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5

可悲加国医疗体系 在急诊室等候12小时

温哥华港湾专栏作者芷语:因为身体不适,两个多月在加拿大前去看家庭医生,经历了一系列检查后,医生表示还是需要再观察观察,过一阵子确定病情后再转去专科医生,她并告诉我,如果有紧急情况,不妨直接去医院急诊看。

   然后上周紧急情况来了,感觉很痛,于是提前下班去医院急诊室,抵达时间是下午5时45分。

  先是门口的接待处查看医保卡,问明情况,然后给我手上戴上一个有我名字以及QR Code的手环作为身份识别,然后叫我上外面大厅等候被叫。这时候在大厅等候的约十来人,尚有许多空位。

  约20分钟后叫到我的名字,进入分诊室。一名护士测量体温、血压等后开始问情况,于是重复一遍。完了护士让就地等候。约五分钟后又来一名护士,给了我一个满是表格的夹子,叫我拿着上走廊尽头的CRT3(care and treatment照护治疗室)房间交给窗口护士。

  交了资料,护士让坐等,说会叫我。这时候我才留意到这里面的等候室。约二三十名病人,座位基本坐满。有的看上去就很严重的样子,抱着头一脸痛苦;有的身穿医袍,挂着氧气瓶在等,神情焦虑。

  很快我被叫到,还让我小小意外了下。结果只是进去被又一名护士量血压体温及问情况。重复第3遍。记录完毕后让我回外面等候室。不久又被叫进去过一次验血,主要还是在外面等,这一等就是晚上10点多了。期间有救护车几次送来新病人,有一位坐在轮椅上,无法走路,头耷拉着,喘粗气,但也是短暂进去后就一直在外等。

  无聊中和旁边一病人聊天,得知她下午4时已在CRT等候,六个小时无动静。又表示已经做好等候9个小时的准备,且之前也见识过流血不止的伤者也是简单包扎后在外等候很久的情况。听完之后我心里突然有点愧疚感:相比流血不止,我的痛也不是无法忍受吧,说不定吃点止痛就好了……

  胡思乱想中又是一个小时过去,手机早就没电了,也没带书,因为痛,自然也无法合眼休息一下,时间慢得像蜗牛。

 

  快到11点半,终于被叫到里面治疗室等候医生,说是马上就来了(她用的very soon)。约12点一刻,医生到了,问情况。重复第4遍。然后医生采用仪器做检查,不明朗,又出去搬来另一台机器做检查,同样不明朗,告诉可能需要做第三项检查,叫等候。

  等候约一刻钟后,医生进来表示,能做第三项检查的医生已经下班,但会把我的情况转过去,让我回家先睡一觉,明早等候电话。并补充,如果没接到电话,就自己打过去问。

  于是就这样出来了,那位4点就过来的还在继续等候,路过大厅候诊室时,里面满满全是人,真不知他们是否能在天亮前看到医生。

  第二天早上果然没有电话进来,打过去“讨价还价”一番后总算下午排上,但需要由急诊转过去。然后重复前晚的步骤,下午2时进医院,到7时终于检查做完并看上了医生。确诊,并当场解决问题。如果算上前日的等候,笔者在急诊室所花时间约12小时。

   回顾一下:一、自己的病情虽然不算太严重但属不适拖延型。如果照家庭医生的节奏,看到专科医生时恐怕又是一两个月。急诊室等候虽苦,但减少了一些拖延风险。

  二、虽然过程繁琐,等候漫长,但医护的态度还是非常好的。以前在中国看病,护士的脸总是拉得老长,反应慢了对方会很不耐烦,杏眼一瞥立马让我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三、主要还是门诊太慢,所以急诊室里一堆其实不必“急诊”的人,如此自然拖慢了急诊的效率。

  有关加拿大全民医疗之“不要钱只要命”的调侃很多人都熟悉,医护人员尤其是医生的匮乏导致看病排候期过长。即使只是家庭医生,2点的预约去了还是得排队,耗两三小时也正常。这还是好的,还有很多人找不到家庭医生。

  根据2014年家庭医生温哥华分部(VDFP)的数据,温哥华市目前约有10万人缺乏家庭医生,看病需要光顾无需预约诊所。列治文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连长者事务国务部长黄陈小萍也感慨:“我的家庭医生马上就要退休了,我十分着急不知道能否再找到一个。”而根据加拿大健康资讯研究所(CIHI)报告,全省有多达17.6万人缺乏家庭医生。

  加拿大健康资讯研究所近期还公布了一项调查:超过半数的加拿大人需要等候2天以上才能见到医生,近三分之一需要等候6天以上。至于专科,25%的加拿大人表示需要等候两个月以上,37%表示他们曾不得不去急诊看普通门诊。

 

   为什么医生这么缺?综合行业内人士各种意见,原因如下:

  首先,出个医生并不容易。首先获取医学学位(MD),这可能就需要花8年,4年预科4年医学本科。拿到MD还不能当医生,先得完成住院医生培训,约2至7年(家庭医生2年,专科医生5-7年)。然后再考医生证书,最后取得行医执照。这里面还有名额问题,像卑诗省,过去一年只开放128个一年级医学生学额,近年来才增加至288人,依然不算多。

  其次,读医学院时间久、学费也不低,但当个家庭医生以及住院医生培训期间工资相对并不算高,因此许多医学院学子愿意当家庭医生的不多,还有部分学生会想方设法转去美国赚点钱,也是医生少的另一个原因。

  另外女性医生人数在不断增加,而新入行的女医生多会要面对自己怀孕分娩的情况,产假可以放到半年,也是一个因素。据悉新生代的医生也比较注重生活质量,不会加时工作,甚至会主动减少工时。笔者认识的一位30出头的家庭医生,满全世界玩,几乎快成半个人类学家了。还好他休完假记得回来,不会一纸“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就抛下病人走了。

 

