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中医纷争揭秘

多伦多中医界纷争揭秘:(之一)三国鼎立

多伦多地区中医界大概3000人左右,大小团体二十几个,较大的三个分别简称“学会”,“协会”和“联会”。他 们长期意见分歧,纷争不断,搞得纷纷扬扬的令人费解,令政客却步,令传媒不敢问津。

要理解纷争的原因,不得不追溯这三角关系的成因。原本,当地中医团体只有一个,即学会,会长张金达。1994年,副会长朱天荣,麦时任等不满张金达长期任 会长独揽大权,遂提出民主选举制,建议没被采纳后造反,拉出超过半数会员分裂出来成立了“协会”与“学会”打对头;不到一年,“学会”内部因政府一项24 万元的资助又起纷争,秘书长袁晓宁再拉出部分骨干会员另立山头,成立了“联会”。从此,中医界三国鼎立,15年来互相水火不容堪似古时之魏、蜀、吴。

中医立法规管搞了二十多年,一直是纷争的焦点。其中有中医与西医(泛指其它医疗专业)的矛盾,也有中医内部难以调和的分歧。由于带有一定的专业学术性和东 西方文化的差异,一般人难以分辨谁是谁非。简单概括这几个会的观点立场,以便分析他们为何势同水火,大事小事都要争斗一番:

“学会”经两次中医会员造反之后,元气大伤,于是改变策略,由与西医抗争变成合作,吸纳了物理治疗、整脊等其他医疗专业的人员为会员。在立法问题上一切顺 从政府,尤其是同意其他医疗专业可以豁免中医法的监管而做针灸,从而换取他们同意中医立法。此妥协之举遭到其他团体的反对,被指出卖中医行业利益,另艰难 中求生的中医行业失去生存空间而雪上加霜,也使针灸出现多重标准,另病人无从鉴别真正的针灸。会长张金达获任监管局主席,更被指是“卖国求荣”的印证。

“联会”在立法问题上与“学会”截然相反,扮演反对派抨击政府,坚持中医针灸的行业标准只能有一个,中医西医一视同仁,不得有豁免。该团体精英分子较多, 抗争方法激烈,抬棺材游行就是他们搞的。同时,他们认为考试是最有效的规管办法,并在政府立法规管之前,就自行定出标准,实行公开考试。此举遭到其他会的 反对,被指冒充政府,用商业运作搞公开考试以中饱私囊。

“协会”实行选举制,但历届会长无一能在会中建立起令人信服的威望,结果会务一团乱麻,会中有帮,帮中有派,内斗不断,经常动用警察,该会前任会长麦时任 性侵案,盛传是协会内斗的结果。该会走基层路线,放松入会条件而吸纳大量会员,然后在会内搞补习。在立法规管上,该会的观点摇摆不定,最要紧的就是要有 “祖辈法”让他们属下超过2000会员不用经过考试就能拿到行医牌照。所以“协会”与力主考试的“联会”势不两立,他们争夺会员,并与不同的政党拉关系, 把纷争扩大到政治层面。

天下大势,久分必合。三国尚有归一之时,几个中医团体怎么就不能走到一起形成共同的声音。各位,有何计策?

多伦多中医界纷争揭秘:(之二)决战监管局

话说“学会”、“协会”、“联会”成三强鼎立之势,围绕立法监管问题纷争连绵。经过漫长的立法争取过程,非但没 有形成一个统一的声音,反而各自形成了尖锐对立的观点。到监管局成立时,大家都心知在监管局占有席位对保障自己一方利益的重要,于是各出奇谋,使出浑身解 数争取入局。

对于监管局的人员组成方法,当时业界盛传两个版本,一个是无利益冲突版,即监管局由独立的业界代表组成,涉及利益的各方如中医社团负责人,学校东主等都应 回避;另一个版本为利益平衡版,即各方都有代表参与,共同议政。05年底中医立法通过,经过繁复的政治较量和两年多难产,直到08年夏天中医监管局过渡期 委员会成员名单终于揭晓。结果,与西医结盟的“学会”大获全胜,三名成员入局,会长张金达获任主席。盟友西医解剖针灸看准机会打蛇随棍上,向政府施压提出 诸多进一步的要求;“协会”收获也颇丰,会长程昭入局并掌控最关键的“注册委员会”。“协会”上下欣喜万分,仿佛“祖辈法”已有着落,牌照已成囊中物,于 是高调宣传其“计分法”,在短时间内吸纳了几百新会员。唯有“联会”全军尽墨,无一人能与监管局沾上边。

