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1

上海少妇游加拿大昏迷 丈夫称自己负担不起医药费用

加拿大旅游医药费用:昨天﹐多伦多已经洋溢一派圣诞节日的气氛。但一位离开加拿大已久,回来旅游的上海移民却正陷在极度的困境之中。移民来加又应聘回上海工作的寿立冰﹐近日携同妻子来加拿大多伦多旅游。没想到太太突发重病﹐心跳骤停﹐现在虽然抢救过来﹐却处于几乎是植物人的状态。寿立冰进退两难。

如果在医院继续住下去﹐深切治疗部一天的房费就是4700元﹔如果带太太回上海,按重症病人监护,飞机费用更高达16万元。

寿立冰早于1999年移民来加﹐2003年获一间本地建筑设计公司聘请前往上海工作。工作期间结识了现在的太太刘书琴。他们的儿子今年刚出生﹐如今才8个月大。夫妇俩乘年底放假期间﹐来多伦多旅游﹐行程10天﹐于12月15日抵达﹐本来定在昨天返回。

从没来过多伦多的刘书琴玩得很高兴。但没想到的是﹐上周六(7日)凌晨3时﹐入睡不太深的寿立冰突听到太太发出奇怪的呼吸声﹐就推了她一把。但她没有反应。寿再推她一把﹐也没有反应。寿有点慌了﹐开亮电灯。这时他看到太太脸色苍白﹐已经没有一点血色﹔再去探她鼻息﹐也已经消失。

寿立冰顿感大事不妙﹐立刻向他们暂住的房东求救。房东和他一起﹐将刘书琴搬上车﹐急送士嘉堡慈恩医院。医院立刻抢救。送到医院时﹐刘的心跳已经停顿。经过急救﹐心跳终于恢复。但由于心跳停止造成缺氧﹐令到大脑神经受到严重的损害﹐使她处于昏迷状态。

当天他们就转到西乃山医院深切治疗部。经过几天救治﹐刘书琴身体的其他部分如呼吸系统等开始有所恢复﹐但大脑反应却始终没有改善。开始时﹐寿立冰将手机中录下的儿子的声音放给她听。她听了即有情感反应﹐人开始挣扎﹐力图睁开眼睛﹐流出了眼泪。但渐渐地﹐再放儿子的声音给她听﹐她的反应就愈来愈差﹐到这两天几乎没有。

出事后﹐刘书琴的妈妈和寿的妹妹都已赶来。2天前﹐主治医生和他们开会﹐讲解她的病情。医生称﹐她完全康复的机会很小﹐「除非出现奇蹟」。最大的2种可能是﹕每况愈下﹐或者维持现状。

目前﹐寿立冰的困境是﹐如果让太太继续留在多伦多﹐费用巨大﹐他们负担不起。入住西乃山医院后数天﹐医院财务部门已经找他﹐告诉他病房一天的费用就是4700元﹐针药、设备和医生的费用还没算进去。他的公司闻讯很同情他﹐并愿意提供2.5万元的帮助。但在这样巨额的医疗费用前﹐2.5万元似乎能起的作用也很有限了。

如果将太太送回去﹐目前打听到的消息是需要16万元。这同样是一笔天数。但回上海去是他们必然的选择。因为寿立冰的工作在上海﹐不回去家庭收入也没有了。

他们可能的唯一出路﹐是减少途中监护力度﹐降低费用﹐冒一定的风险将太太带回家﹐但即使走这一步﹐也还希望获得社区的帮助﹐解决他们的部分费用。

 

来源:网络

上海美女加拿大旅游昏迷不醒 天价医药费用吓死人

加拿大医药费:上海美女加拿大旅游昏迷不醒 天价医药费用吓死人

来加拿大旅游突然病发昏迷不醒的上海女子刘书琴,现今仍躺在西乃山医院深切治疗部的病床上。然而却有网民在公开论坛上放话,称寿立冰在上海拥有一套房产,其财务状况应不用大家担心,指他应有能力把爱妻送回上海接受治理。

寿立冰目前仍焦虑不堪。寿立冰还表示,他们目前遭遇的情况,实在是天时地理都不凑巧,远离家乡,多伦多又正逢过圣诞新年。他太太目前发烧,曾升高到38.8摄氏度,使得他愁上加愁。

在本地一个大陆移民常到的公开论坛,有网民列出刘书琴丈夫寿立冷上月在上海办理上海市房地产权证的遗失证明,遗失声明上列出的上海市房地产权证登记码是2004034203,房产位于陕西西南路888号弄4号104室,寿在声明中指出,因保管不慎,遗失了房产权证,故申请补发。

