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旅游:用不同视角体验安大略

安大略 古堡急流
作为加拿大人口最多的省,安大略是加拿大受英国文化影响最深的地区。除了多伦多电视塔、首都渥太华的国会山、五大湖区等脍炙人口的景点,在最近的一次旅行中,我们穿梭于历史和现实之间,通过不同的视角和体验方式,看到了安大略不同寻常的几个侧面。
尼亚加拉大瀑布
我们没有直接进入尼亚加拉,而是首先选择了坐直升机,代价是100加元一次,为时10分钟。一架直升机可以坐六个人。第一次看着飞机自脚底起飞,机上人都兴奋起来,生怕放过任何一个景观。当尼亚加拉瀑布终于展现在眼底的时候,你只能再一次地被大自然折服。在直升机上可以清楚地看到:尼亚加拉河是连接伊 利湖和安大略湖的一条水道,水道上横亘着一道石灰岩断崖,水量丰富的尼亚加拉河经此骤然而落,海拔从174米直降至 75米,湖水经过河床绝壁上的山羊岛(Coat Island),分隔成两部分,分别流入美国和加拿大,形成大小两个瀑布,美国分到一块小的,叫做美国瀑布 (American Falls),加拿大分到一块大的,被称为加拿大瀑布或马蹄瀑布 (Horseshoe Falls),从空中望下,形状确实宛如马蹄。
10分钟的飞行,眼睛都不舍得眨。落地时分,我们居然拿到了生平第一张直升机乘坐证书。换乘船从天上直接到水中,与尼亚加拉做更亲密的接触,船经过瀑布时,可以很真切地感受到水势的汹涌,轰然雷动的水声,恐怕比千军万马更让人惊心动魄,飞流直泻的千层水花,不时造成迷漫的水雾,将周围一切都笼罩在磅礴而朦胧的奇妙氛围中。
卡萨·洛马城堡
原本来多伦多并没有想过看城堡,可真正进入位于地铁 Dupont站附近的卡萨·洛马城堡(Casa Loma)时,同行的每一个人都大呼过瘾。卡萨·洛马的意思是“桥上的房子”。这里原是多伦多富豪亨利·佩拉爵士(Sir Henry Pellatt)在1911~1914年建造的私人住宅,亨利爵士生性浪漫,一心想建一座美轮美奂的城堡,所以他特别礼聘著名建筑师利诺斯为他达成毕生梦想。这座“中世纪”的“家”当时耗资350多万加元,由三百多工人耗时三年多才建成。亨利爵士与妻子玛莉只在卡萨洛马古堡享受了不到10年,便因经济困境不得不放弃了古堡住宅,1937年它开放成为公共游览的场所。
“物是人非”的卡萨·洛马仍然是一段曾经风光过的人生见证:大厅一扇门的价值当时就是1万美金,至今气派依然。旁边温室不论地板花床全是云石,泥土里还有蒸气管调节温度。大厅尽头的风琴,贴有一张说明—这个风琴用了7.5万元订来,送来的时候,刚好赶得及当天的清盘拍卖会,最后以40元的成交价卖出。书房更有趣,有两条秘密通道,一条通往二楼,一条通往地库的酒窖。沿着标记特意尝试了一次走秘密通道的滋味,终于到达卧室时,心里感叹:人有太多财富和秘密其实也是蛮辛苦的一件事。因过去的女主人腿脚行动不便,城堡里还装置了全多伦多第一部电动的升降机,好让坐轮椅的女主人能够在家中行动自如。地库中,原本打算建造的保龄球场和射击场,到破产的时候还没建成,现在成了纪念品专卖店。一条八百尺长的地下通道,通往马路对面的马厩,几十年后的今天,虽然厩里已空无一马,但是空气中似是而非的草料气息和每扇栅栏门上用金字镌刻的曾经的那匹马的名字,让人恍若又听到了当年的马嘶声。
19世纪新兵模仿秀
到达金斯顿已是晚上,第一感觉这是个安静的小城,但一切又让人不敢小觑,毕竟这是昔日的加拿大首都。
第二天我们直奔福特亨利国家历史遗址上著名的亨利炮台 (Fort Henry),它驻守在圣罗兰士河进入五大湖的咽喉处,四周围绕着石头城壁和战壕。碉堡内可见许多由当地大学生扮演、用来营造历史氛围的士兵角色,有意思的是,甚至连像我们这样的游客也有机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由于扮演的是士兵,我们被带到士兵房更换了1863年时的军服,服装陈旧是必然的,让人难过的是太厚,几个人为了凉快少扣了几颗扣子,立刻被军官发现,下令整改。这还不算,我手上戴戒指也犯了军规,被军官当众严厉“批评”,我自然是一脸痛悔的模样,边将戒指摘下揣进兜里,边“Yes sir”连连,才避免受罚。
得意的军官估计刚刚上任,官瘾很大,连番地训练我们向他敬礼,不过很快他就出了洋相,因为他居然双手捂着肚子跑了起来,那动作分明就是坏了肚子要上厕所。突然看到我们一个个笑弯了腰,他有点慌张起来,连问“Why?”我们憋住笑告知实情,他满脸同情地看着我们,“这是标准的跑步动作,双手紧贴肚子是为了减轻动作幅度,以免碰到旁边的士兵。”哎,无知者无罪嘛。也许是为了不让我们再哄笑,他改训练我们走正步,于是整个操场响彻 ”Left,Right,Left,Right“的呼号声,一上午可算是过足了19世纪的士兵瘾。

2011-06-15 来源网站:时尚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