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15

加拿大医疗服务层级及家庭医生的重要性

  加拿大医疗服务的层级
  根据提供方式的不同,加拿大的医疗服务分为四个层级:初级医疗服务、次级医疗服务、第三级医疗服务以及家庭与小区医疗服务。下面就让我们详细了解这四个医疗服务层级:

  初级医疗服务(Primary Care)

  初级医疗服务指的是,当我们需要使用医疗服务时,一般最先接触的医疗服务提供方。在中国大陆,初级医疗服务一般还是医院,因为大多数病人仍然会选择医院作为就医的首要或者是唯一的途径。而在加拿大,初级医疗服务指的是家庭医生(Family Doctor或者General Practitioner)。对于病患的基本医疗需要和诊治,家庭医生一般都可以提供,而去家庭医生处诊治也是治疗常见疾病最有效的方法。当初级医疗服务无法治疗病患的病情时,家庭医生就会把病患推荐给次级医疗服务继续进行医治。

  次级医疗服务(Secondary Care)

  次级医疗服务主要指的是专科医生(Specialist)以及医院所提供的部分服务。和家庭医生不同,专科医生一般不直接接受病患,而必须由家庭医生推荐,这个推荐的过程被称为Referral。从各领域专业的角度出发,专科医生治疗的是家庭医生无法处理的各种医疗情况。专科医生的种类也非常多,比较常见的有心理医生(Psychologist)、心血管科医生(Cardiologist)、皮肤科医生(Dermatologist)等等。一些辅助治疗人员也属于次级医疗服务提供方的范畴,例如物理治疗师(Physiotherapist)、营养师(Dietitian)、职能治疗师(Occupational Therapist)等等。另外,医院急诊室(Emergency Department)的服务以及医院的住院服务(Hospital Care)也都属于次级医疗服务。对于次级医疗服务仍然无法处理的医疗状况,初级或者次级医疗服务的提供方会把病患直接推荐到第三级医疗服务。

  第三级医疗服务(Tertiary Care)

  第三级医疗服务包括某些专科医生提供的最专业的药物以及手术的治疗,它也是所有医疗服务中最复杂最专业的,例如对于癌症的治疗(Cancer Treatment)、神经手术(Neurosurgery)、心血管手术(Cardiac Surgery)等等。第三级医疗服务主要集中在大型医院,在卑诗省众多的医院中,属于第三级医疗服务中心的医院并不多,其中大家比较熟悉的有:温哥华综合医院(Vancouver General Hospital)、在新西敏市的皇家哥伦比亚医院(Royal Columbian Hospital)、卑诗儿童医院(BC Children’s Hospital)以及卑诗妇女医院(BC Women’s Hospital)等。

  家庭与小区医疗服务(Home and Community Care)

  以上三类医疗服务基本上都是在医生的诊所或者医院进行,其实在医疗系统中,还有很多医疗服务是在小区甚至是患者家里直接进行的,这就是家庭与小区医疗服务。由于人口老龄化的问题日益严重以及公立医院面临的各方面压力,家庭与小区医疗服务越来越受到重视,它不仅能够减轻公立医院所承担的不必要的拥挤,而且能保证患者出院后的医疗护理的连续性。家庭与小区医疗服务包括,对行动不便的患者的小区康复治疗、家庭护理、养老院、长期护理、生活助理等等。使用家庭与小区医疗服务一般也需要医生的推荐。

  减少对急诊室的不必要使用

  笔者注意到,有些华人朋友比较倾向一旦出现身体不适的情况,就去医院急诊室就诊,也就是比较倾向使用次级医疗服务。急诊室理所当然是医治紧急情况的场所,在轻微的情况下也去急诊室就医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众所周知,急诊室不是按照先到先服务的模式运作,而患者的等待时间是取决于紧急程度,紧急的情况优先接受服务,所以等待时间也就相对比较短;而反之,非紧急的患者等待时间也就相对较长。而这个紧急与非紧急的标准也不是任意的,而是有依据可循并严格执行的。在加拿大,每一个去医院急诊室就医的病患都会被按照紧急程度安排一个编码,这个编码被称为CTAS(Canadian Triage and Acuity Scale),是在全加拿大范围内都规范使用的。CTAS分为5个级别,1是最紧急的病患而5是最不紧急的病患。而卑诗省卫生厅对每一个级别的病患在急诊室的等待时间都是有明确规定的,并且也在每家卫生局的绩效考核范围内。关于CTAS的具体执行方法,笔者在以后的专栏中会详细解释。而非紧急的症状以及慢性疾病一般是属于CTAS级别4或者5,比如感冒、单一呕吐、单一腹泻等,有这些情况的病患,不但会在急诊室等待较长的时间而且会给我们医疗系统造成没有必要的拥挤。而关于这些非紧急的医疗状况,家庭医生不但完全能够提供很好的诊断和治疗,而且等待时间会短很多,所以对于出现非紧急的病情,家庭医生还是诊治的首选。当然,如果患者出现紧急的状况或者无法联系到家庭医生,还是理所当然,应该尽快去医院的急诊室就医。