指卖屋可纾困何必费周章

这名网民表示﹕「把这套房子卖了,问题就暂时解决了,何必麻烦大家呢,你比我们大部分移民都有钱,你老婆也比我们大部分人的老婆漂亮,下次出来求助时,发一张丑点的照片,免得大家妒嫉。大家安心过节吧,也祝你太太早日康復!」

这名网民并指出,房产证登记日期在2004年,不会是一房一厅的,一般三房一厅价格都在400至500万人民币。

西乃山医院院方,在寿妻刚转到该院时财务部门便找过他,告诉他有关费用的事情。本月19日他就向供职的建筑设计所(总部在多伦多)求援。当天下午,设计所给了他答覆,愿意提供2.5万元的资助。

他马上告诉了医院财务部门。对方告诉他,这笔钱可能帮助不大。那时他太太住院才3天,但仅房费就已经1.4万元了。

再过了一、两天,院方管理部门要他去签一份资料。他理解是支付费用的。他没有去,说自己都一筹莫展,不知所措,签了也是一张空头支票。因为后来圣诞节就已迫近,院方也再没来找他。

稍早的时候,医生方面也曾打算为病人做一个手术,使得她可以转到普通病房。

但寿去打听了,即使普通病房,最便宜的,4人一房,也需要3300元一天。在和院方谈论之际,对方提到可以分期付款。

这更加强了寿立冰将太太带回去的决心。深切病房的社工为他们打听了运送病人的价钱﹕16万元。据该位社工表示,这16万元是包一部专机﹐并配有一个医务小组和设备。

说到旅游保险,寿立冰表示﹐他自从回上海工作后,经常来往加、中2地﹐从来也没有买旅游保险,但也没有事情。因此放松了。但是据他所知,即使买旅游保险,总额也经常是5万元。遇到他这样的事情,5万元虽然可以小补,但仍不够。

来源: 明报 于 

山东聊城111岁老寿星白发变黑 七世同堂子孙100多人

111岁的王景之,是目前聊城最长寿的老人。她居住在聊城市阳谷县大布乡王庄村。据阳谷县老龄办主任李秋生介绍,在阳谷县百岁老人有39人,其中大布乡有几十人,而王庄这一带年龄大的老人非常多。截至2010年底,聊城市有238位百岁老人,这些老人个个有补贴。赫赫有名的江北水城,还是名副其实的长寿之乡。这是本报记者走基层时在聊城城乡发现的一个“秘密”。

聊城市阳谷县大布乡王庄村的王景之老人,今年已111岁高龄,她是聊城最长寿的老人,近日她获得“第二届山东省十大女寿星”,她的岁数全省排第八。老人有两个女儿,大女儿朱秀英今年85岁,小女儿朱留银今年78岁,两个女儿身体也很好,三个人坐在一起就像姐妹。老人的长寿秘诀是什么?带着这个问题,22日,记者走进了老人的家。

七世同堂子孙100多人

“进屋喝点水,大老远来的。”见到记者,王景之老人拉着记者的手不放。王景之老人的家里热闹极了。省老龄办副主任于振业、省老龄办纪检委书记徐洪华和聊城市老龄办主任孙来山,前来看望王景之老人,给老人带去慰问金和生活用品。老人笑呵呵的,穿着整洁,看上去精神矍铄,身体硬朗。

老人身旁还站了两位老人,众人都猜,这肯定是老人的邻居。听众人议论,围观的村民忍不住说:“这是老人的两个女儿,都七八十岁了。”在场的人听了大吃一惊,都说:“长寿遗传,老人的两个女儿看上去身体也这么好,一点不像七八十岁的人,三个人坐在一起像姐妹。”

王景之的外甥丁祖旺说,他们这家是七世同堂,子孙加起来有100多人,“最小的孩子才两个月,叫我老爷爷,一到过节的时候才热闹呢,屋子里都盛不下,满院子都是人。”丁祖旺笑着说。

一家人几乎没吵过架

别看老人今年已111岁高龄,可是头脑清晰,只要有人跟她聊天,她就笑着说:“这么多人来看我,我还能多活好几年,我赶上好时候了。”丁业芳是家里的第五代,她说,老人很健谈,平时喜欢出去串门,村里的人见了老人都过来跟她聊天,“大家在一起聊天,就光听老人说话,老人可喜欢拉呱了。”

老人不但身体棒,头上的白发都没多少。朱留银一直和老人住在一起,照顾她的起居,她说,不知道什么原因,两年前老人的头发逐渐变黑,现在越来越黑。“没事她就拿扫把扫院子,生活基本上能自理,我只是给她做做饭。”

丁业芳说,老人脾气好,喜欢逗孩子,一家人很和气。“我的老奶奶(朱秀英和朱留银)身体也可好了,我们一家人几乎没吵过架。”

