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1

加拿大安省政府保健计划鼓励家长带子女免费验眼

加拿大安省每六个儿童当中便有一个有视力的问题。但八成的儿童在成长至五岁之前,不曾做过验眼、视力的测试。为了帮助学童易于学习,跨越视力问题引起的障碍,麦坚迪安省政府保健计划现与安省眼科医生协会合作(Ontario Association of Optometrists),鼓励幼稚园学生的家长带同子女,前往参与免费验眼的眼科医务所,进行视力的检验和测试。

参与这个免费验眼服务的机构,包括Jungle Eyewear (Bo Optik), Hoya Vision Care 和Johnson and Johnson Vision Care,他们将为有需要的 幼稚园学童提供免费视力测试。参与这个计划的教育局,现阶段共有14个。下一阶段是期望时届2015年,全省将有117,000幼稚园学童接受过视力测试。预计其中14,000学童需要佩戴眼镜。有关验眼测试的费用,将透过省府的保健计划(Ontario Health Insurance Plan,简称OHIP) 支付。

省长麦坚迪说:“我们正在推行全日制幼稚园学制,以便更多的幼童受惠。但是,如果学童视力有问题,看事物看不清楚,学习上一定遇到困难。我们越是及早发现他们在视力上出现的问题,并且予以纠正,我们便能及早为宝贝们做好学习的准备。”

卫生及长期护理厅长马秀菲(Deb Matthews)说:“我们要确保安省的 所有儿童,都能够在学校的环境中成长、学业美满。眼到、心到、学习到这个计划,可以将视力问题出现之际即时掌握和处理,以免因为忽视而恶化,从而令到我们的孩子增强学习信心,克服困难,提高阅读、书写和学习的能力。”

安省眼科医生协会总裁John Mastronardi医生则说:“很多时候,孩 子们是不会向父母投诉看不清楚事物的,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怎样才算是正常视力。视障有碍学童发展学习的潜能。我们乐于和麦坚迪政府及业界合作,帮助我们的学童得到更好的医疗保健,从而走上学业成功之路。”

图为麦坚迪探访何顿(Halton)一家幼稚园时,与带上不同款式而颜色鲜艳眼镜的学童排排坐。

来源:网络 2011

女移民感悟:加拿大生活似咖啡先苦后甜

  三年前刚移民到加拿大多伦多时,在街头看到那些手拿咖啡的上班族,心里好是羡慕。尤其在市中心,那古典与现代风格交换的高楼大厦,街上穿梭着人们,与那咖啡的香混合在一起,构成了一幅充满动感的图画。而我的目标就是成为这图画的一份子,早日融入这里的生活。

  在国内干的是金融,来之前已经知道,要在加拿大的银行里找份工作不容易,所以打算边打工边申请学校。一天,在一份中文报纸上看到一个招聘公司文员的广告,按着地址找去,老板娘是个中国人,会说国语,谈了几句就让我第二天来上班。

  虽然工资不高,但想到只来了两星期就找到了工作,还是特别兴奋。第一天上班的路上,在地铁站里也闻到了那浓浓的咖啡香味,虽然没舍得买上一杯,但也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觉得自己也成了穿梭于这咖啡香的一个上班族了。

  这家公司经营餐巾纸之类的生活用品批发,我工作的内容就是收钱和打印出货单。公司生意很好,客户不断。每天都是从早上8点半干到5点半,星期六也不休息,每天只给15分钟吃午饭。老板娘长得挺秀气,可是骂起人来可一点也不含糊。下班时,从一阵忙乱和骂声中走出公司大门,看到一片蓝天,长长地吁一口气,总想起一首歌叫《解放区的天》。于是,每天早上在地铁站的咖啡香里给自己打打气,增加一点对付这忙乱和骂声信心,下班时,又在那咖啡香中找回些许轻松和安慰。

  老公是搞电脑的,工作一样不好找。虽然来之前也有思想准备,但多少还有些侥幸心理,要是运气好,很快能找到工作也不一定。他半天在LINC班学英语,半天在网上发简历。试了几个月,运气还是没有降临。

  存款一天天减少,他也急了,对我说,我还是打工去算了。我坚持说不行,咱们家有我一个打工就行了,你一定要坚持下去。要是英语不行,咱们就补英语;技术不行就补技术,要是读书对找工作有帮助,咱们就去读书吧。

  有一次他真急了,买来中文报纸申请LABOUR工。申请的是个洗车的职位,电话打过去,转到了留言信箱,想要留言时发现信箱都满了。这下他打消了打工的念头,专心下来考些计算机的证书,同时申请学校。

  幸好我们租了间一室一厅的公寓,没有和别人同租,虽然贵些,但有自己的空间。虽然用的都是捡来或在跳蚤市场买来的旧家具,布置得也算温馨。窗外是一株樱花,还有一颗苹果树,时而还有跳舞的松鼠,多少给老公的枯燥生活带来些情趣。

  我的那份工作只坚持了一个月,以后又换了几份工作,直到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当助理的时候,发现自己怀孕了,才安心地干了下来。到事务所上班也需要坐地铁,同样是在地铁站的咖啡香里开始繁忙的一天,憧憬自己和老公的美好未来,憧憬着把父母接到加国来,共享天伦,真是幸福美妙啊!

  律师事务所的老板很是能干,只雇了三个人,但把每个人的工作都安排得团团转,效率很高,听说业务量比一些十几个人的事务所还要大。客户主要是中国人,很少说得上英语,但往来文件都是英文的。感到自己的读写能力明显在提高,难免有些小小的得意。

  到了怀孕的后期,却惭惭感到吃不消了。业务忙起来,有时候两三点钟才吃上午饭,饿得手都发抖时,还要集中精力处理好手头的文件,因为文件呈交的时间是规定好的,老板已经把任务分配到每一个人,除了坚持着,没有别的办法。下班时,当我拖着疲惫的身躯,挺着大肚子在地铁站等车时,闻着那咖啡的香味,心里却觉得很苦。

  到孩子出生时,老公还是没找到工作,但他收到了几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而且都给了全额奖学金。

  我们决定让老公去上学,而我带着儿子回国住上一阵。于是,老公搬到了小镇伦敦,就读于西安大略大学,我和儿子踏上了回国的飞机。就在回家的公路上,我们的车出了事故,摔下了很高的山谷,我顿时失去了知觉。