15-05-19 16:09  万维读者网

审视食糖对身体的危害

设想你正坐在桌边,桌上放着一袋糖、一把茶匙和一杯水。你打开袋子,舀了一茶匙糖放到水里,然后一匙又一匙,直到放了20茶匙。你还会喝这杯水么?
即使是再嗜甜如命的孩子,恐怕也会觉得难以下咽吧。然而,这很可能是你在一天之中吃下去的总糖量,今天是这样,每一天都是这样,你对此通常毫无自觉。
糖,曾经是一种奢侈品,要留待特殊场合才会使用。然而近些年来,糖已经成为我们日常饮食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且所占比例还在不断上升。你吃下的任何一种加工食品,都很可能含有人工添加的糖。美国超市中出售的包装食品,有3/4都在生产过程中添加了糖。切片面包、早餐麦片、沙拉调料、汤、各类酱汁,以及其他种种主要食品,概莫能外。低脂产品同样如此,通常,它们添加的糖量还相当大。
所有这些糖,可能都不会对我们的身体有益,这么说基本没有争议。但是,现在糖被宣传为公共健康的头号敌人。它像脂肪一样有害,甚至害处更大。它是肥胖症、心脏病和Ⅱ型糖尿病的主要诱因。一些研究人员甚至认为糖是有毒的,或是能致人成瘾。
因此,健康团体正在准备一场“对糖类的战争”。世界卫生组织(WHO)希望我们彻底不再吃糖。在美国,医生和科学家正对食品生产企业施压,要求他们减少糖类添加,同时进一步提高添加量的公开度。在英国,一个叫做“战胜糖类行动”(Action on sugar)的组织刚刚举行了一次反糖运动。政治家也在考虑给甜饮料加税。糖真的“坏”到这种程度吗?或者这仅仅是一种茶杯里翻浪花(哦,还加了两勺糖)式的小题大做?
当科学家谈到糖的时候,他们并不是担忧那些食物里自然存在的糖,比如水果和蔬菜里含有果糖、葡萄糖等,牛奶里含有乳糖。他们是在担心人工添加的糖,通常是蔗糖或是高果糖浆。
早期的人类祖先没见过这些精炼的糖。甚至直到已经接近现代的时候,糖还是种稀缺珍贵的商品。一直到18世纪,欧洲人把甘蔗引入“新大陆”,并驱使奴隶大规模种植之后,糖才成为了西方饮食的一个常规组成部分。1700年,每个英国家庭每年平均消耗的蔗糖量不足2千克,而到了该世纪末,消耗量已经翻了两番。
从那以后,糖类消费的上升趋势几乎就从未中断。从20世纪70年代初到21世纪最初的几年,美国成年人平均每天摄入的卡路里增长了13%,主要是因为食用了更多的碳水化合物,其中就包括糖。相比1977年,1996年美国成年人平均每天要从食品中人工添加的糖里多摄入83卡路里的热量。今天,美国每人每年的平均糖消耗量已经接近40千克,比每天20茶匙还要多。
造成糖消耗量突飞猛进的原因很多,其中之一就是高果糖浆的发明。高果糖浆是一种粘稠的葡萄糖和果糖溶液,它像蔗糖一样甜,但通常要比蔗糖便宜30%。
这种甜味剂出现之后,食品生产商就开始在产品中大肆添加。“因为在大多数发达国家,饿已经不是人们吃东西的主要原因了。那怎么才能让人们吃得更多呢?”法国波尔多大学的神经科学家塞尔日·艾哈迈德(Serge Ahmed)说,“就要通过食物带给人的愉悦感。什么造就了食物的愉悦感呢?糖。”

