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8

把未吃完的飞机食物带下机可能遇到的麻烦

把未吃完的飞机食物带下机可能遇到的麻烦

美国科罗拉多州一名女子怎么也没想到,她顺手把飞机食物带下机,竟导致她被罚500美元,还被废除全球入境许可(Global Entry Status)。

随手把飞机食物带下机 惹来大麻烦

据ABC NEWS 报道,周三,美国科罗拉多州女子泰德拉克(Crystal Tadlock),搭乘达美(Delta)航空班机从法国巴黎返回美国丹佛。飞行途中,Delta的乘务员把苹果装在塑料袋里,作为零食免费发给飞机上的每一位乘客,Tadlock当时并不饿,收到苹果后,她随手把苹果放在了她的随身行李中,准备稍晚在下一段旅程中享用。 Continue reading

怎样控制自己的脾气

怎样控制自己的脾气

(2018年1月小组团聚讨论提纲)

一、世人对发怒的认识和控制的建议:

(一)世人都认为发怒是不对的:


有人问圣人“什么是怒气”?圣人给了一个美妙的回答:“生气就是我们用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生气离危险只差了一个字母!”


脾气来了,福气就走了。


英国脑健康机构统计调查:三分之一的人同邻居吵过架,二十分之一的同邻居打过架;三分之一的人亲友里有人有脾气方面的问题;80%的交通事故是因路怒而起;五分之一的婚姻是因怒气而破裂;面对计算机问题的烦恼,50%的人会捶打计算机。

(二)世人也提出了许许多多控制怒气的办法:

临时性的应急办法,如:


去做剧烈点的运动。


做深呼吸!


按摩太冲穴,也就是“消气穴”!

世人对经常的坏脾气也给出了许多的长远解决建议。如:

1. 读控制怒气的书籍 


无论哪个文化都出版了大量的书籍,教导人们怎样控制脾气。


书中都会给出各种建议。如:1、知道会让你的生气“按钮”。2、知道你身体生气的“警告迹象”。3、停下来思考:发生了什么让你生气?除了生气你还有其他什么感受?4、不要突然发作;离开;深呼吸。5、做出决定。

2. 上脾气控制辅导班: 


《米老鼠和唐老鸭》中的唐老鸭在脾气训练中心,学习连续不断地无缘无故地挨打也不生气,尽管是Disney的娱乐片,但也反映了人类的困扰与期望。

3. 听圣人、贤人的教导:

孔子:孔子没有说怎样学会控制脾气,但他说他六十岁耳顺,能听不同意见和批评了。之前不耳顺时听到批评会怎样?当然应该是会生气不开心的。但对眼见引起怒气的事怎么应付?他没说。

4. 佛教的建议 – 消除气根:

经典微小说:《 生气 》

来源:经典悦读

有一位老妇常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生气。有一天她去找高僧求教。高僧听完她的讲述,把她领到一间禅房,落锁而去。妇人气得破口大骂,骂了许久,高僧也不理会。妇人便开始哀求,高僧还是置若罔闻。妇人终于沉默了。

高僧来到门外,问她:“你还生气吗?”妇人说:“我只为我自己生气,我怎么会来到这个鬼地方受这份罪?”

“连自己都不肯原谅的人,怎么能心如止水?”高僧拂袖而去。

过了一会儿,高僧又问:“还生气吗?”妇人说:“不生气了。”“为什么?”“气也没办法啊!”高僧又离开了。

当高僧第三次来到门前时,妇人告诉他:“我不生气了,因为不值得气。”高僧笑道:“你还知道值不值得,看来心中还有气根。”再过一会,当高僧迎着夕阳立在门外时,妇人问道:“大师,什么是气?”高僧将手中的茶水倾洒于地,妇人视之良久,顿悟,叩谢而去。

我们的生命就像高僧手中的那杯茶水一样,转瞬间就和泥土化为一体。光阴如此短暂,生活中一些无聊小事,又哪里值得我们花费时间去生气呢?

人生在世,最重要的是做一些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不要把时间耗在争名夺利上,不要总把“就争这口气”挂在嘴边。只有心态平和不生气你才能做好事情,才能健康地享受生活。

思考: 这些教导和建议,理论上都有些道理,但在现实之中: 1. 对不明原因地被关或被打,你会不会生气?基督徒应不应该生气和反对?   2. 明白了这些道理,学了这些办法,你是不是就能控制管理自己的脾气了?3. 不会发脾气的老好先生在现实社会中真的能有更成功、幸福、美好的人生?