  几天后醒来,已是在医院的床上,得知自己全身上下摔断了几根骨头,还伤了肺部。所幸的是儿子只受了些皮外伤。在医院养伤的两个多月,我的脑里每天都在想很多东西。父母无微不至的照顾,让我感到久违的亲情,儿子的笑脸,带给我的是为人母的喜悦。

  但不知为何,让我想的最多的还是加拿大。在加拿大时,我作梦都想的,不是回到自己的家吗?现在已经在家里了,为什么我那么想再去加拿大?在治疗的剧痛中,脑子里时常闪现的是我们公寓窗前那棵樱花,那片草地,老公在书桌前学习的身影,和我一起打工的同事们,还有那繁忙的充满咖啡香味的地铁站……,难道这两年里,我已经把那里当成了自己的家?我无法回答自己,我只想回去。

  三个月后,我和儿子也来到了伦敦。

  在这个安静美丽的小城里,我们这一家三口过着完全“不劳而获”的生活,老公拿奖学金,我拿EI,儿子则有牛奶金。我们买了一辆旧车,老公看书累了,就一家三口到伦敦的西部兜风。

  伦敦不愧有“森林之城”的美称,那里的树很多很茂盛,一座座小屋掩映在树丛中,象个童话世界。风吹过来,好象把一切都带走了,留下的只是内心的安宁。

  我们住的是学校的宿舍,专为有孩子的学生准备的,条件很好,价格却很便宜。屋前也是一颗樱花,暗红色的。天气好的时候,我就把儿子放在推车上,走过这条洒满花瓣的路到附近的商场闲逛。

  那商场也是充满着咖啡味的。喝咖啡的大多是些老人。我喜欢闻着那咖啡的味道,看他们友善的笑脸。当然,生活也不是无忧无虑的。一年的硕士课程很快,老公还是要面临就业的压力。产假过后,我是继续工作还是上学,又要重新面临选择。我们忍痛把孩子送回了国内,由父母带着,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找工生涯。

  就在老公快毕业的那个学期,通过朋友的介绍,他在多伦多找到了计算机方面的工作。梦想中的工作来了,他却没有特别的兴奋。我理解他的感觉,是那种努力终于得到回报的感觉,一切都显得那么顺其自然。

  在他的鼓励下,我半天学英语,半天发简历和练习面试技巧,居然在两个星期后找到了一份银行工作。于是我取消了读书的打算,一心在银行开始自己的事业,白天上班,晚上自学金融课程。同时,忙碌的生活也多少减轻了思念儿子的痛苦。

  半年后,我们把父母和儿子都接了过来,还买了房子。虽然只是一间小小的镇屋,可那粉红色的外墙和屋顶的造型,跟我很久以来向往的梦中家园一模一样。

  在上班的午休时间,我也会偶尔到旁边的咖啡馆里买上一杯咖啡,找一个靠窗的位置,在午后的阳光下细细品尝。三年多的移民生活其实就象这咖啡一样,第一口是苦的,再品下去,总会品出它的甜,它的香。

出国在线    2011-09-16

生小孩账单吓坏新移民產妇 居住加拿大安省不足3月 不获OHIP保障

生小孩账单吓坏新移民產妇 居住加拿大安省不足3月 不获OHIP保障: 多伦多一对年轻新移民夫妇正在庆祝两名孪生女婴降世的时候,他们收到的安省医疗保健计划(Onatario Health Insurance Plan,间称OHIP)帐单,令他们令他们震惊不已,一时不知所措。

持著工作证从印度前来多伦多的年青有為专业人员上山真希(Maki Ueyama)和夫婿秦特勒萨卡(Arvind Chandrasekar)收到OHIP帐单共22,000元,只因他们的两名女儿提早出世三个月半,但產妇的医疗保险尚有17天才生效。

这对夫妇现时无意中成為要求取消新入境人士等候3个月才获医疗保险规定的代表人物。
秦特勒萨卡周四说:「我的女儿出世我兴奋万分,但这件事令我情绪十分波动。」

卫生厅长拒绝安省医学会要求

安省医学会(Ontario Medical Association)本周初呼吁省府取消新抵步人士敝OHIP3个月等候期,指出这种措施会影响病人健康,长远上亦增加省府的负担。它要求抵步移民、回国加拿大人和持有工作证人士不需等候便可获医疗保险。

卫生厅长马修丝(Deb Matthews)已拒绝安省医学会的要求,认為需保护安省珍贵的医疗制度,3个月等候期目的在於对付滥用医疗服务。

上山真希获取录在隶属多伦多圣米高医院(St. Michael’s Hospital)的环球健康研究中心(Centre for Global Health Research)从事博士后研究的职位后,策略性地等候至怀孕3个月才於去年9月动身到多伦多。经过3个月后,她以為妊娠已稳定。

她曾经花费整整一周时间拨电话购买私人保险,但只能获得不包括妊娠的限制性保险,因為保险业认為怀孕是「已存在的医疗状况。」

两女婴的预產期在3月份,但她们提早在去年12月1日出世。上山真希在多伦多新寧医院(Sunnybrook Health Sciences Centre)留医10天,在婴儿出世前7天开始住院,出世后再留医3天。其中一名婴儿需剖腹生產。

两婴预產期原在3月份

新出生女婴是加拿大人,她们医疗费用全部由OHIP负责,但不包括產妇上山真希。
这对青年人不是腰缠万贯从印度到加拿大的。在印度,他们替一间非牟利机构从事发展中国家研究工作。

上山真希在日本出生,秦特勒萨卡在印度出世,两人在美国长青藤大学读博士课程时邂逅。
秦特勒萨卡现时任工程师,不想妻子因金钱问题而烦恼,尽量隐瞒材政困难,但他始终不能莫视那张放在书架上的巨额OHIP帐单。

他同时担心,此事引起传媒注意,将会影响他们的生活。

星岛日报,2011-4-22, 资料来源:星报

安省候诊时间长 出国治疗需注意六事项

加拿大虽然有免费的医疗制度,但是漫长的等待治疗期是非常令人苦恼的事情。为了不耽误病情,很多人选择出国治疗(medical tourism)。近日,本地英文媒体《多伦多星报》的专栏作家斯莫尔金女士(Sheryl Smolkin)以自己的经历为例,向读者们介绍了一些出国治疗的注意事项。

