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19

在中国生活了八年的美国姑娘 为何离开中国

在中国生活了八年的美国姑娘 为何离开中国 最近在U管网站上,出现了一个叫“无名的小雷”的美国白人姑娘,她曾在中国生活过八年。应诸多中文网友的邀请,她制作了一个题为《我为什么要离开中国》的中文视频,视频中她用中文讲诉了自己离开中国的原因。 美国姑娘“无名的小雷” 美国姑娘“无名的小雷”从小就对中国文化,中文非常感兴趣,她对自己的中文水平很自信,并引以为傲。她于2010-2018年间,曾在成都,南京,和北京共生活过八年。在这期间,她遇到了很多有意思的中国人和事,也曾很喜欢在中国的生活。 但谈到为什么不在中国生活下去,决定回到美国,姑娘用了个比喻。她说中国就像是一个她非常喜欢的朋友,但因为这个朋友身上有些不好的东西,使她受伤了,还慢慢觉得自己像是生病了,慢慢地变的不健康了!所以就不能和这个朋友呆在一起了! 而这个不健康包括了身体和心理两方面的因素。身体上要承受雾霾和食品卫生的考验,而心理方面的压力就一言难尽了,且听姑娘娓娓道来。作为一名在中国生活发展的外国人,即使像“无名的小雷”这样中英文都很流利的年轻人,在工作和事业上的发展非常受限制。用姑娘自己的话说:“没有未来!”她说从中国社会的整体结构看来,外国人在中国是没有未来的。为此姑娘列出了以下几点: 第一就是中国社会中的退休基金和医疗保险,医疗服务等社会福利,和美国社会无法相比。作为美国人的她仔细算了下:发现自己如果回到美国工作,在60岁退休后会有很不错的退休金和医疗保险服务,而在中国工作了八年的她称,她看不到任何未来生活的保障,她说很开心回到美国,让她对未来充满信心。 第二个原因就是工作和事业。她用了“玻璃天花板”(无形的限制)来形容这八年在中国的工作发展。因为她是老外,觉得中国的老板们更喜欢重用中国本土人。对于这点,她说感到了微妙的不同,也是一种对外国人的歧视和不信任吧!虽然工作比较容易找到,但都没有多大的发展空间。姑娘自称中文和英文都很流利,自己工作非常努力,这八年来她的工作职位,工资都和最初时一样,没有变化。 对于工作,她还提到了996,就是每天从早上9点工作到晚上9点,每周工作六天。她表示自己完全受不了这个996,美国是没有996这种超时工作概念的,可能在纽约和洛杉矶等大城市会偶尔出现,美国大部分人的工作时间是在早上8点半到下午5点准时下班,下班后会和家人一起吃晚餐。回到美国的她表示好幸福,永远不会有996啦! 第三个原因,“无名的小雷”称自己很喜欢家庭生活,虽然自己还是单身,但姐姐的孩子们出生了,她想伴随侄儿们一起长大,希望侄儿们永远不会忘记她这个姑姑,所以她回到美国了! 视频截图 第四个原因是对中国的现状非常失望。在去中国之前,人们总是对她说,中国会越来越开放,越来越民主。但她八年的中国生活感觉恰恰相反,她直言感觉就是一年比一年封闭化。虽然人们的消费是提高了,但这不等于中国有开放性和国际性,在道德文化层面上更没有和国际接轨的普世价值观,崛起这个词也只能体现在有钱这方面。但她认为物质的丰富和多种品牌的出现,是不会给人们什么启发性。对于这一点,“无名的小雷”特别强调:“说实话,我很失望”。 谈到这里,姑娘提到了北京驱逐低端人口的事,她说自从北京把那些修鞋的,修车的,理发的底层人士踢出去以后,北京就没有味道了,没有以前那么有意思了!还说政府在街头加了很多隔离墙,街道之间被隔离,连溜狗散步都受到了限制,觉得很不自由也很压抑。 最后,姑娘总结出,生活中的种种限制,让她觉得越来越累了,累了就走了。走了以后就和朋友分手的感觉一样。离开中国是经过深思熟虑后的决定,“是成熟的分手”。她真心希望中国能变好,也许几年或几十年后,还可以回到中国。 2019-11-18 阅读全文 Read more [...]
53_133406193.png

大多伦多耗资百亿,开始北美最大规模地铁扩建

大多伦多耗资百亿,开始北美最大规模地铁扩建 对于加拿大华人聚集的大多伦多地区,最近迎来了一个好消息。11月4日,安省省长福特和多伦多市长庄德利一同庆祝安省与多伦多之间的伙伴关系,双方将共同建设加拿大历史上最有野心的地铁扩建工程,耗资上百亿加元,预计全部完工要花10年左右时间。 阅读全文 Read more [...]
龟背竹