美国和英国的人均粮消耗量,自1700年以来,一直在持续增长。图片来源:《新科学家》
不幸的是,这是一种让人心虚的愉悦感。科学家在糖的健康效应上看法并不一致,但有一点基本得到了公认,那就是,我们其实并不需要糖。瑞士洛桑大学的生理学家卢克·塔比(Luc Tappy)是这样表述的:“没有必需脂肪,你没法维持生命,没有蛋白质也不行,如果不获取某些碳水化合物就很难获得足够的能量,但是没有糖却没问题。这是一种完全不必要的食物。”
这些并非必不可少的糖,却增加了我们日常饮食中的卡路里,所以,糖类消耗量的上升趋势,与肥胖症及Ⅱ型糖尿病之类的其他相关疾病发病率的上升如此同步,就不足为奇了。在1960年,大约每8个美国成年人中有一个人过度肥胖,而现在这个比例已经超过1/3。自1980年以来,发展中国家的肥胖症比例也已经翻了两番,肥胖人口已经接近10亿。近期的一项研究表明,在一个国家中,每增加相当于150卡路里的每日糖摄入量,肥胖症比例就上升1.1%、
到目前为止,情况还不算复杂。不过,一些研究人员看到了更为严重的问题。对他们来说,糖不止是多余热量的来源,更是一种毒药。
对这种观点最为直言不讳的,要数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内分泌学家罗伯特·拉斯蒂格(Robert Lustig)。同侪们把他比作反糖领域的布道者。拉斯蒂格主要是对果糖有看法。果糖是一种在水果中自然存在的单糖,同时也是蔗糖和高果糖浆的组成部分。
之所以反果糖,是因为与葡萄糖不同,果糖不是新陈代谢所必须的糖类。(这并不是说我们需要吃葡萄糖。复杂碳水化合物,比如淀粉,可以提供所有新陈代谢需要的葡萄糖。)我们的祖先也许在食用水果时遇到过果糖,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像我们现在这样大量食用它们。所以,反果糖的论据之一就是,我们的身体并不适合应对这种情况。
首先,果糖主要靠肝脏代谢。拉斯蒂格和其他一些人认为,当我们吃了太多的果糖时,大部分果糖就转化成了脂肪,脂肪在肝脏累积会引起炎症,造成肝损伤,甚至导致肝硬化。脂肪肝还和胰岛素抵抗有关,而胰岛素抵抗是糖尿病的先兆。
糖是毒药?
果糖也会转化为能量,不过拉斯蒂格称,这和葡萄糖的分解不同,果糖在转化的过程中会产生很多氧自由基。氧自由基是一种危险的活性物质,它会攻击人体,引起衰老。去除氧自由基需要抗氧剂,然而你能得到多少抗氧剂,通常取决于日常饮食的质量。拉斯蒂格说:“买不起好一些食物的人们无法得到抗氧剂。为什么等量的糖对社会经济阶层较低的人们危害更大?这就是原因之一。”
还不止如此,果糖不像葡萄糖一样可以被胰岛素调控。胰岛素能使血液中的葡萄糖含量保持稳定,并刺激让人产生饱腹感的瘦素(leptin)分泌。果糖不能对瘦素的分泌产生影响。甚至有一项研究表明,果糖反而会刺激饥饿激素(ghrelin)的分泌,让人产生饥饿感。也就是说,果糖会助长过量饮食。
最后一点,对动物和人类进行的研究都表明,食用大量果糖会提高血液中甘油三酯的含量,而甘油三酯会增加动脉硬化和心脏疾病的患病风险。
关于果糖危害的争论引起了广泛关注,YouTube上拉斯蒂格2009年做的一次讲座,已经有400多万人次观看。不过,仍有许多营养学家对此持怀疑态度。许多相关研究都没能找到果糖具有特殊危害的证据,虽然这些研究因为研究人员接受了食品和饮料企业的资助而饱受诟病。
更为可信一些的是,2012年,塔比为期刊《BMC生物学》(BMC biology)做了一次回顾总结,重新核查了所有关于果糖危害性的证据。最后,他认为,对于已经患有代谢疾病或是有患病风险的人来说,确实有理由关注果糖的问题。但是尽管如此,并没有证据证明果糖能够单独引起这些疾病,甚至没有证据证明果糖是致病的主要原因。不过,果糖是否有害仍然没有定论。他说:“这里面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答。”
另一项关于糖有罪的指控是:糖会扭曲我们的饮食习惯,通过改变大脑的化学组成让我们越吃越想吃。多年以来,营养学家发现,把高能量食物比喻成可卡因之类使人上瘾的物质很有用处,因为在讨论高能量食物使人上瘾的特性上,这让他们有了一种强有力的语言工具。但这仅仅是个比喻么?
有几项对小鼠的研究显示,突然增加的甜味会以和可卡因相似的方式影响脑内奖赏系统。一项研究甚至让对可卡因上瘾的小鼠选择要可卡因还是要糖水。“大多数小鼠选择了甜味,放弃了毒品,”进行这项研究的艾哈迈德说道。
这下貌似罪证确凿了,但是,糖对人类也有这种效果吗?我们已经知道,高脂高糖的食物,即那些被叫做“超美味”的食物,可以像毒品一样提高多巴胺含量,启动我们的脑奖赏系统。还有研究表明,暴食症之类病症的患者大多会呈现和滥用毒品相似的心理特征。然而,这样就足以指控糖是毒品了么?你怎么区分高脂高糖食物的诱惑,到底是来自糖,还是来自盐和脂肪?
有些医生认为这些证据就足够了,他们已经采取行动,用治疗毒瘾的方法来治疗肥胖症。但是,在科学上,对食物上瘾的证明还远没达到“铁证”的程度。例如,2013年,在对现今人体实验所有相关证据进行仔细核查后,NeuroFAST得出的结论是,没有证据表明食物会使人上瘾。NeuroFAST是一个由欧洲13所大学联合组成的独立组织,负责对营养学中有争议问题做出“共识声明”,其运作经费来自欧盟拨款,
毫不意外,挺糖的游说团体赞同这一说法。“以人类为实验对象,以一种能够代表日常生活中食物消耗的方式来开展研究,这样得出的证据现在几乎还不存在,”英国糖类营养协会的格莱尼斯·琼斯(Glenys Jones)说道。该协会主要由糖类生产企业资助。
如果我们不能认定糖类有害或是使人上瘾,那我们该如何给糖类定性?仅仅只是太多的糖等于太多的卡路里?还是说,所有这些反糖案例都言过其实?
这个问题现在已经由世界卫生组织接手了。关于糖的危害性的报道,也引起了世卫组织的担忧,现在该组织的营养指导专家咨询组已经开始核查证据,希望能够对此给出建议。
作为世卫组织行动的一部分,2013年,新西兰奥塔哥大学的人类营养学家丽莎·特·莫兰伽(Lisa Te Morenga)重新核查了糖和体重的联系。她得出的结论是,不一定是因为吃了太多糖才变胖,而是所有东西吃过量都会胖。她说:“当人们实际摄入的总能量精确相等时,吃糖多少并不会导致不同结果。”也就是说,当把总量控制住时,人们并不会应为这些热量来自糖而变得更胖。这项发现同样受到了制糖企业的欢迎。
那么,是不是这些白花花的东西就可以摆脱谴责了呢?还不能这么快下定论。特·莫兰伽的工作进行到更接近日常进食习惯,也就是参与者不再坚持精确计算卡路里时,情况就不一样了。那些吃糖量大的人,总体摄入的热量往往更多,增加的体重也更大。而且,最重要的糖摄入来源,也正是反肥胖运动者一直关注的焦点之一:含糖饮料。还有更多证据证明,含糖饮料确实可以导致体重增加——这也是人们将肥胖元凶指向糖类的最强有力原因所在
同样是摄入卡路里,以液体形态喝下去和以固体形态吃下去,会有什么区别?我们这样来想一下,榨一杯橙汁需要用两个半橙子,但是喝下一杯橙汁不算什么,吃两个半橙子却可能有点撑。这是因为水果里的纤维会让你更有饱足感,持续的消化时间也更长。
就像特·莫兰伽所说的那样,“含糖饮料的全部作用就是提高了膳食里的热量”,却没有提供相应的饱足感。果糖要对此负一定的责任,冷饮柜里甜饮料含糖量的65%是果糖,而果糖却不会刺激大脑分泌让人产生饱腹感的瘦素。
喝下含糖饮料却不会产生饱腹感,也许会让你在一段时间内摄入更多的卡路里。例如,吃饭的时候喝上一杯含糖饮料,并不会让你少吃几口饭菜(把含糖饮料换成无糖饮料可能也无济于事)。
因为缺乏饱足感而摄入更多卡路里,似乎还有长线的影响。数项流行病学研究表明,饮用含糖饮料会增加肥胖症、Ⅱ型糖尿病和心脏病的患病风险。这也是汽水成为众矢之的的原因:到目前为止,美国有30个州的立法人员尝试过限制汽水销售,不过他们都失败了。其中最著名的是,2012年纽约市曾经试图禁止销售大杯汽水。
禁售失败部分是因为食品企业的游说运作,他们展开明争暗战,消除影响自身利益的威胁。这种事他们早就在干了。关于这点,世界卫生组织再清楚不过。
世界卫生组织正在研究制定中的这份糖摄入量建议,并不是第一份。10年前,他们就提出了类似的建议。在仔细调查取证后,他们认为:从“游离糖”中获取的热量不应超过人体摄入总热量的10%,否则就会导致饮食不均衡。但是,10%只是人们实际日常摄入量的一半。