安省候诊时间长 病人难熬

出国治疗不仅花费巨大,而且是件很繁琐的事情。如果能在安省省内搞定治疗程序,谁也不愿意自掏腰包出国(或出省)。选择出国治疗的病人,大多都是疼得实在熬不住了。

大约5年前,斯莫尔金女士感到膝盖剧痛。为了诊断病因,她需要进行一次“核磁共振成像”(MRI)。她到家附近的医院一查,约医生竟需要等两个月的时间。剧痛实在难忍、而且已经影响了工作,斯莫尔金女士只好“拖着”(shuffled off)自己的腿前往美国水牛城的一家医院,自掏465元完成了诊断。

斯莫尔金女士的经历绝非独个案例。安省医院候诊的时间太长,令很多的病人非常苦恼。安省政府的网站上列名了各种“非紧急病案”(non-emergency procedures)在各个医院的等待时间(点击进入)。以约一次MRI为例,在万锦市Stouffville Hospital的等待时间为35天,而在York Central Hospital的等待时间竟长达232天。以颈椎手术(cervical disk surgery)而言,尽管安省卫生部希望医院方面能将等待时间限制在半年内,但是90%患者的平均等待时间为264天。

无论是诊断(diagnostic procedure)、背部的手术,还是治疗癌症,如果病情在加重,而且在候诊期内已无法工作,你可能就需要考虑出国(或出省)治疗了,因为等待的成本可能会比外出治疗的费用还高。

病人如果不熟悉外国的医疗程序,最好的办法是找一家医疗中介机构(medical broker or facilitator)。斯莫尔金女士介绍,她出国诊疗之前找了一家名为Timely Medical Alternatives的中介,他们负责帮她完成前期的准备工作,包括找到了水牛城的一家医院、约了MRI时间等,省掉了她不少工夫。

出国治疗的6个注意事项

1. 找到可靠的医疗中介。如果病人打算找医疗中介机构,则需要多方咨询、参考其他患者的意见。此外,还必须从中介那里取得关于手术疗程的介绍文件(references)。出国就诊花费高昂,病人必须确信这些钱全部用在了诊疗方面。

2. 开销。出国治病的开销非常高,而且病人不能单独与院方讲价。例如,在美国一个心脏搭桥术(cardiac bypass)大约花费8万至12万元,是很多人难以承担的价钱。然而,如果找到一家好的医疗中介,他们可以藉着和医院多年的合作关系,为病人减轻点财务负担。

3. 了解医疗程序都包括什么。支付的价款应该包括支付初步会诊费(initial consultation)、外科医生(the surgeon)、外科医生助理(surgeon’s assistant)、麻醉师、住院费,以及植入品或输入品(implants or supplies)等费用。如果不注意价款都包括了哪些治疗程序,病人接到最后账单的时候会大吃一惊的。

4. 尽量在医院完成疗程。如果可能,尽量能够在医院完成整个疗程,以避免手术后立刻长途旅行造成并发症(surgical complications)。

5. 自带药品。美国的药品非常贵,如果有可能病人应自带一些必须的药品。例如,如果打算手术后坐飞机回来,就可以自己预先准备血液稀释剂(blood thinners)。如果事先没有准备而在当地购买,一瓶通过外科医生的处方开出的普通药量的血液稀释剂就需要1200美元。

因此,病人在出国治疗前可以请外科医师和自己在当地的医生联系,他可以开出一些必须药品的处方,让病人在出国前就买好。

6. 手术后。如果病人做完手术后返回安省后发生意想不到的并发症,只要手上有安省健康卡(OHIP),便可以前往省内任何一家医院的急诊室。

如果一些病案的无法在安省完成治疗,或者等待时间太长、已经影响病人的生命, OHIP同意报销出国就诊账单的一部分或者全部。不过,病人如果想得到报销,必须提前知会OHIP,并获得他们的出国就诊许可才行。

2011-04-25 来源网站:加国无忧

加拿大开车交通安全要诀

最近在媒体上看到不少有关交通事故的报道,其中有不少是关于华人的。最近的一起是一位25岁的妇女在士嘉堡的一个PLAZA里被一辆从停车位往外倒车的SUV撞倒,从身上碾过,从而导致重伤。

交通事故给相关当事人在财产,身体和精神上造成很大的伤害。根据统计,在加拿大交通事故所造成的财产和身体的伤害已经超过所有其他刑事犯罪案件的总和。其实想想这很有道理,在很多造成身体伤害的刑事案件中,大多数的所谓凶器无非是拳头,木棍,比较严重的是刀子,而这些凶器跟一个高速运动的机动车的威力相比实在是小菜一碟。所以所造成的身体伤害与跟与机动车相撞来比也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在出现交通事故后,不少人总是纠结于是谁的责任,因为这牵扯到将来涨保险的事。其实,在交通事故中,无论是谁的责任,当事人都是受害者,即使不是你的责任,也至少要耽误你很多的时间,而且往往在心理上产生深远的负面影响。

最近几年,我接触过不少交通事故,我想根据我的经验谈谈怎样才能最大限度的避免交通事故,保证交通安全。这不仅是针对司机,也包括骑单车的和行人。

要最大限度的保证交通安全,最重要的是当事人要有一种意识:DEFENSIVE 防卫。对司机来讲是DEFENSIVE DRIVING; 对骑单车的是DEFENSIVE CYCLING; 对行人来说是DEFENSIVE WALKING. 通俗一点解释就是在意识中要时刻意识到周围的人随时都可能犯错误,然后在这个心理基础上采取相应的DEFENSIVE手段来保障自己和他人的安全。

下面根据不同的情况举例说明。

不少司机在十字路口红灯刚刚变绿灯时总是象赛车手一样,一脚油门就冲了出去,好像这样就能显示自己高超的驾驶技术了。其实这样是很不好的一种习惯。我们要有DEFENSIVE DRIVING的意识,要考虑其他司机会犯闯红灯等错误,给自己留下半秒钟的时间,多观察一下再启动,以保障自己的安全。

