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岁加拿大华裔背痛5日死 5次求医死的不明不

22岁加拿大华裔背痛5日死 5次求医死的不明不白

一名22岁加拿大华裔青年﹐运动后感到后背剧痛﹐5日内5次求医,包括往医院急症室、找家庭医生,但都未能查出病因,第5天其妻致电911由救护车送院,抵院时已不幸死去。

事后查出,青年死于主动脉夹层分离(aortic Dissection),但医生一直不知道,只给他开止痛药。

青年死后,他的家人取得医院83.5万的和解费,但死者父母、妻子和姐妹难以接受这巨大打击﹐将急症医生告上法庭,指有关医生不合乎标准,并请来三位专家出庭作证。

庭审中﹐原告方提供的3位医生证人都认為﹐Lee姓医生的医疗表现低过安省合格医生标准。如果当时诊断准确﹐可以马上进行急症手术﹐存活率有50%到80%。

但被告方的证人则认為医生表现无误﹐要该医生「对未能发现一个22岁男性患主动脉夹层」负责﹐是「不适当的﹐给出一个错误的信号」。
法官聆毕双方证供后,认為事后检视可能认為Lee姓医生诊断有问题。但是﹐对于一个繁忙的急症医生的表现不能事后判断﹐尤其是这是一个特别少见的情形﹕一个病人在病症、种族和以往病史都指向和主动脉夹层分离完全不同的方向﹐因此Lee姓医生不应该对该宗死亡负处理不当的责任。
法官最终认為﹐案中年轻人是死于悲剧、令人痛心及不幸的综合因素下﹐难以追究任何个人的法律责任。

事情发生于2008年8月25日。这位男青年当时在做卧推槓铃的举重健身运动﹐突然听到自己身体内发出「扑」的声音﹐随即感到背部疼痛。

那天傍晚5时许﹐他开车到新市(New Market)的Upper Canada商场﹐去接他的太太和16个月大的儿子等人。由于背痛﹐他之后让太太驾车送他去一间不必预约的诊所。但该诊所此时已关门。于是他们来到首立(South Lake)区域医院急症室。

他告诉预诊的护士自己的背、以及胸部疼痛。他们夫妇等待了30分鐘﹐但未见医生。因他仍觉得疼痛厉害﹐他们决定再去另一间不需预约的诊所。但仍未见到医生。

他于晚上8时自己服用了止痛片Advil﹐但疼痛没有缓解。

他接着由家人开车再去首立医院。9时半﹐一位预诊护士对他进行了检查。他除了背部、胸部疼痛外﹐还觉得透不过气来﹐由于疼痛无法深呼吸等。被问到疼痛的程度时﹐他指是10/10﹐「从来没有这麼疼过」。此外﹐他感觉晕絃﹐但没有恶心和呕吐。

到当晚11时15分﹐一位急症室护士对他再次检查。此时他躺在地上、身体捲曲﹐声称非常疼痛。他之后被安放在担架床上。至11时30分许见到了Lee姓医生。男青年再次讲述了他的情况﹐医生对他全身进行检查﹐包括呼吸、心血管、腹部等。一切呈现正常。但在后来的身体检查时﹐发现其背部上端有问题﹐怀疑他有气胸﹐為此要他去做X光检查。但结果仍是正常。

医生于次日(8月26日)凌晨1时﹐给他开了止痛药﹐嘱咐敷冰和休息﹐就让他回家。

到27日﹐这位男青年又去看自己的家庭医生。家庭医生检查下来发现﹐他的肌肉疼痛源自颈部和胸部。家庭医生给他开了两周的消炎止痛药﹐让他回家。

到了30日﹐他的太太致电安省的医疗热线Telehealth﹐说她的先生咳嗽吐痰﹐痰中带血丝。之后﹐他本人和医疗热线的护士对话。护士记录下来的病症还包括﹕咳嗽时冒汗、咽喉及肺部疼痛。他于31日早晨8时醒来﹐仍然咳嗽。他太太致电911。他随即被送往首立区域医院。

当救护车抵达时﹐他已经无生命迹象。抢救无效。9时33分去世。验尸报告认為死因是主动脉夹层分离。该报告还指他个子高身体单薄﹐怀疑有属于先天性发育不良的「马方综合症」(marfanoid)。

 

2015-12-06 08:14:53 明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