一罐普通可乐中的含糖量,就超出了一个成年人每天应该摄入的糖含量。图片来源:《新科学家》
产业界的恐吓
当时,制糖企业勃然大怒。美国糖业协会写信给世界卫生组织的总负责人,提到了美国医药研究所的一份报告,该报告提出占日常总热量25%的糖摄入量是没有问题的。信中还威胁说,如果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广泛流传开,美国对世界卫生组织的资助可能就不保了。时任美国卫生部长的汤米·汤普森(Tommy Thomson),也收到了这么一封内容类似的信。
那份报告和10%的数字最终还是发表了,但基本没有宣传,也几近毫无影响。《新科学家》杂志联系了许多研究人员,他们都不确定是否曾经发布过这样一份报告,或是知道发布过,但不确定10%的数字是否包含在内。
世卫组织的新指导原则,现在还只是一个进行中的工作项目,不过透露出的消息显示,他们可能会走得更远。新建议里也许每天只能有5%的热量来自游离糖。这意味着要减少当前消费量的2/3,降到男性每天约8茶匙,女性每天6茶匙。相比之下,一罐标准可乐就含有10茶匙糖。
这个数字显然无法得到生产商的拥护。美国纽约大学的营养、食品研究和公共健康教授马里昂·内司托(Marion Nestle)预计,生产商又该耍手段了。她还就此举了例子,指出他们这些手段和昔日烟草行业的战术何其相似。
那么,对此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有迹象表明,世界卫生组织从2003年的那次事件中吸取了经验。他们预期得到的5%的数字,似乎并不是基于糖和肥胖症的联系,而是另一个争议较少的问题:蛀牙。
世卫组织有一个关于糖与龋齿关系的分析,由英国纽卡斯尔大学的保拉·莫尼汉(Paula Moynihan)主持。该分析认为,有证据表明将糖的摄入降低到5%可以把蛀牙的风险最小化,尽管证据的质量不高。
如果结论没有问题,那么这招看上去相当漂亮。每个人都知道糖会腐蚀牙齿,所以就很难对这一建议进行攻击。但是,质量较差的证据还是给制造商留下了足够的反击余地。
也不是所有的反糖人士都把糖企和食品生产商视作死敌。在过去的20年里,英国伦敦沃弗森预防医学研究所的格雷厄姆·麦格瑞哲(Graham MacGregor)一直在推动全球反盐运动。他和同事们已经成功说服了许多食品商把盐的添加量降低30%。现在,他们正在反糖运动中尝试相同的策略。“冲着生产商咆哮是没用的,对大家都没有好处,”他说,“你得试着跟他们合作。”
然而合作需要的时间太久,更多人喜欢只争朝夕。在英国,许多公共健康研究人员还是推崇更加激进的方式。例如,2013年10月,《英国医学期刊》发表了一项预测:对含糖饮料征收20%的税,可以使英国肥胖人口减少18万。
当然,征税又把争论带回了我们熟悉的政治领域:国家保姆PK个人自负责任。政府有介入的责任吗?还是人们应该自己照顾自己?
特·莫兰伽不认为糖是损害我们健康的超级恶棍,但她确信,现在的食品营销方式让我们吃了太多的糖,远远超过了我们所需要的量。她说,“也许人们更应该自己承担责任,但是我们现在正任由食品生产商每年投入数百万美元宣传,让人们购买他们的产品,或是相信吃饭时来杯软饮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在政治家还在权衡不同选项的时候,对于个人来说,建议很简单:尽量少吃糖。最重要的是,不要喝含甜糖饮料。“做起来一点都不难,”塔比说。
当然,反对限糖的人士会反驳说,如果你吃得好,又注重锻炼,那么甜饮料和零食也是合情合理的嗜好。这是真的,至少到目前为止是这样的。但是关于糖还有另外一个简单的事实:无论你多喜欢吃糖,你的身体其实都不需要它。
编译自:《新科学家》,Sugar on trial: What you really need to know

2015-5-27 20:17| 来源:果壳网

深海鱼油吃了无用也无害?

 

  Tony Cenicola/The New York Times

  最近,一份来自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的报告称,在美国应用最广泛的若干膳食补充剂中,鱼油位列第三,仅次于维生素和矿质元素。至少10%的美国人定期服用鱼油,其中大多数人都相信鱼油中的ω-3脂肪酸会促进心血管健康。

不过一个明显的问题是:绝大多数有关鱼油的临床试验都未发现任何证据足以证明鱼油的确可以降低心肌梗死和中风的风险。

2005年至2012年,顶尖医学期刊上至少登载了二十多篇有关鱼油的严谨研究,其中大部分研究都探讨了鱼油能否预防高危人群患心血管疾病的问题。这里的高危人群是指:具有心脏病史或者具有强风险因素,如高胆固醇、高血压或患2型糖尿病的病人。

这些研究中,除了两项外研究,其他所有研究都发现与安慰剂相比,鱼油未显示任何效果。

然而,在此期间,不只美国,全球的鱼油销售量都翻了一倍以上,2014年在《美国医学会期刊:内科学》杂志上(JAMA Internal Medicine)发表了一项研究的作者,新西兰的奥克兰大学(University of Auckland)的医学副教授安德鲁·格雷(Andrew Grey)说道。

“脱节相当严重,”格雷博士说。“尽管越来越多的试验都证明(鱼油)无效,但其销售量在节节攀升。”

至少在理论上,有很多理由使人觉得鱼油应该可以改善心血管健康。大多数鱼油补充剂都富含两种ω-3脂肪酸——二十碳五烯酸(EPA)和二十二碳六烯酸(DHA),这两种物质都像阿司匹林那样对血液有稀释效果,从而降低发生血栓的可能性。ω-3脂肪酸还可以减少炎症,而炎症在动脉粥样硬化中有一定的作用。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现已批准了至少三种鱼油产品——Vascepa、Lovaza(ω-3脂肪酸乙酯胶囊)和一种仿制药——作为治疗甘油三酯过高(心脏病的一个风险因素)的处方药。

但在大多数大型临床试验中,脂肪酸的这些特性未能转化为显著的效益。

对鱼油最早的追捧可以追溯到丹麦科学家汉斯·奥拉夫·邦(Hans Olaf Bang)博士和约恩·戴尔伯格(Jorn Dyerberg)博士在20世纪70年代进行的一项研究。他们认为生活在格陵兰北部的因纽特人患心血管疾病比率非常低的原因是,因纽特人的膳食以鱼类、海豹和鲸脂为主,这些食品富含ω-3脂肪酸。渥太华大学(University of Ottawa)的心脏病专家乔治·福多尔(George Fodor)博士列举了这一研究中的诸多破绽,并断定因纽特人中的心脏病率被大大低估了。不过,萦绕在鱼油之上的光环仍然闪耀不息。

该项关于鱼油的研究得到了从20世纪90年代起的若干项研究的支持,其中一项来自意大利的研究发现,每日服用一克鱼油的心肌梗死幸存者的死亡率较服用维生素E的患者有所降低。这些研究结果促使美国心脏协会(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等组织在大约十年前大力推崇心脏病患者服用鱼油来补充膳食ω-3脂肪酸。