在中区唐人街SPADINA 靠近LAKESHORE的一个路口,一辆南行出租车载有4个乘客在红灯前停着,等待绿灯好左转向东行。另一辆北行的轿车也在红灯前停着,等待绿灯好继续北行。这时南行的绿灯亮了而且左转的绿箭头也亮了,南行的出租车一下子冲了出去,但没想到的是北行的车虽然还是红灯,但司机想当然地认为红灯应该变绿灯,也冲了出来,结果左转的出租车和北行的轿车撞个正着,两辆车全毁了,而且两辆车的乘客也受了不同程度的伤,被送到了医院。所以在等绿灯的时候,一定不要有赛车手的心态,要考虑到别人会犯错误。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说,虽说对这次事故完全没有责任,但车报废了,人也伤了,如果在左转时能有DEFENSIVE DRIVING的意识,稍等半秒钟,就可能避免这场事故。对于北行轿车司机来讲,想当然地认为南行的灯绿了,北行的也应该变绿,没有考虑到南行可以有绿箭头左转的情况,没有给自己多留一点时间再观察一下,就一脚油门冲到了路口,结果造成了严重事故,车毁了,人也伤了,保险也要涨了。

再看另一种情况。当一辆机动车接近十字路口时,交通灯由绿灯变成了黄灯。黄灯的意思是: 能停就要停,实在停不下,才可以小心地通过路口。但目前很多司机把黄灯看作:能行就要行。我们经常会看到有的车刚刚进入路口灯就由黄变红的情况。很多司机并不清楚,在交通法上,闯黄灯跟闯红灯的惩罚是一样的,都要记3点,而且罚款总额达300多。

SPADINA和DUNDAS是唐人街一个很繁忙的路口。一辆西行的出租车停在路口等待机会左转,在黄灯亮了以后,东行的车好像都减速了,出租车就开始左转,这时一辆东行的BMW突然加速,想通过路口,结果两辆车撞在了一起,两辆车受损严重,基本不值得修了,人也伤了,被送到了医院。对于出租车司机来讲,如果他有DEFENSIVE DRIVING 的意识,考虑到会有司机闯黄灯甚至是红灯,再多仔细观察一下,就很可能避免这场事故。对于BMW司机来讲,如果他也有DEFENSIVE DRIVING的意识,考虑到会有司机利用黄灯甚至红灯左转,在黄灯前是能停就停,而不是能行就行,就完全可以避免这种结局。

在人与人的交往中,距离往往产生美。在道路上的车与车之间,距离带来的是安全感。与周围的车保持距离可以让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做出反应不去撞别人或者不被别人撞。另外,保持距离往往可以让其他司机更好的看到我们。在驾驶汽车时,被别人看到和看到别人是同等重要的。

COLLEGE和BATHURST是市中心一个很繁忙的路口,而且两条路上都有STREET CAR. 一辆西行的SCHOOL BUS 在红灯前停着,但车头已经超过了STOP LINE. 一辆小轿车在SCHOOL BUS的后面停下来,离SCHOOL BUS 很近。这时一辆南行的STREET CAR 要左转往东行,SCHOOL BUS的车头稍稍进入STREET CAR TRACK的范围。STREET CAR 司机跟SCHOOL BUS 司机示意让她往后倒一下。SCHOOL BUS 司机看看后视镜,侧镜都没问题,就往回倒,正好撞在了紧紧停在后面的小轿车。作为小轿车的司机,如果有DEFENSIVE DRIVING的意识的话,应该与SCHOOL BUS 保持距离,而且有可能的话,停车位置与SCHOOL BUS应该错开一下,这样就可以很容易让别人看到,从而避免一场车祸。

在加拿大考驾照时,看盲点是必考的,每次换线时都要很夸张地看一下盲点,好让考官看到。不少移民在中国考驾照时用的是卡车,没法回头看盲点,所以看盲点是需要重点培养的驾驶习惯。然而不少人在拿到驾照后,对看盲点就不象考试时那么认真了,另外在路上有不少车是大型车,无法转头看盲点。所以在路上开车时要有DEFENSIVE DRIVING 的意识,最好不要在周围车的盲点里驾驶,以免周围的车换线时由于看盲点不好,导致车祸。

在加拿大有不少高速公路和主要干线单向有超过3条的车道。作为一个有DEFENSIVE DRIVING意识的司机,在换线时,不仅要看你所要去的线有没有车辆,还有至少再往同样方向多看一条线,这样可以很大程度避免两辆在相隔两条线上的车都往同一条线上并线而导致车祸的可能。

不少人有这样的体会:在市中心开车是很有挑战性的。市中心道路狭窄,行人多,骑单车的多,机动车辆更多。市中心道路上不同的交通标志也很多。很多路口不能左转右转;在RUSH HOUR不能左转右转;红灯不能右转。不少司机原计划根据地图或GPS按照某条路线走,可是地图或GPS不会告诉你某个路口是什么样的的交通标志,不少司机往往到了路口以后才发现不能左转或右转,心慌意乱,比较容易出现交通事故。

在市中心由于行人多,骑单车的多,在加上机动车辆多,彼此之间的距离与在郊区相比大大缩小,互相接触,发生事故的可能性也相应大增。

有一辆在COLLEGE东行的机动车,靠边停了下来。司机打开了车门,突然间听到一声惨叫,一个东行的骑单车的撞在了打开的车门上,人被抛在空中,然后翻过车门,重重地摔在地上,人被摔得满脸是血,被送入了医院。如果司机是一个有DEFENSIVE DRIVING意识的,在开车门之前,根据市中心的特点,应该仔细查看周围是否有骑单车的或者是行人。如果骑单车的有DEFENSIVE CYCLING的意识的话,他就应该在即将经过刚刚停下的车辆时,减速,加倍小心,以免被突然打开的车门碰到。

很多移民不了解安省交通法HIGHWAY TRAFFIC ACT对骑单车的要求。单车上路时,车头和车尾都要有灯,而且后车叉还要贴有反光条,否则有可能吃罚单IMPROPER LIGHTING. 单车还必须要有铃或喇叭,否则又有可能吃一张NO HORN 的110元的罚单。其实这些措施都是为了保障骑单车的安全。骑单车时,既要看到别人,也要被别人看到。但是单车的体积要远远小于机动车辆,所以骑单车的一定要保证单车上的设备包括灯和喇叭的齐全,这样在遇到潜在危险时,可以及时警告别人,使自己被别人看到,以保障自身的安全。