每天喝玉米粥吃鸡蛋

说起老人长寿的秘诀,朱留银说,王景之吃得很简单,每天三顿饭,喝玉米粥吃鸡蛋,有时吃点肉。“没什么秘诀,可能跟不生气有关,俺娘从来不发火。”

阳谷县老龄办主任李秋生介绍,阳谷县百岁老人有39人,大布乡就有几十人,王庄这一带年龄大的老人非常多。聊城市老龄办工作人员说,截至2010年底,聊城共有238位百岁老人,个个有补贴,王景之的年纪在聊城市最大,“第二届山东省十大女寿星”评选中,她的岁数在全省排名第八,另外阳谷县郭屯镇西朱庄村的朱福瑞今年110岁,他在“第二届山东省十大男寿星”评选中,排名第三位。(刘云菲 王淑菊)

2011年09月23日 来源:《齐鲁晚报》

加拿大探亲超级签证医疗保险

加拿大探亲超级签证医疗保险

加拿大移民部2011年12月1日起开始接受加拿大探亲超级签证的申请。超级签证只针对申请探亲的父母及祖父母,因此全名叫“Parent and Grandparent Super Visa”。最长有效期为10年,可一次或多次往返。与普通探亲签证比较,其最大的特点是每次最长可停留两年,并可再办理延期。

“超级签证”除要求申请人不能为加拿大拒绝入境人士,例如不能有犯罪纪录,以及邀请人必须满足一定的家庭收入条件外,还要求申请人必须证明购买有效期至少一年、最少10万加元保额的可用于保障在加拿大境内医疗费用的医疗保险。因此,最近有不少客户询问我们有关“超级签证”的医疗保险问题。

移民部要求为加拿大探亲超级签证申请人购买的医疗保险应可用于在加拿大看病(health care)、住院(hospitalization)及必要时转送回国的费用(repatriation),保额不少于10万加元,有效期不少于1年。目前加拿大私营公司提供的临时医疗保险计划多能符合这个要求。该保险计划英文一般叫Medical Insurance for Visitors to Canada,中文除了称为临时医疗保险外,也还常被称为探亲医疗保险,入境旅游医疗保险等。该类计划保险公司多只允许受保人购买最长一年的有效期,到期需要按规定续保。因此,签证申请人实际上也很难一次买到有效期多于一年的医疗保险。但是,保额10万加元之上,还有15万加元、20万加元的选择。

移民部要求在办理超级签证时就提供购买了符合签证要求的医疗保险,这意味着申请人需要在取得签证前就先购买医疗保险。那么,万一签证没有获得批准,申请人不能来加拿大怎么办呢?这也是大家较关心的问题之一。按多数保险公司的规定,在保单生效日期以前,若保单购买人申请取消保单可以退还全额保费;在生效日期前购买人也可以要求将保单生效日期和到期日期一起后移。但保单一旦生效,取消保单则有手续费,并且从生效日期到取消日期之间的保费不能退还。移民部预计“超级签证”的平均审批时间是8周左右,因此,我们建议超级签证申请人在购买医疗保险时,从购买日期到生效日期之间的时间应至少不少于8个星期,并且记住在保单生效日若不能按期来加拿大,要提前通知保险公司或自己的保险代理取消保单或做适当的更改。

另一个问题是,超级签证要求申请人必须提供身体检查报告,医疗保险是否保该项费用?或者是否移民部要求该费用也必须在医疗保险的受保范围内?普通探亲签证申请人以往也可能被抽到要求体检,但超级签证是要求所有申请人都必须体检。体检是提交签证申请后,申请人按移民部提供的体检地点清单选择体检时间和地点。所有加拿大公司的临时医疗保险计划均不保该类体检的费用,移民部也不要求该类体检费用必须在所购买的医疗保险的受保范围内。实际上,该项费用是发生在签证签发之前,多数情况下申请人的医疗保险应还没有开始生效。

超级签证医疗保险的费用,取决于申请人的年龄和是否要保过往存在的慢性病等因素。以21世纪旅行医疗保险公司的计划为例。一位年龄85岁的申请人,10万加元保额,50加元垫底费,保过往慢性病,一年保费是$16.50 x 365天 = $6022.50;如果不保过往慢性病,一年保费是$11.36 x 365天 = $4146.40。其他降低保费的办法,主要有提高垫底费,如上述21世纪公司的计划,将垫底费提高到$250,可降低上述保费的10%。另外,如果是两个或两个人以上申请人,选择同一张保单购买医疗保险,个别公司也可以给与5%的折扣。

