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多岁加拿大华裔老人自述:老伴后脑着地摔倒后的故事

原题:以我的经历谈谈《揭开加拿大的画皮》

最近在网路上流传着一篇题名为《揭开加拿大的画皮》的文章,也许是由于我身在加拿大生活了二十多年吧,对此说说我的看法。

   《揭开加拿大的画皮》文中说加拿大这个国家也有画皮,她的画皮是老实巴交,忠厚慵懒,不温不火,不出风头,不招人恨,和美国比起来有点心眼不够用似的,可其实呢,加拿大所作的一切都足以证明这个国家才真正是老谋深算,比美国老大哥的城府深多了。加拿大人喜爱给美国戴高帽,称他为老大,鼓励美国每年借债几百亿强军,说是要保卫美国,保卫全世界。当然也保卫着加拿大;而加拿大用省下的国防开支拼命发展经济,把自己养肥。

  加拿大人比美国人聪明?

现在的加元值钱,加拿大人比美国人健康,幸福指数比美国人高,在当今世界不乏矛盾、暗潮,以至于局部战争的年代,唯有加拿大人悠哉游哉地活着,在各大势力之间如鱼得水,游刃有馀,从没听说过有恐怖份子到加拿大引爆个炸药什麽的,世界普查表明,加拿大是最适合于人类居住的国家之一。而美国人拼命苦干地追求着美国梦,加拿大人早已开始享受美国梦了。美国人一天到晚发明这个,创造那个,你什麽时候看加拿大人创造过?人家拿钱等着,谁创造了,就拿钱连骨头带肉把丫给买了,据说加拿大人拥有的Iphone的人数远远超过美国人,而美国人呢?是枪多,美国准许国民有枪,为杀人犯作案大大提供了方便,杀人案巨幅上升。而加拿大则一个明令说不准许,这也就有效地降低了杀人的犯罪率。”

美国喜爱张扬,动不动就推出几个美国英雄让全世界膜拜,而加拿大人素来低调,不鼓励出名,即便是有人成名了,加拿大也绝不吹捧,比如白求恩,不少加拿大人就不知道,本人去Graven hurst小镇参观白求恩故居,见屋内除早年原有物件外,其他挂的摆的不少还是来自中国各个代表团赠送的礼品,锦旗等;再比如会说相声的大山,是加拿大公民,要是在美国早就是家喻户晓的人物,也许就被委任为什麽内阁部长或其他的高官,可加拿大政府一点也不珍惜。最多也只是上海世博会时,听闻大山是被委任为负责加拿大馆的建设而已。加拿大的运动员平常是靠自己出钱训练,不象中国只要发现好苗子,从小到大都是国家负责培养,看来加拿大人对待名利确是看得比较淡薄,也难怪在大型的国际运动会上,加拿大的名次总排不上前面的几名。

  加拿大有得天独厚的条件

《揭开加拿大的画皮》认定,近年来,随着中国的崛起,加拿大明显地往中国这边靠,美国老大不让卖原油给中国,加拿大心里说F×××Off!,照卖不误,美国大学要托福成绩,加拿大说托福你妹,到哥这来上,于是一大批中国的海外留学生和陪同老妈去了加拿大,于是大把的加元便带着进了加拿大,当然这不仅仅是中国,还有不少全球的其他国家,也是纷至沓来。

我本人倒是由衷地认为,加拿大最最成功的一着棋,是特鲁多总理于1981年签署,1982,4,17成为法律的《CANADIANCHARTEROFRIGHTSANDFREEDOMS加拿大公民权利和自由宪章》,在第2款基本自由方面,规定了每个人有意识和宗教的自由;思想,信仰,主张和表达的自由;和平聚会的自由;交际的自由。在第15款平等权利方面,规定了每个人有权利受到等同的保护及等同的利益,特别是不受基于种族,原国籍,肤色,宗教,性别,年龄,和心理及身体残疾的歧视……等等。加拿大地广人稀,国土比中国960万平方公里还要大出6万多平方公里。但人口仅有三千几百万,为考虑人口老化,扩大劳动力,不得不靠外来移民,近些年的移民每年都不少于22-25万之多。加拿大实行多元文化政策,不同于一些西方国家的熔炉政策,这也大大地吸引了外来移民。