  家庭医生的重要性

  此外,笔者还要特别强调的是,家庭医生,也就是初级医疗服务,在这四级医疗服务中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首先,家庭医生可以为我们基本的医疗需要提供最及时的治疗;第二,一般来说,家庭医生是最先发现我们健康问题的第一个环节;第三,如果有必要,家庭医生能够帮助我们推荐到进一步使用医疗服务的最佳途径;第四,患者的健康档案以及很多相关信息都存放在家庭医生处,这样就可以随时跟踪我们的健康状况。但是,笔者注意到很多华人朋友没有家庭医生,所以在此强烈建议他们找到适合自己的家庭医生,这样会给日后使用医疗服务带来很大的便利。除此之外,省卫生厅也正在计划大力投入资源改进初级医疗服务的质量,这也是未来医疗服务发展的大方向。道理是显而易见的:与其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在次级和第三级医疗服务中,不如加大预防力度,使我们少出现或者尽量不出现健康问题。这种以预防为主的健康政策不仅能够提高人口的整体健康水平,而且能有效地减轻公立医院所面临的压力,而家庭医生和公众医疗就是预防医疗的最重要环节。当然,增强整体人口的健康素质以及提高对各种疾病的抵抗能力,将会是一个长期过程,可能需要几代人的努力。

2015-03-28 加西周末

我带孩子在加拿大补牙的经历

  加拿大真的是孩子的天堂,加拿大补牙看牙的经历也可以这么幸福。
  听闻朋友的孩子看牙要全麻,而且孩子挣扎起来过程很悲情,一矛盾就没带宝宝去检查牙齿。可我家小姑娘这牙越来越惨不忍睹,一笑黑黑的不说,还有蛀牙。

  小娃的牙不用管,一口烂牙等一换,一样洁白又整齐。另一种说法是,小时候的牙基础不好,以后也不会好。牙齿跟吃甜食多少、刷牙是否及时正确也没太有关系,我们一直限制宝宝吃甜,很小就按时帮她刷牙了。

  年初在青岛回温哥华之前勉强算是第一次去看牙,没想到丫头不配合,医生索性也推脱说,没关系,好好刷牙就好了,就这样我带着一颗忐忑的心去,拎着疑惑的心情而归。第一次看牙不告而终。

  回到温哥华咨询了很多朋友,这边的小朋友很小就要涂氟,大一点还要做窝沟封闭。这时候,宝宝门牙的蛀洞已经越来越深了,为避免蛀到神经赶紧约了牙医。

  去之前做了很多心理建设,宝宝长大了总要学会如何面对恐惧和痛苦,要为自己负责,如何处理面对恐惧的痛苦情绪。。。但事实上,是妈妈多虑了。

  吴医师人很温柔,小丫头也很配合。 先让她在小屏幕上看了看她的牙齿现状,指给她看有好多小虫子(色素沉淀,所以牙齿发黑),小虫子还打了洞(门牙上有很多蛀齿)。

  然后听医生介绍她的“宝贝”们,有一个“小水枪”可以清洗牙齿的虫虫,还有吹气的小管子,顺带就给小丫头吹起来一个小气球。。。

  宝宝表示都能明白,可以接受,然后爸爸妈妈就被请到了前台那边去等(为什么要赶我们走。。。)。走之前,妈妈特意问了一下医生会不会给孩子上麻药的问题,吴医师说会根据情况来定,但是不会擅自给孩子使用麻药,用之前会争取爸爸妈妈的意见。

  被请出来的爸爸妈妈在前台一直悄声讨论,为什么没有听见宝宝哭,是不是已经局部麻醉了或者直接sleeping gas?