不少移民也不清楚安省交通法HIGHWAY TRAFFIC ACT中的大多数对机动车适应的处罚同样也适用于单车。在市中心地区,骑单车闯红灯的现象非常普遍。不少人被警察拦下,得到一张300多元的罚单,而且得知在定罪后,还要被计入驾驶记录时,才后悔莫及,通过自己的错误知道骑单车闯红灯跟开机动车闯红灯的处罚是一样的。

安省交通法只规定未成年人在骑单车时要带头盔,对成人没有具体要求,但成人的头并不见得比未成年人坚固多少。一位成年人骑单车在COLLEGE的SIDEWALK上西行,到了DOVERCOURT路口时,他继续在人行横道上CROSSWALK上西行,(在人行横道上骑单车是不对的,可得到一张110元的罚单,罪名是RIDE IN OR ALONG CROSSWALK, 这样是为了保护行人的安全。正确的做法是在CROSSWALK上下车推行)一辆大卡车在COLLEGE上东行,然后在DOVERCOURT上右转,骑单车的看到大卡车,躲闪不及,被大卡车撞到,由于没有带头盔,结果导致颅骨骨折,重伤入院。如果当时他能带头盔的话,很大程度上可以避免受伤。

奉劝骑单车的人,投点资把车灯,车喇叭装好,再买个头盔,几十块钱的投资可以省下几千块钱事故损失,最大限度的保障自己的安全。

跟骑单车的相比,行人的体积要更小一些,这样被别人看到的可能性就更小。做为一个有DEFENSIVE WALKING意识的行人,一定要做到看到别人和被被人看到。

一位行人在BLOOR和DUFFERIN的西北角等待过马路,绿灯一亮,她就走入了人行横道,穿越马路。一辆在BLOOR东行的大客车,在DUFFRIN左转往北行,由于大客车体积很大,而且当时是凌晨,光线不好,大客车司机直到离行人很近时才看到行人,但为时已晚,行人被撞到,受伤入院。如果这位行人有DEFENSIVE WALKING的意识的话,即使她有过马路的优先权RIGHT OF WAY, 她也应该观察周围是否有潜在的危险,同时在过马路的过程中要不断观察周围的情况。不能因为自己有优先权就什么都不注意了。不管怎样,当一个肉体和一堆金属碰撞的话,除非有传说中的铁布衫功夫,否则胜算的可能性极小。

再说说刚刚发生的在士嘉堡的行人在停车场被后退车撞到并碾过的事故。该行人夜间在停车场行走,因为光线不足,更要加倍小心,虽然自己有走路的优先权,但仍要有DEFENSIVE WALKING的意识,要看到别人,尤其是后退的机动车,更要被别人看到,据说该行人当时在弯腰捡东西,这样被别人看到的可能性就更小了。对于肇事司机来讲,如果他有DEFENSIVE DRIVING的意识的话,在倒车之前,要自己观察周围情况,倒车时,速度一定要慢,以防突然出现的行人或车辆。其实只要行人或司机任何一方有DEFENSIVE的意识的话,这次悲剧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行人要被人看到最好的办法是与其他人建立对视EYE CONTACT. 在过有STOP SIGN的路口时,不要因为自己有优先权就看都不看,最好看着在路口中可能朝自己方向开的机动车,与司机建立EYE CONTACT,在确保司机也看到自己的情况下在过马路。同样在过没有STOP SIGN的马路时,行人可能看到司机减速了,就想当然地认为司机会给自己让路,做为一个有DEFENSIVE WALKING 的行人,不能想当然的认为自己就安全了,最好与司机建立EYE CONTACT, 确保自己被司机看见,而且给自己让路的情况下,才小心的穿越马路。

写到这里,可能有人会说,有DEFENSIVE的意识,总是时刻准备着别人会犯错,会让自己过度紧张,反而适得其反。其实不然,根据我的经验,一旦养成了这种习惯,让习惯成了自然以后,就不会再紧张了。

做为移民,在新的国家生活,要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突如其来的交通事故会让本来困难的生活雪上加霜。无论作为司机,骑单车的,还是行人,都要有DEFENSIVE的意识,虽然不能100%,但可以最大限度的避免交通事故,保障自身和他人的安全,奠定自己幸福生活的基础。

加国无忧 2011年6月4日 作者:wangsun

研究显示:这十类人患癌症几率高

癌症并非不治之症,关键在于治疗的早晚。《每日邮报》、《印度时报》等媒体近日综合了世界卫生组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美国哈佛大学、英国牛津大学等近几年的研究指出,以下10种人患癌几率较高,应及早防范。
1.喝烫茶。研究发现,茶水温度高于68.8摄氏度即可算热茶,如果茶水温度高于70摄氏度,食道癌风险最多可增加8倍。
2.常熬夜。晚上灯光所产生的光线会减少抑制肿瘤的褪黑激素分泌。打乱正常作息也会损伤免疫系统,不利于癌细胞的清除。
3.憋小便。憋尿对女性造成的伤害大于男性。女性的泌尿生殖系统构造特殊,更易受感染。严重时,尿中的毒素不断刺激膀胱壁就有可能诱发膀胱癌。
4.高密脂蛋白过低。虽然胆固醇水平过高有害健康,但是过低也不是好事。哈佛大学公共健康卫生学院研究发现,“好”胆固醇——高密度脂蛋白水平低于2.8毫摩尔/每升,患淋巴瘤和白血病的风险会增加。
5.爱吃红肉。美国癌症协会对50多万美国人的饮食习惯进行了20年分组调查发现,吃红肉最多的那组,患直肠癌的几率比吃红肉最少的一组高2倍,患结肠癌的几率也高出40%。
6.父母得癌症。研究表明,乳腺癌、卵巢癌、前列腺癌和结肠癌是遗传倾向最大的四种癌症。此外,癌症病人后代患癌的几率也会高一些。
7.夫妻中有一人患癌。虽然癌症不会传染,但夫妻生活方式相似,容易受到相同致癌因素的影响,所以一方患癌,另一患癌的几率也较大。
8.个子太高。牛津大学对身高介于1.5米—1.8米范围内的女性调查后发现,女性身高每增加10厘米,患癌风险就增加16%。
9.缺乏维生素。研究发现,缺乏维生素A 、 β-胡萝卜素,患肺癌的危险增加3 倍;缺乏维生素C ,患食道癌、胃癌的危险分别增加2 倍和3.5 倍;缺乏维生素E者,患口腔癌、皮肤癌、宫颈癌、胃癌、肠癌、肺癌的风险都会增加。
10.吸烟者。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指出,吸烟依然是癌症的一大主要诱因,而且致死率较高。吸烟者患肺癌、食道癌、喉癌、肾癌、膀胱癌、胰腺癌、胃癌、子宫癌以及急性粒细胞白血病的风险都会增加。

