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传教士躲避义和团的实寄信封:章嘉乐博士的故事

Abstract: Dr. Charles F. Johnson (1857-?) was a Presbyterian from northern Illinois near Chicago. After graduated with his MD from Chicago Medical College (now part of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in 1889, he then soon married, leaving for China in 1890, and beginning a long career as a Christian educator and medical missionary in China. He established hospital and medical training school in Ichowfu (Linyi).

In early July 1900, he was forced to abandon his medical mission in Ichowfu and evacuated downriver to Tsingtau (Qingdao, which was held by German garrisons) to flee the Boxer Rebellion. He returned to Ichowfu in April 1901 and found all of the medical mission’s property was either destroyed or stolen by the rebels. It took months for them to begin the mission’s reconstruction.

From this point until the Japanese invasion of northern China in 1938, he directed a rapidly growing medical mission that culminated in 1906, with the erection of Union Medical College, Tsinan. He served as director of UMC and later as the head of the Chinese Medical Missionaries’ Association. He was also chairman emeritus of the Shantung (province) mission.

The beginning of WWII brought an end to his work there. It was said that he apparently left China permanently in 1942 after a network of his Chinese and American acquaintances helped him through Japanese forces and secretly sent him back to the U.S.. However, I could not find when he arrived at U.S. or any record about him afterward. The latest record about him is his “To Friends” letter dated “sometime after August 27, 1942” and archived at University of Oregon.

Johnson, Charles F
上图是一个1900年8月24日从美国路易斯安那州Baton Rouge市寄山东沂州府(今临沂)长老会医院(Presby. Hospital)的一个实寄封。收信人是Charles F Johnson博士,寄信人是Milton F Johnson。当时正是义和团暴动的顶峰期,山东又是义和团影响比较剧烈的地方之一。寄信人大概对该信在邮路上会有周折也有心里准备,因此把寄信人地址上那随印章盖上去的“信到10天仍无法递送,请退回”一句话的前半句涂除了。另外,Presby.是长老会(Presbyterian)的略写,寄信人知道收信人和他所在的医院属于长老会,但不知道医院的真正名称,似乎是情急之中就用了“长老会医院”的称呼。

信8月25日抵旧金山,9月24日到达上海。送到沂州府后发现收件人已经不在当地,有知情人改写地址为“青岛,P D Bergen牧师转交”(Rev Paul D Bergen)。9月28日到达青岛。信自美国寄出时贴了三张共5美分的邮资。这是当时美国国际信件的标准邮资,应该说信寄出时是贴了足够的邮资。但是,信封上仍被加盖了“US Charge To Collect 10 cents”(取信时须缴美国收费10美分)。估计这是因转寄引起的费用。相对于从美国寄中国只要5美分,这10美分的收费是相当高了。曾看到过一位美国人1917年在中国拍的城市锯木工人的照片制作的明信片,他在一张给友人的上面说,这些锯木工人一天的工资才15-20美分。因此,我估计在1900年十美分也许足够雇一个中国人工把这信专门从临沂送到青岛了。

这实寄封在邮政史也留给了我们一些值得研究的问题。由于清朝政府对同外国交往态度冷淡等原因,中国当时的国际邮政服务既不有效,也不可靠[1]。因此早期外国来往中国的邮件一般是由私人船只带送,各国使馆自己负责发送。美国邮件就是由其在上海的领使馆负责发送。开始时是由使馆其他工作人员兼任,但到十九世纪末已有专门负责的使馆雇员[1]。但若象这封信一样在到达上海后要送往外地的小城,也没有通过中国的邮递服务吗?这个封到上海时是加盖的实线中英文日戳,到青岛时是加盖的德文抵达戳,因此,信件最后应该是通过德国人在青岛的邮递服务送给收件人的。另外一个问题就是如上所述,另收10美分的原因是什么?是不是因在义和团动乱期间雇佣了特别的邮递服务而引发的费用?

但我这里感兴趣的不是任何邮政史问题,而是这个收件人。他是谁?在中国具体做什么?有怎样的经历?义和团动乱对他有什么影响?他为什么离开了临沂?

