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金贞:为中国培养第一代现代杰出女性的开拓者

查阅宣教士的资料,有两个感触良深。一是发现对绝大多数的宣教士极少有已经整理好的介绍资料。对于一个宣教士,网上中文资料能查到他(她)曾经使用过的中文名字,能看到一、两条提及他工作的简短文字,就算是不错了。而英文资料也常分散在各宣教机构的档案中,或报纸有关教会和传道活动的报道,或大学收藏的档案资料,或政府和家族的出生和死亡等记录之中。二是发现有那么多的宣教士,他们一生的故事是那么感人,常让我不禁泪下。这让我抑制不住自己,想一个一个地把他们的故事写下来。我知道即使对一个宣教士只是写几页的简短介绍,凭我一个人的力量一辈子也写不完他们的故事。

Rankin, Lochie cover
图一、1905年9月13日中国中秋节,传教士教育家Lochie Rankin(雷金贞)女士写给美国亲人的一封信。编号:20141014。

图一是1905年9月13日,中国中秋节,浙江湖州的一位叫Lochie Rankin的女士写给在美国加州洛思加图斯(Los Gatos)一位叫Dora Rankin女士的实寄信封,原信也在里面。Lochie Rankin中文名字叫雷金贞(雷金声),是美国基督教监理会(南卫理公会)(Methodist Episcopal Church, South)来华的一位宣教士,1878年来中国。出售该邮品的商人说,收信人Dora Rankin是雷金贞的妹妹。她的妹妹也是来华的传教士,在姐姐之后的1879年来到中国协助她创办和管理学校,但1886年在动乱中已经殉职了,雷金贞怎么会1905年还在给这妹妹写信呢?这就引起了我对雷金贞进一步了解的兴趣。

在中国近代教育史上,浙江湖郡女中(Virginia School)、上海中西女中(McTyeire School)和苏州景海女校(Laura Haygood Girls’ School),被称为三大著名女中。其中仅湖郡女中,就被认为走出了许多巾帼英雄。如毛彦文,中国现代女子新式教育的先行者,著名教育家、慈善家、教授,民国总理熊希龄的夫人;张佩英,中国首批八位女大学生之一,终生从事教育工作;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与张爱玲一起活跃于文坛的“小姐作家”中的汤雪华、郑家瑷、钱蔡镇华、以及毛彦文四人;还有李达的夫人王会悟;茅盾的夫人孔德沚;罗家伦的夫人张维桢、陈立夫的夫人孙禄卿[1、2]。而宋庆龄三姊妹则曾就读于上海中西女中。

这三所学校是姐妹学校,都是由美国监理会创立。而雷金贞不仅是湖郡女中的的创办人和第一任校长,而且是来创立这三所学校的监理会教育传教年轻女宣教士们的带头先锋[3]。她是美国妇女国外传道会派往中国第一位女性,是来中国的第一位未婚女性宣教士。她的妹妹是第二位。随后跟随她们的脚步,尤其是在1886年她妹妹年仅25岁过世后,监理会前来协助她们一起办学的年轻女宣教士就多达三十多位[3、16]。在创办了湖郡女中后,雷金贞将女中交给监理会后来的其他女性管理,她自己则集中精力在湖州监理会的男塾学校工作上。这些学校也同样培养出了许多著名男性人才。如中科院院士谈家桢、高尚荫、卢良恕、钦俊德、王仁;著名计算数学专家徐献瑜,中国化纤专家方柏容,英语教育专家许国璋,文学家萧也牧,自行车环球旅行家潘德明等[4]。她在中国教育奉献49年,后来民国几乎中国的每个省都有她的学生在担任独当一面的要职[16]。

Rankin, Lochie
图二:雷金贞(1851.1.20-1929.9.13),创办浙江湖郡女中、上海中西女中、苏州景海女校三所著名中国女校的监理会女性传教士们的先锋[16]