来源:生命时报

老人家来加拿大很难受:3天就想回国

七月一日国庆节,据新闻说大多伦多地区有近三十个机构在全国范围内联合推出一个名叫“我的加拿大包括我的家人”的活动,反对联邦移民部5月初公布的加拿大家庭团聚移民新标准。
实际上,在5月初获悉家庭团聚移民终于又要重开的消息,许多人是欢唿鹊欲,马上开始准备文件,以期在2014年元月2日,联邦移民部一开门就赶个早,排上队。因为,这个家庭团聚移民在暂停两年之后重开,不但名额下降了许多,每年只有5000名,而且条件严格了许多,如担保人收入增加30%且必须提供3年的收入证明,担保期限从10年延长到20年,dependent的年龄从21岁降到了18岁等。所以每个有此想法的人都觉得机会难得,不赶个早很可能就又得多等一年甚至更长的时间。
在准备的过程中,许多人发现这个家庭团聚移民新标准太严格了。很多人达不到标准,即使有人达到了标准,但由于名额太少而可能无法获得机会,所以才有文章开头的这个抗议活动。
对于这个抗议活动,有人支持有人反对。支持者的观点认为政府限制家庭团聚移民是没有人性没有人道是违宪的,这些支持者甚至骂反对者无情无义等难听的话。作为旁观者,我不好对支持者或是反对者的观点做出评判,但我认为不管是支持者还是反对者都只是站在自己的立场来考虑问题,在家庭团聚移民这个事情是,这两方都忽略了团聚对象的意志与感受,特别是支持者。因为支持者都表现出自己是如何的孝顺如何的重视亲情如何的有爱心等,先把自己放在道德的至高点而居高临下的来批评反对者,但实际情况可能并非如此。
春天来了,经常带小孩到公园或是play ground玩。在这些场所,经常能够看到老人带着小孩玩。有一天,我坐在凉亭的长椅上看着两个小孩玩耍,旁边坐着一位老者。一般情况下,我比较少跟人主动搭讪聊天,除了点点头微笑一下这样的动作。看得出,我旁边的那位老者很想说话。我与他坐在长椅上好长时间,他终于找了个机会向我开口说话。既然老人家想说,我没什么事就陪他聊。
从他的话中,我感觉到老人家在加拿大的孤独。他说:“我很不想来加拿大,是女儿一直央求我来的。来了之后,她们两人上班,小孩上学,我们两老人就没事做,电视也看不懂,也没地串门。好不容易等他们回来,他们说的话我也听不懂,一天说不上几句话。想出去走走,连公交都不知道怎么坐。我在北京的时候,天天都有人一起玩,生活实在自在。我才来三天,就想回国了。这次我来最多呆三个月就要回去。”听了老人家嘴不停地说着这一番话,我看出了老人家渴望说话的心情也看出了老人家不开心的状态。
还有一天,在公园陪小孩玩。一位老人家又跟我聊开了,问我的职业、家庭等,然后说:“你们夫妻真是有本事,又要工作又要带小孩,孩子也带得很好,工作也做得不错。我女儿和女婿就不如你们俩。我们两老人每年都得来帮他们带孩子,而且还是轮流着来。我国内还有孙子和孙女,还得帮着带。我们退休之后就没得闲,在国内有时候我们还可以放一放,因为另一方的老人家也会帮着带一带,可不象在这里。”老人家问我有没有叫父母亲来帮着我们,我说:“我个人观点是,孩子,你想生就得有能力养,没能力养就别生。
父母带大我们已经很不容易了,他们没有责任再为下一代人带孩子,带孩子是我们天经地义的责任。这只是我自己个人的观点。当然我们的父母亲也很心疼我们在加拿大的辛苦,也想为我们分担一些,但我们都认为父母亲年纪也大了,而且国内家里也有兄弟姐妹的小孩需要他们帮助照顾,所以一直都没有动这个心思。”虽然这话说得有点让人不爱听,但老人家直竖大拇指,夸我“懂事”。后来,又来了几个老人家,在一起大聊别聊老人家来加拿大的一些感受。他们说,他们来加拿大的主要任务就是帮儿女带孩子做家务,有四分之三的老人来加拿大不是来旅游来享受的。
我虽然没有对这些来探亲或是团聚移民的老人家来加拿大的主要任务进行过客观系统的调查,但听到这些老人家所说的,我觉得应该离实际情况可能也相差不大。所以,我觉得对于那些支持团聚移民者所列出的理由产生蛮大的疑问,你们真是爱父母、重视亲情、要照顾父母所以把父母弄到加拿大来,还是你需要你父母替你带孩子做家务而把父母亲弄到加拿大来的?你们都认为把父母亲弄到加拿大来是为他们好,但你们征求过他们的意见吗?他们爱来吗?你们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吗?他们在加拿大过得开心吗?如果这些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那你们的出发点一定是有问题的。
在跟老人家聊天过程中还了解到有些人家庭里的一些非常不愉快的相处问题,如:某某申请父母亲来还要父母亲给他们钱,父母每次来都得带10万块人民币来,来了之后,老人家想喝一点酒,孩子都不给买。还有就是某某家的媳妇与婆婆大打出手,都差点叫警察了。还有某某家的男人是本地白人,不习惯老人家住在一起,希望老人家帮着干活但干完活必须到别处去住,结果弄得女儿也很累母亲也累还很受委曲。
还有就是老人家想吃点家乡的东西媳妇就是不给买,还说:“要买你自己买自己付钱去。”弄得老人家再不敢吭声,生活憋屈得呀都没法说,还得好好帮儿子带孙子。遇到孙子生病还经常被媳妇说三道四,小孩一旦摔了,老人都象犯了罪似的,不但媳妇指责儿子也出言不逊。这种例子还有很多很多,老人家在聊,我一句话都插不上,我也不爱说话,但我必须听,起码给老人家一点尊重的感觉。
看到这些新闻之后,再把在公园跟老人家聊天及所听到的最现实最感性的东西结合在一起,我们还是能够看到事情表面之下的内在的东西。有时候,事情并不象我们所看到的那样。