  妈妈还多次想熘进去看宝宝。大概半个小时再见到小丫头,头脑清醒的坐那儿乐呐,洁白整齐的牙齿晃到眼。原来医生不仅给补了5-6颗门牙的蛀洞,还给洗了牙,涂了氟。真的高效率。

  临走给宝宝一只气球还有一张大大的smile face sticker,并约好半年后再来检查。小丫头不满三岁的第一次正式补牙、洗牙、涂氟,圆满结束,非常感谢吴医师。

  后续

  忍不住唠叨几句大肚婆拔智齿的事情,智齿疼很久一直不舍得拔(其实是没疼到份上),终于疼的不能吃不能睡,抱着脑袋在地上打滚(没那么夸张,但是的确疼得眼泪横飞),吃了小baby那种止疼药勉强睡着,第二天赶紧去吴医生那里报道(因为是大肚婆所以有特权不用等很久)。

  局部麻醉(在智齿里外侧分别推了半只麻药),拍片后吴医生说现在让我来试一下你的麻药还有没有作用,拿一个工具左撬撬右撬撬。不疼没感觉,可以拔了,吴医生说,已经拔出来了。

  啊!这么简单?医生补充说:你的智齿有很漂亮的牙根,可惜已经蛀到神经所以你会很痛。

  可惜了我躺在那儿还不断脑补朋友之前的拔牙经过,要先开一刀,拔完了再缝起来blabla,还疼了七八天没吃东西半边脸都肿了。我就咬了半天棉球止血,晚上就开始大吃大喝了,哎呀大肚婆体重一下就控制不住了。。。

2015-03-28 家园网

低估自付醫療開銷 若患重病 近半加人陷財困

(多倫多30日加新社電)永明金融(Sun Life Financial)最新報告說﹐患上大病比如癌症或中風的加拿大人﹐其中將近一半稱要面對財政挑戰。僅13%的受訪者說﹐他們有預留款項﹐應對保險計劃不負擔的醫療開銷。

永明金融年度健康指數顯示﹐40%的受訪者稱﹐在一次重病或確診之後感受到財政困難。45至54歲的群體中﹐53%稱受到突如其來的醫療開支打擊。

儘管多數加人明白﹐重大疾病將衝擊他們的個人財務﹐僅13%說他們有預留款項﹐應對保險計劃不包的醫療開銷。

加拿大永明金融總裁多爾蒂(Kevin Dougherty)說﹕「人們不一定認為自己有重病風險﹐大家不願想那件事。此外﹐人們可能認為醫療系統會照顧他們。但是﹐你需要的家庭護理及康復期間護理﹐公立系統不一定承擔。」

這份報告說﹐其中一個問題﹐在於太多加人低估自付的醫療開銷﹐尤其在處方藥方面。就算公司醫療計劃有承擔﹐多數人仍須自己支付一定比例的藥費。但只有54%回應者說﹐他們預期處方藥有自付部分。

永明金融指出﹐過去12個月中﹐加人平均花費1,354元﹐用於醫療或護理產品、額外服務﹐但很少人撥備款項應對醫療開支﹐逾81%毫無準備。

預留款項的人中﹐43%過去一年準備金不足1,000元﹐44%人預備1,000元至5,000元。另外﹐每5個人就有1人沒有團體﹑個人保險或醫護開銷儲蓄﹐這些都是協助減少財政衝擊的方式。

永明金融說﹐在遭遇健康危機衝擊的個人中﹐22%要依賴信用卡或個人信貸額﹐另外22%動用個人儲蓄﹐12%向親人舉債﹐5%被迫將房屋再度抵押或出售房屋。

多爾蒂說﹐對患病者來說﹐這樣更加重其壓力水平﹐77%報告稱﹐他們感覺有過度壓力﹐比上年增5%。各年齡層中﹐過度壓力主要來自財政。加拿大永明健康指數是基於Ipsos Reid的調查。該民調從5月10日至24日﹐在網上調查2,400名18歲至80歲加人。

明报 2013年10月1日

中国双胞胎分隔在地球两端

中国双胞胎分隔在地球两端

简介: 分开的双胞胎姐妹  英国BBC4最近播放了一个纪录片,一对本来应该生活在一个家庭里的中国双胞胎姐妹,却被一个美国和一个挪威的家庭分别领养走,从此两姐妹分隔在世界两端,过着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终于有一天她们相见,相知……

整个纪录片的故事是这样的: 2003年的一天,有人在中国的一个村子发现了一个纸箱,里面竟有两个女婴,于是就将他们送往了当地的福利院,等待被领养。 很快,一对美国夫妇和一对挪威夫妇分别领养了这两姐妹,他们在事先对对方都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同一天办理了领养手续,前后只相差几个小时。 第二天当他们要去宝宝领走的当天, 挪威的那对夫妇,专门从挪威带过来了一条红裙子,想要给孩子穿上。而美国的那对夫妇,就在中国福利院门口也鬼使神差的买了一条红裙子。有些事情就似乎是老天注定一般,就在办完一切手续走出福利院大门的时候,两对夫妇撞见了!

