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醫生不好?中國留學生治病為何愛回國

對于長期生活在海外的留學生來說,暑假是難得回國與家人團聚的時間。但今年暑假,記者經過調查采訪發現,越來越多的留學生除了回國探親,還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看病,而且大多看的是慢性病病。據悉,利用短暫假期回國探親兼治病的情況,不僅是留學生,在定居國外的華人中也非常普遍。

放著歐美國家發達優越的醫療資源不用,為何非要選擇回國來看病呢?帶著這個疑問,記者走訪了多位暑假回國看病的留學生。
耗時長︰ 國內手術兩周 美國要等幾個月

小劉3年前赴美國杜克大學攻讀法律碩士學位,現在已經順利在紐約就業。他告訴記者,從留學開始,每年假期回上海,他都要去中醫院搭個脈。

“我的胃一直不太好,以前就一直到龍華醫院看,吃點中藥調理一下。”小劉說,他認識的很多美國留學生在出現一些非急性癥狀時,都會先忍著,忍到回國再看醫生。

既然美國擁有發達優越的醫療資源,為何他們還會選擇回國看病?小劉認為,時間長和費用高是留學生和華人不願在美國當地就醫的主要原因。

對于時間長這一點,留學生小宋深有體會。去年五六月份,小宋正在波士頓上學,當時他得知自己患了甲狀腺癌。“這個癌不是特別致命,做個手術把腫瘤切除就沒什麼問題了,所以我並不是特別擔心。我的問題是時間。因為我申請了一個香港的科研項目,6月份就開始了,可是如果在美國做手術,光預約手術室就排到了7月。”

小宋告訴記者,在美國,專科醫生通常有自己的診室,但這個診室里通常最高級的設備器材就是血壓計,如果要驗血、驗尿、做CT檢查,都要分別到專門的醫療機構去做,而每一個機構都要提前預約。

“這邊並不像中國的大醫院,一個門診樓跑上跑下什麼檢查都做了。在這邊,我驗血要等三四天;做CT可能又要跑到另一個區,又要預約,等好幾天;做手術也要租賃大醫院的手術室,也要預約。當時我被告知,我的手術室被排到了7月份。”

等不及的小宋當即買了飛回北京的機票,到北京協和醫院的時候,已是6月中旬。“我去醫院的時候,上午的號已經掛完了。我找到那個醫生央求他上午加一個號,他同意了。”當天上午,小宋順利地在協和門診樓做完了驗血、超聲波等檢查。這時,醫生告訴她,如果有床位就可以馬上安排手術。這是一個小手術,術後兩三天就可以出院了。

“手術非常順利。從飛回北京,到術後出院,也就三個星期就搞定了,比在美國看病省了很多時間。”小宋說。

更讓小宋覺得慶幸的是︰“我這個手術要在脖子上開刀,會留疤,但協和醫院的大夫很細心,刀口很小,縫得也很好,所以疤不明顯。我在美國圖書館也遇到一個姑娘,在紐約做的同樣的手術,疤就很大。”

看專科等待時間長,也是許多在美華人轉向中國尋求治療的原因。家住羅蘭崗的鄧先生幾個月前突然出現暈眩、惡心、嘔吐的癥狀,他好不容易約到最早的時間看家庭醫師,經過一系列的檢查和好幾天的等待,他被初步診斷為美尼爾氏綜合征。家庭醫師建議他看專科醫師,但專科醫師要到一個月以後才能約上。

等待期間,鄧先生又不時發生眩暈的情況,他根本無法正常工作和生活。不忍干等的他終于決定回國治療,在北京的一家醫院馬上就掛上了專家號。經過檢查,鄧先生患的不是美尼爾氏綜合癥,而是因為耳垢穿透內耳而改變了內耳的壓力,一個小手術就徹底解決了他的問題。

費用高︰烤瓷牙美國1000美元一顆,國內三顆才200元

在醫療方面,美國擁有全球最先進的技術和設備,但也是全球醫療費用最昂貴的國家。同時,美國還是發達國家中唯一沒有實現全民醫療保險的國家。

2010年3月美國國會通過了 《患者保護與平價醫療法案》,也就是“奧巴馬醫改”。到今年為止,“奧巴馬醫改法案”已經實施三年,但在美國看病,依然很貴。

正在康奈爾大學讀博士的劉先生,在一次籃球比賽中不小心傷到了門牙。他趕忙到附近診所去檢查。“沒有手術,只拍了個片子,用手掰了一下,讓牙齒復位,花了600美元。”

由于劉先生在學校上過保險,他本人只需要支付醫療費用的10%,也就是60美元。可是,“我後來還是回國看的。像這樣拍個片子,看一看,只用花40元錢(人民幣)。”

同樣也是選擇回國看牙的華人高先生對中美兩國看牙齒的差價感到不可思議。在阿拉布罕市工作的他要做三顆烤瓷牙。由于沒有牙科保險,美國當地的醫生給他的估價是3000美元,也就是1000美元可以做一顆烤瓷牙。高先生認為這樣的價格太高,于是他在回中國休假期間在國內做了牙齒,三顆牙一共才花了200多元人民幣!