2013-08-13 来源网站:山蛟龙博客

加拿大华裔移民亲历第一次产检 国内哪儿有这待遇

  在加拿大如果确认怀孕了,下一步就要开始选择产科医生还是助产士来帮助你完成整个孕期的检查直至生产。

  产科医生是医院里的正式医生,大概从怀孕6个月开始给孕妇做面对面的检查,之前的检查基本在linic或者家庭医生那里完成。如果你选择了产科医生,那么你就选择了在医院生产,在医院生产的话,一般鼓励顺产,但如果头胎是剖腹产的话,第二胎也可以要求剖腹产。

  我原来听说这里生孩子不疼,因为几乎全程都有麻药伺候,呵呵~~~ 所以,我打算老二就顺产试试看。为了鼓励自己顺产,不留后路,我的第一选择是助产士。结果虽然在确定怀孕33天的时候(我觉得已经非常早了),我去注册申请助产士,就被告知:1月份产妇(我的预产期)名额已满(一个助产士全程跟随的孕产妇上限是4-5名),如果我依然坚持要使用助产士,就可申请加入waiting list(排队等候的名单),22周以后再看情况而定。

  我只得一方面申请排队等候助产士,一方面开始预约家庭医生。我到家庭医生的诊所去预约,一下子就排到了5天以后。还有位先生说打电话很久都预约不到,只好亲自跑来诊所预约。这看个病有那么难嘛?我自己觉得,其实这里看家庭医生,跟国内看病一样的,基本上你得自己确认自己得了啥病,甚至该吃啥药,都明白了再去看医生,其实内心里只是想得到来自专业人士的确认而已。当然,现在我们在这里让医生开了药,好报销,是个实际的动力。

  话说5天后到了预约时间,周一中午11:10,老公特意请了假出来陪我看医生,结果我们到了那里被告知前面还有3位预约病人候诊,足足又等到12:30才算是见到了医生的面。一个年轻的女医生,可能是来自阿拉伯国家,因为抱着头巾。只是问了几个很简单的例行问题,什么出生年月了,停经日期了,以前的怀孕史和分娩史了……10分钟搞定!然后开了三张单子,一张是全面体检,一张是妇科检查+B超,一张是验血。然后告诉我:体检在本诊所进行,但是需要去前台找护士预约,验血可以在本诊所进行,B超则需要去专门的诊所。

  我们马上去了前台,然后被告知:体检预约最早是6月21日,抽血必须是上午(所以我必须改天再来)。

  B超单子上列出了8个诊所的名字、地址及电话,我可以随意选择去预约,它们会把我的检查结果直接发给我的家庭医生。

  我回家赶紧就打电话预约了妇科检查和B超。本来想等老公帮我预约的,但是,老公很忙,我总得追着他才能办妥这些事,烦!我觉得自己试试看。我现在真有体会,这英语听说,现场面对面和电话里沟通,完全是两种水平。面对面的时候,我若是不紧张,没有老公在身边,陷自己于无助境地,一般情况下我也能应付个三五时。但是,打电话和听电话,我基本就彻底投降了。这次,逼上梁山,我也试试水吧。我在那8家诊所里,圈出来2家自己看着路名比较熟悉且距离我家不很远的,决定就拿这两家下手。其实,我是打算给8家都预约一下,最后看谁等候时间最短,再取消其他家的预约。我这也是被加拿大的低效率慢节奏给逼出来的没办法的办法啊!后来,经过3次努力,我终于在距离我家最近的这个诊所预约成功,而且就在周三,我仅仅需要等候2天时间!真是天赐的,我很开心,我原以为起码得等上半个月甚至更久的时间。

  今天周三,下午1点做B超,按照要求我必须12点之前喝上1L的水或者果汁,憋尿。我这人忒“实诚”,完全按照要求来,结果12:40的时候我就不敢动了,每走动一步,都是挑战膀胱极限的感觉,坐在车上(老公请假陪我去检查)那种感觉真是“无法自拔”啊~~~

  幸亏只有几分钟就到了诊所,我们冲进去,又要补充填点儿信息,然后那位女士跟我们说:“稍等一会儿。”我急不可耐地追问:“我大概需要等多久?”人家回我:“你约的是1点。”但是她肯定看出来我当时的窘况了,所以很快就安排我进去做B超了,没有真的等到1点。

  B超大概用了几分钟而已,那位女士就对我说:“你现在可以去排尿了,排完再回来这个房间,我们还需要一些检查。”

  哦!我的亲娘啊~~~~ 谢天谢地!

  当我打开卫生间的门,那位女士已经笑盈盈地等在门口了,我们就接着开始了妇科检查。仪器设备当然都很先进了,跟我在五洲女子医院检查时候用的东西差不多,但是,这边服务上更讲究些,很注重保护女性隐私等细节。

  接着又是几分钟的探头检查,停顿一会儿后,她轻松愉快地跟我说:“我去叫你的丈夫进来一起看吧,看看你们的小宝宝。哦,他还是那么小!”她用大拇指跟食指捏在一起比划着。

  然后她就把我老公带进来了,屏幕转向我们俩都能看到的角度,然后指给我们看,哇!真是个活泼调皮的小东西,一刻没时闲儿地“挠”着,呵呵,我的感觉那个小小的还看不清楚具体形状的小人儿就是“挠”的感觉。看得我俩很是开心!突然感觉:从这一刻起,他就要跟我们一起生活了!那位女士将两张清晰的B超图片打印出来递给我们,我们看着图片中那个清晰的小东西,乐不可支,连声说“谢谢谢谢……”。

  呵呵,了不得!自打看过了这个小东西活生生地在我们眼前蹦跶,老公对我立刻“关照”起来,就连从诊所出来去超市买菜,我刚猫腰拎起一袋子土豆,他都要立刻制止:“别使劲,别使劲~~~~ 小心我儿子呢~~~~ ”当年怀小贝的时候,他可没这么起劲!我觉得这跟我们看到了这个小活物有很大的关系。

  这要是在国内,哪儿享受这待遇去?医院里的B超医生肯定是让你憋着尿做完所有检查,她不冷漠不行啊,后面一大堆排着等B超的病人啊。所以,你还想看看B超屏幕,看看宝宝的雏形,听医生跟你悠闲地唠上几句,那真是异想天开!而这里,我后面就有一对比我们晚来的老夫妇等着做检查(他们肯定也是预约了一个时间的),然后就空无一人了。

  这次B超经历很愉快!

