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6

小心:癌症是亚裔美国人的头号杀手

癌症是亚裔美国人的头号杀手,美国癌症学会公布研究显示,尽管亚裔、夏威夷和太平洋岛民的各类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都比白人低30%到40%,但胃癌和肝癌发病率却比白人高近一倍。

在亚裔、夏威夷和太平洋岛国男性中,死亡率最高的癌症分别是肺癌的27%、肝癌14%和肠癌的11%,女性分别是肺癌占21%、乳癌14%和肠癌11%。亚裔的鼻癌发病率也高。

美国癌症学会估计,今年将有5万7740个亚裔和太平洋岛民罹患癌症,死亡近1万7000人。

亚裔、夏威夷和太平洋岛民患癌后,在扩散前不像白人那样易于诊断。

即使都是亚裔、夏威夷和太平洋岛民,不同族裔的患癌率差异很大。2006至2010年,每10万印度裔和巴基斯坦裔男子有217人患癌,但萨摩亚男子是527人,白人男子为554人。每10万个印度裔和巴基斯坦裔女子中有212人患癌,萨摩亚人为443人,白人女子是445人。

夏威夷人和日本人患癌率较高,在亚裔和太平洋岛国中仅次于萨摩亚人。

研究人员指出,亚裔和太平洋岛民应加强癌症控制,如重视接种和筛检、加强体育锻炼、降低体重、减少吸菸和饮酒。

受吸菸影响,萨摩亚男子的肺癌发病率最高,每10万人有89.9人患肺癌,高于夏威夷的72.1人、非西语裔白人的71.2、老挝的65.2,和印度裔与巴基斯坦裔的21.2人。

肝癌发病率是老挝人和越南人最高,每10万人分别是66.1人和51.9人,比华裔的21.7人、韩国的26人和菲律宾裔的16.7人高出两到四倍。

亚裔是指远东、东南亚和印度次大陆移民,包括亚裔印第安人、柬埔寨人、中国人、菲律宾人、香港、日本、两韩、巴基斯坦和越南人。

亚裔2014年占美国人口6.3%,增速为最快之一。亚裔中以华裔的23%最多,菲律宾占20%、印度裔是18%、越南裔和韩裔都是10%。

 

2016-01-18 10:12:08  世界日报

美国母亲为养子寻亲:愿为他移民中国

美国母亲为养子寻亲:愿为他移民中国

image

1月12日,来自美国西雅图的Molly Sano在哥哥Benjamin Nixon的陪同下抵达浙江宁波市,为她2年前在宁波恩美福利院领养的先天失聪、最近又查出患有罕见遗传性疾病的中国养子淼淼寻找亲生父母和哥哥。

“我和丈夫2014年2月收养淼淼,当时他还不到2岁。去年12月,他在美国被查出患有先天性聋-视网膜色素变性综合征(Usher Syndrome Type IB),将在10岁时夜盲、20岁前失明。这次来中国,是希望加快为他寻亲的进度,让他在失明前见上亲人一面——而且,他哥哥也可能同样患有Usher综合征而不知情。同时,想拍些照片、视频带回去,让孩子了解他的出生地。”12日晚,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 )在Molly入住的酒店见到了这位母亲。
澎湃新闻:你为什么选择领养中国孩子?
Molly:没有特别的理由。在美国,很多家庭偏爱收养不同种族的孩子,我们比较喜欢亚裔男孩。之前在网上看了很多孩子的照片,但就是第一眼爱上了淼淼。

我们的亲生女儿比淼淼大一个月,怀孕时,我和丈夫都有强烈的感觉:怀的是双胞胎,但生下来只有一个女儿,所以特别想再要一个年龄相近的儿子。加上家里的第一语言是美国手语,就想收养一个失聪的孩子。

澎湃新闻:什么时候着手帮淼淼寻找亲人的?

Molly:从领养他的时候就开始了,已经通过网络和在中国的朋友找了一年半,一直没有消息。去年11月,通过朋友联系上在宁波从事过英语培训工作的叶先生,在他提议下,目前希望从Usher综合征入手——它是遗传疾病,可能有地域性分布,可以缩小寻找范围,不过,到今天还是没有进展。

澎湃新闻:Usher综合征的遗传概率有多高?

Molly:听医生说目前还没有准确数据,我只能肯定不是百分之百。

澎湃新闻:淼淼现在的身体状况怎么样?

Molly:其他都很健康,就是夜间已开始出现一些看不清的情况。

澎湃新闻:什么时候知道淼淼还有个哥哥?

Molly:领养后三个月,福利院告诉我,淼淼的襁褓中有生父留的信。信中说,淼淼有个2004年生的哥哥,2岁时发现听不到、不会讲话,医生说要做人工耳蜗,可他们连住的地方都没有。2012年淼淼出生,也是先天性耳聋,他们没能力做人工耳蜗,实在没办法,希望有好心人能救救可怜的小生命。看过信后,我们才知道,他父母当初这么做是事出有因,希望社会不要对他们进行道德谴责。

澎湃新闻:如果找到淼淼的哥哥,你愿意提供什么帮助?

