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14

新移民离开故乡后的4阶段心理变化

  新移民离开自己的故乡,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和环境,重新开始、第二次创业,本来就要面临许许多多的困难和不适应。而在这过程中产生的迷茫、不知所措和情绪波动的强烈程度取决于新旧两个环境文化差异的程度。文化差异越大,文化冲击的表现就越明显。但是,作为社会人,新移民最终还是可以融入到本地社会的。

  美国着名的管理心理学家斯蒂芬·罗宾斯博士对文化冲击进行了系统的分析和深刻的研究,总结出了颇有说服力的“文化冲击四阶段”的周期理论。
  第一阶段:新鲜期(大约在第一个月)

  刚来到一个崭新的环境,新鲜感成为了主要的感觉。每天如观光客似的看风景和购物,有差异的事物也会显得有趣。新来者会觉得一切都非常新鲜,并对周边事物充满了好奇。这个阶段的新来者非常兴奋,心境状况很好。

  第二阶段:失落期(大约在第二、三个月)

  过了观光期,新鲜感过去了,该看的地方也看了,该吃的食物也吃了,该买的东西也买了。看景不如听景,向往了多少年的事情一旦到了眼前,也不过就是如此,镜花水月似乎要来得更为诱人。这个阶段新来者的失落感开始浮现,心境开始低落。

  第三阶段:低潮期(大约在第四至六个月)

  如果说前两个阶段的文化差异还不太明显的话,到了这个时候新环境对于新移民的所有文化差异都赤裸裸地表现了出来,加剧了新移民不习惯、不顺眼、不适应的感觉。新移民从游客的虚幻中回到了生活的实景:找房子、找工作、为子女找学校等问题、难题都一股脑涌现到眼前,叫人生烦。

  面对种种的困难和挫折,新移民愈加怀念过去自己所拥有的权势、地位、关系、家庭、朋友;房子、车子、票子、名校等应有尽有、十分优越的生活条件和生活环境。面对一落千丈的反差,受挫之后的失落、沮丧、混乱甚至后悔,一时间像打破了五味瓶似的在新移民的心中翻滚,不少人甚至萌生打道回府的念头。这个阶段是他们心境最低潮、情绪最差的时期。

  第四阶段:恢复期(大约在半年之后)

  经过了半年的过渡,前期的剧烈波动趋向平缓,新移民对当地的文化差异开始慢慢适应,许多消极的心态也逐渐淡化。多数新移民都能够面对现实,说服自己既来之,则安之,入乡随俗,随遇而安。这个阶段移民的心境逐步恢复到正常状态。

2014-09-26 侨报

移民部澄清“6年住满4年”新加拿大入籍法

新《加拿大入籍法》最受中国移民关注「居住要求延长至6年住4年」部分,预计将在明年6月左右实施,针对新规定实施后,是否必须等待抵达6年之后,才能申请加拿大入籍,移民部特别提出解释,指新规定落实后,移民若抵达后连续住满4年,即能申请入籍,并不需要等到抵达6年。
  移民部发言人勒萨热(Sonia Lesage)强调,新规定要求的6年居住4年,当中6年只是一个计算期,而不是要求「抵达6年」。
  她表示,新规定下,移民部希望看到申请人,在过去6年(不是抵达6年)累积住满4年。给予6年的计算期,是为了担心有人无法持续居住,所以才给予较多计算期间的弹性,但如果抵达后,即未曾离开持续在加拿大居住,则他们在住满4年时,即可以申请入籍。
  勒萨热表示,在旧法时代,要求入籍申请人在4年当中居住3年,这时,申请人只需要住3年即能申请,而新规定的6年居住4年,也是相同的计算方法,即如果住满4年,即能申请。
  新《入籍法》已在今年6月19日完成立法,当中影响新移民较大的居住要求、居住意愿要求、参加入籍考试年龄扩大为14至64岁等条款,预期会在立法完成一年左右实施,约在明年六月份。移民部指目前预计实施时间不变。