雷金贞1851年1月20日出生于美国南部田纳西州米兰市,美国监理会基督徒。来中国之前在美国印第安人保护区当国内两年教师,是教育宣教士。1877年知道监理会需要一位单身女性前往帮助在中国办学的J. W. Lambuth夫人,于是报名志愿来中国,1878年4月启程[3]。她不仅是美国监理会来华的第一个女传教士,而且是未婚就过来了。她的妹妹Dora是第二个。在她们的带领下,1878年至1898年监理会来华的女性有三十二位[5]。甚至在1914年她结束在美国一年的休假返回中国时,就又带来了三名新的传教士女性[3]。她们为中国近代的教育,尤其是女性的教育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宋庆龄三姊妹以及我们上面提及的那些人都曾就读她们的学校,是她们的学生。因此,监理会称雷金贞是中国传教黄金五十年的开拓者(Pioneer Missionary Builder of the Kingdom in China for Fifty Golden Years)[3]。

雷金贞抵达中国后,先在上海Clopton Boarding School学校担任助理。一年后她的中文被认为已够办学需要[7],于是前往当时距上海市十五英里的江苏省嘉定县南翔镇创办了接收男女生的悦来书塾(Pleasant College),她是1879年10月到南翔的。与此同时她的妹妹也从美国来到了南翔协助她。有关悦来书塾的中文资料都说该校是1878年创办的[8、9]。但据美国监理会的资料,悦来书塾是1880年3月开办的[10,p.80]。1878年是雷金贞来中国的时间。

中文文献说悦来书塾后来分为男塾华英学堂和女塾文洁女塾(Virginia School,文洁取Virginia的中文谐音)。1901年两校部分师生迁至湖州城内马军巷,1905年在海岛堂附近(今湖州市第一医院和湖州市第十二中学所在地域)建立新校舍,女塾位于西侧,中文校名改称湖郡女塾,英文校名未变[7]。英文文献没有提及分为男塾和女塾,但记载了雷金贞在1886年妹妹过世不久她又在嘉定开始了一所学校,也许这就是中文所说的男塾华英学堂。英文记载Virginia School开始于1901年,而在南翔和嘉定的学校是1909年关闭的[7]。这可能是学校搬迁后在原址的学生因年龄小,仍在原址上课直至毕业。

湖郡女塾建立两年后(约1903年),雷金贞把女塾的管理工作交给了宣教士Milddred B Bomar女士[7]。中文文献认为湖郡女塾的第二任校长是高淑贞Ella Rue Coffey[1、8],但监理会的纪录高淑贞是湖郡女塾建立时协助雷金贞,但雷金贞之后的校务管理则是交给了Milddred。她自己负责湖州男塾直到她1926年退休返回美国。监理会在湖郡的男校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湖郡学校的男塾,还有一个是后来称为东吴大学吴兴附属中学的男校。这两个男校可能都是雷金贞管理。但这还有待以后进一步的研究了解。

1952年,湖郡女中与吴兴附属中学合并,成立湖州初级中学,后发展为今湖州市第二中学和第十二中学,而原湖郡女中校址先于1956年划归浙江省湖州师范学校(今湖州师范学院),1997年学校迁址,又将原湖郡女中校址转让给湖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雷金貞信中提及到的、那为众多湖郡学校毕业生怀念的“湖郡女校的“红房子”,西楼就是今湖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技楼(3号楼),上面仍刻有“1905”年,为湖州市区仅存的大型西式建筑[11]。上述雷金贞的信就是写于1905年他们要搬进新校舍的前夕。

Rankin_building
图三:湖郡女中1905年修建的、为众校友怀念的“红房子”。下面雷金贞的信就写于搬入新校舍的前夕,心中充满了兴奋。它是今日湖州仅存的大型西式建筑,市文物保护对象。