Molly:首先当然是告诉他这个病的严重性,要尽快就医。另一方面,个人的能力也有限,呼吁公益组织、企业、医院帮助他。

澎湃新闻:如果一直找不到淼淼的亲生父母怎么办?如果找到、他们想把孩子要回,你们又会怎么做?

Molly:我们知道寻亲是漫长的过程,所以从开始就抱着乐观、平和的心态。

如果找不到,我们永远不会放弃。

如果找到、对方想要回孩子,我们不会同意。因为国际领养法规定,只要领养手续完成,淼淼就相当于我的亲生孩子,我有法律义务照顾他直到成年,否则就犯了遗弃罪。

淼淼已经完全适应在西雅图的生活,与同学、邻居用手语交流很顺畅,而且,西雅图治疗Usher综合征的硬件比中国好。因此,在他成人前不会将他送回中国——当然,前提是他自己想回来。但如果他在回来看过出生地的环境后坚持要留下,我会全家移民来陪他,因为他是我儿子——这是我个人的想法,在你问我之前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没有跟家人沟通过,但相信全家会支持我的决定。

澎湃新闻:在中国,被收养的孩子回访亲生父母的比例很低,而涉外收养中有寻亲回访意向的比较普遍——你觉得这种差异的原因是什么?

Molly:一方面是收养方式的不同。美国的收养分三种:被收养者对亲生父母的所有信息全部了解、半了解、完全不了解,因此,在美国,领养孩子寻亲回访是平常的事。

另一方面,美国是移民国家,种族构成复杂,探寻我从哪里来、祖辈是哪里人,是十分自然和正常的,我想让淼淼找到他的根。但中国好像很少有养父母会告诉孩子自己是被收养的,也不愿意他们去找亲生父母,坦白说,我并不理解是为什么。

 

2016-01-13 12:13:34 澎湃新闻

有些病在国外死活查不出 回国轻易就确诊了

有些病在国外死活查不出 回国轻易就确诊了

为什么有些病在国外死活查不出来,一回国就被轻易确诊了?

看了看上面的回答,不少确实说得有道理,总结一下回答题主问题,大致有这么几个原因(其实上面基本都提到了):

1、疾病谱不同。

上面有回答提到的结核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其实在国内这种情况同样存在。以大骨节病为例,这个病在我国主要见于东北、陕西、山西等省份,因此在南方的骨科诊室里,很多大夫根本都不会去想“大骨节病”这个诊断(甚至不少大夫因为从没见过而根本都不记得课本上还提过这个病了吧……),但东北、西北甚至北京的骨科医生往往在看到患者籍贯的时候就会开始警惕了——这种思维对于这种相对不常见的疾病时往往是至关重要的。

2、分层诊疗。

我国几乎没有分层就诊这一说。患者们的就诊习惯是但凡有条件能去大医院的绝对不去小医院,所以很多时候是在拿我国三级三甲的水平跟国外的社区医生比……稍微想一想,为了看病从国外专程回国,还能不去找个顶尖三甲的名医看看?要是有谁在社区卫生院没能诊断的病跑到梅奥确诊了,是不是就能说“为毛有些病在国内死活查不出来,一出国就被轻易确诊了”?

3、医患环境。

我国当前的医患环境用钟南山院士的话来说是“剑拔弩张”。国内患者对误诊漏诊几乎是零容忍,因此国内医生在进行诊断时往往养成“完善检查以防漏诊误诊”的习惯。你说一个上腹痛的病人开心电图干嘛?急诊上一百个肚子疼的病人里也出不了一个心梗的,但医生不敢冒这个险:万一是呢(我们还真遇到过心梗表现为上腹痛的甚至牙痛的)?于是常规查心电图,那 99 个不是心梗的只能陪着把心电图做了。是,这样一来劳民伤财,但诊断水平确实能得到一定的提升。

4、抗生素的用药习惯。

这个其实不算诊断。我国的抗生素滥用是一个至今没有得到解决的大问题,但西方某些医生的做法却又给人一种矫枉过正的感觉。我们就听说本院呼吸科接过一个从英国回来的肺脓肿病人——17 岁。在我国,如此年轻又没有什么基础疾病,得肺脓肿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我看到有位匿名知友说“人家只是舍不得上抗生素,烧烧就过去了”,那么烧成肺脓肿可也算是先进性的表现?滥用固然不对,但严到该用也不用,是不是恰当?退一步说,人家有些地方发烧确实能批下假来好好歇歇,国内有多少人有这个条件感个冒都能请三天假呢?