作者:方金琪、郭柳     加拿大医疗保险资讯与服务网 healthChinese.ca 。原刊:名人名商 2011-12

加拿大成全球名聲最好的國家

 聲譽顧問公司( Reputation Institute)27日公布2011年名聲最好的國家排行榜,加拿大居榜首,北歐國家位居前列,美國僅排名23位。
  這篇報告研究全球4.2萬人對於50個國家的觀感,衡量指標包括民眾對這些國家的信任度、敬意、讚賞與好感,還有對於這些國家人民生活質量、安全與環保意識高低的觀感。

  加拿大首都渥太華國會山
  全球名聲最好的國家是加拿大,瑞典列為第2位,之後是澳大利亞、瑞士與紐西蘭。
  韓國位於第34名,俄羅斯第45名。
  前10名當中,只有加拿大是美洲國家,北歐國家瑞典、挪威、丹麥及芬蘭都入榜,南半球的澳大利亞與紐西蘭分居第3及第5,歐洲國家瑞士、奧地利與荷蘭也躋身前10。
  德國連爬5位,來到第11名,日本第12,新加坡第20,美國僅排名第23。
  這些國家得到高分是因為他們的民主制度穩定、人均產值高、著重動態生活方式、政治制度發展完善及大眾認為對於他們在國際政治中保持中立。
  受調查民眾對於生活環境安不安全的觀感是推升國家聲譽的主要動力。因此排名墊底的國家大都局勢不穩定,巴基斯坦、伊朗與伊拉克是排名倒數前三的國家。
  飽受暴力事件傷害的墨西哥從2009年的第24名大幅滑落到第35名。希臘、愛爾蘭與西班牙的國家聲譽也滑落。

阿波羅新聞網 2011-09-29

医学院统计数据 华裔女子患肺癌率是白人4倍

《星岛日报》报道:吸烟是肺癌的的一大诱因,而华裔对吸烟情有独锺。为了提升社区对肺癌的认识、预防;纽约美华妇女协会邀请西奈山医学院心胸手术系亚洲胸部肿瘤学计划主任高安得(Andrew J. Kaufman, M.D.)于昨(15日)假法拉盛图书馆为社区民众讲解有关肺癌与肺部健康知识,指出肺癌较乳癌、前列腺癌、直肠癌的五年存活率最低,并且统计数据惊奇发现华女患肺癌率是白人女子的4倍;而对于致病原因是否与环境污染、常年吸入油烟、基因突变有关,目前仍是谜。

高安得(右)讲解肺癌知识。
高安得指出最新研究数字显示,女性不吸烟者(包括二手烟)在美国患肺癌率为15%至20%;而在中国的不吸烟女性患肺癌率高达30%至40%;华女与白人女子对比,华女患肺癌率竟然是白人女子的4倍。对于此现象,医学尚无答案;但表示与白人相比,在美华裔较忽视定期检查身体、寻找专家寻医问药,而往往发扬东方女子相夫教子的美德,将自身健康放在第二位;由于华裔多接受不及时、不精专的治疗,而增大肺癌死亡率是目前一大问题。

数据显示,肺癌患者50%以上发现癌细胞扩散,是癌症中的疑难杂症。自1976年至2006年的30年来,乳癌的5年存活率从75%上升至89.1%;前列腺癌的5年存活率从67%至99.7%;直肠癌的存活率从50%上升到66.2%;唯有肺癌的5年存活率仅从13%上升到15.6%;可见肺癌的顽固。