 

二、圣经是怎样教导我们的?- “生气却不要犯罪”(以弗所书4:26)

(一)可不可以生气?

当世人谈论控制脾气时,常常是否定所有的生气,就像佛教所说的要消除“气根”,做到完全不生气。

但是,圣经并没有要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不生气,我们生气也不总是罪,有一种生气是圣经允许的,常被称为“公义的愤慨” (为了坚持原则而发怒)。圣经中的神是发怒的神(诗篇7:11,马可福音3:5)。在英文新约圣经中,“生气”用了两个不同的希腊词,一个意思是“激情、活力”,另一个意思是“不安、炽热”。

圣经中的神是造我们的神,祂知道我们的本性,也知道我们所处的世界和环境有时需要发怒才能坚持公义。圣经中正面的生气例子如:

約翰福音 2:13-16 猶太人的逾越節近了,耶穌就上耶路撒冷去。看見殿裏有賣牛、羊、鴿子的,並有兌換銀錢的人坐在那裏。耶穌就拿繩子做成鞭子,把牛羊都趕出殿去,倒出兌換銀錢之人的銀錢,推翻他們的桌子。又對賣鴿子的說:“把這些東西拿去!不要將我父的殿當作買賣的地方。”

加拉太书2:11-14中保罗因为彼得行为不正而责问他。

思考: 我们生活中有没有为了维护公义原则而需要生气的事?

我的分享:有,而且不少。比如管教儿女,他们不好好吃饭,我们没有必要动怒,但如果他们经常说谎就需要我们的严厉管教了。例子分享。

(二)怎样做到生气却不犯罪?

圣经教导我们的是即使是生气的时候也不要犯罪。这里的犯罪当然不只是指的世人所说的法律上的罪,也包括各种各样的大小错误,如不当的行为或言辞。在神的眼里,不论错误的大小轻重,都是不义,都是罪。那么,怎样才能做到生气而不犯罪呢?我们来仔细看看圣经的教导。

1. 不可轻易发怒,不为非原则性的小事发怒。

“轻易发怒的,行事愚妄。设立诡计的,被人恨恶”(箴言14:17)

“不輕易發怒的大有聰明,性情暴躁的大顯愚妄。”(箴言14:29)

“不轻易发怒的,胜过勇士;治服己心的,强如取城。” (箴言16:32)

“人有见识,就不轻易发怒,宽恕人的过失,便是自己的荣耀。”(箴言19:11)

“耶和華有憐憫,有恩典,不輕易發怒,且有豐盛的慈愛。” (詩篇103:8)

“耶和华有恩惠,有怜悯,不轻易发怒,大有慈爱。”(诗篇145:8)

“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哥林多前书 13:4-8)

2. 根据圣经原则审察自己的心,不为自己的过犯、自己的益处或者报复积怨等而发怒

“遮掩自己過犯的,必不亨通;承認並離棄過犯的,必蒙憐憫。常存戒懼之心的,這人就為有福;心裡剛硬的,必陷在禍患裡。”(箴言28:13-14)

这在圣经中还可以查到不少的例证。如路加福音9:51-56中门徒们要耶稣用天火烧灭不接待他们的村子时,得到的是耶稣的责备。

3. 不急躁暴怒:

“我亲爱的弟兄们,这是你们所知道的。但你们各人要快快地听,慢慢地说,慢慢地动怒。因為人的怒氣並不成就神的義。”(雅各书1:19-20)

“暴怒的人,挑启争端。忍怒的人,止息分争。”(箴言15:18)

“好生气的人,不可与他结交。暴怒的人,不可与他来往。”(箴言22:24)

“愚妄人怒氣全發,智慧人忍氣含怒。”(箴言29:11)

“你不要心裡急躁惱怒,因為惱怒存在愚昧人的懷中。”(傳道書7:9)

4. 不说污秽的言辞:

“污秽的言语,一句不可出口,只要随事说造就人的好话,叫听见的人得益处。”(以弗所書4:29)

“他們譏笑人,憑惡意說欺壓人的話,他們說話自高。”(詩篇 73:8)