5、其实有很多人还忽略了一个叫“病程”的东西……

以病毒性传染病为例,这类病很多是以发热咳嗽之类的非特异性症状起病,几个小时乃至几天之后,才开始出现皮疹、疱疹之类的特异性症状。

这种情况在国内不同等级医院之间其实极其常见:小孩发烧,送到当地医院输了一晚上液不见好,父母着急赶紧往省城送,路上随着病情进展疹子出来了——您告诉我一个发烧的和一个发烧伴特征性皮疹的患儿,哪个诊断起来更容易些?但家属只会想“还是省城大夫水平高,看一眼就大体上心里有数了”……

6、孤例不证。

疾病的诊断是一个极其极其复杂的过程,其实同样有很多疾病在国内死活查不出来但到了国外确诊的。然而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呢?既不知道在国内看的什么医院、在国外看的什么医院,也不知这个病的诊断难度多大。我手头没有数据,国内外的诊断准确率如何不敢乱说。不过国内都常见到换一圈医院才能最终确诊的情况,所以题主说的这个现象我相信确实存在,正如反过来的例子必然也不少见。

 

2016-01-11 12:08:02 知乎

无惧股市暴跌 中国人对未来最乐观

无惧股市暴跌 中国人对未来最乐观

英国舆观调查公司(YouGov)网站1月5日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在调查的17个国家中,仅有中国和印尼两个国家认为世界在变好的人数比例超过了五分之一,而大多数国家都有超过半数的人持悲观态度。全球持乐观态度的人数平均值为10%,而中国是这个数字的4倍,这显示出近期中国股市的动荡对中国人对国家的信心几乎没有影响。
在调查结果中,中国人的乐观度排名第一,有41%接受网络问卷调查的中国网民对世界未来持乐观态度,只有33%的人较为悲观。
第二乐观国家是印度尼西亚,但中国的乐观比例数值仍然是它的两倍。尽管印度尼西亚乐观者比例排名第二,但该国悲观者的比例却是乐观者比例的两倍,即乐观净值是负数,这也不奇怪,因为除中国之外,其他16国的乐观净值都是负数。

所谓乐观净值,就是用持乐观态度者的比例减去持悲观态度者的比例。

报告称,在所有被调查国家中,法国和澳大利亚的乐观净值最低。

image

image

65%的英国受访者认为,如果把所有因素都考虑进来,世界在变糟,它是排名第五悲观的国家。

根据调查,法国是世界上最悲观的国家,81%的该国网民认为世界在变糟。只有3%的法国人认为世界在变好。

英国舆观调查公司(YouGov)表示:“在调查结果上,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之间的巨大差别传递出特别值得玩味的信息。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个人理想实现的难易程度等因素,有利于中国人形成乐观积极的态度。”

 

2016-01-09 12:17:32 世界日报

别信越贵越好:加拿大非处方药尽管买便宜药品

别信越贵越好:加拿大非处方药尽管买便宜药品

非处方药品是否要买品牌药

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说,加拿大药店中销售的非处方品牌药物其实与非品牌药物的效能是一样的。

加拿大多伦多圣米歇尔医院的药剂师和研究员塔德罗斯Mina Tadrous说,有的时候制药商其实就是把品牌药物换个盒子和换个名字,然后以不同的价格销售这仅是名字和包装不同的药物。

如果不是由于药物是药片还是糖浆、或者是不同的味道的差别而产生的价格差别,塔德罗斯建议患者选择便宜的药片而不是追求品牌药物,因为疗效是一样的。作为药剂师的塔德罗斯本人需要买非处方药物时也总是购买最便宜的,从来不去花那冤枉钱买贵的药品。但塔德罗斯承认,许多人在发现品牌药品与仿制药品价格相差只有几块钱的时候,会觉得不在乎这几块钱,还是买品牌药品吧。
这位带着孩子看医生的母亲说,她买非处方止痛药时一般是买Tylenol这一熟悉的品牌。
在加拿大最大城市多伦多行医的儿科医师达尼埃尔.弗兰德斯医生Daniel Flanders 说,对于非处方药物来说,品牌药物和仿制药物里面的化学成分是一样的,所以他总是建议自己的病人不要浪费钱去购买非处方品牌药物,而是购买便宜的仿制药物即可。弗兰德斯医生说他自己在购买非处方药品时就是只买仿制药品,因为药品里面的化学成分一样、疗效一样、而价格却要便宜不少。

医生和药剂师们的首选是仿制药品

美国芝加哥大学的研究员让–皮埃尔.杜培Jean-Pierre Dubé2015年与人合作发表了一篇研究论文, 重点讨论了消费者在购买治疗头痛病药物时的选择和品牌药物价格贵的问题。

杜培等人的研究发现,普通消费者在药店购买治疗头痛的非处方止痛药物时有26%的人会多付钱购买品牌止痛药;而药剂师和医生们在购买治疗头痛的非处方止痛药物时只有9%的人会购买品牌止痛药,换句话说,91%的药剂师和医生们不会购买品牌止痛药。

但在购买非药品类别的商品、比如食品时,医生和药剂师与其他消费者对商品是品牌商品还是非品牌商品的偏好就不再有不同。

有意思的是,对主厨在购买食盐和食糖时在品牌方面的选择的研究显示,与普通消费者相比,主厨们购买品牌食盐和食糖的比例要比普通消费者购买品牌食盐和食糖的比例要低12个百分点。

上述例子说明,最了解行业内产品质量情况的药剂师、医生、厨师更喜欢购买便宜的非品牌产品,因为他们知道少花钱购买的非品牌产品其实与多花钱购买的品牌产品在质量方面是一样的。