Charles F Johnson的中文名叫章嘉乐。职业是医生和传教士。1890年到中国后不久就到临沂,直到1942年85岁时为了躲避日本人的关押而逃离中国,在中国整整度过了52年。但如同对其他许多传教士一样,网上有关他的中文资料极少。我只查到了两条,一条是介绍济南华美医院历史时说1892年其医学生曾被送到沂洲府由章嘉乐医生给上课[2]。第二条是说临沂市人民医院前身是美国教会医院,始建于1891年[3]。另外有一篇台湾学者写的讨论传教士对孙中山辛亥革命态度的论文,其中引用了一个传教士的话。作者说该传教士在天津工作,中文名字叫强生。但其英文名与章嘉乐完全相同[4]。因作者没有注明文献来源,章嘉乐又没有在天津工作过,无法核实那是不是章嘉乐。

因此,我们下面的介绍都是依据的美国英文文献资料。

章嘉乐的英文资料收藏较多的是美国“西北地区数码档案”(The Northwest Digital Archives, NWDA),资料存放在俄勒冈大学(University of Oregon)的图书馆,包括有来往信件和电报、个人日记、以及济南共合医道学堂(Union Medical College, Tsinan)有关的一些资料等[5]。我们下面的文字没有注明其他来源的资料,就主要是根据该档案资料有关章嘉乐博士的简介。

章嘉乐出生于1857年。父母是最早定居北伊利诺的移民之一,在章嘉乐出生前不久定居到离芝加哥不远的地方。章嘉乐是1889年从芝加哥医学院获得医学博士学位。芝加哥医学院现在是美国西北大学的一部分。他毕业后不久就结婚了。1890年独自前往中国,开始了他在中国长达52年的服务。1891年他太太带着刚出生的女儿也来到了中国。

他是作为美国长老会的教育工作者(educator )和医学传教士来到中国的。抵达中国后他在青岛短暂停留和工作。随后同几位其他长老会传教士一起深入到沂州,开始了沂州的工作。他1890年3月15日抵达沂州。象过去许多时候一样,传教士首次到达一个新的地方,中国人是带着好奇和敌意的态度对待他们。他们到沂州的初期,就被人从附近的城墙上几次用石头砸他们的住房[6]。

上面提到的中文资料讲临沂市人民医院前身是美国教会于1891年始建的医院。这美国教会实际上就是美国长老会,而章嘉乐博士就是其主要创建人之一,并担任首任院长(charged)直到1906年(后来在继任者退休时,他于1911年又担任过一年院长)。根据耶鲁大学的资料,这个学校英文名称是Floyd D. White Memorial Hospital[7],中文名称叫什么?网上查阅说是“(山东沂州)基督教会医院”。但这有可能不是其真正的中文名称。根据耶鲁大学的资料,长老会1907年还在沂州建立了另一家专为女病人服务的医院。

俄勒冈大学收藏的资料显示章嘉乐博士在医学教育方面的工作比他在医院方面的工作更为引人注目。他是济南共合医道学堂(Union Medical College in Tsinan)建立后担任过院长(directed)。济南共合医道学堂的建立时间,中文的介绍认为是1904年[8],但长老会当时的记载是1906年[7]。1890年前后长老会传教士就开始在沂州、济南、邹平(Tsowping)和青州府(Tsingchowfu)创建医学学校,后合并这些学校,并与浸礼会办的医校合并成为济南共合医道学堂,也为山东新教大学的一部分。再后来并入了齐鲁大学。在济南共合医道学堂成立前,章嘉乐十余年一直在沂州教授医学课程。俄勒冈大学收藏的资料中就有他学生情况的年度报告。

后来长老会还在沂州建立了一所护士培训学校[7],可能也是在章嘉乐主持下建立的,但这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了解。除了医治病人、教学、管理医院和医学院外,章嘉乐博士还担任过中国医学传道会会长。此外,他还是山东传道会的名誉主席[9]。