“回答柔和使怒消退,言語暴戾觸動怒氣。 智慧人的舌善發知識,愚昧人的口吐出愚昧。”(箴言5:1-2)

“原來我們在許多事上都有過失;若有人在話語上沒有過失,他就是完全人,也能勒住自己的全身。我們若把嚼環放在馬嘴裡,叫他順服,就能調動他的全身。看哪,船隻雖然甚大,又被大風催逼,只用小小的舵,就隨著掌舵的意思轉動。這樣,舌頭在百體裡也是最小的,卻能說大話。看哪,最小的火能點著最大的樹林。舌頭就是火,在我們百體中,舌頭是個罪惡的世界,能污穢全身,也能把生命的輪子點起來,並且是從地獄裡點著的。各類的走獸,飛禽,昆蟲,水族,本來都可以制伏,也已經被人制伏了;惟獨舌頭沒有人能制伏,是不止息的惡物,滿了害死人的毒氣。我們用舌頭頌讚那為主、為父的,又用舌頭咒詛那照著神形像被造的人;頌讚和咒詛從一個口裡出來!我的弟兄們,這是不應當的!(雅各書 3:2-10)

5. 要以爱心说诚实话、说造就人话,存宽恕怜悯的心

“人所行的在自己眼中都看為正,唯有耶和華衡量人心。”(箴言21:2)

“惟用愛心說誠實話,凡事長進,連於元首基督。”(以弗所書4:15)

“污秽的言语一句不可出口,只要随事说造就人的好话,叫听见的人得益处。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一切苦毒、恼恨、愤怒、嚷闹、毁谤,并一切的恶毒,都当从你们中间除掉;并要以恩慈相待,存怜悯的心,彼此饶恕,正如神在基督里饶恕了你们一样。(以弗所書 4:29-32)

“亲爱的弟兄,不要自己伸冤,宁可让步,听凭主怒。(或作让人发怒)因为经上记着,主说,伸冤在我。我必报应。”(罗马书12:19)

6. 要尽快平息自己的怒气:

“不可含怒到日落。”(以弗所书4:26)

“当止住怒气,离弃忿怒。不要心怀不平,以致作恶。”(诗篇37:8)

结论:

按圣经的教导,我们不是要完全没有脾气,不是任何情况下都不可以生气发怒。我们也做不到。但是,我们不可以轻易发怒,不可以为一些非原则性的小事发怒,不可以为了自己的错误或益处发怒,不可以急躁暴怒,不可以说污秽的言辞,要凭爱心说诚实话,说造就人的话,并且要尽快止住怒气,不可记恨在心。

这样的“生气却不要犯罪”,并不比世人理想追求的完全不生气更容易做到。因此,我们需要耶稣基督进入我们的生命,去逐渐地改变原本的我们,主宰我们的生命。

信望爱小屋,2018年1月

清末的岳州湖滨书院(2):教师

走向现代:海维礼夫妇与湖南
清末的岳州湖滨书院(2):教师

在岳州1909年《盘湖书院》和1910年《湖滨书院》手册中[1、2],列出了湖滨书院的付薪教员。包括六名正教员,六名助教员,一名图书馆管理员,和两名夜领班。因为当时的学生都是寄宿住校,因此有负责他们晚上生活与安全等工作的夜领班。

****
湖滨学院正教员助教员
美国正教员:神道博士院主海维礼,秀才卜起尔,秀才雷克玉
中国正教员:秀才傅弼,秀才胡良左,秀才彭德基
中国助教员:张世秀,周宏达,李保山,文忠恩,晏福清,晏禄绥

中国图书管理员:张世秀
中国夜领班:胡撚藜,周少怡
****

六名正教员中,三位是美国籍传教士,三位是中国籍。网上曾出售过一张归正教会在清末发行的“岳州湖滨学校胡教授和他的儿子”的明信片,应该就是这手册中提到的正教员“秀才胡良左”。该明信片中的湖滨学校是用的英文单词School的复数,而不是单词College,应该是也包括了在湖滨的女校,甚至可能是在盘湖书院(湖滨书院)成立以前,指在湖滨的男校和女校。


