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不吸烟患肺癌,华裔比率最高

加拿大肺癌协会日前公布全国肺癌相关数字,指肺癌是加国头号杀手,预计今年有接近21,000名病者患肺癌死亡,而华裔没有吸烟而罹患肺癌的比率较其他族裔高。并首度向患者及照顾病者家属进行问卷调查,发现照顾病者的家属承受之身心压力,较病者还要严重。

不 吸烟且生活健康的何礼文5年前证实罹患肺癌,当时新婚不久的何与妻子顿感晴天霹雳。妻子现时除与丈夫一同抗癌,也要照顾2个半月儿子。她表示庆幸夫妇以乐 天和抱着「活在当下」态度迎接挑战,力证患癌不是世界末日,积极面对才是抗癌王道。2012年初证实罹患肺癌第4期的何礼文,与妻子王珮瑜接受专访, 记者完全看不出这个三口之家受癌症所带来的痛苦,只看见发自内心的幸福微笑。
谈到没有吸烟的丈夫在毫无先兆患肺癌,王珮瑜说:「一开始难以相信是 事实。」她称2011年隆冬,丈夫出现咳嗽征状,以为是一般感冒,连医生也以为咳嗽太久导致哮喘,不过咳嗽没有好转,还开始出现呼吸困难。至2012年1 月一个晚上,丈夫感极度不适到急症室求诊,经检查及扫描后,医生表示或患上肺癌。王珮瑜称第一个反应是「不可能及是否检验出错」,其后医生告知确诊患上肺 癌第4期,才赫然感到这是事实。王珮瑜坦言:「最难受是由开始怀疑至被确诊的两星期,眼见丈夫愈来愈辛苦,感觉漫长折磨;庆幸医生很快根据化验报告,推介 尝试一种标靶药,令病情得到纾缓。」
OHIP非全覆蓋标靶药费

谈到照顾肺癌病人压力,王珮瑜表示由难以置信至不断问为何的迷 惘期,每见到吸烟人士都会想,丈夫不吸烟又没有家族遗传,为何偏偏选中他;丈夫40岁被确诊肺癌,至今近4年,还好的是丈夫患病时较年青,有力气与癌魔周 旋,两人也具知识及经常上网查看治疗资料,并与医生紧密合作,令病情渐受控制。

王珮瑜称有时患者及家属所受到的外来压力,是一般人如何看待肺癌病人。她称99%知悉丈夫患肺癌的友人,都会问:「他有吸烟习惯吗?」,很多人误将吸烟与肺癌挂勾,虽然吸烟者患肺癌机会较平常人大,但也有不少肺癌病人从不吸烟,生活健康,不知为何患肺癌。

除 此之外,肺癌病人需标靶药治疗,但安省OHIP没有完全覆蓋标靶药费用,令不少病者面对买药的沉重负担。她表示丈夫服用的标靶药每月约需2,500元,幸 好丈夫的工作医疗保险能涵盖大部分药费,只支付500元;但有些病者所用的标靶药,每月要万元甚至更多,非一般家庭可负担,也是照料者压力来源。

何 礼文与王珮瑜育有两个半月大儿子,何礼文说孩子是他身体最差时与太太决定生下;当时他半说笑地提议太太不如追寻另一段幸福,太太称若要选择倒不如生孩子, 不论男女至少体内有一半流着丈夫的血,王珮瑜寄语病者及亲人,不要被癌病拖垮正常生活,勇敢面对方能战胜病魔,与抱着活好每一天的心态。

以鹣鲽情深形容何王二人的感情并不为过,何礼文说当二人决定生孩子时,确曾内心挣扎,不过最终作出决定。王珮瑜坦言父母也表达担心,然而决定怀孩子时可说是「先斩后奏」,幸运的是双方父母对他们相当支持及帮助很大。

王珮瑜明白很多肺癌患者与照顾他的亲属,会选择「自己事自己解决」与「不欲打扰他人」的态度生活,以为家中有患者应留在家休养,婉拒一切社交活动及与友人茶聚等,这种心态会令他们生活于幽暗中,或会令照料者及病者更压抑,对病情带来不良影响。

王珮瑜说尽管丈夫身体状况未必能经常外出步行,但夫妇在可行情况下,也会到处旅行,享受与丈夫在一起的每分钟,活在当下是积极生活,勇敢面对顽疾的动力。

研究显示 非吸烟华裔较其他族裔易患肺癌

加拿大肺癌协会计划经理薛淑仪指出,很多市民未必会意识到肺癌的严重性,相较乳癌、前列腺癌及肠癌,肺癌才是加国头号杀手。此外,一般市民易将肺癌患者与 吸烟人士挂勾,她指华裔没有吸烟而罹患肺癌的比率较其他族裔高,现时国际社会欲查找原由,但首先要改变市民对肺癌病患者必然是吸烟者的误解。

薛淑 仪表示颇多肺癌患者并不知道已患肺癌,直至有征兆或身体不适往求诊时,原来已确诊是肺癌第4期,原因是征状往往在第4期时才较明显;即使肺癌5年存活率只 有17%,但不代表肺癌第4期等如没方法治好,病者与照料者共同积极面对,且多了解肺癌治疗方法与认知,得到适当治理康复有期。

谈到华人即使没有 吸烟习惯,也较其他族裔人士易罹患肺癌,薛淑仪不讳言至今还未有任何理由解释此原因,例如是否华裔人士若出现基因变化,是会较易引起肺癌等,这有待医学界 研究与验证,不过全球华裔人口有相当数目,这对早日查出因何华裔即使不吸烟,也似乎较其他族裔易患肺癌,让医学界就此对症下药作出防治。

加拿大肺 癌协会调查显示,颇多照顾肺癌病人的亲属,除面对家庭经济压力,也身心受窘,令他们感到无力及焦虑;薛淑仪说病人与亲属固然要抱乐观心态对抗癌魔,家人朋 友的关怀也非常重要。她明白有些亲朋戚友,即使明知其患有肺癌,但以为「不要烦扰他们」是对患者及照料者的最大帮助;然而亲友们一通问候电话,一煲爱心汤 水,甚至邀约他们聚一聚,已能协助照料者释放积压内心的压力及无助感。

薛淑仪说根据调查,颇多在家照顾者多为女性,其实朋友间适时打一通电话,陪她聊聊天,让照料者透过话语,将内心的苦闷宣泄,已经为其带来帮助。

 

| 2015-11-08 08:33:02 星岛日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