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谋杀”了中国精英?

近日,中国大陆的传媒都在宣传世界屋脊上的“高山雪莲”,她是全国优秀组织工作干部、原西藏那曲地区中共班戈县委组织部长祁爱群。她突发脑溢血,倒在工作岗位上,年仅41岁。

14岁时,她离开上海,与母亲和兄妹去西藏与援藏的父亲团聚。她去世已经一年半了,今天才如此大张旗鼓地宣传她,或许是视作正在进行的“保先”(保持中共党员先进性)教育的教材。不过,她的死却让人有所感悟,毕竟那么年轻。

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原董事长庄东辰,5月4日在攀登6200多米的西藏启孜峰时,突然倒地死去,归于大山的怀抱。三四年前,我曾经采访过他,让人悲叹的是,今年他才50岁。

再提前一些日子,喜欢别人称“视觉艺术家”的画家、导演陈逸飞,长年来被争议缠绕,在拍摄影片《理发师》期间病倒,终于不治,我曾和他几次聚会、用餐,也让人悲叹的是,今年他才59岁。

再提前一些日子,上海专业作家陆星儿,原《海上文坛》执行副主编,她是我20多年的朋友,患了重病仍坚持写作,还随作家代表团出访俄罗斯,归来不久便病逝了,同样令人悲叹,她才55岁。 ……

健康检查

正当人们为中年早逝议论纷纷时,北京的《首都医药》杂志与精神专科医院随机对225名国家机关处级、外资企业和私有企业部门经理、国有企业部门主管以上的干部,作了一次定向精神健康检查,结果显示,近一半被调查者存在精神不健康倾向,45%的受访者,或多或少有抑郁、焦虑、恐惧、偏执、强迫、应激障碍和适应障碍等,其中,外资企业和私有企业人员存在不健康倾向比例最高,超过一半,其次是国有企业的干部,相对而言,国家机关干部出现精神健康问题少一些。

据悉,中国精神疾病负担是全球平均水平的两倍,占中国疾病负担的20%。根据国际疾病分类标准,精神疾病包括十大类近400种,中国现有重性精神疾病患者约1600万人,而心理疾患者更多。据世界卫生组织的一份专家报告预测,目前全球共有精神病患者约4亿,是人类第二杀手,而焦虑症或过度焦虑,属于精神病科高发症,名列前5位。

著名画家、导演陈逸飞(新华社图片)
自1980年以来,仅有记录的,中国就有1200名企业家自杀(畏罪自杀剔除)。是谁”谋杀”了这些成功人士?压力太大令他们心理不健康,影响心理健康最多的是焦虑症﹕坐立不安,莫名其妙地胆战心惊;难以集中注意力,脑子常常一片空白,记忆力下降;烦躁;肌肉紧张;睡眠障碍;容易出汗。企业家,无论成功还是失败,在经商活动中,都会体验到内心深处的孤独和无助,对世态炎凉更要有甚于常人的承受力。此外,还有抑郁症、感情煎熬、偏执多疑,困惑迷惘。这无形杀手,时时侵蚀着人类的健康与生存。

问题在于,这些人士往往讳疾忌医,受”精英人士”的双重人格影响,患上心理疾病者,九成人不觉察自己已患病。烦躁、急促、莫名的紧张……这些情绪困扰着显得社会中的大部分人,特别是生活在大中城市的人,几乎成为他们惯常的一种心理状态。你我常常会有如此感受﹕有一天心情颇佳,享受天堂般的快乐,而翌日心情却一落千丈,经受地狱的痛楚。其实,引发如此截然不同的情感的客观理由并不重要,真正影响人们情感的是自己的心情。

“社会问题”

这是一个严峻而被忽略的社会问题。

时下,不少医学家、心理学家、社会学家,纷纷对这些”精英人士”发表高见,以图对症下药,却没有鼓励这些精英们立即”半途而废”。一些被长期倡导的理念,如”坚持到底就是胜利”始终被奉为崇高行为,如今是否应该面对新的审视?许多心理问题和情绪问题,正是缘于不达目的的焦虑、急躁、困惑和不安引起的。

去年10月北京国际马拉松赛跑中,有13名参赛者途中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其中两男子猝死。这一悲剧值得人们反思,即使某个目标完全是个人自愿选择,也并非要坚持到底,个人选择并非都对,硬要坚持,不但达不到目标终点,反而会酿成更大悲剧。”锲而不舍”、”目标如一”、”坚韧”、”毅力”这类传统价值观,当然有它们的正确性,但在具体事情上,套用它们往往会顾此失彼而犯”一刀切”的毛病。

人生有时需要学会放弃,学会”半途而废”。

BBC中文网中国事务特约撰稿人 江迅 20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