讨论监理会在中国办学的历史,忘记不了雷金贞的妹妹Musadora Rankin,大家都习惯称她Dora Rankin。1876年雷金贞去印第安人保护区做教育宣教,随后Dora也去了。而当雷金贞1878年来中国后,Dora把在印第安区的工作结束后于1879年又跟随姐姐的脚步来到了中国。她比姐姐晚去印第安人保护区,去时17岁,因此我估计她来中国时是18岁左右。她被认为是一个美丽、坚强、勇敢的年轻女性,她的到来不仅让她姐姐高兴,也让每一个认识她的人高兴不已[10,p.80]。这不是她去世后的悼词,而是监理会1882年的记录。1886年12月10日她殉职了。我很想查到她去世的具体经过记载。但尽管监理会的纪录用了很多的文字怀念她,但对她的死因只是说她“在动乱中殉职(fall at the post of toil)”,并说Dora有一个英雄般的一生,在监理会传教历史上,有因病在返回途中或返回后去世的,但因工作中死去的,Dora是第一个[12]。

Dora的葬礼是在上海举行的,她安葬在上海。但当她的死信传回家乡时,她的家乡许多的教会为她举行了追思礼拜。她年轻生命的逝去反而把教会的心同中国事工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12]。在雷金贞姐妹之前,人们觉得传教事工主要是男性的工作,尤其是年轻未婚的女性不宜远赴遥远的异国他乡。但在雷金贞姐妹的带领下,尤其是在Dora去世之后,更多的年轻姊妹来到了中国,她们也为中国女性的教育和觉醒做出了令人难忘的贡献。

Rankin_Dora
图四:雷金贞的妹妹Musadora Rankin,1886年在动乱中殉职的教育宣教士[11]

上述信封中的信也仍保存在里面。下面就是这封信的中文译文。英文原文附在本文后面。

Dora Rankin女士
168邮政信箱
Los Gatos镇,加利福尼亚州,美国

亲爱的Dora:

很高兴你喜欢那件衣服,希望你今年夏天已经在高兴地享用它。望告诉我它是否在邮局那里有过任何麻烦。因为如果在当局那里没有任何问题的话,我还想给你寄一件白色的,让你上学的时候穿。其他人寄了25美元的布制品都没有问题,我只是寄的价值两、三美元的东西,应该是没有问题。

你的姑姑Dora的全名是Musadora,但几乎所有的人都是称呼她Dora。要是我能在那个到处是果树的乡村同你共度夏天,那该是多么令人高兴啊。我对洛思加图斯(Los Gatos)果园的记忆仍是那么清晰和美妙。

你会喜欢今天的湖州,至少这天气和景色。万里无云的天空,柔和的微风,云雾环绕的山岗,真值得画家来描绘。但这城市本身可能不是这样引人入胜了-今天是中国历上最重要的节日之一,八月十五,中秋节,今天晚上午夜时每个人会到外面去拜月亮。所有的欠债这时也都必须还清,学校放假,等再开学时学生可以更换老师和学校。

人们今天会准备丰盛的饮食,漂亮的礼物。会去看戏。我在这里写信和试着做十月的第一个星期要在苏州开会穿的衣服。做衣服是件超过了我能力的事,我担心我不能做成。我缝纫没有问题,但裁剪和充填就远不是我会做的了。

学校的那栋大楼建的很快,希望在开完会回来我们就很快有了“家”了。明年你可能会发现我们在一个舒适的住宅里,这是自我来到湖州我们就没有过的了。实际上,住进除了门窗外还有其他一些东西的房子,住进一个讲话不是整栋屋都可以听见的房间,会让我感到陌生了。

爱你的
雷金贞
湖州,1905年9月13日。

基督徒反对把月亮当神敬拜,反对对穷人逼债,这可能是雷金贞说当时八月十五中秋节的城市本身不像它的自然那样美,而她也没有因是节日而同他人在一起的原因。这封信让我们看到了她对美国她生长的故乡的思念,看到了当时宣教士来到中国在生活条件上的牺牲与艰苦。当时她到中国已经27年了。27年她没有住过在一个房间讲话不能整栋屋内都听见的地方,她甚至连去参加会议的正式着装也不得不自己动手试着做。这大概是因当时的中国裁缝不会做西式的衣服。

更重要的是,这封信让我们知道了收信人Dora不是那已经殉职的Dora。收信人是一个还在上学的晚辈,应该称呼那已经殉职的Dora为姑姑。那么,这个收信人是不是雷金贞其他兄弟姊妹的小孩呢?

