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1993

各显神通:民族和文化的融合

  夏威夷不仅自然风光象缩小了的世界的万花筒,夏威夷的居民也是如此。
除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外,今日夏威夷的居民也几乎来自世界各地:祖籍欧洲各地的白人、来自亚洲的黄种人、原著非洲的黑人和来自太平洋其他岛屿的棕色人(或叫红种人)。真是红、黄、黑、白,世界按肤色划分的四大人种,济济一堂。具体人口构成,白人占百分之三十三,其中葡萄牙裔和德裔稍多。日本人占百分之二十五;菲律宾人占百分之十四;夏威夷原著民为百分之十二;中国人近百分之六;剩下的百分之十其他人种中主要的有一万五千左右朝鲜人、一万二千左右萨摩亚人(来自南太平洋岛屿)、一万多黑人、六千多波多黎哥人和几千印地安人。尽管夏威夷面积在这世界上只是弹丸之地(尤其在中国大陆人的心中),但其非原著民的移民史,可说是近两百年世界史概况的节选。而移民在夏威夷的融合与竞争,又是各自民族品性和母国盛衰的展示。
当英国的库克(Cook)船长一七七八年发现夏威夷群岛时,他记下的夏威夷原著民约有三十万人口,依靠他们的农业社会,在这岛屿上和祥地繁养生息。夏威夷人对客人的欢迎语是“Aloha”,本意是“爱”。他们以爱的态度欢迎来自远方的客人,当库克船长缺食少水抵达时,他们给予了最盛情的款待;当近一百多年来自世界各地的人移入时,他们以爱欢迎他们。但这欢迎并没给他们带来鸿运,在移民不断增加的同时,战火和移民带入的疾病却让他们人口日益减少。今日岛上自称为原著民的人仅十万左右,而专家甚至相信真正纯血统的夏威夷原著民已不足千人。加之平和得缺少竞争精神的性格,使今日原著民的地位,远在白人、日本人、中国人等众多种族之下。
在夏威夷原著民之后,命途最为多舛的当是中国人了。中国人最早是什么时候到达夏威夷的,无证可考。西方的记载中最早在夏威夷附近海域见到中国人是一七八九年。一七九一年英国船长乔治-温哥华报道他在夏威夷见到了从其它贸易船队逃离的三个中国海盗之一。这可能是最早定居夏威夷的非原著民了。这些“海盗”后来教给卡么哈么哈一世国王许多东方战争艺术和航海技术,并在一七九五年征服瓦胡岛最后统一夏威夷群岛的战役中,作为重金聘用的雇佣兵,做出了贡献(Leonard Lueras, 1986, HAWAII, 7th edition, APA Productions (HK), 第八十四至八十七页)。一八○二年,中国移民Wong Tse Chun开设了夏威夷的第一家食糖加工厂。
以后陆续有些中国人移入。但规模较大的移入则迟至一八五二年。当时来自福建莆田和广东Hakka的一百九十五人,被作为菠萝和甘蔗种植园劳工运到了夏威夷。他们的工作合同是除包吃、住、往返海运航行费外,每月三美元工资,每周工作六天,每天十二小时,为期五年。从中国Amoy港到檀香山航行了五十五天,四至五人死于旅途。由于工作条件的恶劣,极少中国人五年工作期满后仍同雇主延长合同。大部分人象他们来时所期盼的,在这外国的土地上积攒了些钱,便回到中国买点田地,以求小有家产,平安度日。部分中国人则娶了夏威夷妻子,买了小店,定居了下来。秉持勤俭的传统,定居在此的中国人,境况日益好转。到一八五七年,一位叫Chun Afong的中国人已是百万富翁,夏威夷的首富之一。Chun甚至娶了后来成为国王的卡拉卡瓦的妹妹为妻,抚养了十六个儿女,于一八七九年成为夏威夷王室贵族的一员。同时,中国人也从中国引进水稻,开始了后来相当长时间为夏威夷第二大产业的水稻种植。
好景不长。受美国白人制肘的夏威夷王室于一八八六年颁布了排华法案,以大量移入日本劳工取代中国人。法案制定后几年内仍有不少中国人移入,直至一八九三年白人推翻夏威夷王室止。现代美国人认为之所以有排华法案是认为日本人比中国人更优秀(CBS一九九五年七月第二次世界大战胜利五十周年纪念电视)。但稍少偏见的作者认为排华原因有三:种族歧视、中国人对外国人的畏惧和憎恨以及商业上的成功(J.D. Bisignani, 1987, HAWAII HANDBOOK, Moon Punlications, Chico, California,第六十四页)。中国人是最早同夏威夷原著民通婚的种族,这“外国人”想必是指白人而不是夏威夷原著民了。白人有枪有炮控制着夏威夷王室,同时又是种族主义者并对非白人实行不平等统治(J.D. Bisignani, 1987,第六十八至七十页),当然既可畏又可恨了。商业上的成功引起忌妒而遭祸,对手无寸铁不受中国政府保护却又生活在带枪带炮受各自政府支持的西方人手下的中国早期移民,是司空见惯了。排挤还是很客气的。如十七世纪占领菲律宾的西班牙人,对华人则是每隔二、三十年杀一批,以防经济被控制(陈立特,1946,中国海外移民史,中华书局,上海)。夏威夷要的是任劳任怨的劳工,而不是商业竞争者(J.D. Bisignani, 1987,第六十四页)。