“但此后的大量研究却显示鱼油没什么功效,”威斯康星大学医院和诊所(University of Wisconsin Hospital and Clinics)的预防心脏病学主任詹姆斯·斯坦(James Stein)博士说。其中2013年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的一项涉及12000人的临床试验发现,在存在动脉粥样硬化证据的人群中,每日服用一克鱼油并未降低因心肌梗死和中风死亡率。

该研究的作者之一,米兰药理研究所(Institute for Pharmacological Research in Milan)的詹尼·托尼奥尼(Gianni Tognoni)博士说:“我认为,现在是该考虑结束将鱼油当做药物的时代了。”

斯坦博士说,有关鱼油的早期研究出现在心血管疾病的治疗还十分困难的时代,那时,他汀类药物、β受体阻滞剂、血液稀释剂和其他强化治疗的使用都比现在少得多。因此,鱼油的作用——哪怕十分轻微——也会较为显而易见。

“如今的医护水平已经非常高,多吃一颗小小的鱼油胶囊不会带来多大改观,”他说。“要改善本来就已经十分强效的干预措施是非常困难的。”

斯坦博士还提醒说,当与阿司匹林或其他血液稀释剂合起用时,鱼油可能会带来危险。“我们经常发现人们在服用阿司匹林或‘超级阿司匹林’的同时服用鱼油,这些人身上很容易出现青紫的瘀伤,也容易流鼻血,”他说。“当他们停止服用鱼油后,情况就好转了。”

像许多心脏病专家一样,斯坦博士也鼓励他的患者尽量不要服用鱼油补充剂,而是注意每周至少食用两次富含脂肪的鱼类(遵循联邦指南中鱼肉的安全摄入量),因为除了EPA和DHA,鱼肉中还含有多种其他有益健康的营养成分。斯坦博士说:“除非饮食中完全没有鱼类,否则我们不建议服用鱼油。”

但一些专家称,有关鱼油的这段公案仍未了结。位于波士顿的布莱根妇女医院(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的预防医学主任乔安·曼森(JoAnn Manson)博士表示,针对鱼油的大型临床试验只侧重于那些已患有心脏病或风险非常高的人。鱼油还被一些人称作可预防多种其他疾病,如癌症、阿尔茨海默氏症和抑郁症。

目前,曼森博士正领导开展着一项名为“Vital”的临床试验,该实验选取2.6万个更能代表普通人情况的人作为研究对象,为期五年,计划明年完成。它将确定在无强风险因素的人群中,鱼油和维生素D(无论是单独使用还是联用)对于心脏病、2型糖尿病和其他疾病是否具有长期效果。

曼森博士说,她虽然建议优先食用富含脂肪的鱼类,但一般不会阻止人们服用鱼油,一部分原因是鱼油对于健康的普通人似乎没有什么严重的副作用。

“不过我认为人们应该意识到事情没有最后定论,”她说,“他们很可能花了很多冤枉钱买这些补充剂,却没能获得任何帮助。” (作者ANAHAD O’CONNOR2015年05月21日。本文最初发表与2015年3月31日。翻译:任扶摇)

2015-05-21 21:53:37  纽约时报

上海老父出国加拿大探女 突然摔倒成恶梦

 为了照顾外孙女、上海父母用超级签证来探望移民加拿大的女儿,不料老父突然病倒,由于未有购买足够的旅游医疗保险(临时医疗保险),现今反为女儿带来了恶梦!

  老父的医疗费用已经花去十多万元﹐未来康复还另需5到10万元。女儿仅买了一万元的医疗保险﹐如今财务压力巨大。上海商会组织为这个家庭筹款﹐希望华人社区帮助。

  为了照顾外孙女,去年4月12日,朱长海老先生持超级签证第二次来到加拿大。他与老伴、女儿、孙女一起住在多伦多。今年4月1日深夜,他突然从牀上摔倒在地﹐被送往多伦多北约克全科医院抢救。

  北约克全科医院告诉家属说,朱长海的四处颈椎受伤,导致高位截瘫。朱手术后现已出院,但病人仍然不能自理﹐还需经过特殊的康复治疗﹐否则朱老先生将永远失去康复的可能。

  目前为止﹐光是手术费、住院费朱家就花去十多万加元﹐接下来的康复费用又是一笔不小的费用。朱老先生的病情必须由专业人士护理﹐如果朱老先生到医院推荐的康复中心住院治疗,一个月就是7万加元﹐至少住院2个月。目前朱家请人护理,自家接送朱老先生去康复中心治疗﹐漫长的康复治疗估计也需要5至10万元。

  朱长海的女儿朱莹是一位单亲母亲,育有一女,收入有限。她说:「现真是走投无路﹐太难了。父亲的治疗费对一家来说简直是天文数字。」

  女儿悔為慳钱仅买1万元旅保

  上海商会设筹款专户助解困

  父母第一次来探亲时﹐她為他们购买了10万元的保险﹐但那次两位老人没有生一次病﹐所以也没有任何理陪﹐这次她就买了1万元。

  买10万元保险﹐父母2人一次过需4000多元。而1万元保险﹐是1600多元。这次虽然是节省了2000多元﹐但却面临了巨大的支出。

  朱莹為此深感后悔﹐否则﹐手术和治疗费就已经可由保险支付了。

  朱莹说﹐虽然也考虑送父亲回中国康復﹐但是,从多伦多飞到上海,至少要13至15小时。父亲目前的身体状况不适合长途旅行﹐如果安排特别飞机护理﹐费用更大。

  為了能帮助朱老先生渡过难关,并方便华人社区眾多热心人的捐助,加拿大上海商会特别在道明银行(TD Bank)开了一个专门供捐款的帐户﹐希望上海老乡及华裔同胞伸出援助之手,慷慨解囊,帮朱老先生家属渡过难关。

  捐款者可可到任何一家TD银行分行,将善款存入Canada-Shanghai Business Association的帐户:315-5232293。

2015-05-10 07:57:03  明报

加国签证再放宽 探访在加子女更便捷

近日,加拿大驻华使馆签证处发布了最新的加拿大临时居民访问签证申请清单,其中出现了一些较大的调整,特别是将探访在加子女这类人群单独划为一类,并大大简化了递交材料的内容,对于广大子女在加拿大的父母来说的确是个福音。下面我们就具体来看看吧。

