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海代和海一代,海二代

親愛的淑芳,得知在你女兒臨產之際,你們老兩口團聚移民被批準了,真為你們高興,祝賀你們雙喜臨門!祝賀你們因著海一代、海二代而加入了老年海代的行列!

應你的要求,在此寫寫我這幾年在加拿大生活的感悟,特別是老年海代與海一代、海二代的關系,僅供你參考。

首先,你們要做好來加後辛苦操勞、轉變舊的傳統觀念的思想準備,正確處理好和子女的關系。

咱們的子女都屬海一代,他們為了在異國他鄉盡快立足和發展,每天頂著巨大的壓力辛辛苦苦在外打拼,非常不容易。咱們既然來了,就要讓他們能吃好休息好,打理好他們的家,使他們沒有後顧之憂。除了照看好孫子女,家里家外事無巨細包括洗衣做飯打掃衛生,甚至冬天掃雪,春夏秋侍弄花園、剪草等等的活兒咱們都該盡量承擔起來,而這一切做起來是十分勞累的,好在咱們可以老兩口互相幫襯。

現在的年輕媽媽們可能因為生活壓力大,大都沒有母奶,這意味著白天黑夜每隔兩、三小時就需給嬰兒喂一次配方奶粉。咱們現在畢竟年齡大了,不像年輕的時候,忙完累完沾枕頭就著,現在你昏昏沉沉好不容易要睡著了,又到該喂下一頓奶的時候了。這還不算,稍不注意孩子就容易養成黑白天顛倒的習慣,那大人夜里就別想睡覺了。要是孩子生了病就更熬人。

如你所知,我沒有帶小baby的經驗,又不太會干家務,所以當初來加之前,我特意去西單圖書大廈買了些育兒書籍和美國人錄制的育兒光碟學習觀看,獲益良多。你雖是干家務的好手,但時代不同,東西方文化不同,我建議你在成行之前緊張地做各種物質準備的同時,抽出些時間學習了解最新的科學育兒知識。這樣的知識準備十分必要,你的辛苦也應自此開始。

前幾天,我在公園里踫到幾個大陸來的姐妹抱怨帶海二代的辛苦︰有的說,要是在國內,說不定我們自己還得請個保姆幫忙呢。還有的說,要是在國內,我寧可給兒子貼點錢為孫子請月嫂,請保姆,哪用得著像現在這樣凡事親力親為!   她們說的不無道理,現在在國內,有幾個年青人婚後跟父母同住的?他們生了孩子後,大都請月嫂,請保姆,老人只是在旁觀照一下。但在海外,有幾個海一代能請得起這里的保姆?而咱們又怎能忍心在孩子們最需要的時候不過來幫他們一把?

那天在公園,還有位大姐剛跟兒媳婦鬧了點別扭,她的牢騷話听起來就不那麼任勞任怨了︰“現在的獨生子女都是被六個大人寵愛嬌慣大的,我知道和這樣的小皇帝不好相處,就極力把兒媳婦當親生女兒,對她百般照顧呵護。看孩子做家務全都是我和我先生干,剩菜剩飯從來都是我們老兩口吃。可不管你對她怎麼好,人家絕不把咱當親媽看待,來不來就頤指氣使的,這也不順眼,那也看不慣,今天就因為我給孫子換diaper前忙得忘洗手了,就又被她訓斥一番,真把咱當老媽子了。現在連兒子跟我也不如以前貼心了。我的心算徹底涼了,一天也不想再在這兒呆下去了,天天盼著回國。有時想想真不如多學習點西方人的冷漠和自私,對他們少一些疼愛和關心!”

老年海代們舍棄國內熟悉的生活環境,帶著與子孫團聚、安享晚年的憧憬,遠渡重洋來到這里,結果卻鬧得這麼不愉快,這就有違咱們的初衷了。為了避免這樣的後果發生,我想老年海代們除了在生活習慣上、照顧海二代的方式方法上要盡量依從海一代外,更重要的是咱們自己必須轉變一些舊的傳統觀念。

你知道,我女兒在她奶奶身邊長到兩歲半,我跟我先生結束了兩地生活後,我們才把她接到我們身邊。兩歲半前,她雖如我們所願,享受到了北京當時比內蒙邊疆優越得多的物質生活,卻失去了我們在她那個關鍵年齡段的那份親情,那段雙方都絕不可或缺的經歷,所以我始終感覺虧欠她,成了心結,現在我有這麼好的機會得以補償,又能含飴弄孫盡享天倫,有多高興!

咱們倆一樣,女兒女婿都是獨生子女,多年前他們經過慎重考慮申請給雙方父母辦了移民,現在一下子把四位老人接到身邊,其壓力和將要面對的種種繁雜可想而知。能做到這點的海一代據我所知絕非普遍。在我看來,這是他們對咱們最大的孝心。就憑這一點,加上我的補償心理,他們那些獨生子女固有的毛病、缺點、不足,我統統都能容忍和諒解。每當我女兒不高興跟我們甩臉子,發點小脾氣時,我先生總是說,她這是跟咱們撒嬌呢!