图一、归正教会在清末发行的“岳州湖滨学校胡教授和他的儿子”的明信片。“胡教授”应该就是后来湖滨书院的正教员“秀才胡良左”。

在海维礼1914年出版的一本书中湖滨书院的中国教师们和传道者[6, p.112]。照片的英文介绍中传道者是单数,因此照片中应有三人是教师,他们可能就是手册中的三名中国正教员。照片中教师们已经剪除了辫子,应是摄于辛亥革命之后和1914年之前。照片中右起的第二位可能是胡良左,而他脚前的男孩可能是图一中的他的儿子。

1_Chinese Teachers small
图二、海维礼1914年书中湖滨书院的中国教师们和传道者[6, p.112]。照片的英文介绍中传道者是单数,因此照片中应有三人是教师,可能就是手册中的三名中国正教员,右起第二位是教员胡良左。

外籍教员除院主(院长)海维礼外,另两位是卜起尔和雷克玉。据参考文献[3],雷克玉的英文名字是Horace R Lequear,1906年来到岳州。

卜起尔的英文名我还不能十分确定,很可能是William Anson Reimert。如果确实是他,那是另外一个悲壮的故事。据参考文献[4],Reimert于1902年圣诞节那天带着太太和三个月大的儿子抵达岳州。他在湖滨书院教社会学、政治经济和英语课程,同时还负责指导岳州地区的十所小学(归正教会在华容、临湘等地也办有小学),1920年时是湖滨书院的代理院长。1920年6月13日,星期天,有几位张敬尧手下的散兵要进入归正教会的另一所学校贞信女子学校找食物。陌生男子不可以随便进入女校,更何况是带枪的散兵。Reimert不同意他们进入,于是其中的一个士兵开枪打死了Reimert。教会的资料说他是因保护他热爱的学校而死[5]。留下了太太和三个孩子。

外籍教师除了这三位正式教员外,据海维礼介绍[6,p.125],还有不少其他传教士兼职或义务上课。傅克立(Jonas Frank Bucher)在1910年上半年因病被迫回美国手术之前,也在这里任教,这可能是为什么他的遗物中保存有1909和1910年的该校手册。传教士宝尔格(Edwin Allen Beck)自1910年秋起也在该校任教。此外,海维礼的太太海光中,雷克玉的太太、宝尔格的太太等均在书院里有担任教课,还很受学生喜欢。

有趣的是,三位外籍正教员,除海维礼外,另外两位的资历水平也象中国教员一样注明为“秀才”。据参考文献[3、4],卜起尔和雷克玉均是大学毕业,雷克玉的学历英文写的是A.B.,应该是学士学位。估计当时学校对中国教师的资历,将秀才与学士等同。

除了六位正教员外,还有几位助理教员(1909年时称副教员),他们都是学院里最高年级的学生(1909年为中斋三年级,1910年已升为中斋四年级),他们的职责可能类似于今天美国大学的助教,主要是为正教员提供助理性协助,但可能权力稍大,因为根据校规里的说明他们还可以协助正教员议定小考日期。学校有图书管理员一人,也是由高年级学生兼任。

每本记载了学校当年的教师名字、各年级的学生名字和课程安排,以及校规校纪。手册是一位美国商人在销售,他是从一位住进了养老护理中心的老太太那里获得的。老太太的外祖父是美国归正教会的传教士傅克立(Jonas Frank Bucher)。傅克立1906年到中国,先在岳州湖滨书院教书,1911年被派往沅陵建立朝阳学校并长期担任校长。因此,手册是来自傅克立的遗物。详见附录。

湖滨书院的创办由1901年4月美国传教士海维礼抵达岳州开办的英语班开始,1902年9月正式开设“求新学堂”,校址在岳阳城内塔前街。1907年2月迁往黄沙湾,定名为“盘湖书院”。1910年更名为“湖滨书院”。这就是当时湖滨书院的历史。

20180118-3ff small
图0、1910年岳州湖滨书院手册

根据手册的介绍,大致可概括当时书院具有以下特点。

首先,

第五、学校的课程安排,无论是中(国)学还是西(方)学均远强于现代的中学生和大学生。蒙斋除三年均有的修身课程外,中(国)学课程还有孝经、论语、学庸、诗经、古文。中斋的中国课程除四年均有的修身、古文课外,还有书经、礼记、左传。正斋除四年均有的人伦道德、御批通鉴、掌故学课程外,还有左传、易经、周礼和经学大义。而且学校规定“如偏重西学而中学全不讲求者不得收录。即使西学稍佳中学不能随时并进,也不得升班”。按此要求,我们今天的中国初中、高中和大学学生的中国学知识均难以达到当时书院的升班甚至入学的要求。这是十分让我吃惊的,惊讶当时教会学校的中国传统文化教育远强于我们现代的学生。海维礼在他的书中说,因社会上有人认为教会学校不注重中国语言与文化教育,因此书院在这方面十分注重和严格。