星岛日报 2011-10-16

卫生部专家称滥用抗生素毁掉中国一代人

史上最严厉抗生素管理办法有望年内实施 卫生部专家肖永红接受本报专访
近日,卫生部药政司副司长姚建红在公开场合表示,抗生素毁掉中国一代人,中国人平均每年每人要挂8瓶水,我国是全球抗生素滥用最严重的国家。除了经济利益,抗生素滥用还来自于病人的压力以及医生的用药习惯。
上月,新版的《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结束征集意见,和4月第一版“征求意见稿”相比,被称为“史上最严”的抗菌药物临床管理办法。据预计,今年内该管理办法将正式实施。
近日,针对我国抗生素滥用的种种怪现象,记者专访了卫生部合理用药专家委员会委员、多年专业从事抗生素临床药理研究的肖永红教授。 文/图 本报驻京记者谢绮珊
“三素一汤”凸显抗生素滥用
2007年,肖永红教授与同事做了一个调查显示:中国每年生产抗生素原料大约21万吨,出口约3万吨,在国内使用18万吨(包括医疗与农业使用),人均年消费量在138克左右──是美国人的10倍。在所有药品消费前十位中,头孢拉定、头孢曲松等占去半壁江山。
肖永红说,人均年消费量138克这个数据是综合多方数据的结果,并不是说138克都是人吃掉了,包括原料和制剂,原料包括人用的和动物用的,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滥用抗生素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数据显示,中国平均每年每人要挂8瓶水,远远高于国际上2.5~3.3瓶的水平,我国俨然已成“吊瓶大国”。肖永红说,“水”里面不外乎糖水、盐水,再加一些药,而加的药最多就是抗生素。国外门诊,基本上是不用输液的。中国人有一个误解,认为发烧感冒要好得快,最好去医院挂吊瓶。实际上,吃进去的药品和输入体内的药品并没有什么不同。可以在门诊输液的人是能自己进食的,肯定也可以自己吃药,口服与打针效果一样。
对于我国抗生素滥用到何种程度,肖永红形容说,即使你到最小的诊所去看,只要是病人来了,不管什么病,都会用抗生素。“特别是基层医院,不管什么患者来,反正就是‘维生素’、‘激素’、‘抗生素’加一瓶水,我们常常形容为‘三素一汤’。”
在中国住院患者中,抗生素的使用率达到70%,是欧美国家的两倍。其中外科患者几乎人人都用抗生素,比例高达97%。其实,真正需要使用抗生素的病人还不到20%。
小孩抗生素使用比例高于成人
肖永红说,老百姓还有一个错误的观点,即把消炎药和抗生素混为一谈,“误食”很多抗生素。
在我国很多居民家里,抗生素成为常备药。感冒了来点消炎药,而被称为消炎药的往往是头孢菌素、阿莫西林等。而门诊医生之所以开大量抗生素,也有来自患者的压力。“患者感冒了,自己要求打点消炎药,医生如果不给他打,得解释很长时间,甚至导致医患纠纷。”
肖永红说,小孩发烧更多是因病毒感染,不需要用到抗生素,但实际上,我国小孩抗生素的使用比例要高于成人。“儿童细菌感染占的比例很少,更多是病毒感染,但儿童医院使用抗生素比例偏高有他的理由,他们说,第一,孩子发烧来了以后,表现都是一样的,很难区分那是细菌感染还是病毒感染;第二,一个孩子生病,后面跟着四五个家长,稍有闪失,可能导致医患纠纷,医师负不起这个责任。”
小孩从一生下来就用抗生素,直接后果是,体内长期带着耐药菌,一旦生病可能无药可用。
全球将面临无药可用
8月,在美国官方持续追查致26个州数十人感染的沙门氏菌疫情源头之时,最新科学发现,一种抗药性极强、名为“肯塔基”的超级沙门氏菌恐将蔓延全球。
去年 10月,宁夏两名患儿被检测出带有超级细菌NDM-1,它能抵抗绝大多数抗菌药物。
“超级细菌”威胁全球。今年4月7日世界卫生日,首届合理用药大会召开,恰好契合了世界卫生日的主题——“抵御耐药性:今天不采取行动,明天就无药可用”。肖永红说,无药可用并非耸人听闻,在实际临床中已经出现。
超级细菌的可怕之处在于超级耐药,没有抗生素药物能对它起作用。肖永红说,它对所有药物耐药,最早在国外发现,在我国也开始出现,从这几年看,超级细菌最初基本存在于医院,现在我国已在社区有发现。而且,细菌的耐药基因会在不同细菌间互相传递,如果其耐药基因传给致病性很强的细菌,比如说沙门氏菌、痢疾杆菌,不只是感染住院的病人,正常人也将受到严重威胁。
肖永红说,如果我们走到“后抗生素时代”,越来越多的细菌对抗生素产生耐药性,全球将面临药物无效,好像又回到了以前没有抗生素的时代一样。
此外,环境中存在较多抗生素,已是不争的事实。根据海关的检查报告,因抗生素残留而被拒绝在海关之外的产品,占出口产品的20%。“即使是出口产品,也能检测出20%残留。可以推断,如果不是出口产品,数字恐更高。”
