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面前人人平等?

癌症面前人人平等?

补充这节时,书中的其他章节初稿已经完成了多年。之所以要补充这一节,一是读过李开复先生2013年9月5日在新浪微博上告知公众他患淋巴癌时说过的一句话:“世事无常,生命有限,原来,在癌症面前,人人平等”。二是因为过去的几年遇到过一些癌症病人,他们因自己患上了癌症而愤恨不公平。

李开复先生是名人,他的这个感想在网络上广为传播。我不清楚说这话时李先生内心深层的感受。从不管是富人还是穷人,不管是名人还是平民,不管是成功人士还是默默无闻之士,都有可能得癌症的角度看,癌症面前人人平等的说法确实是有一定道理的。除了象中国那些癌症村因污染而导致的高发病率外,癌症不仅对人人平等,甚至可以说还有点“仗义”,如下一章将要讨论的,它的发病率似乎是富人多过穷人,富裕国家高过发展中国家。

我生病时,安省有一个开始于1997年的肠癌研究计划,叫安大略癌症遗传网络安大略家族性肠癌登记计划(Ontario Familial Colorectal Cancer Registry of the Ontario Cancer Genetics Network,OFCCR)。我这么年轻就患上了这样的肠癌,OFCCR认为很可能与家族基因有关。因此,我手术后不久他们就同我联系,邀请我加入他们的研究样本,要我提供肿瘤样本和血样供他们研究。我也是做学问出身,当然十分支持他们。但是,尽管我父亲四十多岁时曾患有胃溃疡和十二指肠溃疡,我不认为我的病与遗传基因有多大关系。

OFCCR在安省的实验室分析结果也认为与基因无关。但他们仍不放心,又把样本送到美国去分析,结果仍然是与遗传基因无关。于是,他们再次回过来询问我认为我癌症可能主要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我告诉他们我认为是生活方式,尽管我无法肯定地说一定是我生活方式中的哪个方面,熬夜、过分的奋斗、餐馆的生鱼片、缺少晒太阳的室外生活……等等,似乎都有可能是我的原因,但我相信我之所以与绝大多数人不同而中了这个癌症奖,是我自己生活方式的结果,不是外界条件的不公平,我需要完全的改变。

也许有的人的遗传基因在现代文明生活方式下更容易患癌症,但把遗传基因看成患癌的主因我很难理解。我们的祖辈很少患癌症;发达国家的癌症发病率远高于发展中国家,癌症曾被称为西方病;中国等发展中国家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和生活水平的迅速提高,癌症发病率也迅速提高。显然,这些都很难用遗传基因影响来解释。我在OFCCR检测前就想,即使他们说我的癌症与基因有关,我也决不会被它当成主因,不认为是遗传基因对我不公平,而是我的生活方式存在问题。我需要彻底改变生活方式,才可能阻止癌症的复发。

有趣的是,多年后给大女儿买重病保险,保险公司看过OFCCR的分析报告后仍坚持因我50岁前就患了癌症,要涨她的保费50% 。在他们看来,50岁以前患了癌症就是与基因有关,没有商量的例外。

太太说当听到我患癌症的消息时,她的第一个想法是怎么会是我?!我知道有的患者知道自己得了癌症时甚至抱怨上帝的不公平。有的患者和家人甚至一直被这样的怨气困扰,直到患者癌症过世。我倒是没有过这样的感想,尤其是当我意识到癌症是文明病,是生活方式病后,我知道一定是我的生活方式的某些方面适合癌细胞的生长,我要在生活方式我意识到不对的每一个方面都做出改变,防止癌症的复发,不要抱怨外界。甚至对自己不能控制的农药等的影响我都较少去思考。

我生病后没几年,有一位教会姊妹在中国的父亲也患了癌症,我们常为他祷告。他看着周围的人都是那么健康,自己却患上了癌症等待死亡,觉得老天很不公平。他不是基督徒,也没有其他信仰的支撑,脾气变得很暴躁,不仅让医生,甚至让护理他的太太和女儿也很无奈。还有一对夫妻,是一个教会的慕道友,丈夫胃癌确诊时还四十岁不到。我和太太是通过那教会的一对基督徒夫妇认识他们的。他们看着周围的同龄人健康快乐,内心也是觉得老天不公,觉得忿恨,对教会各家人的轮流做饭送饭等帮助不仅没有太多感谢,有时甚至抱怨别人帮得不够、做得不好,觉得世界对他们不公,让他们承受了别人没有的苦难。搞得同周围的人关系紧张,自己也没有平安喜乐。

如果一个人认为自己患上癌症是老天,是上帝,或者是社会,是外界对自己的不公平,这一定会导致自己在理清情绪这抗癌的第一步就失败,使自己失去平安、喜乐、感恩的心态。

但是,从抗癌的角度,从是否会得癌症,是否会癌症复发的方向去思考时,我们又应该说癌症面前人人不平等。道理也很简单:现实生活中,有的人会得癌症,甚至很年轻就得了癌症,有的人却一辈子平安,至死也没有被癌症困扰;有的人肿瘤发现很早却复发了,甚至过世了,有的人肿瘤发现时已是晚期,却很好地康复了。癌症与死亡不同,不是人人都或迟或早无可避免的。

那么,在癌症面前人人究竟是平等还是不平等呢?我思想里的结论是,对绝大多数不能食物特供以及不是生活在癌症村那样极易致癌的环境里的人而言,我们患癌症的外在环境和条件是平等的,但是我们每个人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让我们是否患癌,是否复发又是不同的,不平等的。这就像参加一个丰盛的自助餐聚会,食物丰盛,平等地摆在每个人的面前,但每个人会选择吃什么、吸收的营养怎样、对健康的影响怎样,则各不相同。

平等地看待导致自己患癌的外在环境和条件,不认为外在对自己有什么不公,有益于保持宽厚愉快的心态;而承认癌症是许多人终身都不会患的疾病,自己患上了一定是自己的身体状况,是自己的某些生活方式适合癌症的生长,则有益于自己振作起来,奋力抗癌。为什么有人终身不患癌症?有人患了晚期癌症也康复了?必定有原因。这也是我们抗癌的希望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