一位早我几年到夏威夷的友人告诉我,夏威夷国王曾到过中国,希望中国皇帝同意移些中国人到夏威夷,以补夏威夷原著民日减、白人势力日强的威胁,但中国皇帝不允。我怀著几份好奇查阅西方史书,发现一八八一年当时的夏威夷国王果真去过中国。那是他全球环行计划的一部分,主要目的确是为劳工输入。他是否同中国官员讨论过劳工输出的事,西方史书无记载。但有一点明确无误,夏威夷国王沿途受到日本皇帝、香港总督、英国女王、威尔士王子以及美国总统的热情款待和欢迎,日本皇帝并同意从其几个还很不开化的岛上向夏威夷输出劳工。但在中国,只有一个省总督接见了他。这夏威夷,因地理位置重要而使美、英、日、法诸强兴趣昂然,但对世界兴趣贫乏的中国皇帝和中国人,不愿见这弹丸之地的国王,大概也是自然之致的事。
祸不单行。一八八六年中国人聚居的中国城第一次遭受大火。在白人一八九三年推翻夏威夷王室,一八九八年美国正式接管后,中国人的日子愈趋艰难。一九○○年当局放火烧毁了中国城。放火的理由,政府的解释是要焚烧会传染病毒的老鼠,火势失控所至。但更多人相信正真的目的是要驱赶中国人、打击中国人在此的经济(J.D. Bisignani, 1987, 第六十四、二百三十六页)。生活艰难,横祸不断,从此相当长时间内夏威夷的中国人果真日减。时至今日,岛上的华人较十九世纪后期仅增加了一倍左右。而与此同时,白人增加了十五倍,日本人增加了一百倍以上。但生存下来的中国劳工后代,今天是夏威夷犯罪率最低、人均教育程度和人均寿命最高的种族(J.D. Bisignani, 1987, 第六十四??)。让白人费解的是受尽欺压的华人在三十和四十年代美国的工运高潮中没产生一位工运领袖,但当夏威夷一九五九年正式加入美国联邦后,第一任代表夏威夷州出任美国国会的两名议员中,却有一位华人。
在生活的最艰难时期,十九世纪末至二十世纪初,华人对夏威夷做出了另一个大的贡献:成立夏威夷大学。一位从广东来的移民,到夏威夷时既不懂英文,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用英文字母该怎样拼写,于是海关给了他一个名字“Yap”(乡下人)。Yap在夏威夷致富后于一八八八年返回广州探亲,被中国人的求学热情启发,回夏威夷后便联系另外二位白人,共同创立了夏威夷大学。后来华裔商人对学校又多有捐款,因此学校至今保留有对中国学生学费和资助的优惠,这是自我到西方后所知道的唯一一件因中国国籍而会享受特别优惠的事。
尽管英文书中多说白人是继夏威夷原著民之后最早在夏威夷定居的(J.D. Bisignani, 1987,第六十八页),但他们始于一八二三年的定居实际比中国人在夏威夷开第一家食糖加工厂还是晚二十一年。最早移入的白人是受美国政府国外布道团委员会派遣的基督教传教士,以传教和文化宣传为目的。但凭借他们在科技和军事方面的优势以及母国官方的支持,很快置夏威夷皇室于股掌之中,自十九世纪中期便成为夏威夷的实际统治者(J.D. Bisignani, 1987,第六十八、八十页)。如果说华人对夏威夷的最大贡献是在食糖工业、水稻种植和教育等实业方面的话,白人自进入之日起便全力赴对夏威夷的政治、经济和文化进行控制和改造。而且成效显著。自十九世纪中期开始他们不仅控制了夏威夷的实际统治权,而且也自然而然地成了夏威夷大部分土地的庄园主,用英语取代了夏威夷语,使基督教成了岛上主要的宗教,并最后推翻了夏威夷王室,将夏威夷这棵“热带水果放进了美国的篮子里”。