  他们猛然发现对方怀里抱的宝宝几乎穿着一样的红裙子,便开始互相聊起天来,聊天时发现这两个孩子们的生日竟是同一天,并且这她们长得像极了。震惊之余俩夫妇意识到,这是一对双胞胎,但福利院却始终不承认。 没办法,法律手续已经办完,他们只好互留联系方式各自回国。就这样,一对本该在一起长大的中国姐妹花就此天各一方,开始了完全不同的人生。


回到美国的宝宝来到了加州首府萨克拉门托,取名Mia。

  回到挪威的宝宝来到了挪威一个只有200多居民的小镇Fresvik,取名Alexandra。 在美国的Mia生活在大城市,生活爱好什么的都有很强的城市气息。

  平常上下学有父母开车接送

  偶尔会有小演出
  放学要去小提琴班学拉琴

  家庭聚会抱着“大红鸟”餐厅热闹

而此时此刻,地球另一端的Alexandra,正在极夜的早上自己翻山走去学校。她住的地方依山靠海,出门就是壮观的斯堪的纳维亚田园风光,她就像鸟儿一样快乐得活在大自然当中。

自家屋顶就是滑雪场

  基本交通,也靠滑雪

  没事儿就可以在屋后遛马玩儿

  家庭聚会就在自家门口

  生活在城市毕竟繁华热闹,在美国长大的mia朋友众多。

  mia从小就是小伙伴们的焦点

  社区里也会组织足球赛

  想走T台也没问题

  生日会有大大的蛋糕

挪威Alexandra的生活就“清净”许多。全镇一共只有234人,除了一个便利店之外,就只剩下优美的风景了。在这大山之中,小马,小羊都是她的朋友。

  山上的小羊都喜欢她

  在院子里骑自行车也是美好时光

  路边捡个小老鼠玩儿(从小就是个女汉子啊)

 
过节时,美国的Mia常常打扮得像个小公主,盛装出席各种party。

挪威的Alexandra,就上山去砍一颗圣诞树拖回家。 (真·北极圈女汉子) 无论如何,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两个姐妹都知道远在地球另一边有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她们偶尔打电话,却从未见过面。

直到她们6岁,两家父母觉得孩子到了能记事的年龄时,终于有了第一次相聚。 她们很开心,一起玩乐,一起照相 俩姐妹也惊讶于互相长得如此之像,在照片里都分不出彼此 自那时起,两姐妹才算真正认识了彼此。远隔重洋的生活依然是不尽相同,但两姐妹的情谊可是深藏在血液中的。

  互相了解对方的生活,就建立在一封封信件上

  她们俩后生活在一起已然不太可能,命运就是如此

再见又是多年后,能珍惜的就只有这美好回忆

  假期就这样很快结束

  美国的Mia常常一个人来到海边,看着大海,想着海的另一头自己的姐妹。

  而地球另一端的Alexandra,也会如此。 这个故事就在这个美好的画面里结束…… 当初福利院的的一个决定,让两姐妹在地球的两端过上了截然不同的生活。但是她们都同样幸运,遇到了两对深爱她们的父母。希望这两个小丫头,活出各自的精彩。

2015-03-14 09:37:26  观察者网

加航困扰:托运行李收费 旅客随身行李大增

在加拿大航空公司(Air Canada)拜徵收行李托运费之赐而利润大增的同时,却也迫使很多旅客携带更多随身行李登机,问题是机舱内缺乏足够空间安放如此多额外的随身行李。代表空中服务员的工会最近说,这种情形已经造成班机延误、空服员深感烦恼,还有些旅客的贵重物品因而遗失。
加航空服员工会主席柯内耶告诉加拿大广播公司(CBC),自从加航为因应油价高涨而徵收行李托运费以来,携带超过一件随身行李的旅客数量明显增加,尽管规定只允许携带一件行李进入客舱,但在登机口及客舱门口的加航人员有限,无力阻绝这类违反规定的问题。