此次加拿大官方发布的签证申请清单里,新增的一个类别就是个人访问(探访在加子女)。而在以往,探访在加子女是划归到探亲或访友类下面,没有单独分类。此次调整,不仅单独将探访子女分类列出,同时在此类人群的签证申请材料准备上更是大大的简化。以前探访子女需要出具收入、资金、资产等方面的审核资料,而现在父母探访在加子女,只需提供父母和子女之间的关系证明、邀请信、以及证明子女在加一些基础材料信息。是不是感觉特别方便、特别便民?虽然目前签证政策呈现利好,但加拿大的签证政策是否会持续放宽还有待进一步观察。

访问签证的政策现在越来越好。不过目前学生的留学签证暂时还未有任何变化,对材料的要求依然严谨。

2015年5月11日 19:46 来源:华樱出国

加拿大坐游轮去阿拉斯加 玩乐全攻略

  乘坐游轮去阿拉斯加是许多加拿大人向往的旅游方式,不但可以感受豪华游轮的气派,还可沿路饱览阿拉斯加风光。看冰川、观鲸鱼、坐火车追寻淘金之路┅一路「食宿无忧」,不失为轻松度假的好方式。本报将分两次,专题介绍阿拉斯加游轮之旅的行程特色和旅游攻略。

  游轮有等级之分、航线也不尽相同。如何选择,如何省钱,需要注意什麽,在登船之前先做好「攻略」,出行会更顺畅如意。

  签证 行前确认免坏游兴

  目的地是阿拉斯加,如果拿的不是加拿大护照,就可能需要美国签证。新闻曾报导有华裔透过一家旅行社报了游轮行,结果临上船才发现自己的护照不能免签。

  买票 愈早订购优惠愈多

  订游轮票和订机票一样,价格相差大,早定优惠多。可以透过游轮公司的官方网站、旅游服务商(如expedia.ca)或其他代理机构订票。代理商经常可以拿到一些折扣和优惠。通常越早订优惠越多,建议提前三个月。但也有船票没有卖完的「最后时刻」(last minutes),这时候可以用非常低的价格(有时候低到两三折)买票,相当划算。

  衣物 别忘必备一套正装

  最好准备好四季服装,游轮内部总是四季如春,但要考虑到去甲板晒太阳、吹风、看冰川,去游泳池戏水、去健身房锻链或上岸探险的情况。上岸衣装能防风防雨最好。记得准备一套正装,因为游轮上会有船长晚餐,需要正装出席。

  建议备上一点晕船药。节目再精采,晕船的时候除了难受还是难受,毫无乐趣可言。

  费用 酒和SPA额外收钱

  船票是食宿全包的。船上有各种各样的免费餐厅可以吃,每个人也会被分到一个正餐餐厅。但是,在船上喝高级饮料和酒、在豪华餐厅用餐,以及做Spa等是收费的。当然,购物和岸上活动的费用也需要考虑在内。船上上网费用昂贵,所以有时候一靠岸,就会发现很多人抱著笔记本去岸边的咖啡馆蹭网。另外,小费是自动扣除,每天从每个人的帐户上扣掉一笔。

  登船 提早上船摸清方位

  强烈建议提前过去,否则整个大厅挤满人,前后要花三四个小时才能上船。而「早鸟」们已经在船上吃完饭、泡完澡了。

  登船时,每个乘客会被拍照然后发房卡,这张卡不但是身分证明(每次上下船都会要扫描),也是付帐卡(船上所有的消费都计入卡内)。

  登船之后,首先摸清各大餐厅、游泳池、影院、剧院、健身房、游戏房等所在方位。另不要忽略房门前的「日摇梗―aily Log),内有每日节目安排的时间地点,包括「船长晚宴」的通知。如果漏看然后拖鞋短裤跑到餐厅吃饭,却发现其他人都是西装领带小礼服,真是尴尬又失礼。抵达某城市时,日抑幸不峒写靠岸城市介绍、景点推荐及购物指南等。

  游轮就是一座移动城市,你能想到的各种生活及娱乐设施几乎都有。各种美食不说,歌舞秀、下午茶、杂技表演各式活动,完全不给无聊的机会。

  ●科奇坎(Ketchikan)

  进入阿拉斯加的第一座城市就是科奇坎(Ketchikan),也是阿拉斯加的第三大港都,以鲑鱼之城闻名。游轮清晨到达,下午离开,留给游客的时间不多,但也够了,因为这实在是一个小城镇,小到都没有一个统一翻译,因此也叫克奇坎、科其坎等。有华人游客笑称可用「可去看」做中文译名,更利记忆。

  科奇坎的确可以去看。这座城镇依山傍水,一年有230天是雨天,一片烟雨蒙蒙,如水墨风景画。而那些19世纪末的建筑又各著其色,在画中隐现,别有一番趣味。

  溪街 淘金时代「红灯区」

  从码头穿越各种纪念品店、工艺品、皮草店,不过十来分钟就到了市中心。而最著名的溪街(Creek Street)就在市中心附近。这里有约20栋木屋集中建筑在溪水两侧,是淘金时代的「红灯区」,现在已经被改成「博物馆」(Dolly’s House)和纪念品商店。还有一家中餐馆。溪街正面为溪,背面为山。有意思的是,临山侧有一条小路名为「已婚男人路(Married Man Trail)」,大约是未婚青年走大路进入,而已婚男子走隐秘山路以保家庭和谐。游览完溪街,发现出口处写著「勿忘我(forget me not)」。

  鲑鱼城、图腾柱 不负盛名

  作为鲑鱼之城,科奇坎不负盛名。如果是在鲑鱼洄游的季节过来,那样的壮观,会让你忘记温哥华的威化溪。

  另外,科奇坎也以其图腾柱有名,到处都是图腾柱,民宅门口也有很多。还有一座图腾中心,展示大批从废弃村落搬来的原版图腾柱子,是早期阿拉斯加先民的不朽作品。

  ●朱诺(Juneau)

  朱诺是阿拉斯加的首府,也是美国唯一一个只能搭飞机或坐船进入的首府。它并不是阿拉斯加最大的城市,但由于在俄罗斯时代就是当地的首府,所以美国买下阿拉斯加后,仍然以她作为首府。

  红狗沙龙酒馆 必游之处

  朱诺的市中心基本上成了游客市场,这会让一些喜欢探索城市特色或历史的人感到扫兴。到处是商店,卖著类似的商品。倒是有一家叫做「红狗沙龙(Red Dog Salon)」的酒馆非常有名,几乎成了游客必到之处。这是当时淘金客群聚的场所,酒馆保存了当时的模样,「脏兮兮」的装修风格透著当时疯狂的淘金欲望。不过酒馆的酒和餐点还是很不错,获得许多资深旅游家的好评。