而让肖永红更加不安的是:“牛奶、鸡蛋、肉类……畜牧业使用抗生素量也很大,我们的环境中细菌已产生耐药性。人体被动地接受了抗生素,一旦受到耐药菌的感染,将会加大治疗难度。”
抗菌药应由政府负责研发
肖永红表示,抗生素滥用不仅仅影响用药者个人,还会影响周边没有用药的人,甚至整个人群,就像吸烟的危害一样,这是一个很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
有些国家提出,最好在抗生素的研发方面采取一些办法,比如说新药的研发,鼓励企业去做耐药菌感染治疗的药物,而非仿制。甚至有人提出,使用抗菌药的话应征税。如果用的是原创的新药,税收由使用者承担,如果使用的是仿制药,税收由企业来承担,避免企业过多仿制。但这提议目前仅停留在制度研究层面。
“我们现在呼吁原创新药,特别是针对超级细菌的药,但很多大企业都没兴趣,因为无利可图。抗菌药物研发成本高、专利期短、由于细菌耐药导致使用寿命有限,再则抗菌药物使用量有限,不像其他治疗慢性病(如高血压)药物,患者需要长期应用,而抗生素治疗感染的疗程一般只有1~2周。”肖永红说。
从公共卫生角度来讲,非常需要企业投资,但是企业只会出于自己的考量,政府要承担研发责任。
对话
“史上最严”管理办法能否遏制滥用?
记者:为何说新版抗菌药物临床应用管理办法“史上最严”?
肖永红:卫生部今年开展了抗菌药物管理专项整治活动和拟定了抗菌药物管理办法,其中专项整治设定了严格的抗菌药物管理指标。即以往住院患者抗生素的使用率达到70%,甚至高至80%,现在设定目标为60%,如果能够实现这一目标,算是相当大的成绩。
同时,对其他方面也有严格指标,如三级医院抗菌药物不能超过50个品种,二级医院不能超过35个品种,比现在压缩了1/3;要求外科清洁切口手术预防性应用抗生素降至30%以下,这与整治前95%的比例相比,是非常高的要求。从全球来看,都是最严格的管理办法,到现在为止,没有哪个国家出台过此类办法。
记者:为何部分国家能够低比例使用抗生素?
肖永红:抗生素使用比例在亚太地区都是比较高的,包括韩国、日本、印度以及东南亚、南美。美国住院患者中抗生素的使用率大概是40%,比较低的是欧洲,北欧最低,大概是20%~30%。在北欧,并无明确法规,也无行政管理,而是通过教育培训,医师和患者形成自觉行动,避免抗菌药物滥用;对医师管理,主要是经常对医生进行用药评估,一旦发现抗菌药物不合理使用,会对其进行谈话。
记者:抗生素的使用率应该控制在一个什么度?
肖永红:世卫组织建议抗生素在住院患者中的使用率不超过30%,这是比较理想的目标。从实际状况来看,随着生活水平提高、社会进步,感染疾病发生率明显下降,门诊患者主要以心血管病、糖尿病、神经系统疾病、肿瘤等为主,而呼吸道感染、尿路感染、皮肤感染等越来越少,抗菌药物使用比例理应下降。发达国家特别是北欧国家,抗菌药物主要品种以青霉素、磺胺等为主,而在我国常用的三代头孢菌素、喹诺酮类药物应用量有限;如瑞典门诊治疗泌尿道感染所用药物是我们在40年前用的呋喃妥因,这在我国基本没人用了。虽然北欧国家高福利,但并没有因为是免费医疗而乱用抗生素。今年卫生部所设定的管理目标,比较符合我国具体现实状况,也不失管理力度。
记者:为何我国抗生素滥用难以管理?
肖永红:单纯由卫生行政部门管理抗菌药物还存在困难,如我国有药厂6000多家,生产抗菌药物1000多个品种,数万个产品,每个药物可能就有上百个厂家在生产,导致抗菌药物不合理使用,为此,建议国家药监局在这方面应该有所作为,在药品生产源头加以控制,设定一定数量的抗菌药物品规限定,能保证国家用药需求就够了,不要谁来申请我都批。
药监局刚刚发布的去年药物审批结果显示,最新审批的药物当中,抗菌素的依然占到六成。现在的办法与最初有所不同,去掉了很多具体的指标。目的当然不是妥协,而是既能够保证实施这个办法,也能保证临床用药的需求。
记者:目前克服抗生素滥用的最大障碍是什么?
肖永红:体制问题是最大的障碍。“以药养医、以药补医”的现状是医疗机构药物不合理使用的根本原因。据调查,我国医疗机构营业额药占比在40%~50%,其中抗生素占到整个医院药品大概20%左右。当医疗机构不以药品销售支撑其运营时,合理用药才能纳入到正常轨道。希望通过医疗体制改革,减缓药品使用的压力。
记者:对于抗生素滥用,您还有什么更好的建议?
肖永红:建议成立一个高于单一部门的抗菌药物管理委员会,由其组织协调每个部门之间的关系。比如瑞典设立有全国抗生素管理组织STRAMA,协调药监、卫生和农业等部门工作,监管抗菌药物在各领域的应用。
新抗菌药物管理指标
“●抗生素使用率由现在的70%~80%降至60%
●三级医院抗菌药物不能超过50个品种,二级医院不能超过35个品种,比现有情况压缩了1/3
●外科清洁切口手术预防性应用抗生素降至30%以下”

