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信望爱小屋

About my personal life

一張傳教士保存的蔣介石讀《聖經》照片

在蒋介石的信仰之路上,既有宋母和宋家弟兄姊妹的帮助,如上述照片所示,也有其他爱主的基督徒为他祝福祷告,为他属灵的成长高兴,更有神的管教和引领。他的属灵生命成长历程也为我们树立了榜样,警醒我们要不断地谦卑自己,才会改变老我,越来越亲近神,顺服神。 阅读全文 Read more [...]

新冠疫情下重游古巴Cayo Coco(科科岛)(2)

2016年在科科岛,我知道尽管岛的面积达370平方公里,但岛上只有给外国游客住的度假村,基本上没有古巴居民居住。度假村的服务人员是早上坐车从古巴本岛来上班,下班后又坐车回去。这让我感觉有点像以前中国给外国人居住的租界,我很想找机会去看看“租界”外的古巴普通人。 阅读全文 Read more [...]

新冠疫情下重游古巴Cayo Coco(科科岛)(2)

2016年在科科岛,我知道尽管岛的面积达370平方公里,但岛上只有给外国游客住的度假村,基本上没有古巴居民居住。度假村的服务人员是早上坐车从古巴本岛来上班,下班后又坐车回去。这让我感觉有点像以前中国给外国人居住的租界,我很想找机会去看看“租界”外的古巴普通人。 阅读全文 Read more [...]

新冠疫情下重游古巴Cayo Coco(科科岛)(1)

新冠疫情下重游古巴Cayo Coco(科科岛)(1) 加拿大的冬天漫长,加拿大人自称是“雪鸟”(snowbird),冬天常想去气候温暖的地方飞一飞。Covid-19新冠疫情让我和太太快两年没有出境旅游了,几次的预定都曾被迫取消。小女儿今年大学毕业也开始了工作,公司要求她今年的假必须今年休,不可以携带到明年。因此,她和我们选择了去古巴科科岛(Cayo 阅读全文 Read more [...]

胡适:人生在世,究竟是为什么的?

“人生在世,究竟是为什么的?” 胡适回答说:“这个问题是没有答案的。现在的人最怕的是有人问他这个问题。得意的人听着这个问题就要扫兴,不得意的人想着这个问题就要发狂。” 胡适在文学、哲学、史学、伦理学、教育学等多方面都造诣很深,可这是一个信仰问题,胡适既不喜欢谈主义,也不喜欢谈信仰,因此他的回答尽管有着浓郁的哲学味,但回避了回答问题本身。而信仰则总是在直截了当地回答这个问题的。 阅读全文 Read more [...]

《圣经》与中国文学

《圣经》本身就是一部审美、文体和语言的资源库,它作为一部世界文学巨著的地位是无可否认的。中国圣经学者马佳指出,如果我们把文学视作一条源源不断、生生不息的河流,那么《圣经》对中西文学的影响也将是源远流长的。翻译是不同民族文学之间实现交流的最直接途径。中西人士把《圣经》翻译和介绍到中国,圣经文学为中国文学的土壤提供了多种养分,甚至影响了中国现代文学的全貌。 阅读全文 Read more [...]

宣教士美在中:金陵大學及鼓樓醫院的創始人之一

美在中(Frank Eugene Meigs)於1851年5月3日出生於紐約州。幼年時隨家人移居到威斯康星州。17歲那年,他又移居到密蘇里州,並開始在那裡教書,同時繼續自己的隨後與一名受過良好教育的密蘇里州女孩瑪莎•雷德福(瑪莎·雷德福德)結婚。後來,在教學的同時他也開始講道,在五年的時間裡,他一直是密蘇里州立主日學校的組織者。在做這工作時,他聽到了去中國宣教的呼招 阅读全文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