  市中心不大,走出繁忙的主街,可以看到许多陈旧或破旧的建筑,一片荒凉感,透著淘金潮落后的衰落。

  观鲸、游冰川 热门活动

  朱诺的岸上活动十分丰富,包括乘坐直升飞机上冰川、狗拉雪橇、出海观鲸等。很多游客在船上报名岸上活动时都会首选朱诺,因此一些热门项目,比如坐直升机上冰川之类,最好尽早报名。

  观鲸和赏Mendenhall冰川也是朱诺比较热门的活动。搭乘一艘能乘坐100多人的船,开往鲸鱼密集的海域。船员会帮忙观察鲸鱼出没的迹象,一有蛛丝马迹,船就会缓行或停下,让游客屏息期待鲸鱼现身。

  一开始仅有为数不多的鲸鱼远远出现,但足以引起游客的骚动。越往后出现的鲸鱼越来越多,成双或成群游动、喷水、翻身露尾。由于鲸鱼身形庞大,给人感觉它就在船边翻腾,或一不小心就会与船苹亲密接触,让人惊喜连连又惊心动魄。虽然说在大游轮上也有与鲸鱼相遇的机会,但毕竟距离太远、数量有限,难以尽兴。

  观鲸游通常和赏冰河活动一起打包。三个小时的海上观鲸之后,游客们转乘大巴去往Mendenhall冰河。由于此为行程中首见冰川,期望自然会比较高,但到达公园后发现也只能遥遥相望,会有几分失望。不过,那样的蓝还是令人印象深刻。看著河面大块浮冰和远处冰川,也让人心生感慨。

2015-05-07 20:24:22  世界新闻网

中国人英文名滑稽遭取笑 美国商人就此发现商机

  中新网4月1电 据美国侨报编译报道,林德塞·杰尼根(Lindsay Jernigan)希望能够让中国年轻人抛开他们对英文名的迷思,不要被流行文化所牵引,总是想着取像Lady Gaga、猫王(Elvis)这样奇奇怪怪的英文名。

  据每日电讯报网站(www.telegraph.co.uk)3月31日报道,一名25岁的美国女商人宣布,针对中国年轻人在取英文名字上的糟糕选择,她将发起一场“战争”,决心让她的客户摆脱类似像Lady Gaga这种绰号一样的名字。

  因为外国朋友和公司同事在中文发音上的困难,中国人经常会给自己起一个英文名。但是很多情况下他们的英文名选择实在是让人难以忍受,杰尼根说道。

  为了改变这一现象,杰尼根最近推出了一个名为BestEnglishName的网站,用来帮助那些不会取英文名的中国人。现在生活在上海的杰尼根表示糟糕的英文名会让你“被人取笑”。

  “名字是你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你的个人品牌和符号。因此,如果你的英文名让人感到不舒服,或者会引起误会,对你们之间以后的交流、对话和进一步的交往都会造成障碍。”

  花费50元人民币,访客就可以在这个网站上通过一个小测验,然后根据结果,程序会提供5个“自动生成的英文名”。而听取来自杰尼根的建议需要花费一个小时200元的价格。

  这个网站每个月有3万名左右的访客,迄今为止大部分客户都是年轻女性,她们很多都正准备出国留学。

  其实关于这样的现象,中国早就有人提出过类似的问题。2013年知乎日报网站上的一篇文章就建议读者们不要使用水果的名字。

  “千万不要用水果或者蔬菜为自己命名,特别是樱桃(Cherry)。”文章中写道:“而作为男孩,你可能会给自己取名叫迪克(Dick),但实际上这个名字其实很古怪。”

  尽管如此,现在这样的现象其实还是很普遍,杰尼根就表示她遇到过叫Larry和Gary的年轻女孩。

  “取一个好的英文名真的很有必要,否则会让你看起来很不了解西方文化。”杰尼根说道。(张杨)

2015年04月01日 14:11 来源:中国新闻网

军队牧师:加拿大北极巡逻兵死亡率过高

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说,过去几年加拿大在北极地区的巡逻民兵有许多人死亡,这高得异乎寻常的巡逻民兵死亡数字让人担心。

军队牧师透露北极巡逻民兵死亡率过高

这一北极巡逻民兵过高死亡率的问题是被军方负责北极地区的牧师报告给加拿大军队总牧师办公室的;该办公室随后把这一问题写成报告提交给加拿大军队总参谋长办公室。

加拿大广播公司记者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法案得到了该2014年报告的副本。加拿大北极联合部队的牧师在该报告中说,在过去三年中,加拿大北极地区民兵,不管是资深民兵还是刚参加北极巡逻民兵的新手,都有很高的死亡率;这对加拿大在北极的巡逻力量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不过该报告并没有明确到底有多少北极巡逻民兵死亡和死亡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北极巡逻队军事教官一半无法执勤

除了北极巡逻民兵死亡率过高之外,负责培训北极巡逻民兵的加拿大军人差不多一半无法参加巡逻。比如加拿大军队在北极地区的一个巡逻队有19名军人负责培训北极巡逻民兵;由于工作压力大、环境恶劣造成的健康问题,这19名加拿大军人中有9人无法执行巡逻勤务。而这一半人的缺勤只会对另一半仍然能够出勤巡逻的加拿大军人造成更大的负担、增加他们的工作压力。

北极巡逻民兵附属于加拿大武装部队预备役部队,但不是正式的预备役军人、属于志愿民兵。这些北极巡逻民兵只有在执行巡逻任务受伤的情况下才能获得加拿大军人的医疗和伤残福利。

北极巡逻民兵主要是在北极圈地区居住和生活的因纽特人,他们的任务是报告北极地区出现的异常活动、收集加拿大军队在北极地区举行军事演习所需要的信息、在需要的情况下参加巡逻。这些北极巡逻民兵被称作是加拿大在北极的眼睛和耳朵。

5千北极巡逻民兵负责加拿大40%的领土

加拿大目前有约5千名北极巡逻民兵,负责努纳吾特、育空、西北特区和不列颠哥伦比亚省北部地区的巡逻工作,这些地区占了加拿大国土面积的40%。

加拿大总理哈珀过去几年每年夏天都到北极地区视察,多次与北极巡逻民兵合影留念,强调北极巡逻民兵在保护加拿大北极主权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

加拿大卡尔加里大学军事和战略研究所的研究员休伯特指出,加拿大的北极巡逻民兵为加拿大军队提供的信息和帮助是非常重要的,避免了加拿大军人在北极演习和巡逻时会出现的军人丧生的情况,使基地在加拿大南部地区的军人可以前往北极地区执行任务。