還有在洛杉磯留學的小胡,從初中就戴起了近視眼鏡,眼看明年畢業將找工作,決定今年暑假回國探親的同時,順便做個準分子手術。他告訴記者,到上海當地知名的眼科醫院做手術,花費不到3000元費用,10分鐘左右就可以甩掉了眼鏡,而在美國這種不屬醫療保險範圍的手術,花費至少1000美元。

留學生小宋談到在美國看病的費用時也對記者感慨說,“中國的醫療真的是很便宜,我這樣一台手術只花了7000元人民幣,做一個CT只需要300元人民幣。我不知道如果在美國看要花多少錢,但美國一般手術都要上萬美元,這樣算下來,就算有保險,也還是比中國貴。”

她還告訴記者,美國醫療費用昂貴,絕大部分人通過購買保險降低支出。“如果在美國工作,公司一般會幫雇員繳納保險;我在美國上學,學校也會要求購買保險。”她目前每年繳納保險金1500美元左右,在保險合同規定的定點醫療機構就醫,可以報銷95%的費用;非定點醫療機構就醫的報銷額度為90%。

“不同保險公司的政策不同,我所在的美國東北部不少城市醫療保障的確很好,比如波士頓基本是全民醫保,很多情況看病是免費的。但也有一些商業保險很不人性化,如果你有家族史,保險規定會非常苛刻。”

奧巴馬醫改牽涉華人利益

2009年,美國總統奧巴馬一上任,就把推動醫改立法工作作為任內最重要的目標之一。他說︰“我不是提出醫改的第一個總統,但我希望成為最後一個。”如果這次醫改構想成真,那麼從2014年起,所有美國人都必須購買醫保,雇主必須為雇員提供保險,否則將被罰款。保險公司也不能因為投保人的身體問題而拒保。同時通過一系列的改革,提高醫療質量、引入保險競爭機制,從而降低醫療費用。他的醫改法案把醫保覆蓋到全美3200多萬目前沒有醫保的人,從而實現全民醫保的目標。這其中,牽涉到不少當地華人。

由于醫改法案中有“強制參保”的條款,此法案一出台,就引發了既得利益者的強烈反彈,共和黨更是借此大做文章,在國會與民主黨展開了一場拉鋸戰。2010年年初,經過奧巴馬的強力推動,再加上民主黨在參議院和眾議員均佔多數的因素,醫改法案在國會獲得通過。

根據奧巴馬的醫改法案,年齡在19歲至26歲的美國年輕人,在找到工作並得到雇主為其提供的醫保前,可以繼續被涵蓋在以父母保險為基礎的“家庭計劃”中。在“家庭保險計劃”中,孩子的保費遠比單獨參保便宜。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亨利‧阿倫指出,2014年,聯邦和各州議會、政府將面臨如何推行醫改法案的細節問題,屆時圍繞醫改,必然會出現更多的政治斗爭和不滿情緒。

老移民經驗談︰中美就醫各有利弊

華人周女士在美國就職于某知名有線電視台,曾從事多年的市場推廣及營銷工作。畢業于中國傳媒大學電視系的她,後到美國阿肯色州立大學繼續深造媒體管理及市場營銷。如今已在美國生活了十多年,周女士談起就醫這個與每個人生活密切相關的話題時,有很多經驗可以分享給留學生和新移民。

“剛到美國時,我還是一名留學生。當時花了幾百美元辦理了留學生保險,校醫院醫務室平時會給學生體檢和開藥治療,還會主動幫學生聯系專家進行診斷。畢業後,我進入美國一家知名的傳媒公司工作,公司也為我買了員工保險。我想提醒大家的是,美國各個醫療保險公司都有多種醫療保險計劃,關鍵是自己要學會在不同的時間段,選擇對自己最有利、最適合的保險。”

周女士說,在美國看病,醫生的很多觀念與國內不同。“比如,一般的小病,醫生不會給你開藥,也不會有其他治療,只是告訴你要靜養。這是兩國醫療理念最不同的地方。”

例如常見的牙齒松動,中國醫生通常給出的治療方案是將牙齒用鐵絲固定好,然後自然生長;美國醫生則會表示,“回去靜養就好。”

“很難說哪種更好。國內治療更有效率,美國更強調人本身的自愈能力,所以一般不會出現過度用藥或過度治療的情況。”周女士認為。也有華人認為,在手術方面,國內醫生因為接診病例多,臨床經驗可能更豐富些。

對此,已經返回美國開始秋季課程的留學生小楊也表示認同。她曾被診斷為肋軟骨炎,她說,“這個病我在美國也看過。其實說起來,中美兩地的醫療服務各有優劣。

比如說,美國的就醫流程的確很慢,也很僵化。一般看病分兩步︰生病先找基礎醫師,像感冒發燒這樣的毛病基礎醫師就解決了;如果他解決不了,會幫你轉診到專科醫師。這樣的制度雖然麻煩,卻能讓很多專科醫師騰出時間看專業的病,不像中國醫生,很多好大夫花很大精力醫治感冒發燒。”

小宋也告訴記者︰“盡管在美國看病都要預約,但這種等待是線下的,不像中國要半夜起來排隊。只要按約好的時間去,基本不用等待就可以治療。這也會使就醫環境好很多,不會像中國醫院大廳里一樣擠滿了人。”

周女士說,在美國,一般來說每個人都會有3-4名全科或專科的家庭醫生,你可以自由選擇離自己住地較近、服務態度好的醫生,而這幾位醫生之間是信息共享的,從而構成完備的醫療系統以保證自己身體的健康。家庭醫生每天接待的病人只有5人左右,即便是看個感冒也得花半個小時到1個小時,充分地保證了每個人看病的時間。

“在美國,醫生確實是為病人考慮而不是以賺錢為第一目的的。”周女士對自己在美國做過的兩次手術記憶猶新,做手術時,手術師、麻醉師、護士、護工和助理組成一個團隊但各自分工明確,當病人做完手術回到家在24小時內醫生會第一時間打來電話詢問病人狀況,並在每一次復查前都會打電話進行提醒。

2013-09-02 上海僑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