2011年10月14日 广州日报

加拿大大多伦多地区哪家医院的死亡率最低?

昨日(周四)新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0至2011年加拿大医院的“标准死亡率”(Hospital Standard Mortality Ratio,简称HSMR)正在下滑。Markham-Stouffville医院的“标准死亡率” 一洗三年前被列为GTA地区病人死亡率最高的“恶名”,这次的死亡率排名最低;而士嘉堡全科医院(Scarborough Hospital, General Division)则列为多伦多市内死亡率最低的医院。

据加拿大健康资讯协会(Canadian Institute for Health Information)新公布的报告,全国各大医院的平均病人的死亡率正在持续下降。今年的数据比前一年度下跌了10%,比2004至2005年度更跌了53%之多。

所谓“标准死亡率”(HSMR),是指医院可以避免的病人死亡率(rate of preventable deaths),是用来衡量一家医院看护服务的全球性指标。加拿大健康资讯协会每年公布一份全国(除魁省之外)75家大型医院或医疗机构的HSMR报告,并将全国平均分定为100,分数少过100分的医院,显示院方可以避免的病人死亡率较平均低。

今年,纽芬兰省的9家医院囊括了高死亡率“排行榜”的前几名,HSMR为120分;紧接其后的是 Cape Breton health care Complex,116分;安省Sudbury Regional Hospital,得112分。

死亡率最低的医院则包括:Saint John Regional Hospital ,62分;爱德蒙顿 Royal Alexandra Hospital,66分;安省的Brant Community Health Care System旗下的Brantford General site,也是66分。

GTA和多伦多市内死亡率最低的医院

今年的报告显示,GTA地区医院病人死亡率皆低于100,说明本地医疗机构的看护服务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其中最低的是Markham-Stouffville医院,HSMR为71分。就在三年前,这家医院还以HSMR高达129分,名列大多区病人死亡率最高的名单上,而这次竟一举“翻身”、终于摘掉了“恶名”。

Markham-Stouffville医院主管奥斯汀(David Austin)医生说,该院由大多区最高病人死亡率跌至最低,应归功于该院推行的分享心得计划。每当医院举行董事局或医疗顾问委员会会议时,大家首先要说出一个在院内发生的“好事”或“坏事”,这让大家可以随时获取经验和总结不足。

他又指出,医院要降低死亡率在于一些很小的细节,比如该院就曾推行减少败血病(blood poisoning)的行动、鼓励医院职员多洗手来保持卫生,此外院方还在尽力减少病人在院内跌倒的事件,这些对降低HSMR分数有帮助。

士嘉堡全科医院(Scarborough Hospital, General Division)的HSMR为75分,列为多伦多市内死亡率最低的医院。在2007至2008年度,该院的HSMR为122分,也位居大多区病人死亡率最高的前数名

该院的赖特(John Wright)医生说,他对所有职员的努力感到骄傲。他们于近数年来尽力改善病人安全及提高护理质素,已显现成果。该院曾立志成为大多区的最高质素医院,而上述报告已显示他们已达至目标。该院打算保持该HSMR 好成绩,他们会经常寻找可以改善的地方。

大多伦地区死亡率最高和最低的医院

报告还显示,GTA地区“标准死亡率”最高的医院包括:Rouge Valley Health System,HSMR为95分;Humber River Regional Hospital,93分;Lakeridge Health,87分;西奈山医院(Mount Sinai),87分;Sunnybrook Health Sciences Centre,82分

“标准死亡率”最低的医院则有:Markham-Stouffville 医院,71分;York Central医院,74分;Halton Healthcare Services Cor,74分;士嘉堡全科医院75分。

加国无忧 51.CA 2011年12月9日 作者:牧涛

在加拿大:新移民入乡随俗须知

今天早晨去家附近的一个clinic做一些化验,停车后透过clinic的大玻璃窗看到到里面已经是座无虚席了,一边心说“糟糕”,一边向里走去。就在此时,我看到从我的左右两边同时走来俩人,只是左边的那个男人好像离门更近些。仨人再前进了几步,右手的那个女人突然加快了步伐,抢先那个男人推门而入。随后我也到了门口,正好看到那个男人愣在那里,满脸愠怒的表情。我随即打开门,示意那位先生先进,他的脸色这才缓和些,对我点了点头走了进去。

进门后,我看到那个抢先而入的女人:中国人,不到三十,也许就是附近滑铁卢或者劳瑞爱大学的留学生或者新移民。只见她一脸无知地坐下来,全然没有意识到那个随后而来的那位先生对她的愠怒。

回去的路上我自忖:那个女孩子也许是无辜的,因为我们在中国的生活就是这样的:坐车要排队吃饭要排队看病要排队,抢在别人前面几乎成了一种生活习惯,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但是从那位先生的角度想一想:他也许是一个从来就没有经历过中国、也从来都不会了解中国人的生活环境、因此也就从来不会从中国人的角度看问题的加拿大人。退一步说,即使他去过中国、了解中国人在中国的特定的生活环境下的规则习惯,也许他还是会说“那又如何?你现在在加拿大,就该遵守加拿大人的游戏规则” 。