有人說,咱們是來當保姆的。這話不好听,卻有些道理。咱們雖是孩子們的至親,但畢竟跟女婿只是in law的關系。小兩口結婚時間不長,我們的到來打破了他們剛剛過了磨合期的簡單而穩定的家庭結構,代溝加上中西方價值觀念的不同,又每天彼此朝夕相處,分歧矛盾在所難免。因此,一定要把自己的位置擺正︰我們不是這家的主人,我們只是來幫忙救急的,要像保姆那樣回避“主人”的隱私,不干涉“人家”的內政。有意見分歧時,要听從小兩口的。

“尊老”固然是中國人的傳統美德,但尊老必須發自內心,強求不得。前題是,我們自身的修養、智慧、學識、情趣、言行,值得孩子們“尊”了嗎?要讓別人“尊”,咱們自己首先要自尊自強。

“老”不是資格,不是被尊重的必然,在這個飛速發展的時代,倒意味著處處都out了,所以要時刻警惕不將自己的想法強加于年青人,更不要想去干涉改變他們,卻要盡量緊跟時代的步伐。

“老”也不等于對別人的幫助看成理所當然,濫用子女的時間和精力,倒要對子女乃至任何人的幫助滿懷感激之情,而且凡事盡量自己搞定。如果可以的話,對別人要常伸出援手並不求回報。

在加拿大,“養老”早已政府化、社會化。這里的稅收這麼高,孩子們交給政府的稅很大一部分花在咱們老人身上了。現在咱們在這兒享受著包括免費醫療等的各種福利待遇,有不少的老年活動場所,將來還可進養老院,只要活得足夠長,還能奢望享受到加拿大的養老金。

換句話說,孩子們已通過納稅的方式對咱們盡了一份孝心,奢望能像幾十年前中國傳統的晚輩那樣和自己的父母保持著非常親密的關系,對老一輩照顧得面面俱到,是不現實也是不公平的。我們不應該把生命的繁衍當作對下一代的恩賜,“孝”不應成為他們的壓力,而應是親情的自然表達。

“孝順”實際是建立在小農經濟基礎上宗法關系的產物,其內涵是親密的血緣關系,更是不可逾越的等級桎梏,這個被以“孝順”治國的封建統治者無限拔高的觀念早就隨著工業化時代的飛速發展以及電子信息化時代的到來而過時了。西方國家一向注重培養公民獨立自由平等的意識,即使是父母與子女之間,關系也是平等的。固然,《聖經》也要求子女要honour父母,但那絕不是像巴金小說《家》中那個對高老太爺言听計從、百依百順的覺新似的“順服”。

現當代,繼續維持那種宗法父權思想,與西方價值觀不符,也與歷史潮流不符。因此,如果我們不與時俱進,堅持讓孩子們固守這樣的孝道,怎麼可能與子女搞好關系,怎麼能不自尋煩惱?

事實上,移民加拿大最不用擔心的就是養老的問題,在加拿大這個福利國家,完善的養老制度足以使老年海代摒棄“養兒防老”的舊的傳統觀念。

我們需要轉變的觀念還有不少︰   比如對待孫子女也要像西方人那樣尊重孩子們,不能像有些中國人,把孩子看做私有財產,或嬌寵溺愛或嚴苛虐待隨心所欲,而是視他們為有獨立完整人格的人,把他們當做親密的朋友,他們只是上帝暫時寄存在他們父母那里的天使。

西方人培養子女的獨立意識從出生不久就獨住嬰兒屋開始,直到上大學鼓勵他們勤工儉學,至少日常的零花錢要自己去賺。西方的父母認為,只有這樣,孩子們才會更努力地完成學業,對自己更負責任,如果孩子們沒有付出,就不了解教育和金錢的價值。看到現在一些大陸來的小留學生們的,特別是那些紈褲子弟種種不堪的表現,我們不能不承認西方人的做法非常正確。

再比如,西方人對家庭的理解也與咱們不一樣,在西方子女一旦成年、成家,就和父母是完完全全的兩家人,雙方到彼此家都是作客,很少長期在對方家居住。

在消費觀上,咱們老年人尤其應向西方人學習,摒棄中國人只重存錢不重花錢的舊習慣。

總之,追求什麼樣的價值觀與咱們同子女的關系密切相關,也與咱們自己的幸福指數緊密相連。老年海代如果能轉變落後的傳統價值觀,適應並跟上新國度新時代的價值理念,就易于和子女搞好關系,幸福感也會隨之而來。

如今,三世不同堂已成了世界潮流。老年海代盡量不與海一代、海二代同住一個屋檐下,這是我們和女兒女婿早已達成的共識︰他們說,他們寧可累些,也更願意過自己的小家庭生活;我們說,我們老兩口更願意有自己的獨立空間,過無比自由的二人世界。