他说,有时在登机桥上堆著10至15个箱子,因为客舱内放不下,要等待行李员取走,送到飞机的货舱里去,也因此造成飞机误点。

导致这种问题更加严重的新变化,是加航的新飞机座位增加,而座位上方存放随身行李的行李舱数量减少。

由于行李员取走客舱内放不下的多馀行李后,需要贴上标签,改为托运行李,才能送进飞机的货舱,这种必需的程序不仅耗费时间,导致飞机无法按时起飞,而且在时间压力构成的匆忙中,容易出错,导致不少旅客丢失行李。

加航去年的利润总额达到破纪录的5亿3100万元,徵收行李托运费等附加收费功不可没。而且不仅仅是加航,这是加国所有航空业者新的生财之道,为各航空公司带来源源不断的利润。

 

世界新闻网 [0条评论,查看/发表评论] – 2015/03/10

加拿大10大最佳餐厅 温哥华仅1家多伦多6家

  有饮食杂志选出加拿大100间最佳餐厅,满地可的Toque!荣获首位。多伦多餐厅共有28间餐厅上榜,当中6间列入十大。

 

   加通社指,将于本月20日出版的新杂志《Canada’s 100 Best Restaurants》邀请了70位厨师、食家和行内领导者选出他们心目中的十大餐厅,但他们不能选择自己的和有份投资的餐厅,然后将名单整理成全国100间最佳餐厅。于1993年在满地可开业的高级餐厅Toque!为成最佳餐厅之首,第二位是温哥华乔治亚酒店(Rosewood Hotel Georgia)的Hawksworth。

  多市有6间餐厅打入十大,包办第3、第5至第9名位置,它们依次序是Buca、Splendido、Canoe、Edulis、Bar Isabel及Nota Bene。在整张名单中,多市共有28间餐厅上榜,成绩超前其他省份。

  菜色包含各国特色

  《星报》指,杂志总编辑Jacob Richler表示,多市餐厅消费得宜,而且食物种类多元化,例如他和朋友于去年9月到Splendido用餐,厨师Victor Barry为他们准备的22道菜品味餐单(Tasting Menu),菜式包含了各国特色。

  杂志还会公开入选餐厅的食谱,供读者在家烹调餐厅的招牌菜。另外,杂志选出卑诗省CMH-K2 Lodge的Paul Moran为最有溍质青年厨神,他将于6月到米兰参加S.Pellegrino全球青年厨神比赛。

 

2015-03-07 09:15:33  明报

14种最脏蔬菜水果排名

 美国消费者保护团体EWG(Environmental Working Group)最近公布2015“最脏的14种蔬菜水果”,依据蔬果所遗留的农药残留量多寡排序,并建议民众在选购时,最好买有机农产品以保健康。

  这份清单是调查一般家庭常买的48种蔬果农药残留量,其中辣椒和羽衣甘蓝是今年新上榜的最脏蔬果,另外12种农产品和往年相同。根据美国农业部所做的农药残留检测,发现这些蔬果中残留高含量的剧毒农药,其中以有机磷和氨基甲酸酯类的杀虫剂最多。这些类型的农药会破坏人类的神经系统。

农药残留高危蔬果。(图:thekitchen网站)

  尽管检测出的蔬果农药残留量仍符合北美标准,但若经常食用,最好选择有机农产品,以避免过多的农药不能排出身体,对人的免疫系统造成伤害。

  加拿大有机农业中心主任汉默斯特(Andrew Hammermeister)指出,不只是农药问题,能安心食用的有机农产品,还能避开转基因生物,生长激素、抗生素、防腐剂、食用色素、香精等各种化学物质。同时,因为种植过程采用较自然的生产方式,不洒农药,以天敌对抗的方式减少虫害,对自然生态的生物平衡性高。

  EWG建议,平时可选用需要去皮的蔬果,以减少农药吃进肚中的风险,若真喜欢吃下列这些农产品,就最好选购有机产品。

  “最脏的14种蔬果”,依序为:

  1. Apple(苹果)  2. Peaches(桃子)  3. Imported Nectarines(进口油桃)    4. Strawberries(草莓)  5. Imported Grapes (进口葡萄)  6. Celery(西芹)   7. Spinach(菠菜)   8. Sweet Bell Peppers(甜椒)   9. Cucumber(青瓜)   10.Cherry Tomatoes(樱桃蕃茄)   11. Snap Peas(进口青豆)   12. Potatoes(马铃薯)   13.Hot Peppers(辣椒)    14. kale/Collard Greens(雨衣甘蓝)

2015-03-04 10:13:32  世界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