那位先生不明白的是:也许从来都没有人告诉过这些中国人:加拿大(或者其他西方国家)的做事的方法和礼貌规范和中国是很不相同的。具体如何不同?我相信新移民在离家之前,都会翻一翻“新移民指南”之类的参考,这些书一般会告诉他们在新的国家如何找工作找房子、哪里有LINK班、什么样的衣服适合新地方的气候和基本的社交礼仪等等,但“基本的社交礼仪”是否能够面面俱到、涵盖西方生活的细微点滴,我看不会。因为我自己的经验教训,也是通过很多次白眼、尴尬和反省才得来的,不管我当初读过多少本“出国指南”。

记得我在本地大学读书那会儿,经常会有group work 或者team work之类的合作项目。以我对西方的了解,我以为外国人个个都像美国人,讲求坦率、直言、积极;所以每次遇到讨论,我总是踊跃发言,奉献我的idea,以为只有这样才能对team 有所“贡献”。但不久我发现,我的“积极奉献”不但没有赢来尊敬,连基本的朋友之宜也没有,别的同学见了我,不是敷衍就是躲避。于是我只好自我反省:我观察到别的同学,他们讲话,一定是等到前面一位同学结束了,下一位才开口,很少有打断别人、乱插嘴、或者乱喊乱叫的,这样的行为,不管你的主意有多好,别人也不买你的帐,因为你连基本的礼貌都不懂,你不尊重别人,别人也不会尊重你,那么他们还会采纳你的建议吗?

这样的事情,看起来很小,以至于有时候我们都不会意识到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但是小问题有时候会造成极大的尴尬,这儿还有一个例子。不久前我读了一位加拿大华人作家写的一本书,是关于她自己作为新移民在加拿大所经所历的半自传体小说。书中的一个小插曲令我至今记忆犹新。她说在她刚刚来加拿大,在皮尔逊机场落地的那天,是和一群老头老太太一同走下飞机的。为了赶时间,她急冲冲赶超了好几对儿步履蹒跚的老人,大踏步地向前冲去……当她再次超过一对老人时,那个老头儿走上前,朝她的膝盖踢了一脚,说了声:“excuse me”,别的老人哄然大笑。
试想她当时的震惊和尴尬:她赶时间超别人,并没有伤害别人,为什么这些外国人要如此粗暴野蛮?而在那些外国人的眼里,正好相反,她是如此地无教养无礼貌,以至于到了非揣她一脚不可的地步。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们是老人的缘故,任何一个在加拿大生活久了的人都懂得:即使在超市的通道,两个人擦肩而过,一定会有人说声:excuse me,然后才过,更何况她是不打招呼地强行强入,碰撞是难免的,那么被人揣一脚似乎也是难免的。

我想这件事情对作者的震撼之深,以至于多年以后,尴尬的感觉仍然盘踞其心,于是才有了这段书中的插曲。我并不因此看低这位作者,想反,我佩服这位作者的勇气,也感谢她把这件事情说了出来,这样,读到看到的人才会以其前车之鉴、不致重蹈覆辙。我也相信,我们每个人初来乍到之时,一定都有过这样那样的因不谙当地的习俗习惯而犯的种种错、而遭受的种种尴尬,为什么不说出来,给后来者提个醒儿,让他们不再犯同样的错误呢?

有的人一定会反驳:加拿大也有很多粗鲁无礼之人,怎么尽说中国人?首先我承认加拿大的确有不法之人,但是我来加拿大十年了,很少见到加拿大人不排队、加塞儿、抢座位、在公共场所旁若无人大声喧哗的行为;遇到事故、堵车、不良的服务,他们会耐性地等,直到事情得到解决为止,很少有人在那里跟人吵得面红耳赤、沸反盈天的。相反,我常常遇到开门(不光是男士,女士也有)等我先入然后自己才走的人,次数多了,自己也学会了:如果看到有人和你先后进门,不妨打开门,请别人先走,不管他是男人女人或者老人。慢行一步,别人欢心,自己开心,社会风气也因此美好,何乐而不为呢。其二,我并不是想说中国人如何,我只是想通过我自己和别人的经历,给初来乍到的人提一个醒儿:西方人做事的习惯和礼仪和我们中国人是有不同之处的,不懂则需多看多学多留意,礼貌谦让仍然是永不过时的待人处世之道。

当然我们中国人好的教养,外国人也有客观的评价。我暑假带中文班的时候,“校委”的一位领导来视察,他对我说,在他所见过的所有的“少数民族”语言班中,中国学生是他所见过的最勤奋、最有礼貌的族群。我听了很高兴,同时也希望,我们中国人给人的整体印象,永远都是能够体现我们五千年文明的教养和礼仪的。

加国无忧  2011年12月21日  作者:爱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