美国芝加哥大学的研究员让–皮埃尔.杜培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更多的消费者们都在购买非处方药品时选择非品牌药品,则品牌药品的价格只能下降,而且价格下调的幅度还不会小。

给小孩子买药要小心

不过,加拿大多伦多的药剂师塔德罗斯和儿科医师弗兰德斯告诫家长们在给年龄幼小的孩子买非处方药品时要小心,能不给孩子吃药就不要给孩子吃药;因为有点伤风感冒小孩子抗一抗就过去了,应该依靠人体的免疫系统去对付感冒病毒。

儿科医师弗兰德斯医生还建议说,幼儿伤风感冒时一定要多喝水,有时给一岁以上的小孩子服用一些蜜会与吃止咳糖浆有同样的效果,多抱抱孩子似乎对缓解小孩子伤风感冒的症状也有明显的好处。

多伦多的药剂师塔德罗斯则告诫家长们在给小孩子购买非处方药品时应先征求一下药剂师的意见,因为有的药物不应该买来给儿童服用,或者是因为这些药品不适用于儿童、或者由于没有儿童如何安全用药的信息。

 

2015-12-28 17:09:44 RCI

没想到 7个“坏习惯” 竟能让你更健康

说到长寿,大家都想到的是生活好习惯,可谁也没有想到,生活中一些坏习惯也能让我们长寿,不信,请往下看!

1、合理发怒有益血压。没错,生气会让人血压上升。但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的研究发现,在压抑的情况下恰当地以愤怒回应,血压不但会维持正常水平,制造压力感的激素——皮质醇的分泌量也会相应减少。心理学研究表明,愤怒让人多了一份积极的心态和掌控感;该出手时不出手,畏缩不前、极力克制内心情绪,压力激素反而会骤升。长此以往,心脏病就会“盯上你”。

2、电子游戏也帮你锻炼。美国迈阿密大学的科学家们发现,人在玩电子游戏时,心率加快、呼吸急促,身体因此消耗更多的能量。阿莱特-佩里博士认为,如果不能参加真正的体育锻炼,玩游戏也能帮着减肥,至少比傻坐在沙发上,吃着薯条看电视好,但前提是玩的时间不能太长。

3、说点粗话缓解疼痛。说粗话是被人不齿的坏习惯,但却有缓解疼痛的好处。心理学家理查德-斯蒂芬博士认为,说粗话和肾上腺素的调节作用有关,它加重了人的侵略倾向。研究表明,一个人越想侵犯别人,他对痛越不敏感。

4、偷点小懒助你长寿。公共健康专家皮特-亚科斯特说,天天早起、忙忙碌碌的人可能过早地“钻进坟墓”。不时地偷个小懒,不仅能减轻工作压力,还是长寿的关键。研究表明,中午小憩片刻比打网球更有助长寿。老人总是跑步锻炼反而会消耗本来用于细胞再生或抵抗疾病的能量。心理专家称,就算躺在家里做白日梦,那也是大脑在处理重要的信息,你的思维反而更活跃。

5、压力有助提升记忆力。长期的生活压力,如离婚等,能破坏人的免疫系统,让人容易感染疾病。但布法罗大学的研究发现,短期的紧迫性事件能提升大脑的学习能力和记忆力。这是因为压力激素影响大脑主管情感和学习能力的部分区域,压力剧增会使传递信息的物质——谷氨酸盐的传播速度加快,从而增进记忆力。

6、逃避家务能防过敏。有研究认为,过敏性疾病和自身免疫性疾病的暴发都是因为现代社会太干净了。但是罪魁祸首不仅仅是灰尘。布里斯托尔和布鲁内尔大学的调查表明,孕期或产后的妇女经常使用清洁设备,孩子7岁以前易患哮喘的几率会升高41%。因为一些室内清洁剂释放的化学物质会严重损害儿童的呼吸道。

7、吵闹音乐激发脑力。参加摇滚派对,调高音乐的音量都有助于激发大脑的活力。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研究发现,人内耳里的球囊只对超过90分贝的音量敏感。而球囊和大脑处理性、快乐和饥饿感的区域相连,如果通过高分贝音乐的刺激使这些欲望得到满足,我们内心就会非常平静、幸福。不开心时,可以用高分贝音乐激发你的“快乐激素”。

 

| 2016-01-08 20:16:36 中国妇女报 |

饮食控制是抗衰老的关键

饮食控制是抗衰老的关键

台大内分泌、甲状腺医学权威张天钧以荷兰画家林布兰特的自画像谈预防老化。(记者陈瑞源/摄影)

老化是人生必经过程,如何面对老化,又该如何预防老化?专家指出,自由基增加导致人衰老,荷尔蒙也产生变化,除补充内分泌素改善身体状况外,“饮食七分饱”是预防老化的不二法门;而“忘龄”虽然困难,但记得当下的美好,就能乐活老化。