雷金贞有兄弟姊妹五人[13]。最小的妹妹Dora上面已经提到,殉职时是25岁,未婚。哥哥查尔斯(Charles Y. Rankin,1848- 1891)是一位牧师[14],过世时也仅33岁。另一位哥哥撒母耳(Samuel F Rankin,1847-?)是律师,当过米兰市的市长和州参议员[15]。还有一位叫安娜(Anna R Rankin),可能是最大的姐姐。在他们兄弟姊妹五人中,我们现在能确信安娜和撒母耳都曾结了婚,但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有小孩和小孩叫什么名字。而另外包括雷金贞在内的三兄弟姊妹,我们不知道她哥哥查尔斯是否结过婚。但雷金贞和她的妹妹Dora,不仅没有更改过姓(当时西方结婚女子的普遍习俗),而且至死均被称为Miss(小姐),因此,可以肯定她们俩没有结过婚。但不管怎样,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个年轻的Dora不仅是他们的下一代,而且与雷金贞关系相当密切,她不仅知道湖州在建的那楼,而且会在下一年又来到湖州。

雷金贞在中国工作了49年。1926年她因健康原因退休回到了美国田纳西州监理会妇女传道会的所在地Nashville。她回国后进入Scarritt 圣经学院又当起了学生[16],同时也是Gibson Cottage的女主人。回到美国后她仍继续向周围的美国人民介绍中国,被大家称为“中国信息国家局”(Nationa Bureau of Information on China)[16]。她1929年9月14日与世长辞。安葬在Nashville[17、18、19]。在她过时以后, Nashville监理会为了纪念她,成立了一个叫Lochie Rankin Circle机构。至少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当地的报纸还有他们活动的通知或报告[20]。


图五、晚年因病回美国后的雷金贞。她1929年9月13日过世,享年78岁。

在网上看到一篇2006年的文章,说中国前所未有地为一位牧师父女建立纪念馆。叫“赵紫宸赵梦蕤父女纪念馆”。立在湖州师范学院校园内,而这“湖州师范学院是在湖郡女子中学原址创办起来的”[21]。《圣经》中说神的国不可能在地上实现,但赵紫宸相信天国可以建于地上,因此他认为基督教与共产主义的目标是一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他担任了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常委。

2006年的湖州师范学院,应该不在原湖郡女中的校址上了,如上所述,它1997年迁址走了。这让我有些欣慰。若不考虑政治和种族,在湖郡女中那片土地上没有人比雷金贞更配得怀念。她不仅是建立那学校的开拓者,为之放弃了母国安定和优越的生活,付出了一生的时间和心血,终身未嫁,而且还付出了她妹妹年轻的生命。甚至在整个中国近代和现代教育史有谁比她贡献还大?我记忆中还找不到第二人,她在中国办学四十九年,从中国第一代受过良好现代教育的许多女性,到民国政府早期曾每个省都有她的学生在担任独当一面的要职,到谈家桢那样的中国科学家,都是她的学生。作为基督徒,尤其是远赴异国他乡做宣教士基督徒,雷金贞可能从不期望世人去纪念她。但我仍希望那些是雷金贞创办的学校的历史延续的学校校园里,若要纪念人,首先想到的是雷金贞。

后记

上面的文字写于2014年。六年之后,我收集到了雷金贞的妹妹Musa-Dora Rankin于1886年在上海去世后的葬礼通知。如图五所示,那是一张约11×18厘米的加有黑框的通知,有折叠的另一页,但第二页上没有任何文字。这份一百三十多年的简单葬礼通知十分珍贵,把我们带入了年轻的Dora过世的情景之中。出售该通知的商人在美国印第安纳州,既不是雷金贞信中写的加州,也不是她出生和终老的田纳西州。而且商人出售的物品就只有这孤单的一页纸,真是很高兴它能保存了下来。也许当时会参加Dora葬礼的中国人很少,通知只用了英文。全文如下:

“Death, At Trinity Home, Shanghai, on the 10th instant, MUSADORA, youngest daughter of the late D. F. C. Rankin, Esq., Milan, Tennessee, U.S.A., aged 25 years, and for seven years a missionary of the Southern Methodist Church at Nan-tsiang. The Funeral will take place Tomorrow, at 4pm, from the Mortuary Chapel, New Cemetery. Friends are invited to attend. Shanghai, 10th December 1886.” (死亡,美国田纳西州米兰市已故的DFC雷绅士的最小女儿,25岁,驻南翔南卫理公会七年的传教士MUSADORA,今天在上海三一之家去世。葬礼将于明天下午4点在新公墓的殡仪礼堂举行。邀请朋友参加。1886年12月10日,上海。)


图六、1886年雷金贞的妹妹、宣教士Musadora二十五岁在上海过世时的葬礼通知单(编号:20200930)。

Abstract: Miss Lochie Rankin (1851-1929.9.13) was born in Milan, Tennessee, USA. She was the first woman as well as the first unmarried female missionary sent to China under the sponsorship of the women of the Methodist Episcopal Church, South (MECS). She was regarded as “Pioneer Missionary Builder of the Kingdom in China for Fifty Golden Years” of MECS. She arrived in China in 1878. Her younger sister, Dora, is the second and arrived in China in 1879 to help her. Dora died “at the post of toil” in December 1886. From 1878 to 1898, especially after Dora’s death, thirty-two other Methodist women followed Miss Rankin to China.

Rankin undertook her first assignment in China as an assistant at the Clopton Boarding School in Shanghai. She mastered the Chinese language sufficiently to open a new school in 1879 in Nanziang, a city about 15 miles from Shanghai. After Dora’s death, she opened another school in nearby Kading. In 1901, she moved the schools to Huchow, Chekiang (Huzhou, Zhejiang) and named it Virginia School. The schools at Nanziang and Kading were closed at 1909. Virginia School, with two other schools established by the MECS sisters, McTyeire School in Shanghai and Laura Haygood Girls’ School in Soochow (Suzhow), were regarded as the three most famous girls’ schools in China at that time. Many well-known women in modern Chinese history were students of these schools, including the Soong sisters.

From 1906, while other sisters of MECS were in charge of the girls’ school, Miss Rankin was in charge of the boys’ school in Huchow. The boys’ school also made remarkable contribution. Many well-know scientists including five members of the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 educators, social workers, writers etc. were students of the schools. After 49 years in educational missions in China, it was said that she had students in responsible positions in every province in China.

In 1926, ill health forced Miss Rankin retired and returned in America. She became a student on the Scarritt Bible School and was known as a National bureau of Information on China. She died on Sept 13, 1929 and was buried in the Woodlawn Cemetery, Nashville. To remember her, MECS at Nashville established the Lochie Rankin Circle organization, which remained active at least until 1952.

The receiver of the letter here, Dora Rankin, is not the Dora Rankin who was Lochie Rankin’s sister and died at post in 1886. The receiver should call the late Dora Rankin aunt and possibly was a daughter of Lochie Rankin’s sister or brother in America.

Questions to Anwser:

Dear Readers:

This article in Chinese is about the missionary life of Lochie Rankin (1851-1929). She worked as educator missionary from 1878 to 1926 in China. In 1905, she wrote a letter to Miss Dora Rankin in Los Gatos, California. I knew this Dora Rankin is not Lochie’s sister Dora Rankin. The letter receiver Dora seems to be a niece of Lochie Rankin, but I am not sure and know nothing about her. If you know who this Dora is and know anything about her, please kindly let me know so that I could improve the article.

Thanks.

(原载《生命季刊》第72期(2014))。
作者:方金琪(信望爱小屋),2014年11月5日。修改于2021年4月19日。加拿大中文医疗保险资讯网 http://www.healthChinese.ca
作者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作者和转自www.healthChinese.ca,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文章进行任何删改。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作者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