所以,我們早就認定,我們雖是來跟女兒“團聚”的,住女兒家卻只是暫時的。

幾年前我們就把國內的房子賣了,在女兒家附近的apartment買了一套兩居室。

女兒的老二剛兩歲半,她們就執意把孩子送進了kindergarten,(老大也是三歲就上幼兒園了),我們也就搬出來獨住了。我們老兩口和女兒的公公婆婆輪流在女兒家共住了六年(對于她們小兩口來說,已經足夠長了),幫著照看了兩個海二代,算是圓滿完成了任務。現在女兒的公公婆婆也和我們一樣,住在女兒家附近。

周末,我們和親家輪流讓女兒全家來家里吃吃飯,聊聊天。遇到較重大的節日(加拿大這里各種莫名其妙的節日實在太多),女兒女婿也請我們四位老人到她們家團聚。平時遇上堵車,女兒女婿一時下班趕不回來,我們就去幫著接接孩子。萬一孩子感冒發燒上不了學了,我們也幫著照看一下。

現在雖然我們與子女近在咫尺,但除了經常互通電話,還時時互發email,互通各種信息,有時還在網上談談心。所以雖未“三世同堂”,卻與子女,孫子女之間保持著零距離,隨時聯絡著血濃于水的親情。畢竟親情是人生幸福的源泉之一,是心靈寄托的溫馨港灣。

當然,與女兒分開居住對你們來說是幾年以後的事,但我以為,你們和女兒雙方現在就應有這樣的共識和籌劃。

除了東西方文化沖突和價值觀差異外,語言障礙以及缺乏社會交往也給老年海代們的生活帶來種種不適和不便,但克服的辦法很多。   這里的教會比在國內的更自由開放,教會生活不僅使我們生活得平安喜樂,也使我們變得更崇高,更有愛。家庭不是講理的地方,而是愛的港灣。真愛能化解任何小小的家庭矛盾。所以我們即使在搬出女兒家之前,無論多忙多累,每到主日必去參加教會活動,我們的教會生活從未間斷。

如在前面我提到的,西方人從小就被培養了獨立意識,獨立自主的生活同樣應是咱們老年海代的生活準則,直至不能自理的那一天。而撿起多年不用的英語是自立自理的第一步,只有掌握了基本英語,才不會像有些老年海代那樣,連門都不敢出,連坐公交車的膽量都沒有,一旦出門就只能口袋里裝著電話號碼和地址卡片,心里懷著對語言障礙的恐懼,眷戀著國內抬腳就上街的自在生活。

自搬出女兒家後,我們每周一到周五都去linc班學英語。我的英語雖然有些基礎,但“听”“說”不行,屬啞巴英語。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和堅持看英語電視節目,我已從開始的三級班上到現在的六級班。在我現在的班里,新移民來自世界各地,他們原本在各自的祖國職業多是律師、醫生、教師、工程師等等,學歷也是碩士居多,還有少量博士,素質都相當高。跟他們在一起學習不僅感覺年輕了許多,而且身處多元文化中彼此交流,有著不可多得的收獲和享受。雖然班里流動性很大,每隔幾天就有一兩個同學因為找到了工作而退學,但是新生源源不斷,教室里天天坐得滿滿的,充滿了生機。

我先生以前是學俄語的,就從一級班學起。一、二級班里多是老人,年齡大、記憶力減退,學起來比較吃力,但貴在堅持。經過一段時間的學習之後,他們初步學會了諸如天氣,數字,錢幣,食品,節日,問路等最基本的生活詞匯和語句,不再是一個大字都不識的加國文盲了。不僅如此,他們還在班里認識了不少新朋友,增加了社會交往,緩解了在異國的孤獨感。

初步掌握了英語這個工具,現在我們外出、旅游、購物甚至看家庭醫生時全都靠我們自己,不必依賴他人。

這里幾乎每個地區都有華人協會,我們所在地區的華人協會已有三十多年的歷史,她們為華人新移民提供所需的各種服務,特別是各項耆老服務,還安排了多種文體活動。經常去華人協會和大陸以及港台的華人們在一起,可以重溫同宗同族的親切感和文化認同感,是排解寂寞的一個好方式。

這里的圖書館特別好,不僅環境優雅,中文書報也非常豐富,並且每次能借一大堆圖書,不限量。幾年來我們看了不少大陸特別是港台出版的圖書,開闊了眼界。

身體健康是老年海代幸福生活的保障,也是海一代們最大的幸福和解脫。生命在于運動,我們每人都應找到一種適合自己的鍛煉方式,我和老伴是每周去室內游泳池游一次泳。

我們還經常外出旅游,不言而喻,旅游能開闊眼界,調節身心,陶冶情操,感悟人生。趁現在還走得動,我們正在爭取多走一些地方。   總之,咱們老年海代要千方百計使自己的生活獨立自主、豐富多彩,同時盡可能地充滿智慧、情趣,瀟灑豁達。

最後,祝你們早日成行,來後盡快適應加拿大的新環境新生活,歡歡喜喜度過幸福的晚年。

万维博客,作者:唐燕, 2013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