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病就破产 美国药价现在涨疯了

科学家认为,高级医药揭开了「精准医学」(precision medicine)新纪元,却也带来药价高达天文数字的时代。

   「今日美国」报导, 癌症新药一年花费超过10万元,为美国家庭平均年收入的两倍左右。预期今夏核准的试验中降胆固醇药,一年药费可达1万元;导致多数患者40来岁早亡的囊性纤维瘤,一年药费更超过30万元。

  即使有健保,这些病患每月可能仍得自掏腰包数千元支付药费。「黑色素瘤研究基金」执行长特汉说,对许多人来说,癌症或其他重症治疗是「破产或赤贫的开始」,因为它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

  不过,不是只有病患支付这笔开销,纳税人也透过联邦医疗保险、医疗补助计画及其他政府保险计画分摊了这些处方药的负担。

  美国健保计画(America’s Health Insurance Plans)发言人克鲁辛说,去年美国民众的处方药支出创下新高,高达3740亿元,比2013年增加13%,是十年来的最大涨幅。而增加的药费中几乎有一半来自近两年上市的新药。

  在最昂贵的药中有些是「突破性」新药,在未来十年,突破性新药中的其中十种,就会耗费政府近500亿元。克鲁辛说,健保业者为平衡此支出若调涨保费,投保私人健保业者的民众负担也将随之加重。

  纽约史隆卡特林癌症医院胃肠肿瘤科主任索兹说,不可否认部分新药确实能扭转病情,但是即使有健保的许多患者都负担不起,因为许多健保要求患者支付20%的处方药费。约翰霍普金斯癌症中心肿瘤助理教授凯利也指出,有的癌症病患为降低开支而减少药量,原本每天服用的药量改为每隔一天服用一次。

  索兹说:「我们若不能使药价合理化,更多民众将死于癌症,因为将没有人负担起这些新药。」