龟背竹(Monstera deliciosa Liebm)的养护

龟背竹性喜温暖,潮湿的环境,原产于墨西哥的热带雨林中。为常绿藤本植物,叶革质,茎干粗壮,下部常生有褐色气生根。幼叶呈心形,植株在生长过程中的新发叶片逐渐会有不规则的羽状裂口,其因像龟背而得名。花为黄白色的肉穗花序,外具白色的佛焰苞。果实为黄色浆果。 阅读全文 Read more [...]

父亲在湖南临湘城的墓园拟迁坟

十月三十日,弟弟微信告诉我,我的好友通知他,父亲墓所在的墓园要迁坟,并且附来了公告图一。第二天,一位临湘园艺场的李先生也电话通知弟弟,已确定要迁,具体规定十一月确定。 图一、要求父亲墓地所在墓园迁坟的公告。 公告图像有些模糊,但能依稀可辩。是十月三日由一个街道拆迁协调指挥部发出,上面说回复和办理迁坟手续的截止日期是三十一日,已经只有一天。父亲的妹妹(我的姑妈)一家还有众多的人在临湘,我立即同他们联系,但他们说谁也没有听说过这事。 父亲是1977年9月四十八岁时过世的。文化大革命期间他两次挨整被送到干校、农场、农村前后约九年。最后一次被送到农村,在那里被狗咬,患狂犬病过世。当时文化大革命即将结束,政治气氛已有变化,父亲被定性为“因公病故”,并被允许安葬在主要安葬县内官员的青年公园(临湘当时是县)。 青年公园当时离县城还有约二十多分钟的步行路程。从县气象局附近出城后,穿过一片稻田,然后上到一个小山丘上。近一、二十年城市发展,它也就被住宅包围了。 都说出国生活会有“文化冲击”。对我来说,冲击之一就是来自墓地。在我生活过的外国城市,无论是英国、夏威夷、美国本土,还是加拿大,城里总是常能见到公共墓园,这是在国内时没有的经历。1991年在英国牛津城,我住在市中心,每天要经过市正中心去牛津大学地理学院。市正中心是五条道路的交叉口,而北面的两条道路之间就是一个老墓园。 图二、英国牛津城正中心的墓园(中间那块绿地的地方)。城中心是五条道路相交,北面两条道路之间是一个老墓园。那墓地在我们中国人看来既煞风景,又占用了宝地,还有碍开车视线。我每天去大学学院上班路上总是看见它。 我那时在牛津城里拍照片,总是避开那墓地,因此所有的照片中都没有那墓地背景。现在为了写这文章,我到谷歌地图上去查那墓地的实景照片,二十八年多过去了,墓地依旧,仍在那里。 图三、牛津城正中心墓地的近景。照片也是来自谷歌。 多伦多城里的新老墓园有多少?我没数过。太多了,很难数清。比如: 图四、多伦多我家北面大路口的老墓地(红线范围内)。从我家开车向北走约一分钟的必经大路旁边。因为它在临街的学校和教堂后面,在大路上开车只能看到一个小角,又已经不接受新墓葬,我在小区住了好些年才注意到它的存在。 图五、多伦多城内也有众多墓园仍在接受新墓葬。如这约克墓园,在市内十分中心的地段,墓园所在街的另一侧(东侧)则是北约克区政府和商业中心。 图六、约克墓园里不时还有表演庆祝活动。也经常有人跑步、听音乐。它仍在接收新墓葬,我和太太最中意这个墓园,准备在这里购买我们将来的安息地。 入乡随俗,尤其是成为基督徒以后,我也没有了对死亡的害怕恐惧。在外旅游时我们一家有时会去游墓园。 图七、在巴黎城旅游时我们曾游过的拉雪兹神父墓园。这是墓园入口处的墓园地图。上面有墓园内的许多“街道”名。 图八、拉雪兹神父墓园里内的“街道”,街道两侧当然不是房屋,而是墓葬。“街道”上还有络绎不断的游人。 图九、拉雪兹神父墓园“街道”有街名,但没有给每个墓编街道号码(每个墓有所在区和编号,但没有标在墓上)。墓葬多是普通市民,但其中也有各类贡献杰出的人。我在墓园里花了两个多小时才找到巴尔扎克的墓。 图十、在寻找肖邦墓的途中,我们看到了这位1955年生,2005年过世的名叫Xiao 阅读全文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