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加拿大中医现状的一些零星思考

  忽然想起写写中医的问题,是源于我的一次切身经历。我的女儿在大约一岁半时起就患了湿疹,起初是在腿上脚上,因为痒,小家伙自己经常挠,搞地皮肤上坑坑疤疤的。领着去看过几次西医,医生给开了药膏,每次摸了药会好几天,但没过多久又复发了。如此过了一年多,到了今年,女儿的脸上和脖子上也开始出现湿疹。医生给换了另一种药膏,但并无大效。

  一个偶尔的机会,我在中文报纸上看到一个中医广告。这位老医生在广告中称自己在中国已经有四十多年的行医经验,而且恰好是儿科大夫。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我就带着孩子上门求诊了。这位老医生告诉我,湿疹是小儿常见病,他行医四十多年,几乎每天都会遇见得了湿疹的孩子。老医生又说,中医认为湿疹是体内失调所至,要治好就需要调理,不但要用药,而且需要控制饮食,粮食、蔬菜和肉奶蛋的比例要适当。最后医生给开了药,一共七副药,他吩咐一天煮一副,给孩子分三次服下。

  女儿太小,根本咽不下这么苦的中药。后来实在没有办法,我们就把药加在浓浓的橘子汁里骗小家伙喝下去。这种混合剂的味道有点怪,但基本上还保持了橘子水的味道。孩子起初也不肯喝,但因为再也没有其它水和,最后渴极了也只好稀里糊涂喝下去。这样服下去的药量其实远远不及医嘱,我们只不过是尽力而为罢了。如此坚持了两个星期,孩子却再也不愿意喝了,以后见着没加药的橘子水也躲的远远的。我终于决定放弃了,一连几天不再熬药灌药。然而就在这时,我却惊讶地发现,孩子身上的湿疹已经好了很多,脸上早就没有了,手上腿上也渐渐光滑。又过了一个多月,女儿的湿疹完全下去了,到现在几个月过去,尚未发现有复发。我心说:这老中医简直神了!就喝了那么点中药就见效了。

  由此便想到了中医问题。究竟是中医好还是西医好?中医是伪科学么?中医的价值究竟有多大?中医今后的发展前景又如何呢?虽然在我本人的这一次经历中,中医的确显示出了它的神奇,取得了西医没能取得的效果,但多年的科学思维训练却让我不得不问这个问题:究竟是老医生医术高超(我在此没有任何对老医术的信誉打折扣的意思。),还是我女儿的结果只是个巧合?

  关于中医的争论一直就有。在当今的医学界,现代医学,也就是西医,已经毫无疑问取得主导地位。中国自从西风东渐以来,争论最热烈的问题其实并不是中西医谁高谁低,而是中医到底是不是骗人,还有没有必要存在?一句话,中医已经给现代医学逼的快要失去立足之地了。我们只要看一看中医在多伦多的收入,就可以看出中医所面临的待遇。

  我曾在网上参与过中西医的讨论,凡自称是医学院里出来的学生,几乎没有不对中医全盘否定的。为中医辩护的一方则大多是如我这样有过一些切身经验,自己或者自己的亲人被中医治好过的。在当今这个以科学为主导的时代,中医最致命的弱点恰是缺乏科学的理论基础。中医理论的起点是阴阳五行的古老学说,这实在与科学无法相容,反对者因此说中医是伪科学。如果一定要说中医里有科学成份,那只能强调中医里面的经验部分。中医实践了上千年,积累下来的经验无疑是丰富的,而这些经验是不容轻易抹煞的。

  现在大部分人都已经接受了西医,中医只是个辅助,只有西医实在没办法时才去试试中医。但从相反角度看,中医虽然经受了西医的重大挑战,却顽强地挺了过来。现在不但在中国有非常成系统的中医教育体系,而且随着华人移民增加,中医的影响也扩大到了海外。在加拿大就有不止一所中医学校,就读学生中有不少是非华裔。不单是中医,现在有很多“另类医疗”都悄然兴起,在西医遇到局限、以及医药费用越来越贵的情况下,另类医疗给人提供了更多的选择机会。

  但也正因为另类医疗越来越兴旺,我们才更要做一些慎重考虑。中医不但在理论上与现代医疗科学难以融合,而且在实践上也有很多弱点。中医非常注重个人经验,所以看中医一定得找好医生。也因为如此,“祖传秘方、医生世家”都成为吸引患者的卖点。但是个人经验如果不能推广,没有量化、没有普适性,就有流于迷信的危险。很多中医专家都认为,中医未来的出路在于现代化。但是怎么才算中医现代化呢?难道就是平常所说的中西医相结合么?那么又怎样才算中西医相结合呢,是拼盘杂凑、西医不行改中医的实用主义,还是中医药的西化呢?对这些问题目前中医专家们尚未有统一结论。

  中医药西化是当前中医受到的最为严峻的挑战。当现代医学成为主导之后,国内的中医界做了大量西化的尝试,对中医进行量化分析、在临床上进行严格的对照实验、对数据进行统计处理等。但是资深的中医学家反对这样做,认为这种西化改造完全放弃了中医里面因时、因地、因人而制宜的辨正,放弃了对于人体的总体把握,放弃了在临床治疗时必须掌握的灵活性,一句话,中医的西化就等于放弃了中医的优势,要想发展中医,必须坚持“能中不西、先中后西”。

  说到底,中西医很难做到平等地结合,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现在由于西医在治疗疑难杂症方面常常显得无能为力,再加上西药的副作用,使得西方医学界的一些人也开始对另类医学给予重新评价。这对中医来说的确是个鼓舞,一些中医专家甚至乐观地认为中西医结合将成为主导世界的“第三医学”,但是,如果中医想在世界范围内得到广泛承认,不走西化的路子恐怕还是很难。目前中医上最被外国接受的是针灸,连大多数私营保险公司都把针灸列入保单范围。可是针灸之所以被承认,一个主要原因是人体经络系统的存在得到了现代科学的证实。没有“科学”护驾,针灸仍然会在“迷信”的边上打转转。至于中医理论中的阴阳、表里、虚实、寒热等基本概念,实在过于模糊多变,很难想象会被西方医学界广泛接受,以及最终由患者接受。

  不得不说,现在的中医处于一种“垂而不死、腐而不朽”的状态。或许在遥远的未来,中医和其它传统医学会有真正复兴的一天,但是目前这种可能性并不大。无论是在中国还是外国,中医都只属于从属地位。

  想要振兴中医的人必须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如何将优秀的人才吸引到中医行业?如何吸引资本来投资中医?

  在西方国家,你必须在学业上非常优秀才能去学医!相比之下,中国人当中有几个学业优秀的会主动去学中医?我们这些华人家长,又有几个愿意把自己的孩子送进中医学校?再看看中医诊所,有哪个能跟那些西医诊所相比?没有人才,没有资金,中医又如何发展呢?中医非常倚重于医生的个人经验,如果病人都是在求西医不得的情况下才去看中医,那么求诊人数肯定少,医生的经验又怎么积累呢?

2005-7-23  作者:何昀 来源:大中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