联合报愿景工作室出版“安老觉醒:长寿和你想的不一样”一书,昨天举办发表会,邀请中央大学认知神经科学研究所教授洪兰,以及台大医学系内分泌、甲状腺医学权威张天钧与读者忘龄小聚,甚至有高龄96岁长者前来共襄盛举。
热爱作画的张天钧说,16、17世纪的画家忠于现实,画什么像什么,如荷兰画家林布兰特一系列自画像,可清楚看见老化的痕迹:脸与脖子皮肤松弛下垂,因此产生眼袋、双下巴;脸上斑点增加且底层脂肪流失,原本丰满光滑的双颊爬上一道道皱纹,眉毛和睫毛也变得灰白。
想要对抗老化,饮食控制是关键。张天钧说,美国威斯康辛大学曾研究观察猴子20多年,发现吃太好、太多的猴子双眼无神、毛发稀疏;吃得较少、较差的猴子眼神却炯炯有神、毛发茂密,显示饮食控制能抗老化,他也建议,吃饭吃七分饱最好。

另台湾也有研究发现,糕饼甜食、含糖饮料风行,使年轻人摄取过多热量,内脏脂肪堆积,导致肥胖与代谢症候群、高三酸甘油脂症和痛风盛行率大增。如英国都铎王朝国王亨利八世,腹围高达137公分,年仅55岁就死于糖尿病。

张天钧说,医学研究逐渐解开老化之谜,熟龄男女补充荷尔蒙内分泌素,可改善骨质疏松、皮肤干涩等老化状况,但需针对个人状况。他直言,市面上宣称抗自由基的食品多半效果有限,“不如把钱省下来旅行”;而长者不妨趁傍晚晒太阳,可防骨松又避免提早老化。

他指出,享寿107岁的已故画家吴梅岭,生前提到长寿之道有三,一是生活俭朴,二是不要吃太好,三是凡事要善解,就能预防老化。虽然岁月催人老,年龄让人耿耿于怀,但只要看到今天的美好,就能乐活。

 

2016-01-08 21:26:38 世界日报

为什么中餐馆在西方地位不高?

为什么中餐馆在西方地位不高?

近日,法国隆重推出世界首个美食排行榜一一“LA LISTE”。在这份榜单上,瑞士餐厅“Restaurant de l’H?tel de Ville”排名第一,得分82.35分;美国餐厅“PER SE”位列第二,得分82.3分,第三名是日本餐厅“KYO AJI”,得分82分。位于北京的“香港马会京华阁”名列第42名,得分75.25分,是排名最高的中国餐厅。

1000家最佳餐厅里,只有三个国家的餐厅数量超过100家:日本餐厅的数量最多,为126家;法国餐厅数量名列第二,118 家;美国餐厅也达到101家。中国入围餐厅总数量排名第四,共有69家进入了名单,随后是西班牙、德国和意大利。

“LA LISTE”的创始人、法国旅游署署长菲利普·福尔(Philippe Faure)表示,“LA LISTE”是首个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排名的美食评分体系,参考全世界已有的覆盖100个国家的200个餐厅指南以及网上评分系统的信息,并通过国际化的专家委员会评选出1000家全世界最杰出的餐厅。

这个排名大概会出乎很多中国人的意外,现在中餐馆在世界大国的每个城市几乎都能找到,顾客络绎不绝,甚至在某些地方还享有特殊声誉,例如美国的犹太人群体出于饮食习惯和口味的原因,节日中往往把中餐列为首选。在2010年一个听证会上,参议员Lindsey Graham问Kagan大法官之前的圣诞节在哪里度过,这位女性大法官说:“还有哪,还不是和所有的犹太人一样,多半在哪个中餐馆。”

然而我们不得不指出,尽管中餐馆在西方遍地开花,但是它的地位和声誉远远不如法餐、意餐甚至是同属东方风味的日餐,“LA LISTE”的排名不过是真实地反映了这个现实而已。

究其原因,中国因素和世界因素都有影响。

尽管从马可·波罗到传教士,西方早已从各种描述中了解到中餐的不同之处,但不幸的是,他们最早亲身体会、而且体会时间最长的中餐都是由中国早期的移民介绍给他们的。历数西方各地最早的中餐馆,几乎所有的老板都是上个世纪二三四十年代的中国移民。笔者所在城市的中餐馆里,最早的老板就是马达加斯加的第三代华人移民,七十年代在法国开的餐馆。这些老板几乎都没有受过正式的烹饪培训,当初身无分文来到法国,中餐馆为他们提供了谋生手段,菜肴以便宜见长,精致和专业都谈不上。

笔者当学生的时候曾经在一家中餐馆打工,问厨师怎么学的烹饪,厨师说来了法国,找一家老乡开的餐馆帮忙,看人家把肉啊菜啊切切混一块炒炒,看了三个月,会了,就自己出来干。可想而知他们的中餐水平。

在法多年,笔者见过加了大量洋葱的宫保鸡丁(出于成本考虑,洋葱、胡萝卜和土豆一直占据着海外中餐蔬菜配比的大头),指头大的牛肉片与洋葱片一起炖的西湖牛肉羹,以及涂了姜粉胡椒粉在烤箱里烤出来的北京烤鸭,其它各式不一而论。这种水平的中餐在西方大行其道,深深地影响了几代外国人,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第一印象。