西(方)学方面,除修身课和人伦道德课中应该中西均有外,西学主要集中在各年级均有的圣经课程,以及部分年级有的世界历史课程。对圣经有所了解的人均知道,圣经不仅是基督教的教义书,也是了解西方文化的钥匙和优秀的文学著作范本。民国的不少文学家,如冰心、林语堂、老舍、曹禺等均受到圣经的深刻影响。英文课从蒙斋一年级开始,每学期均有,加之同外籍教师的长期朝夕相处,这可能是使得民国不少学生后来成为通融中西文化学者的原因。

第六、在科学课程方面,当时的中学生的物理学(格致学)和化学课程较现在的中学生要少,但在地学、生物学等方面的课程比现在的中学生要多和全面。数学(包括算术、代数、几何(形学)课程也相当多和全面。其他如卫生课、生理课、音乐课等课时的多少与现代类似。此外,还有一门叫作浅近论说的课程,各年级均有,但名称略有变化,这可能相当于现代中学的语文和作文课程,但我不能十分确定。

第二,湖滨书院的校园当时尚未与岳阳城区相连,在黄沙湾,距城尚有十二里,学生均寄宿住校。因此学校还雇有两位夜领班,负责晚上照看学生。这与当时传教士在中国办的众多医院、学校等一样,多是选择分布在城外的近郊。沅陵的朝阳学校也是在朝阳门外。这可能是为了避免在发展过程中对中国居民的影响,以免产生矛盾。另外,校规中说这样也有利于学生远离城市喧闹,安心学习。我父亲四十年代后期读中学,他说是自临湘步行几十里到岳阳黄沙湾读书,应该也是在这里。

2_School View small
图二、海维礼1914年书中的湖滨书院校园。[6, p.122]

3_hoyw_0073_LakesideSchoolsBuilding small
图三、湖滨书院教学楼。建于1906年,由归正教会出资。海维礼回忆说当时担心资金不够,不敢动工,美国归正教会回电报给他们说“Go on”(动工)。[6, p.123]

4_hoyw_0073_LakesideSchoolsBuilding small
图四、湖滨书院学生宿舍楼,建于1906年。由美国宾州归正教基督徒Hoffman夫妇捐建,为了感谢他们夫妇,该楼的英文名称叫Hoffman Hall(Hoffman楼,楼的中文名我暂未查到)[6, p.123]。

第三,当时湖滨书院设有蒙斋三年、中斋四年、正斋四年,共十一年教育。从蒙斋的课程水平,学校规定不允许蒙斋、中斋学生在校期间结婚,以及寄宿住校等情况判断,蒙斋应该不是小学,至少不象是初等小学,很可能相当于初中或小学高年级的水平。中斋相当于高中,而正斋相当于大学。在海维礼1914年出版的书中,他称蒙斋为Preparatory(预科),中斋为Academy,正斋为College(大学)[6, p.124]。Academy学校在现今的北美仍十分常见,是中学的最后四年,即初三和高中。在归正教会1929年的报告中[3]则说,湖滨书院之外,归正教会在岳州还办有两所初等小学和四所高等小学。因此,从各方面判断,当时的盘湖书院(湖滨书院)是包括有初中、高中和大学均有的学校,但没有初等小学。

第四、可能是由于当时中国的现代教育尚处于开始阶段,社会上并没有达到高中和大学入学水平的学生可供招收,因此书院高中和大学均为本校学生自然升级,只有蒙学一年级是新招的学生,其他年级只有个别插班入校的。有中文文章介绍说,1910年湖滨书院增加了大学部。但从这两本小册子的介绍来看,1909年时书院的中斋四年级和正斋各年级有课程安排,但均无学生。1910年时,中斋三年级的学生已升入四年级,但正斋仍无学生。因此,1910年应该只是改了校名,由盘湖书院改为湖滨书院,学校的性质结构没有变化。