章嘉乐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大女儿1891年出生于美国,二女儿1892年在中国出生。儿子比小女儿小五岁,应该是1897年出生。他们一家1897年秋至1899年春回美国伊利诺州家乡休假,假期结束时章嘉乐回到了沂州的工作中,他太太为了两个女儿的教育暂时留在美国。因此,1900年义和团动乱爆发时他太太和小孩不在中国。

义和团动乱爆发后,章嘉乐不得不放弃他在沂州的工作躲避义和团。当时青岛是在德国军队的控制下,因此他们就被撤退到了青岛。这就是为什么上述信被转送到了青岛的原因。他是1900年7月初被撤退到青岛的。据美国报纸报道,他在7月5日给长老会教会发了一份电报告知他和其他一些传教士已平安退到青岛[10]。他在青岛等待义和团动乱平息直到1901年4月。这时候他太太和小孩也从美国回来了。为了家人的安全,他把太太和儿子留在青岛,把两个女儿送到上海的英国学校,他一人回到了沂州的工作中。他们在沂州的所有同事没有人发生生命意外,但他们在沂州的所有财产,包括学校、医院和个人财物,或者被偷或者被完全破坏了。他们花了很长的时间去重建。1902年初他的太太和儿子也回到了沂州。

从1902年到1938年日本人入侵,章嘉乐的工作进展顺利也发展迅速。但第二次世界大战让他永远结束了工作。1942年在中国与美国熟人和朋友的帮助下,他逃过日本军队的控制区,被秘密送回到了美国。

写完上面关于章嘉乐博士的经历,我内心仍有几个疑问找不到答案。首先,上面实寄封的寄信人,Milton F Johnson,同章嘉乐是什么关系?当时他太太在美国,因此,我首先想到的是不是他的太太。但显然不是。Milton是一个男性的名字,而且是在路易斯安那州,而她的太太和小孩是在伊利诺州。他太太也应该知道那医院的名称,而不是以长老会医院相称。那是不是他的兄弟?我无法查到。第二,他太太的名字叫什么?长老会的资料中一般是称她Johnson太太,但资料中有时也有一个被称为Agnes E Johnson的人,那是不是他太太的名字?第三,我们对章嘉乐博士1942年离开中国后的情况一无所知,甚至包括他去世的日期。俄勒冈大学收藏的最后一份他的资料,是注明为1948年8月27日以后某日的“告朋友们”(To Friends)的一封信。他离开中国时已经85岁,他经受住了坐船返回美国的一个多月的颠簸,平安抵达了美国吗?正常情况下,他的抵达美国和后来的去世,美国报纸和长老会应该是有报道和记录的。

由于这些疑问找不到答案。我想到了把这些问题用英文写在这里,也许有知情的读者或章嘉乐的后人看到,能给我帮助。他在中国人民还仇视他们的时候,因着心中的爱来到了中国。就像主耶稣那样,在世人还是罪人会钉死他在十字架上的时候,仍来到了世人之中。他冒着各样的风险在中国工作了52年,最后85岁时还不得不开始逃亡,我心中真的很难把对他的了解结束在他的“告朋友们”的信那里。

Dear Readers:

This article in Chinese is about the missionary life of Charles F. Johnson (1857-?). He worked as educator and medical missionary from 1890 to 1942 in China. We still have the following questions that we could not find the answers. If you know anything related to these questions, please kindly let me know or leave your information in the “comments”.
1. In 1900 during the Boxer rebellion, he received a letter from Milton F. Johnson. Who is Milton? Was he a brother of Charles F Johnson?
2. What is his wife’s name? Is it Agnes E. Johnson?
3. We do not know anything about his life after he left China in 1942, even the date of his death.

Thanks.

作者:方金琪(信望爱小屋),2014年10月29日,加拿大中文医疗保险资讯网 http://www.healthChinese.ca
作者保留所有文章及图片版权。欢迎转载。转载电子版文章时,敬请注明文章作者和转自www.healthChinese.ca,并请注意在转载时,不得对文章进行任何删改。若需书面转载本刊文章,请先征得作者书面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