孔子在描述当时居今日中国之中(黄河中游)的汉人时说汉人善管理()。但这似乎已不实用于今日的中国人。至少,相比之下,白人更懂得“劳心者治人”的道理。夏威夷中国人辛勤积累的实业或毁于白人的一把火,或成为那“热带水果”上的一块肉,放入了美国的篮里。有趣的是,在夏威夷王朝后期政治斗争中所揭露的政治丑闻中,居然有一起是国王接受两个华裔商人为得到在岛上经营鸦片的唯一许可证的巨额现金行贿(Leonard Lueras, 1986, 第五十页)。这些华裔在夏威夷的经历似乎为反省近百年的中国历史也提供了启迪:中国人务实、勤俭,善于实业,但在管理上无天赋,在自己管理的土地上或无实业发展之机会;或行贿受贿、国无国法;或因相互倾轧、政治管理权之争,内战火起,实业成绩毁于一旦。自辛亥革命汉人执政以来,中国人已弄出了三个半政府:蒙古、大陆、台湾和西藏流亡政府,现在又有海外流亡民运人士和在国会打架的民进党,而且似乎还远未找到合理的治理中国之道,看来也是事出有因,民族弱点所至。
白人的大规模移入始于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当时随着亚洲人,尤其是中国人的大量移入,白人耽心终有一天会失去夏威夷的控制权,于是加强了对白人劳工的输入。随后记录在案的较大白人劳工输入有:一八八一年斯堪的那维亚劳工六百;一八八一至八五年德国劳工一千四百;一八八七至八七年葡萄牙劳工一万二千及一九零六至一三年六千;一八九八至九九年波兰劳工四百;一九零九至一二年俄罗斯劳工二千四百。但大概是只习惯劳心治人,这些白人劳工到达后比亚洲人拿更高的工资,却仍牢骚满腹。波兰人和俄罗斯人甚至才到几个月便开始了罢工。唯一例外是葡萄牙人,他们象东亚人一样吃苦耐劳。因此,日后有更多葡萄牙劳工被输入,到一九二○年时,葡萄牙人已有二万七千,占当时夏威夷总人口百分之十一。
与中国人相反,日本人移入夏威夷较晚但自始至终是在日本政府帮助下进行的。一八六零年一行日本外交官在华盛顿完成公务后经夏威夷返国,开启了日本人对夏威夷了解的历史。在这之前是否有过个别日本人到过夏威夷,尚无定论。一八六八年一小组日本种植劳工首次到达了夏威夷。但大规模的日本劳工移入则迟至一八八六年。当时日本饥荒,日本皇帝同意部分地区的农民移出。另一方面夏威夷当局也相信日本人才是他们所需的廉价、肯干、抱怨少、不屈不挠的劳工。从此,日本人在夏威夷迅速增长。
日裔在夏威夷历史上没有过白人和华人那样咄咄逼人的成绩,但正因此而赢得了较少的嫉妒和不断的人口移入。自一八八六年以来,日本移民在夏威夷只遇到过两次较大的波折。一次是在一九一九年,在对种植园主的长期压榨忍无可忍下,举行了为期七个月的罢工,从而也引起了当局长期的不信任。以后他们步早期中国移民的后尘,逐渐离开种植园开始转向零售等小商业。到二战前夕,控制了夏威夷近百分之五十的零售业。第二次波折是在二战期间。珍珠港事件后许多美国人耽心夏威夷的日裔会对美国不忠、为日本当间谍,因此美国联邦调查局以防内部间谍为考量,在夏威夷实行了战时军事戒严。夏威夷的日裔尽管没有被象加利福尼亚的日裔那样被迫在集中营地居住,但尤其被来自美国大陆的军事部门歧视和怀疑。
日本文化强调对国家的服从、责任和忠诚。这时的夏威夷日裔,尽管有极少数第一代移民,但绝大多数已是出生在美国的美国公民。随着国籍的改变,他们心中效忠的国家也已改变。整个战争期间不仅没有发现一起夏威夷日裔的间谍罪,相反,为了表明对美国的忠诚,日裔申请到军队服役。美国政府开始时仍不许日裔从军,而只是让他们志愿随军做劳役服务。在长期无懈可击的服务后,美国政府终于同意让他们从军,并将他们编为第一百步兵团和随后组成的第四百四十二战斗团送往意大利前线。这两个团在意大利的表现,使他们后来多次受到美国政府的嘉奖,甚至被誉为美军史上最优秀的部队(J.D. Bisignani, 1987, 第六十七页)。从战场归来的日裔开始为争取作为美国公民的权益而奋斗。今日夏威夷每两个政府官员中,便有一个是日裔。加之今日日本本土来的游客又是夏威夷旅游业的支柱之一,是今日日本人和日裔美国人在夏威夷的政治和经济中举足轻重。但这并不意味日本有控制夏威夷的一天。美国山姆大叔大事上不糊涂,夏威夷的军事、外交和立法权均牢牢掌握在美国政府的手中,况且那些日裔也都是宣了誓要效忠美国的美国公民。