2014-09-21 10:13:17 明报

每年数万加拿大移民申请拒签 七大原因

  全球每年有数十万人申请加拿大移民,但同时也有数以万计的加拿大移民申请拒签。统计显示,被拒主要原因有七种,如陈述不实(Misrepresentation)或健康因素,但有时只是看错说明、未附文件或送错类别,一些可避免的疏失,申请人不可不慎。

  加拿大是全球主要移民国家之一,每年都吸引数十万人透过各种移民类别申请,但同时也有很多人被拒,移民梦碎。移民律师柯韩(David Cohen)表示,移民申请遭拒原因很多,但主要有下列七种:
  一、 陈述不实

  尽管“陈述不实”乍看之下好像是申请人故意隐瞒或伪造某些资料,但有时可能只是申请人看错表格上问题、遗漏表格内资料项目或是填表时误解说明(instruction)所致,这些都是可预防的错误。如果被认定为“陈述不实”,不仅申请案遭拒,可能被判两年内不得重新申请(魁省移民则为五年)。

  二、健康因素

  所有移民申请人及随行亲属都须通过体检,确认其健康不会对加国医疗系统带来负担,上述体检必须由移民部指定的医师进行,一旦家中有成员的体检不过,全家人的申请案可能被拒。

  例如需要药物治疗的糖尿病或A型肝炎(Hepatitis A)患者,都可能被移民官视为将对健保系统造成负担而拒签。要避免这么结果,有时一份专科医师就申请人病情的报告有助免于重做体检、延迟或拒签。

  三、犯罪纪录

  所有申请人都必须提交18岁以后居住超过半年国家的无犯罪纪录证明,以确保新移民抵境后不会对社会安全带来危害。申请人若无犯罪纪录,这个步骤只是纸上作业,问题不大,若曾有犯罪纪录,将为申请案带来麻烦。

  对有犯罪纪录的外籍人士而言,有必要深入了解加拿大“不得入境刑事罪”(criminal inadmissibility)的相关规定,以及“视同更生”(deemed rehabilitation)与“更生人”(individual rehabilitation)间的区别。

  四、错过截止日期

  移民部为加速审理,会规定申请人在某个期限前呈交某些表格或文件,申请人若错过该期限,申请案很可能被拒。因此了解如何及何时取得某些文件或完成某种表格极为重要。

  柯韩表示,错过截止日通常都可避免,因此在整个移民申请程序中做好事先准备与规画,可能就是移民申请能否获准的关键。尽管移民官有时会同意延期,但一定要有充分的理由与证明文件。

  五、移民官犯错

  移民官在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依循移民部规定与步骤,采一致性的方式审理申请案,但有时移民官也会犯错,他们可能误解法令,不公平的将某些申请案拒签,此时可委请律师通过司法途径寻求平反。

  六、未呈送文件

  移民部对申请人应递交的文件设有明确清单以及追踪编号,以确保申请案完整,而呈送正确文件到移民局的责任在申请人, 未依规定递交可能导致申请案被拒。

  七、申请时资格不符

  加拿大有超过60个移民类别,每一类都不同,有其特别要求,并取决于申请人的年龄、教育、净资产、职业、工作经验等资格。有些申请人可能符合其中一种或多种移民计划,但也可能都不符。

  若匆匆一眼未经细究,可能让某些申请人自以为符合某类移民计划,贸然提出申请,但事实并非如此,就可能遭退件。

2014-10-04 世界日报

帮外国人拿加拿大工作签证 黑心移民顾问遭重罚

  加拿大移民顾问规管机构目前正在对安大略省一家移民公司展开调查。这家公司以帮助外国人拿到加拿大工作签证作为招揽,收取高额费用,但拿到签证者来加拿大后,却找不到雇佣他们的公司。