笔者的法国校长在课堂上就骄傲地宣称:“我们法餐是世界上最好、最高级的烹饪”,瞄了一眼看到笔者坐在旁边,勉强补了一句:“啊,中餐也是很有名的。”后来他到中国访问,笔者托当时在五洲大酒店的朋友专门设计了一桌,菜肴不重贵而重精,真正做到了色香味俱全。结果校长夫妇进来大为惊叹,先不忙着吃,而是掏出相机拍照。回到法国后还是赞同:“中餐的确名不虚传。”

而且中餐油烟大、卫生差,在各国屡屡传出丑闻。不少餐馆的调料重,多放味精,也不符合许多西方人清淡的饮食习惯。这次评比中,六家进入前一百名的中餐馆分别是香港马会京华阁(42名,北京)、淮扬府(45名,北京)、湖滨28餐厅(52名,杭州)、福1015(71名,上海)、西郊5号(81名,上海)、云门锦翠(96名,成都)。前五家不用说,都是清淡味鲜的粤菜和淮扬菜系,最后一家虽然在成都,却以新概念、中西合璧为招牌。味重油大的川菜湘菜仍很难被大多数西方人接受的。

在其它方面,中餐馆也有许多值得改进之处。西方餐饮评比中,非烹饪因素也占到很大比重。单以摆设来说,有没有桌布,是纯棉还是化纤,餐巾和餐具是不是配套,绣没绣、印没印着餐馆的独有标记,桌椅是批量生产还是定做,餐馆的装修配饰独特与否等等,都或明或暗地影响着餐馆的地位。

美国纽约的Per Se餐馆

酒也是重要的评分标准,西方有葡萄酒酒单,但中餐馆因为进口运输、尤其是中国酒大多是谷物酒而非葡萄酒等各种问题,除了青岛啤酒几乎见不到其它的中国酒,没有能与菜肴比肩并立的酒单,更不用说能够款款而谈、如数家珍地介绍菜肴和酒类的搭配口感,在这一方面失分不少。

在这次评选中,“LA LISTE”国际委员会共12名成员,其中中国三人,分别是著名美食评论家董克平,他是《舌尖上的中国》、《中国味道》、《上菜》等央视多档美食节目顾问和美食专栏作者,以及《光明日报》驻日内瓦记者何农和中国记者谢玲,相信他们都尽了最大的努力让西方了解中国烹饪。但是他们毕竟是在一个完全不同于中国标准的体系中,不能完美地用非母语向对中餐早有印象的西方人推介中餐。说到底,还是我们的话语权不够啊!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中式菜肴独一无二的深厚的文化背景和漫长的历史渊源几乎完全没有体现出来。我们有雉鸡羹的悠久,有佛跳墙的幽默,有叫花鸡的随性,也有满汉全席的宏大,甚至还有茄鲞的食不厌精,好俅汤的奇思妙想。如果下次开国宴,我们设上一桌治国宴,用傅说的盐梅羹向西方解说平衡搭配,用孔府的诗礼银杏显示立身立言,用华元羊羹提醒亲贤臣而远小人,有几人会不拜倒在中华文化的辉煌之下呢?

餐饮只是中西文化对比的一个方面,现在中国更开放地走向世界,庞大的实力也在引动世界走近中国,如何能够让别人更贴切地了解中国的积极因素,我们在去芜存精和善势利导方面,还有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法国“中国与卢瓦尔协会”秘书长苗柔柔)

 

2016-01-08 19:06:04 观察者网

空姐谈中日乘客的素质差距

空姐谈中日乘客的素质差距

我总爱讽刺巴基斯坦航班上恐怖的厕所,以及阿拉伯各国航班上乘客粗鲁的态度和满地的餐盘。

直到有一天,当几个外国同事们在厨房以“中国人如何如何”来吐槽的时候,我才沮丧的察觉,其实我眼里的阿拉伯乘客,和欧美日本同事眼里的中国乘客,其实本质上并无区别。

在飞机上服务的空当,大家总会闲扯,八卦……每当谈及中国,总会有人惊叹中国好富;甚至有外国同事半开玩笑的说,中国乘客和阿拉伯乘客挺像——一样的富有,一样的粗鲁。

我们飞的航路里,日本空乘不算多,偶尔遇到有日本空乘的航班,大家也会聊日本……而每当聊起日本,所有人都在惊叹日本人的礼貌、秩序和温文尔雅,以及秒杀其他任何国家乘客的惊人素质……

——每当此时,在一边安静地听着的我总能感到内心沉重的嫉妒。

无论中国人还是外国人,几乎所有飞过日本的空乘都得了“日本宣传症”:她们爱日本的秩序,爱日本的礼貌,爱日本的寿司,爱日本的大街小巷,爱日本的整洁——所以,原本就不多的日本航班变得格外抢手,除非能被排到日本航班,否则,很少有拿到日本航线的人愿意和你换。