日裔与华人最大的共同处是对接受良好教育的追求,最大的不同是华人是夏威夷最早与其他种族通婚的,而日裔却最不愿意与其他种族通婚。时至今日,他们仍是夏威夷相对最纯的种族。为不与其他种族通婚,在一九零八至二四年间,他们通过仍在日本的家人介绍女友。女子初步同意后将自己的照片寄给远在夏威夷的男方,在男方最后同意后便成亲并启程前往夏威夷。这便成了今日提及夏威夷日裔移民时必会讲到的“照片新娘”典故。实际上,日裔和华裔似乎还有一个所有书籍中均未指出的差异。具体地说中国人几乎刚到夏威夷便发现呆在种植园做劳工没有前途,因此五年合同期满后立即改行做小商小贩;但日本人移入后的几十年中一直呆在种植园做工,直到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才步中国人后尘做小商小贩。具体原因是什么?是日本人更能吃苦耐劳?是日本人更讲究对雇主的忠诚?是日本人真的没有中国人智商高(见第六章:中国人的思维特点),一下看不透?我尚未找到答案是。但这差异的结果到是对日本人和中国人在夏威夷的命运影响巨大:白人很快制定了排华法案限制中国人移入,但等他们对日本人也不满时,日本人已经大量移入,成了夏威夷最大的种族。看来中国人似乎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相比之下,易被旅游人与夏威夷原著民混淆的菲律宾人,移入时最为顺利,但移入后的地位却又最为低下。菲律宾群岛早期属西班牙。一八九八年西班牙—美国战争中,美国获胜,菲律宾群岛又易主美国。从此相当一段时间内,菲律宾人国籍上属于美国,移入夏威夷不受移民法所制。第一批菲律宾移民在一九零六年到达,大规模的移入则在一九二四年以后。菲律宾移民最不愿的是在教育上投资,在各种族中,文化教育程度最低。由此所至,其多以做体力工作为主,经济地位低下,被其他民族尤其是日裔所轻视。他们移入时多期望在夏威夷发家致富,然后英雄般地返回菲律宾,但几乎无人如愿以偿。象其他种族移民初期一样,菲律宾移民早期移入也是男多女少,加之经济地位低下,难娶其他种族女子。这不仅成了菲律宾人大量移入的障碍,也使得众多菲律宾移民留下了嗜好嫖娼或同性恋的恶习。
各民族的移民带入了自己的文化传统。对今日夏威夷社会影响最大的当然首推白人。英语、社会管理方式、立法以及基督教等都来自白人的影响。这些都是、对受退,草裙舞、波利尼西亚文化村……,风土风情风景风光不错,
夏威夷人种复杂,但今日以种族为背景的个体冲突已十分罕见。各种族的人和平相处,加之檀香山又是美国同等规模城市中犯罪率最低的,因此一位定居于此的香港人对刚到不久的我说,夏威夷该会是二十一世纪世界的榜样。但作为一个种族群体,则有时仍会遇到另一种族人的非议。带有种族讽刺性的俗语至今还是认为中国人太贪;日本人冷漠、算计人;白人实利主义;夏威夷人太懒;菲律宾人好冲动(J.D. Bisignani, 1987,第五十七页)。一本一九九一年出版的东西方中心学者写的夏威夷人口史的书中谈到中国人时说,中国人是曾导致夏威夷原著民大量死亡的病的带入者;在提到夏威夷中国人平均寿命是各种族中最高时,不去探讨原因,却说这些中国人比生活在他们自己国家(中国大陆)的中国人,平均寿命高了十岁()。我怀著几分好奇去查阅中国人带入了该病的证据,但却发现那本来就是没有证据的(J.D. Bisignani, 1987,第七十页)。看来美国黑人认为黑人历史只能让黑人而不能让白人教,还是有道理。白人在近几个世纪移往世界各地时,初到之时常引起当地原著民大规模疾病。其原因并不是白人有多脏,只是有的疾病原著民从未犯过,缺乏抵抗力所至。?病在夏威夷爆发的十九世纪后期,不仅不只有白人移民在此,更是白人要限制中国移民的时候,强说这病是中国人带入的也就顺理成章了。
夏威夷人种的另一现象是因种族间的通婚普遍,种族的划分已不是完全以血缘而定。如一个白人和中国人通婚,所生小孩认为自己是白人还是中国人,是根据他(她)自己的感觉而定。

作者:方金琪 加拿大中文医疗保险资讯网 http://www.healthChinese.ca
作者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作者和转自www.healthChinese.ca,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文章进行任何删改。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作者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