从我自身的体验,我是安省首位获颁《Ontario Senior Achievement Award安省耆老成就奖》的华人,在多市一家英文报社采访我时,我说我所做的一切都仅仅是为华人社区服务而已,应该归功于我们国家的多元文化政策好。报纸在刊登采访时,用了粗体大号字把我的原话登了出来:“I think this is a very good example to express and to illustrate multi-cultural policy in our country。”—Liang Hui Daniel Dao,award recipient。此外,我获得《OntarioVolunteerServiceAward》的五年奖及十年奖,同样也只是为华人社区多少出了点微力罢了

  I love Canada!

要想揭开加拿大,我认为不能不提这个国家的公民素质和社会福利,也以我自身经历为例,我是年已八十几的老人,每次上地铁或公车,必然有人让座。对比每次去上海,地铁一到站,车外的人不等车内的乘客出来就往里冲,为的仅仅是抢佔一个座位而已。上个月我和太太去美国,回来时坐VIA火车,走出UNION车站,因车站加添火车道,正在进行大规模建设工程,处处要改道而行,我在询问一位TTC工作人员时,她看到我们年纪大些,便自己带领着我们,一直送到改道而行的另一条地铁线,甚至于搀扶着我太太直到进了车厢坐下,然后离开。当然这些小事也多少地表现出了普通加拿大人的文明素质,确如古人所云“君子莫大乎与人为善”。

再说我经历的更大的事吧。我太太2010年初冬,突然间跌到在人行道的硬地上,后脑着地,马上即有四个青年人过来小心地扶起了她,一再问她”Are you OK?”,由于看她毫无反应,便抬她睡在了人行道旁的长椅上,有一个人还脱下了他的呢大衣,盖在我太太身上,另一个应我要求则打手机给急救中心,随后救护车赶到,送去医院的急诊部,当时我太太虽然仍然昏迷不醒……但是从跌倒到医院只经历了半个小时,赢得了诊断医疗的最宝贵的时间。我太太昏迷醒来后,被确诊为血管堵塞引起的中风,医生事后告知我说,你太太有幸送来及时,如时间耽误长了,血管破裂,后果则不堪设想。

我太太住院两个月,每天住院治疗服药看护,按正常每天收费1300元(双人房),最后结账,我只支付了45元,是第一天我要救护车的开销,其馀的全都用她的OHIP卡由政府报销了。院方还替她申请了回家后的社工服务,有人上门替她每周洗澡两次,替我们洗衣,清洁家庭,完全政府买单,特别是每天送(中)餐,收费低廉。这一切的一切,说明加拿大堪称一绝的福利国家。

与我太太相比,我大哥是香港工程师学会会长,老年因病三进医院,还不敢长期住院,为看病,已经卖掉了他在澳大利亚的豪宅。我弟弟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被赠与对国家有特殊贡献的科技人员,生活按省部长级别生活待遇,随时住疗养院,服进口药,特别是有专门护理,但还是说走就走了。我二哥是美国一所大学的终身教授,在学校发的讣告上,写了他曾以数学方式解决了一个百年来未曾解决的数学难题。他们光荣一生,却都只活到古稀之年而病逝。

揭开加拿大这个国家的画皮,我更觉得I love Canada!,Canada is my home。在我今后的余生中,我希望自己,“毋意,毋必,毋固,毋我”(《论语》,意为讲事实;遇事不任性;行事要灵活;不自以为是,自己为社会如果还能尽一分力,就不尽半分。)

51周报 道良慧  2013-04-25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