新浪博客 2011-09-10

移民评说加拿大:整个国家像个股份公司

其实,在加国犯上的,岂止是反对党、在野党。打开每天厚厚一大叠的《多伦多星报》和其他主流报纸,随时都能读到署名的加拿大人,对执政者横挑鼻子竖挑眼的文字。电视上最受欢迎的节目之一,是模仿政客形象,挖苦、嘲笑政客的脱口秀。 找政府的岔子,扫官员的面子,把施政的错失尽现于传媒,这些受法律保护、被公众所鼓励的行为,居然没有人指出其是不爱国之举、甚至是颠覆国家政权的行为,更没有人去要求对他们绳之以法。
官,也是加拿大华人议论得比较多的话题。他们中不乏在家乡有过官位的人,现在他们中又有人成了加拿大的‘官’——政府雇员或加军雇员。当然,由于制度的差异,对‘官’的界定是大不一样的,关于官的议论,自然难免有偏颇之处。例如,加国军队在一线作战的指挥员叫‘士’不叫官,;在加政府任职的非政治任命和非选举产生的人员,叫政府雇员。虽然在用中文表述时,人们习惯给他们的职务后面缀一个官字,例如‘签证官’、‘移民官’、‘警官’等等,恰恰是东方的官民文化在文字上的反映。
关于官,议论得比较多的,是家乡的官好当,还是加拿大的官好当。回答却是两极化的。认为家乡的官好当的,他们说:
一是容易当上。有好的背景或有得力的领导赏识,一句话,只要‘组织信任’,就能当上。无须费心尽力地去讨好芸芸众生。
二是官好做。只要上级满意,甚至只要搞定上级一个关键领导就成,不须面对众口难调的公众和互不隶属的监督机关,也不必应付传媒的纠缠。
还有。有了任命书、有了权,就自会有人鞍前马后替你和你的家人办事,不会被传媒和公众敲打和质疑。偶有反对之声,只要你愿意,总会有人群起反击。
认为加国的官好当的,则说:
*一旦进入公务员队伍,福利好、薪资也不低,旱涝保收难受经济危机影响,还可通过罢工来争取更多利益。一切收入都在明处,不担心东窗事发被追究刑事责任。
*办理一切业务皆有法可依、有章可循。节奏虽慢、文牍气重,被传媒紧紧盯住,但却不用为可能被某些人、某些集团所操纵而提心吊胆。
*属政府管的事本就不多,不用插手企业,不用去管公众说什么、写什么、做什么。大量的社会事务,如再就业培训、新移民语言学习、各行业的自律等等,都不用政府去具体管理,乐得政府官员只当好人而不用去得罪百姓。
*即使是联邦政府的阁员,也不用包打天下事事都管。联邦、省、市之间不是上下级关系,各有各所管之事,例如外交、国防、公民就归联邦,各省市没有外事办、武装部、人事局。如有事务交叉发生争执,也不是下级服从上级,而是协商、谈判、诉诸法律。无需上下对口,不用层层向上请示汇报,当然也没有了‘一竿子插到底’的烦恼。
*官民之间不是等级主从关系,官员和百姓之间没有身份上的等级差距和尊卑之分。因而官员在台上时不会英明伟大颂歌盈耳,反倒是被拷问之声不绝于耳。而下台之后却也不会墙倒众人推、落井下石痛打落水狗,反倒时有人念起他们在台上时所做的好事。这些大社会、小政府的官员,挨骂拉近了与公众的距离,想贪也贪不成的廉洁,反使他们变得安全,而不用成天提心吊胆地将自己关在深宅大院里躲避申冤喊屈的民众。
坦白地说,从这些两极化的议论中,我无法作出谁对谁错的判断,却联想到前几天读到的一条微博:‘常识十九:批评自己的国家就不爱国吗?真正的爱国者都是自己国家的批评者。“打是亲骂是爱”,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知道这个道理,可为什么一到国家这里就忘了 呢?那些“头可断,血可流”的革命先烈,哪一个不是那个年代的“反政府者”?因为爱你,所以骂你。相反,那些从不批评政府的人倒不一定是爱国者。’
我不知道,可以批评国家当政者,是什么时候成为家乡父老兄弟姐妹‘常识’的。读家乡历史,我读出的是相反的看法。不管是谁,只要坐了江山,就是批评不得的。因为‘君权神授’,无论是用刀枪剑戟加人头换来的,还是从前辈手上接下的;也不管他是穿龙袍还是纽扣装,这个授权的神是何方神圣并不重要。反正拿到了政权就‘朕即国家’,批评朕就是亵渎神灵、大逆不道、背叛祖国,就理所当然地被管、被诛、被流放……忠君与爱国是不可分的。
我父老乡亲中的读书人,是最忠君爱国的。他们遵从至正先师孔夫子‘为尊者讳’的教诲,让君权神授与时俱进、升级换代,也让掌握国家权力的大大小小尊者免被责难,从而保持了国家的光辉形象。
像加拿大这样的国家,资历太浅,太缺少悠久的历史,根本出不了孔夫子这样的伟人,更不可能有人有像孔夫子那样忠心耿耿的众多弟子。他们只知道国家像一个股份公司,公民个个都是股东,国家掌权者不仅可以挨批,还可以罢免,任何团体、任何个人都不得垄断国家政权。在这种只有着如此公司文化的国家里,人们才视批评国家当权者是合理合法的公民职责。

2011-05-11 来源网站:天涯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