔塔照相。挤了半个多小时还依依不舍,不想离去。

day9-effel2324-small

 

day9-night 2267-small

第十天(星期一):白天:圣安跳蚤市场;傍晚:万神庙-卢森堡花园
(Marché St Ouen;Pantheon – jardin du luxembourg)

来之前我们就计划去逛逛圣安(St Ouen)这个号称欧洲最大的跳蚤市场。但星期五同那位华裔司机聊天时他说那市场以前还不错,现在则没有多少有价值的东西了。因此决定拖到最后有时间就去。今天刚好没有太多其他想去的地方了,于是就决定去这个跳蚤市场。

从我们住的地方坐地铁可以很方便地来到这个市场。但到后发现尽管这个市场说星期六到星期一都开,但实际上星期一绝大多数的店都不开门。我们走马观花看了一些开门的店,最大的感受就是法国人喜欢收藏,买什么的都有,一些我们在北美当废物扔的东西他们也可能摆在店里当古董买。二是价格比北美买得贵许多。三是那个区显然比我们住的区差了许多,也让我们看到了巴黎不同的地方。

由于很多店没有开,我们很早回来了。吃过晚午餐,休闲一会后,我们又到附近的万神庙和卢森堡花园溜了一圈,算是向巴黎的告别了。明天我们就要回多伦多了。

day10-2375 small 跳蚤市场

day9-luxembough1861

 

信望爱小屋,20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