与之相对应的,中国航班却很容易拿到,换班系统上,常有外国人同事要把北京换出去……想飞北京,换班就行了。

为什么北京就不受欢迎呢?虽然长城故宫口碑非常好,但是,北京航班是有名的“臭脚航班”,乘客素质参差不齐。

总有同事抓住自己中国航班上经历的个别糟糕事件跟我大加抱怨,当乘客们下飞机的时候,她对乘客说再见,但是,没有人对她说谢谢,甚至都不看她一眼,都面无表情。

我经常和老外们争辩许多和中国有关的话题,比如“我们中国不是所有人都吃狗肉的”,“中国制造现在也很牛”……争到最后,总会结束在“哪里都有素质高的和素质低的”“但是中国乘客素质低的比例相对高”这样的对答上。

最近,有一个中国的大公司组织员工到迪拜旅游,包了阿联酋航空77架飞机、40多家酒店,就连阿联酋最著名的“法拉利主题公园”都被这个中国公司包场3天,财大气粗的程度可想而知。

jhg.PNG

阿联酋·法拉利主题公园

在飞前开会时,来自迪拜的副乘务长提到了这个中国超级旅游团,并且说迪拜的酋长非常重视这个事情,预计消费几亿迪拉姆(1迪拉姆约合1.73人民币),我们从北京回迪拜的飞机就是被这个公司包机了。

我心中暗喜:让外国人同事们这群土包子见识一下有钱的中国人,看你们还敢不敢没事儿拿中国乘客素质开涮。

可是,让我始料未及的是,中国这个土豪公司给我带来一段我经历的所有航班中,有史以来最烂最烂的一班!

事情是这样的……

起飞以后,大家忙着热餐,整理酒水车,准备服务,客舱里面已经有十几个乘客在按铃。

由于全都是中国乘客,副乘务长就让我们几个中国空乘去对应。

结果有让我们打热水的、有问飞行时间多久的、有人叫我们过去就是问问还有多长时间开饭的、甚至还有自以为幽默搭讪讲笑话试图发生点什么的……

繁忙的空乘

正忙的不可开交、焦头烂额的时候,有个阿姨说自己家的孩子饿了,必须马上开饭;我说我们还在热餐,30分钟后才能按顺序给家配发。

阿姨说:不行,孩子还小正在长身体,饿了不给吃的长大了会得胃病,现在必须马上开饭。

我说:饭不加热好了让孩子吃了对胃更不好,等会儿热好了我先给您拿来一份给孩子先吃。

然后这阿姨就开始了每四、五分钟按次铃问什么时候开饭;或者在我路过时候拽住我的裙子说,“孩子得吃了饭睡觉,不吃饭会胃疼”之类抱怨。

我说要不我先给找些饼干,正餐还在微波炉里,没法给您取。阿姨坚持说孩子一定要吃正餐。

忙不迭给这个取了毯子,教了那个怎么玩游戏看电影,在热好饭了以后还没开始发餐就立刻取了一份孩子送了过去。

然后阿姨看到我只拿了一份,就说了一句把我惊呆了的话:

“怎么没有我的?你们只给一份我和孩子怎么分?”

就在我瞠目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的时候,一旁的同事帮忙圆场说:

“您刚才说孩子身体不舒服才破例先给您孩子拿来一份;正常我们得按顺序发的,如果大家都想先要,那不乱了套了吗?请您稍微再等一会儿,马上就到您这里了。”

发完餐没多久,阿姨忽然自己跑来厨房了,说菜是辣的,要我们换一份儿饭给她,我解释说今天是满仓,每人一份,实在没有多余,而且饭是您自己点的,但是阿姨还在不依不饶的说什么“我们公司都包了你们的飞机,服务还是这么不到位……”

就在阿姨喋喋不休没完没了的抱怨声中,副乘务长忍无可忍,说,把我那份给她吧……结果,阿姨还是一副不太乐意的样子拿了饭走了,副乘务长则嚼饼干撑过了整个航程。

发完餐,等到给乘客配发饮料的时候,经常你还在问前排乘客要不要加奶,后三排的乘客已经把杯子举过头顶嚷嚷着要咖啡了——我真的非常希望他们能像他们的穿着一样体面。

接下来收拾餐盘时候,才是真正让我觉得同样作为中国人颜面尽失的时候——

由于A380飞机很大,一层490多名乘客,从前到后服务下来需要些时间,好多乘客吃过饭后就不愿让餐盘再继续留在自己的桌板上,于是,客舱地上到处是乘客餐盘——那时的那景,就和我在文章开头我一直鄙视的印度、阿拉伯、埃及航班没什么两样,甚至更夸张。

由于过道窄,又推着餐盘回收车,一起飞的中国空乘不方便蹲下去,就让一名乘客帮忙把她扔在地上的盘子递过来,结果那大姐没好气的说:

你自己不会捡?我们公司包你们的航班是享受你们的服务的,不是让你使唤我们的,懂不懂规矩?!

吃过饭后大家都排着队上厕所,因为有颠簸,安全带指示灯亮了起来,我们用英语中文做广播请大家回座位系好安全带,不要使用厕所以免受伤。

结果三遍广播下来,没有人回去。

外国同事都开玩笑跟我说:请叫你的中国同胞坐下。

就像在戳我的脊梁骨。

多少中国人会戴着耳机和你对话?

多少乘客说话面无表情好似贝嫂维多利亚?