正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边厢“学会”与“协会”以立法者姿态饮和头酒共进自助餐,寓意各得其所,默契共同对付“联会”。那边“联会”被扣上反立法帽 子,除非不开口,一开口便错。

“联会”在保守党时期曾获省政府信任,得到经费在卫生厅官员指点下搞行业公开考试,虽不是正式的政府行为,但也不是单纯的私人生意。考试搞了多年,会员也 约有一千五 百人,若然考试不获承认,要赔钱的话岂不破产?“联会”被逼入穷巷,自知栽在“学会”与“协会”手上必无好日子过,唯有拚个鱼死网破,于是祭出司法杀手锏 挑战监管局的权威性。刹那间,监管局风声鹤唳,专业成员一个个深陷“违章门”、“假证书门”、“利益冲突门”。又忽然冒出病人权益委员会等人权组织,令人 眼花缭乱。朋友,你说这样大乱之后会有大治么?但愿阳光会在风雨后出现吧。

多伦多中医纷争揭秘 (之三)壮志未酬身先死

一代英才黄志华议员离我们而去。看着那幅“壮志未酬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挽联,仿佛见到他为中医立法熬 红的双眼,马拉松式听证会上嘶哑的声音和在中医界群雄指责下默默离场时那疲倦的背影,正是千秋功罪,任由他人评说。

话说在中医界内战连年,各方损兵折将,粮草耗费之际,西式解剖针灸这股神秘之师悄悄崛起,攻营拔寨未遇任何阻挡。等中医界各路英雄从内斗中转过神来,这股 八国联军已经抢占了保险公司和医疗机构等要塞,并渗透入安省所有23个医疗专业。稍加时日,安大略医疗体系便完全没有中医一寸可立锥之地。大厦将倾之际, 黄志华临危受命立下军令状,佩上省长麦坚迪亲授的尚方宝剑,为中医是废还是立来个了断!

黄议员身经百战,凭敏感的政治嗅觉,已知陷入进退维谷之险境。解剖针灸的八国联军全是医疗专业人士,兵强马壮兼有现代科学作为长枪大炮;中医手持阴阳八 卦,大刀长矛,自己人打作一团而后面却有数十万同胞,十足现代版的义和团。议员案头上堆满双方递交的资料,有指中医为玄学骗术的著作、验证中医传统针灸无 效的美国临床科研报告和精装本的《解剖针灸学》,也有《皇帝内经》等列祖列宗训言和几十个中医团体火速交来的诉求,双方僵持不下,一不留神擦枪走火,便会 发生一场血流成河的政治大火拼。

好个黄大律师,当年就是嫌那些只涉及个人的官司太简单没啥意思,才出来从政,办更加复杂的社会群体性官司。从市到省,将来还要到联邦去办国际大官司,好不 容易遇到个有挑战性的案子怎会放弃。这位华社英才经数个月苦思冥想,竟忽然顿悟,得出破解良策,可让阴阳八卦图挂入现代医学的殿堂,亦可让八国联军的大炮 暂时放回仓库。于是,“针灸与中医分离”这一石破惊天的志华理论横空出世。当中医界群雄在记者会上以为黄议员抛出这句话是一时无心的口误时,伟大的志华理 论已成为中医立法的核心指导思想,到卫生厅在四年后解密当年的文件,中医业界方如梦初醒,生米已煮成熟饭矣!

如果“针灸与中医分离”的理论可在实践中证实行得通的话,黄志华对中医的贡献在历史上张仲景之后应无一人可比。一针乃靠一根小小银针为生的坊间术士,岂敢 妄评这划时代理论的对与错,只可惜天嫉英才,不给他机会施展雄才伟略来验证它在实践中的可行性了。遗憾啊,壮士归来兮!当今世上,谁有如此高智慧,敢来续 你留给我们的这一盘旷世残局?

加拿大新闻商业网  作者: 温故知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