  穆罕默德?德拉尼就是受害者之一。他来自伊朗,29岁,是去年在Persian网站上看到加拿大雅利安移民顾问公司广告的。广告中说,加拿大西部需要低技能的劳工,它们可“代理”安排工作。就业一年后,还可帮助申请永久居留权。申请人需先支付5000加元代理费,待拿到工作签证后,再交2万加元。
  德拉尼说:“我希望人生有所改变,未来有所改变。我讲英语,有文凭,愿意到加拿大,通过努力工作在这里创造新生活。于是就向大卫·雅利安移民顾问公司交了咨询费”。得到加拿大工作签证后,他又交了2万加元。这是因为他并不知道,按加拿大规定,移民顾问是不能收取签证批准费的。

  德拉尼拿到的工作签证是到温哥华的一家食品加工厂工作。他也不知道根据联邦政府规定,应该由用人单位支付低技术工人的航班费用。于是他的家人为他支付了飞往温哥华的机票钱。德拉尼抵达温哥华后,按地址找到那家工厂的所在地。但让他惊讶的是,签证上写的那家公司并不在那里。通过询问那里的其他人才得知,他应该工作的那家食品加工厂已在今年6月关张了。德拉尼又辗转找到一位原公司的人,那人说,他并不是老板,但可以打电话找老板帮他联系其它可能的工作,但后来就没了消息。

  他说:"我敢肯定雅丽安移民顾问公司知道这家食品加工厂关门的事,但我们还被蒙在鼓里,天真地想到加拿大就可以工作了。实际我们并不清楚加拿大的法律”。现在德拉尼已经抵达加拿大七个月了,仍未找到工作,还在依赖父母的帮助支付账单。

  德拉尼还说,雅利安公司后来还联系他的家人说,如果德拉尼想找另一份工作,那还需要再支付1.5万加元。但遭到了他父母的拒绝。

  德拉尼感到被欺骗了。他认为,他的经纪人和所谓的“雇主”合伙欺骗申请人,而这并没有得到政府方面的追究。于是他向移民顾问监管机构和加拿大边境服务署提出了投诉。移民顾问监管机构已经开始调查,结果发现,移民顾问公司总共为这个食品加工厂招揽了10名外国工人。当然,这些人也都没能正常工作。

  加拿大广播公司的记者也曾试图找到雅利安移民顾问公司,但该公司在多伦多的办公室空空如也,电话没人接,邮件回复则说德拉尼是一个难缠的客户,不听劝告,非要自己去见雇主。当记者问对方收的2.5万加元费用是做什么,他说用于很多方面,包括“寻找就业机会”。

  曾在移民顾问规管机构任总监的菲尔·穆尼说,这个事件有一系列的违规之处,基本上属于阴谋欺诈,是利用加拿大的吸引力骗钱”。穆尼认为,移民顾问只应该收取移民咨询和文书工作费用,而不能收帮助找工作的费用。雅利安公司收的费用至少比规定高出了10倍。

  穆尼说,类似这样的案例还有不少,造成很坏的结果。很多外国工人被敲诈了大笔的钱,却没有得到曾经承诺给他们的工作。而他们又希望留在加拿大,因此往往最终不得不打黑工。

  穆尼说:“这意味着,他们不能得到合法工作者的待遇,也不纳税。绝望的人会做绝望的事。最后再找不到出路就可能会走上犯罪的道路”。

  实际上,加拿大边境服务局已经意识到这种情况,加强了惩罚的力度。如果移民顾问被查出造假, 将面临高达10万加元的罚款或最多五年的监禁。在过去的六年里,加拿大边境服务署曾调查172件移民顾问欺诈的案件, 其中十三起被判有罪。

  加拿大边境服务署的一项声明说, 已经高度重视这一问题,正在与其他机构紧密合作,以识别、调查和起诉那些从事移民欺诈的人和公司。

  穆尼则认为,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要让外国工人了解加拿大的法律,让他们在申请工作签证时就了解我们的规则。(作者 亚明 )

2014-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