对于加拿大北极巡逻民兵的过高的死亡率问题,加拿大广播公司记者向负责北极地区巡逻的加拿大军方提出了采访要求、并索要与北极巡逻民兵死亡有关的更多信息,但加拿大军方到目前为止都没有给出肯定的答复。

加拿大保守党政府负责国防事务的官员朱利安.法迪诺发表声明说,加拿大政府已经增加了北极巡逻民兵的数量,并在维护加拿大北极主权方面更加依靠北极巡逻民兵。

2015年4月20日 12:38 来源:RCI

加拿大打针等候90分钟 她要医院赔钱

加拿大的医院里,等待已经成了一种文化。只要不是遇到那种分分钟就闹出人命的病,满脸淡定的医生和护士,动辄就让你等上一两个小时、甚至更多的时间。在这个国家住得久了,我们早就被这套系统整得一点脾气也没有了。

不过,近日安省彼得堡(Peterborough)的居民、54岁的艾琳女士(Leslie Ellins)向这种折磨病人的文化说了一声“不”。在医院等了一个半小时后,她给医院邮寄了一张账单。 – 多伦多 51 网

事情要从近一个月前说起:今年4月14日上午,患有关节炎艾琳女士来到了彼得堡医院。按照预约,该院的医生应该在11点15分给她注射可的松。

可是,艾琳到了医院才发现,她与其他三个病人被安排在同一个时间见同一个医生。艾琳虽然觉得这个安排有些奇怪,但是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因为注射不复杂,从取药要推药,一分多钟也就可以了。可能这个医生手比较快,所以同时接了多个病人吧!于是,她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等着护士叫她的名字。

10分钟过去了、20分钟过去了,艾琳连医生的影子都没有见到。一转眼到了中午12点,医生护士跑了一个空,前台连一个人都没了——都下楼吃饭去啦!

虽然咖啡店离注射室不远,但是饥肠辘辘的艾琳不敢去——谁知道医生啥时候回来呢?她可不想重新再约一次。

当医生再次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已是下午1点45分了。医生从取药要推药,一分钟完事!末了他看了看艾琳说了一句:你好像不是很开心啊——能开心吗?为了这一分多钟的注射,她都等了一个半小时了。

让艾琳更加生气的是,回到家后她居然还收到医院寄过来的25元账单,而这笔费用是医院早前已经决定免去的。 无 忧 网 – 51

怒火冲天的艾琳马上写了一份账单寄给医院,内容是:时间就是金钱,你让我在门外等了一个半小时,请支付122.5元。

邮寄了账单之后还觉得不解气,她又把自己的遭遇捅给了《多伦多星报》。

她对记者表示,4月份是报税季节,人们的时间非常宝贵,可是医院却丝毫不顾患者的需要,冷漠至极。

艾琳坦言,自己根本没有指望医院会支付账单,即便他们付了,她也不会收。邮寄账单,只是为了表明一个观点。

艾琳说:“我理解中午是吃饭的时间,不会因为他们丢下病人去吃午饭而大加指责。我也能理解医院事务繁忙,无法整理出一个完美的工作日程,而让四个病人在同一个时间就医。可是,在所有的医生护士都去吃饭的时候,却没有人过来说一声,让病人也能出去休息一下、买杯咖啡,这可就有些说不过去了。在病人等了一个半小时之后,医生护士竟然跟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连一句道歉的话都没说。”

她说,如果随便哪个医生护士过来说一声对不起,她绝不会邮寄账单的。“对医院来说,对病人说一句对不起难道很难吗?” 加国华人网上家园 – 51.CA

记者就此事发电邮询问彼得堡医院。医院发言人欧尔(Michelene Ough)在回信中一口官腔地表示:对医疗服务有意见的病人,欢迎联系医患关系部。前几日,该部门的工作人员已经同艾琳女士取得了联系,双方即将就关注问题进行会谈,并积极跟进效果云云。

艾琳则证实,医院确实已和她取得联系,但是她当时没有时间细谈,所以双方定在本周四晚些时候讨论账单的事情。

加国无忧   2015年5月7日

加拿大视障90岁老妇求诊 凌晨被迫独自冒雨回家

一名有视力障碍的90岁老妇因身体不适前往加拿大安省三角洲医院急症室求诊,检查无大碍之后被要求出院,当时是凌晨2时、下大雨,女耆英只穿着睡衣及拖鞋独自坐的士回家,而且手臂还在流血。省长简蕙芝对事件表示关注,指医院不应该如此对待病人。

女耆英菲茨帕特里克(Vivian Fitzpatrick)在本周一晚上感到腿部疼痛、身体不适而被救护车送往三角洲医院(Delta Hospital),经过检查证实有高血压并抽血检查后,据她表示,一名护士大约在凌晨1时多告诉她,医生认为她无大碍,可以出院,而且已经为她叫了一辆的士。 本 文 来 自 家园网 160.CA

菲茨帕特里克又说,她当时光艚牛身穿睡衣,觉得很冷,于是护士给她一张榈ノг谏砩希又拿了一双袜子给她,然后用轮椅推她到急症室等待区等的士,大约一小时后的士才抵达医院。 家园论坛,forum.iask.ca

她对医院的处理方式感到震惊,质疑医院为什麽不让她多留几个小时到早上,然后她可以打电话给女儿来接她回家。

菲茨帕特里克表示,她回到家之后发现睡衣的袖子湿了一大片,原来是在医院抽血检查的针孔还没有癒合,所以还在流血。 www.iask.ca

简蕙芝昨日对事件表示关注。她表示,卫生单位已经致歉,不可以如此对待病人,道歉是应该的。她续称,省民应该获得较好的对待,她有信心卫生单位会正视事件。 家 园 网

三角洲卫生局隶属于菲沙卫生局。当局发表声明表示对事件感到遗憾,菲沙卫生局已经向菲茨帕特里克和她的家人致歉,基于病人的私隐而无法公布细节,但向公众及菲茨帕特里克的家人承诺将认真检讨事件。

90岁的菲茨帕特里克有严重视力障碍,属于「法律盲」(legally blind)。她的50岁女儿Paddy Munro说,无法想像竟然发生这种事,她是母亲的紧急连络人,但医院在当晚根本没有打电话给她,她认为三角洲医院的做法过于仓促。

菲茨帕特里克说,事件令她不愿意再去三角洲医院看病。

2013-10-05 08:07 来源: 明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