多少乘客盯着电视屏幕对你摆摆手说不需要了?

不仅是土豪、大妈,还有留学生、公司员工……中国乘客似乎永远学不会礼貌和尊重别人。

相对的,对应日本乘客总会有这样的场景——

乘客戴着耳机看书或者处理文件,发现快服务到他的时候早早摘下耳机等你,即使没看到你,你轻轻说一声excuse me,他也会神速摘下耳机,点头致歉之后,立刻送来大大的一个微笑,等着你和她讲话。

当然,也不是所以中国乘客都没礼貌,或者所有日本乘客都有理礼貌,只不过两者的比例差距太过悬殊了。

有一次,航班上唯一一个把餐盘放在地上的是个抱着婴儿的母亲,等我过去时马上让旁边八九岁的大女儿把餐盘捡起来递给我,并解释自己抱着孩子要喂奶。

只不过,这种中国乘客实在不多。

因为飞机上空间有限,餐车里都隔成很窄的格子,每个用过的餐盘必须摆放平整才能放进车里,遇到堆成山的盘子,总是十分烦躁。

所以印度航班总是让人抓狂,因为几乎每个递回来的盘子都会堆成山。

欧洲航班好一点,大部分人都会把盘子摆放整齐了递过来。

而日本航班上,几乎看不到不平整的盘子,似乎所有日本人都有强迫症一样,盘子比我们自己收拾的都整齐。

结语

我曾经和同事说:希望自己有生之年,可以看到祖国也可以像日本那样有秩序、有礼貌,被世界认同、赞美。

同事说听后自嘲一笑,叹了口气,回答:我觉得我们有生之年是看不到这种景象的。

我问:为什么这么悲观?

同事瞥了一眼空荡荡的机舱,回答:你想变的更好首先得知道自己哪不好,但是我们的大部分同胞并不认为自己做的不好——不说乘客,甚至我们自己都是这样的。

你和全日空、日航的日本空乘接触过吧?你真的觉得我们的服务态度和质量比得上人家吗?我们都没觉得自己哪做的不好,又怎么会去改进呢?

琢磨了同事的一番话,不由得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2015-12-29 11:19:26 花生网

美国推出新饮食指南:多吃鸡蛋没关系

美国推出新饮食指南:多吃鸡蛋没关系

欧巴马政府7日公布新饮食指南,建议民众减少糖分摄取,尤其是含糖汽水,并且应限制盐分摄取,不过民众若爱吃鸡蛋可能不需要过于担心。为了摄取蛋白质,新指南指出,可食用瘦肉,但建议青少年和成人男性应少吃肉,多吃蔬菜。

该指南宗旨是帮助民众透过更健康饮食,来降低罹病风险和肥胖。这项每隔五年更新的指南,特别强调食品和饮料中添加糖(added sugar)有害健康,但指出瘦肉是健康的蛋白质来源,多吃鸡蛋也无妨,这与过去多年饮食专家的建议相反。
新饮食指南的主要内容与过去没有太大改变,都建议多吃水果、蔬菜、全谷类和海鲜,但糖分、盐分和脂肪摄取应保持适量。该指南由农业部、卫生与福利部共同公布,农业部长维赛克说:「小小改变日积月累将带来大大的不同。」
这份指南新增的建议,包括添加糖不应超过每日热量的10%,即200卡路里,相当一罐含糖饮料的热量。该建议希望消费者将添加糖和来自水果、牛奶的天然糖分分开计算。这份指南指出,含糖饮料在美国民众每日饮食的添加糖中占了47%。

该指南还指出,美国民众必须降低盐分摄取。联邦疾病防治中心的最新数据显示,约90%民众摄取盐分过量,美国民众每日钠摄取量平均为3400毫克,饮食指南建议每日食用盐分应不超过2300毫克,即一茶匙份量。过去指南曾建议,有罹患心脏病风险者,即美国近半人口,盐分摄取应不超过1500毫克。

虽然多年来医生常建议民众不要吃太多鸡蛋,2010年饮食指南也建议,民众一天胆固醇摄取应低于300毫克,相当两个小号鸡蛋,但在医学研究显示,血液中的胆固醇含量问题比已知更复杂后,新指南取消了前述建议。不过,爱吃鸡蛋的人不能因此完全放心,因为新指南仍建议民众应尽可能减少摄取胆固醇。

在肉品业和国会强烈反弹后,欧巴马政府不顾政府顾问小组的数项建议。该小组曾建议采行利于环保的饮食,即减少食用红肉、加工肉品,以及不要强调自瘦肉摄取蛋白质。

如同过去的版本,新饮食指南也指出瘦肉是健康饮食的一部分,但在报告不为人注意的部分,明文建议青少年和成年男性应减少吃肉,并应进食更多蔬菜。政府数据显示,14至70岁男性食用肉类、鸡蛋和家禽都超过建议份量。

美国防癌协会的文德医生说,该报告漠视有关癌症与饮食相关性的科学研究。他批评说:「由于该指南略去某些特定饮食建议不提,如少吃红肉和加工肉品,错失了减少民众罹癌的契机。」

 

2016-01-08 11:23:46 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