Chinese students small
图五、清末盘湖书院高年级学生。照片来自传教士梁约翰(J Albert Beam藏)。

6_hoyw_0116_Students small
图六、1912或1913湖滨书院全校师生合影。来源[6]。

到了1914年海维礼出版的书籍中,湖滨书院已有三位有了家室的即将正斋(大学)毕业的学生。他们很可能是1910年手册中的六位中斋四年级学生中的三位,也就是手册中提到的兼任书院助教的几位学生中的三位。他们应该是岳州最早的大学毕业生,也可能是湖南最早或较早的大学毕业生。他们也应曾是湖滨书院和岳州最早的初中毕业和高中毕业的学生。

海维礼的书中说他们三人是在1913年12月下旬将举行毕业典礼[6,p.125]。但是他们应该是1911年才进入为期四年的正斋(大学)学习的,正常应该是1914年12月毕业。是他们学业成绩优秀提前毕业,还是海维礼的书中有误?我不能确定。

7_hoyw_0149_CollegeStudents small
图七、海维礼书中1913年12月即将毕业的湖滨书院正斋(大学)首批毕业学生及其家属[6,p.125]。他们不仅是岳州最早的大学生,也可能是湖南最早毕业的大学生。

8_hoyw_0150_Football small
图八、1912或1913湖滨书院足球队。来源[6]。

第七、书院1909年为中斋21人,蒙斋23人,共44名学生。1910年为中斋27人,蒙斋45人,共72名学生,发展相当迅速。对比1909年和1910年各年级的学生名单,1910年中斋增加的6人,5人由蒙斋三年升学上来,只有1人是1909年不在本校的学生。但有两位中斋二年级的同学留级,未能升入中斋三年级。

1910年的蒙斋变化是,一年级的24名学生,其中22人为新生,2人为未能升入二年级的留级学生。二年级有10名学生,6人由一年级升学而来,另有4人是新进校学生。三年级学生11人,其中8人由一年级升学而来,另有3人是新进校学生。1909年的蒙斋一年级和二年级各有一位学生休学或退学。所以从1909年到1910年,全校共有四名留级学生,两位休学或退学的学生,新入校的学生主要是蒙斋的,尤其是蒙斋一年级。

海维礼在他1914年书中说,曾确实有些学生退学。首推原因是因为想家,不仅有年幼男孩(boys),也有小伙子(young man)因想家而退学。有几个学生因觉得圣经课太难而退学。有一个学生不愿遵守学校的规定要求,认为他不是外国人的奴隶,学校应服从他的要求,因此带着失望和自豪退学了。学校每天都有体育课,有一位学生认为体育课象工作劳动,学生不应工作,因而退学了。海维礼说中国学生不重视身体锻炼与力量,这是一个学校有大量工作要做的事。但总体来看海维礼认为这些学生都很优秀,无论是学业还是品格,每天都在进步。

写完上面的文字,还想写一件家族的小事,我小时候父亲鼓励我努力读书时,有时会说他年轻时要穿草鞋步行几十里去岳阳黄沙湾读书。父亲读中学是抗日战争结束后,搬到沅陵的教会学校已经搬回来了,当时尽管已经改为大学,但有附属的中学。父亲也曾在这个教会学校读过书?他在文化大革命中就过世了,遗憾在那个年代他没有向我提及过他学校的任何情况。

在海维礼1914年的书中,归正教会当时已经在临湘开办了星期日学校(Day School),教师中还有五位中国教师。在归正教会1929年的报告中,归正教会在羊楼司都已有一间教会和十名学生。是不是因抗日战争的中断,临湘的学校发展被拖延了,直至抗日战争结束仍没有高中学校呢?这些有待以后慢慢了解。

9_Linhsiang_Teachers_small
图九、1914年海维礼书中归正教会在临湘的教师(五人)和传道人(一人)。

10_Linhsiang_students_small2
图十、1914年海维礼书中的临湘星期日学校(Day School)的学生和老师。

附录一、湖滨书院,1910年 (略)
附录二、盘湖书院 1909年 (略)
参考文献 (略)

作者:方金琪(信望爱小屋), 2018-02-12,加拿大中文医疗保险资讯网 http://www.healthChinese.ca
作者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作者和转自www.healthChinese.ca,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文章进行任何删改。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作者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