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疗改革失败的核心

在我眼里,近二十年的中国医改是失败的。而失败的最主要原因是医改本身,改错了方向。自从把公立医院推向了市场,医院从一个社会服务角色,变成了赚钱工具,医患关系的日益恶化就注定了。

我说,日益恶化,并非空穴来风。

其实,医患关系,是一个非常古老的问题,估计扁鹊和蔡桓公就有过。近三十年前,我刚大学毕业,一进医院,就有过这种培训,讲医患关系的难处和重要性。后来的临床实践中,这也是一个经常讲,时时讲的话题。

可现在,这么一个老生长谈,为什么变成了痛心疾首,变得世人皆恶?

我想,核心是信任二字。

以前,有一句老话,方向盘,听诊器和猪肉佬。语出讥俏,但也透着无奈。那年头,这些都是让人求的,都是让人送烟,送酒,送红包的。

但,那时的送礼,大多是出于人情,求人办事,递人茶水,也是一种礼尚往来。谁难保不求谁。且,多数人收了礼,还是办事的。就像医生,收了红包,还是要专心致志帮人看好的。病人对此,也少有疑意。故,有报怨,但没有恨。

近些年,社会发生了巨大变化。病人变得不信任医生了。医院和医生也变得不那么让人信任。而这种不信任,根源于钱。国家投入少了,医院自负赢亏,科室为了保奖金,医生为了增收入,这一连串钱的运转,使百姓成了最终的承受者和买单者。本来,可开可不开的药,开了;本来,可做可不做的检查,做了。医生在诊治时,不再一心一意地把病人治好,而是一心二用,把病治了,把钱也捞了。故,不少医者落笔时,相同疗效的药,就选贵的,选回扣多的,想着反正都是治疗,病人不就多掏点儿钱吗。可就是这心灵里退下的一小步,导致了病人荷包中缩水了一大步,也就有了大药单满天飞。处方,摇身一变成了搜刮工具,这如何能让病人相信白大褂的医者仁心。

不相信,就会猜忌,就会质疑。寻问,得不到答案,就会不满。不满,有人就会以拳头,刀子,斧头相向。

医患关系,说穿了是人的关系,哪儿也有,西方一样。但,就我所知,西方各国,大多数纠纷依旧停留在诊疗是否得当层面上,很少涉及到钱。一来,医生有相对宽裕的收入,没必要为一点儿小钱去煞费苦心;二来,医生想算计,也算计不着。医和药,是绝对分家的,各走各的阳关道,独木桥。想用处方捞钱,也没人给你。更重要的一点儿是,国外的医学委员会不是菩萨,不是吃素的。他们知道,人性犯贱。不严加整治,就会有人挺而走险。故,一旦犯到他们手里,医生分分钟有被警告,停职,甚至吊销执照的可能。执照可是医生的命根子。小处不慎,因小失大,十几年的心血,一朝付之东流,这不用太聪明也能掰得清。

医生,不拨拉算盘珠子,也就一心一用。病人是聪明的,口上不说,但心里明镜。他们知道谁一心一意为自己好,谁又三心二意。面对一心为自己好的人,万一出了一点儿岔子,病人也会适当理解,愿意沟通,不会太出格去闹。

他们也明白刀下几种。

题外话:我相信各国政府医改的初衷都是好的,都在探索新路,又省钱,又办事。但无论中国的推向市场,还是奥巴马的全民医保,都不会有好结果。前者,是政府出钱太少,百姓负担不起;后者,是政府出钱太多,国家透支不起。不知谁有好主意?

来源: 万维读者网博客 作者: 苏牧草(http://blog.creaders.net/sumu/user_blog_diary.php?did=165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